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七十二章:私會宋麗華!生米熟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女情事上,已經陷入絕對的自卑了。 「她答應了。」陽頂天道。 「真的。」小公主靈鷲道。 秦懷玉身軀猛地一震,目中露出不敢置信的光芒。 「陽頂天,該不會是她看上你了,然後做...

「雲霄城主陽頂天,見過宋麗華小姐。」陽頂天直接現身出來,然後用最安全的姿勢給她行禮,務必不讓她感覺到一點威脅。

「哦,是你1宋麗華儘管小臉蒼白,但是美眸中的驚恐和戒備,卻是放鬆下來,彷彿對陽頂天她是有所耳聞的。

宋麗華很美,而且是那種非常典型的東方型美人,應該和陳圓圓,西施的類型很像。

嬌弱,嫵媚,絕美讓人充滿了無限的保護欲。任何巨大權勢的男人,都恨不得把她搶到自己的後宮中,然後無限地寵愛。

她和宋春華都是女人,但是她彷彿把宋家女兒的嬌柔嫵媚用完了。

不過,陽頂天對她絕色桃花一般的面孔只是看了一眼,然後就將目光望向地面。因為一個男人直接出現在一個女孩的閨房,就已經對她產生了巨大的危險感。

「您有事嗎?」宋麗華問道,並沒有對陽頂天的無禮闖入進行質問。

陽頂天想了一會兒,道:「首先,我要申明,接下來我的話不管說得再好聽,其實本質上對小姐也是一種冒犯。」

「嗯。」宋麗華點頭。

「小姐應該已經聽說了,我和秦懷玉這次前來,是向小姐求婚的。」陽頂天道:「而南海寧族的武莫織,也是替寧無鳴向小姐求婚。我無禮闖入小姐閨房,只是想要爭取小姐的好感,讓你的心中更加偏向於秦懷玉。」

「和南海寧族比起來,你們已經獲得我的一些好感了。」宋麗華道。

陽頂天頓時一愕,表示不理解。

「因為,陽城主專門來到我的面前爭取我的好感,這本身是對我的尊重。而不像其他人,只爭取我父親的意志。並不在意我的想法。」宋麗華道。

「小姐真是蕙質蘭心。」陽頂天道。

「陽城主,我能問幾個問題嗎?」宋麗華問道。

「小姐請說。」陽頂天道。

「我嫁給秦懷玉這件事情,對你們很重要嗎?」宋麗華問道。

「很重要。」陽頂天道:「我們站在一個非常非常弱勢的地位,我們的敵人極度強大。可能是上百倍於我們。我將秦懷玉拉下了水。將你姐姐宋春華也拉下了水,現在又將祝紅雪也拉下了水。我之所以想要讓秦懷玉娶小姐。是想要將天下會,將令尊也拉下水,讓他站在我們這一邊。進而,讓他影響西北秦城之主秦萬仇。只有這樣。整個西部大陸才不會淪陷。」

「你們,會贏嗎?」宋麗華問道。

「我不知道,我們或許會在某一個戰役贏,但是更多的只能是爭取時間。除非我們當中出現幾個超凡大宗師,甚至聖級強者,否則整個戰爭的勝利,實在非常艱難。」陽頂天道:「我現在所做的一切。只能是努力爭取,在滅世大軍到來之前,西部大陸不要淪陷。」

「他們,是邪魔道嗎?」宋麗華問道。

「對1陽頂天道。

「他們。有多麼厲害?」宋麗華問道。

「東方冰凌,魔化成為邪魔道公主,修為瞬間飆升到近大宗師。邪魔太子厲冥,不費吹灰之力,控制住大宗師級強者冷青塵。隱宗之主虛無飄零,成為魔后亡姬。玄天宗主祝青主,已經叛變。魔王問天,即將復活。而且他的復活之日,就是幾千萬邪魔大軍入侵之時。」陽頂天道:「而我這邊,大概只有我,秦懷玉,宋春華,祝紅雪,靈鷲五個人。令尊和秦萬仇,都在騎牆,或者說已經打算投降。」

