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六十七章:祝紅雪拜服!義結金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道:「她告訴我隱宗的秘密,原來隱宗根本不是一個勢力,歷代隱宗只有一個人。虛無宗主之後,原本應該是冰凌。但是,冰凌變成了魅魔。」 「虛無宗主,為何不救她?」祝紅雪問道。 「因為,虛無宗主...

「冰凌呢?」良久之後,祝紅雪問道。

陽頂天沉默了片刻,道:「在回答你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能不能先回答你一個問題。」

「嗯。」祝紅雪。

「在你心目中,是冰凌更重要,還是天道盟的事業更重要?」陽頂天問道。

「什麼意思?」祝紅雪問道。

「你不用管什麼意思,你回答我便是。」陽頂天道。

祝紅雪陷入了沉思,然後道:「冰凌更重要。」

頓時,陽頂天一愕,在場其他人也不由得一愕。

陽頂天不敢置信問道:「如果讓你做一個選擇,一個是冰凌的香消玉損,一個是邪魔道徹底摧毀整個世界。你選擇哪個?」

祝紅雪沉默了片刻后,道:「應該是邪魔道徹底摧毀整個世界。」

頓時,陽頂天更加徹底驚愕了。

這祝紅雪不但自負自大,而且還是一個極度的情種埃

「可是,如果邪魔道統治了整個世界,哪裡還有冰凌,還有你的安身之所?」陽頂天道。

「世界之大,哪裡不能去,邪魔道也不能管住每一寸土地。」祝紅雪道。

陽頂天見到他竟然如此消極,不由得怒道:「祝紅雪,你的雄心壯志呢?你可是天道盟的青年領袖,你可是全天下人的偶像,你可是未來玄天宗之主。你的驕傲呢?」

祝紅雪道:「以前,我或許是天下青年武者的領袖,天下人的偶像。但是和你一戰後,我已經成為恥辱了,我走到哪裡,都已經抬不起頭來了。還談什麼驕傲,什麼雄心壯志。」

陽頂天頓時無語。

他之前覺得,為了讓祝紅雪折服,就必須打痛他,否則他這個太過於驕傲自負了。必須徹底摧毀他的驕傲后,才能更好地折服他。

誰知道,他竟然走向了另外一個極端。

竟然從極度的自負驕傲,走向了極度的沮喪,甚至已經恨不得改頭換面,永遠不出現在世人面前了。

「唉……」陽頂天心中忍不住嘆息一聲,或許之前是祝青主把他保護得太好了,或許他之前太順風順水了,所以使得他根本受不得這麼巨大的挫折。

「冰凌呢?」祝紅雪再次問道。

「她沒有死。」陽爾落到萬滅神殿手中了。」

頓時,祝紅雪猛地暴起,望著陽頂天道:「那你還坐在這裡做什麼,還不去救她?你不去,我去1

說罷,竟然就這麼直接要衝出去。

「你給我坐下。」陽頂天斷喝道。

然後,陽頂天徹底頭疼起來了。之前,他對祝紅雪抱了巨大的希望,希望他能夠成為抵擋邪魔道的左膀右臂,能夠成為陽頂天最強大的盟友。

但是現在看來,他的心態實在太不成熟了。別說跟秦懷玉和宋春華比,就連和小公主靈鷲比,也要差很多埃

小丫頭靈鷲腦子天真,而且沒什麼底線,思維還經常脫線。還管不住自己的小心思,見到什麼好東西都想要。

但其實,小丫頭很聰明,甚至很智慧。在這個團隊中,陽頂天其實不用花太多心思照顧她,甚至她還能為整個團隊做出巨大的貢獻。

可是這個祝紅雪,心態這麼不成熟。此時被陽頂天擊敗之後,內心已經徹底的崩潰了。而且對於救世大義也基本上沒有反應,腦子裡面就只有一個東方冰凌。

原本,陽頂天還要將祝青主的事情告訴他,現在這個念頭根本就徹底打消了。估計這個絕世帥哥腦子裡面,就只有兩個人,一個是他引以為傲的老爹,一個就是他愛慕萬分的東方冰凌。

