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七十六章:隱宗之主陽頂天,萬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頓時,長刀碎裂。 「這裡你呆不下去了,跟我走吧。」陽頂天朝那人笑道,然後伸出手。 那個賓館的管事一震。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然後熱淚湧出,拚命點頭。 「秦懷玉,帶上他...

宋逍,正式選擇拋棄女兒宋春華和宋麗華,他選擇站在邪魔道一方!

場內,寂靜無聲!

「麗華,你過來1陽頂天招手道。

宋麗華擦拭嘴角的鮮血,便要朝著陽頂天走去。

「你敢?」宋明華厲聲道,寶劍一壓道:「陽頂天,先把武莫織夫人放了,我們再放宋麗華。」

「放人1陽頂天冷聲道。

「嗯,要是我們放了宋麗華,你反悔怎麼辦?」宋明華冷笑道。

「你以為我是你?」陽頂天猛地一聲厲吼:「你以為我是你這樣的畜生,走狗!放人……」

宋明華的面孔頓時變得無比難看,眼中閃過一道狠毒和冷厲。

「放人吧1武莫織淡淡道:「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還有人可以相信,那我身後這個蠢貨,應該算是一個。」

武莫織的話對於宋明華來說,完全如同聖旨一般,他立刻放下劍。

宋麗華直接走了過來,來到宋春華邊上,柔聲道:「姐姐,你怎麼樣?」

「沒有關係?體內被陰氣侵襲,用玄火應該就能驅逐出去。」宋春華道:「對不起,姐姐連累你了。」

宋麗華搖頭道:「我很驕傲我做出的選擇。」

宋春華朝邊上倖存的魔龍武衛道:「麻煩你們,給我們牽來六匹魔龍坐騎1

「是1那個魔龍武衛震聲道。

「所有魔龍武衛,歸隊回營1

「是1

然後,倖存的一百多名魔龍武衛全部褪去。

沒過多久,六匹魔龍坐騎狂奔而至。

這坐騎果然威風,速度無比的快。儘管是魔蜥一族。但是和地球上的恐龍長得真是非常好像是,足足有七八米長,近兩米高。

全身上下都鑲嵌著堅固的鎧甲,頭頂還有一個尖銳的撞角。

可以說,論速度論爆發力。論力量論靈性。這魔龍戰騎,都超過最精銳的戰馬十倍以上。

可以這麼說,一支三百人的魔龍騎兵,就可以輕鬆戰勝陽頂天三千黑血鐵騎。

天下會的魔龍騎兵,可以說是天下的騎兵之王。也是天下立命安身的根本,絕對的王牌。

陽頂天幾人。翻身騎上魔龍戰騎。

「你送我一程吧。」陽頂天道,也挾持著武莫織翻身上了魔龍戰騎,然後不顧男女之別緊緊摟著她,要知道她可是有魔靈霧衣的,隨時會閃現,必須緊緊抱祝

然後。六個人騎著魔龍戰騎,沿著滿地的廢墟,朝城外而去。

宋逍面無表情,始終背對著陽頂天等人。

而宋明華,帶著一支黑壓壓的魔龍騎軍,監視著陽頂天,緊緊追隨。

走過宋逍的身邊時。他低聲道:「父親,僅僅只有我一個人監視他們,我害怕到時候不是他們的對手。」

宋逍面孔一抽搐道:「陽頂天說到做到,不會毀信的。」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宋明華道:「我們一定要以最大的惡意,揣測我們的敵人。」

宋逍的臉色頓時變得無比的難看,然後牽過一隻威武的獨角獸騎上,也緊緊跟隨陽頂天五個人。

……

被驅逐的陽頂天,宋春華,宋麗華等六人。沿著霸城,一層一層往下。

一開始,沒有人敢出來圍觀,後來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一開始,沒有人敢露出同情的光芒。後來同情的的人越來越多。

