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三十四章:玄火大殿!武莫織現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武莫織拉著陽頂天,來到一個完全偏僻的角落,來到一支巨大柱子後面。 然後。她放開陽頂天的袖子,抬起美眸望著陽頂天道:「我跟你說過的,作為巫靈師不能讓任何男人看她的臉,所以我的臉沒有被任何男人看...

城門之外,是地獄!到處都是猙獰流血的土地,到處都是充滿死亡氣息的紅色血霧籠罩。

但是城門裡面,卻如同天堂。

到處都是繁花似錦,到處都是鮮花綠地,到處都是噴泉雕塑。

城門裡面,每一寸空氣都是方向的,純凈的。

城門裡面的天空,碧藍如洗,雙日懸空。

城門裡面的每一寸道路,都鋪著玉石,城門裡面的每一處建築,都精雕細琢,大氣宏偉,富麗堂皇。

陽頂天,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美麗的城市!

不管是在地球時代,還是在混沌世界,甚至是在電影裡面,陽頂天都沒有見過如此美麗的城市,簡直如夢如幻,美麗得超過任何人的想象。

但是,城市裡面沒有一個人影,沒有一隻蝴蝶,沒有一隻小動物。準確地說,沒有一道人影。

……

幾個人,都屏住呼吸,不敢置信地望著眼前夢幻美景!

「我們,要進去嗎?」秦懷玉顫聲道。

陽頂天沒有說話,因為她不知道要不要進去。

這種如同仙境一般的城市,確實充滿了讓人進入的**。但是,誰也不知道,仙境的背後,是不是地獄。

原本,這一趟來魔域,被一張地圖吸引到這裡來,本身就已經透露著詭異。

或許,這美麗的城市,就是惡魔張開的大嘴,吞噬靈魂的大嘴。

「我覺得,現在就算不進去,或許也來不及了。」宋春華道:「如果它是個陰謀,那他也已經開啟了。而且,也不會是針對我們三個人的。」

陽頂天聽了之後。頓時點了點頭。

「進去1陽頂天一聲令下。

幾個人走進了這座美輪美奐的城市。

後面,巨大的城門緩緩關閉。

……

在外面看,這座城市已經沒到讓人窒息,進入城市之後,這種美麗更是無以倫比,幾乎每一步。每一尺,都是無比美妙的風景。

讓人有一種衝動,住在這裡面,一輩子都不願意離開。

根據地圖上,這座城市大概有百里左右。

路邊的每一座房子,都如同宮殿一般精緻華美。路邊的每一個草坪,都精細如織,路邊的每一處花壇,都金精美鮮艷。

根據地圖上的指示。玄火應該在中央的宮殿內綻放!

幾個人走得很慢,小心翼翼,既陶醉,有膽顫心急,在這種窒息又美妙的步伐中,經過了半個時辰,陽頂天幾人終於走到了地圖上的大殿中央。

毫無疑問,這就是中央大殿。

因為。路上所有的宮殿,房子儘管無比美麗。但是在這座中央大殿面前,都黯然失色。

這座大殿,彷彿凝聚了所有的美學精華。

幾百米高的大殿,如同一座山一般。

在無比巨大的廣場中央,這座大殿的每一寸,彷彿都盡情釋放建築藝術的精華。

這種建築奇。不管是在地球時代,還是混沌世界,都不可能存在。

根本就沒有如同山一般巨大的華美宮殿。

幾個人來到宮殿大門面前。

這座宮殿的大門,彷彿幣剛才城門還要巨大。

門上,雕刻著華美的圖案。上面的每一個人,都栩栩如生。

甚至,門上雕刻的是一個完整的畫卷。

在講述著一個故事,上面的人,上面的景色,上面的東西,都和混沌世界的不一樣。

彷彿,講的不是這個世界的故事。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來到大門之前,伸手一推。

門被推開了,這無比巨大的門,被陽頂天輕輕地推開了。

然後,陽頂天本能覺得身後一暗,整個世界一暗!

