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七十一章:不折手段陽頂天!武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等你吃晚飯。」 宋春華點頭,陽頂天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在晚上之前,一定要去找陽頂天。 接著,那個中年人帶著陽頂天等人離開大殿,往霸城下面走。 級別最高的賓館,在第八層。 ...

武莫織不是一個人來的,她的身後,跟著四個人。

這四個人,全身都裹在白袍之中,頭上也裹著白布,甚至臉上也裹著白布,是露出兩隻深深的眼窩。

這幾個人非常眼熟。

當時,在天空魔城寧無鳴派來追殺陽頂天和冰凌的,便是一模一樣的打扮。這四人,是南海寧族的長老。

陽頂天也終於見到了真的武莫織,和秦織真的是一點都不一樣。

或者說,連人種都不一樣。

來到混沌世界后,陽頂天看到的大體都是黃種人,只是半人族有些稍稍不一樣。但是總體來說,和地球上的中國人,基本上是一樣的。

但是,武莫織卻一點都不一樣。

她擁有完全不一樣的眼睛,大大深邃的眼眸,眼瞳有些像是棕色,又有些像是碧色,甚至又有些像是紫色。

秦織的眼眸是勾魂攝魄的。

但是,看過武莫織的眼眸后,才知道真正的勾魂攝魄。

那種驚心動魄的美麗,那種深邃的神秘。

這種眼眸,陽頂天感覺像是地球上阿拉伯女人和波斯女人的,再加上西方白人女子眼眸,分別抽出最美的部分組成的。

而且,她擁有其他女人沒有的高鼻樑,那種秀挺,給她帶來無比非凡的美麗,襯托得她眼睛更加神秘深邃。

不過,她臉上能夠看到的部分,也僅僅只有眼睛和鼻樑了,剩下全部被面紗遮擋住了。甚至頭上,也包著頭巾。

這種打扮,有點類似中東的女性,看上去顯得非常保守。

但實際上,卻不是這樣的。

因為她的身上,腰部到肚臍眼,甚至到小腹,都是赤lu的。

一段蛇一般的蠻腰,蜜蠟色的肌膚,充滿了異域的風情,充滿了無比的妖嬈。那種力量和柔弱的集合,那種性感和神秘的結合,對男人的衝擊力,完全是無以倫比的。

下半身,穿的是錦緞褲管。從大腿到臀部,是緊繃貼身的,膝蓋往下,是寬鬆如裙。

褲管上,用金絲著著複雜神秘的雕文。胸衣上,點綴著美麗華貴的寶石。

這個女人,真的擁有魔鬼一般的身段,魔一般的誘hu!

這種完全異域神秘的風情,這種極度的誘hu,在陽頂天所見女子中,她是之最!

……

進入大殿後,武莫織一眼都沒有朝陽頂天個等人看來。

而宋逍,也被她奪目神秘的艷光刺得目光微微一縮,眼眸瞬間一陣迷離。他可以說是閱人無數,什麼樣美麗的女人都見過,但是見到武莫織,確實有種眼睛被刺痛,心臟被猛地一揪的感覺。

「南海寧族,武莫織,拜見天下會宋宗主。」她微微彎腰,背臀的曲線,頓時讓人窒息。

「武夫人,有何事?」宋逍道。

「聽聞宋麗華小姐美麗大方,我代表寧族少主,特向宋麗華小姐求親。」武莫織直截了當道。

陽頂天等人一愕,這寧無鳴也太無恥了吧。都已經娶了秦七七了,現在竟然還向宋麗華求親。

當然在這一點上,陽頂天也沒有好很多。他已經娶了焰焰,卻還是娶了秦七七。

但是宋逍何等高傲,武莫織的話瞬間刺痛了他,冷冷道:「我天下會的女子,還不至於如此低賤。」

武莫織道:「若能成美事,日後討伐雲霄城,千里領地不但歸天下會。我南海寧族的陰性混沌魔濁,也歸天下會。我們會用西門焰焰的生命威脅陽頂天交出陰陽輪迴晶,然後也交給天下會。如此,天下會便可以獨自擁有玄氣凝聚凈化大陣。」

