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三十五章:她是誰?宋春華艷美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你殺了她們,你很過癮嗎?解恨了嗎?」陽頂天道。 「還沒有1秦織道:「反而讓我內心的火焰更加猛烈病態了,或許只有報復了你之後,才能讓我內心的仇恨之火熄滅。」 「你所謂的復仇,應該...

「我毀了你的修為,毀了你的前途,毀了他母親,甚至毀了他的身體,毀了他作為男人的象徵1

接著,陽頂天深深拜下,道:「這裡,我向你深深地道歉,儘管我完全不請求你的原諒!對不起,秦少白1

「不1對方嘶聲吼道:「不要喊這個名字,我叫秦織,我叫秦織1

頓時,眼前這個女人徹底瘋狂了。拚命抓自己的頭髮,拚命地嘶吼,拚命地尖叫。彷彿要用這種極端的情緒,將那三個字的名字徹底趕出自己的腦子之外。

陽頂天淡淡望著她,此時她身上已經完全看不到一點點秦少白的氣息了,甚至看不到一點點男人的氣息了。她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語調,都變成了徹底的女人。唯一和之前秦少白有一點點聯繫的,就是她眼眸偶爾閃過的神情,那種徹底的放肆,大膽,還有肆無忌憚。

難怪,在魔城商宮第一次拍賣會上,陽頂天見到武莫織的時候,忽然覺得這道眼神有些熟悉,卻怎麼都想不起來。

「好的,秦織1陽頂天道:「很抱歉,毀了你報復的快感了,那麼請你說說你的故事吧。」

秦織漸漸從歇斯底里安靜下來,然後安靜地娓娓道來。

「在雲霄城,我被楊岩老匹夫和西門懼設計陷害還不知,姦殺西門懼的未婚妻唐辛,然後嫁禍給西門焰焰,最終逼著你和我決鬥,成為了楊岩的殺人工具。原本我必勝,你必死,甚至是一面倒的虐殺。結果你忽然大展神威,將我打成了廢物,將我男人的部分跺成粉碎,將我的腦子轟成了白痴。然後,我母親孤零零一個人帶著我回西北秦城。我活了下來。但是徹底成為了一具行屍走肉。」

「然後,我的母親楊師師,被那個禽shu送去了妓院,被抹去了腦子的記憶,到現在她還以為自己只是一個jinv而已。我在西北秦城,就徹底淪為了沒有人理會的廢物,就算死了爛了都沒有人管。一直到了有一天。秦七七帶著一個精神師來到我的窗前,給我腦子裡面放了一顆冰冰涼涼的東西。我被摧毀的意識精神恢復了,記憶也恢復了。但是我依舊像是一個行屍走肉,木然地面對這一切。成天披頭散髮,顛倒於房舍之間,然後秦七七就離開了。」

「一直到了有一天。姑姑秦夢離來看我。她覺得我很可憐,於是給了我一顆丹藥讓我吃下去,然後離開秦城,徹底以另外一個身份活下去。你應該知道,這顆丹藥就是變形丹,還是你冒充沈浪賣給秦夢離姑姑的。於是,我服下了變形丹。就變成了如今這個模樣,變成了徹底的女人。」

「不僅僅我的身體變成了女人,我的心理也徹底變成了女人。我離開了秦城,去一個誰也不知道的地方生活,我想告別一切,最重要是我想告別我內心刻骨的仇恨。但是,我沒有想到,這種安靜的生活。反而讓我內心的仇恨愈演愈烈。我原本就是一個狠毒狹窄之人,變成女人後,這種心性更加濃烈。當然,如果幾個月前你慘死了,這股仇恨我或許會藏在心裡。但是沒有想到,大決武你竟然贏了,你成了雲霄城主。並且和西北秦城聯姻了。這個時候,我內心的仇恨終於到了極致,完全無法忍受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秦七七找到了我。」

「她問我。願不願意報復陽頂天,報復秦懷玉。如果願意,她一切都為我準備好了。於是,我就來了,帶著武莫織的身份,去了魔城商宮和你相聚。」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武莫織,和你這個模樣長得很像?」