整個大殿之內的風景撲面而來,徹底佔據了陽頂天的視野和精神。

幾百米高的大殿之內,幾千米寬。

這真是一個無比巨大的空間。

大殿的頂,如同蒼穹一般,一片漆黑,甚至還有無數繁星點綴。

大殿的地板,一種黑暗的透明,彷彿虛空一般。

陽頂天邁步,踏了進去。

「蕭劍岳,你不要進去,不要進去……」忽然,外面傳來一聲驚呼。

是小公主靈鷲,她飛快地從空中飛來,朝著陽頂天驚呼道:「你不要進去,進壤定了,你就永遠也出不來了。」

陽頂天一驚,立刻本能止住腳步。

此時,大殿中央,一朵極度美麗的火焰,輕輕地飄了起來。

是一朵紫色的火焰,充滿了靈動和曼妙,看上去和之前陽頂天的億靈妖火一樣美麗。

「她是要搶玄火。」秦懷玉大聲道。

然後,他快步猛地沖了進去。

「秦懷玉,先不要進去。」陽頂天大聲道。

但是猛然間,他的後背傳來一股無比巨大的力量,直接將陽頂天推了進去,這股力量大到幾乎無法阻擋。

見到陽頂天也進去了,宋春華也趕緊沖了進來。

後面的靈鷲小公主猛地一咬牙,也猛地飛了進來。

「轟隆隆1無比巨大的宮殿大門猛地關閉。

……

陽頂天,秦懷玉,宋春華,武莫織,小公主靈鷲,趙穆五個人全部都在大殿裡面。

忽然,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

「陽頂天,真是久違了。」秦七七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頓時,陽頂天和秦懷玉身軀猛地一顫。

「首先,你剛才看到的這座城市,叫幻城。」秦七七道:「這座城市,在上古時代是存在的,是上古時代繁華的城市。大涅滅后,這裡變成了魔域,整座城市也變成了廢墟。然而,到了特殊時候,這座城市的景象總是能夠以海市蜃樓的形式重現。」

「所以。你剛才看到美輪美奐的城市,都只是幻覺而已,它其實還是一堆廢墟。」秦七七道。

「當然,你現在看到的這座大殿,在上古時代同樣是存在的,但現在也是海市蜃樓一般的幻境。」秦七七道:「可是。這個幻城的海市蜃樓有一個非常強大的特點。那就是一旦進來,就絕對出不去了,除非等到海市蜃樓的結束。當然,還是海市蜃樓還有另外一個特點,和天上紅海差不多。這裡什麼玄氣都使不出來,什麼精神術都使不出來,你們擁有的僅僅只是自身的力氣而已。」

「當然,或許你很想知道,這個海市蜃樓的時間是多久?」秦七七笑道:「不久。僅僅一百零九天而已。所以到那個時候,大概我早就把西雲霄城拿下了。所以等你從海市蜃樓出來的時候,大概雲霄城裡面那些人的屍體都涼透了。你的妻子啊,岳母啊,或許早就成為別人床上的恩物了。」

「關於那些玄火地圖,沒錯是我製作出來了,然後有目的地放出去,就是為了把你。秦懷玉送到海市蜃樓的囚牢中去。」秦七七道:「你果然很聽話,這就進來了。」

「你肯定非常想從海市蜃樓提前出來。因為你要救雲霄城。想要提前出來,很簡單的。把秦懷玉殺了,就可以了。」秦七七笑道。

陽頂天、秦懷玉猛地一震。

秦七七的目的竟然是這個,竟然是讓陽頂天親手殺掉秦懷玉。

之前寧無鳴曾經來過雲霄城告訴陽頂天,只要他願意殺掉秦懷玉,那麼他就願意把混沌魔濁給陽頂天。當時陽頂天當然是呲之以鼻。誰能知道,秦七七竟然如此變態,竟然費盡心思也要從心理上戰勝陽頂天,也要徹底戰勝陽頂天。

