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五十六章:春華胴體,親吻相擁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心上是一寸娜迦紫色玄脈。 宋春華玄脈受損,單純洗髓伐脈已經無法讓她恢復了。這段娜迦紫色玄脈。陽頂天早就準備給她了。 在水中,陽頂天點燃玄火,將娜迦紫色玄脈焚燒。 頓時,美輪美奐...

一秒記住kanshuwo,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 時間緊迫,小公主關鍵時刻沒有掉鏈子,背對著眾人飛快脫下了自己的衣衫。百度搜文學館W wW.W xGuan.C oM然後快速地將貼身的魔靈霧衣剝下來。

而那邊,陽頂天也已經渾身赤條條了。

「喏……」剝下了魔靈霧衣之後,小丫頭直接把衣衫往後一遞。

陽頂天隨手接過,卻沒有注意到小丫頭這麼喪失。他陽頂天是男人都沒有藉機偷窺,這個小丫頭反而藉機偷窺了。

陽頂天接過這魔靈霧衣,這是已經完全隱形的衣物,但是抓在手中又能感覺到它的存在。

陽頂天身上已經有了一件西門寧寧的深海玄衣,但是論價值的話,這件魔靈霧衣是遠遠超過深海玄衣的。

這件魔靈霧衣是絕對無價的,放眼天下都買不到一件。

這裡面,最珍貴的當然是七八隻魔靈身上的霧氣能量。單純這個價值,就已經完全無法衡量了。還有一樣非常非常珍貴的東西,那就是虛空絲。眾所周知,魔靈身上的霧氣能量一定要用非常特殊的東西存放,否則立刻會散去。這種虛空絲,裡面是中空的,而且它極度特殊的屬性,使得魔靈霧氣能量在這種絲孔中不會溢出散去。

而這種虛空絲,則完全來自一種虛空裂隙的能量生物。為了編織這一件衣衫,靈鷲宮的老祖宗無靈子不知道殺了多少只虛空游龍。他對小丫頭的寵愛,已經完全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