面對如此不成熟的祝紅雪,陽頂天一下子竟然真的無計可施。

「祝紅雪,你坐下,好嗎?」陽頂天無奈道:「我的話,還沒有說完。你至少把冰凌的有關遭遇,全部聽完,好嗎?」

「你快說。」祝紅雪目光灼灼望著陽頂天,整個心神完全沉浸在東方冰凌四個字上。

「首先,東方冰凌的真正師傅,是虛無飄零,隱宗之主。」陽頂天道。

這話一出,祝紅雪身軀一震,眼中竟然爆出一道亮光,俊美的面孔頓時充滿了無限的驕傲。

陽頂天真的徹底無語了,東方冰凌的師傅是隱宗之主,和你祝紅雪有什麼關係,你至於這麼興奮驕傲嗎?

「所以,東方冰凌也就是未來的隱宗之主,天道盟的領袖。」陽頂天道,見到祝紅雪的面孔已經紅得發光了,陽頂天立刻停止了烘托。

「萬滅神殿之主萬問天,和虛無飄零宗主的愛戀,你應該也聽過,對嗎?」陽頂天問道。

祝紅雪點頭,這件事情天下人都知道。可以說,如果不是因為虛無飄零是萬問天的唯一愛侶,二百年前的滅世之戰,天道盟根本就贏不了。所以儘管虛無飄零和萬問天有這麼一段愛戀,但這絲毫不能影響虛無飄零的偉大。

「現在萬滅神殿少主厲冥,降臨世間,因為前幾代萬滅神殿之主和隱宗之主的愛戀關係。所以,這個萬滅神殿少主厲冥,就一直視東方冰凌為禁臠,覺得自己才是冰凌唯一的男人。」陽頂天道。

「做夢,他也配?」祝紅雪暴怒,猛地拔劍,厲聲道:「我將那個賤種碎屍萬段。」

頓時,陽頂天無語!

幸好他沒說自己和冰凌已經拜堂結為夫妻了,否則祝紅雪立刻就翻臉拔劍了。

「你也知道,東方師妹和我誤會解除之後,關係緩和了許多,尤其在東離草原,我更是很偶然救過她的性命,所以回到西北大陸后,東方師妹屢次出手幫我。」陽頂天小心翼翼地措辭,唯恐把自己和冰凌的關係說得太親密了,刺激了祝紅雪極度敏感的心思。

祝紅雪聽了之後,儘管面色不太好看,但也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但是,就是這樣還是激怒了萬滅神殿少主厲冥,他把東方師妹視為絕對的禁臠,不許和其他男人有任何一點點交集,東方師妹出手幫助了我,就被他視為背叛,所以讓手下走狗對冰靈釋放了噬魂魔玄。」陽頂天道。

這話一出,祝紅雪衝天暴怒,咬牙出血,嘶聲道:「我殺了他,我殺了他,我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無恥,卑鄙,下賤,豬狗不如的賤種,竟然也敢染指冰凌?」

陽頂天總算明白了,祝紅雪嘴裡動不動就就是賤種,就是豬狗不如的。在他眼裡,除了他祝紅雪之外,大概所有男人都是賤種來著。天下間,只有他才配得上冰凌,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對冰凌釋放噬魂魔玄的走狗,就是來自南海寧族。」陽頂天道。

頓時,祝紅雪厲芒一閃,心中肯定和南海寧族不死不休了。

「你聽過噬魂魔玄嗎?」陽頂天問道。

祝紅雪點頭,道:「我聽說過噬魂玄氣,一旦中了之後,整個人就會變成嗜血狂魔。」

陽頂天道:「噬魂魔玄是萬問天在噬魂玄氣上改造的,更加高明。一旦中了噬魂魔玄之後,最多一個月,就會變成魅魔,就會徹底失去自己的意志,整個身體都被萬滅神殿所控制。你或許可以想象,這其中的後果。」