「好了,我的話到此結束了。你什麼時候殺掉秦懷玉。我的特使就會告訴你離開的辦法。」秦七七道:「那麼,我們以後見面了。」

秦七七的聲音落下。

當然,秦七七並不在這裡。她此時依舊在西南大陸,她的聲音是從回影石上傳來的,是從武莫織的身上傳來的。

武莫織,毫無疑問就是秦七七的特使了。

「你願意作為邪魔道的走狗?」陽頂天望著武莫織淡淡問道。

武莫織冷冷一笑,道:「別浪費時間了,我謀害你們,將你們引到這個陷阱裡面來,就沒打算活著出去。你要殺要剮,或者輪*奸什麼的,儘管來吧。」

頓時,陽頂天一愕。

「沒錯,離開幻城的辦法,就在我的腦子裡面。」武莫織淡淡笑道:「只要你殺了秦懷玉,我立刻告訴你。否則,你就算折磨我一萬遍,輪*奸我一百遍,就算將我折磨到地獄深處,我都不會說的。」

離開海市蜃樓囚牢的秘密竟然就在武莫織腦子裡面,那麼如果用精神術,或許就能得到。

陽頂天朝小公主靈鷲道:「靈鷲,天靈師會精神術嗎?」

「不會,蠢貨1靈鷲沒聲好氣道。

接著,靈鷲道:「就算會精神術也沒有用的,這個海市蜃樓是上古的廢墟,屏蔽一切能量。所以你想要逼問離開這裡的辦法,真的只能靠你們男人自己的力氣了。所以什麼輪*奸啊強*奸啊,絕對是最好的辦法。」

「咯咯……」武莫織頓時咯咯嬌笑道:「沒錯啊,所以你們不要客氣啊,儘管上來。要不要我自己脫衣衫埃」

說罷,武莫織竟然真的脫衣衫了。

「收起你的無恥1宋春華冷冷道。

秦懷玉咬牙切齒,狠狠扇了自己一個耳光道:「都怪我,都是我鬼迷心竅,利令智昏1

「好了,不要這樣。」宋春華道:「想辦法出去最重要,陽城主,你能運起玄氣嗎?」

陽頂天努力運轉玄氣,發現完全空空如也。

接著,陽頂天召喚玄火。

同樣,空空如也。

這裡,真的和天上紅海一樣,什麼能量都無法使出。

「陽城主,你的劍天下無敵,無堅不摧,看是否能把大門劈開?」宋春華道。

陽頂天拔出近乎帝品的寶劍,對著大門狠狠斬下!

沒有任何撞擊。沒有任何聲音!

