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四十三章:過第二層試煉!眾人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面。 如果它會思考的話,肯定已經後悔了。 它實在太幼小了,住在任何一個強大的能量空間都會能量消散。只能處在靈魂指環這種黑暗且狹窄封閉的能量空間內。陽頂天的氣海對於它來說,還是太強大了,...

接下來,陽頂天幾人幾乎用盡了所有的辦法,包括下毒!

反而只證明了一件事情!

這隻變態的負妖真的是無敵的,無解的!

每一次打它,它都無比可憐地慘叫,那種凄厲,那種彷彿要粉身碎骨的慘狀,真是讓人見者傷心聞者流淚。

實際上,真正傷心流淚的,是陽頂天一伙人。

最後,真的打到要痛哭流淚。

每個人都打得傷痕纍纍,每個人都打到吐血。

結果,那團玩意仍舊是慘兮兮的樣子。搞到後面,彷彿它的每一次慘叫都如同是莫大的嘲諷一般。

這個鬼東西,真的真的是無解的。

你用刀劈它,它是一團能量,對武力傷害基本上無感,就如同你抽刀斷水一般,完全無用。

而且它變態到你用到劈它,然後你的胸口也被一模一樣的力度,銳度擊中。

連最普通的物理傷害都能反射。所以就算不用任何玄氣,一刀看下去。然後莫名其妙那個揮刀砍它的人,直接胸口中了一道,血流如注。

連刀砍劍刺都能反彈,更別說玄氣傷害,玄技傷害了。甚至玄火傷害,也一絲不拉地反彈回來。

於是,陽頂天第一次嘗到了自己的億靈妖火。那,真的是多麼痛的領悟。

半邊胸膛都焦黑了,裡面的骨頭都酥了。如果不是及時在聖光下治療恢復,只怕陽頂天都要掛在自己的玄火上了。

連玄火都不行。

而且,你給它下毒,它固然不會反射毒害,但是卻絲毫沒有反應。而且關鍵,你根本就沒法下毒,它就是一團能量,你毒倒下去,直接流在地上了。你把毒弄成毒氣。然後擠進這團變態負妖之中。

它會很乾脆地把不屬於自己的毒氣擠出來,哪怕這些毒氣其實對它沒有任何傷害。

最後,所有人把目光落在了小公主靈鷲的身上,她可是最神秘的天靈師,號稱能夠控制一切靜謐的生命和靈魂。

小公主靈鷲,也都施展了玄乎奇玄的控靈術。

結果是,絕對的失敗!因為這個負妖。根本就沒有靈魂,它所有的一切,都是本能反應。它只有條件反射,根本沒有任何思維,沒有任何靈魂。

老天,在天靈師眼中。別說一棵樹一根草都有靈魂。就是年代久遠的石頭,泥土,都會有靜謐的靈魂。這個被稱為負妖的妖獸,卻沒有一絲絲靈魂。

……

足足被這個變態的怪物折磨了十幾個時辰后,所有人都傷痕纍纍躺在地上。

「我現在算是明白了最簡單,也最無敵,也最無解這句話了。」秦懷玉道。

所有人都點頭同意。

「我。現在都有些懷念千年夜梟了。」趙穆忽然道:「我覺得千年夜梟,真是可愛多了。至少有血有肉,知道憤怒,知道仇恨,知道反抗,知道害怕。儘管無比強大危險,但是也會受傷流血。」

所有人更加用力點頭同意。

「造物主真是變態,不然怎麼造出這麼變態的東西。」小公主靈鷲道。

是埃這玩意真是無解無敵埃

「任何生物都有生存本能,靈鷲你覺得這個變態負妖的生存本能是什麼?」陽頂天問道。

「當然是反射一切傷害。」小公主靈鷲道。

「不,我覺得反射傷害只是它的本領和手段,卻不是生存本能。」陽兒以,我們一定要弄明白,它為何要反射傷害。」

小公主靈鷲美眸專註點頭道:「你說得有道理,像這種又簡單又無解的生物。肯定有絕對的生存本能。」

「沒錯。」陽頂天道:「我覺得它的生存本能是平衡,它本身或許是一個永生的能量體,因為它可能處於一個近乎零的能量體。所以,它所有的生存本能都是為了保持這個平衡。所以它哪怕受到一點點傷害都有無比巨大的反應,整個身體都彷彿要裂開一樣。所以它要拚命反射這種傷害,保持自己的絕對平衡,否則它就會灰飛煙滅,就會毀滅。」