這話一出,宋逍呼吸一滯。很顯然,這是一個無比巨大的誘hu。

「不但如此,我南海寧族的寧碧兒小姐,將同意嫁給宋明華少主。並且,我們願意在最短的時間內,讓宋明華少主突破宗師。」武莫織繼續道。

「還有,我們聽聞宋逍宗主始終卡在九星九等宗師之上,距離大宗師只有半步之遙,卻始終無法通過。我們願意保證,只要您同意聯姻,在半年之內,讓您突破大宗師。」武莫織最後道。

說完后,她便陷入沉默。

她不是一個好的談判手,因為她不懂得討價還價,直接把最大最驚心動魄的價錢給出來。

但是,她是一個碾壓級的談判手,讓人完全沒有抵擋之力。

這個條件,神仙都會心動,更別說凡人。

玄氣凝聚大陣,宋明華突破宗師,宋逍突破大宗師。

這個條件,完全壓制了陽頂天的條件。

陽頂天能給出最多的,也只是和天下會合作建設玄氣凝聚大陣,然後一隻乾坤戒。

乾坤戒是很逆天,但是比起突破大宗師,那什麼都不是了。

更加讓陽頂天無語的是,武莫織當著他陽頂天的面,口口聲聲消滅雲霄城。甚至說用西門焰焰的生命威脅陽頂天交出陰陽輪迴晶,就彷彿陽頂天不存在,或者她根本就不認識陽頂天一般。

宋逍的身體都顫抖了,他的眼睛都綻放出了驚人的光芒,他的呼吸甚至都急促了。

很快,他讓自己漸漸平靜下來。然後,目光望向陽頂天,不復之前的冷漠,而是變得溫和起來。

「賢侄,你說的事情,讓我好好考慮一下,好嗎?」宋逍溫和道。

陽頂天心中知道,今天就單純的談判,大勢已去了。

「父親。」宋春華用力喊道。

「好了,春華你留下,你母親有話要對你說。」宋逍道:「來人,送幾位貴客去賓館休息。」

「是1外面,傳來一道聲音,然後一個中年人進來朝陽頂天道:「請1

祝紅雪心中不甘,而且覺得自己天之驕子的身份在這裡被無視,頓時道:「宋師叔,任何事情還是要想清楚了再做決定。」

頓時,宋逍眼中一寒,臉上卻帶著微笑道:「什麼時候,賢侄成為了玄天宗主,再和我這樣說話也不遲。」

而武莫織,對祝紅雪這個天之驕子,更是徹底的無視。

忽然,她淡淡開口道:「祝少主,令尊前幾日,剛剛拜訪過我寧族。」

頓時,陽頂天心中一震,祝紅雪卻一愕,不知道他父親作為玄天宗主如此高貴的身份,去南海寧族做什麼。

他正要冷笑反駁,說南海寧族算什麼東西,值得我父親去拜會。

陽頂天抓住他的手臂,道:「好了,先回去。」

然後,陽頂天帶著眾人離開了大殿。宋春華,也要跟著上來。

「春華,你半年沒有回家,難道不該去拜見一下你的母親嗎?」宋逍冷道。

宋春華頓時陷入了猶豫了掙扎。

「你去吧,一會兒再來找我們。」陽頂天道:「對了,我們等你吃晚飯。」

宋春華點頭,陽頂天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在晚上之前,一定要去找陽頂天。

接著,那個中年人帶著陽頂天等人離開大殿,往霸城下面走。

級別最高的賓館,在第八層。

但是,在第八層個的時候,那個中年人沒有停留。

第七層的時候,也沒有停留。

一直往下走,祝紅雪頓時暴怒要發作,他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他以玄天宗少主的身份,不管去哪裡,別說住最高的賓館了,那些宗派勢力的掌門,恨不得將自己住的房子讓給祝紅雪表示內心的恭敬。