祝紅雪的面孔,瞬間漲得血紅。

想到冰凌可能會變成魅魔,會淪入萬滅神殿少主厲冥手中,祝紅雪頓時心痛如同刀絞。那個畫面,那個結局,他根本不敢想象。

陽頂天繼續道:「東方師妹是因為我而受到無恥厲冥的陷害,所以我必須幫她尋找解藥。於是,我找到這個對東方師妹施展噬魂魔玄的人。他就是原來南海寧族的少主寧潸,他原本已經死了。但是,被萬滅神殿注入邪惡能量又復活過來了。我打聽到他在天空魔城中。於是,我和東方師妹去了天空魔城,去找寧潸要解救之法。」

「然後呢?」祝紅雪問道。

「寧潸內心複雜,已經有了悔意,說出了解救之法,但是作為交換,我必須將南海寧族從萬滅神殿手中救出。」陽垛下子,東方師妹有救了。」

頓時,祝紅雪臉上出現一道喜色。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南海寧族那個私生子,狗咋種寧無鳴,萬滅神殿少主的最惡毒走狗,派來了四個長老,追殺我和冰凌,並且要將冰凌抓走獻給萬滅神殿少主。冰凌此時的修為已經全部消失了,整個氣海已經被噬魂魔玄所控制。但是她的性格你是知道的,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她竟然憑藉自己的意志,活生生將控制她全身的邪靈能量壓制下去,和四名宗師級長老大戰,帶著我直接突圍,衝出了戰團。此時,寧潸自爆氣海,和四名長老同歸於荊而冰靈整個氣海,完全碎裂,奄奄一息。」

說到這裡,祝紅雪已經淚流滿面,拳頭緊握,指甲刺入肉中,鮮血橫流。

「寧無鳴,我一定將你凌遲處死,凌遲處死……」

「然後,我帶著冰凌逃出了天空魔城,來到郊外。我見到她渾身鮮血,尤其氣海全部碎裂,頓時魂飛魄散,要救她,要掀開她的衣衫,查看她氣海的傷勢。可是,卑鄙的寧無鳴派人跟蹤,用回影玉將一切錄下,然後污衊說是我害死了東方師妹,而且說我非禮了東方師妹。」陽頂天望著祝紅雪道:「祝紅雪,你相信嗎?我會玷污東方師妹?我能殺死東方師妹嗎?」

祝紅雪望著陽頂天,用力點頭道:「不可能!冰凌是天上的仙女,任何人都不敢褻瀆的。」

「沒錯。」陽頂天道:「而且最重要的是,儘管當時東方師妹重傷,可是她何等的剛玉,何等的冰清玉潔。我要是對她有所不敬,她難道會沒有任何反應,她早就一掌拍死我了。」

祝紅雪眼睛頓時一亮,道:「沒錯!冰凌何等高潔,怎麼可能任由別人褻瀆?」

之前關於冰凌的事情,陽頂天還擔心不好像祝紅雪解釋。擔心祝紅雪始終會懷疑他對冰靈不軌過。

現在,陽頂天算是發現了。說服祝紅雪,反而是最最簡單的事情了。

不用解釋自己多麼純潔,只要把冰凌說得無比厲害,無比高潔,就足夠了。

剩下,祝紅雪全部會自己腦補的。哪怕有任何破綻,祝紅雪自己都會把它補充得完完整整的。

「現在,秦七七自己嫁給了寧無鳴。冷艷眉掌控了天鳳閣,竟然污衊我玷污了冰凌,並且害死了冰凌?你相信嗎?」陽頂天道。

「不可能。」祝紅雪斬釘截鐵道。

「然後,他們竟然發動天道盟西北會議,要將雲霄城逐出天道盟。然後讓南海寧族加入天道盟,天下還有更加荒謬的事情嗎?陷害東方師妹的人,邪魔道的走狗,竟然想控制我們天道盟,我們能讓他們得逞嗎?這群陷害冰凌的無恥之徒?」陽頂天厲聲道。

