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三十一章:救美!祝紅雪的震驚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蒙蔽了眼睛,所以祝紅雪在他心目中一直都很不堪。陽頂天覺得他又陰險,又狠毒。 今日一見。祝紅雪或許讓人痛恨,但其人品也絕對算不上卑劣。 當時他擊殺陽頂天,也只是因為覺得陽頂天玷污了他的禁...

!--go-- 祝紅雪毫不躲避,任由陽頂天三人的之劍猛地刺向自己的頭顱。百度搜文學館W wW.W xGuan.C oM他只是專註,刺向小公主後頸,務必要致她於死地。

瞬間,陽頂天的劍狠狠刺在祝紅雪的太陽穴上。

與此同時,秦懷玉,宋春華的劍,也猛地刺入他的額頭,和右邊太陽穴。

與此同時,祝紅雪的劍,狠狠刺在小公主的粉嫩的後勁。

「轟……」忽然,一陣雷音巨響。

一道金黃色的光芒,猛地從祝紅雪身上迸發而出。

「嗖嗖嗖……」陽頂天三人的劍尖,剛剛觸碰到祝紅雪的肌膚,便直接被這金黃色的光罩,瞬間彈射飛出,身體狂震。

「噗……」三人整齊吐出一口鮮血。

而祝紅雪的劍,刺入小公主的瞬間。

「嗖……」靈鷲小公主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緊接著立刻出現在百米之外。

沒錯,是真正的瞬移,是真正的移形換影,而不是速度的疊加,是直接在原地的消失!

小公主身上的裙子,是有魔靈之霧的,所以才能瞬移。

瞬移出百米,上面足足有兩三隻千年魔靈的身體能量編織而成。這靈鷲宮小公主絕對不是為了好玩,也不是為了討老祖宗的歡心才買的魔靈之屍,她完全知道這一千八百歲魔靈之屍的珍貴性。

而且,她瞬移之後,直接躲在陽頂天的背後。

「蕭劍岳,快幫我,這個祝紅雪要殺我,要搶我的魔靈之屍。」在背後,小公主靈鷲道。

陽頂天,宋春華。秦懷玉三人成三角,在空中將祝紅雪包圍在重劍。

「好狗不擋路,讓開。」祝紅雪冷冷道。

雖然宋春華和秦懷玉都做了易容,但是宋春華因為體形和性別的特殊性,幾乎一眼都能認出來,而祝紅雪連這個都不屑辨別。

在他眼裡只怕除了東方冰凌之外,都是不值一提的路人甲。

「大雷音玄火,果然厲害。」陽頂天輕輕擦拭嘴角的鮮血。

大雷音火,同為天地級玄火!和億靈妖火併列。

每一個天地級玄火,除了玄火本身的強大之外。都有一個逆天的技能。

億靈妖火,就是擁有億萬個怨靈,可以進入一切能量體,可以感應到周圍所有的能量波動。

而大雷音火,就是天生帶有可怕的防禦!

一旦激發出大雷音盾。頓時刀槍不入,能量不侵。當然。所謂的能量不侵。有兩種例外。第一種,讓敵人修為超過大雷音火主人的時候,大雷音盾就無法完全能量不侵,還有一種就是電系能量,大雷音盾也無法防禦。