陽頂天飛快穿上了魔靈霧衣,然後再外面套上自己的衣衫。

說來挺長,其實從頭到尾不會超過半分鐘。

但是這半分鐘功夫,已經有上百隻火焰獸瘋狂撞在這寒冰能量罩上了。本來脆弱的寒冰能量罩,已經更加搖搖欲墜了。

「你們呆在裡面不要動。」陽頂天道,然後直接閃現出去。

「呼……」陽頂天手心猛地冒出了艷麗的玄火。

頓時。無數的火焰獸一呆,停止了對寒冰護罩瘋狂的自殺性攻擊,然後瘋狂地朝陽頂天撲去。

因為,陽頂天手心的玄火對這些火焰是致命的誘惑。

天地級玄火,是火焰的最高形態。任何火焰生物,都無法抵擋這個誘惑的。哪怕吃到一點點,也會讓它們能量暴漲。

「嗖嗖嗖……」陽頂天幾個閃現。

頓時,已經出現在幾百米之外。

頓時,幾千隻火焰獸全部放棄了寒冰護罩,全部朝陽頂天圍去。

寒冰護罩徹底安全了,但此時整個護罩已經脆弱到了極點,顏色已經非常非常淡薄了,如果再有百來只火焰獸的轟擊,整個寒冰護罩就會徹底毀滅了。

「丫頭。以你的玄氣修為,能夠支撐這件魔靈霧衣閃現幾次?」宋春華問道。

「大概十幾次。」小公主靈鷲道。

宋春華道:「陽城主此時的玄氣,大概只能支撐幾十次而已了。」

「那我們一會兒就去替換他。」秦懷玉道。

「不行,不行……」小公主靈鷲調教道:「我的魔靈霧衣給陽頂天一個人穿過我都有些不想要了,要是在被你們每個人穿一遍,我就徹底不要了。」

接著,小丫頭朝著宋春華吐了吐小舌頭,道:「春華姐姐。我不是說你啊,你要穿多少次都可以。」

宋春華瞪了小丫頭一眼。道:「我們沒法替換的,因為我們玄火可以將這些火焰獸全部吸引走。」

小公主靈鷲道:「那我們為什麼不先回秘境中,等冰靈姐姐和魔凰的戰鬥有了結果,我們再過來。」

宋春華道:「你回頭看,我們回頭的路,已經被毀了。」

小丫頭回頭一看。回去的路果然已經毀了。

剛才魔凰的噴息,把一切都融化了,包括魔獄窟的迷宮。而且,此時正由源源不斷的火焰獸從魔獄窟的迷宮裡面鑽出來。

它們已經回不去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只能是陽頂天用有玄火可以將所有的火焰獸吸引走。

頓時,眾人不由得充滿擔心,仰頭望著幾千米之上的陽頂天。

此時,陽頂天已經被幾千隻火焰獸圍祝

那種感覺,完全是難以言喻的。幾千隻火焰獸,將一個人團團包圍。

那種壯觀的畫面,那種懸殊的數量對比。

……

此時,被無數火焰獸包圍的陽頂天,渾身已經熱到了極點。

此時,他發現了一個非常不妙的事情。那就是火焰獸完全是源源不斷地增加。剛才魔凰的那一陣噴息后,把整個巨大深淵的岩石全部燃燒化成了岩漿。然後,無數的火焰獸就從這些岩漿鑽出來,完全是源源不絕的。

難怪小公主靈鷲控制不了這些火焰獸,因為它們其實全部是魔凰剛才那次驚天動地的火焰噴息製造出來的。

等陽頂天差不多承受到極限的時候,最近的火焰獸已經要徹底撲來的時候。陽頂天又猛地一個閃現,從火焰獸的包圍圈中沖了出去。

但是這個過程毫無疑問也是痛苦的,因為這個魔靈霧衣的閃現距離不長,所以閃現一次后還在火焰獸的包圍圈中,所以很有可能直接閃現到火焰獸的身體裡面,儘管可以立即進行第二次閃現,但是被火焰獸焚燒的味道還是非常難受的。

「嗖嗖嗖……」陽頂天連著幾個閃現,又離開了火焰獸的包圍圈,然後運起玄氣飛行,飛出了幾千米。

然後,壯觀的一幕再次發生,無數的火焰獸又瘋狂地朝陽頂天追去。

也幸虧這個深淵極度極度地大,縱橫幾百里,否則面對成千上萬的火焰獸,陽頂天想逃都沒地方逃。

一刻鐘后,無數的火焰獸再次將陽頂天包圍。

這種包圍是立體全方位的,從上到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所以想要逃離出來,就一定要用魔靈霧衣的閃現。

等再次被包圍到極限的時候,陽頂天再次閃現。閃現,閃現。

就這樣,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

然而,包圍陽頂天的火焰獸越來越多,一開始只有一千隻,後來幾千隻。後來足足上萬隻了。

整個深淵空間,幾乎已經成為了火焰獸的海洋。

經過幾十次的閃現后,陽頂天危險地發現,自己的玄氣已經立刻就要耗盡了。

一旦玄氣耗盡,那又飛不走,又閃現不走,真的只有死路一條了。

……

感覺到已經耗盡的玄氣,而無窮無盡的火焰獸已經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了。

不能這樣下去了。否則真的要被火焰獸活活弄死了。

黑暗玄火之前吞噬了一隻能量妖獸,所以現在情形好了許多,已經不再像之前那麼奄奄一息了。但依舊非常脆弱,依舊處於沉睡之中。

這些火焰獸也是能量生物,黑暗玄火大概也能吞噬。之前陽頂天不敢再冒險,因為黑暗玄火此時太虛弱了。但此時,已經到了最危機的時候了。

「呼1陽頂天再次喚醒了黑暗玄火,然後在左邊手心點燃。猛地朝火焰獸密集處射去。

這些火焰獸不是噬火如命嗎?給它們吃下黑暗玄火,正好壯大黑暗玄火。也正好可以將這些火焰獸全部吞噬掉。

「嗖……」黑暗玄火如同黑暗流星一般,猛地朝幾千隻火焰獸射去。

陽頂天可以想象無數火焰獸瘋狂爭搶的一幕。

但是……

事實讓陽頂天驚詫,這些火焰獸非但沒有哄搶黑暗玄火,然而避之如蛇蠍,飛快地閃開,根本不敢靠近黑暗玄火。

於是。黑暗玄火周圍幾百米內所有的火焰獸逃得乾乾淨淨。

黑暗玄火脆弱而又孤零零地燃燒著。

怎麼會這樣?陽頂天這是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啊!