「好懸殊的勢力對比埃」宋麗華道:「我真的看不出,有任何贏的希望的埃不過,您既然是來勸說我的,那為何還要實話實說,局面這麼悲觀,你難道不怕我會直接退縮畏懼嗎?」

陽頂天陷入了沉默,道:「或許,我也在等著你的退縮和畏懼。」

「為什麼?」宋麗華驚愕道。

「為了贏,我左邊的腦子,讓我不擇手段。但是,我右邊的腦子,卻不想傷害你們眼前暫時無辜的人。」陽頂天道:「一旦你真的選擇了我們,那或許意味著很可怕的結局。」

「你們,代表正義嗎?」宋麗華道。

「對,毫無疑問,我們代表正義。」陽東是,任何正義,都比不上親人家人的重要。」

「陽頂天城主,你和我想的不一樣。」宋麗華道:「之前你迎娶秦嬌嬌的時候,我以為你是一個典型的大人物。站在很高的方面思考問題,只講利弊,理智大過於情感。」

「我想成為那樣的人,但是很難做到。」陽兜實在話,如果不是我在某些方面的軟弱,東方冰凌就不會成為邪魔公主了。她讓我殺掉她,我做不到。所以,讓邪魔道多了一個無比強大的力量。」

宋麗華道:「那我問第二個問題。」

「小姐請問。」陽頂天道。

「聽說,秦懷玉在感情上,有不大光彩的過去。」宋麗華道:「他身邊的那個女人寧柔兒,和他是什麼關係?」

「他,在幾年前,年少得志,自以為心狠手辣,冷漠自負。所以強暴了寧柔兒,給她帶來無比巨大的傷害。」陽頂天道。

「礙…」宋麗華一聲驚呼,小手緊緊拽在一起,很顯然秦懷玉強暴寧柔兒這件事情,把他嚇住了。

陽頂天繼續道:「但是,人通常是不了解自己的。秦懷玉以為自己冷漠狠辣,實際上卻不是的。這件事情,直接撕裂了他內心的虛假冷酷,讓他在情感方面,變得越來越軟弱,越來越自卑。儘管他後來把寧柔兒接了過來,但是他在寧柔兒面前,永遠都抬不起頭來。覺得自己根本配不上她,甚至配不上任何好女人。所以,他們處於非常糾結的關係,儘管有了一個很可愛的女兒。但是寧柔兒不願意嫁。秦懷玉不敢娶。」

接著,陽東是我敢保證,這些年來,秦懷玉就只有寧柔兒一個女人。單純在感情的純潔上。他比我強多了。我反而是花心泛濫的,還帶著一絲虛偽。」

宋麗華道:「那。我想問第三個問題,也就是最後一個問題。」

陽頂天點頭道:「小姐請問。」

宋麗華道:「如果我嫁給秦懷玉,我會過上怎麼樣的生活?」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這個問題。我實在很難回答。因為接下來秦懷玉大概面臨的是戰鬥,戰鬥,戰鬥!甚至,有可能他連秦城都回不去。你就算嫁過去,可能反而要生活在雲霄城。當然,假如雲霄城沒有淪陷的話。如果雲霄城淪陷的話,那你可能會變得無家可歸。當然。假如情況沒有那麼糟糕的話,你應該還是大部分時間在寫寫畫畫,秦懷玉估計也很難有太多的時間陪你,但是他應該會無限的愛意從內心上釋放給你。他覺得自己配不上你。你嫁給他,應該有種,你把他撿回家的感覺。不過,你可以隨心所欲進行你的創作,秦懷玉會全身心投入,去欣賞你的才華。」