但就算如此,這大雷音火也無比逆天了。

陽頂天的話讓祝紅雪朝他望來一眼。彷彿稍稍有些意外,陽頂天這個土包子竟然還知道大雷音火。

「你們三人,要麼走,要麼滾1祝紅雪再次冷道。

這祝紅雪真他媽太囂張的。說出來的話真的恨不得讓人將他碎屍萬段。

「無恥之極。」宋春華嫉惡如仇道:「你堂堂玄天宗少主,名門之後,天之驕子。竟然如同邪魔道中人,拍賣競爭不過,在路上殺人劫貨,真是天道盟莫大的恥辱。」

祝紅雪眉毛一揚,冷道:「睜開你們的狗眼看清楚,是這個靈鷲宮的小賤人,要搶我的電系玄符,在路上劫殺我1

「嗯,你不但殺人劫貨,還顛倒黑白……」宋春華冷笑怒斥,但話沒有說完,頓時啞口無言。

因為,靈鷲小公主竟然側過臉蛋,往陽頂天背後稍稍一躲。

宋春華不由得盯著小公主,她便立刻目光躲閃遊歷,不和宋春華對視。

陽頂天三人頓時徹底無語。

鬧了半天,搞了這麼大一個烏龍。

原來,不是祝紅雪要殺人越貨,而是這個靈鷲宮的小公主要殺人越貨埃

這個看起來那麼天真,那麼純美的女孩子,竟然這麼腹黑,跑到千里沼澤的中央,劫殺祝紅雪。

不但心狠,手也真黑啊,膽子也足夠大埃

陽頂天頓時朝宋春華望去一眼。

宋春華嘴角也帶著血跡,輕輕搖了搖頭。

陽頂天朝秦懷玉望去,他也搖了搖頭,臉上無法掩飾震驚神情。

這兩人的意思很明顯,三個人,哪怕加上靈鷲宮小公主,殺不了祝紅雪。

這祝紅雪的大雷音火,太逆天了。

三個人的修為都不如祝紅雪,所以祝紅雪的大雷音盾幾乎完全可以隔絕四個人的一切傷害。

當然,陽頂天的電系玄技可以輕易擊穿大雷音盾的防禦,可是陽頂天修為差祝紅雪太多,魔天裂對他造不成什麼傷害。

當然,陽頂天還有一個逆天的殺手,那就是黑暗玄火。可以吞噬一切能量,可以輕易撕開大雷音盾的光盾防禦。

但是……

上次在天空魔城天上人間時候,寧無鳴派來寧族長老擊殺寧潸的時候。東方冰凌氣海碎裂,陽頂天要和他們同歸於盡的時候,徹底引燃億靈妖火,徹底用氣海玄氣引燃黑暗玄火。

導致的後果是,黑暗玄火趁機鑽進它垂涎依舊的氣海之內。

然而它太稚嫩了,完全不是一朵成熟的玄火,按照自然生長,它至少還要成長二百年,才能成為成熟的玄火。

稚嫩的玄火一旦進入氣海之內,就只有兩個結局。

第一種結局,受到氣海裡面強大的能量壓制,徹底萎靡,消失,死亡!

第二種結局,為了生存,它不斷地吞噬氣海之內所有的能量。這樣它倒是能成長壯大,但是陽頂天的修為就會飛快倒退,就如同當時焰焰中了黑暗結晶一般。

當然幸好黑暗玄火已經認主了,傷害自己的主人,也是傷害自己本身。所以,它不會向黑暗結晶一樣反噬主人的能量。

黑暗玄火和黑暗結晶的能量級別是一樣的。都幾乎是最高等級,大概僅次於邪靈!

但是,黑暗玄火和黑暗結晶又是不一樣的。黑暗結晶是死物,吞噬一切。黑暗玄火,卻是擁有生命的,它和主人共用生命,它接受主人的控制。

但如果不反噬主人的能量,它只會漸漸地萎靡消亡。

為了不讓它消亡,陽頂天只能讓它漸漸沉睡在氣海之中,然後用能量緩慢地供養。不讓它消亡!

……

所以,此時黑暗玄火虛弱地沉睡在陽頂天的氣海之內,陽頂天根本不敢喚醒它!