「做夢1祝紅雪猛地一砸地面,頓時將堅硬的石板砸得粉碎。

而此時,秦懷玉忍不住和宋春華對視一眼,兩個人的神情都稍稍有些古怪。

真是難為陽頂天了,對待祝紅雪這樣極度驕傲又極度天真敏感的人,也虧得陽頂天能夠抓住重心,迅速找到突破點。

利用東方冰凌拚命拉起祝紅雪對南海寧族,對冷艷眉,對萬滅神殿少主的極度仇恨。而不是用所謂的大義,混沌世界的存亡來說服他。

「然後呢?」祝紅雪道。

「然後,冰凌見到自己的氣海碎裂了,就算用寧潸說出的辦法也不能挽救了。可是我堅決不願意放棄,於是他說還有最後的一個辦法,那就是去找她的師傅,隱宗之主虛無飄零。」陽頂天道。

祝紅雪面色一震,道:「沒錯,虛無宗主天下第一,一定有辦法。」

陽頂天繼續道:「然後,我和冰凌去就了最北邊的陰陽鏡,她說她當時遇到虛無宗主就是在哪裡。不過我們經過北地的時候,遇到了一個無恥無賴的人宴蹁躚,是一個瘸子,很噁心,糾纏了冰凌許多年。」

「我知道他,這個豬狗不如的賤種,也不拿著鏡子照照,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祝紅雪又是鄙夷又是厭惡痛恨,道:「如果不是早些年她曾經幫過冰凌,我早就將他碎屍萬段了。」

「冰凌帶著我到了陰陽鏡,然後我們一直等著虛無宗主的出現。時間一點點地過去,距離冰凌變成魅魔時間越來越短。」陽頂天道:「後來,冰凌跟我說了實話。說,虛無宗主也沒有辦法救她。相反,如果知道她中了噬魂魔玄,虛無宗主會第一個出手殺了她。她說,之所以帶我來陰陽鏡,是害怕自己死了之後,隱宗就徹底斷絕了,所以想要把我介紹給虛無宗主,繼承隱宗衣缽。」

這話一出,祝紅雪面色微微一變。

很顯然,他覺得東方冰凌帶陽頂天去這件事情,對他祝紅雪是巨大的傷害。

陽頂天看出了他的心思道:「祝師兄,你當時遠在幾萬裡外,你覺得東方師妹還有更好的選擇嗎?再有你捫心自問,我的天賦是不是很高?對於東方師妹來說,是不是很好的選擇?你如果對這個有想法的話,就是對冰凌高尚情操的一種玷污。」

頓時,祝紅雪面孔一紅,臉上露出羞愧的表情,道:「沒錯,你的天賦很高很高。我不該有這樣狹隘的念頭。」

「冰凌跟我說,虛無宗主大概幾天後就會出現,讓我在陰陽鏡等著。可是,她連當天晚上都撐不過去了,邪靈能量已經到達她的眼睛了,就快控制他的全身,將她變成魅魔了。」陽洱跟我說,在她變成魅魔的前一刻,就殺掉她。她不願意落入萬滅神殿少主厲冥的魔爪,不願意變成失去意志的魅魔,不願意讓自己冰清玉潔的身體沉默在骯髒的地獄之中。」

說到這裡,祝紅雪渾身顫抖,淚流滿面。

「我,我答應她了,在她變成魅魔之前,我就出手殺掉她。」陽頂天道。

頓時,祝紅雪猛地抬頭,爆出厲芒道:「你,你殺了她了?」

「怎麼可能?我怎麼下得了手?」陽頂天嘆息道:「如果是你,你會下手嗎?」

「不可能,我寧願自己死,也不願意下手。魅魔就魅魔,我也不會殺她,至少她還在。」祝紅雪流淚道。

「我也是這樣想的。」陽頂天道:「然後,我就眼睜睜地看著她,變成了魅魔。然後第一時間,她拔劍殺我。我當然不是她的對手,立刻就要被殺死。就在這個時候,冷青塵師叔出現了,制服了冰凌,挽救了我的性命。他原本要出手殺死魅魔冰凌,但是她最終還是下不了手,於是準備帶著我離開。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無恥無賴的賤狗宴蹁躚出現了。」