「好了,我的問題問完了。」宋麗華道。

接著,宋麗華美麗的眼睛閃過一絲調皮,道:「對了,我能額外問一個問題嗎?這僅僅只是好奇而已,您可以不回答的。」

「嗯1陽頂天道。

「如果我答應了您,您打算接下來怎麼辦,怎麼說服我的父親。」宋麗華道。

頓時,陽頂天陷入了猶豫。

如果把實話告訴給宋麗華,她直接去稟告宋逍,陽頂天就麻煩了。

但如果不說,宋麗華是那種內心最敏感,對真誠需求最高的那種人。對她說謊的話,後果很嚴重的。

「如果小姐答應的話,我們會做出一種生米煮成熟飯的樣子。然後讓宋春華帶頭,去殺武莫織,讓令尊沒有退路。」陽頂天道。

「礙…」宋麗華驚呼出聲,不敢置信望著陽頂天。

然後,她笑道:「陽城主,您真的不是一個合格的領袖,這種絕密不應該告訴我的。我哪怕有一點點不值得信任,後果就太嚴重了。」

「是啊,你現在也這麼認為了。」陽頂天道。

接著,陽頂天道:「那我先告辭了,小姐好好考慮。」

「不用了,我答應您。」宋麗華道。

「這麼快?」陽頂天道:「不管用什麼高尚的理由,反正只要因為利益而去決定一個女孩的終身幸福,本身就是一件不高尚的事情。」

「您從頭到尾,都沒有用高尚和正義來壓我。」宋麗華道。

「那或許,只是我一種更加狡猾的手段。」陽頂天道:「小姐答應這麼快,為什麼呢?」

「宋春華,是一個極度驕傲,極度高尚正義的人。」宋麗華道:「我經常笑話她傻,但是我卻最崇拜她,家裡所有人,我也最愛她。她這樣全心全意地效忠您,追隨您,讓我很意外,也讓我對您產生了好奇,所以才有三個問題,我想了解您,我想了解你們。」

「結果呢?」陽頂天道。

「結果是,我非常羨慕你們。」宋麗華道:「儘管您絕口不提正義和高尚,但你們就是為了正義和高手,這種孤單,讓我非常崇拜,非常想要加入你們,讓我也成為一個了不起的人。」

「可是……這畢竟意味到你的終身大事。」陽頂天道:「沒有了感情,是永遠不會幸福的。」

宋麗華美眸閃過一絲狡黠道:「陽城主,我再問您一個問題。您和秦懷玉兩個男人,我會愛上哪一個?」

陽頂天頓時面孔一紅,擺手道:「我現在,實在沒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

宋麗華噗刺一笑,道:「作為領袖,我非常仰慕您,您不但高尚正義,卻有血有肉,不冷酷無情。但是作為男人,我實在不欣賞您這種類型的,您欲拒還休的花心,似專情似濫情的模糊,都是我極其不欣賞的。男人要麼霸道而又光明正大的花心,要麼專一而又深邃的專情。像您這樣。我實在是不喜歡,我會喜歡秦懷玉這種有傷痕的男人。」

宋麗華的一針見血,讓陽頂天真是有些窘迫。

彷彿說得還不過癮,宋麗華又道:「其實單純選男人上。祝紅雪儘管又自負又天真幼稚。但是在感情上也比您好得多。」

說吧,宋麗華長長鬆一口氣道:「好了。謝謝您讓我把這些話說出來埃當時,我聽到您娶了西門焰焰后,又娶了秦嬌嬌,然後又跑去和東方冰凌在一起。內心實在很生氣的。甚至我還想過寫一封信去罵您的。」

