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六十六章:震絕全場!折服祝紅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道:「那我們全力以赴1 宋春華的修為是二星宗師,所以支撐的時間比秦懷玉更久。 但是,也僅僅只是支撐了兩個時辰。 祝紅雪,依舊沒有救回來。 「秦懷玉,你來替換,我去恢復玄...

祝紅雪對於自己的大雷音玄火盾,幾乎是充滿了絕對的信心。

除了電系之外,能夠抵擋一切能量傷害,包括玄火的傷害。

所以就算陽頂天展示了兩朵天地級玄火,那又怎樣?照樣突破不了自己的大雷音盾,而且祝紅雪也根本不認為陽頂天有所謂的電系天賦。

而且就算有也是來自於電系玄符,憑著電系玄符上的那點電系能量想要擊敗自己,完全是做夢。

可以說,此時祝紅雪已經從暴怒和震驚中稍稍清醒下來了。他覺得陽頂天儘管不知道何等原因得到了兩朵天地級玄火,但是論修為還是和自己天差地別的。

想清楚了這一點,祝紅雪就更加冷靜下來。

一個人的強大以否,儘管玄火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還是修為。陽頂天想要擊敗自己,最終還是要修為超過自己。

關於這一點,是絕對絕對不可能的。在他心中,陽頂天或許是有些天賦,因為幸運得到了一些寶物,所以可能在短短几年之內就突破了許多。比如因為陰陽節的關係,直接突破幾十級。

但是,這種幸運最多到武尊就結束了,在往上就完全是天賦和智慧的較量了。

所以,讓祝紅雪認為陽頂天的修為達到了自己的水準,是萬萬萬萬不可能的。

……

陽頂天的攻擊很快,甚至可以說是輕描淡寫。

左手,輕輕甩出一道藍色的光暈。

然後,右手直接斬出一道金黃色的劍芒!

祝紅雪見之,嘴角頓時冷冷一笑。

就這點能量,想要突破自己的大雷音盾,想要擊敗自己。完全是做夢?

但是緊接著,祝紅雪瞬間驚駭欲絕。

幾乎是瞬間,他覺得自己瞬間無法動彈了。整個身體,彷彿被徹底凝固禁錮了一般。然後,一道幽藍色的能量體瞬間將自己封祝

所有的玄氣停止,大雷音火熄滅。大雷音盾消失。

與此同時,陽頂天斬出的拿到金黃色的劍芒,如同閃電一般,直接擊中他的胸膛。

「噗1鮮血狂飆。

祝紅雪的身體,如同稻草一般,直接飛出!

「礙…」

所有人,全部驚呼出聲,不敢置信地望著這一切!

甚至包括西門夫人,還有雲霄城其他長老會成員。更甚至還包括了西門焰焰和秦嬌嬌。

焰焰是最愛陽頂天的人,也對他充滿了信心。知道他絕對不會信口雌黃,但是內心也絕對不敢相信陽頂天的修為比得過祝紅雪。焰焰對自己丈夫的修為非常清楚,僅僅是是初級武尊而已。

