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八十四章:重逢夢離!深吻!殺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露出刺激興奮的表情給! 殺秋鳳梧,這事有意思,夠刺激!她能幫上夫君一手,實在太爽了。 「嗯1陽頂天道:「阿離,如果您不願意,你可以在拜堂之前,要求喝酒。」 「我當然不願意。」...

絕美無雙的秦夢離,坐在華貴無比的房間裡面,等待梳妝打扮!

她的嘴角,始終帶著吟吟的笑容。

自從陽頂天從秦城娶走秦嬌嬌的時候,她就無時無刻不準備去秦城和陽頂天一起生活。

當然,她曾經說過不想和陽頂天一起去雲霄城,她想在西州城距離做地下女皇,繼續掌控著天文數字的財富,擁有天文數字的黃金,掌控著無比巨大的商業帝國。

她覺得,她在西州城,對陽頂天的幫助更大。

但是,自從陽頂天從西北秦城回雲霄城之後沒幾天,她就感覺到了刻骨銘心的思念。這種思念有種像是毒癮一般,讓她在那段日子中,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沒有任何興趣。

其實,她一開始愛的,是沈浪這個人,這個浪子。

而所謂的陽頂天,和沈浪完全是不一樣的人。沈浪是狂野的,如同不羈的風。可是,這個沈浪是假的,真的陽頂天,是一個年輕卻要負太大責任,一個似乎有點天真,卻又擁有大視野的男人。

但是總之,和沈浪比起來,陽頂天並不具備吸引力。

更直接地說,如果秦夢離一開始遇到的是陽頂天,完全是不屑一顧的。

但是,當沈浪變成了陽頂天之後。

秦夢離卻發現,這種愛的轉移,彷彿完全不費吹灰之力。

自從知道沈浪其實是陽頂天假冒的之後,秦夢離心中這個刻骨銘心的男人,非常自然地變成了陽頂天。

然後,她開始想這所謂的愛究竟是怎麼回事?

自己明明愛的是沈浪,而沈浪和陽頂天明明一點都不一樣。為何沈浪變成陽頂天之後,自己的心中就只愛陽頂天了。她曾經幻想著,如果此時有一個真的沈浪過來,和之前陽頂天假冒的那個沈浪個一模一樣,就連性格也一模一樣的話。她自己會不會愛上這個男人。

結果是完全不會,甚至會覺得噁心,做作等等。

愛絕對是排他性的,而且是長久性的。愛上一個人後,不管他變成什麼樣子,這種愛並不會消失。

甚至。當沈浪變成陽頂天之後,秦夢離的這種愛變得更加刻骨。

因為,陽頂天是真實的!

飽受刻骨的思念折磨后,秦夢離便決定回雲霄城和陽頂天一起生活,順便打理雲霄城的相關商業活動。她可做不了那種天天在家裡無所事事的女人,她可和西門焰焰那個小姑娘不一樣。而且她和西門焰焰有仇。天天呆在家裡面對面久了,肯定尷尬。

但是在回雲霄城之前,她必須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挖秦城的牆角,掏空大拍賣會,掏空西州城的商業帝國。把無數的金錢,無數的資源,源源不斷地運往西北秦城。

當時。秦萬讎正偏向天道盟,所以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秦夢離一開始還小心翼翼地,後來越來越大膽,最後光明正大每天幾百車上千車地運。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夢離回雲霄城的日子,越拖越久,她想著把家底全部掏空運到雲霄城去。

但是,事情在某一日,發生了改變。

秦夢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忽然有一天。她就被秦萬仇派去的人抓回了雲霄城,然後被軟禁在自己的莊園裡面。

後來,她漸漸知道了,陽頂天遇到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劇變。儘管她不知道這個劇變具體是什麼,但是知道兄長秦萬仇的態度已經有了徹底的改變。

從那一天開始。夢離一直被軟禁著。

聽到的消息也越來越壞,越來越壞。

陽頂天玷辱了東方冰凌,陽頂天害死了東方冰凌,陽頂天成為了全民公敵。

然後,天道盟要組成聯軍,討伐陽頂天等等!

