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五十九章:玄火擇主,破二星宗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完全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失。 秦懷玉用玄火,一寸一寸剮過自己淤積的玄脈,然後用娜迦紫色玄脈,一寸一寸改造自己的玄脈,改造自己的氣海。 他承受著地獄一般的痛...

陽頂天望著這朵展翅飛翔,艷麗熱切的鳳凰天火。

這又是一朵在特殊情況之下生長的玄火,不知道具體能量怎樣,但應該不會比秦懷玉的那一朵差。

魔火妖凰吞噬了十幾朵玄火,它自己雖然被冰靈殺了。但是體內剩餘的玄火能量,加上魔火妖凰的氣息凝聚而成的全新玄火,儘管大部分能量都被冰靈摧毀了,但剩下來的這朵鳳凰天火,應該依舊非常強大。

此時,這朵鳳凰天火已經顧不上矜持了,它清晰地感覺到周圍有生命體存在,它已經迫不及待地頻頻四顧了。它和普通玄火不一樣,普通玄火沒有人採集的話,再多幾十年幾百年又會綻放。

它這朵鳳凰天火如果再沒有人採集的話,就會徹底消散了。

所以,它已經開始頻頻在人面前展翅,徘徊,搖曳了。

「陽城主,你還在等什麼?」宋春華道。

「春華,你來吧。」陽頂天道。

「你,你瘋了1宋春華烈聲道:「你瘋了,做領袖不是像你這樣的。並不是把什麼好東西都給屬下,並不是高尚和謙讓,就足夠做一個好的領袖的。你這樣做,會讓我失望的。」

「你自己看,這朵鳳凰天火,已經自己擇主了。」陽頂天道。

眾人望去,果然!

這朵鳳凰天火先飛到陽頂天面前,徘徊著飛翔,有些蠢蠢欲動,非常心動。但是,又有些抗拒。

它很心動,肯定是因為陽頂天的九陽玄脈。但是為何抗拒陽頂天就不知道了,可能是因為陽頂天的體內已經有了億靈妖火。也可能是因為陽頂天體內有了黑暗玄火這個讓火望之生畏的東西。

這鳳凰天火是很驕傲的,它進入人氣海之內,可是要做老大的,可不願意和人分寵。

終於,它依依不捨,但是又堅決地飛離了陽頂天。

接著。它飛到了小公主的面前。

頓時,小公主一陣興奮,嘴裡熱切道:「選我啊,選我啊,我會對你很好很好的。」

但是很明顯,小丫頭要失望了,因為鳳凰天火在它面前僅僅只停留了片刻,然後就離去了。

來到趙穆的面前。

趙穆頓時屏住呼吸,一動都不敢動。

沒有想到這鳳凰天火翅膀一側。竟然用自己的翅尖撩撥了一下趙穆。

最後,它飛到宋春華的面前。

它輕輕地靠近宋春華的鼻尖,宋春華直接扭過身軀,表示絕對不要。

誰知道鳳凰天火反而興奮了。

「呼……」它不到一寸的身子猛地變長,足足有半尺之長。

然後,它歡呼雀躍地扇動著翅膀,圍繞著宋春華飛翔,彷彿在拚命的呼喚著:「來埃來啊,采我埃采我啊1

但是宋春華置之不理,扭頭就走。

鳳凰天火急了,趕緊追了上去,又是扭頭又是展翅,又是賣萌,又是跳舞。甚至屢屢恨不得自己鑽進宋春華的氣海之內。可惜它是做不到的,一定要武者的玄氣引導。

「春華,你站住1陽頂天大聲道。

宋春華冷道:「我說得很清楚,這朵玄火,我不會要。你要不要。隨你自己的便,但我肯定不要。」

「但是,它自己已經擇主了。」陽頂天道。

「這由不得它自己。」宋春華道。

「這是命令。」陽頂天道。

「這是亂命。」宋春華道。

頓時,兩個人僵持起來。

小公主在旁邊急壞了,道:「你們再不吞噬,它就要消散了,你們可不要暴殄天物埃當然,如果你們真的不要的話,我自己就要了埃」

當然,比小公主更急的,就是這朵鳳凰天火了。

它撒嬌賣萌,亂飛撒潑,什麼手段都用盡了,宋春華就是不動心,不引導。她再不要了自己,自己可就要灰飛魄散,徹底消散了埃

陽頂天上前,靠近了宋春華。

頓時,鳳凰天火伸直了翅膀,充滿戒備地望著陽頂天,彷彿想說:「你想做什麼?你不是我的菜啊,你可不要亂采。」

「你也瞧見了,這朵鳳凰天火,對我充滿了戒備了,我強來可是會出大事的,會讓玄火狂暴的。」陽頂天道。

宋春華道:「好,那你不用采。不過我肯定不要的,你不管說什麼,我都不會要的。我只知道一點,你比我更加需要玄火。」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你手伸過來,我告訴你一個可能的秘密。」