「我不知道,因為沒有什麼人見過武莫織,況且還帶著面紗。魔城商宮,只認特殊的玉牌。武莫織的玉牌在我手中,我就能掌握她在魔城商宮所有的資源。」秦織道。

「你殺南宮秀,殺公孫四娘,殺趙無忌都是因為你的仇恨,但是為什麼要假冒靈鷲小公主去殺?」陽頂天道。

「糾正你一件事,我恨趙穆,不是因為他娶了我用過的破鞋。而是因為他們幫助了你,如果沒有他們的幫助,你到現在都還是一個見習武者,你到現在都還是一個廢物。」秦織道:「我假冒靈鷲,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我妒忌她。第二個原因,她是天靈師,她能感覺到整個城市是假的,會阻止你們進海市蜃樓,所以我必須離間你們,讓你們分開。」

「你易容成靈鷲這不難,因為你此時的相貌比靈鷲還要精緻。但是你如何冒充她的那支寶劍,還有她的移形換影。」陽頂天道。

「寶劍不用冒充,我花五百萬魔幣,直接從地裂城主葵司那裡買回來就可以了。我先向他道歉,然後花了雙倍的價錢,他自然就把寶劍賣給我了。這兩支劍都是你鍛造的,幾乎一模一樣。」秦織道:「至於移形換影,靈鷲小賤人有魔靈霧衣,我可沒有。我只是學習了一種邪魔道的劍法,叫作鬼殘劍訣。不是真的移形換影,只是速度很快很快而已。儘管秦七七用特殊的手段提升了我的修為,但是正常情況下我根本殺不死南宮秀和公孫四娘,跟更別說是趙無忌了。但你也知道,魔域中的空氣有毒。所有的武者都不能用玄氣,所以我的劍法就有了逆天的殺傷力,加上我後背的棺材裡面,其實是邪魔道的一個可怕的機關。所以,南宮秀,公孫四娘,趙無忌都死在了我的手裡了。」

說到殺人的時候,秦織的眼中幾乎射出了病態的亮光。

「你殺了她們,你很過癮嗎?解恨了嗎?」陽頂天道。

「還沒有1秦織道:「反而讓我內心的火焰更加猛烈病態了,或許只有報復了你之後,才能讓我內心的仇恨之火熄滅。」

「你所謂的復仇,應該就是讓我和你發生苟且之事,然後告訴我你是秦少白這件驚天的噩耗吧。」陽頂天道。

「沒錯,到時候你肯定痛苦到了極點,恨不得閹割掉自己,說不定以後對所有的女人都反胃噁心,這真是最好的報復。」秦織冷笑道。

「如果真的發生的話。那確實會成為一生的噩夢。」陽頂天笑道:「可惜,你報仇不了了。因為,我已經提前揭露了真相,提前識破了你的身份。」

「沒錯,你毀掉了我復仇的快感。」秦織厲聲道:「那現在,我只能看著你殺掉秦懷玉,擊碎自己的偽善仁義帶來快感。還有。當雲霄城被秦七七徹底摧毀的時候,當西門焰焰,楊佩佩徹底淪為別人玩物的時候,看著你的痛苦,我內心或許會好過很多的。」

陽頂天望著眼前這張美麗的面孔變ti的扭曲,輕輕嘆息一聲。轉身離開。

「陽頂天,離開海市蜃樓的秘密,就在我的腦子裡面。你折磨我啊,你拷問我啊,哈哈……」秦織在背後大聲笑道。

陽頂天轉身望著她道:「秦織,你知道剛才我為何向你道歉嗎?」

「你的假仁假義而已。」秦織冷笑道。

「我道歉,是因為我當時應該殺掉你。而不是折磨你,虐殺你泄憤。」陽頂天淡淡道:「踩爆你的下身,瘋狂地殘害你的身體,這些我當時都不該做,我該做的是直接斬下你的頭顱而已。」

