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七十九章:談判秦萬仇!滅門絕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秦懷玉依舊沒有動。 秦萬仇的聲音,頓時變得更加冰冷無情道:「但假如你秦懷玉不回到我的身邊,那麼在天道盟會議上,我不介意置他於死地的。一個月後的大戰中,我秦城會派出十萬,二十萬精銳,...

..co

註:前面還有一更,非常重要,不要漏訂了!

在秦萬仇的眼皮底下,秦懷玉率領三千名近乎無敵的魔龍軍團,將秋水劍派兩萬人,屠殺得乾乾淨淨,自己卻絲毫未損。

然後,陽頂天下令將兩萬頭顱築成京觀,震懾天下,最頂上那一顆,就是秋晴川。

秦萬仇望著這一切,儘管無比震怒,卻沒有出手。

然後,陽頂天在京觀之下,表了戰略性的陽頂天宣言,秦萬仇沒有出聲。

最後在陽頂天轉身離去的時候,終於忍不住召喚他們,前來談判。

……

「兒子,拜見父親。」秦懷玉下了坐騎,跪在地上。

「陽頂天,見過秦城主。」陽頂天下了坐騎,躬身拜見。

「陽頂天,你很了不起啊,短短几個月,就讓我的兒子徹底沒了出息,沒了主見,如同奴才一般。」秦萬仇冷笑道。

秦懷玉是驕傲之人,被人說是奴才,說沒主見,對他會是一個莫大的刺激。

秦萬仇一開口,就要離間陽頂天和秦懷玉。

但是,秦懷玉沒有任何錶情,甚至連眼神都沒有動彈,秦萬仇的刺激沒有任何用處的。

這短短几個月,他和陽頂天相處的時間內,生得太多了。無數次生死與共,陽頂天何止一次救過他性命,陽頂天何止一次幫他秦懷玉?

秦懷玉虧欠了陽頂天多少,他自己心裡最最清楚。

而且要說什麼沒主見,沒出息,如同奴才應聲蟲,更是開玩笑。

他們心中最清楚。他們服從陽頂天。視他為領袖,但是互相之間的關係,完全是平等的,完全是生死兄弟,和世界上大部分當權者視下為奴。完全有本質的區別。

「秦城主如果是來和我說這個的,那就不要浪費時間了。」陽頂天淡淡道。

秦萬仇見到離間沒有成功,頓時淡淡一笑道:「陽頂天,告訴你一個巨大的壞消息。」

「請說。」陽頂天道。

「關於你害死東方冰凌成為天下罪人的提議,還有將雲霄城逐出天道盟的提議。西北分會已經用最快度提交到東方雲州了。並且,決議會提前進行。在你和秦七七大戰之前,就要做出表決,宣告天下1秦萬仇道。

陽頂天臉上肌肉猛地一抽搐。

這是個壞消息,是一個致命的壞消息,無比巨大的壞消息。

秦萬仇笑道:「這也怪你太犀利了,竟然把秦懷玉。宋春華,靈鷲,祝紅雪都拉到了一邊,一下子聲勢大振。所以,秦七七和寧無鳴,有些坐不住了。所以決議會提前舉行,一旦決議通過。你就是天道盟的罪人,你就是天下公敵,戰爭還沒有開打,你就輸了。」

「我知道。」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

「那麼,你也知道,我西北秦城在天道盟會議中,是有直接否決權的。」秦萬仇道:「你原來的戰略棋盤中,有兩個關鍵棋局,一個天下會,一個我秦城。可以說你的政*治戰的生死存亡。完全依靠我們兩個。」

「我承認。」陽頂天道。

「可是,你天下會的聯姻戰略徹底失敗了。現在,你唯一的希望,就是我秦城了。」秦萬仇道:「你需要有一個大佬,在天道盟會議上為你說話。現在你口口聲聲說自己是隱宗之主。說自己代表天道盟,沒有用的。如果在天道盟會議中,直接將您列為邪魔道,將雲霄城逐出,那你的宣言,你的大義,就徹底淪為笑柄了。我秦城,就成為了你唯一的希望了。」

「沒錯,我承認。」陽頂天道。

「但是,你天下會聯姻失敗了,你手頭沒有任何與我談判的籌碼了。」秦萬仇笑道:「你拿什麼交換我站在你這邊,拿什麼交換我的否決權呢?我不為你說一句話,和秦七七的戰爭,你還沒有開始,就已經徹底輸了,你連一戰的機會都沒有了。」