她秦夢離,什麼都幫不上,心急如焚。然後,她一天天地憔悴了下去。

而且,最最讓她噁心的是,秋晴川一天天的得意了起來,就算在秦城之內也變得趾高氣揚。而且已經多次進入她的莊園,試圖非禮調戲。

如果不是秦萬仇的壓制,秋晴川或許早就有了禽獸之舉了。

不能動手,秋晴川就用口,極盡調戲。對陽頂天極盡羞辱,踐踏。

有一天,秦夢離淡淡地說了一句話。

秋少主你還是不要和我夫君比吧。我和夫君玩得很開的,我寧願做她的尿壺,也不願意你來舔我的腳趾頭,我嫌你噁心。

秋晴川聽到這句話,徹底暴怒了,徹底受到了羞辱。

然後,沒過幾天,就帶著兩萬大軍去截殺陽頂天了。

秦夢離不由得有些後悔自己的話刺激到了秋晴川,擔心會給陽頂天帶來麻煩。

但是沒有過多久,消息就傳來了。

秋晴川全軍覆沒,兩萬人頭被斬下來,築成了京觀。而秋晴川的腦袋,就在京觀的最頂上。

聽到這個消息的那一刻,是秦夢離最興奮,最激動,最自豪的一刻。

那種激烈的感覺,讓她幾乎忍不住腦子想著陽頂天,然後自己滿足自己。

當然,她強忍著沒有那麼做。她要攢著,等著和他男人在一起的時候,來一次最徹底,最瘋狂的爆發。

那種,近乎要殺死自己,要讓自己窒息,抽搐,昏厥的爆發。

但是,很快她見到了秋若涵那張絕美而又狠毒的面孔。她的嫂子,直接派人將她抓起來,送到了秋水島,把自己嫁給秋鳳梧那個老畜生。

而讓她失望的是,她敬愛的兄長秦萬仇,沒有任何態度,完全默許了這一切。

此時的秦夢離,最愛的是陽頂天。接下來,她最關心的,就是兄長秦萬仇。

秦萬仇在她心中,不僅僅是兄長。還是父親。

無時無刻,他都在保護著自己。

所以,儘管秦萬仇軟禁了秦夢離,但是她從來沒有責怪過,內心依舊敬愛自己的兄長。

但是。當秋若涵將將自己抓走,獻給秋鳳梧那個老畜生為妾時,秦萬仇沒有任何態度。秦夢離的心徹底涼了,內心如兄如父的偉大形象,徹底崩塌。

然後,她所有的愁苦。都不見了。

絕美的臉上,換上了妖媚的笑容。

這種笑容,帶著嘲諷,帶著冷笑。

但是看不懂的人,會以為她是真的在笑,彷彿很樂意嫁給秋鳳梧一般。

但是。她心裡的一句話是。

我要是想死,誰也攔不住!

沒錯,人盡可夫的秦夢離,要用死來證明自己的貞潔了。

她自己都覺得很好玩,自己大概是整個西部世界名聲最壞的女人了吧。貞潔這東西,和自己是完全沒有關係的,人盡可夫說得一點都沒錯。

現在。這個人盡可夫的女人,要用死來維護貞潔了。

當然,對於陽頂天啊會不會來救她?

秦夢離是個悲觀主義者,她不覺得陽頂天會來,也不覺得自己值得陽頂天來救。

而且就算陽頂天來了,她也不覺得能夠救得了自己,完全是自尋死路。

所以,她不想讓陽頂天來救,也不幻想陽頂天來救,她不幻想任何人來救。自己的兄長都放棄自己了。就不能對別人抱任何希望了。

她也曾經想過,再交杯酒上給秋鳳梧那個畜生下毒,活活毒死他。

但是,想著自己也會死,卻要和他一起死。這。這也太玷污自己的情感了,好像搞得殉情一樣,很噁心的感覺。

所以,她決定自己死。

那麼,什麼時候死呢?

