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六十九章:屠盡叛逆!萬人跪伏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們欺負你,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現實,弱肉強食。所有人,都希望依靠強者。這樣如何,你和我打一架,如果你贏了,一切照舊。如果你輸了,就讓我們全部脫離雲霄城,我們不願意弱小的雲霄城在我們頭上作威作福,如何?」<...

陽頂天這邊只有五個人!

而對面,足足有三萬多人。

可是,當秦懷玉,祝紅雪等人解開盔甲面罩的時候!

這幾萬士兵沒覺得有什麼,反而覺得陽頂天實在是欺人太甚了,才五個人就敢衝過來,當我們不存在啊?所以,嘶吼著依舊衝過來。

但是,他們的領主們,卻全部呆掉了。

在秦懷玉揭開面罩的時候,他們已經呆了。

然後宋春華,他們繼續呆了。

最後,祝紅雪揭開面罩的時候。

他們已經如同被雷劈中一般,徹底木化了。

這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是說,陽頂天已經眾叛親離,不是說陽頂天已經徹底被千夫所指,成為人間公敵了嗎?

怎麼現在看起來,他好像很牛,很屌的樣子埃在五個人中,他竟然站在中央!

不過,有些小領主是不認識這些大勢力少主的,依舊吼著往前沖,但是見到身邊的同伴不動了,見到唐伯昭滿臉慘敗,渾身顫抖,他們也停了下來,四處張望。

而後面幾萬大軍見到前面的領主停下來,也趕緊停下。頓時,亂成一團。

所以,浩浩蕩蕩的幾萬大軍停了下來,陽頂天五個人,卻直接沖了上去。

……

來到叛軍處前二十米,陽頂天停了下來。

望著鋪天蓋地的叛軍,淡淡道:「我不知道,唐伯昭他們給你們說了什麼。我被眾叛親離了,我成為天道盟公敵了?你們或許不認識我身邊這幾個人是誰,兄弟們,你們自我介紹一下吧。」

秦懷玉上前。朗聲道:「西北秦城少主,秦懷玉1

宋春華上前,朗聲道:「北地天下會少主,宋春華。」

祝紅雪昂起頭,高傲無比道:「玄天宗,祝紅雪1

小公主靈鷲也裝模作樣地昂首道:「靈鷲宮少主。靈鷲!對了,我太爺爺是無靈子啊1

頓時,陽頂天等人整齊地白了小丫頭一眼。剛才高大上的氣氛,起碼被這丫頭破壞了一半。

小丫頭吐了吐小舌頭,不說出太爺爺的名字,實在不夠威風埃

但是,效果已經很驚人了。在場幾萬叛軍的面孔,徹底驚呆。甚至,已經開始轉變成為仰慕。和激烈的崇拜,還有深深的自卑了。

要說自卑,雲霄城的弟子們在祝紅雪面前都自卑無比。而雲霄城領地的武士們,還不如雲霄城的嫡系武士。平常時候,他們連秦懷玉,宋春華這個級別的人物都沒有資格見到。

「在西北天道盟,擎天玉柱是誰?西北秦城和天下會,可是這兩位少主。已經和我是異性兄妹,同生共死。在整個混沌世界。天道盟的擎天柱是誰?玄天宗和陰陽宗。陰陽宗主,是我的師傅,玄天宗少主,是我兄弟。說我成為天道盟的公敵,笑話1陽頂天厲聲道:「說這話的是誰?冷艷眉,一個叛亂上位的狗賊額而已。她算什麼東西?真正的西北天道盟分盟主。是段汝妍閣主。她是誰?是我最敬愛的長輩,是我絕對的盟友1

沒錯,陽頂天這話顯得很惡俗!就彷彿我和某某大人物,關係怎麼怎麼鐵,來自抬身價。

可是沒辦法。眼前這些叛軍就吃這一套。陽頂天這種扯大旗的辦法,是最有效的。不扯這個,難道和他們講道理,講正義?別開玩笑了!