一開始,沒有人敢哭泣,後來哭泣的人越來越多。

誰都不是傻子,剛才打了這麼半天。還有,許多流言早就傳遍了整個天下會了。誰都知道,哪邊是正義的,哪邊是邪惡的。

場面,一片徹底的壓抑。

無數人,望著陽頂天和宋春華無聲地哭泣。最後,這種目光轉變為支持,擔憂,還有狂熱的仰慕。

見到這一幕,宋逍的臉色變得無比的難看。

就在他剛才放棄宋麗華的一刻,在他選擇邪魔道的一刻。他在天下會,已經威信盡失,人心盡失了。

原本,今天是宋明華最得意的一天。

他終於如願以償了,趕走了驕傲璀璨的宋春華,成為了天下會唯一的繼承人。

但是,此時見到霸城民眾同情,仰慕,支持宋春華和陽頂天的目光,還有望向自己隱隱的鄙視,他頓時怒了。

「全部回去,這些人,全部是天下會的叛逆,任何人都不得同情,不得勾連,否則以某犯罪論處。」宋明華厲聲喝道。

但是,沒有人理會他。

宋明華面色一寒,便要下令抓人。

「得意忘形,不要再賣弄你的愚蠢了。」宋逍冷冷道。

「父親,您這是妥協。」宋明華道:「這個時候,不能有一點點的仁慈。誰要是同情陽頂天你,誰就是我天下會的叛逆,必須抓起來。」

「抓,你抓得完嗎?」宋逍淡淡道。

是啊,抓得完嗎?

此時,道路兩邊,一層一層的霸城,密密麻麻全部是人。

整個城市,都停止了一切,來給宋春華送行。

宋春華是天下會的驕傲,已經足足十年了。宋春華留給天下會的高尚印象,也足足十年了。宋麗華留給天下會民眾的美麗印象,也快要十年了。

……

終於,在萬眾矚目中,陽頂天五個人,來到了霸城的大城門。

此時,城門的廣場上,密密麻麻全部都是人。

宋春華艱難地從坐騎上下來,朝著所有人道:「諸位,接下來你們的日子,可能會非常黑暗,但是請保護自己,留下有用之軀。」

「我追隨的領袖,陽頂天宗主說過一句話。哪怕身處在黑暗之中,也要仰望光明1

「如果有一天。你們真的處於絕望之中,處於毀滅的邊緣。那麼,請不要徹底放棄希望。如果我能不死,我一定帶著我的戰友,從南邊而來。或者拯救你們。或者與你們共同赴死。」

「我,還有我追隨的陽頂天,永遠不會放棄光明正義的人民。」

然後,陽頂天深深地鞠躬拜下!

頓時,滿城哭泣。

「哼!哭什麼?」宋明華厲聲道:「陽頂天這個惡賊,無惡不作。已經註定毀滅。卻還要拉著我天下會一起毀滅,宋春華宋麗華,徹底背叛了你們,背叛了天下會。我們將她驅逐出去,對你們來說是拯救1