他離開家僅僅只是兩個月而已,而且當時他的修為進步已經非常緩慢了。所以,在焰焰的心中,陽頂天修為最多只是三星武尊而已。

當然,幾乎雲霄城所有的長老會成員都是這樣想的。所以他們儘管相信陽頂天不會信口亂說。但是對於陽頂天一招擊敗祝紅雪,依舊是完全不敢想象的。

至於雲霄城的眾多弟子。從陽頂天接受祝紅雪一招攻擊安然無恙的時候,腦子就已經陷入了麻木。

此時,見到自己的城主竟然一招擊敗了天之驕子祝紅雪。

極度的震驚,極度的震撼,一下子讓他們的腦子失去了所有的感覺。

整個人,就彷彿飄了起來。感覺到一股徹底的不真實。

哪怕是做夢,哪怕是幻想,他們都不敢想象這種結局。

高高在上的祝紅雪,竟然被陽頂天城主一招擊敗了。

……

當然,所有人的震驚加在一起。都比不過祝紅雪一人。

在被擊飛出去吐血的那一剎那,彷彿有一個炸彈,直接在祝紅雪腦子裡面炸開。

然後,他的腦子徹底一片空白,失去了所有的感覺。

甚至,連震驚都無法感覺到了。

對於祝紅雪來說,寧願相信世界毀滅了,寧願相信太陽從西邊升起,也不願意相信陽頂天能夠一招擊敗他。

所以一時間,整個雲霄城廣場上空,幾乎是死一般的靜寂。

腦子徹底一片空白的祝紅雪,足足一刻鐘后,所有的情緒,所有的感覺,才瘋狂湧進他的腦子之內。

他的世界崩塌了,他的腦子崩潰了。

他極度的驕傲,他極度的自負,他所有的世界觀。

近乎徹底的崩潰。

然後,幾乎是本能地,祝紅雪嘶吼道:「陽頂天,你使的什麼妖法?你害死你冰凌,你得到了什麼妖法?」

陽頂天不由得一愕。

他真的沒有想到祝紅雪是這個反應,竟然聯想到妖法之上。

見到陽頂天的反應,祝紅雪幾乎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嘶聲道:「對,你就是得到了什麼妖法?肯定得到了什麼妖法?否則你不可能擊敗我,我的天賦天下無雙,僅僅三年時間,你不可能擊敗我?死也不可能,就算天翻地覆也不可能。」

然後,祝紅雪猛地躍起,擦拭嘴角的鮮血,扭曲著面孔道:「陽頂天,你說你用什麼妖法?你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妖法。」

這話一出,雲霄城廣場上所有的人,臉上也不由得露出奇怪的神色。

因為,剛才祝紅雪敗得太奇怪了。

幾乎是莫名其妙地就敗了,所有人都看不見整個過程。

陽頂天一招擊敗祝紅雪這種事情,他們當然做夢都想發生。但是一旦真的發生的,這種感覺實在太不真實了。

「陽頂天,你究竟用了什麼妖法?你的修為是遠遠不如我的,你究竟使出了什麼妖法?」祝紅雪厲聲道:「你一定要說出來,否則我就讓天道盟制裁你。」

陽頂天望著祝紅雪,輕輕搖頭道:「祝紅雪,你還真是讓人失望埃」

接著,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那好,我最後再給你一次心服口服的機會。你我不用玄火,不用玄技,什麼都不用。僅僅只是力量的撞擊,玄氣的撞擊,敢嗎?」

「敢?我憑什麼不敢?我的修為遠遠超過你。我有什麼不敢?」祝紅雪大聲道。

不用玄技,不用玄火,直接劍對劍地砍殺,直接玄氣的對抗!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瞬間鼓起全身的玄氣。

「轟1陽頂天全身玄氣,猛地炸出。

頓時,空中響起一道霹靂一般的巨響,然後他手中的利劍,猛地綻放出奪目的光芒。

祝紅雪雙目赤紅。猛地鼓起全身玄氣。

「啪……」同樣一聲巨響,玄氣猛地炸開。

「殺1

「殺1

兩個人同時一聲斷喝,然後如同流星一般,激射而出。

兩個人的身影,直接化成一道流光。

因為速度太快,頓時拖出一道長長的犀利光影,撕破空氣發出一陣陣呼嘯。

瞬間,兩道身影如同流星一般。狠狠撞擊在一起。

如同火星撞地球一般,狠狠撞擊在一起。

這是最直接的碰撞。沒有任何技巧,沒有任何玄技,沒有任何玄火。

純粹是直接的力量,速度,玄氣,意志的對殺!

「轟1

一聲巨響。

兩股能量兇猛的撞擊聲。兩支寶劍兇猛的撞擊聲。

所有人覺得耳中一陣劇痛,整個心臟猛地一跳,彷彿胸口要裂開一般。

「噗……」

祝紅雪的身體,猛地飛了出去,在空中。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而陽頂天,只是身體微微一顫!

再也沒有絲毫反應!

