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三十三章:救美武莫織!到達廢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此時,她身上鮮血淋漓,卻是被靈鷲小公主連刺了好幾劍。 陽頂天從懷中掏出聖靈丹喂進武莫織的小嘴裡面,然後用玄氣化解藥力。幫她療傷。 …… 那邊,宋春華,秦懷玉,趙穆三人,圍...

但是趙無忌很顯然已經失去神智了,對陽頂天的問話充耳不聞,只是用盡最後的生機不斷地重複:「快救我侄子,快救我侄子……」

陽頂天心中一酸,然後飛快從懷中掏出兩顆聖元丹,飛快塞進趙無忌和趙穆嘴裡。然後,往兩人體內輸入玄氣,化解聖元丹的藥力。

很快,趙無忌漸漸睜開眼睛,臉色也變得紅潤起來。反而趙穆依舊在昏迷之中,人事不剩

「救救我的侄子,我恐怖山莊一定會有重謝,一定會有重謝。」醒來之後,趙無忌猛地抓住陽頂天的手,顫聲道。

「趙叔,我會救的,我一定將你們兩人救回去。」陽頂天道。

「你,你認識我?你是誰?」趙無忌道。

「我是陽頂天啊,陽頂天。曾經受過您和趙穆兄的大恩,是您將千年夜梟給我,將趙無極的那支血烏金魂劍給我,我才殺了千年夜梟,才成功突破的。」陽頂天道。

趙無忌眼睛猛地大亮,緊緊抓住陽頂天的手道:「你,你是陽賢侄?好,好,我知道你已經成功奪回了雲霄城主,你果然出息,出息……」

「是我,是我……」陽對叔叔,我這裡有起死回生的聖元丹,你們兩人都不會有事的。你跟我說說,究竟是誰傷了你們?」

「孩子,你和趙穆雖然沒有接觸多久,但是趙穆對你非常敬仰,我是不行了,我就把趙穆託付給你。我把恐怖山莊也託付給你了……」趙無忌抓緊陽頂天的手,身軀不斷顫抖,一邊說話,一邊口吐鮮血。一同吐出來的還有內髒的碎片。

「答應我,答應我……」趙無忌死死抓住陽頂天的手,嘶聲道:「幫趙穆,讓他活下去……」

「好,好,我答應你。我一定會幫趙穆兄1陽頂天眼淚湧出,用力抓住趙無忌的手,讓他放心。

「好,這我就放心了……謝謝你……」趙無忌嘴角一笑,手掌一松,撒手而去,死在陽頂天懷中。

聖元丹雖然號稱可以起死回生,但終究不能真的起死回生。

內臟全碎的,胸膛被刺穿的趙無忌,還是死了!

陽頂天望著趙無忌被焚燒的猙獰面孔。內心無比的悲傷。

對趙無忌,其實陽頂天接觸得很少。但是印象卻非常深刻,不僅僅是趙無忌,還有趙穆。

當時,他無知無畏跑去恐怖山莊謀划千年夜梟,其實是把恐怖山莊當作龍潭虎穴的。而且當時他還弄死了恐怖山莊之主,趙穆的父親趙無極。

誰知,看起來陰險無比的趙穆,是難以想象的性情化,難以想象的正直。他的父親為了爭奪莊主之位,害死了恐怖山莊所有的高手。趙穆冒著危險,將伯父趙無忌救了下來。

而趙無忌,看起來猙獰可怕,誰知卻是如此善良寬鬆。他原本應該是恐怖山莊之主,結果遭到了趙無極勾結西北秦城的暗害。差點丟了性命,渾身被岩漿燒毀。但是他內心沒有絲毫怨懟,反而安靜地以老僕的身份,保護照顧侄子趙穆。

就是這兩個人,將恐怖山莊至寶千年夜梟交給了他陽頂天。還把趙無極的魂劍也給了陽頂天。要知道,當時陽頂天狗屁都不是,僅僅只是一個見習武者而已。

可以說,如果沒有趙穆和趙無忌,就沒有現在的陽頂天。

就這麼一個高尚的老人,就這麼死在陽頂天的懷中!