說罷,宋麗華吐了吐舌頭,道:「不好意思,我就是這麼一個愛較真,愛鑽牛角尖的人。」

陽頂天忍不住道:「你和你姐姐,其實是同一類人。一樣固執,一樣堅持。只不過方向不一樣。」

「好了,您回去吧。」宋麗華道:「我這就想辦法去見你們,去見秦懷玉,製造生米煮成熟飯的樣子。」

陽頂天再次呆了。他發現,他真的不了解女人。

「那,那我就去讓秦懷玉等著了。」陽頂天道。

然後,直接用隱身玄技,告辭離去。

……

很快,陽頂天出現在秦懷玉,祝紅雪等人面前。

祝紅雪不太關心的樣子,秦懷玉滿臉的緊張和不安,小公主靈鷲直接抓住陽頂天的手臂道:「怎麼樣?怎麼樣?她什麼態度,答應了沒有?」

頓時,秦懷玉嘴唇都開始顫抖了。

確實,他在男女情事上,已經陷入絕對的自卑了。

「她答應了。」陽頂天道。

「真的。」小公主靈鷲道。

秦懷玉身軀猛地一震,目中露出不敢置信的光芒。

「陽頂天,該不會是她看上你了,然後做出巨大犧牲,同意嫁給秦懷玉了吧。」小公主靈鷲道。

頓時,秦懷玉面孔瞬間蒼白無色。

小丫頭也彷彿知道說錯了話,頓時後悔拍了一下自己的嘴。

陽頂天苦笑道:「今天差不多算是我最難堪的日子,完全被宋麗華小姐說得無地自容。」

然後,陽頂天上前拍了拍秦懷玉的肩膀道:「秦師兄,一會兒你就知道厲害了。你自求多福吧,這個女孩,你保證會被她吃掉的,太厲害了。」

秦懷玉面孔頓時恢復了血色,然後變得更加窘迫道:「我,我其實配不上她的。要不是因為需要,我,我真的不敢對她怎麼樣的。」

接著,秦懷玉道:「要不然,我們名義上聯姻就可以了,我保證對她不敢有任何褻瀆。」

陽垛,你們自己說了算。不過,我懷疑你說了也不算。你好好準備吧,她馬上要來見你了,而且號稱要煮成熟飯。」

頓時,秦懷玉面孔個猛地通紅,如通過煮熟的蝦一般,陷入了絕對的不安。

……

宋麗華來得比想象中的快。

她來賓館的時候,穿著斗篷,罩著面紗。但是剛剛走進時,便掀開了面紗,解去了斗篷。

讓自己窈窕曼妙的曲線,絕美無雙的面孔,完全展露在所有人面前。

「砰,砰,砰……」

頓時,大堂內男人全部呆了,手中的東西全部掉落地上。

緊接著,不是火熱**的目光,而是無比自賤慚俗,拚命地往後退,拚命地將手往衣服上搓,唯恐自己身上的臭味熏到了她。

大堂內很臭,但是宋麗華卻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反而朝眾多賤役微微一笑。

頓時,整個大堂彷彿鮮花盛開。所有人,會永遠記住這一刻,就真的彷彿見到仙女一般。

很快,宋麗華直接來到陽頂天所在房間之中。

然後,她一一向幾人問好。

接著,她朝陽頂天道:「陽城主,能夠讓我和秦懷玉單獨呆一會兒嗎?」

「當然1陽頂天道。

然後,拉著依依不捨,一臉羨慕,滿眼妒忌的小公主靈鷲出來了。

宋麗華直接將房門關上,裡面的秦懷玉,已經連呼吸都不能了,表現得極其的不堪。

幾個人就站在過道上,小公主靈鷲感覺受到了巨大的打擊,喃喃自語道:「宋家沒一個好女人。總有一天,我要把所有比我漂亮的女人,全部毀容。」

接著,她又問道:「陽頂天。你覺得我從現在開始修鍊。有一天我的魅力能夠超過宋麗華嗎?」

陽頂天很誠實地搖頭。

小丫頭上前,對著陽頂天狠狠踢了一腳。

當然。此時房間裡面沒有發出任何異樣的聲音,就只是在說話。