當然,陽頂天是有反應的,他胸口鮮血翻湧,全身的玄脈幾乎寸寸斷裂一般,五臟六腑都彷彿移位了一般。喉嚨一甜,一口鮮血也幾乎要噴出。

但是,他生生忍了回去,咽了下去。

不是他愛面子,而是要徹底折服祝紅雪。

因為對於祝紅雪,他很想爭取過來。所以,才會這麼同意和他這麼**裸的玄氣對殺。

否則,陽頂天手中的殺手比祝紅雪大得多了,**裸的對殺陽頂天很吃虧的。

陽頂天的氣海修為,足足有二星宗師。但是,因為沒有學習殺豬劍法第四階,所以最多只能發揮出九星九等武尊的水準。

這個玄氣水平,和祝紅雪是一模一樣的。

所以,直接的玄氣對殺,陽頂天占不了太多的便宜。

當然,最終陽頂天還是贏了,祝紅雪還是敗了。

因為,陽頂天的魂劍,擁有近乎逆天的玄氣加成。

還有,因為陽頂天是九陽玄脈,而且被娜迦玄脈改造過,所以抗打擊能力超過了祝紅雪。

所以,祝紅雪直接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吐出。

因為這些原因,所以兩個人儘管修為相同,卻一勝一敗。

而且,因為陽頂天生生忍下巨大的痛苦,所以場面上彷彿是一邊倒的狀況。

……

足足好一會兒,陽頂天才壓下胸口翻湧的鮮血,才敢開口說話。否則,他一開口,鮮血就會噴出。

「祝紅雪,剛才是**裸的玄氣對殺吧?你還有什麼話說?你可服了嗎?」陽頂天冷冷剛到。

此時,祝紅雪滿臉蒼白。

整張面孔,徹底一片迷茫,一雙眼睛的瞳孔,幾乎是發散的。

聽到陽頂天的話后,他又猛地吐出一口鮮血。

一臉茫然地舉起手中的寶劍,然後發現自己引以為傲的絕品魂劍上,竟然出現了一道口子。

自己無堅不摧的魂劍,自己堅不可摧的魂劍,竟然出現了一個缺口,竟然被陽頂天的魂劍斬出了一個缺口。

此時,再也沒有理由欺騙自己了。

陽頂天沒有用妖法,直接**裸的玄氣對殺,他也輸了。

因為,一個現實出現在面前。

陽頂天的修為超過自己!自己的修為是九星九等武尊,距離宗師只有半步之遙。

而陽頂天「輕而易舉」地擊敗了自己,那他的修為就肯定突破了宗師。

東方冰凌突破了宗師,祝紅雪只會驕傲,只會與有榮焉。因為他早就把東方冰凌當成了註定的妻子。東方冰凌越強大,他越高興。因為他征服了天下最美麗最強大的女人。

陽頂天是他的情敵,當然祝紅雪是不這麼認為的。他認為,陽頂天和他的差距,完全是天差地別。就如同癩蛤蟆和天鵝一般,他從來不會把陽頂天放在眼裡。只需要輕輕一根手指頭就可以碾死了。

現在,這個螻蟻竟然比自己更加強大。

擁有的玄火比自己好,比自己多。擁有的寶劍,比自己好。甚至,修為也比自己強,那就意味著天賦和玄脈都比自己強。

這對於祝紅雪來說,完全是天崩地裂的。

他的驕傲,徹底崩塌。他的世界觀,徹底崩塌。

而且。陽頂天練武僅僅才三年,今年才僅僅二十二歲,比自己還要小許多。

「祝紅雪,你可心服口服了嗎?」陽頂天冷冷問道。

祝紅雪獃獃抬頭望著陽頂天,對方的聲音彷彿在他心中響起,又彷彿在九天之外響起。

「我是不是根本就沒有那麼優秀?」祝紅雪開口了,喃喃自語了。

「我是不是根本就很平凡,只不過所有人因為我的身份。所以哄著我?」

「我是不是根本就一無是處啊,我根本就配不上冰凌啊?」

「那。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啊?陽頂天,你不用動手了,我自己來……」

祝紅雪不斷地喃喃自語。

然後,猛地舉起手掌,朝著胸口一掌擊下,直接當眾自殺!