黑暗玄火在空氣中燃燒,非但吞噬不到能量,反而不斷地消散,越來越弱,越來越弱。

幾乎只有一秒鐘。陽頂天立刻閃現到黑暗玄火邊上,立刻將它引入自己的氣海裡面,然後立刻讓它沉睡。

真是虧大了。

這黑暗玄火可是陽頂天的命根子,要是消散了,那陽頂天真的要去撞牆了。

此時,無窮無盡的火焰獸又蜂擁而來。

看著這些火焰獸越來越近,越來越近,陽頂天感覺到身體越來越熱,越來越熱。

該閃現離開了。

就在陽頂天要閃現逃離的時候,卻驚恐地發現,此時玄氣已經完全人去樓空,徹底空了。

氣海之內,已經沒有玄氣可以支撐自己哪怕一次閃現了。

無數火焰獸瘋狂撲來。

此時陽頂天的玄氣耗盡,連飛行都已經勉強,而且三百六十度被火焰獸包圍,也飛不出去、

一旦被這些火焰獸靠近,真的只有死路一條了。

「呼1陽頂天點燃心火,再次開始焚燒氣海內壁。

頓時,遠遠不斷的玄氣再次充斥氣海之內。

「嗖嗖嗖……」陽頂天接連幾個閃現,拼盡全力才逃開了火焰獸的包圍圈。

然後,陽頂天用剩下的玄氣,飛出了幾千米,遠離這些火焰獸。

但是他驚恐地發現,秦懷玉和宋春華等人竟然從寒冰保護圈沖了出來。很顯然,它們以為剛才陽頂天已經遇到危險了,所以奮不顧身地跑出來救。

「回去,快回去。」陽頂天大吼道。

但是宋春華等人依舊飛快地衝來,明明知道無濟於事,她們卻依舊選擇來和陽頂天同生共死。

陽頂天不由得仰望上空,冰靈還沒有回來。

或許,距離她回來還有很久很久。如果完全要靠焚燒氣海支撐玄氣的話,那陽頂天或許就算退回到見習武者,也無法等到冰靈回來。

而且,這樣焚燒氣海超過一定時間,超過一定能量,就一定會導致整個氣海的炸裂,到時候就徹底粉身碎骨了。

就在陽頂天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無數的火焰獸又瘋狂地沖了過來。

此時,陽頂天也不等待它們的包圍了,立刻燃燒氣海化成玄氣。然後用飛行玄技,拚命地逃離。

頓時,無比壯觀的一幕再次發生。幾萬隻火焰獸,組成浩浩蕩蕩的部隊,瘋狂地追逐陽頂天。

一分。

兩分。

三分。

一刻……

接下來的每一秒鐘,陽頂天都感覺到度日如年。

他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在不斷地退化,不斷地退化。甚至,他已經不知道自己此時修為已經退到何等程度了。

因為,心火在不斷地焚燒氣海,氣海內壁不斷地分解為玄氣。

後面的火焰獸,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轟1忽然,陽頂天氣海之內猛地一震。

一震劇痛,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然後。整個小腹是刀絞一般的劇痛,整個氣海,整個玄脈,都如同翻江倒海一般。

焚燒氣海的後果出來了。

氣海開始震動。

但是後面的火焰獸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如果停止焚燒氣海,失去了玄氣,陽頂天就會活生生被這些火焰獸燒死。

