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六十三章:秦織結局!返回雲霄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請在心中,寫下這段密語的文字。」石頭巨人道。 頓時,陽頂天在心中,寫下了這段英文和漢字共存的奇葩密語。 「絕望之城下次開啟密語設定完成,再見。」石頭巨人道。然後消失在陽頂天的面前...

此時的陽頂天,絕對是一個下得了手的人。

比如對楊錚,他下手了!

事實上,楊錚對他已經沒有多少威脅的人了,而且他本身不能算是壞人,從頭到尾都值得人同情,尤其到後面娶了一個妓女做妻子。而這個就算是妓女的妻子,從頭到尾都在鄙夷他,把他當成交配的工具,例行公事進行床事後,立即遠離他,唯恐自己和他走得近了會影響陽頂天對她的觀感,從而影響她的榮華富貴。

當然,假如說楊錚是男人。那麼,冰靈就是女人,而且是美麗到了極點的女人。

陽頂天也沒有惜香憐玉,直接將她摧毀了。

現在,輪到秦織了!

這個女人,和他是真正有深仇大恨的。

陽頂天弄得她很慘,她也多少次害過陽頂天,害過陽丁

而且哪怕她在最弱的時候,陽頂天在她身上也沒有佔到便宜,在絕望之城秘境中,始終是她在欺負陽頂天。

但是……她現在已經變了,變成了一個偏執,變態的女人。

用她自己的話說,她只剩下美麗了,她要用生命燃燒美麗。

所以她現在的理想,就是去做禍害男人的尤物,她要讓所有男人都傾倒的紅顏禍水。

說得再粗俗一些,她要去做妓女了。當然,按照她自己的話說,就是勾引男人,但是不賣身。

面對一個一天十二個時辰,時時刻刻都在化妝照鏡子的女人,陽頂天殺不殺?

不殺?萬一之前的一切都是她在表演,讓她活著出去,對陽頂天毫無疑問會有莫大的傷害。

之前,就是沒有殺掉。所以這個人變成了秦織來害自己。

……

將寶劍遞給陽頂天之後,秦織便哼著小曲,還在哪裡顧盼生姿,根本沒有把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

陽頂天將利劍橫在她脖子上,一劃。

艷紅的鮮血,從雪白嬌嫩的玉頸流出。

「喂。痛1

秦織猛地一跳,趕緊照鏡子看自己的脖子,然後用絲巾小心翼翼地擦拭,朝陽頂天怒斥道:「陽頂天,你有毛病埃要殺就用力,直接斬掉腦袋好嗎?你這樣劃一劍,我很痛啊,而且會留下疤的。」

然後,她乾淨拿出玄冰玉膏。一點點塗抹在傷口上,皺著眉頭罵道:「男人就是賤,上不上,下不下的。」

陽頂天直接將寶劍遞給趙穆,道:「這事歸你了。」

然後,陽頂天轉身離開。

緊接著,秦懷玉和宋春華也都轉身離開。

後面,秦織頓時跳了起來。尖聲道:「陽頂天,你還是不是男人?你親口答應要殺我的。現在又反悔?我跟你說,你要不殺我,我保證讓你後悔一輩子。我以後還會去報復你,你給我小心著。」

陽頂天沒有理會她,繼續往下走。

「我會傾盡所有,讓自己再換一張面孔。然後再跑到你的身邊,你卻認不出來。然後,我勾搭你上床,我讓你玩遍我的全身,再告訴你真相。保證嚇死你,一輩子對女人都陽痿,哈哈……」秦織在後面發出一陣陣浪笑。

「陽頂天,實話告訴你,在秘境中你昏迷的時候,老娘已經玩過你了,難道你不覺得身體有點異樣嗎,回去做噩夢吧,混蛋……」

……

陽頂天沒有理會發瘋的秦織,直接帶人來到第五層試煉室,來到通向外面的密道,在這裡等候趙穆。

沒過一會兒,趙穆下來了,把寶劍還給了陽頂天。

寶劍上,沾著嫣紅的血跡,血跡大概是半尺多,大約剛好刺穿秦織的胸口。

「我刺穿了她的胸膛。」趙穆道:「我給叔叔報仇了。」

陽頂天點頭,接過寶劍,輕輕一甩,將血跡甩去。

「然後,我將她放在了聖光柱下。」趙穆道:「因為,她曾經拯救過我們。如果沒有她,我們出不去,我們無法完成試煉,甚至我們都會死。」

秦懷玉身軀微微一震,但是也沒有說什麼。

就如同陽頂天所說,在處置秦織一事上,趙穆有著絕對的發言權。

「不過,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能活。」趙穆道:「因為,她一直在流血,就算在聖光柱下,她也根本不運氣療傷。」