她已經想好了,打扮完畢,走向大堂的那一刻,在秋鳳梧見到自己的那一刻,直接死掉。

用哪一種方式死呢?

直接無聲無息的死,讓自己就算死,也保留最美麗的樣子。

這是秦夢離一開始的計劃,後來被否決了。

秋鳳梧可是個畜生,就算自己死了,只要樣子還在,他可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的。不要自己用死維護貞潔,結果死後卻被玷污了,那才功虧一簣。

於是,夢離選擇了最最激烈的一種。

整個身體直接炸開,粉身碎骨。化成一團血沫,而且血沫中帶毒,直接把周圍的幾十人,幾百人,全部毒死。

沒錯,就用這種方式,這是最最完美的方式。

怎麼做到這一點?對於別人來說,或許很困難。但是對於她秦夢離來說,卻易如反掌。她經營地下商業王國多少年了,什麼稀罕的毒藥沒有?

她已經一切都準備好了,就等著最後時刻的到來了。

「夫人,該沐浴更衣了。」幾個美貌的侍女進來,朝秦夢離道。

「好啊1夢離起身,張開雙臂,任由幾個侍女脫下自己全身的衣服,露出了凹凸起伏的絕美天體。

幾個侍女見到夢離的身體,頓時呼吸一滯,呼吸一促。

秦夢離的身體,就算對女人也有巨大的殺傷力。

然後,在幾個侍女的服侍下,夢離開始在香噴噴的浴湯中沐裕

洗著洗著,前面一個侍女嬌聲笑道:「秦夫人,您的身體真美,奴婢從未見過。」

夢離柔聲笑道:「你也很美埃」

「我以前也這麼認為,但是跟夫人比起來,就什麼都不是了。」這個嬌俏的侍女道:「您的肌膚,真的跟緞子一樣,我以前聽說過還以為是假的,沒有想過女人真的還可以有這樣的皮膚埃」

「一會兒,我送你一些寶貝,你的肌膚也會變得這麼好的。」夢離道。

「真的嗎?謝謝夫人。」這個嬌俏侍女道:「夫人,您這麼美麗,這麼動人,天下任何男人都會為您瘋狂的。我們老爺,也肯定會被您迷得神魂顛倒的。」

頓時,夢離美眸一寒,板下臉蛋,不再說話。

「真的,您以後在我們秋水島的地位肯定會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到時候請夫人多多照顧我們埃」嬌俏侍女道。

「好了。不要說了。」秦夢離道。

「真的。」嬌俏侍女道:「夫人,您別看我們老爺年紀大了,但是比起陽頂天,老爺才是真男人。不信,您試過之後。肯定知道的。」

頓時,嬌俏侍女吃吃的笑。嬌俏的臉上,閃過一絲盪意,很顯然她被秋鳳梧寵幸過了,現在看夢離好說話,開始試圖說服夢離。服從於秋鳳梧,打算在秋鳳梧的後宮中尋找靠山和盟友。

夢離直接站起身,一把抓過那個嬌俏侍女,玉手掐住她的脖子,猛地將她腦袋水裡面壓,直接讓浴湯淹沒她的腦袋。

「礙…」周圍侍女頓時一聲驚呼。

沒有想到。剛才還溫柔親切的秦夢離,忽然變得冷酷殘忍起來,頓時要四下逃散。

「敢逃跑的,全部活埋處死。」秦夢離寒聲道。

那個被壓進水裡的侍女,拚命地撲騰,拚命地掙扎。

夢離雖然武功很爛,但是對付一個嬌弱的侍女。還是綽綽有餘的。

就這樣,在這個侍女的瘋狂的掙扎中,夢離活生生溺死了這個秋鳳梧寵幸過的侍女。

「不是你這個賤人多嘴,我還差點忘記了我算是個心狠手辣的地下女王了。」夢離輕輕鬆開,任由那個侍女的屍體滑落在地。

「敢說我夫君?要不是我今天還有事做,我殺你九族。」秦夢離寒聲道,然後赤條條走出浴桶,伸手道:「為我擦乾身子,然後換上衣衫。」

「是1剩餘的侍女,顫抖懼聲道。

然後。幾個人,手忙腳亂,渾身顫慄地過來,幫秦夢離穿上最艷麗,最華貴的衣衫。手腳冰涼。不住顫抖,唯恐觸怒了這個在她們看起來喜怒無常的女王!