陽頂天點頭承認。

「我秦萬仇,已經是你唯一的希望給了。」秦萬仇淡淡笑道:「我給你機會說服我,我恩賜給你談判的機會,你打算拿什麼東西,收買我這句話?」

陽頂天笑道:「秦城主,你為我說話,不怕萬滅神殿的怪罪嗎?」

秦萬仇淡然笑道:「像我這樣的大宗師,地位還是很然的。至少在魔王沒有復活之前,他們對我只能拉攏,不能敵對。」

嘿嘿,這個世界,連騎牆都要看實力了。

「來吧,陽頂天,你開價吧,我可以考慮救你一救的。」秦萬仇笑道,然後他微微眯起眼睛,高高在上地望著陽頂天。

「不,我沒有任何籌碼,我不開任何價錢,你想怎麼做,敬請隨意。」陽頂天冷道。

頓時,秦萬仇面色一變,然後搖頭道:「陽頂天,你真讓我失望埃如此意氣用事,算什麼合格的領袖?」

接著,秦萬仇冷笑道:「陽頂天,收起你的意氣用事,收起你的驕傲。我最後再給你一次談判的機會,說,你拿什麼籌碼收買我在天道盟會議上否決的權力,這樣你還有機會和秦七七一戰,還能向天下人證明自己。否則,在沒有開戰之前,你就死路一條了。」

陽頂天一攤手,道:「我沒有任何籌碼?如果你覺得我有,不妨你自己來開價。乞求強者的恩賜,本身就是荒謬,不可能的。秦城主,你覺得我有籌碼嗎?那不妨你開價吧。」

秦萬仇胸腔一氣,幾乎忍不住袖手而走。

確實,他為何會談判,當然不是因為憐憫陽頂天,而是因為有所求而已。

很快,秦萬仇就冷靜了下來,道:「你是有籌碼的,我那就開價了。」

「第一。秦嬌嬌與你和離,你將她送到秦城。」

「第二,你交出秦懷玉,讓他回到秦城,從今以後和你沒有任何關係。」

「第三。魔龍騎軍,分我一半。」

「第四,這肯定不算是條件了,而是我的善意。我知道你有一個兒子還很小,這次大戰你註定要毀滅的。那麼,讓嬌嬌把這個孩子帶到秦城來吧。我會讓她視如己出的,也算給你留下一個血脈。當然能,一個月後的大戰,你萬一能贏,那就把孩子帶回去。」

說到此時,秦萬仇的臉上。也充滿了不忍和慈祥之情。

說罷,秦萬仇笑道:「就這四個條件,很簡單,你輕易就可以做到。你答應我這四個條件,天道盟會議上。當冷艷眉提出制裁你陽頂天,除名雲霄城的時候,我會動用否決權。」

天道盟一票否決權。總共有五個。

第一個隱宗。第二,陰陽宗。第三,玄天宗。第四,靈鷲宮。第五,西北秦城。

其中,隱宗、陰陽宗和玄天宗,是永遠擁有否決權的。而靈鷲宮和西北秦城,則是輪值的,大概擁有二十年的權力。

聽到這四個條件,陽頂天儘管告訴自己不要生氣。但內心還是湧起無盡的憤怒。

天道盟,不是我陽頂天的。混沌世界,也不是我陽頂天你的。

你秦萬仇,有很大很大股份的。現在,我在挽救天道盟。挽救混沌世界,你作為股東,非但不幫忙,還要敲詐我,勒索我,陷害我。

就如同,我在守護這個家。這個家的人非但不幫忙,還要拉後腿,挖牆腳。

「秦城主。」陽頂天淡淡道:「你的目光果然無人能比,現在滅世大戰還沒有開始。你就為大戰結束而布局了。我原本還想,秦萬仇怎麼那麼蠢,明知道邪魔道只是在利用自己,在他們懲罰世界之後一定會卸磨殺驢的,為何你還會上當。現在我知道了,你現在就布局下子,為戰後保身而謀劃了。」