「閉嘴1忽然,人群中傳來一聲怒罵。

「誰!?站出來。」宋明華目光一獰。怒聲道:「來人,將那個陽頂天的同黨抓出來,將那個叛逆抓出來,當眾處死1

頓時,宋明華的幾個鷹犬,衝進人群抓人。

人群中,一陣驚呼。

很快。那人便被兩個武士抓祝

是那個下等賓館的管事,陽頂天給過他一個金幣,並且跟他說過一句謝謝。

幾個武士抓住他,直接將他按在地上,便要當眾處死。

陽頂天上前,抓住那個武士的長刀,輕輕一牛

頓時,長刀碎裂。

「這裡你呆不下去了,跟我走吧。」陽頂天朝那人笑道,然後伸出手。

那個賓館的管事一震。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然後熱淚湧出,拚命點頭。

「秦懷玉,帶上他。」陽頂天道。

「是1秦懷玉上前,直接將那人提到坐騎。坐在自己的身前。

這一個舉動,徹底引爆了整個霸城。

「陽城主,我們也跟你走,我們跟你走……」

「宋大小姐,帶上我們,我們跟你走……」

整個人群徹底沸騰,無數人伸出手,紛涌而至。

此時,一直冰冷不語的宋逍終於忍不住了,厲聲道:「陽頂天,你再不走,就走不了了1

陽頂天望著蜂湧的人群,舉起手。

頓時,所有人安靜凝視。

「我知道,你們因為信任宋春華而信任我。」陽頂天道:「我很想帶走你們,但是雲霄城比這裡更危險。一個月內,雲霄城便會面臨一場毀滅性的大戰。」

「剛才宋春華和你們約定過,如果大戰之後,我們能夠不死。我們一定帶領千軍萬馬北上,將你們從惡魔的爪牙中解救出來。好嗎?」

「好1所有人大聲呼喝。

「走1陽頂天一聲令下。

七人,六騎,直接衝出了城門。

……

陽頂天等人剛剛衝出城門,忽然地面一陣陣顫抖。

不遠處,無數的黑點開始凝聚,速度無比的快,威勢無比的驚人。

每一個黑點,都如同黑色的閃電一般。

轉眼之間,這無數的黑點在城門面前凝聚。

黑黑壓壓,無邊無際!直接擋住了陽頂天你六人的去路,將陽頂天包圍其中。

宋春華面色一寒,道:「魔龍騎軍,你們這是要擋住我們去路嗎?」

為首的一個首領出列,摘下頭盔,露出英勇豪邁的面孔。

「陽頂天城主,宋春華大統領。魔龍騎軍第一軍,第三軍,第五軍願意追隨正義,願意與邪魔道血戰到底,請允許我們的忠誠。」

說罷,另外兩個騎軍首領出列,摘下頭盔,單膝跪在陽頂天和宋春華的面前,奉上自己的戰刀!

這三個統領,其中有兩個剛才和陽頂天宋春華並肩作戰。

就在那短短的一個時辰中,已經多次生死與共。而且,宋春華帶領這支騎軍,已經關足足有五年。

見到這一幕,宋逍驚呆了,宋明華也驚呆了。

魔龍騎軍,可是天下會的命根子,是絕對王牌的力量。

總共加起來,才五個軍,五千名魔龍騎軍而已,加上預備騎軍,也只有八千不到。

現在,竟然有三個軍直接倒戈,要追隨陽頂天,追隨宋春華。

這,這簡直是挖了宋逍的心。剮了宋明華的肺埃

這一下子,天下會的王牌軍團,直接去了一大半埃

「你們這是叛逆,叛逆。」宋明華嘶聲道:「全部回去,回去!否則。全部處死,全部處死1

宋逍也徹底震驚了,不敢置信望著這一切,冷冷望著三名統領道:「你們,這是要背叛我嗎?別忘記了,是誰耗盡資源培養你們的。你們曾經跪在大殿面前。發誓效忠我天下會的。你們難道,要背棄誓言嗎?」

這話一出,在場魔龍騎軍一陣,互相相望。

他們是最勇敢的武士,很多人都不怕死。但是,害怕背棄誓言。

他們每一個人進入魔龍軍團的時候。都曾經發誓過,永遠效忠於天下會。否則,死後淪入十八層地獄,永遠不得反生。他們的列祖列宗,也永遠不得超生。他們的子孫萬代,永遠不得超生。

他們不怕死,但是怕背棄誓言。怕自己的祖宗和自己的子孫永遠不能超生。

「你們是要讓你們的祖先,在地下蒙羞嗎?在地獄裡面沉淪,哀嚎嗎?」宋逍厲聲道。

頓時,所有魔龍騎軍,後退半步,氣勢一弱。

甚至,三名統領,也面色慘白。

頓時間,三千魔龍騎軍的氣勢,搖搖欲墜。

宋逍果然是宋逍。一旦擺脫了情緒困擾后,立刻直刺要害。不像宋明華,只會恫嚇威脅,作威作福。

接著,宋逍厲聲道:「宋春華。宋麗華,勾引外敵,背叛天下會。從今日起,我將二人逐出天下會,永遠不得踏入北地半步,否則格殺勿論1

然後,宋逍身上爆出衝天戰意,吼道:「陽頂天,還不滾?立刻滾出我天下會,滾出我北地。否則,我殺無赦。我將你們,斬盡殺絕1

宋逍在天平上,放下最後一顆砝碼。

然後,目光如電,朝三千魔龍騎軍冷道:「我命令,所魔龍騎軍,全部回營!走1

宋逍的爆喝,如同天上雷霆。他畢竟是幾十年的天下會之主,積威甚重。這一聲爆喝,頓時三千騎軍全部後撤幾步,蠢蠢欲動。這個時候,只要有人帶頭回營,就會造成潮水一般的效應。