「這就不關我們事了。」陽頂天道:「走吧,時間緊迫,我們該離開趕路了。」

然後,陽頂天帶著眾人,朝通道外走去。

……

這個通向外面的密道,很長很長很長很長……

彷彿根本就見不到頭一般。

而且,陽頂天等人往外走一步,一股能量體就在身後生長,將通道密封堵上。

也就是說,這個通道,能出不能進。

也就是說,秦織就算活下來,也出不來了。除非幾十天後,海市蜃樓消失,她才能出來。

或許,這才是最好的結局。

足足上百里,陽頂天才走完長長的通道,見到了外面的世界。

剛剛走出通道,被自然光芒照射,眾人本能地一閉眼睛。

在地下秘境中,足足呆了近兩個月,再次來到地面的世界,所有人都覺得刺眼。

儘管在秘境中,到處都籠罩著鮮血一般的濃霧,陽光並不能直射。

但是,眾人還是感覺到自由的氣息。

哪怕是早魔域這種近乎地獄的環境中,也比絕望之城那種富麗堂皇的囚牢要好很多。

不過,依舊要感謝這個絕望之城秘境!

它讓陽頂天等人強大了很多,也收穫了很多。

陽頂天轉身相望,只見到這個長長的密道正在蠕動,然後一寸一寸地消失。

很快,一切恢復原樣,到處都是猙獰的石頭。這個絕望之城的出口密道,消失得無影無蹤。

忽然。陽頂天心中響起絕望之城秘境那個石頭巨人的聲音。

「秘境嘉賓,請在離去之前,設定秘境開啟的密語。」

頓時,陽頂天一愕,竟然還有這義務,這功能?

「秘境嘉賓。請在離去之前,設定秘境開啟的密語。」石頭巨人再次重複道。

「nozuodie,秘境開啟1陽頂天心中,忽然湧起了一陣惡作劇,設定了這個奇葩的秘境開啟密語。

「請在心中,寫下這段密語的文字。」石頭巨人道。

頓時,陽頂天在心中,寫下了這段英文和漢字共存的奇葩密語。

「絕望之城下次開啟密語設定完成,再見。」石頭巨人道。然後消失在陽頂天的面前。

陽頂天在腦子裡面清晰地看到,一塊玉石上,緩緩雕琢著這段密語。

nozuodie,秘境開啟。

活生生,就是他陽頂天留下的筆跡。

現在,陽頂天知道他當時進入大殿時候,那個繁體漢字的秘境開啟密語是哪裡來的了。

並不是說,這個絕望之城秘境和地球上的中國有什麼關係。而是因為。上一個進入絕望之城之城秘境的嘉賓,同樣是一個穿越眾。同樣是一個地球中國人。

但是,陽頂天內心更加驚愕。

這個人會是誰呢?他到底是在多少年前,來到絕望之城秘境呢?