「有道理。」小公主美眸一亮道:「聽到你的解說后,我頓時茅塞頓開。但是,陽城主你能不能剝開理論,尋找實際,告訴我們一種殺死它的方法。」

「沒有。」陽頂天道。

頓時,小公主靈鷲狠狠白了陽頂天一眼。

「那我們應該怎麼辦?難道就被它活生生卡在第二層試煉?」宋春華道。

沒有人回答。

宋春華心中怒起,爬起身來,抽出寶劍對著那團東西一陣猛砍。

「礙…」

「礙…」

「礙…」

那團變態負妖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叫,輕微蠕動的身體幾乎要粉身碎骨,扭曲到不行了。

與此同時,宋春華身體連連被擊中,幾下之後,自己身上的威風的鎧甲一片狼藉,裂得不成模樣。

宋春華不斷用劍砍這個怪物,自己卻連連後退。

終於砍出十幾劍后,宋春華自己吐出一口鮮血,連著後退幾步。

陽頂天趕緊將她扶過來,帶著她去一層大殿聖光柱上恢復傷勢,然後再次用玄火給她重塑鎧甲。

這個怪物,真的要讓人活活被氣死的。你就算對著她狂砍撒氣也不行,因為它只會慘叫幾聲卻不受一點傷害,所有的傷害都由你來承受。

宋春華穿著緊身蛇皮戰衣在聖光下療傷,陽頂天用玄火為她修補鎧甲。

這畢竟是外傷,宋春華很快就在聖光下治療恢復了。

「陽,這樣不行的。」宋春華道:「我們必須想一個辦法,不能被這個負妖卡在這裡,後果將不堪設想的。」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我知道。」

「那你可有什麼辦法沒有?」宋春華道。

「有一個辦法,或許有用,但是後果應該很嚴重。」陽頂天道。

「什麼辦法?」宋春華問道。

「你知道黑暗結晶,能量黑洞嗎?」陽頂天問道。

宋春華點頭表示知道。

「我體內,還有一道玄火叫作黑暗玄火,是由能量黑洞和小部分億靈妖火結合而成的。但此時無比的幼小而且脆弱,進入我的氣海后。它已經陷入了沉睡,否則它要麼反噬我,要麼自己消散。所以不得已,我讓它進入了沉睡。」陽頂天道:「如果我將它召喚出來,應該可以摧毀這個負妖。因為,這黑暗玄火可以吞噬一切能量,它幾乎是整個混沌世界的最高能量等級之一。應該僅僅次於邪靈。」

頓時,宋春華呼吸一滯,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

她當然知道陽頂天這株黑暗玄火是何等的逆天,現在它還太過於幼小,等到它真正成長強大起來之後,那……那或許會成為整個世界的噩夢!

她直接嗅到了一股無比巨大的危險。可以這麼說。如果擁有這朵黑暗玄火的不是陽頂天,她已經拔劍殺之了。甚至,如果不是此時的陽頂天,而是在天空魔城中和他接觸的陽頂天,她也拔劍動手了。