宋春華伸過手,陽頂天在她手心上寫字。寫了差不多幾十個字。

頓時,宋春華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道:「真的?」

「我不敢肯定,但大致會是如此。」陽頂天道。

「難怪,難怪……」宋春華道。

「現在,你可以放心吞噬這朵鳳凰天火了吧1陽頂天道。

宋春華望了陽頂天好一會兒后,點了點頭。

「喂,你們到底搞什麼鬼,說什麼埃陽頂天你不能這麼偏心啊,有事情不告訴我們,卻告訴春華姐姐。」小公主靈鷲不滿道。

「閉嘴。」宋春華道:「什麼都不要問。」

然後,宋春華望著這朵鳳凰天火,凝視著它。

但是,鳳凰天火顯然比她心急多了,嗖地飛過來,直接來到宋春華的鼻尖。

宋春華運起一道玄氣,要注入鳳凰天火之內。

鳳凰天火剛才拚命要進入宋春華的氣海,苦以無門。這會兒,宋春華剛剛引出一道玄氣。

「嗖1它完全是迫不及待,彷彿怕宋春華反悔一般,猛地鑽入宋春華的玄氣內。

「轟1

與宋春華的玄氣交融之後。

這朵鳳凰天火猛地躍起,化成幾米高的火焰,歡呼著,涌動著。

這是一朵見過世面的玄火。比普通的玄火更加具備濃烈的感情。

歡呼,跳躍夠了之後。

「轟1

它猛地在空中炸開,化作千絲萬縷的能量。

真的如同最美麗的煙花一般,這千絲萬縷的能量,瞬間迷茫了整個深淵。

剛才秦懷玉吞噬的玄火,爆開千絲萬縷的時候只充斥了幾百米的空間。

而這朵鳳凰天火。足足幾千米,上萬米的空間。

然後,這千絲萬縷的玄火能量,猛地鑽入宋春華的體內。

頓時,宋春華漂浮盤坐,靜靜吞噬,並且煉化這千絲萬縷的玄火能量。

這又要幾個時辰的時間。

……

陽頂天,趙穆和小公主靈鷲找個地方盤坐。

眼下,是非常安全的。也不太需要守護宋春華和秦懷玉。

小公主百無聊賴,幾次想要去大殿上找秦織玩,但是又不好意思說出口。

陽頂天現在都有些慶幸,小丫頭是先遇到自己了。否則以她善惡不分,只管好玩的性子,如果先跟邪魔道的人玩在了一起,只怕整個靈鷲宮都跟著進入了邪魔道了,那到時候陽頂天真是哭都來不及。