「冷艷眉這個天鳳閣叛逆,秦七七這個秦城叛逆,還有邪惡的南海寧族,是製造西南大陸罪惡,是污衊我陽頂天的罪魁禍首,是註定要被釘在恥辱柱上,註定要死在亂刀之下的賊子,難道你們要和他們站在一起嗎?」。陽頂天冷聲喝道。

幾萬叛軍,靜靜無聲,氣勢全部被陽頂天壓制祝

「你們現在就給我做出選擇,是站在冷艷眉秦七七叛逆那一邊,還是站在我天道盟這一邊?」陽頂天厲聲喝道。

頓時,在場諸侯猛地一顫!

見到自己一方全部被壓制,新的鐵劍堡主忍不住心中的敵意,道:「陽頂天,你不要扯大旗了,拉這些大人物給你鎮場子。有本事拿自己實力說話,你才什麼修為,區區初級武尊,也想成為我們在場所有人的主子?」

這話一出,在場諸侯紛紛露出不忿。

是啊,秦懷玉,祝紅雪是牛逼。可是雲霄城主還是你陽頂天啊,西門無涯那麼牛,我們被他壓住也就算了。現在,你區區武尊也想壓著我們。

那個新的鐵劍堡主繼續道:「在場幾十上百個領主,修為超過你陽頂天的,沒有二十,也有十七八個。我雖然不是最強的,但是依舊遠遠超過你陽頂天埃你這麼爛的修為,好意思對我們發號施令嗎?這樣如何,我們也不攻打雲霄城了,我們脫離雲霄城,總可以了吧1

這話一出,眾人彷彿找到了解決之道,大呼道:「對,對,我們脫離雲霄城1

頓時間,這個鐵劍堡主更加得意道:「別說我們欺負你,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現實,弱肉強食。所有人,都希望依靠強者。這樣如何,你和我打一架,如果你贏了,一切照舊。如果你輸了,就讓我們全部脫離雲霄城,我們不願意弱小的雲霄城在我們頭上作威作福,如何?」

這話一出,叛軍領主們的氣勢頓時一壯!

比身份高貴,咱們比不過你。但是比修為,在場眾人比你區區初級武尊牛逼多了。就這個新的鐵劍堡主,也是四星武尊。雖然比不上他老爹,但是比前任鐵劍堡主還要厲害,只不過腦子不大好使,所以一直也當不了鐵劍堡主。只不過前幾個月,鐵劍堡主被陽頂天弄死了,所以他上位了。

下面一個諸侯向你挑戰,你作為雲霄城主不敢迎戰的話。不管身份在高貴,氣勢也就弱了,也就虛了。

頓時,眾多諸侯望向這個鐵劍堡主,都說他腦子不好使,不像埃從今天表現看來。腦子好使得很埃

見到眾人的目光,新鐵劍堡主頓時更加得意,排眾而出,衝到陽頂天面前,吼聲道:「陽頂天,你敢和我一戰嗎?只要打贏了我,我們就回去,依舊對你陽奉陰違,奉你為主。如果你輸了。那不好意思,我們就要脫離雲霄城了。」