祝紅雪頓時一愕,宴蹁躚這個賤狗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裡做什麼。

「我儘管很討厭他,但還是不想他送死,讓他趕緊跑。可是,他直接出手,然後冷青塵師叔直接無法動彈。」陽頂天淡淡道:「冷青塵師叔是大宗師級強者,卻被他一手直接制祝」

「怎麼可能?」祝紅雪驚呼。

「因為,宴蹁躚就是萬滅神殿少主厲冥。」陽頂天道。

祝紅雪猛地一震,眼中露出完全不敢置信的表情,徹底的驚駭。

「他?那,那個賤狗,那個豬狗不如一樣的東西,竟然是萬滅神殿少主?」祝紅雪嘶聲道。

「對。」陽頂天道:「冷青塵師叔被制住,一動不能動。魅魔冰凌,直接一劍刺穿了冷青塵師叔的腦袋。這個她視為父親的長者,直接死在她的劍下。」

頓時,祝紅雪一震,發不出言語。

「那,那虛無宗主呢?她為何沒有出現?」祝紅雪問道。

陽頂天沉默了片刻,望著祝紅雪道:「祝師兄,我接下來要說的,是天下最機密的機密。會讓天下絕望,會讓天下震動。我能相信你嗎?」

「當然。」祝紅雪凝聲道:「難道,你懷疑我的品德嗎?難道你懷疑冰凌的眼光嗎?」

「虛無宗主出現了。」陽頂天淡淡道:「她告訴我隱宗的秘密,原來隱宗根本不是一個勢力,歷代隱宗只有一個人。虛無宗主之後,原本應該是冰凌。但是,冰凌變成了魅魔。」

「虛無宗主,為何不救她?」祝紅雪問道。

「因為,虛無宗主在二百多年前,也被中了噬魂魔玄,然後眼睜睜地在我面前,變成了魔后亡姬。」陽頂天淡淡道:「在變成魔后亡姬的前一顆,她把隱宗之主位置交給了我,把隱宗信物交給了我。」

陽頂天掏出懷中的那隻水晶劍,遞給祝紅雪。

祝紅雪獃獃地接過了水晶劍,喃喃自語道:「我,我知道這支水晶劍。怎麼,怎麼會這樣?」

「連虛無宗主都魔化了,那,那天道盟還有什麼希望?」祝紅雪道。

陽頂天道:「然後,魔后亡姬和魅魔冰凌消失了。萬滅神殿少主宴蹁躚來到我的面前,說本來要殺掉我的,但是為了讓我眼睜睜看到冰凌淪入他的魔掌之中,為了讓我眼睜睜看著世界落入他的魔掌之中,為了讓我享受到雞蛋碰石頭的絕望,所以他不殺死。並且和我約定,三年之後和我冰凌的決鬥,如期進行。如果我能贏,他就不會凌辱冰凌的身體。當然,在我和冰凌決鬥之前,他也不會染指冰凌。」

說到這裡,祝紅雪頓時眼睛一亮,多了幾分希望。

對他來說,冰凌的清白,才是最最重要的。

當然,對於這一點,陽頂天撒謊了。

事實上,冰凌變成了公主牡丹之後,在邪魔道中,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根本就不是萬滅神殿少主厲冥所能欺辱的。但是,為了引起祝紅雪的憤慨,他只能這麼說。

如果直接跟祝紅雪說,東方冰凌變成邪魔道公主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說不定,祝紅雪這個情種直接投靠過去了,反正天道盟的正義在他心中,也不是很重。

「我清楚地看到,冰凌殺死冷青塵師叔的時候,眼睛是充滿了淚水和無比的痛苦的。我的耳朵裡面,還響起她悲戚的聲音。她說:師兄,救我1陽頂天道,然後淚水滑落。

這不是做戲,陽頂天每次響起那個畫面,內心都會徹底的震撼。

而此時,祝紅雪已經淚流滿面,泣不成聲了。

「祝師兄,我剛才問你,我為何要救你,其實還有一個原因。」陽頂天淡淡道:「你知道是什麼嗎?」

「什麼?」祝紅雪哭泣顫抖道。

「因為冰凌。」陽頂天道:「在變成魅魔之前,她親口對我說,她死之前,還有一個最不放心的人,那就是你。」

祝紅雪一震,眼中釋放出讓陽頂天都震動的光芒。

「她說,你這個人,天賦高絕,人品高潔。但是太過於驕傲自負了,而且寧直不屈。她真的很擔心,你會走錯了路,你會吃虧。」陽洱要是沒死,還能盯著你。但是她要是死了,就沒有人盯著你了。所以,她囑咐我替她盯著你,幫助你。」