陽頂天輕輕將趙無忌的遺體從石錐拔出,輕輕放在地上。

此時,趙穆也被石錐釘在巨石上。陽頂天看清楚了,這石錐並沒有直接刺中招募的心臟,是趙無忌在最後時刻擋在招募身前,保護了趙穆不被直接刺死。

陽頂天封住趙穆胸口各大穴位,然後猛地將石錐拔出。

頓時,趙穆身體猛地一顫,劇痛之下反而清醒過來。

「伯父……」趙穆醒來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橫屍在地的趙無忌,頓時吐出一口鮮血,悲聲慟哭。

陽頂天任由他伏在趙無忌的屍體上盡情大哭,伸手在他背後輸入玄氣,化解聖元丹的藥力,幫他療傷。

足足哭了一刻鐘后,趙穆收起眼淚。

站起身軀,朝著陽頂天躬身拜下,道:「恐怖山莊趙穆,拜謝幾位救命之恩。」

「趙穆兄,節哀順變。」陽頂天悲聲道。

「陽賢弟,陽,陽城主……」趙穆聽出了陽頂天的聲音,顫聲而又不敢置信問道。

「是,是我1陽頂天道。

頓時,趙穆又大哭出聲,猛地抱住陽頂天,大聲痛哭,甚至比剛才哭得更加痛苦。

「賢弟,都怪我,都怪我!如果不是因為我得到這張玄火地圖,也就不會起了來魔域采玄火的心思,如果我們不來魔域,伯父也不會死。」趙穆大哭道。

「趙穆兄,你也得到了玄火地圖?」陽頂天驚訝道。

「是的。」趙穆道:「我是無意中,在一個古老洞府裡面得到的。我當時以為得到了至寶,所以就拿出來給伯父看。經過再三的猶豫和抉擇后,我們還是來了魔域。」

一邊說,趙穆一邊從懷中掏出了這張玄火地圖。

趙穆的這張玄火地圖和陽頂天身上的一模一樣,都是古樸的羊皮紙,上面每一筆每一劃都一模一樣。

陽頂天和秦懷玉等人對視一眼,然後他也從懷中掏出了玄火地圖。

兩張地圖,真的一模一樣。

「啊,賢弟你也得到了這張地圖?」趙穆道:「當時,我和伯父還去過雲霄城,打算把這玄火地圖給你看,讓你幫忙判斷。」

這情況複雜了!

竟然有兩張一模一樣的玄火地圖!

很顯然,趙穆得到這張玄火地圖並不是什麼偶然。有兩張。就註定有第三張,第四張,甚至第十張,第百張!

很顯然。這是一個陰謀。

玄火這種絕頂寶物,任何人拿到手藏私都還來不及,怎麼可能製作無數份發放?這背後,毫無疑問是一個巨大的陰謀。

「趙穆兄,殺你們的那個人是誰?」陽頂天道。

「是一個女人。」趙穆道:「準確說是一個女孩,她長得非常甜美。彷彿十六七歲的小女孩。但是身體,卻非常成熟妖嬈。她的背上,還背著一隻巨大的棺材1

這話一出,頓時陽頂天大驚。

小公主?靈鷲宮的小公主?

怎麼會是她?為什麼會是她?她為什麼會這樣做?