「不要1陽頂天驚駭欲絕。

他真的沒有想到。祝紅雪竟然會這樣當眾自殺。他本以為他會繼續狡辯,繼續催眠,繼續宅栽贓的,沒有想到他竟然直接自殺。

用最快的速度,陽頂天猛地釋放魔靈妖火的冰封術。

但。陽頂天還是稍稍慢了一步。

因為,他玄脈受創也很嚴重,魔靈妖火的冰封術就變得更慢,更弱。

祝紅雪一掌,自己擊打在胸口。

所有人清晰地看到,他的胸口猛地塌陷,然後一口鮮血噴射而出。

「礙…」所有人,發出一陣驚呼!

但是終究,陽頂天還是在他擊中胸口的時候,直接用冰封術凝固了他所有的舉動和玄脈。

然後,陽頂天飛快地沖了過去,從懷中掏出兩顆聖水丹藥,直接塞進祝紅雪的嘴裡。

然後,盤坐在祝紅雪的身後,拚命地輸入玄氣,運轉藥力。

「春華,快過來將我們移動會房間內。」陽頂天道。

「是1宋春華道,然後飛過來,搬動陽頂天朝著樓宇內飛去。

「雲霄城所有的弟子,你們剛才的表現,讓我很失望。」陽頂天一邊為祝紅雪療傷,一邊冷冷道:「你們全部跪下1

頓時,廣場上所有的弟子面色一顫,然後整齊跪下。

「你們就這樣跪著,好好想清楚,剛才自己錯在哪裡了?」陽頂天冷冷道:「等下,我會過來問。如果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就永遠給我跪著。」

「是1廣場上幾千人,齊聲應道,整整齊齊跪在地上。

宋春華移動著陽頂天,進入樓閣之中,秦懷玉等人也跟著進去。

樓閣門禁閉!

外面廣場上,一片靜寂!

幾千人,整整齊齊跪著思過。

……

陽頂天瘋狂地朝著祝紅雪體內輸入玄氣,催動他無比脆弱生機的流轉。

這個瘋狂的祝紅雪,不但將自己的肋骨全部擊碎,而且將自己的心臟,直接擊裂了。

幸虧陽頂天最後用冰封術凍住了他,否則他的心臟,五臟六腑早就成為一堆爛泥,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但就算這樣,他距離死亡,也僅僅只有絲毫距離。

或者說,如果沒有陽頂天第一時間給他服下聖水丹藥,他也早就死了。

他竟然自殺得如此決絕!

當然,就算陽頂天拼盡全力地挽救!

祝紅雪依舊時時刻刻在死亡邊緣徘徊,隨時可能死去。

那一道生機,實在微弱到了極點。他此時全身的身體機能,已經完全停止了。所以生機的流動。完全是依賴陽頂天的玄氣催動。

這個時候,陽頂天就要和祝紅雪的死神賽跑了。

如果跑得過,那可以讓聖水丹藥的藥力漸漸恢復他的身體器官。

如果跑不過,祝紅雪就必死無疑。

時間飛快地流失。

一刻鐘。

兩刻鐘。

半個時辰。

一個時辰。

陽頂天面孔越來越蒼白,身體越來越顫抖。

他的玄氣已經耗盡了。

原本,他的玄脈和祝紅雪最後一擊中。已經眼中受損了。此時沒有大量療傷,就往祝紅雪體內輸入大量的玄氣,頓時傷上加傷。

「秦懷玉,過來我背後,輸入玄氣,我玄氣耗盡了。」陽頂天道。

剛剛說完,嘴裡一口鮮血噴出。

頓時,在祝紅雪體內流轉的玄氣一停止。

幾乎是同時,祝紅雪身體一顫。幾乎瞬間就要死去。

陽頂天拼盡全力,輸入最後的玄氣。

「是1秦懷玉飛快過來,將手掌貼在陽頂天的背後,輸入濃厚的玄氣。

為什麼不讓秦懷玉直接給祝紅雪輸入玄氣?因為他的玄氣是有雜質的,直接進入祝紅雪的體內,祝紅雪或許會扛不住,他的玄脈不像陽頂天那麼強悍。而先經過陽頂天的身體,可以用陰陽化氣決。變成純凈的玄氣。

秦懷玉是宗師級強者。

時間再經過一個時辰。

一個半時辰。

秦懷玉的玄氣,徹底耗盡!