當然,陽頂天撒謊了。

但是,用處很大。

祝紅雪直接跪伏在地上,泣不成聲,嚎啕大哭。

陽頂天更加看清楚了,祝紅雪雖然目無天下。但是面對冰凌,他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很低。

他把冰凌碰到九天之上,把自己放在極度卑微的位置上。所以,哪怕冰凌有一點點一點點的肯定,都足夠讓他赴湯蹈火。

這個人,真是一個情種。他對冰凌的痴情,遠遠超過陽頂天。

而且,他內心也清楚地知道,冰凌始終對他不冷不熱的。但越是這樣,他越是痴情。

從頭到尾,他對任何人都不屑。但是,陽頂天只要說起冰凌,不管把她地位說得再高,說得太厲害,他都沒有絲毫妒忌,完全是自豪和與有榮焉。

「祝師兄,我們要救冰凌,我們要徹底打敗厲冥這個畜生,我們要徹底消滅邪魔道,我們要拯救冰凌。我們要讓她恢復九天玄女,我們要讓她恢復成為天道盟的領袖,我們要拯救她。」陽頂天望著祝紅雪道:「但是,光憑我,不行的。我只有一個雲霄城,敵人卻無比的強大。我已經危在旦夕了。祝師兄,幫我,好嗎?」

陽頂天真摯道。

然後,陽頂天對著祝紅雪,一拜而下。

祝紅雪依舊伏在地上大哭。

然後,漸漸平靜下來。目中的光芒開始漸漸凝聚,臉上的表情開始漸漸堅毅。

「我和邪魔道,和萬滅神殿,不共戴天。」

「我發誓,一定要將南海寧族,斬盡殺絕,將寧無鳴,碎屍萬段1

然後,祝紅雪朝著陽頂天伸出手。

陽頂天伸出手,朝宋春華道:「春華,秦師兄,你們也來。」

頓時,宋春華,秦懷玉上前。

幾人舉掌相擊。

陽頂天厲聲道:「我們不能讓東方師妹失望,我們不能讓萬滅神殿得意。儘管我們的勢力是非弱小,但是我們要讓萬滅神殿的魔鬼看清楚,要讓厲冥這個賤種看清楚。我天道盟還沒有死絕,我天道盟還是有英雄的。」

「對1頓時,幾個人熱血沸騰。

陽頂天望向眾人道:「既然,我們肝膽相照,我們幾個人,會成為這個世界正義的火種。我們,就義結金蘭,結為異性兄弟,如何?」

陽頂天對祝紅雪還是稍稍有些不放心,他這個人太敏感天真了,必須徹底將他拉祝

陽頂天看清楚了,祝紅雪這個人目無天下,自大自負。但一旦動情,就不容易改變。所以,用金蘭之情,應該可以牽住他。

陽頂天提議一出,祝紅雪頓時一愕。

「祝師兄,難道你心中,依舊還看不起我嗎?」陽頂天道。

祝紅雪陷入沉思,發現此時內心中,對陽頂天竟然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或許,是因為陽頂天說起和冰凌故事的時候,給了祝紅雪太強的代入感。他竟然忍不住,把自己代入陽頂天那個角色。

或許,是冰凌在最後時刻,把自己託付給陽頂天。

當然,如果是別人把自己託付給陽頂天,說自己天真,會走錯誤。祝紅雪是會暴怒的,會視為恥辱,會直接出劍雪恥。但是,東方冰凌說自己天真,害怕自己會走錯路會吃虧的時候。祝紅雪只是感動得想哭,整個身心都是甜的,酥酥麻麻的。