所以目前,對於祝紅雪的大雷音盾,是無解的。

之前在大拍賣會上。陽頂天還準備半道上劫殺祝紅雪,搶走魔靈之屍。現在看來真是天真了。真要劫殺他。就算他身邊沒有高手,只怕被殺的不會是祝紅雪。

這個祝紅雪,遠比他意料中的更加強大。

不過,此時祝紅雪為何一個人跨越千里沼澤進入萬血宮的領域,陽頂天真是不得其解,難道他也是去魔域。去搶玄火?按說,他應該不知道那朵玄火埃

幾人殺不了祝紅雪,又不能任由他殺掉小公主。這個靈鷲宮的小公主,是陽頂天計劃中很重要的一個盟友埃

「祝少主。靈鷲小公主年輕貪玩,所以才會做出無理之事,你乃是天道盟青年領袖,未來混沌世界的中流砥柱,萬不可和她一般見識。」陽頂天笑道,打不過他,那就求情吧。

「你要為她求情?」祝紅雪望著陽頂天道。

「對。」陽頂天道。

「你是誰?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求情?你有什麼臉面?」祝紅雪冷道。

陽頂天頓時一口鮮血要氣得吐出來,他媽的祝紅雪,你也太狂了吧!哪怕在秦萬仇和獨孤逍這樣的大宗師面前,陽頂天也沒有受過這樣的氣埃

頓時,陽頂天聲音冷下道:「你就算不給我面子,難道也不給老祖宗無靈子面子?你今日殺了靈鷲,他日無靈子前輩殺上玄天宗,你當如何?」

「哼!你等草芥畏無靈子如虎,在我看來,他只是垂垂老朽,守家之犬而已,卻被你們這些無知小卒傳得如神如鬼。」祝紅雪不屑冷道:「所以,那老傢伙你們這些鼠輩害怕,我可不懼1