「賢弟。回去之後,我打算關了恐怖山莊。」趙穆忽然道。

「為什麼?」陽頂天一驚道:「這可是你祖上幾百年的基業。」

趙穆道:「現在的時局。已經有比祖上基業更加重要的東西了。我打算進你雲霄城,把恐怖山莊所有忠誠的武士,都帶到雲霄城。」

陽頂天內心一震,道:「趙大哥,你想好了?」

「想好了。」趙穆道:「如果倒是我們這一方贏了,我再離開雲霄城。回去重建恐怖山莊。如果我們輸了,那肯定就可能有恐怖山莊了。」

陽頂天沒有說話,而只是伸出手。

趙穆伸手,和陽頂天相握。

這次秘境,得到了不少寶貝。還有兩朵玄火。全部都沒有趙穆的份,而說來趙穆對陽頂天恩情頗重。可是,陽頂天從頭到尾都沒有解釋一句,因為他知道這不需要解釋。

這些寶物,這些玄火,陽頂天都是按照需要分配,而不是按照感情分配。哪件東西對哪個人用處最大,就給哪個人。

這種合理和公平,哪怕是孩子心性的靈鷲,內心也清清楚楚。

要說不公平,那就是陽頂天為了照顧她小丫頭內心的貪玩,還有喜歡好東西,把守護之戒給了她。

「陽頂天,我們很快就要出去了,出去之後,你怎麼打算?」小公主靈鷲問道。

「距離秦七七的大軍進攻,只有二十天左右了。」陽頂天道:「可是,我們需要做的事情實在太多太多了。」

「聽說你很喜歡指使人聯姻,一開始你就打算把春華姐姐嫁給秦懷玉,後來不成,你就把宋麗華嫁給秦懷玉。」小公主靈鷲道:「你該不會打我的注意,打算把我嫁給什麼人聯姻,好組建你更大的盟友吧。」

「就你這樣,我要把你嫁給誰,不是禍害別人,把別人往火坑裡推嗎,你說誰敢要?」陽頂天笑道。

「陽頂天,我跟你拼了。」小公主靈鷲道,然後過來狠狠在陽頂天手臂上擰了一計。

陽頂天痛得臉皮一顫,只能認倒霉。

趙穆在一邊皺眉冷道:「靈鷲姑娘,我會把這件事告訴宋少主的。」

頓時小丫頭嬌軀一顫,連忙鬆開陽頂天,還嘴硬道:「愛告密的都是小人,說就說,你以為我怕她埃」

然後,她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耳朵。宋春華每次都是直接擰著她的耳朵提起來,真的是很痛很痛的。所以小丫頭覺得現在自己耳朵都火燒火燎的。

……

幾個時辰過去了。

忽然,秦懷玉身軀猛地一震,面孔變得通紅。

然後,他頭頂上隱隱傳來轟鳴之聲。

他身下的平台,也隱隱地顫抖。

「轟1然後,他體內猛地爆出一道亮芒。

可是,就在這道亮芒要猛地爆開的時候,又熄滅下去。

陽頂天內心一陣惋惜。

可惜,真是可惜了。

秦懷玉。眼看著就要突破宗師了,就差一點點,就差一點點。

「唉1陽頂天忍不住嘆息一聲道:「如果秦懷玉突破了宗師,那回到雲霄城會帶來何等的震撼,真是可惜了。」

就在此時,天空忽然猛地一陣轟鳴。一陣雷霆。

然後,整個深淵的空氣,猛地一陣激蕩。

「啪1一道紅色閃電,猛地擊打下來。

宋春華嬌軀一顫,然後一道光芒,猛地爆射而出。

「轟1火紅色的光芒,猛地從宋春華身體爆開,強勁地爆開,沒有絲毫的勉強。

然後。兇猛的火焰瞬間將宋春華團團包圍。

宋春華體內射出的光芒,奪目四射,讓人不敢直視。

「好1陽頂天拳頭一錘。

宋春華突破宗師了,儘管陽頂天早就有了心裡準備,但是見到宋春華突破宗師,陽頂天還是忍不住一陣振奮。

宋春華,毫無疑問是對陽頂天最忠誠之人,是對反抗邪魔道最堅定之人。

她突破宗師。毫無疑問對陽頂天的事業是一個超大的激勵。

這代表著,宋春華應該是繼東方冰凌之後。第二個晉級宗師的青年高手。當然,儘管她足足比東方冰凌大了近十歲,但她和東方冰凌一樣,依舊是同輩的。

此時,秦懷玉睜眼醒來,第一眼就找到陽頂天。道:「賢弟,我差點就突破了宗師,差一點點,就差一點點1

他的言語中,充滿了興奮又充滿了惋惜。

「但是我已經滿足了。我原本以為,我至少還要三年,甚至五年才能突破宗師,沒有想到今天幾乎就踏進了宗師的門檻。」秦懷玉充滿了振奮。

緊接著,他見到了宋春華體內的異像,驚訝道:「宋少主怎麼了?」

小公主靈鷲迫不及待地將事情告訴了他。

「真的?」秦懷玉振奮道:「太好了,宋少主突破了宗師,對我們真是一大振奮。這家子,天下會距離我們又近了一步。」

接著,秦懷玉道:「可惜,如果是賢弟吞噬了這朵鳳凰天火就好了。」

然後,秦懷玉道:「賢弟,這下子我回秦城和秦七七爭奪這個位置,已經充滿了信心。最多明年,我就能突破宗師,這個成績比之我父親當年,更加勝出半籌,他應該滿意了。」

頓時,秦懷玉來到陽頂天面前,持劍單膝跪下,道:「我秦懷玉再次立誓,將永生永世效忠於隱宗之主陽頂天,將永生永世效忠於天道盟,永遠和邪魔道戰鬥到底。如果違背此時,讓雙月雙日毀滅我,讓混沌大地淹沒我,讓我列祖列宗在地下,永世不得超生。」