但是繼續焚燒氣海的後果。可能是整個氣海的炸裂。

無計可施,陽頂天依舊只能繼續焚燒氣海。

「轟轟轟……」

氣海猛烈地震動。

氣海開始一絲絲裂開。

陽頂天從來沒有焚燒氣海到這個程度。到如此危險可怕的境地。

「轟轟轟……」氣海激烈地震動,如同最猛烈地地震一般,隨時會將整個氣海徹底摧毀,炸裂。

後面無數的火焰獸,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難道。我們真的全部要死在這裡?」陽頂天心中暗道。

此時,氣海的震動,已經讓他失去了很多知覺,連痛覺都失去了。

毫無疑問,已經進入最最危險的境地了。

就在此時。陽頂天低頭髮現。

縱橫幾百里的深淵之內,到處都是火焰,倒是都是通紅。

但是唯獨有一處,是黑暗的,甚至是冰涼的。

於是,陽頂天用盡最後的玄氣,最後的神智,最後焚燒氣海,猛地朝一百多裡外的黑暗冰涼處衝去。

陽頂天將玄氣運到了極致,飛行速度也到了極致。

一百多里,僅僅還剩下一半的時候。

陽頂天腦子猛地一片空白,然後徹底失去了所有的感覺。

失去了神識,失去了感覺的陽頂天,心火停止焚燒氣海。

陽頂天整個小腹,已經徹底鮮血淋漓。

當然,此時陽頂天也失去了玄氣,只是因為重力作用,不斷地下墜。

朝著黑暗的深淵,不斷地下墜。

無數的火焰獸,瘋狂地追逐。

不能飛行的陽頂天,只能依靠重力加速度不斷下墜,瞬間很快就要被火焰獸徹底追上。

宋春華,秦懷玉等人驚駭欲絕,湧進所有能量,完全不顧前面海洋一般的火焰獸,瘋狂地朝陽頂天飛撲而去。

一秒。

兩秒。

三秒!