最後,那個中年人帶著陽頂天,來到了霸城的第一層。

沒錯,是第一層個,最下賤的一層。這裡住著的,都是天下會的下等力士,僕役等等。所以,一片嘈雜,還充滿了各種牲畜糞便的味道。

這完全是欺人太甚,甚至是赤lu裸的羞辱了。

祝紅雪面孔冰寒,一言不發,直接便要離開。

陽頂天一把抓住他,道:「你做什麼?」

「我不侍候了,你們忍得下,我忍不下。」祝紅雪道。

「現在連這個都忍不了,以後談何揚眉吐氣?你可知道,南海寧族的背後勢力有多大,有多少人要賣身投靠?你可知道我們的敵人有多麼強大?還沒有開始戰鬥,你就要放棄嗎?」陽頂天道。

頓時,祝紅雪沉默,臉色依舊難看,卻沒有說要走了。

這個時候,就看出小公主靈鷲雖然天真貪玩,卻非常聰明,一言不發。儘管不滿,卻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中年人帶著陽頂天等人,來到一個所謂的賓館之內。

陽頂天等人敢走進去,差點被裡面的汗臭味推了回來。

裡面,上百個粗鄙的漢子力士正在吃飯,吃的都是粗糙之極的飯菜。這些人,都是領地內在霸城做勞役的,所以都先安排住在這最下等的所謂賓館內。

所以,每個人都衣衫襤褸,一身汗臭。

陽頂天還好,小公主完全忍受不了,一陣陣乾嘔,幾乎要吐出來。

陽頂天飛快塞過去一顆丹藥,小丫頭趕緊接了過去,放在鼻子地下。

見到陽頂天一行人,這些勞役力士頓時一呆,穿得這麼華貴的人,怎麼會住進這種貴地方官。

那中年男子朝賓館頭目道:「挑最好的房間,各個幾位貴客。」

「是,好1

……

然後,賓館頭目帶著陽頂天來到所謂最好的房間之內。

五個人一間房,只有一個大通鋪,上面的被褥,發著腐臭的味道。

桌子,凳子,床鋪,都是油光發亮的,是活生生長年累月被汗水和油澤沁成這樣的。

那個賓館頭目點頭哈腰地離去。

「慢著1陽頂天道。

那賓館頭目一顫,他當然知道這幾個人是貴人,他完全得罪不起,但是上面要折辱他們,他小小的賤奴頭目也管不了。

陽頂天掏出一個金幣,道:「你辛苦了。」

那個賓館頭目一呆,一個金幣,足足是他半年的薪水。

頓時,他直接跪倒在地,什麼也不說,直接磕頭,然後恭敬地離去。

……

「宋逍這樣折辱我們,是想讓我們負氣離開,讓我們自己放棄。」陽爾內心已經有決定了,對武莫織的提議已經極度心動了。但是不願意承認自己是貪婪之人。」

「嗯1秦懷玉點頭。

「那怎麼辦?就在這裡,任由他折辱嗎?」祝紅雪道。

「當然不是。」陽頂天淡淡道:「住在這裡也好,魚龍混雜,反而自由。」

陽頂天召喚出億靈妖火,化為無數的怨靈飛散出去。

這下子,方圓幾里之內有任何動靜,他都會知道,也不怕有人偷聽。

「在和宋逍的談判上,我們已經輸了,我們能夠給的,不可能比武莫織更多。」陽東是,放棄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們只有另闢蹊徑了。接下來,我們分兩步走。」