陽頂天猛地賓士出列,在魔龍軍團面前縱橫狂奔,頓時吸引了所有魔龍軍團的目光。

然後,他跳轉龍頭,面對宋逍,高舉隱宗之主的水晶劍信物,大聲吼道:「我以天道盟領袖,隱宗之主的身份下令!宋逍倒行逆施,不配成為天下會之主。我特命宋春華,代理天下會主。率領魔龍軍團,南下作戰,對抗邪魔道1

然後,陽頂天猛地輸入玄氣。

頓時,水晶劍信物,爆射出萬丈光芒!

宋逍猛地一震,不敢置信望著陽頂天手中的水晶劍。

說實在話,認識水晶劍的人並不多。但宋逍絕對是其中一個。

他真的不敢置信,代表隱宗之主的水晶劍信物,竟然在陽頂天手中。

此時,宋春華下了坐騎,單膝跪下,道:「天下會代理會主宋春華,領命1

陽頂天本來不想亮出這個信物的,因為見過的人實在不多。而且,這僅僅只是虛無飄零的私人信物,並不是隱宗之主的真正令牌。

可是,到了如此關鍵時刻,不在大義上壓倒宋逍,這支無比精銳的王牌軍團,就要徹底失去了。

要知道,這三千魔龍軍團,足足比得上三萬,五萬大軍,甚至更多。

既然亮了出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陽頂天高舉令牌,大聲吼道:「所有天下會武士聽命,天道盟正式發出戰爭召集令。所有武玄級以上武者,披掛上陣,追隨您們的宋春華會主,南下作戰1

此時,三名魔龍騎軍統領立刻領會,大聲造勢。

「南下,南下……」

緊接著,幾千魔龍騎軍也大聲狂吼,南下,南下!

然後,在幾個首領的帶領下,幾千魔龍騎軍開始在巨大的地面上狂奔。

圍繞著霸城狂奔。

「南下,南下1

頓時間,整個場景,熱血沸騰。

所有的人,全部不由自主。受到了巨大的感染。

然後,在這種熱血沸騰的感染中。

一個接著一個武者,騎著戰馬,從霸城中衝出,跟隨在魔龍騎軍之後。

一開始是幾個幾個。後來是幾十個,幾十個幾十個,到最後,完全如同潮水一般湧出來。

宋明華頓時完全驚呆了,拚命地嘶吼,拚命的爆喝。

「你們這是叛逆。叛逆。來人,堵住城門,凡有再出城者,格殺勿論1宋明華厲聲道。

他身後的魔龍騎軍,一動不動。

「你們還呆著幹什麼,去堵住城門。出城者,格殺勿論1宋明華朝著身後的魔龍騎軍大聲呵斥道。

他身後的兩名魔龍騎軍首領對視一眼,然後猛地拔劍,帶領數百名魔龍騎軍賓士而出。

但是,卻不是去堵城門。而是直接來到陽頂天等人的身後,拔劍狂呼:「南下,南下1

他們。也徹底叛變,選擇追隨陽頂天,追隨宋春華。

「噗1宋明華一口鮮血噴出,幾乎要昏厥過去。

不但沒能阻止敵人的叛變,反而自己的嫡系軍隊,也徹底叛變了。

頓時,陽頂天身後的軍隊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最後,竟然到上萬人!