「她用的什麼兵器?」陽頂天問道。

「一支非常非常漂亮的寶劍,鋒利到了極點,如同火焰一樣的顏色。」趙穆道。

宋春華上前,拿出自己的寶劍,拔劍出鞘道:「是不是像這支劍?」

「對,和你這支劍非常像。」趙穆道。

秦懷玉頓時不敢置通道:「還真的是她,這寶劍你只放出了三支。一支在宋春華這裡。另外一支在地裂城主葵司那裡。所以,兇手真的是靈鷲!真沒有看出來,她竟然如此心狠手毒。」

「我們這就追上去,將她碎屍萬段。」宋春華冷聲道:「就算她的背後是無靈子,她也罪該萬死1

「趙穆兄,她過去多久了?」陽頂天道。

「我昏迷過去了。但應該沒有多久,應該不會超過半個時辰。」趙穆道。

「追上去,問個清楚。」陽頂天道:「我真的不敢相信,她會是如此狠毒的女孩。」

「追上去,我倒要問問,她為何要殺死如此多無辜的人。」宋春華充滿無比憤怒道。

「趙穆兄,你可有大礙嗎?」陽頂天道。

「我沒事。」趙穆道。

「那好,我們全速追上去1陽頂天道。

頓時,陽頂天將趙無忌屍體火化成灰,裝在玉盒裡面交給趙穆。然後四個人飛速奔跑,沿著玄火直線奔跑。

……

四個人的速度很快。

跑了一百里,依舊沒有見到任何身影,陽頂天布下的怨靈火線,也沒有任何波動。

跑了二百里。依舊沒有見到任何身影。

三百里,依舊沒有!

跑了三百三十里的時候。

忽然,前面怨靈玄火直線激烈地波動,幾乎完全被震散掉,不能凝聚成線。

「就在前面三十里。」陽頂天道。

然後,四個人全部拔出兵器,全速追擊。

……

三十里的距離,瞬間而止!

陽頂天還沒有趕到,就已經聽到了激斗的聲音。

只見到前面的巨石堆中,紛紛斷裂,粉塵衝天!

陽頂天四人,猛地沖入!

「嗖嗖嗖……」

只見到小公主靈鷲身形如同鬼魅一般,移形換影,手中利劍如同閃電一般刺出。

她的對手,根本無法抵擋,轉眼之間,就被連刺了幾劍,鮮血飆射!

「哼!你可以去死了1小公主靈鷲一聲冷哼,玉手一轉。

頓時,一支鋒利粗大的石錐,猛地從巨石中裂出,朝著她的對手胸前刺去。

而她的對手,陽頂天同樣非常熟悉。

武莫織!南海寧族的武莫織!

武莫織被連刺幾劍后,已經重傷,幾近昏迷。

那支巨大的石錐猛地朝她胸前疾射而去,她根本無法抵擋,眼看就要被刺穿心臟,活活釘在巨石之上。

「果然是你1陽頂天一聲怒吼。

手中玄火,猛地疾射而出。

「轟……」玄火射在石錐上,頓時將石錐炸得粉碎。

「我要將你碎屍萬段1宋春華一聲怒叱,揮舞寶劍,猛地朝小公主撲去。

秦懷玉和趙穆怕宋春華吃虧,也飛快衝了上去。

陽頂天上前,趕緊扶住要軟到在地的武莫織。

「是,是你礙…」見到了陽頂天之後,武莫織美眸一松。直接昏厥過去。

此時,她身上鮮血淋漓,卻是被靈鷲小公主連刺了好幾劍。

陽頂天從懷中掏出聖靈丹喂進武莫織的小嘴裡面,然後用玄氣化解藥力。幫她療傷。

……

那邊,宋春華,秦懷玉,趙穆三人,圍殺小公主一人。

儘管小公主稍稍落入下風,但是卻顯得遊刃有餘。

「你為何要如此狠毒?」宋春華冷道。

「我怎麼狠毒了?我哪裡狠毒了?」小公主靈鷲道:「明明是武莫織這個賤人要來強我的魔靈之屍對我先下手。我難道乖乖被殺嗎?我難道不能反抗嗎?」

「胡說。」宋春華道:「如果是武莫織主動要殺你,怎麼還會輸得如此狼狽,我們來的時候,她幾乎沒有還手之力,馬上就要死在你的手中了。」

「那是她沒有想到我竟然有魔靈霧衣,可以移形換影。」小公主道:「在魔域裡面,我天靈師沒什麼用處,武莫織也沒什麼用處,只能靠速度和劍術。我能移形換影,她當然打不過我。」