「現在才後悔沒有殺我,晚了,哈哈……」秦織瘋狂笑道。

「你,根本沒有知道我言語的重心在哪。」陽頂天道。

然後。直接走到人群之中。

秦懷玉頓時望來詢問的目光,陽頂天點了點頭,頓時秦懷玉身體猛地一個顫抖,彷彿很冷一樣,使勁揉搓了自己身上的雞皮疙瘩,彷彿見了鬼一般。

「不要臉。」靈鷲小公主狠狠白了陽頂天一眼。

陽頂天狠狠瞪她道:「你用玄火地圖換寶劍的時候,為什麼說這是一張地級玄火啊?為什麼又說。還有十天綻放嗎?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玄火地圖都是你搶來的。」

靈鷲一縮,道:「我,我這樣說。就好像玄火地圖是我的一樣,給人感覺不是我搶來的。」

陽頂天徹底無語,怒道:「你來自靈鷲宮,你背後老祖宗很厲害。你這樣說,讓我以為玄火地圖是老祖宗給你的,所以我們才會確信無疑。」

「那是你們自己蠢,干我什麼事情。」靈鷲冷笑道:「利令智昏,還要怪別人,休想1

宋春華望過來,道:「陽城主,接下來怎麼辦?」

接著,宋春華道:「如果你們不願意折磨武莫織,我不介意的,可以讓我動手。」

陽洱不是武莫織,她叫秦織。你越折磨她,她越有一種病態的快感,她之所以還活著,就是為了向我復仇。所以折磨她沒一點用處的。」

「那怎麼辦?」靈鷲道。

「等1陽度待微妙的時機,這種困境,會改變人的很多心理的。」

……

等!等!等!

接下來,幾個人唯一做的事情,就是等待!

一開始,幾個人還聊天。

比如,秦懷玉問道:「陽頂天,你的魂劍幾乎天下第一,找到玄脈精了嗎?」

師傅東方涅滅曾經告訴陽頂天,在陰陽鏡的一個洞府之內,有一對玄脈精。當時陽頂天和東方涅滅還相約去采這對玄脈精。

後來,發生了如此驚天事變。

但陽頂天當時依舊在玄脈精成熟的時候,在殘破的陰陽鏡中找到了那個洞府。

可是,已經沒有見到了玄脈精的蹤跡了。

陰陽鏡從仙境變成了地獄。

那個洞府,也徹底變成了地獄,一片扭曲。那對陰陽玄脈精,不知道是被魔化的東方冰凌取走了,還是被陰陽鏡的劇變毀了。

所以,陽頂天沒有得到玄脈精,也沒有任何玄脈精的下落。

玄脈精,海魂晶,是修鍊劍魂不可替代的寶物。

「沒有找到,曾經有一對陰陽玄脈精,都被毀了。」陽頂天道。

……

一開始,只是陽頂天幾個人在說話。

後來,秦織也坐在邊上,用最惡毒冷漠的言語攻擊一切。

最後。漸漸變得只有秦織一個人在說話。

說話的內容,只有一個。

陽頂天在螳臂當車,兩個月後秦七七率領大軍攻打雲霄城的時候,雲霄城的毀滅已經成為註定,秦萬仇的淪陷已經成為註定。

「你根本無法知道,秦七七身邊的人有多強大,你根本不知道。秦七七掌握的力量有多麼的驚人。」

「陽頂天,你以為釋放回一個段汝妍,就能阻擋秦七七,你做夢吧。」

「陽頂天,相信我,下回你再見到段汝妍。你會非常震驚的。」

「秦七七,會用傾天雷霆之勢,會用牛刀斬殺螞蟻之勢,徹底摧毀雲霄城的。」

「秦七七的戰略方針是,不留雲霄城一人,一草,一木。一石,要徹底的摧毀1

「她摧毀雲霄城,根本不是為了雲霄城本身。而是作為邪魔道徹底席捲世界的號角,滅的是雲霄城,目的卻是天下會,卻是秦萬仇,要讓那些遊離不定的人看清楚。反抗者的下場,就是如此的悲慘1

