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四十八章:隱形玄技!破六星武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什麼要求?」陽頂天如臨大敵一般。 眼前是個瘋狂的女人,不知道會提出何等變態的要求。比如說,讓陽頂天休掉焰焰,或者讓陽頂天殺掉秦懷玉之類的。 秦織望著陽度你們出去的時候,陽頂天你自...

「你體內,擁有邪靈的能量?」陽頂天疑惑問道。

「是埃」秦織道:「要不然,你以為我為何能夠恢復神智?」

「可是,在我印象中,邪靈能量是非常非常珍貴的,只有到達了獨孤鳳舞和東方冰凌這個級別,才能擁有。」陽頂天道:「你雖然出身於西北秦城,但是你的身份還不夠擁有邪靈能量吧。」

秦織淡淡望著陽頂天,道:「請你分清楚,邪靈和邪靈能量的區別好嗎?邪靈,是擁有自主意識的,是擁有逆天能量的,是能夠改天換地的。目前整個世界,大概僅僅只有三五人擁有。我再說得更加直接一些,如果秦萬仇投靠了邪魔道,他都無法擁有邪靈,明白嗎?」

陽頂天震驚,頓時點了點頭。

「而邪靈能量,僅僅只是被邪靈生命體污染的空氣煉化而成的。雖然同樣珍貴稀少,但起碼不是僅僅只有三五個了。所以我也分到了一部分,南海寧族寧無鳴也分到了。」秦織淡淡道:「邪靈,能夠控制寄宿者的意志和靈魂。而邪靈能量,僅僅只能影響被玷污者的意志和靈魂。比如我,它可以讓我很變態很黑暗,但是卻不能控制我去做這做那,明白嗎?它僅僅只是一種能量,而不是一種生命。」

陽頂天明白了,虛無飄零,東方冰凌中的都是邪靈生命體。而寧無鳴,寧潸,包括秦織中的都是邪靈污染物能量。

可是,東方冰凌明明是被懲罰者中了噬魂魔玄,才化身魅魔的。那她體內的邪靈生命體又是怎麼回事?

「你可知道邪魔道的公主牡丹嗎?」陽頂天道。

「你太瞧得起我了。」秦織淡淡笑道:「連寧無鳴,秦七七都不見得有資格知道什麼公主牡丹。」

陽頂天暫時將這一切拋之腦後,道:「你怎麼知道,你一出現,魔靈會被你徹底吸引心無旁騖,卻又不動手殺你?」

「你讓我試試看,不就知道了嗎?」秦織道。

「那如果萬一你進去。直接被撕成碎片了怎麼辦?」陽頂天道。

「那不正好合你們意嗎?反正你們巴不得我死的,當然我自己也巴不得我死的。」秦織笑道。

說罷,秦織小心翼翼將胭脂和鏡子放到腰間的小袋子裡面。這幾十天時間內,她幾乎時時刻刻都在照鏡子,在化妝。在所有女人中,陽頂天還沒有見過想她如此愛美的。

然後,秦織直接朝下面的試煉室走去。

眾人趕緊跟了上去。

……

來到第四層試煉室。石頭巨人緩緩道:「是否開啟第四層試煉。」

「開啟。」陽頂天道。

頓時,一道光幕漸漸籠罩。

與此同時,裡面的戰鬥室內裂開了一個黑洞,這就是時空裂縫。

然後,一隻無比醜陋,無比恐怖的怪物。從時空裂縫中鑽了出來,落在戰鬥室。

所有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這個魔靈,真不愧是人類武者的噩夢!

完全丑到了極致!