「第一步,我一會兒隱身去找宋麗華,跟她闡明大義,讓她同意嫁給秦懷玉。甚至最好,可以在最短時間內,生米煮成熟飯。」陽頂天道。

「啊,陽頂天你好卑鄙。」小公主靈鷲忍不住道,接著她吐了吐舌頭道:「好啦,只要不要對我使出生米煮成熟飯的事情就好了。」

陽頂天狠狠瞪她一眼,宋春華不在,這個小丫頭就放肆起來了。

秦懷玉雖然臉色一紅,卻正色道:「只要宋麗華小姐願意,我願意鍾愛呵護她一生。」

「好。」陽頂天道:「如果宋麗華的態度非常積極,那我們就進行第二步,逼著宋逍表態,讓他沒有選擇。」

「怎麼逼著他表態?」祝紅雪道:「我們五個加起來,應該還不是宋逍一人的對手。」

「一不做,二不休,宋春華帶著我們去殺掉武莫織,還有她帶來的所有人,當然不要殺完,留下一個去寧族報信。」陽頂天道。

這話一出,頓時所有人猛地一驚!

甚至秦懷玉,也忍不住朝他望來一眼。遇到大事的時候,陽頂天是這麼狠辣果決。

如果真的按照陽頂天所說,宋春華帶人去殺武莫織,那麼就直接斷了宋逍的後路了,他就沒有徹底沒有選擇了,只能站在陽頂天一方了。

「這兩步計劃,你們同意嗎?」陽頂天問道。

秦懷玉道:「到時候,後果可能會非常嚴重1

「破釜沉舟了,這個時候,只能看誰更果決徹底。」陽頂天道。

「我同意。」秦懷玉道:「你是領袖,你做所有決策。」

「我同意。」靈鷲美眸露出衝動的火苗,很顯然陽頂天的提議很符合她胃口,甚至她還加了一句道:「陽頂天,沒看出來啊,關鍵時刻你還挺酷的。我還以為,你一直是這樣假仁假義的呢。」

陽頂天裝著沒有聽見小丫頭後面半句話,目光個望向祝紅雪。

「好,殺她。」祝紅雪冷冷道,他今天受夠氣了,只想著發泄出去。

「那好,那就這樣決定了。」陽頂天道:「一會兒,我便去見宋麗華。」

就在此時,外面的無數怨靈忽然一陣涌動,有人來了。

沒過多久,賓館頭目過來,輕輕敲門,然後道:「貴客,宋明華少主派了大量的武士包圍賓館了,你們要小心。」

「嗯,我知道,謝謝您。」陽頂天道。

賓館頭目心中一熱,陽頂天謝謝您三個字,彷彿比剛才那一個金幣,還要有分量。

這種大人物對於他來說,完全是在天上的,根本連眼角都不會看他這種螻蟻一眼。先是給金幣,後來又說出謝謝您。這種大人物對他的態度,他這輩子都沒有感受過。

很快,全副武裝的幾百名士兵,將整個賓館全部包圍起來。

然後,一陣靴子震地的聲音。

「開門。」門外,宋明華高傲冷漠道。

然後,房門被打開。

全副黑色鎧甲的宋明華,冷冷望著陽頂天幾人。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但是不要妄想了,不要試圖染指我天下會,不要在我天下會的地盤試圖有什麼動作?我會盯著你們的,乖乖地呆在這裡面,不要出門一步,否則我會不客氣的。」宋明華冷冷道。

祝紅雪一怒道:「你敢這樣和我說話?你知道我是誰嗎?」

「玄天宗,祝紅雪嘛。」宋明華淡淡道:「放在以前,我和你說話是需要低著頭的。但是現在,你和陽頂天站在了一起,就註定完蛋了。就算能夠回頭,也沒有多少前途了。祝紅雪,時代變了,以前的秩序,需要重建了。」

陽頂天點頭道:「多謝宋少主指教。」

「你這個宋少主喊得對。」宋明華笑道:「宋春華畢竟是女人,做不了天下會主的,你也不要痴心妄想的。還有,你陽頂天要死就自己去死,為何還要拉著別人一起死啊?當然,你拉著別人死我管不了,但是別扯上我天下會。」