「陽頂天,你敢戰嗎?」。新鐵劍堡主血眼,冷冷盯著陽頂天,猛地舉起巨劍,嘶聲大吼。

後面的諸侯們,也紛紛大喝,道:「陽頂天。你敢戰嗎?」。

幾十上百人發聲,要把陽頂天的氣勢徹底壓祝

鐵劍堡主猛地一撕長袍。揮舞巨劍,朝著陽頂天吼道:「陽頂天,你變孫子了嗎?你敢戰嗎?」。

陽頂天聽說過這個新的鐵劍堡主,武功比他哥厲害,但是腦子不大好使。現在,他知道這人腦子不好使在哪裡了。

「陽頂天。你敢和我一戰嗎?不敢了嗎?不敢了嗎?哈哈哈哈……」鐵劍堡主狂笑埃

陽頂天淡淡地望著他。

「滾1陽頂天一聲斷喝。

「轟……」頓時,天空彷彿猛地響起一震雷霆。

僅僅陽頂天的一聲斷喝,就化作一股巨大能量,猛地凝聚成一條巨龍,朝著那個鐵劍堡主猛地席捲而去。

「砰1

瞬間。鐵劍堡主身軀猛地一震,然後巨大雄壯的身體,如同稻草一般,直接飛了出去。

「噗1在空中,他的身軀,猛地炸開,變成一堆爛肉,死得不能再死。

在場所有諸侯,徹底震絕了!完全不敢置信望著眼前這一幕。

這個新的鐵劍堡主,儘管腦子不大好使,但也是四星級武尊埃他們本以為陽頂天不敢迎戰的。他們本以為,陽頂天贏不了他的。

誰知道,人家連出手都不用出手。直接一聲斷喝,就讓他粉身碎骨了。

一聲斷喝的能量,輕易粉碎一個四星級武尊。

這,這比秒殺,還要秒殺埃

那,那這是何等的修為?何等的驚人啊?

「豬狗不如一樣的東西,有何資格與我一戰?」陽頂天抬起下巴,無比藐視道。

然後,他淡淡道:「雲霄城各個領主諸侯,你們煽動叛亂,罪無可耍我下令,將你們全部處死。但是,剩下的幾萬叛軍,你們只是深受蠱惑,死罪可以免去。從今以後,你們就全部是我雲霄城的直屬武士,每個月的餉金翻倍,擁有的田地翻倍!傑出者,還可以進入我雲霄城新建的玄氣凝聚大陣進行修鍊。現在做出選擇吧,要繼續叛亂的,我誅滅你們九族。要徹底歸順於我的,退後十步1

頓時,三萬叛軍面面相窺!儘管陽頂天的話讓他們非常心動,但是沒有人帶頭,他們真的不敢動。

「誰也不要退。」叛亂諸侯領主大聲道:「陽頂天在騙你們,我們足足有幾萬人,他雲霄城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什麼餉金翻倍,什麼田地翻倍,什麼玄氣凝聚大陣,都是騙人的。只有衝上去,殺掉陽頂天才有一條活路。」

「沒錯,衝上去,殺掉陽頂天。大家不要怕他,雲霄城才幾個兵,想要將你們誅盡九族,做夢,也不怕吹牛閃了舌頭。」

頓時,在場幾萬叛軍,又開始猶豫不決。

秦懷玉直接排眾而出,冷笑道:「雲霄城兵不多,我西北秦城有的是兵。十萬,三十萬,五十萬。要多少,有多少。不夠,天下會再出兵二十萬,夠誅殺你們九族了嗎?」。

秦懷玉言語一出,眾人面色一顫。

秦懷玉道:「而且,天道盟總部,會將你們所有族人的名單,列上天下追殺令。就算你們家人逃到天涯海角,都只有死路一條。我倒,天道盟到底是你們說了算,還是我們說了算1

陽頂天望向三萬叛軍,忽然,猛地一聲斷喝道:「還不退,找死嗎1

頓時,天空如同響起一震雷霆霹靂一般。這陣巨響,直接讓大地都在震顫。所有人的耳膜幾乎震裂,這威勢比剛才震死鐵劍堡主還要驚人。

「啪……」與此同時,天空猛地劈下一道無比巨大的閃電。

場地中央幾十名叛軍,瞬間灰飛煙滅,直接被炸成碎片。

這當然是陽頂天電系玄技魔天裂的威力,可是眾多叛軍還以為這是陽頂天一吼之威。引得天地發怒。

頓時,幾萬叛軍一震激顫,飛快地後退。

這一退,就再也止不住了。如同潮水一般,何止退十步,完全是潰退。

眾多領主大呼,威脅,甚至殺人,都阻止不了叛軍的潰退。

頓時。幾萬叛軍,徹底和幾十上百個叛亂領主劃清界限。把他們孤零零地放在那裡。

於是,所有叛亂領主氣勢一虛,覺得無比的虛弱。

「全部殺光,不留一人能。」陽頂天淡淡下令道。

然後,五個人放下面罩,縱馬賓士。

以陽頂天為首的五騎,如同箭一般。直接刺入叛亂領主群中。

拔出利劍,瘋狂斬殺!