這話一出,頓時小公主靈鷲驚呆了,不敢置信望著陽爾,他是隱宗之主?怎麼會?怎麼可能?」

陽頂天沒有理會小公主靈鷲,將秦懷玉扶起,道:「秦師兄,你現在的修為回秦城,還不夠震撼,還不夠鎮服秦城各位諸侯。你要突破宗師,這樣分量才足夠。」

「宗師?」秦懷玉震撼道:「我這次吞噬玄火,都沒有突破宗師,短時間內只怕不可能吧。」

陽頂天從懷中掏出一段娜迦玄脈,遞給秦懷玉道:「你已經自己有了玄火,這段娜迦玄脈你拿去洗髓伐脈,完畢之後,你去聖光柱下吞玄吐納,我相信已經足夠你突破宗師。」

秦懷玉眼睛猛地一亮,然後雙手一推,道:「賢弟,我不能再要了。我已經對你索取太多太多,我不能再要了。」

「我不是為你,我是為天道盟。」陽頂天道。

「是1秦懷玉雙手接過。

陽頂天朝趙穆望仍大哥,還有一段,我為你留著。等你突破了武尊級,用娜迦玄脈洗髓伐脈,會事半功倍。」

趙穆一顫,躬身道:「是1

頓時,小公主靈鷲充滿熱切地望著陽頂天。

陽頂天摸了摸她的頭頂,道:「對不起丫頭,娜迦玄脈,我用完了,沒有了。」

小丫頭頓時撅了撅小嘴,她倒不是真的貪婪。而就是小孩子心思,見到陽頂天給別人東西,自己就也想要一分。不管這個東西是珍貴,還是不珍貴。

……

秦懷玉找到一個玉石平台,用寶劍鑿開一個凹槽。

陽頂天給了他最最頂級的藥物和晶石,還有凝水丹。配成了最好的洗髓伐脈葯湯。

然後,秦懷玉進入葯湯之內。

陽頂天背對著葯池,為秦懷玉護法。

秦懷玉自己擁有玄火了,所以已經不需要陽頂天幫它融化娜迦玄脈了。

「呼……」

在玄火的焚燒下,頓時只見到娜迦紫色玄脈,猛地化成無數到紫色光芒,迷茫周圍數百米。

然後,這些紫色光芒開始凝聚,凝聚。

最後完全凝聚在秦懷玉手心。

「噗1然後。他猛地將這些娜迦紫色玄脈能量,猛地逼入自己的玄脈之內。

「嗯……」秦懷玉頓時發出無比痛苦的聲音。

它沒有陰陽化氣決,所以需要活生生用娜迦紫色玄脈能量,一寸寸剮過玄脈,從頭剮到尾。

因為有聖水丹藥能量滲透在藥水之中,而且,他也有了玄火,所以不擔心會身體爆裂。但是這種痛苦,完全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失。