秦萬仇目光一顫,冷笑道:「陽頂天,你說什麼啊?我怎麼就聽不懂呢?我的一片好意,你難道要當成驢肝肺嗎?」

「不要裝糊塗了。」陽頂天道:「你所謂的第一,第二個,第三個條件,全部都是假的,都是在為第四個條件做掩護。你要的,就是獨孤傲霜,你很清楚她的價值。你知道,在邪魔道統治世界后,她會成為你絕對的護身之寶。所以,您才要走她。」

陽頂天豎起大拇指道:「秦城主,宋逍和你比起來差得太遠了,他目光如此短淺,竟然為了一個區區大宗師突破,而把自己徹底賣了。你真了不起啊,一下子就現了最最有用,最最珍貴的東西,不愧是宇內梟雄埃」

頓時,秦萬仇面色劇變!

他以為,陽頂天絕對無法識穿他的計謀的。

沒錯,他要的就是獨孤傲霜。至於讓秦嬌嬌把陽頂天兒子帶到秦城,那時時刻刻照顧寶寶的獨孤傲霜,自然也會跟去。

秦萬仇如此奸詐,嘴裡沒有獨孤傲霜半個字,所有的目標,卻都在她身上。為此,不惜開價一半的魔龍軍團,就是為了激怒陽頂天讓他失去理智,也為了接下來討價還價。到時候,他會大方地將第三條抹去,然後徹底得逞。

「對於你的心機智謀,我五體投地,但是對於你的人品胸懷,我不屑至極。」陽頂天冷笑道:「獨孤逍,作為邪魔道領袖之一。尚且還有天良,他清楚地知道獨孤傲霜的價值,卻把她交給了我。因為,他不能背叛邪魔道,他沒有選擇。但是,內心卻依舊願意支持我,而且不願意讓自己的女兒捲入邪魔道。你秦萬仇,作為天道盟的一方霸主,你有的是選擇。卻偏偏選擇邪惡,選擇與敵人為伍。你如此為人,真是讓人不齒。你真是連宋逍都不如,他還只是貪婪愚蠢,而你則是徹底的卑鄙無恥1

秦萬仇,作為一方霸主。還從來沒有被人這麼罵過,而且還是一個小輩。

「我殺了你1

頓時,他怒氣衝天,什麼心機,什麼智謀,全部拋棄在腦後。整個人。幾乎要氣炸了,頓時猛地舉起手掌,便要一掌劈下。

秦懷玉猛地衝到陽頂天面前,昂望著自己的父親,凌然對視。

那意思非常清楚。想要殺陽頂天,就先殺我秦懷玉。

「秦懷玉,你也要和我做對,你為了他陽頂天一介蠢貨,要徹底與你父親為敵嗎?」秦萬仇怒吼道。

「沒錯……」秦懷玉淡淡道。

頓時,秦萬仇徹底驚呆了。他原本以為。秦懷玉會說,我選擇站在正義這方之類的話,誰知道他只是淡淡地說,沒錯。

這句話很平淡,卻如同利劍直刺他的心臟。

自己兒子,竟然如此平淡地在父親和外人面前做出了選擇。你那意味著自己這個父親,是何等的失敗?

陽頂天輕輕拉開秦懷玉道:「放心吧,秦萬仇不敢殺我的。這真是一個巨大的諷刺,我最大的敵人成為我的護身符,導致誰都不敢殺我。」

「秦城主,我不答應你的條件,那麼告辭了。」陽頂天淡淡道。然後轉身便要離去。

走出幾米后,秦萬仇忽然怒道:「陽頂天,您以為我沒有想過站在你這邊嗎?否則,我為何讓秦懷玉跟你,我為何將秦嬌嬌許配給你做小妾?」

接著,秦萬仇顫聲低道:「是你們隱宗,你們天道盟徹底沒有了希望,讓我我沒有了選擇。虛無飄零完了,變成了魔后。東方冰凌完了,變成了牡丹。隱宗之主。竟然交到你這麼一個柔弱不堪的毛孩子手裡。你身邊唯一的大宗師冷青塵,還死在了東方冰凌手中。天道盟已經完了,憑著您一個小毛孩也想拯救世界,荒謬?天道盟完了,讓我沒有了選擇。」

陽頂天轉身道:「你當然有選擇。就算我們沒有贏的希望。站著死和跪著生,很容易選擇埃你的兒子,甚至你的女兒秦嬌嬌,都知道怎麼選,只是,你自己不去選而已。況且,我就一定會輸嗎?不見得吧1

「你輸定了,你死定了,雲霄城完定了。」秦萬仇冷聲道:「你沒有任何希望,別看你得到了魔龍軍團,顯得威風凜凜,沒有用的。」

「那好吧,等我們完蛋了再說。」陽頂天道。

然後,他和秦懷玉繼續離開。

「懷玉……」忽然,身後秦萬仇喊道,這個聲音是他從未有有過的,甚至微微有些顫抖。

秦懷玉站定!