「你以為我們還會相信你嗎?」秦懷玉道:「之前。明明是你劫殺祝紅雪,卻欺騙我們說祝紅雪劫殺你。」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小公主靈鷲道:「蕭劍岳混蛋,難道連你也不相信我嗎?」

陽頂天望著小公主靈鷲道:「那你告訴我,你為何要殺趙穆,趙無忌。為何要殺公孫四娘,為何要殺南宮秀?」

「我沒有1靈鷲小公主道:「我連她們是誰都不知道,我怎麼會殺她們。來到魔域之後,我沒有殺一個人。哦,我只殺武莫織,還沒有殺死。」

「你放屁1趙穆怒道:「就在幾個時辰前,我記得清清楚楚,我也看得清清楚楚,就是你先問我們是不是來找玄火的?我們還沒有回答,你就直接出手殺人。你就算化成灰。我也認識你。」

「不可能1小公主大聲道:「我根本沒有見過你,是有人要陷害我。蕭劍岳,你要相信我。」

陽對穆兄,你再看清楚,是不是她?」

「蕭師兄。就是她,面孔一模一樣。」趙穆道。

陽頂天道:「靈鷲,我對趙穆的話絕對信任,他絕對不會撒謊。」

靈鷲道:「那也有可能易容成為我的樣子,我雖然長得非常美麗,但也不是非常特殊的,有些人完全可以易容成為我的樣子。」

陽頂天道:「還有你手中的劍,是我親手鍛造的,根本沒法仿造。」

趙穆道:「還有她這種移形換影一般的鬼魅速度,和剛才一模一樣,完全讓人無法抵擋1

陽頂天冷道:「現在,你有什麼話說。」

「反正不是我,反正是有人陷害我。」小公主靈鷲怒道:「蕭劍岳,反正你愛信不信。你要是想動手,儘管來,就算你們聯手,我也不怕你們。在魔域,大家都不能用玄氣,不能用玄技,誰死誰活,還不一定呢。」

說罷,彷彿為了證明自己的話。小公主的身影忽然猛地一閃,瞬間消失在原地。

緊接著,她直接出現在宋春華的背後。

「嗖……」小公主閃電一般的一劍,直接刺向宋春華的後背。

鮮血飆射而出。

宋春華肌肉猛地一鎖,試圖擋住小公主的劍。

但是,這支劍是陽頂天鍛造,實在鋒利得嚇人,根本無法抵擋,直接刺了進去。

「放肆1陽頂天一聲怒吼。

手掌一擊,頓時億靈妖火猛地沖射而出。

「啊,你敢用玄氣?」小公主猛地一驚。

然後,她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片刻后,她身形出現在百米之外,朝著陽頂天冷笑道:「就算你敢用玄氣,用玄火又能如何,還不是對我無可奈何。你可比祝紅雪差多了,她知道我會移形換影后,就直接鎖住我的氣機。」

接著,小公主望著陽頂天冷冷道:「既然你對我無情,也不要怪我對你無義了。」

說罷,小公主猛地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鐘,小公主猛地出現在陽頂天的身後,利劍狠狠朝陽頂天後腰刺來。

「嗖……」陽頂天後背一陣劇痛。小公主的劍猛地刺入。

「還好謝謝你賣給我如此好的劍呢,我的移形換影,配上你的寶劍,完全是無敵的。」小公主冷笑道。

但是緊接著。小公主一聲驚呼。

因為,她無堅不摧的寶劍竟然刺不進去了。

怎麼可能?陽頂天有沒有大雷音罩,怎麼刺不進去。

當然是因為陽頂天身上穿著刀槍不入的深海玄衣。

感覺到不妙的小公主,立刻要移形換影離開。

但是晚了。

「轟……」一團火焰,猛地從陽頂天身體沖射而出,巨大的能量猛地炸開。

「砰……」玄火能量狠狠擊中小公主。

她的嬌軀。如同風箏一般飛了出去,在空中連著吐了好幾口血。

落地后,一陣踉蹌!