但是。祝紅雪依舊沒有救過來,依舊徘徊在死亡的邊緣。

「春華,你來頂替。」陽頂天道:「秦懷玉,你服用聚玄丹,用最快的速度恢復玄氣。」

「是1秦懷玉道。

宋春華飛快坐到陽頂天的身後,將手掌貼在陽頂天後背上。輸入玄氣。

秦懷玉趁機脫離陽頂天的後背,然後服下一顆聚玄丹,盤坐在旁邊飛快凝聚玄氣。

「陽城主,能救嗎?」宋春華道。

「不知道,和死神賽跑。」陽頂天道:「如果我們全部耗盡玄氣依舊救不活的話。那就救不活了。」

「就算救不活他,也是他自尋死路,祝青主也怪不到我們頭上。」宋春華道。

「我不是因為祝青主救他,我是因為祝紅雪而救的他。」陽頂天道:「我們依舊算是沒有看錯他,這人雖然極度的自負自大,但是品質還是剛直的。如果能夠成為我們的戰友,我們的勝算會大出不少,他的武道天賦,超過你和秦懷玉甚至不少。他和冰凌兩人,幾乎是唯二的九品玄脈天賦者。」

「嗯1宋春華道:「那我們全力以赴1

宋春華的修為是二星宗師,所以支撐的時間比秦懷玉更久。

但是,也僅僅只是支撐了兩個時辰。

祝紅雪,依舊沒有救回來。

「秦懷玉,你來替換,我去恢復玄氣。」宋春華道。

「好1秦懷玉道,然後立刻將手掌貼在陽頂天背後輸入玄氣。

宋春華飛快離開一邊,服下一顆聚玄丹,拚命地吞噬玄氣。

……

足足五個時辰后!

陽頂天幾乎已經放棄希望了,秦懷玉和宋春華,已經服下兩顆聚玄丹了,已經對玄脈產生傷害了。

就在忽然之間,祝紅雪體內的生機懸住了,開始自己流轉了。

他的這條命,撿回來了!

這條命,終於撿回來了。

陽頂天三人,幾乎傾盡了全力,才撿回了他這條命。

陽頂天心中一松,將手掌離開祝紅雪的後背。

「噗1一口鮮血忍不住,直接噴在祝紅雪的後頸上。

祝紅雪身體猛地一顫,彷彿被陽頂天的這口熱血燙醒了一般,睜開了雙目。

然後,他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裡,彷彿對一切都失去了反應一般。

陽頂天輕輕擦拭嘴角的鮮血,勉力站起來,來到椅子上坐下,望著祝紅雪道:「現在,你安靜下來了嗎?」

祝紅雪輕微地點了點頭。

「安靜下來就好,接下來的話,我就能和你說了。」陽頂天淡淡道:「你是來問我冰凌的事情吧?」

祝紅雪點了點頭。

「你也很奇怪,我為什麼救你,對不對?」陽頂天問道。

祝紅雪依舊點了點頭。

「我先回答你第二個問題,再回答你第一個問題,好嗎?」陽頂天道。

祝紅雪依舊點了點頭。

「我之所以救你,並不是畏懼你的父親,而是因為之前發生的一件事,讓我重新認識你。之前我仇恨你,那件事情之後,我一些敬佩。所以我救你,是敬佩你雖然自負但是剛直驕傲的品質。當然,還有你幾乎天下絕頂的天賦。我想和你成為生死與共的戰友,我想讓你成為拯救世界的擎天玉柱。」陽頂天淡淡道:「我想成全你真正的驕傲,成全你不朽的人生!我想有一天在戰鬥的時候,可以毫不猶豫把後背留給你,把生死託付於你。

頓時,秦懷玉身體猛地一震,朝陽頂天望來不敢置信的目光。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ps: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一萬一!

兄弟們,求支持,求月票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