「秦七七,根本就不是我的女兒,她一直都是那邊派來潛伏在我身邊的,是一雙眼睛。所以,你一直都是我唯一的繼承人。之前我的有些態度,一是為了磨礪你,二也是迫不得已的一個表態。」秦萬仇低聲道:「回來吧,回到父親的身邊。我答應你,只要你回到我身邊,和陽頂天劃清界限。我就在天道盟會議上,為陽頂天說話。而且,在討伐雲霄城大戰中,我不派出真正的軍隊。」

「回來吧,我的兒子。」

此時的秦萬仇,是秦懷玉從未見過的。如此溫和的說話,甚至有些虛弱。他的父親,一貫來是無比嚴厲,無比霸道,心機如海,不怒而威的。

秦懷玉依舊站定不動。

緊接著,秦萬仇的聲音變得無比冰冷,道:「秦懷玉,陽頂天已經亡定了,他現在之所以沒有死,只是因為別人還沒有把他消遣完,別人還捨不得一口將他吃掉。但是他亡定了,天道盟也註定完蛋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秦懷玉依舊沒有動。

秦萬仇的聲音,頓時變得更加冰冷無情道:「但假如你秦懷玉不回到我的身邊,那麼在天道盟會議上,我不介意置他於死地的。一個月後的大戰中,我秦城會派出十萬,二十萬精銳,徹底毀滅雲霄城,不留一人一草一木1

「秦懷玉,陽頂天,你們自己選擇1秦萬仇最後道。

秦懷玉渾身激烈顫抖,但是很快平靜下來。

他轉過身,朝著秦萬仇深深鞠躬拜下,道:「父親,您保重1

然後,他隨著陽頂天直接離去。

秦萬仇,頹然跌坐到椅子上,彷彿瞬間老了十歲。

這個選擇,不是很難很難決定嗎?為何,秦懷玉一點猶豫都沒有?

……

陽頂天率領軍隊,返回雲霄城!

「怎麼辦?」秦懷玉和陽頂天你並騎道:「接下來,怎麼做?你去陰陽宗,還是靈鷲宮?他們手中,都有一張否決票。」

「靈鷲宮。」陽頂天道:「復活我的師傅,一定給要去靈鷲宮。但是去靈鷲宮之前,我們要做兩件事1

「什麼事?」秦懷玉。

「第一件,將《陽頂天宣言》,到天下每一個勢力手中,不管大小,每一個勢力都要送到。別管他們會不會恥笑,會恥笑更好,可以讓這個宣言,最快時間傳遍天下。務必在天道盟會議之前,傳遍天下。」陽頂天道。

「是1秦懷玉道。

「第二件,我會假裝去陰陽宗求支持。然後,我們用最快度,最隱秘的方式,去秋水劍派,將秋水劍派,斬盡殺絕,滅門絕戶!這樣,陽頂天宣言,就會瞬間有了分量1陽頂天道。

「是1秦懷玉道。

緊接著,他低聲道:「不過,這樣會徹底激怒我的父親,可能會導致他瘋狂的報復。畢竟,秋水劍派受到西北秦城的保護。」

「你的父親,已經被激怒了。」陽頂天嘆息道:「而且,他太聰明了,就算被激怒,也會給予最理智的反應。」

接著,陽頂天道:「聽說,秋若涵不是你和嬌嬌的親生母親?」

秦懷玉點頭道:「嗯,我們的母親,在生出我們兩人後不久,就不在了。秋若涵,是不能生育的。」

難怪,秋若涵看著很年輕,不像是有三十歲兒子的人。

「不是你們的親生母親,那就好0陽頂天淡淡道。

頓時,秦懷玉身軀不由微微一顫。

註:兩更一萬一,兄弟們,拜求支持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