整個身體,全部是黑色的光霧,唯獨兩團眼睛,是綠油油的火焰。

它的身高只有一米不到。但是腦袋卻佔了一小半。

腦袋又扁又倒三角,沒有臉,沒有鼻子嘴巴,腦袋上只有兩隻綠油油的眼睛,如同幽冥厲鬼一般。

它的身體很小,大約只有成人的腿那麼粗,而碩大的心臟幾乎佔據了大半個身體內空間。

它的四肢完全分不出來的,腳指頭和手指頭是一樣長的。甚至。手臂和腿和手指,都是一樣粗細。

每一根手指,腳指頭,都如同鋒利可怕的鐮刀一般。

這就是讓全天下人都聞風喪膽的魔靈之爪,無堅不摧,堅不可摧。

毫無疑問,這是陽頂天見過最丑。最恐怖的怪物。

這隻怪物出現在戰鬥室后,就開始喋喋不休,低著頭不斷地說著任何人都聽不懂的原因。

彷彿是咒語,彷彿是埋怨。彷彿是痛苦折磨的囈語。

儘管知道它不可能衝出戰鬥室,但所有人還是本能地感覺到害怕。

終於,光幕漸漸打開。

果然,戰鬥室和外面是兩個不同的世界,這隻兩千歲的魔靈哪怕有魔靈之眼,也根本發現不了他們的存在,依舊站在中央在那裡喋喋不休,彷彿有無數的抱怨和詛咒。

秦織直接便要朝戰鬥室內走去。

陽頂天牽住她的衣袖道:「你確定要進去?」

「當然。」秦織道。

「你會被撕成碎片吧。」陽頂天道。

「那又怎麼樣?」秦織笑道:「反正,也不會有人為我掉一顆眼淚。」

說罷,她掙脫了陽頂天的手,直接走了進去。

走入光幕後。

魔靈第一時間就發現了秦織。

「嗖……」瞬間,魔靈消失在原地。

與此同時,它就已經擒住了秦織。

不足一米高的魔靈,直接掐住了秦織的脖子,然後將她舉起。

所有人一陣驚呼,或許下一秒鐘,就是秦織活色生香的身體被撕成血肉橫飛的場面。

魔靈兩團綠油油的魔靈之眼,盯著秦織的雙眼。

「轟……」瞬間,它的魔靈之眼猛地張到了最大,爆亮到了極致,從綠色變成了火紅色,徹底變成熊熊燃燒的火焰。

很顯然,魔靈完全受到了致命的吸引。

這隻兩千歲的魔靈,被秦織體內的邪靈能量徹底迷惑住了。

它的喋喋不休變得無比的痛苦,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最後,完全如同魔鬼的囈語一般。

小公主靈鷲等人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因為魔靈的囈語給人無比的痛苦,這種黑暗詛咒一般的言語猛地鑽入腦子,讓人彷彿要發瘋了一般。

很顯然,魔靈也陷入了無比的痛苦和掙扎。

它的目光越來越複雜,越來越恐怖。一半是貪婪,兇狠,彷彿要將秦織瞬間撕成碎片。然後活活吞噬掉。而另外一般是害怕,迷戀,完全不敢碰,不敢殺。

就如同秦織所說,邪靈能量對於魔靈來說完全是有劇毒的美味,它不敢吃下去,又不捨得放下。

頓時。所有人驚呆了!