秦懷玉用玄火,一寸一寸剮過自己淤積的玄脈,然後用娜迦紫色玄脈,一寸一寸改造自己的玄脈,改造自己的氣海。

他承受著地獄一般的痛苦,但是從頭到尾他都沒有發出一聲慘叫。

……

足足三個時辰后。陽頂天背後傳來秦懷玉沙啞,卻幾乎重生的聲音。

「賢弟,我洗髓伐脈成功了,這娜迦玄脈極度逆天,竟然活生生將我從八品下等玄脈。直接提升到八品上等,我現在感覺到自己彷彿要飛起來一般。」秦懷玉道。

陽頂天微微一笑,然後輕輕飄起,離開了秦懷玉所在的平台。

秦懷玉從葯池中站起,他整個人,真的就如同從血池裡面撈出來一般,痛苦得面孔都有些變形扭曲了。

他承受的痛苦,比剛才宋春華更厲。

……

陽頂天飛到宋春華的身邊。

此時,宋春華微微睜開眼睛,道:「我突破宗師了。「

「我知道。」陽頂天道。

「我不僅突破宗師,而且是二星八等宗師。」宋春華道。

「什麼?」這下陽頂天也驚詫了。

這鳳凰天火如此驚人?不但讓宋春華突破了宗師,而且是二星八等。

也就是說,這朵鳳凰天火足足讓宋春華突破了三個星級左右,這是何等驚駭。

當然,陽頂天的億靈妖火讓他突破十六星級。但那時候,陽頂天只是從武玄突破武宗,和武尊突破宗師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從武尊,突破宗師所需要的能量,完全是天文數字的。

可以說,鳳凰天火的特殊屬性是否比得過億靈妖火還不好說,但單純能量,絕對還超過了億靈妖火,當然更加超過了秦懷玉吞噬的那朵玄火。

難怪,這畢竟是十幾朵玄火凝聚而成的。

「秦懷玉怎樣?」宋春華道。

「無限接近於宗師。」陽東是我給了他娜迦玄脈,應該足夠他突破宗師了。」

「我們的隊伍中,有兩個宗師了。」宋春華猛地揮舞拳頭道。

此時,小丫頭在遠處道:「陽頂天,春華姐姐和秦懷玉都弄好了,那我們回去吧。我們應該已經徹底通關了,我們出去吧。」

此時,秦懷玉已經穿好了衣衫。

他臉上,彷彿有些難言之隱,對著陽頂天欲言又止。

宋春華道:「有什麼話不能說的?」

秦懷玉朝陽頂天道:「賢弟,有些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陽頂天一個人過去,來到秦懷玉身邊。

「賢弟,我隱隱感覺到有點不對,是關於我吞噬的這朵玄火……」秦懷玉道。

「好了,你不用說了。」陽頂天制止了秦懷玉的話,道:「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心中很早就懷疑了。」

「你已知道了?」秦懷玉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

「你也懷疑?」秦懷玉道。

陽頂天點頭。

「那,我們怎麼辦?」秦懷玉道。

「現在,是最最關鍵,也可能是最最危險的時刻。」陽頂天正色道:「小丫頭年紀小,你不要告訴她什麼。你和宋春華帶他們回到第一層大殿,你當作什麼時候都沒有,直接進行吞玄吐納。」

「那你呢?」秦懷玉道。

「我一個人去。」陽頂天道。

「不行,大家一起去,你一個人去太危險了。」秦懷玉道。

「面對如此強大的存在,一個人去,和幾個人去,有區別嗎?」。陽頂天道,這是命令:「你們立刻回第一層大殿,裝著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秦懷玉一愕,然後躬身道:「是1

頓時,眾人沿著魔獄窟迷宮,返回絕望之城秘境!

小公主靈鷲歡呼雀躍,歡慶自己要離開這個鬼地方恢復自由了。

她已經,絕望之城試煉已經徹底結束了。

秦懷玉要告訴陽頂天的是什麼?

他懷疑自己吞噬的那朵玄火,不是真正的魔靈妖火。甚至,不是天地級玄火!而是一朵品級驚人的地級玄火,非常非常強大,但是卻沒有特殊的屬性。

當然,他沒有任何一點點不滿,也沒有任何一點點不滿足。

他只是,要把這個懷疑和擔心告訴陽頂天。

因為如果,秦懷玉吞噬的不是真正的魔靈妖火,不是天下九火排名第四的魔靈妖火。那就意味著一個詭異的指向,那就意味著危險的局面。

而且還有一個致命的問題。

如果,這一朵不是真正的魔靈妖火,那麼真正的魔靈妖火,在哪裡?

……

來到魔獄窟迷宮的起點處,前面就是空間裂隙的能量門。

陽頂天朝宋春華和秦懷玉道:「我剛才說的話,記住了嗎?」。

「是1二人道。

「那,多久時間你沒回來,我們去找你?」秦懷玉問道。

「兩個半時辰。」陽頂天道。

「是1

儘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小公主靈鷲感覺到一股窒息的氣息。

「好了,過去吧。」

眾人走過光幕,回到絕望之城秘境!未完待續……

ps:今天兩更一萬多字,拜求月票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