擁有黑暗玄火,幾乎便可以視為黑暗的標誌了,實在是太危險了。

但是。現在讓她動手她肯定不願意。而且她幾乎本能地願意相信,陽頂天內心正義而且光芒,所以就算身處黑暗也無法改變這一點。

或許,真正的墮落和黑暗,是人的心。而不是某種武器,或者某一種玄火。

宋春華這樣解釋。

「現在召喚出沉睡中的黑暗玄火,會有什麼後果。」宋春華問道。

「本來已經虛弱的黑暗玄火會更加虛弱,甚至有消散的危險。」陽頂天道。

「這個黑暗玄火是不是很重要。」宋春華道。

「是。」陽餌應該是我戰勝邪魔道的殺手。它是我手頭上唯一不完全落後於邪靈的籌碼。」

宋春華頓時陷入了沉默。

因為,假如她是陽頂天,她也不知道該如何抉擇。

不用黑暗玄火,可能這一關過不去了,雲霄城就完蛋了。

但是用黑暗玄火,雖然很有可能成功,但是黑暗玄火也有可能消散。那意味著。陽頂天最強的殺手毀了,最大的籌碼沒了。

一方是兩個月後的未來,一個是幾年後的未來。

當然,後者才是真正的未來。而前者。關係著陽頂天最親的人。

如果是一個大梟雄,肯定直接無視雲霄城,而不讓黑暗玄火受一點傷害。但毫無疑問,陽頂天絕對不是那種心狠心硬的大梟雄。

「有什麼辦法,能夠讓黑暗玄火強大起來?」宋春華問道。

「讓黑暗玄火,吞噬一朵完整的玄火,它就可以穩定下來,成為一朵正常的玄火。它不斷地吞噬玄火,那麼它就會變得無比的強大。」陽頂天道。

「那,那這次你來的目的是為秦懷玉爭奪玄火,其實你比他更加需要玄火,你為什麼不說?」宋春華問道。

「他比我更加需要玄火,否則他在秦城就無法立足了。」陽頂天道:「我的黑暗玄火,可以等以後再吞噬其他玄火。」

接著,陽頂天望向宋春華道:「記住,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給別人。」

宋春華望著陽頂天好一會兒后,道:「我一直都不服氣任何人,我覺得沒有一個人可以折服我。事實上,我之前向你效忠,是因為你隱宗之主的身份,我對你這個人敬佩或許有,但是卻也有些瞧不上的。」

陽頂天笑道:「我畢竟不是出自名門,身上沒有那種天生的霸氣。」

「但是現在,你已經讓我有些傾折了。」宋春華道:「我發誓,我會永遠效忠你的。」

陽頂天的面色頓時變得無怪起來道:「那,那以前的效忠是假的嗎?」

「也是真的。」宋春華道:「但那只是對某種牌位的效忠,願意付出的代價有限。最多只是自己的生命而已,或許這種效忠一開始就帶著犧牲生命的絕望情緒。但是現在的效忠,變成了願意付出更大的代價,比自己生命更大的代價。」

對於有些人來說,自己的生命就是最大的代價。但是對於有些人來說,生命僅僅排在自己價值的後面幾位而已,有很多東西都比生命珍貴。

「比如。你之前讓我和秦懷玉聯姻,我直接拒絕了。」宋春華道:「但是你現在讓我和任何人聯姻,只要有利於我們的局面和事業,我都會答應。」

「你是自由高貴的靈魂,我不會傷害的。」陽頂天道:「之前不認識你,可以把你當成工具。現在不可以了。」

宋春華凝語,然後點了點頭。

「好了。我們走吧,去滅掉那隻變態負妖。」陽頂天道。

「你決定了?」宋春華道。

陽頂天點頭道:「決定了,儘管我知道這樣會得不償失。我或許不能算是一個合格的領導者。」

……

黑暗玄火,陽頂天的殺手,可以說是陽頂天最後的手段了。

陽頂天站在負妖下面,心思變得凝重起來。

此時氣海內沉睡的黑暗玄火。真的已經無比虛弱了,這次召喚出來攻擊負妖,冒的風險真的是太大了。

如果,它真的消散掉!那,就算摧毀了眼前這隻變態負妖,那陽頂天真的不知道是虧還是賺。

而且,並不是說陽頂天再找來一個能量結晶。和億靈妖火結合,就可以變成黑暗玄火的。這種可能性,已經是絕對為零了。

黑暗玄火的誕生,是極度偶然的,是完全不可複製的。

現在讓陽頂天重演當時情景,也製造不出黑暗玄火了。

見到陽頂天凝重的表情,儘管秦懷玉,小公主和趙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隱然間也感覺到一股窒息的緊張。

宋春華眼睛緊緊盯著陽頂天,嘴唇緊緊咬在一起,往日紅艷的嘴唇此時蒼白無色。

「豁出去了,不管任何後果,任何代價,我都認了。我就是要滅掉負妖,我就是要通過秘境。我就是要拯救我的妻子和兒子,不管什麼代價。」陽頂天猛地一咬牙。

「呼1陽頂天猛地召喚出了黑暗玄火。

頓時,一朵黑色的火焰靜靜在陽頂天氣海之內燃燒。比起它全盛的時候,它的火焰能量最多之剩下三分之一了。甚至。它在沉睡的時候,能量也在消散,只不過消散的速度非常緩慢而已。