穿好之後,夢離坐在鏡子面前,開始自己化妝。

「好了,你們出去吧,我一個人呆著。」夢離道。

「是。」幾個侍女顫聲道:「那,那她呢?」

她指的是被溺死侍女的屍體。

「就放在這裡面吧,反正一時半會也發臭不了。」秦夢離道:「說不定你們那個畜生主人興緻來了,還要享用一番,豬狗不如一樣的賤狗。」

聽到秦夢離如此罵秋鳳梧,幾個侍女不敢絲毫反駁,甚至連告狀的心思都不敢有。

然後,房間內就剩下夢離一人,在鏡子面前描眉!

她化妝很細緻,就算死,也要讓自己最最美麗。

她嘴裡哼著小曲,對著鏡子開始化妝。

她哼的什麼,很難聽出來,但是依稀很放蕩的感覺。

畫到一半的時候,夢離也忍不住被鏡子裡面的自己驚艷道,然後嗔聲道:「死鬼,這麼美的人,這麼美的身體,你攏共都沒有睡過幾次,你虧不虧埃」

說到這裡,頓時種種恩愛,種種刻骨銘心的畫面,湧上心頭。

頓時,夢離再也忍不住,停下畫筆,一顆眼淚從美眸滑落。

「死鬼,下輩子見吧,下輩子給你的時候,保證是處女。」夢離喃喃自語道,淚水紛紛而落。

然後,無數的思念,無比的愛戀,無比的不舍,紛紛湧上心頭。

瞬間,幾乎泣不成聲!

忽然!

她前面的鏡子,出現了幾個字!

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文字,是地球上的漢字。

沒錯,夢離也認識地球漢字了。沈浪和她情濃的時候,裝逼吹牛說,自己走遍天下,發明了一種文字,然後教給了秦夢離。並且說,這個世界上,就只有她們兩人知道這種文字。

這種事情逼格太高了,秦夢離毫無疑問地淪陷得更深,然後跟著陽頂天學習起了全新的文字。

現在,這文字竟然出現在鏡子上。

夢離幾乎猛地要發出驚呼。

這文字,可只有那個陽頂天死鬼才會寫的。

可是,可是,那死鬼不可能來埃夢離飛快轉身,發現根本沒有死鬼的影子。、

難道,是自己思念那個死鬼太切,所以產生了幻覺?

夢離不由得睜大眼睛,再看鏡子。

只見到鏡子上的字還在繼續,紅紅的胭脂在上面寫到。

「你呀,你是我的小saohuo。每天睡你都不嫌多1

很詭異的事情,這些字,一個個憑空在鏡子上出現。

夢離頓時身體一熱,這字跡確實是陽頂天死鬼的,完全是獨一無二的字跡。

難道。陽頂天死了,真的變成鬼了,來和她相會?

但是緊接著一幕,讓秦夢離的歡喜,瞬間炸開!

一個人,憑空出現在眼前。

這個人的面孔是陌生的。平凡的。

但是,秦夢離一眼就認出,一鼻子就吻出。

他?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個刻骨銘心的人,這個魂牽夢繞的人,真的出現在眼前。她做夢都不敢幻想的事情,竟然震驚的發生了。

瞬間。夢離猛地撲了過去,狠狠將陽頂天抱住,張開滾燙的小嘴,深深穩住陽頂天。

瘋狂的吻,熱烈如火的深吻。

瞬間,夢離的嬌軀火熱,滾燙。情動如火!