以陽頂天的修為,想要聽到當然很容易。不過,想要讓自己完全聽不見。也很容易。

只有小公主靈鷲,側著耳朵打算偷聽。

陽頂天一把揪著她的小耳朵拉開,不讓她聽。

小公主一跳腳道:「陽頂天,女孩子的耳朵不要亂摸埃這是我的敏感區域,地位僅次於胸口,你這樣亂摸,我的貞節還在不在啊?」

頓時。陽頂天啞口無言,趕緊鬆手。

他真是無心的,跟這丫頭呆得越久,就越不把她當女人。完全當成小孩子一樣,所以才會伸手揪她耳朵。

「你看看人家祝紅雪,多麼帥,多麼酷,多麼有風度,多麼有氣質?」小丫頭道:「再看看你,反正你和祝紅雪兩個人的差距,比我跟宋麗華還要大,中間至少差著兩三個秦織。」

小丫頭自己受到打擊,也要拉著陽頂天一起。

面對這樣的誇獎,祝紅雪依舊一臉冷酷,他從小被人誇到大的。

「沒錯,男人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接觸了這幾天,我也知道祝紅雪幼稚又沒有內涵。可是人家帥埃男人只要長得帥,什麼都可以原諒。陽頂天你又長得不帥,又沒有內涵,這就是罪過了。」小公主靈鷲繼續道。

祝紅雪眉毛一皺,直接扭過臉去。

陽頂天就當作什麼都沒有聽見。

「啊,我這是不是在說自己埃」小公主靈鷲又不安道:「我又沒有宋麗華那麼漂亮,還要這麼不溫柔,不嫵媚。又學不會秦嬌嬌胸大無腦的刁蠻,也沒有西門大奶的嬌嗔可愛。作為女人,我是不是沒救了?我真的沒有救了嗎?」

陽頂天和祝紅雪對視一眼,強忍著將小丫頭嘴巴縫上的**。

「不會的,不會的。」小公主靈鷲又自言自語道:「陽頂天這麼沒有內涵,這麼不帥。在男人中的地位比我在女人中地位還要差。可是,他都有這麼多漂亮女人喜歡,我肯定比他強。」

很快,小丫頭又找到了自我安慰的辦法。

就在此時,外面忽然猛地地傳來一陣怒氣沖沖的腳步。

然後,宋明華直接沖了進來,怒氣沖沖指著陽頂天的鼻子道:「你把我妹妹弄到哪裡去了?」

陽頂天道:「請你把手指放下來。」

「陽頂天,你要是敢把我妹妹怎麼樣?我保證你不能活著離開天下會。」宋明華道,然後猛地衝過去,一腳踹開門。

門還沒有踹開,便打開了。

開門的是宋麗華,她微微整理了衣衫,攏了攏散亂的鬢角,輕輕擦拭嘴角有些亂的胭脂,道:「二哥,怎麼了?」

「你,你做了什麼?」宋明華不敢置通道。

「就如同你想的那樣。」宋麗華道。

「賤人,你這個賤人1宋明華,直接一個耳光抽過去。

宋麗華昂起下巴,讓宋明華抽。

此時,秦懷玉直接衝過來,猛地一腳朝宋明華踢過去。

宋明華狼狽一閃,躲開了秦懷玉的腳,然後渾身顫抖指著宋麗華道:「你這個賤人,你闖了大禍,你會毀了我們天下會的。你這個賤人,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更我回去。我一定要讓父親把你沉河,將你活活淹死。」

「不用你任麗華道:「我這就去見父親,說我和秦懷玉已經私定終身了,請他成全。」

說罷,宋麗華直接朝外面走去。

宋明華一愕,沒想到宋麗華態度這麼沖,然後他充滿怨毒望著陽頂天,冷冷道:「你給我等著,我一定讓你不能活著走出天下會。」

陽頂天沒有理會他。

「走1宋明華怒火衝天離去。

等到他們離開的時候,陽頂天面色一肅道:「立刻準備,去殺武莫織!時間緊迫,要快,要快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