沒有任何懸念。沒有任何抵抗之力。

在無比的驚恐中,這些叛亂領主腦袋,一個個被斬了下來。

陽頂天五人,直接橫掃過去。

鮮血飆射,腦袋橫飛。

僅僅片刻時間,幾十近百名叛亂諸侯。被屠殺得乾乾淨淨!

所有人,全部身首分離,死無全屍!

其實,這近百名叛亂諸侯,如果凝聚起來。死戰到底,並不是完全沒有一戰之力的。儘管最後可能還是會輸,但是,也會給陽頂天五人造成一定的麻煩和傷害。

近百個強者凝聚在一起的戰鬥力,還是驚人的。

可是,現實是一面倒的屠殺,完全沒有一點點抵抗之力。

是因為,他們徹底虛了,還沒有開戰,就已經幾乎魂飛魄散。、

陽頂天神秘的一喝之威,還有朱紅雪,秦懷玉,宋春華的身份,壓得幾乎他們不能呼吸。

所以這一戰,完全是絕對不對稱的一戰!

……

上百名諸侯,死得乾乾淨淨。

在場眾人,只有唐伯昭依舊站著,他雙股戰戰,渾身顫抖,用盡最大力氣,才讓自己不癱倒下去。

陽頂天調轉馬頭,來到唐伯昭的面前,淡淡望著他。

唐伯昭一顫,直接跪伏在地,大聲道:「我英勇偉大的雲霄城主,唐伯昭終於不負使命,將這些叛賊聚在了一起,好使主人能夠一舉消滅。我雲霄城,壯大不朽。我雲霄城主陽頂天文成武德,澤被蒼生,千秋萬載,威震天下1

陽頂天一愕,不敢置信望著唐伯昭。

原來,人真的可以無恥到這個地步埃

「西門懼呢?」陽頂天淡淡問道。

頓時,唐伯昭無比諂媚道:「那個亂臣賊子,彷彿聽到了風聲,早就逃之夭夭了。應該是去投靠秦七七那個賤貨去了。」

「那你這個亂臣賊子,打算怎麼辦啊?」陽頂天淡淡問道。

唐伯昭面色微微一變,然後猛地拔出匕首,往胯間一揮。

頓時,鮮血飆射。

唐伯昭,徹底成為了太監!

陽頂天真的被驚呆了!這,這唐伯昭對自己怎麼如此之狠啊?

閹割掉自己后,唐伯昭強忍著無比的劇痛,顫抖地跪在陽頂天的面前,親吻陽頂天的戰廬蹄,顫聲道:「從今以後,我就是主人的忠犬,最卑賤的走狗。願意為主人做任何事情1

接著,他又低聲道:「而且,賤奴其實,還有一個私生女,貌美如花,尤其難得的是,還是一對雙生女,長得一模一樣。」

陽頂天徹底無語。

這個無恥之徒,獻上自己老婆不說,現在連私生女都獻了出來。

陽頂天聽著他的無恥言語,沒有說話。

「還有,這些叛亂諸侯的嫡系,賤奴都知道。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賤奴願意帶人,將他們連根拔起,讓這千里領地,徹底變成我雲霄城直接領土。這這千里土地的人民,不再飽受迫害,讓他們真正能夠享受到我文成武德大城主神之澤光照耀。」唐伯昭道。

陽頂天依舊沒有說話。

唐伯昭繼續道:「在您和秦七七那個賤人。和南海寧族這群豬狗的戰爭中。賤奴,同樣可以作為奇兵,願意為我偉大主上做任何事情,顯出自己卑微而又綿薄之力。」

「人至賤,則無敵,這句話。真是說對了。」陽頂天淡淡道。

然後,陽頂天縱馬,來到三萬叛軍面前。

「嘩啦啦……」不知道誰先開始,三萬叛軍,紛紛下跪。

最後,前面黑壓壓,全部是下跪的叛軍,沒有一個人站著。

「我說過的話,算數1陽頂天淡淡道:「你們。坐在原地等候。雲霄城會派出軍隊,將你們安置,整編1

「唐伯昭,過來1陽頂天道。

「是1唐伯昭忍著劇痛,飛快地跑過來,直接跪在陽頂天面前道:「主上,您有何吩咐?」

「你對叛軍熟悉,把他們編好隊伍。十人為小隊。百人為中隊,千人為大隊。每個隊。都認命隊長。並且,你挑出武功最好的五百人你,作為臨時憲軍,掌管這三人軍隊的秩序。」陽頂天淡淡道:「如果有一個人跑,他所在小隊全部殺掉。如果,有兩個人跑。他們所在中隊,全部殺掉。如果,有十個人跑,他們所在大隊,全部殺掉。」