頓時,所有人的火焰獸將陽頂天完全吞噬了。

「不1宋春華髮出杜鵑泣血一般的慘呼。

「不……」秦懷玉一陣嘶吼,鮮血從口鼻狂噴而出。

眼前的一幕,對於他們來說,真的是驚天動地,撕心裂肺。

甚至,有一種天塌下來的感覺。

在幾個人中,陽頂天的修為不是最高的,確實他們毫無疑問的支柱。

對於宋春華來說,陽頂天的隱宗之主身份,甚至可以說是一種信仰。

所以,望著陽頂天被火焰獸吞噬的瞬間,除了天崩地裂之外,宋春華瞬間只覺得萬念俱灰。

小公主靈鷲目瞪口呆,然後心臟深處,傳來一陣陣撕裂一般的劇痛,然後如同一個錐子瘋狂地往心臟裡面扎進去。

腦袋裡面,如同刀劈斧砍一般,一陣陣劇痛后,徹底一片空白。

……

就在所有人肝膽欲裂,萬念俱灰的時候。

忽然,陽頂天身邊所有的火焰獸,如同見了鬼一般,瘋狂地飛走,瘋狂地躲避。

然後。無數的火焰獸從秦懷玉等人身邊經過,只是飛快地跑,根本不注意秦懷玉等人,瞬間逃得無影無蹤。

此時,秦懷玉等人看到了。

陽頂天已經墜落到深淵地底下。

他正躺在一個原型的東西上面,而這個圓形的東西。此時正散發著一道溫潤的紅光。

秦懷玉等人立刻飛快衝了下去。

原來,這裡不是深淵的底,而是一個漂浮的巨大平台。

宋春華第一時間將渾身焦黑的陽頂天抱在懷裡,然後從懷中掏出聖水丹藥放進陽頂天嘴裡。

此時,陽頂天已經徹底昏厥,人事不省,連吞咽都做不到了。

宋春華喝下一口水,然後將嘴唇應上陽頂天的嘴。將嘴裡的水喂進陽頂天嘴裡,然後呼出一口玄氣,推動著聖水丹藥進入他的腹中。

然後,她直接將陽頂天抱在懷中,猛地脫掉自己的鎧甲,露出無比豐滿動人的嬌軀。

頓時,秦懷玉,趙穆立刻轉過身軀。

脫下鎧甲后。宋春華繼續脫掉自己的蛇皮戰衣。頓時,露出了如同山川起伏一般的傲人嬌軀。

儘管知道時機不對。但是小公主靈鷲徹底看呆了。

她真的沒有見過,如此傲人的曲線,如此驚人的健美修長美腿,如此纖細有力的如蛇蠻腰。

卻沒有想到,這一切的性感動人,這一切的妖嬈嫵媚。竟然會出現在宋春華這個最不像女人的女人身上。

小公主靈鷲明白了,不是宋春華不女人,而是她逼著自己女人。

實際上,她是天下最熱火動人的女人。

陽頂天全身的衣衫已經徹底被燒毀了,整個身體都是焦黑了。

宋春華直接將陽頂天的身軀緊緊環抱。然後張開所有的玄脈口,所有的玄氣,瘋狂地湧進陽頂天的體內。

「丫頭,把你的聖水丹藥也拿過來,餵給陽城主。」宋春華道。

小公主靈鷲點頭,轉身去想趙穆和秦懷玉所有剩餘所有的聖水丹藥,然後全部塞進陽頂天的嘴裡。

……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失。

秦懷玉等人完全心焦如焚,拔出寶劍,充滿戒備地望著天上的火焰獸,準時時刻刻準備用生命護法。

但是,他們多慮了。

因為天上的火焰獸儘管不斷地徘徊,但始終不敢衝下來,甚至不敢靠近。

彷彿這個平台,是它們絕對的禁地一般。

一個時辰。

兩個時辰。

三個時辰。

四個時辰。

五個時辰。

很快,宋春華的玄氣耗費得乾乾淨淨。

「丫頭,你來。」宋春華道:「幫我撐住一會兒?」

小公主靈鷲立刻過去,怯怯道:「春華姐姐,我也要像你這樣的嗎?」

「不用。」宋春華道:「你只要用玄氣,推動他體內的血液,還有氣息能量的流轉,不要讓這口氣,這股能量循環停掉,他身體的機能幾乎都被燒毀了。僅僅只有一口極度微弱的氣息,你一定不能然這道微弱的氣息停止,要不斷地流轉。」

「是,我知道了。」小公主道。

然後,她直接替換了宋春華的位置,將小手放在陽頂天的氣海和心臟部位,用玄氣催動陽頂天體內微弱的氣息流轉。

而宋春華,就這樣渾身盡赤地在邊上吞玄吐納。

這裡的玄氣很雜很雜,但是卻非常濃郁。所以吞噬戰鬥玄氣會很快,但是對玄脈和氣海的傷害,是非常巨大的,可是宋春華此時也管不了這麼許多了。

僅僅一個多時辰后,在宋春華近乎破壞性的吞噬中,戰鬥玄氣再次充斥宋春華的氣海之內。

然後,宋春華再次頂替小公主靈鷲。

但是她和小公主靈鷲做的事情不一樣,她是用全身的玄脈將能量輸入陽頂天身上的每一處,用最大面積去復甦陽頂天的身體,配合著聖水丹藥的能量,一寸一寸復甦。

……

就這樣,時間一個時辰一個時辰的流失。

一天一天地流失。

三天。

四天。

五天。

六天,七天,八天!