絕望之城秘境,多少年前有人試煉過,這沒有答案。

石頭巨人沒有說過,冰靈也沒有說過。當然。陽頂天也沒有問。

如果,陽頂天知道上一個在絕望之城秘境試煉的同樣是一個穿越眾,那他一定會問的。

不過,那應該是很早很早很早之前了。

因為,秦織說過了。邪魔道的人在很久之前就發現這個神秘的大殿了,也很早就發現了這個漢字的秘境開啟密語,卻沒有成功進去。

那麼就意味著,此時的混沌世界上,陽頂天還是唯一的穿越者。

不過這樣一來,這個絕望之城秘境或許又要塵封很久很久,或許是永久的塵封了。

因為,它已經被穿越者壟斷了。

當然,除非陽頂天覺得有必要,給後人留下秘境開啟的辦法。

也就是說,其實是陽頂天擁有,並且壟斷了這個秘境!不過,就算他下次想要再讓人來秘境試煉,那至少也是很多年之後了。

因為很多年之後,海市蜃樓的時候,秘境才會再次開啟。

……

「走吧,所有人服用解毒丹,運轉所有玄氣,用最快速度,離開魔域。」陽頂天道。

「是1眾人齊喝。

這裡距離魔域的盡頭,距離**江的源頭,足足有三千多里。

之前,陽頂天等人足足花了幾天,因為當時要小心翼翼,唯恐走歪了一點會到達不了所謂的玄火綻放處。而且,唯恐遇到戰鬥。

但是現在,他們知道,之前的一切都是秦織的陰謀。魔域這個歸地方,根本不會有半個人影。

眾人全速趕路,一個時辰便能湊出數百里。

僅僅不到八個時辰,陽頂天等人,就已經走完了三千多里,來到了**江的盡頭。

「秦師兄,趙穆現在還不能飛行,你背著他。」陽頂天道。

「是1秦懷玉背起趙穆。

現在,秦懷玉、陽頂天,宋春華都算是宗師級,飛行對三人來說,完全是小菜一碟。

小丫頭靈鷲儘管還是武尊,當她是逆天的天靈師,當她還是武宗的時候,就敢劫殺九星武尊祝紅雪,而且比他飛得還快了。

「嗖嗖嗖……」

頓時,四個人飛上空中,全速飛行,沿著**江,朝著西南方向飛去。

飛出不到三百里,前面就有近十隻飛行坐騎,在空中徘徊,儘管上面沒有一個騎乘者。

這些飛行坐騎,都是天下會和西北秦城在混亂之地的勢力放飛過來的。儘管這個地方沒有人趕來,但他們還是按照宋春華和秦懷玉的命令,派出飛行坐騎在**江上等候。

陽頂天等人,分別騎上這些高級飛行坐騎,全速飛行。

這些飛行坐騎。都是混沌大陸最頂級的,所以飛行速度可以達到近千里。

所以僅僅幾個時辰后,陽頂天等人就飛離了幾千里的**江,來到了萬血宮的領地。

「賢弟?要不要去萬血宮看一眼?」秦懷玉問道。

「不用了。」陽頂天道,然後還是扭頭看了一眼。

萬血山,就在西北方向三百里處。隔著幾百里還是隱約可以看到的。

黑色的濃煙,混著血紅色的死亡氣息,衝天而起。

萬血宮,肯定劇變了!

儘管獨孤逍,有著超凡的智慧,但依舊無法阻止萬滅神殿將萬血宮拖進戰爭和死亡的深淵。

就如同他自己所說的一樣,他獨孤逍永遠不會背叛萬滅神殿。

「走吧。」陽頂天道,然後繼續飛行。

飛越了千里萬血宮領地的時候,陽頂天發現了不同。

之前。萬血宮的領地雖然號稱也是邪魔道的地盤,但卻是一派安居樂業的祥和,地面上的人比雲霄城領地都過得好。

但是現在,領地上空到處都是黑色的煙霧,到處都是火焰的氣息,到處都是熊熊燃燒的房屋,到處都是武裝力量的痕,也到處都是平民的屍體。

安寧的萬血宮領地。也被拖進即將到來的大戰了。

至少,它們已經在準備戰爭了。

有些人。已經發現了頭頂的陽頂天。但是奇怪的是,並沒有飛行武士上空攔截劫殺,而是任由陽頂天等人就這麼過去。

飛過了萬血宮的領地,便是一段長長的無人區,到處都是廢墟。這些還是兩百年前滅世大戰留下的創傷,到現在都沒有恢復。

廢墟之後。便是千里沼澤,過了沼澤,便是混亂之地。

之前的混亂之地對陽頂天來說還充滿了危險,而現在的混亂之地,陽頂天感覺到這是被全世界都放棄的地方。邪魔道放棄。天道盟也放棄,所以這裡成為最亂,最窮,最落魄的地方。

這裡,成為天道盟和邪魔道的緩衝地帶。

而此時陽頂天等人飛過混沌之地的上空,對於地面上的這些卑賤的流浪武士來說,他們毫無疑問如同上天降臨的惡魔或者帝王一般,對地面上的生命生殺予奪。就如同當時的獨孤鳳舞,因為憤怒就飛在空中,將整個鎮的流浪武者,全部屠殺得乾乾淨淨。

沒有在混亂之地做多少停留,只不過換了一下坐騎,然後陽頂天等人繼續朝西邊飛去,先返回雲霄城!