黑暗玄火儘管恐怖強大,但是它的生命體依舊是個嬰兒。每次當它住在靈魂指環的時候,它都滿心不樂意,都拚命要住進陽頂天的氣海之內。

當陽頂天為了救東方冰凌,釋放出兩朵玄火和南海寧族的長老同歸於盡的時候,天真的黑暗玄火終於如願以償,趁機鑽進了陽頂天的氣海裡面。

如果它會思考的話,肯定已經後悔了。

它實在太幼小了,住在任何一個強大的能量空間都會能量消散。只能處在靈魂指環這種黑暗且狹窄封閉的能量空間內。陽頂天的氣海對於它來說,還是太強大了,而且它又不能反噬主人。

望著只剩下三分之一的黑暗玄火,陽頂天心痛得一陣抽搐。

沒有絲毫停留,在召喚出黑暗玄火的一剎那。陽頂天猛地釋放,擊向那隻變態的負妖。

對於結果,陽頂天並不擔心。哪怕只剩下原來三分之一的黑暗玄火,也足以毀掉負妖。

畢竟,黑暗玄火是僅次於邪靈的最高能量,可以吞噬一切能量,是黑洞一般的存在。

而這隻負妖儘管逆天,但畢竟是一種能量。

見到陽頂天激射出黑色的火焰后,靈鷲小公主美眸猛地一驚!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

她是天靈師,當然識貨,當然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事實上,陽頂天黑暗玄火釋放的那一剎那,她都感覺到一股心悸。

這朵黑暗玄火,實在太恐怖了,哪怕現在非常幼小,但已經表現出可以毀滅一切,吞噬一切的特性。哪怕是天靈師的她,都感覺到一股顫慄的恐怖。

她真的沒有想到,這個陽頂天竟然有如此逆天的東西,真是看不出來埃不過接下來,她也放心了,既然陽頂天釋放出了如此逆天的殺手。滅掉負妖應該沒有問題了。

黑色玄火,猛地疾射進那團負妖之內。

所有人屏住呼吸,等待著負妖毀滅的那一刻!

黑暗玄火進入的那一剎那,負妖身體猛地一縮,變得只有拳頭大校

眾人心中頓時一松,它果然完蛋了。

陽緞火,果然是最逆天。最高級的能量存在!

但是……,他們好像高興得太早了。

因為,那團黑影負妖縮小成拳頭大小的一團后,頃刻間就恢復原狀了。

然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負妖絲毫未損,依舊靜靜地在哪裡蠕動。黑暗玄火就在它的身體裡面燃燒著,然而它沒有絲毫反應,就彷彿黑暗玄火不存在一般。

頓時,所有人驚呆了。

陽頂天徹底驚住了!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怎樣?怎麼可能會這樣?