以屠戮生命,吞噬生命為生的魔靈,竟然對秦織下不了手。

要知道,哪怕是宗師級強者,甚至大宗師級強者被它擒住了,都直接猛地撕成碎片。然後活活被它吞噬掉,變成它可怕能量的一部分。

秦織扭過身朝陽頂天微微一笑,然後雙手掰開魔靈的爪子下地,一步一步後退。

兩千歲魔靈一步一步緊跟上來,一直到了戰鬥室盡頭的光幕處,秦織完好無損地退了出來。

魔靈出不來,徹底失去了劇毒的美味。

頓時。魔靈在裡面發狂了。

於是,陽頂天等人見到有史以來最瘋狂的一幕。

魔靈在戰鬥室不斷地閃現,不斷地閃現,瘋狂地撕扯著戰鬥室牆壁。

戰鬥室的牆壁,是堅如鋼鐵的能量石,但是在魔靈的爪子下,完全如同豆腐一般,瞬間就被徹底撕裂。

它發出一陣陣痛苦的尖叫。然後瘋狂撕扯,切割著牆壁。

僅僅半分鐘,一百多平米的戰鬥室,變成了一千多平米。

魔靈的爪子,活生生在堅硬無比的能量石壁鑿出九百平米空間。

然後,魔靈又繼續走到戰鬥室中間,在那裡喋喋不休。

……

「看到了吧。」秦織笑道:「魔靈它會被我徹底吸引。但是又不敢吃掉我。」

「你是如何知道這一點的?」陽頂天道。

「我是猜的埃」秦織淡淡笑道。

「猜的?」陽頂天道:「也就是說,你也不敢保證你進去後會不會被撕成碎片?」

「當然,其實我以為是會被撕成碎片的,沒想到它真的不敢對邪靈下手。」秦織道。

「你。你真是瘋了。」陽頂天道。

「我早就告訴你了,我早就活得不耐煩了。」秦織咯咯笑道。

「魔靈貪戀邪靈能量,又畏懼邪靈能量這一點,你是怎麼猜到的?」陽頂天問道。

「因為那隻一千八百歲的魔靈,是他們殺的啊?」秦織道。

「邪魔道?」陽頂天驚愕問道。

「當然,要不然你以為天下間,還有哪個勢力敢去殺一千八百歲的魔靈,就算能殺,也承擔不起那個代價埃」秦織道:「邪魔道的人可以輕而易舉殺掉一千八百歲的魔靈,所以我猜測大概是因為邪靈的關係,沒有想到真的被我猜中了。」

陽頂天徹底無語,之前見到她信誓旦旦的樣子,還以為她肯定邪靈能量會對魔靈產生致命誘惑和恐懼,還以為她肯定自己到魔靈面前不會有事,誰知道竟然是如此渺茫的猜測。

可見,她真的是活得不耐煩了,一點點都沒有把自己的生命放在眼裡了。

緊接著,陽頂天想到了一個非常致命的問題。

一千八百歲的魔靈何等珍貴,邪魔道殺掉這隻魔靈之後為何自己不留下來,反而拿出來拍賣。

那,那是不是證明著,邪魔道的人不將魔靈身上的寶物放在眼裡了?

「秦織,邪魔道既然可以輕易殺死魔靈,那為何不將魔靈之屍留下?」陽頂天問道。

「因為,他們不是要殺魔靈,而是要控制魔靈用來戰鬥。」秦織朝著陽頂天咯咯一笑道:「陽頂天,好好想一想。如果哪一天,邪魔道成功將魔靈收為戰鬥寵物,那後果會怎麼樣?」

是啊,那後果會怎麼樣?

陽頂天徹底不寒而慄!

那,那大概一隻魔靈,就可以滅掉十萬大軍吧。

幾十個宗師加在一起,大概也只夠它殺一分鐘的。它會閃現,沒有人逃過。它有能量罩,沒有人可以傷害它。它的爪子無堅不摧,可以輕易撕裂任何高手。

一旦讓邪魔道控制了魔靈,那,那直接不用打了,混沌世界直接毀滅了便是。

「不過,你放心吧。」秦織笑道:「邪靈數量太少了。他們已經連著失敗了三次了。他們也陷入矛盾之中了,萬一不小心將魔靈全部殺完了,那就算控制了魔靈也沒有意義了。」

接著,秦織道:「好了,你們也看到了。陽頂天你想殺掉這隻兩千歲魔靈,必須找我幫忙,否則哪怕找到幾個大宗師。幾十個宗師都沒用。怎麼樣陽頂天,我如果幫你,你打算怎麼報答我?」

陽頂天望著秦織,頓時頭大幾圈。

這個女人,內心已經變態了,完全活得不耐煩了。什麼威脅折磨完全不管用。什麼利誘,也完全沒有用。跟她談判,必輸無疑,因為她已經沒有在意的任何東西了。

「秦織,如果你幫忙的話,那我們可以把楊師師接到雲霄城來,讓她過上幸福的日子。」秦懷玉道。

「她現在做歌妓也不錯埃無知意味著沒有痛苦。」秦織道:「當然,你要是殺了她我也沒有意見。反正痛苦地活著,死去反而是解脫。你要是去強暴了她,我更加沒有意見。說不定她此時正空虛寂寞,渴望被強暴呢。」

頓時,陽頂天和秦懷玉徹底無語。

秦織這個女人已經徹底變態了,已經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嚇住她了。

「那你想要什麼?」陽頂天道。

「很簡單,答應我一個要求。」秦織道:「你只要答應。我就幫你殺魔靈。」

「什麼要求?」陽頂天如臨大敵一般。

眼前是個瘋狂的女人,不知道會提出何等變態的要求。比如說,讓陽頂天休掉焰焰,或者讓陽頂天殺掉秦懷玉之類的。

秦織望著陽度你們出去的時候,陽頂天你自己親手殺我,不要讓我被別人殺。」

這話一出,陽頂天頓時愕然。

這個變態的女人僅僅只是這個條件?這個要求。也未免太低了。

秦織朝陽頂天咯咯一笑道:「要不然你以為我會提什麼條件?我是一個連死活都不在意的女人,你以為我還有什麼東西想要的?難道我要求你睡我一夜?」

陽頂天徹底無語。

「好了,答應了就去學習隱匿玄技吧。」秦織道,然後款款朝上面走去。

……

儘管充滿了不甘。但是小公主靈鷲還是撅著小嘴把九品中等隱匿捲軸交了出來。

陽頂天拿過捲軸,緩緩地展開!