「放心陽頂天。他們不會殺你的,那樣太便宜你了。他們只會徹底折磨你,從內心深處去折磨你。摧毀你所愛的人,比如你的妻子,你的孩子,你的qingren岳母,你所有的女人。當你所有寵愛的女人。變成其他男人床上的玩物時,你想想你的內心會有多痛埃」

「所以陽頂天,我的復仇還早著呢。看著你悲慘到了極點,才是我最快樂的復仇。」

……

前面三四天。是陽頂天幾個人在說。

接下來十來天,就只有秦織一個人在瘋狂傾瀉著內心的仇恨和變ti。

只有她一個人再說,用最惡毒的言語。一開始,靈鷲還和她對罵,最終還是被她內心的黑暗和扭曲徹底嚇到。

最終,只有秦織一個人在說,再罵,在瘋狂惡毒地攻擊陽頂天。

但是,一個人就算內心仇恨再多,再惡毒,再扭曲。一天到晚不斷地說,終究會說乾的。

於是,二十天後,秦織的話也越來越少,越來越沉默,最終什麼都不說了,然後眼神也變得死寂。

彷彿,在這囚牢困境之中,她瘋狂的發泄,另類地流盡了她內心的仇恨,讓一切都變得寡然無味。

……

二十天過後,秦織沉默了,其他人開始漸漸變得瘋魔,尤其是秦懷玉。

他開始喋喋不朽。

這種囚牢困境之中,是最容易讓人瘋狂的。

因為陽頂天有丹藥,所以都不會餓死。但是,真的會讓人瘋狂,尤其在這種黑暗壓抑的環境之內。

陽頂天沒有阻止秦懷玉的喋喋不休,讓他徹底的傾瀉。

傾瀉對寧柔兒的愛,對寧柔兒的恨。

對陽頂天的痛恨,妒忌,還有更加複雜的情緒。

對秦萬仇徹底的崇拜,還有刺骨的仇恨。

最後,秦懷玉所有的言語化成一句話。

「陽頂天,殺了我1

然後,他就一直在重複這一句話。

「陽頂天,殺了我1

「陽頂天,殺了我0

「陽頂天,殺了我1

只要殺掉秦懷玉,秦七七就會讓秦織說出離開海市蜃樓的辦法。

時間已經過去一個月了,距離秦七七毀滅雲霄城的日子,已經近了一個月。陽頂天什麼都沒有準備,沒有找到盟友,沒有組織軍隊,更重要的是,沒有做好強大的傀儡戰魔。

沒有得到強大的傀儡戰魂,就無法製成傀儡戰魔。

如果繼續這樣漫無目的地等待下去,雲霄城面臨的是滅頂之災。

西門焰焰,楊佩佩,面臨的將是地獄一般的折磨。

邪魔道的人不殺陽頂天,但是會從內心深處,會從靈魂深處瘋狂折磨陽頂天。

時間往前流失一步,距離可怕的結局,就近一步。距離雲霄城的毀滅,就近一步,距離陽頂天的毀滅,就近一步。

在這種漫長的等待中。

陽頂天漸漸地崩潰,但還能承受,畢竟他的內心在前不久,剛剛遭受過近乎煉獄一般的折磨。

但是身為當事人的秦懷玉。卻徹底承受不住,徹底崩潰了。

一連幾天,他足足說了幾萬遍的:陽頂天,殺了我。

說到靈鷲小公主都崩潰了,不敢和她在一起,躲得遠遠地去睡覺。

後來,秦織也遠離了。縮在大殿的一個角落中,眾人再也看不見。

接著,趙穆也離去了,找到大殿的一個黑暗角落。

這個大殿實在太大了,縱橫足足千米。

最後,只有陽頂天。宋春華,秦懷玉一個人在大殿中央。

一個月後,秦懷玉近乎徹底崩潰了,他已經開始喃喃自語,眼睛已經散亂。

宋春華道:「陽,你讓秦懷玉睡吧,否則他已經承受不住了。」

陽頂天點了點頭。掏出一顆丹藥,喂進秦懷玉嘴裡。