冰凌說他天真,他就拚命認為,自己真的是天真的。冰凌擔心他會走錯路,他就反思自己,真的會走錯路,會吃虧。

總之,冰凌帶著關心的言語,對他來說如同聖旨一般。

「當然不是,我都敗在你的手中。」祝紅雪朝陽頂天道。

「那我的提議如何?」陽頂天道:「結為異性兄妹后,我們從此就同生共死,永不背叛,永不背棄了。」

宋春華儘管也熱血沸騰,但是內心不是非常情願,因為她更願意把陽頂天當成領袖。她害怕這種義結金蘭的平等關係,會傷害到陽頂天的領袖地位。

「好1祝紅雪直接握拳,他真正思考了陽頂天的話后,覺得冰凌彷彿化成一條紐帶,把自己和陽頂天栓在了一起。

秦懷玉也擔心這種義結金蘭,會削弱陽頂天的地位,不由得道:「那,那我們誰為長?」

意思很清楚,想要讓陽頂天成為眾兄弟的首領。

「當然是你為長。」陽頂天道:「在場眾人,屬秦師兄年紀最大。」

陽頂天這話一出,宋春華和秦懷玉頓時口氣一松。他們擔心,陽頂天會因為祝紅雪玄天宗少主的關係,讓祝紅雪為眾多兄弟的首領。

現在,讓秦懷玉為兄長的話就不要緊了。因為,秦懷玉會時時唯陽頂天馬首是瞻的。

「好,那我們就義結金蘭,結為異性兄妹。」眾人道。

「去把靈鷲要叫過來。」陽頂天道。

祝紅雪頓時微微一皺眉道:「陽頂天,天下間夠和我們兄妹相提並論的人幾乎沒有了,其他人只怕沒有資格吧。」

這個人,真是驕傲自負到了極點。

陽頂天道:「靈鷲是靈鷲宮的小公主,是無靈子老祖宗的唯一傳人,可能是整個世界唯一的天靈師。」

頓時,祝紅雪一愕,點頭道:「這樣的話,那她倒是勉強夠資格和我們一起了。」

「我去叫靈鷲。」秦懷玉道。

……

沒過多久,就聽到靈鷲小丫頭興奮的聲音。

「義結金蘭,成為異性兄妹,好啊,好礙…」

「還有祝紅雪啊?更好更好啊,他長得好帥啊,不過昨天他真夠丟臉的,虧得我以前還有點喜歡他呢。」

「唉,不過看他長得這麼帥的份上,我原諒昨天他丟人了,」

聽到小丫頭毫無顧忌的話,陽頂天臉色頓時一跨。

祝紅雪的面孔,也變得有些奇怪起來。

「小丫頭年紀小,才十六七歲,你作為兄長,要包容愛護她,不要和她一般見識。」陽頂天道。

祝紅雪昂首道:「那是自然,我怎麼會和這麼個小丫頭計較。」

陽頂天望了他一眼,目光無比的肯定和讚賞。但是內心卻忍不住道:「祝師兄,其實幾個人中,我對不放心的就是你啊,最要包容的也是你啊,你的心裡年齡,最小埃」

……

半個時辰后。

陽頂天在雲霄城的廣場上,拜下了燭台,點上了香火。

秦懷玉,宋春華,祝紅雪,陽頂天,靈鷲。

五個人跪在香案面前。

不知道有意無意,秦懷玉和宋春華,直接將陽頂天拱護在中央位置。祝紅雪,在最左邊,靈鷲在最右邊。

然後,當著所有雲霄城弟子的面前。

五個人,持香叩首。

「我秦懷玉。」

「我宋春華。」

「我陽頂天1

「我祝紅雪1

「我靈鷲1

「從今日起,結為異性兄妹,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1

「從今天起,我們生死與共,永不背棄1

「從今日起,我們為正義而戰,為天道盟而戰,和邪魔道戰鬥到底1

註:八千六百字大章,差不多相當於三更了,拜求兄弟們支持啊!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