上萬騎兵的賓士,整個地面都在顫抖。整個霸城。都在震動。

這個勢頭,如同熊熊烈火,完全壓制不住了。

宋逍面色如冰,渾身顫抖望著這一幕。

他必須阻止這一切,否則天下會休也。

他可以選擇。立刻殺掉陽頂天。

但如果這樣做,那在場上萬名天下會武士,就會徹底背棄他。

他現在無比後悔,為何之前沒有殺掉這個禍害。現在就算是想殺,也來不及了。當然,他內心也知道,他也沒有殺陽頂天的資格。這個資格,在萬滅神殿少主厲冥那裡。

腦子一轉,宋逍仰天長笑。

他這是九星九等宗師的修為,大笑之下,頓時如同雷霆霹靂,竟然將震耳欲聾的賓士聲完全蓋祝

所有人,都轉身望向他。

「荒謬,荒謬,荒天下之大謬1

「陽頂天,你冒充誰不好?你竟然冒充隱宗之主,你完全是自尋死路1

「誰不知道,隱宗少主無名,已經降世行走。那個人,是你嗎?」

宋逍當然也已經知道無名是假的了,但是卻不知道無名就是陽頂天。此時,為了打壓下陽頂天的氣勢,當然不得不借隱宗少主無名的噱頭。

只要陽頂天的隱宗之主身份是假,那麼陽頂天的形象就會徹底崩塌,情形就會徹底逆轉。

果然,這話一出,所有人不由得疑惑。

他們不懷疑陽頂天的正義,但是卻疑惑陽頂天所謂隱宗之主的身份。

太突然了。剛才,那麼熱血沸騰被引導,所以沖了出來。此時被刺破這個念頭,頓時也心生懷疑。

隱宗少主無名這事,在場誰都聽說了。那麼既然隱宗的少主是無名,那陽頂天就是假的了。

「哈哈,哈哈哈……」陽頂天大笑。

猛地飛到空中,高舉手中水晶劍,猛地朝地面斬下。

「啪1一道巨大的閃電,猛地劈向地面。

電系玄技,魔天裂。

所有人印象中很清楚,隱宗之主,都有電系天賦。當然,冰凌之所以現在還不會電系玄技,是因為她級別還不到,沒有學習隱宗功法的高階。學習了之後,就算沒有電系天賦,也能迸發電系能量。

「宋逍,睜開你的眼睛看清楚,我就是隱宗之主,虛無名1陽頂天大聲道,然後在空中,猛地施展婆娑渡劫劍法。

一劍,一劍,一劍。

猛地撕裂空氣,猛地割裂空間。

空間碎裂,畫面扭曲。

無比驚艷的一幕。

這種劍法,只有隱宗的婆娑渡劫劍才會有。

見到這一幕,在場的氣氛,到達了頂點。

所有人,大聲狂呼,仰頭望向空中陽頂天。

「隱宗萬歲1

「陽頂天萬歲1

「虛無名萬歲1

無數的熱血沸騰,無數的震耳欲聾。

而宋逍,望著這一幕。

整個內心,猛地撕裂!完全如同雷擊一般。

他沒說隱宗少主無名還好,一說出,就徹底讓陽頂天做實了身份。

現在,他不管再說什麼,也都沒有用了。

陽頂天那邊的氣勢,已經衝天而起了。

宋明華,無比妒忌,無比怨毒望著萬眾矚目的陽頂天,來到宋逍身邊,道:「父親,上去殺了他,殺了他1

「殺他?」宋逍道:「當著幾萬人的面殺了他?我的罪名就是謀殺隱宗之主。秦萬仇他們,就會借著這個機會,瞬間將我天下會撕碎,吞掉。」

「我們身後,還有萬滅神殿。」宋明華道。

「陽頂天一死,萬滅神殿年第一個就會拋棄我。」宋逍淡淡道:「神殿少主就會第一個殺掉我,我還沒有殺掉陽頂天的資格。」

此時,陽頂天猛地落在坐騎之上。

拔劍揮舞,道:「所有武士,隨我南下,與邪魔道,決一死戰1

然後,陽頂天六人為首,賓士南下。

身後,浩浩蕩蕩上萬人,追隨陽頂天,南下作戰!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六千字大章,拜求月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