冰靈依舊沒有回來。

在宋春華近乎瘋狂地施救下。

陽頂天身上的焦黑,一寸寸地剝落。

一寸寸全新的肌膚長了出來。

幾天前。儘管只有短短的幾秒鐘,但是至少有幾百隻火焰獸,瘋狂地衝進他的體內爆開。

儘管陽頂天穿著深海玄衣,但是火焰能量從他體內焚燒。

幾乎燒掉了陽頂天身體的一切。

可以說,如果不是因為氣海深處娜迦王族金色能量,就算有一百顆聖水丹藥。陽頂天也死透了。

當然,如果沒有聖水丹藥,那娜迦王族的金色能量也保不住陽頂天的這點氣息,陽頂天也早死透了。

但就算有娜迦王族的金色能量保住陽頂天最後一口氣息,就算有聖水丹藥飛快復甦陽頂天的身體。

但是,陽頂天身體毀滅的速度,超過了復甦的速度。

於是,宋春華近乎瘋狂地用自己的玄氣能量幫助陽頂天的速度。

足足七天七夜,宋春華不知道多少次吞進雜亂火毒的玄氣。經過玄脈和氣海的凈化后,變成比較純凈的能量,進入陽頂天體內幫忙復甦。

七天七夜,足足八十四個時辰,宋春華不眠不休,終於將陽頂天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可以說不是因為宋春華,陽頂天已經死了。

他這次的受創,是前所未有的。比以往所有的傷害加起來,還要徹底。還要重。

第八天,陽頂天小腹的裂痕漸漸地合攏。

全身各處的焦黑,徹底剝落。

第九天,陽頂天才緩緩睜開了雙眼。

感覺到後面滾燙光滑的身軀,陽頂天轉過身。

頓時,看到了無比美麗。又無比憔悴的宋春華。

她的眼睛,已經全部都是血絲。

她的嘴唇,已經沒有一點光澤,已經完全乾裂。

但是,她的面孔。確實一股妖異的酡紅。甚至全身,都有一股可怕的艷紅色。

見到陽頂天轉身,宋春華眸中露出無比的狂喜。

「你,你醒了。」但是,如此簡單的一句話,她都已經說不出來了。

然後,一口紅得驚人的鮮血猛地噴出。

宋春華直接昏死過去。

事實上,在一天多前,她已經近乎油盡燈枯了,完全是憑藉意志力支撐下來,見到陽頂天醒來,她直接便昏死過去。

此時,小公主靈鷲蜷縮在邊上睡覺,這幾天她也累壞了。

秦懷玉和趙穆,拜見對著外面,時時刻刻戒備著。

沒有發出聲音,此時剛剛蘇醒的他,依舊非常地脆弱。

望著宋春華可怕酡紅的面孔,還有她噴出那口鮮血驚人的溫度,陽頂天知道,宋春華中了火毒,而且是無比激烈的火毒。

這幾天,他不要命地吞噬玄氣。這裡的玄氣,火毒最烈。原本吞噬一兩次,就會對玄脈造成巨大傷害,何況她已經吞噬了不知道多少次。

所以說,她的玄脈和氣海,已經淤積了不知道多少火毒,甚至已經劇毒攻心,離死不遠了。

陽頂天從空間指環內拿出一套裙子,蓋在宋春華的嬌軀上,然後朝秦懷玉道:「秦師兄,我好了。」

頓時,秦懷玉身軀猛地一震,想要轉身過去,但是又止住了。

然後,他和趙穆的身體開始激烈地顫抖,強忍著洶湧的淚水嗎,但依舊湧出眼眶。

「時間過去多久了?」陽頂天問道。

足足幾分鐘后,秦懷玉和趙穆的身體才停止顫抖,勉強才能回答陽頂天的問題。

「九天了。」秦懷玉道。

「冰靈姑娘還沒有回來?」陽頂天問道。

「沒有。」秦懷玉道:「但是,火焰獸已經越來越多,幾乎將整個深淵完全密布充斥了。」

那個寒冰能量罩,肯定已經徹底毀了。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那些火焰獸根本不敢靠近這個平台。」秦懷玉道。