陽頂天無堅不摧的寶劍劈下之後,如同砍進一團棉花裡面一般,直接被彈了回來,大門卻絲毫無損。

陽頂天又拚命劈砍牆壁,同樣如同砍在棉花裡面一般,直接反彈回來。

……

接下來幾個時辰之內。陽頂天幾人用盡了所有的辦法,沒有絲毫辦法。

這座大殿,不是真的。

完全是強大的能量凝聚而成。

所以說是幻境,也不對。因為它不是直接在人的腦子裡面製造幻覺,它是確確實實存在的。只不過,它完全是由某種能量組成的,用物理傷害去破壞,完全沒有一點用處。

而偏偏,所有人的能量在這裡完全被屏蔽。

儘管情形讓人絕望。但是陽頂天幾人絲毫沒有放棄任何希望。

依舊拚命想各種辦法。

接下來幾天內,陽頂天等人一分鐘都沒有放棄,拚命嘗試各種脫困的辦法。

但是毫無例外,全部失敗了。

而武莫織,美眸中充滿了冷笑望著一切,不言不語。

……

終於,足足折騰了差不多五天五夜。

陽頂天等人用盡了所有的辦法,用盡了所有的寶物。都全部失敗了。

短短五天功夫,陽頂天、秦懷玉和趙穆臉上的鬍鬚。足足長出了半寸。

此時,幾個人早就全部弄掉了易容,變成了原來的模樣。

所有的辦法,全部試過了之後,陽頂天終於將目光落在了武莫織身上。

「怎麼,用盡所有努力了。想要從我身上突破了?」武莫織笑道:「現在大家都只有一膀子力氣了,你們人多,而且還有兩個男人,還有一個不是男人卻勝似男人。我現在是一個弱女子,完全不是你們的對手。你們大可以盡情折磨我了。斷手斷腳,割鼻挖眼,抽筋剝皮,都隨便的。」

「別以為我們不敢。」秦懷玉冷冷道。

「來吧。」武莫織淡淡笑道:「反正我活在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是一種折磨,你們越折磨我,我就越過癮的。不過,我這身子不錯,我覺得你們在毀掉我這具身體之前,最好先享受享受。陽頂天你先來吧,你搞完我之後,搞膩了,再輪到秦懷玉。或者,兩個人一起來,這多好埃」

說罷,武莫織竟然又開始脫衣衫了。

不但如此,她的美眸竟然變得妖嬈魅惑起來,足夠勾起任何男人的火焰。

陽頂天用劍鞘一抵,阻止了她脫衣衫的動作,道:「我問你幾個問題。」

「行啊,除了怎麼離開,我知無不言,言無不荊」武莫織拋來一道媚眼,嬌聲道。

「南宮秀,是不是你殺的?」陽頂天問道。

「對啊,是我殺的。」武莫織笑道。

「蕭劍岳,你聽到了沒有,你這個蠢貨,我都說過不是我殺的,你硬是不相信我,現在被人家騙了,真是活該,活該。」小公主靈鷲冷笑道:「王八蛋,被人騙了就被人騙了,幹嘛還要連累我啊?」

陽頂天朝靈鷲小公主望去一眼,抱歉一笑,然後繼續朝武莫織問道:「公孫四娘,是不是你殺的?」

「對的,也是我殺的。」武莫織笑道。

「趙無忌,是不是你殺的?」陽頂天問道,頓時旁邊的趙穆呼吸粗重起來。

「對的,也是我殺的。」武莫織道:「你們還等什麼啊,趕緊來報仇啊,先奸后殺,很不錯的建議。」

武莫織咯咯笑道,美眸裡面只有異樣的冶盪,沒有絲毫畏懼。

趙穆一聲怒吼,猛地拔劍要衝上來將她碎屍萬段。

陽頂天一把拉住他,道:「趙穆兄,稍安勿躁。」

然後,陽頂天繼續問道:「這玄火地圖,總共給過幾個人?」

武莫織道:「三個人!南宮秀,公孫四娘,趙穆。當然原本是要把玄火地圖想辦法落入你或者秦懷玉手中的,所以我本來打算在魔城商宮開一個小型拍賣會,拍賣這張玄火地圖的,到時候你們肯定會出手買下的。結果我沒有想到,靈鷲小賤人竟然把玄火地圖給了你換寶劍。」

陽頂天問道:「玄火地圖只給了三個人,裡面沒有靈鷲。為何靈鷲也會有玄火地圖?」

邊上的靈鷲立刻躲開臉蛋,不和陽頂天直視,甚至悄悄地便要躲開。

「她把南宮秀的玄火地圖搶了。」武莫織笑道。

頓時,陽頂天徹底無語了!