這黑暗玄火,可是僅次於邪靈的至高能量存在。絕對比負妖高出幾個能量等級,毀滅負妖應該不在話下。

結果,非但沒有毀掉負妖。反而連慘叫聲都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

緊接著,陽頂天看到黑暗玄火正在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飛快縮校

頓時,陽頂天心中猛地揪起,立刻用最快的速度吸收回黑暗玄火。

儘管陽頂天的速度已經非常非常快了,但是黑暗玄火實在太太虛弱了。在進入陽頂天玄脈的時候,它消散的速度更加快,幾乎是飛快地灰飛煙滅。

任何玄火都是無比強大的,任何玄火也都是無比脆弱的。

所以。任何一朵玄火都需要在絕對安靜正確的環境中,成長几千上萬年才能誕生。當它成熟被採摘了之後留下了玄火之根,依舊需要一二百年的生長才能再次綻放成熟。

陽頂天這株黑暗玄火,本身誕生的環境就惡劣偶然。此時飽受顛簸,真真是危險了。

玄火鑽入氣海的速度已經無比的快了,但消散的速度依舊無比的快,所以完全是和時間在賽跑。

陽頂天的心臟幾乎痛得無法言語。

黑暗玄火進入氣海之後。已經近乎消失不見了,陽頂天已經很難感受它的存在了。至少,它已經不是一個成型的火焰了,單純神識眼已經看不見它了。

只能隱隱感覺到。它靜靜蟄伏在陽頂天的氣海之內,不敢有一點點的唪ぁ

陽頂天點燃億靈妖火,拚命哺育黑暗玄火。想要讓它稍稍成長,至少可以穩下來,不會有毀滅的危險。

然而,此時無比虛弱的黑暗玄火,完全沒有任何反應。

儘管它是能量黑洞生成,但它最終卻是玄火,它已經有了生命,絕不反噬主人,是它們的最高準則。寧願自己的毀滅,也絕不反噬主人。

陽頂天難過到幾乎窒息了。

他目光狠狠盯著這隻變態的負妖。

不止是為了雲霄城,哪怕是為了黑暗玄火,也要滅掉它。

在短時間內,一定要餵食黑暗玄火足夠的能量,一定要讓它活下來,讓它成長強大起來。

……

「陽城主,這不可能?怎麼會這樣?」宋春華走到陽頂天邊上低聲道。

「是啊,真不可能。」靈鷲小公主道:「你那朵玄火,是我見過最高能量等級的東西,是天下最最可怕,甚至可以吞噬毀滅整個混沌世界的東西。它怎麼可能連一隻負妖都對付不了。」

陽頂天壓制內心的憤怒和痛苦,走到負妖面前,靜靜觀察它。

此時,這段可惡變態的能量生命體依舊非常無辜地輕輕蠕動。

陽頂天輕輕吹一口氣,它便蠕動得厲害起來。

陽頂天頓時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為什麼在沒有任何攻擊的狀況下,它都在不斷蠕動?

陽頂天絞盡腦汁,這裡面有沒有風。

「我們所有人屏住呼吸,封閉毛孔。」陽頂天道:「阻止任何氣息能量的外溢。」

頓時,所有人按照陽頂天命令施行。

果然,這隻負妖的蠕動軌跡小了許多許多,幾乎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肉眼幾乎無法察覺。

陽頂天盤坐下來,靜靜沉思。

頓時,所有人都靜靜等待著,等待著陽頂天能夠想清楚。

足足半個時辰后,陽頂天睜開雙眼,頓時所有人關切地望著他。

「我知道如何毀掉它了。」陽頂天道:「毀滅它的辦法,比我們想象中簡單得多得多!甚至,不值一提。」

「真的?」頓時,所有人驚呼。

「真的1陽頂天從空間指環內取出一些粉末,按照比例混合在一起,然後用紙捲起來。

在場所有人都不知道陽頂天製作的這個東西是什麼。

如果地球上的人看到了,一定會喊出它的名字。

鞭炮!

沒錯,僅僅只是一個很小很小的鞭炮。

做好鞭炮后,陽頂天直接點燃鞭炮,朝著負妖扔了過去。

「礙…」負妖輕輕一聲慘叫。

「啪……」鞭炮猛地炸開。

「礙…」負妖一陣短促而又尖利的慘叫。

然後,它圓乎乎的身體猛地脹大變形,扭曲。

它拚命想要反射能量,反彈能量,卻已經找不到那個釋放能量的東西,找不到反射的目標。

然後,它不斷脹大,長大,扭曲,扭曲。

「砰……」

脹大到了極致之後。

負妖猛地炸裂,徹底灰飛煙滅。

這隻變態的負妖掛了!

這個幾乎成為眾人噩夢的第二關Boss,幾乎無敵無解的Boss,連黑暗玄火都滅不了它,卻被一個小小的鞭炮給炸得粉身碎骨了。

頓時,宋春華等人全部驚呆了,完全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如同看神一般。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完全是神乎其技啊?

包括平時最不屑陽頂天的靈鷲小公主,也深深被折服了。

這個近乎無解的難題,這個近乎無解的Boss,就這麼被陽頂天輕而易舉地解了。

陽頂天笑道:「別發獃了,第二層試煉我們過了。那個逆天寶物乾坤戒,歸我們所有了。」

眾人依舊驚愕地望著陽頂天!

是啊,從頭到尾不超過十五個時辰,第二層試煉就過了。

所有人腦子裡面只有一個問題,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但更重要的是,第二關他們過了,陽頂天一個人就輕而易舉過了第二關,乾坤戒到手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六千五百字大章,拜求月票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