「不管為什麼,至少這個平台能夠保住我們的命。」陽頂天道:「你們繼續戒備,春華中了極度濃烈的火毒,我要立刻救她,否則她命不久矣了。」

「可是……你剛剛恢復一點,不如。不如你告訴靈鷲,然她來救。」秦懷玉激聲道。

「放心,這不費什麼玄氣的,對我沒什麼損害。」陽垛大概需要幾個時辰,你們繼續為我護法。」

「是1秦懷玉道。

然後陽頂天撿起身邊的那隻魂劍,在巨石平台上挖鑿。

這寶劍削鐵如泥。儘管這巨石平台比鋼鐵還要堅硬,但陽頂天依舊輕而易舉地挖出一個深近迷,長寬兩米的凹槽。

然後,從空間指環內拿出凝水丹,用玄氣化解后。這凝水丹頓時變成清水。

三顆凝水丹,便將整個凹槽灌滿。

然後,陽頂天放入三顆聖水丹藥。還有等級最高的所有洗髓伐脈的晶石和藥物。

將宋春華的嬌軀放在葯湯之中,然後陽頂天貼身坐在她的身後,將手掌按在她的平坦卻又充滿無限彈性的小腹上。

沒錯。陽頂天要為她進行洗髓伐脈。

此時,宋春華的玄脈已經淤積到無法想象的地步,不但修為不能寸進,而且已經嚴重傷害了她的玄脈。此時它體內的火毒,已經足夠燒毀一個城堡了,不將這些火毒派出,最多兩三日,宋春華就會活活被燒死。

陽頂天張開左手。手心上是一寸娜迦紫色玄脈。

宋春華玄脈受損,單純洗髓伐脈已經無法讓她恢復了。這段娜迦紫色玄脈。陽頂天早就準備給她了。

在水中,陽頂天點燃玄火,將娜迦紫色玄脈焚燒。

頓時,美輪美奐,彷彿內綴無數星辰的娜迦玄脈一寸一寸地灰飛煙滅,變成了更加美麗的紫色光芒。

紫色光芒開始消散。瞬間迷漫在整個平台上空。

陽頂天手心玄火從火紅色,變成了無色。

然後,這些娜迦玄脈光芒開始凝聚,鑽入這股玄火之中。

「呼1陽頂天輕輕一拍宋春華的小腹,頓時將娜迦玄脈精華猛地注入到她的氣海之內。

然後。緊接著從氣海之內往外擴散,蔓延到身體的每一寸玄脈。

「嗯1宋春華哪怕在昏迷之中,依舊發出一陣痛苦的聲音。

沒錯,這是極度痛苦的。

她體內的火毒淤積,實在是太厲害了。

驅逐火毒,就相當於將它玄脈每一寸剮過,將淤積的火毒一寸寸剝下來,然後逼出去。

這種痛苦越來越凝聚,越來越大。

頓時,只見宋春華嬌軀玄脈,一寸寸地裂開,整個身體出現無數道裂縫。

火紅色的鮮血,從這些裂縫中流出。

這種痛苦,已經完全超過了人類所能承受的範圍。

但是昏迷之中的宋春華,只是激烈地顫抖顫慄,卻沒有發出一聲慘叫。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三個時辰,四個時辰。