秦懷玉已經沒有任何反應了,本能地吃下丹藥,然後沉沉睡去。

頓時,整個大殿中央,只有陽頂天和宋春華兩人。

「陽,你在等待什麼?」宋春華道。

「等待秦織的開口。」陽頂天道。

「她不會良心發作的。」宋春華道。

「她內心崩潰,瓦解了。就會開口了。」陽頂天道。

宋春華稍稍猶豫地望著陽頂天,道:「如果,如果,真的迫不得已,需要殺掉秦懷玉,我能理解的,甚至。我會幫你動手。」

陽頂天搖了搖頭,道:「不,我不會殺秦懷玉。當然這和善良正直無關,我只知道。秦七七這個魔女讓我們做的事情,我們不能做。做了,就是毀滅的開啟。」

「嗯1宋春華點頭道。

忽然,宋春華道:「我天天穿著這麼重的盔甲有些累,我想解下來,可以嗎?」

陽頂天一愕,道:「當然可以。」

宋春華起身,解下了威風的鎧甲。

她的裡面,穿著蟒皮緊身勁裝。

她解下鎧甲后,陽頂天頓時呼吸一窒。

一具比穆漣漪熱火十倍的軀體,展現在陽頂天面前。

比陽頂天還高半個頭的她,擁有一對驚人的修長美腿。

陽頂天沒有見過一個女人,擁有這麼長的美腿。

而且,曲線如此的健美,渾圓,筆直!充滿了力量,火爆,性感。

陽頂天也沒有見過如此纖細而又充滿爆炸力的蜂腰,也沒有見過如此飽滿挺翹的雙股,更沒有見過如此挺拔豪聳的胸前堅挺!

宋春華的身材曲線,比同等類型的穆漣漪幾乎火爆十倍,性感十倍。

然後,宋春華一扯掉黃金頭冠。

頓時,滿頭的秀髮披灑下來。

那張剛毅,俊美之極的面孔,瞬間變得艷麗逼人!

一股特殊的女人氣息,瀰漫她的全身。

從一個充滿雄性氣息的女漢子,變成了一個擁有魔鬼曲線,超級美腿,驚人誘hu的絕美女子。

儘管,依舊帶著男子氣概,但毫無疑問給人一種女人的氣息。

陽頂天看呆了足足幾分鐘,問道:「是因為家裡沒有出色的男子,所以你不得不扮演男人的角色嗎?」

「不,是我自己喜歡扮演男人的角色,內心嚮往成為一個英雄。」宋春華道:「只不過,我覺得此時如果是一個女人在你身邊,或許更加能夠讓你平靜。」

陽頂天頓時一陣苦笑道:「還真是謝謝你了。」

就這樣,陽頂天和宋春華,守在大殿中央足足幾日。

「陽城主,你身上有聚水丹嗎?」宋春華問道。

「有。」陽頂天道。

一顆聚水丹,大概有十幾斤水左右。

「給我一顆,我去洗個澡,實在忍不住了。」宋春華道。

陽頂天從懷中掏出兩顆聚水丹給她,並且給了她一個絲巾。

宋春華拿著,走到大殿黑暗的角落去洗澡。

片刻后,宋春華過來了,道:「陽城主,趙穆瘋魔一般在大殿邊緣漫無目的地遊走。我把萬一被他撞上,所以能麻煩你,幫我把一下風嗎?我的身體畢竟是女人。」

「好。」陽頂天道。

然後,陽頂天和宋春華走到大殿的一個角落。

在一個內凹的縫隙中,宋春華走了進去,開始剝下自己身上的蛇皮緊身戰衣。

頓時,蜜蠟一般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

如同美女蛇蛻皮一般,美麗到了極致,也誘人到了極致。

註:今天應該還有第二更的,謝謝!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