用無比的意志,夢離讓自己的小嘴離開了陽頂天,醉聲迷離道:「夫君,你,你不該來的。」

「我當然應該來。」陽頂天道。

「就你一個人嗎?」夢離道。

「還有我的戰友。」陽頂天道。

「你,你是專門來救我的嗎?」夢離道。

「不算是專門。」陽頂天道:「主要是來救你,順便殺光秋鳳梧全家。」

「能殺光?」夢離道。

「有困難,但是應該可以。」陽頂天道:「阿離,一會兒需要你幫忙。」

陽頂天掏出一個晶瑩剔透的雪白藥丸道:「張開嘴。」

夢離乖乖地張開小嘴。

陽頂天將藥丸放進她嘴裡,秦夢離美眸一盪。趁著他手指離開時,輕輕用舌頭卷了一下。

滑膩柔軟的感覺,頓時讓陽頂天心中一盪,這個狐狸精,如果不是時間不對。真的恨不得將她活生生吃掉。

「這是解藥,你提前服下了,不過你就算不服解藥也沒關係,你修為那麼爛,也沒有什麼玄氣可以瓦解的。」陽頂天道。

「我武功修為爛沒有關係,床上功夫好不就得了。」夢離媚聲道。

受不了了,陽頂天趕緊拿出一顆晶瑩剔透的藥丸,道:「伸出手。」

夢離乖乖伸出小手,陽頂天將這顆藥丸放在她手中。

頓時,整顆藥丸漸漸消失,直接融入她的小手裡面。

「這顆丹藥,是封堵玄脈,化解玄氣。」陽度下喝交杯酒的時候,你不用將手放在酒中,藥力可以直接滲透杯子到酒里的。秋鳳梧喝下之後,修為大減,我們殺他,就更容易了。」

「嗯!保證完成任務。」夢離沒有絲毫緊張,反而美眸大亮,露出刺激興奮的表情給!

殺秋鳳梧,這事有意思,夠刺激!她能幫上夫君一手,實在太爽了。

「嗯1陽頂天道:「阿離,如果您不願意,你可以在拜堂之前,要求喝酒。」

「我當然不願意。」夢離道:「放心吧,我會在拜堂之前,讓老鬼喝下酒的。」

「嗯1陽頂天道:「老賊喝下救之後,修為很快就會大減。到時候,只要響起一陣簫聲,就是我們動手開殺的信號,我會瞬間攔在你和老賊的中間,到時候你要直接驚呼,裝著害怕的樣子,蹲在地上。然後,趁機混入人群中,逃走。不要靠近我們一方,否則會有危險的,知道嗎?」

「知道了,放心吧。」秦夢離道:「在這方面,我很厲害的。」

「嗯,乖1陽頂天吻了夢離小嘴。

然後,陽頂天便要隱形離開。

「等等,夫君。」夢離道。

然後,她開始掀開裙子,往下脫褲管。

陽頂天一愕,道:「阿離,時間緊迫,就,就不要在這個時候做這種事了吧,回家后做個飽。」

「不是,我服用了一個毒藥,到時候就會將我身體炸個粉身碎骨,會拉著很多人一起死。不過以防萬一,我還是藏了一顆解藥的。現在你來了,我當然不想死了,你幫我把解藥拿出來吧。」

「在哪裡啊?」陽頂天愕然道。

「你說我能藏在哪裡啊?有女人天天搜我身的。」夢離嬌媚一瞪。

陽頂天愕然!

……

在萬眾期待中!

在幾個中年美婦的攙扶中,夢離款款而出。

絕美的身段,絕美的姿態。

瞬間,無數的賓客,猛地呼吸一滯!

秦七七,坐在最尊貴的位置上,笑意吟吟,望著這一切。她的身後,站著一個宗師級強者。

秋水劍派之主,秋鳳梧站在中間,見到夢離走出,頓時目光大熱,呼吸急促。

「吉時已到,拜堂開始1

註:毫無疑問,還有第二更的。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