……

洗髓伐脈終於結束,陽頂天終於用玄火,將宋春華體內最後一絲火毒,從腳底逼了出去。

此時,整個葯湯已經徹底被染紅。

宋春華此時已經醒了過來,感覺到背後男人的軀體,頓時猛地一驚,轉過身去。

見到陽頂天後,她幸喜道:「你,你醒來啦!你,又救了我一命1

然後,宋春華昏厥過去。

陽頂天將宋春華嬌軀從葯湯裡面抱出來,為她穿上蛇皮戰衣,然後穿上金色鎧甲。

接下來的宋春華,只需要靜靜調息半日便可以了。

接下來,陽頂天也需要的是靜靜調息,吞玄吐納。

這裡的玄氣有火毒對他來說不要緊,因為他有陰陽化氣決。

……

然後,整個平台陷入了沉靜。

陽頂天和宋春華靜靜調息,小公主靈鷲已經躺著睡覺,她已經連睡了兩天兩夜了。

秦懷玉,趙穆,眼睛充血地放哨戒備。

……

就在陽頂天靜靜調息中。

忽然,整個深淵猛地一陣顫動。

幾萬隻火焰獸忽然猛地散開。

「陽頂天,有情況1秦懷玉大聲道。

頓時,陽頂天猛地醒來。

宋春華也猛地醒來。

小公主迷迷糊糊中,猛地跳起來,道:「什麼情況,什麼情況?是陽頂天死了嗎?」

陽頂天徹底無語。

宋春華醒來之後。深深地望了陽頂天一眼,目光中彷彿藏著無數的信息。然後,目光瞬間恢復了堅毅,朝空中望去。

「陽頂天,你醒拉?剛才我還夢到你死了,我還大哭了一場呢。不信你看我臉上還有眼淚。」小公主靈鷲道。

「這幾天,謝謝你了。」陽頂天道:「拿起你的武器,接下來可能會有變故了。」

「啊1小公主靈鷲立刻拔出寶劍。

宋春華拔出利劍,望著空中緩緩走到陽頂天身邊,低聲道:「你給我用了什麼,我的玄脈突破八品上等巔峰了。」

「娜迦玄脈。」陽頂天道。

「難怪。」宋春華道,她沒有出言感謝,而是低聲道:「你修為現在剩下多少?」

「一會兒再說。」陽頂天道。

頓時,五個人仗劍。望著天空,等待敵訊。

「嗖……」

忽然,眾人眼前一亮,彷彿一道流星猛地劃過夜空。

「呼……」然後,這道流星猛地變大,化成了一隻巨大的火鳳凰。

是魔凰,它回來了,在消失了十幾天後。它回來了。

不過,它彷彿小了許多許多。只剩下原來幾十分之一了。

見到魔凰的出現,所有人驚駭,難道冰靈輸了,難道冰靈死了嗎?

就在此時,魔凰死死望著陽頂天冷冷道:「貪婪卑鄙的人類,都是因為你們我才會受到如此結局。要死一起死吧,一起同歸於盡吧。」

魔凰猛地一聲大吼。

「轟1然後,它猛地化作衝天的火焰,朝陽頂天等人沖射而來。

它,竟然要和陽頂天等人同歸於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這魔凰何等厲害,哪怕只剩下幾十份之一,也無比厲害。它要和陽頂天能同歸於盡,那陽頂天等人必死無疑,而且冰靈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魔凰火焰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瞬間就要吞噬陽頂天。如同火星撞地球一般,徹底將陽頂天等人灰飛煙滅。

就在此時,陽頂天從地上撿起一隻橢圓形的玉球,高舉頭頂。

「礙…」魔凰一聲驚呼,然後拚命止住衝下來的勢頭。

「不要傷害我的孩子,不要傷害我的孩子……」魔凰發出驚天怒吼,而且是男聲女聲一起發出。

所有人驚詫,原來這個圓球,是魔凰的卵,是它的孩子,難怪那些火焰獸根本不敢靠近。

「人類,求求你,不要傷害我的孩子,我走,我走得遠遠的,反正,我已經必死無疑了……」

就在此時,另外一道幽藍色的流星猛地飛射而進。

「嘶……」與此同時,一道幽藍色劍光,猛地刺入魔凰體內。

瞬間,整隻魔凰飛快冰封。

一尺一尺,一丈一丈。

整個身體,飛快地由火焰凝聚成冰。

最後,整隻魔凰都凝聚成冰。

拿到流星凝聚,變成絕美冰玉,九天仙女一般的冰靈。

她漂浮在冰封魔凰頭頂,玉手輕輕一拍。

頓時,整隻魔凰,徹底粉身碎骨。

「人類,好好保護我的孩子,拜託了。」

魔凰的聲音,無比虛弱,無比眷戀地在陽頂天心中響起。

與此同時,無數的火焰獸,瞬間灰飛煙滅,在空中化成無數的火焰下墜,場面無比艷麗。

冰靈漂浮在上空,淡淡道:「我追殺魔凰十萬里,終於成功。現在我已變得虛弱,便先回絕望之城秘境調息了,我會打通一條回秘境的路。你們就在這裡等待玄火綻放,採集了玄火后,自己回到秘境之中。」

「是1陽頂天道。

頓時,冰靈化作一道流光,朝魔獄窟飛去。

頓時,整個深淵中,只剩下陽頂天五個人。

玄火,很快就要綻放了。!--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