這個小丫頭真是改不了臭毛病啊,動不動就搶人東西。

「我,我只是搶了她的玄火地圖埃我沒有傷她,更沒有殺她埃」小公主靈鷲解釋道。

陽頂天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後也有些哭笑不得。

這張玄火地圖,秦七七等人千方百計要弄到自己手中。結果,卻是以這種方式到陽頂天手裡的,或許這點秦七七也完全料想不到。

「現在有一個問題了。」陽頂天道:「你的最終目的,是把玄火地圖交到我的手中。那麼為何要節外生枝,把玄火地圖給南宮秀,給公孫四娘。給趙穆?這非常不合理,完全是節外生枝。很可能會破壞你們的計劃。」

「這當然是有理由的,不過和你陽頂天無關,屬於我的私事,就不告訴你了。」武莫織笑道:「好了,差不多審問完畢了。開始折磨我吧,開始輪爆我的吧。」

頓時,她的美眸露出瘋狂的目光。甚至有些變態狂熱地望著陽頂天。

她真的是非常希望陽頂天對她施暴,也非常希望秦懷玉對她施暴。

這一點太奇怪了。任何一個女人都不會希望自己被人強*暴。瘋子,變態除外!

武莫織是瘋子?是變態?不像的!

緊接著,陽頂天忽然想到了一個近乎可怕的可能性,然後瞬間毛骨悚然。

「秦懷玉,你跟我來一下,我問你幾個問題。」陽頂天道。

秦懷玉微微一愕。頓時稍稍有些不安。

「你懷疑我會殺你?」陽頂天頓時一怒。

秦懷玉面色一赧,然後跟了上去。

在距離眾人很遠的地方,陽頂天問了秦懷玉幾句話。秦懷玉都回答了,然後他臉上也露出驚悚的表情。

足足十分鐘后,陽頂天走了回來。

……

「你很想我們折磨了。最好是強暴你,對嗎?」陽頂天問道。

武莫織點了點頭,咯咯嬌笑道:「沒錯啊,我急不可耐了,你們快來吧。最好和秦懷玉一起來。」

「你確實很想我們對你施暴,而且施暴過後,你會告訴我們一個雷霆霹靂一般的事情。然後我們會痛苦到極點,恨不得將自己閹割掉,然後今天的事情,會成為我們終身的噩夢,甚至我們從今以後,會對男女之愛徹底避之如蛇蠍,這就是對我們最大的懲罰。」陽頂天笑道:「看來,你真的非常恨我,非常恨秦懷玉埃」

武莫織眼眸微微一變,然後咯咯笑道:「你說笑了,我和你們素不相識,怎麼談得上恨你們呢?」

陽頂天淡淡道:「或許你不是武莫織呢?或許你是另外一個人,一個我做夢也不敢想象等人,一個我現在都覺得有些毛骨悚然的人。」

武莫織微微一顫,嬌笑道:「陽頂天,你越說越離譜了。好了,不要裝神弄鬼了,你現在肯定滿心憤怒,不如在我身上發泄一下吧。」

接著,她牽著陽頂天的袖子,朝著偏僻的暗處走去道:「來吧,讓我好好侍候你。想要獲取一個女人的心,就要先得到她的身體。所以,你假如得到我的心,或許我真的會把怎麼離開海市蜃樓的秘密告訴你哦。」

陽頂天微微一笑,然後跟著她朝偏僻的暗處走去。

武莫織的身材非常曼妙,走路的時候搖曳生姿,動人到了極點。

「陽城主?」宋春華不快嚴肅道。

「放心。」陽頂天道,繼續跟著武莫織往前走。

「真不要臉。」靈鷲小公主怒斥道:「這就是那個垃圾陽頂天啊,還假扮成蕭劍岳轉身弄鬼的,我一看就不是好人,現在這麼時候了,竟然還去和這個妖女苟且。」

秦懷玉聽到這話后,臉上頓時露出詭異恐懼的神情。

……

武莫織拉著陽頂天,來到一個完全偏僻的角落,來到一支巨大柱子後面。

然後。她放開陽頂天的袖子,抬起美眸望著陽頂天道:「我跟你說過的,作為巫靈師不能讓任何男人看她的臉,所以我的臉沒有被任何男人看過,包括我所謂的丈夫寧潸。現在,我給你看。如何?」

陽頂天點了點頭。

武莫織輕輕拖拽自己臉上的面紗。

頓時,一張精緻絕倫的面孔出現在陽頂天面前。

精緻絕美,彷彿玉石雕琢出來一般。

美麗到讓人窒息!