……

三個時辰后,陽頂天等人已經飛臨雲霄城上空。

整整一天一夜,他們不眠不休,飛行近兩萬里,終於從魔域趕回了雲霄城。

在空中,陽頂天立刻感覺到了雲霄城如臨大敵的氣息。甚至,還有一股灰暗,恐懼的氣息。

路上,到處都是巡邏的騎兵,城牆上,山上的每一個哨口,路上的每一個關隘,都是全副武裝的軍隊。

空中,足足幾列的飛行騎兵,縱橫飛行巡邏。

但是除此之外,萬幸沒有見到大戰過的痕。可見,秦七七的大軍還沒有到。

巡邏飛騎很快就發現了陽頂天等人,立刻追擊上來。

待發現了是陽頂天之後,巡邏飛騎頓時一陣狂喜,直接在飛騎的背上跪下,大聲喝道:「拜見城主1

陽頂天一招手。

飛行騎兵頓時從背上起來,然後兩列飛行巡騎來到陽頂天的身後護航。

陽頂天還沒有降落在雲霄城,便已經被地面上的軍隊發現。

頓時,凝重的氣息猛地一震,頓時所有的士兵武士全部士氣高漲。

正在巡邏的,正在駐守的,正在訓練的軍隊,正在修鍊的武士,如同潮水一般跪下。

「拜見城主1

「拜見城主1

陽頂天招手,讓所有人起來,一邊朝著眾多的武士揮手致意,一邊朝大殿之內走去。

「城主,聽說西北秦城要起十萬大軍,討伐我們,消滅我們,是嗎?」一個武士,對著陽頂天大聲問道,聲音中充滿了隱隱的不安。

陽頂天發現,此時所有的武士臉上,都帶著不安,甚至還有一股絕望和害怕的氣息。

陽頂天心中一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情形究竟嚴峻到了何等程度?

難道僅僅十萬秦城大軍,就足夠讓雲霄城的所有武士如此灰心害怕嗎?

陽頂天頓時站定,望著眾人道:「大家記住,沒有西北秦城要進攻我雲霄城一事。幾個月前,我迎娶了西北秦城的秦嬌嬌小姐,所以我們是一家,怎麼可能秦城會來攻伐於我?」

「可是,我們聽說秦城已經派人讓二夫人返回秦城了。」那個武士道:「而且,不僅僅是西北秦城的大軍,還有天下會,秋水劍派,天鳳閣等等,整個西北大陸,西南大陸和北地,所有的天道盟勢力,都在討伐我們了。」

陽頂天頓時猛地大驚!

竟然不止秦七七一支軍隊?竟然還有天下會?還有天鳳閣?甚至,整個西部世界,都來討伐雲霄城了,這是為什麼?沒有理由啊!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望著充滿不安和惶恐雲霄城弟子,陽頂天大笑道:「荒謬,更加沒有此事!這些都是謠言,沒錯是有一支軍隊要來攻打我雲霄城,但那不是秦城的軍隊,而是邪魔道的走狗,秦七七和南海寧族的爪牙。有人說,天下會和秦城都要來攻打我們?你們看看,我身邊這兩個人是誰?」

頓時,秦懷玉扯掉身上的斗篷,露出了面孔。

宋春華掀開臉上的鎧甲面罩,露出了英姿俊美的面孔。

「這位是西北秦城的少主,未來西北秦城至高無上的主人,秦懷玉。」

「這位是天下會的少主,未來天下會之主,宋春華。」

「這二人,都是我雲霄城最忠誠的朋友,是我生死與共的戰友。」陽頂天大聲道:「所以,謠言說秦城要攻我,天下會要攻我,這是何等的荒謬。」

「沒錯1秦懷玉大聲道:「我在這裡宣布,我秦懷玉,我秦城將永遠和陽頂天城主站在一起。有誰要討伐雲霄城,就先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宋春華昂聲道:「我在此立誓,陽頂天城主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陽頂天城主的利劍指向何方,我就殺向何方!天下會和雲霄城,會建成血盟之交,永不背棄1

眾人聽到秦懷玉和宋春華的言語后,頓時大聲歡呼,士氣狂震,與有榮焉。

「陽頂天城主萬歲。」

「秦懷玉少主萬歲。」

「宋春華少主萬歲1

頓時間,恐懼,害怕,灰暗,絕望的氣息,全部一掃而荊

陽頂天等人,也滿臉振奮,笑容滿面和所有的雲霄城弟子招呼。

前面,西門夫人率領雲霄城眾人,直接跪倒。

「雲霄城長老會,跪迎城主歸來1

陽頂天受禮,然後上前扶起西門夫人。

緊接著,他跪下,道:「陽頂天,拜見岳娘大人。」

與此同時,宋春華,秦懷玉,趙穆也紛紛跪下拜見。

小丫頭靈鷲,也慌忙跟著跪下。

西門夫人見之,不由得一愕。這宋春華和秦懷玉如此尊貴的身份,竟然也跟著跪下。

見禮之後,陽頂天快速進入大殿。

他要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局勢,究竟到了何等程度?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