小公主又吐了幾口血。

「蕭劍岳,你好狠的心。你給我記住,我不會放過你的。」小公主冷聲道。

「嗖……」然後,她接連的移形換影,瞬間消失。

「不好,她要逃跑,快追。」宋春華道。

陽頂天運轉玄氣,快速飛行。追逐小公主。

但是小公主因為有魔靈霧衣,移形換影的速度實在太驚人了,陽頂天就算全速飛行也完全追不上,轉眼就消失在視野之中。

而且,魔域顯然已經非常不安全了,和宋春華、秦懷玉分開是很危險的。

陽頂天只能望著小公主消失的地方作罷。折身返回到原地。

……

在原地,武莫織依舊昏迷不醒。

陽頂天微微一愕,她受的是外傷的,應該不太重的。加上有陽頂天的聖元丹,應該無礙的,怎麼還是昏迷不醒。

陽頂天不由得輸入玄氣。

頓時身軀一顫!

因為,他發現了,武莫織體內,此時被一股陰冷黑暗的能量纏繞著,這才是她無法蘇醒的原因。

頓時。陽頂天覺得小公主靈鷲更加神秘莫測。

陽頂天望向眾人,道:「接下來我們如何決定?是離開魔域回去,還是繼續前進?」

很顯然,出現了許多張一模一樣的玄火地圖,很明顯是一個陰謀。是一個陷阱了。如果繼續跟著地圖走,很可能會落入陷阱之內。

「魔域,究竟有沒有玄火?」秦懷玉問道。

「有。」陽頂天斬釘截鐵道。

確實有,因為這條消息是之前東方冰凌告訴他的。冰凌並不太清楚玄火的具體位置,但是非常確定玄火就在**江的盡頭對面,也就是魔域。

「究竟去不去?你是我們的首領,你來決定。」秦懷玉望著陽頂天道。

「我們這次是為你取玄火,所以你來決定,我們是前進,還是後退。」陽頂天道。

「那你覺得,玄火是不是在魔域的廢墟宮殿之中?」秦懷玉問道。

「只能說,很像是在那裡。」陽頂天道。

「那,那,我想去試試看。」秦懷玉道:「如果覺得危險,我們可以不進去那座宮殿,甚至不進去廢墟。但,我們就去看看,好嗎?」

陽頂天點了點頭。

宋春華點了點頭。

然後,幾個人繼續出發,陽頂天背著昏迷的武莫織,幾個人繼續沿著直線前進。

……

接下來途中,再沒有遇到任何屍體,沒有遇到任何人。

一路上,都平安無事。

兩日後,陽頂天到達了地圖中的目的地。

前面,是一座巨大的城市廢墟。一個看起來完全不真實的城市廢墟。

這幾乎不像是這個世界的城市,無比巨大的城牆,無比巨大的城門,如同高山聳立。

這城牆,幾乎是西北秦城的十倍,足足數百米。

這城門,足足上百米!

是什麼城池,竟然如此巨大?

望著這座無比巨大的城市廢墟,陽頂天幾人完全驚呆了。

此時,城門禁閉,寂靜無聲!

要不要進去?要不要推門進去?

宋春華看了陽頂天一眼,陽頂天點了點頭。

既然來了,那麼不管是龍潭虎穴,都闖進去試試看吧。

頓時,宋春華拔出利劍,運起全身的玄氣,上前推門。

這城門只怕不由幾百萬斤重,哪怕以宋春華的勢力都無法推開的。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宋春華輕而易舉地推開了這幾百萬斤,百米之高的大門。

大門推開后,陽頂天幾人,徹底驚呆了。

不敢置信地望著眼前的一切。

努力眨了眨眼睛,擔心自己是在做夢。

毫無疑問,不是在做夢。

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怎麼會這樣?這個魔域的中心,這個城市的廢墟,這個玄火的地點,怎麼會是這樣。

這魔域之中,怎麼還有這樣的景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