尤其,純潔無暇的面孔,鑲嵌著一顆魅惑之極的眼眸,構成了一種異樣的美麗。

精緻純美,又妖嬈勾魂。

陽頂天身上,一根根毛骨悚然。眼前,這張面孔越美麗。他越是毛骨悚然,整個後背,都徹底冰涼。

「陽頂天,我答應你。只要你睡了我,我就把脫困海市蜃樓的辦法告訴你。」武莫織柔聲道。

然後,她輕輕一拽,將自己的衣衫拽下,只留下貼身衣物。

露出了魅惑無比。凹凸有致的絕美軀體。

她身體的每一寸,彷彿都是精心雕琢出來的一般。每一個部位。都是女人夢寐以求的。每一道曲線,都是人類所能想象女人曲線的極致。

武莫織款款貼近陽頂天,柔聲道:「陽頂天,來吧。我發誓,只要你玷污了我,我就把一切秘密都告訴你。好嗎?」

陽頂天身體開始顫抖,甚至是顫慄,退後幾步,緩緩閉上眼睛,道:「我之所以跟著你來這裡。是不想讓更多人聽到我們接下來的話。」

「好了,我們說私房話。」武莫織嬌聲道。

「在說這些話之前,我要先像你道歉。」陽頂天再退後幾步,對著武莫織深深鞠躬,拜下道:「我要向你道歉,對於我之前對你的傷害,表示深深的歉意。儘管是你冒犯我在先,但是我對你的懲罰,太過於嚴厲,對你造成的傷害,太過於激烈。對不起,我不奢求你的原諒,但是我要先說對不起。」

武莫織嬌軀猛地一顫,然後嬌笑道:「你說這些做什麼呀?好好享受我們的時光,好嗎?」

「你不是武莫織。」陽頂天淡淡道:「你是另外一個人,一個真的讓我完全無法想象的人。一個讓我毛骨悚然,一個讓我甚至會做噩夢的人。」

「咯咯……」武莫織笑得花枝亂顫道:「你越說越玄乎了,我不是武莫織,我又能是誰?我不是武莫織,我怎麼能動魔城商宮裡面天文數字的魔幣呢?」

接著,她輕輕支著下巴,望著陽頂天道:「好,你說我不是武莫織,那我是誰呢?」

陽頂天道:「有誰,恨秦懷玉入骨?有誰恨我入骨?有誰會同時恨南宮秀,恨公孫四娘,恨趙穆呢?哪怕會破壞秦七七的計劃,也要將玄火地圖弄到他們手裡?這個人會是誰呢?」

「是啊,這個人會是誰呢?」她柔聲道,大眼睛顯得非常無辜。

「這個人恨南宮秀,是因為調戲南宮秀不成,被當眾打得吐血,被當眾折辱。這個人恨公孫四娘,是因為痴戀公孫四娘,求愛被拒,所以視為終身之痛。這人恨趙穆,是因為趙穆娶了不該娶的女人,這個女人被其視為禁臠。這個人恨秦懷玉,是因為秦懷玉奪走了屬於你的一切。」陽頂天淡淡道:「你說,我講得對嗎?」

頓時,「武莫織」身體開始激烈的顫抖。那雙勾人的大眼睛,開始搖搖欲墜,近乎到了崩潰。

「當然你最最恨的人,還是我陽頂天,是因為我毀了你的一切。」陽頂天淡淡道:「你不是武莫織,你是……」

「礙…」這個女人尖叫大哭,完全崩潰,大吼道:「不要說了1未完待續。。

ps:大章七千字,拜求月票!R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