「是!謹尊城主令旨。」唐伯昭跪伏道。

「這五百憲軍。日後可以作為我雲霄城最嫡系的軍隊,享受尋常武士三倍之待遇1陽頂天道。

頓時,在場三萬叛軍,目中一亮,充滿了期望!

……

接下來,陽頂天就真的什麼也沒有管,直接帶著秦懷玉和宋春華離開!

把這三萬叛軍,全部交給了唐伯昭。當然,他只是用飛鳥傳信到雲霄城,讓西門烈派出一支軍隊,過來整編,接收這支叛軍。

「陽頂天,你怎麼不殺唐伯昭,他真的好噁心埃」小公主靈鷲道:「你肯定是喜歡聽他拍馬屁。」

陽爾還有用處的。」

「那你也不該將這三萬人交給他的,萬一發生變故怎麼辦?」靈鷲道:「幾個時辰后,西門烈就會帶人來接受這支軍隊。可是,他帶的人肯定很少,只有一兩千人。萬一這支叛軍暴亂,西門烈不是危險了嗎?」。

「不會的。」宋春華道:「這些叛軍群龍無首,已經變成一群羊了。別說不會暴亂,就算會暴亂,也不是西門烈一千多黑血騎軍的對手。」

「那萬一,西門懼,或者秦七七派出高手,去這三萬叛軍裡面煽風點火呢?」小公主靈鷲道。

「秦七七看不上這群烏合之眾的。」陽頂天淡淡道:「而且,我們的敵人在西邊,我們正朝著西邊而去。如果有敵人,也是我們先遇到。」

秦懷玉也道:「放心吧,這三萬叛軍微不足道,成不了什麼事,也壞不了什麼事。」

……

陽頂天帶領五人,用最快速度來到深淵城堡的時候,果然西門懼已經不在了。整個深淵城堡所有的騎兵,也全部撤退得乾乾淨淨,很顯然是去投靠西北秦城的秦七七去了。

陽頂天五人,直接騎馬通過深淵邊境的弔橋。

此時,弔橋上空無一人。弔橋的另一邊,就是西北秦城的領地,由深淵邊鎮的秦政堂鎮守。

此時,哨所中雖然以後秦城的守衛。他們沒有阻擋陽頂天一行,卻也沒有任何人出來迎接秦懷玉。

秦懷玉是西北秦城少主,秦政堂應該親自來拜見的。可是,整個深淵邊鎮,寂靜無息。

秦政堂沒有出現,沒有任何人出現。

因為,秦政堂在騎牆,他們不知道應該站在秦七七一邊,還是秦懷玉一邊。

所以,就算他們知道秦懷玉到來,也當作沒有看見一般。

頓時,秦懷玉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要不要去一趟深淵邊鎮見秦政堂?」宋春華問道。

「不用了。」秦懷玉道:「他們要騎牆,就讓他們繼續騎牆吧1

……

然後,陽頂天帶領五人,繼續西去。

一路上,經過的都是西北秦城的領地。可是,一路上都是絕對的寂靜。

沒有任何人來拜見秦懷玉,就彷彿完全沒有見到一邊。看來,西北秦城的局勢很不好,秦萬仇的重心已經朝秦七七偏移得更厲害了。

「我們要抓緊了。」陽頂天道:「秦懷玉和宋麗華的聯姻,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天下會和我們的結盟,只能成功,不能失敗1

「是1宋春華寒聲道:「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可以不擇一切手段1

進入西北秦城領地三百里后,陽頂天一行人騎上飛行坐騎,直接北上。

沿著大陸橋,朝著北地天下會的方向飛去。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