頓時,一股神秘悠遠的能量迷漫在整個大殿空間。

幽藍色的符文,密布在捲軸之上。那藍色的符文,彷彿要從捲軸上躍出來一般。

隨著捲軸地展開,藍色的光芒瀰漫,充斥。

頓時,整個大殿雪白的光芒,變成了幽藍色。

和陽頂天的近帝品魂劍一樣,一旦出現,可以改變周圍環境的一切光芒。

等陽頂天徹底展開了捲軸。

捲軸大約只有兩米長,裡面密密麻麻的符文,大約有幾萬個字元。

一層一層,整個捲軸疊著許多層神秘的能量。

這就是九品中等玄技。

是在場眾人目前見過最高等級的玄技捲軸,哪怕在整個混沌大陸,這也是天下最高品級的玄技捲軸之一。

將手輕輕按在漂浮的捲軸上,陽頂天緩緩閉上眼睛,輸入一股玄氣。

「呼……」

瞬間,一道藍色光芒猛地爆射而出,將陽頂天的身影完全吞噬籠罩。

「嗖……」陽頂天的神識,彷彿穿越時空隧道,來到了一個完全陌生,完全神秘的世界中。

與此同時,所有人清晰地看到,捲軸上的符文一個個脫離捲軸表面,漂浮在空中。

這些神秘的字元,陽頂天不認識,在場中人也沒有一個人認識。

一串串符文飄向空中,藍色符文離開的地方,捲軸一寸寸灰飛煙滅,變成了雪白的光芒粒子。

這就是玄技捲軸的特殊性,閱后即焚。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無數的藍色符文漂浮在空中。

每一層捲軸,足足有幾萬個字元。而整個捲軸,足足有九層之多。

所以,最後漂浮在空中的神秘字元,足足有幾十萬字。

無數的字元漂浮在空中,遊動,重組。

組成了無數道神秘的圖文。組成了無數個神秘的畫面。

最後,這些畫面,這些圖文,配合著捲軸裂開的光芒粒子,猛地鑽進陽頂天的腦子之內。

「轟1頓時間,陽頂天的腦子如同猛地炸開了一般。

整個身體,徹底被這股強大神秘的能量佔據。

無數能量。瘋狂改造著陽頂天的玄脈,甚至鐫刻氣海。

無數的能量,湧進陽頂天大腦深處,將特殊的印記,鐫刻在陽頂天的神識深處。

……

忽然,陽頂天的身體開始顫慄。

陽頂天儘管絲毫未知。但是這卷玄技捲軸裡面可怕的能量,此時卻在陽頂天的玄脈和氣海之內橫衝直撞。

如同真正的戰鬥一般,它瘋狂地,暴力地拓展陽頂天的玄脈空間,然後瘋狂地湧進起來。

此時,陽頂天的氣海之內已經沒有空間了。但是這股能量,竟然是活生生將純凈玄氣注入。強行地拓展氣海空間。

就這樣,陽頂天的氣海微微震蕩一次,空間被拓展一次,修為就稍稍突破一等。

就這樣,能量瘋狂地注入,陽頂天氣海不斷地震蕩,拓展。

五星一等。

五星二等。

五星三等。

五星四等。

……

幾乎是沒有任何阻礙,陽頂天直接提升到了五星九等。

然後。陽頂天的氣海開始膨脹,膨脹,膨脹!

「轟1頓時,陽頂天的體內一片虛無。

陽頂天突破了,正式突破六星武尊。

當然,陽頂天絲毫未知。

如果知道的話,他肯定會驚駭萬分。

所有的武技秘籍中。殺豬劍法能夠提升修為。

但是玄技捲軸,從來沒有聽說過可以提升修為的。當時陽頂天學習了魔天裂和八品魔焰刀訣,全部對修為都沒有絲毫突破。

為何這卷九品中等隱匿捲軸,竟然可以突破修為。

而且。此時因為陽頂天沒有學習殺豬劍法第四階,所以正常修鍊下,陽頂天的修為已經凝固了。

現在,這卷九品中等玄技捲軸,竟然讓他突飛猛進,直接突破了六星武尊。

然而,到達六星武尊后,這種突破仍舊沒有停止。

六星一等。

六星二等。

六星三等!