陽頂天微微一笑。

宋明華點了點頭道:「我聽說過你天才的事,短短几年,突破武尊。很了不起,不過也只是如此而已。我三個月,就從武玄突破到武尊了。」

「好了,告辭了。」宋明華指著自己的雙眼道:「別輕舉妄動,別離開房間一步,我會盯著你們的。」

頓時,祝紅雪的肺都要氣炸了。

「他憑什麼這麼囂張,憑什麼?」祝紅雪厲聲道。

「憑著他馬上要成為寧族的女婿,成為邪魔太子走狗的走狗哦。」陽頂天道。

小公主靈鷲美眸一轉,道:「陽頂天,要不要殺了這個宋明華,這樣宋逍就沒有選擇了,只能讓春華姐姐繼承天下會了。」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我好好想想。」

秦懷玉頓時一愕,他本以為陽頂天會直接駁斥她的,卻沒有想到陽頂天竟然認真地說,他好好考慮。

「暫時不殺他,殺了他,得不償失。」陽頂天道。

此時,祝紅雪忽然問道:「陽頂天,我的父親真的去了南海寧族嗎?」

祝紅雪的態度很認真,甚至眼中帶著莫名的恐懼和顫抖。

陽頂天頓時陷入了猶豫,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他真相。這個人,太敏感脆弱,太驕傲自負了。他已經崩潰過一次,陽頂天不想讓他再崩潰第二次了。

「祝紅雪,我告訴你兩件是事情。」陽囤一,你的驕傲,應該來源於你的意志,天賦,品德和內心。而不是你的身份,更不是你的父親。不管你的父親,你的身份有任何改變,都不能折斷你的驕傲。」

「第二,關於你的父親,我不會說任何話。我要你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心,去判斷。」

聽了陽頂天的話后,祝紅雪猛地一震,眼睛一熱。

陽頂天的第一句話,真的是直接說到了他的心裡去了,直接震動他的心房。甚至他自己都不清楚有些事情,卻被陽頂天直接說破,讓他自己心中也猛地一亮,彷彿變得堅強起來。

這種瞬間知己的感覺,太好了。

接著,陽頂天道:「我再說第三件事情吧,只要你不背棄我們,我們就永遠不會背棄你。需要的時候,哪怕全天下都背棄了你,我們也願意為你付出一切,哪怕生命1

瞬間,祝紅雪眼睛一紅,呼吸一粗,整個人都微微顫抖。

「好了,時間緊迫,我不煽情了。」陽頂天笑道:「現在外面有宋明華的士兵包圍,我們暫時不要打草驚蛇,你們在裡面不要動,我隱身去找宋麗華,爭取說服她。」

然後,陽頂天直接使用隱身玄技,離開了房間。

他離去之後,小公主靈鷲忽然道:「哇,我覺得陽頂天洗腦的功夫好厲害埃不知不覺,我的立場全部失去了,竟然一直跟著她走了。」

這話雖然太直接,但還能接受。小丫頭接下來的話,就讓陽頂天不好接受了。

「唉,幸好陽頂天只洗腦騙信仰,不會騙色。否則,我丟掉了立場不要緊,丟掉了貞c就完蛋了。」

還沒有走遠的陽頂天決定,以後一定不能讓宋春華離小丫頭太遠太久。這個鬼丫頭,典型不管不行,不打不行!

……

宋麗華是天下會獨一無二的公主,宋逍的掌上明珠,他最疼愛的兒女。

霸城的第九層,本來只允許宋逍和妻子才有權居住,連宋春華都只能住在第八層。

而宋麗華,這個北地第一美人,是唯一住在第九層的女兒。

她此時,正在美麗的小樓內,支著下巴,望著遠處的風景,輕輕嘆息。

然後,走到桌子面前,拿起毛筆,輕輕蘸墨,開始寫畫!

忽然,前面影子一動。

「誰1宋麗華嬌呼道,然後她緊緊將手中筆拽在手裡,抵在胸口。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