一直到六星三等,陽頂天的修為提升才停止。

足足幾秒鐘后,陽頂天緩緩睜開了眼睛。

過去的幾個時辰內,陽頂天彷彿經歷了一次最不可思議的神秘之旅。他彷彿去了一個最最神秘,最最離奇,最最美麗不凡的世界。但是具體畫面,他有完全不記得了。

睜開眼睛的一剎那,他感覺到自己變得更加強大了。

然後,他趕緊運轉玄氣,驚駭地發現,自己竟然突破了六星武尊。

陽頂天望向眾人道:「我,好像突破了六星武尊,玄技捲軸,竟然還能提升修為?」

「當然可以了。」小公主靈鷲道。

「可是,我從來沒有聽說過玄技捲軸可以提升修為啊?」陽頂天道。

「那是因為天下根本就沒有幾卷九品玄技捲軸,所以大家都以為玄技捲軸是無法提升修為的。」小公主靈鷲道:「事實上,九品以上的玄技捲軸,都可以提升修為的。修鍊者的玄脈品級越高,修為越低,突破就越高。」

頓時,陽頂天愧疚地望著小公主,原本這個捲軸是分給她的。

「好啦,好啦。」小公主靈鷲道:「這卷東西在你身上,比在我這裡,更加有用。」

「哼1邊上的宋春華冷哼一聲道:「靈鷲,不要蹬鼻子上臉。陽城主沒有欠你任何東西,能夠讓你來秘境就已經是莫大的恩賜,不要不知道好歹。下次,再讓我聽到你對陽城主有不敬的話,我揍你。」

靈鷲頓時吐了吐舌頭,背對著宋春華做了一個鬼臉。

「陽城主,你應該學了隱匿玄技了,現在便試試看吧。」宋春華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緩緩閉上眼睛,運轉玄氣,醞釀隱匿玄技功法。

「呼……」一股幽藍色的玄氣從體內冒出。

頓時,陽頂天徹底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礙…」頓時,所有人一陣驚呼。

儘管知道陽頂天能夠學會,但是真正施展了隱匿玄技,消失在眾人面前的時候,大家還是忍不住一陣驚呼。

小公主靈鷲伸手在陽頂天原來的地方亂摸,什麼都沒有摸到。

「他,他真的是隱形了。」小公主靈鷲道:「我用天靈師的天賦,也感覺不到它的任何存在。也就是說,他現在就算在一個大宗師面前,對方也不可能發現他。」

陽頂天此時也無比激動,因為他看到了一個非常神秘的畫面。

他自己依舊在原地,也能夠看見所有人。但是其他人,已經看不見他了。

當小公主靈鷲伸手過來的時候,他真的以為會摸到自己,然而事實是,小公主靈鷲的手直接穿過了自己的身體。

他真的偷取了一塊空間,然後將自己藏在裡面,與整個空間徹底隔絕,完全徹底的隱形。

這個玄技,實在是太逆天了,太不可思議了!

陽頂天不敢置信地望著這一切。此時,他清楚地看到,自己彷彿被一層幽藍色的光幕包裹,這個光幕之內的世界,應該就是他用玄技偷來的空間。

好了,既然學會了這個逆天的隱形玄技,那就該去殺那隻兩千歲魔靈了。

師傅,你等著我,等我殺掉這隻兩千歲的魔靈,拿到靈魂聚影,我就將你徹底復活。

陽頂天將手伸出光幕。

頓時,小公主靈鷲驚呼一聲,因為她見到眼前憑空出現了一隻手。

「砰1然後,陽頂天的身體直接跳了出來,出現在眾人眼前。

「秦織,走吧,去殺兩千歲魔靈。」陽頂天道。

「好埃」秦織笑道。

然後,兩個人朝第四層試煉室走去。

……

秦織沒有任何言語,直接朝光幕裡面走去。

魔靈第一時間,猛地將她擒祝

現在,輪到陽頂天進去了。

進去,會不會被魔靈撕裂?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六千五百字大章,拜求月票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