現在,陽頂天都不由得有些敬佩祝紅雪了,此人真的是狂到沒邊埃

無靈子這樣的人物,說罵就罵。陽頂天真不知道該說他目無餘子,還是無知無畏了。

「那這樣如何,祝少主。」陽頂天道:「你看我修為如何?」

「過四十歲,剛過武尊,你或許自得,在我眼中不值一提。」祝紅雪不屑道。

他說陽頂天過四十歲,是因為陽頂天此時戴著的面具,是一個英俊的中青年,大約四十歲出頭。

「你的大雷音盾,肯定自視無敵無解。如果我能破你大雷音盾,那你放過小公主靈鷲,並且將今日一切事情忘記,也不對他人提一句,如何?」陽頂天道。

「井底之蛙,不知死活1祝紅雪冷道。

「可以,還是不可以?」陽頂天道。

「你自己找死,我何必攔你。」祝紅雪緩緩舉手,道:「我先殺你這條攔路之犬,宰殺靈鷲宮小賤人。」

接著,祝紅雪猛地拔劍。

「蕭劍岳,你不要管我,你們走,我不信他殺得了我。」小公主靈鷲忽然道,然後便沖了上來。

宋春華和秦懷玉,齊齊飛到陽頂天身邊。

「呱噪1祝紅雪冷斥。

手中利劍猛地一抖。

「吼……」

一道雷鳴般的巨響在天邊轟然而起。

然後,一道金黃色火焰猛地從祝紅雪體內迸發而出,化成巨大光影,如同泰山壓頂,猛地朝陽頂天砸來。

九星武尊,加上雷音火。如果陽頂天被砸中,只怕真的粉身碎骨,化成肉泥。

秦懷玉,宋春華猛地迸發玄氣,將陽頂天護在中間。

陽頂天拔出利劍,對著砸來的大雷音光影猛地疾射而去一道紅色光芒。

祝紅雪一見。頓時鄙夷不屑。

陽頂天劍中疾射而出的光芒能量,充其量武尊級都不到,想要突破他的大雷音盾,完全是痴人說夢。

這些井底之蛙真是可笑無知,不知死活。

「嗖……」瞬間,從陽頂天利劍射出的光芒猛地擊中了祝紅雪的大雷音盾光影。

然後,讓所有人驚駭的事情發生了。

紅色光芒,幾乎沒有受到任何阻攔,如同爛泥一般刺穿了大雷音盾的防禦,猛地朝祝紅雪刺去。

無比強大。刀槍不入,能量不侵的大雷音盾,竟然直接被刺穿了,不費吹灰之力突破了。

祝紅雪完全沒有將眼前這個所謂的蕭劍岳放在眼中,四十幾歲突破武尊在別人看來或許很了不起。但是在他祝紅雪面前,狗屁都不是。

現在。就是這個狗屁不是的人。突破了自己無敵無解的大雷音盾。

祝紅雪徹底震驚,不敢置信。

陽頂天刺穿了大雷音盾光影后,立刻猛地收回那道紅色的光芒。然後臉上充滿嘲諷地望著砸向自己的大雷音盾光影。

現在,就看祝紅雪要不要臉了。如果他要臉,就會收回大雷音盾認輸。如果他不要臉,就會趁機砸死陽頂天。

當然。假如祝紅雪真的翻臉,那陽頂天就算有宋春華和秦懷玉的拱護,也會遭到重創。

這祝紅雪,比想象中強大太多了。

祝紅雪目光不敢置信地地望著陽頂天。亮碩的鷹眸彷彿第一次正視陽頂天的面孔。

「嗖1祝紅雪收回利劍。

頓時,無比強大,讓人無法呼吸的大雷音盾光陰,瞬間消失。

陽頂天為何能破祝紅雪的大雷音盾,很簡單!他將電系能量蘊藏在劍芒之中。

他沒有用電系玄技魔天裂!因為那樣太明顯了,很容易被識破身份。反正之需要突破大雷音盾便可,只要是電系能量,就可以突破。

當然,為了不讓人識別出來,陽頂天用玄火包裹著電系能量,只有劍芒頂尖處,電系能量微微凸起。

所以,帶著電系能量的劍芒,瞬間突破了無解無敵的大雷音盾,讓祝紅雪震驚無比。但是,又完全不知道陽頂天為何能夠突破。

……

祝紅雪收回了大雷音盾光影后,陽頂天幾人長長鬆了一口氣,就彷彿壓在頭頂的泰山,直接被拔走一般。

「你是近幾年來,唯一破我大雷音盾的。」祝紅雪問道:「你叫什麼?哪個門派的?」

「蕭劍岳,目前無門無派。」陽頂天道。

「他是我私下的夫婿,我叫宋春華,你大概認識。」宋春華道,立刻幫陽頂天解圍,唯恐陽頂天身份暴露,不過她多慮了,祝紅雪是不屑去追究陽頂天的真實身份的。

「堂堂男子,做什麼他人上門隱婿,沒有出息。」祝紅雪冷道:「可願意來我玄天宗?日後,我定許你長老之位。」

頓時,陽頂天一愕,萬萬沒有想到,祝紅雪不但沒有逼問自己為何能破大雷音盾,反而招攬自己。而且,竟然說未來要給陽頂天玄天宗長老之位。

「多謝祝少主,我目前很好。」陽頂天道。

祝紅雪望了陽頂天一眼,道:「男子不可躲在婦人之後,要有自己的事業和前途。哪日改變主意了,盡可以上我玄天宗,告辭1

見到陽頂天拒絕,祝紅雪也絲毫不糾纏!

說罷,祝紅雪身後金黃的翅膀猛地張開,朝著萬血宮的方向飛去。

轉眼之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臨走時,再也沒有提要殺靈鷲小公主,只是淡淡瞥她一眼。

祝紅雪走了之後,幾個人良久都靜靜無聲,一下子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

忽然,秦懷玉道:「祝紅雪這個人,除了傲一點,狂一點,目中無人外,很不錯啊!至少,人品比我好多了。」

宋春華也點了點頭。

小公主靈鷲,也跟著點了點頭,接著面紅耳赤。對方人不錯,你還半道上劫殺別人搶東西,那你小公主的人品可就不怎麼樣了。

「是啊1陽頂天淡淡道:「他看上去,幾乎和東方冰凌一模一樣埃」

這二人。真是一模一樣的冷,一模一樣的傲。難怪天下人,都把這兩人看成一對。

一直以來,祝紅雪是陽頂天的生死大敵。在陰陽宗的時候,他碾壓了陽頂天的尊嚴,一掌幾乎將他打得半死。

所以,陽頂天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扒皮拆骨。

或許因為被仇恨蒙蔽了眼睛,所以祝紅雪在他心目中一直都很不堪。陽頂天覺得他又陰險,又狠毒。

今日一見。祝紅雪或許讓人痛恨,但其人品也絕對算不上卑劣。

當時他擊殺陽頂天,也只是因為覺得陽頂天玷污了他的禁臠東方冰凌,而且他殺陽頂天,大概也覺得和踩死一隻螞蟻一樣。

但是究其人品。陰險狡詐,和他扯不上半天關係。

此人和冰凌一樣。驕傲到了極點。也自大狂妄到了極點。但此人,和他的父親祝青主完全不一樣。

……

「你說過的,等我出發三天後才出發去魔域的,結果半天不到就出發了,你的人品真是讓人鄙夷。」小公主靈鷲冷笑道:「所以以後你說什麼,我都不會信你了。」

「你自己半道上殺人越貨。就你這人品,還好意思說我們?」陽頂天冷笑道。

小公主臉蛋一紅,道:「我之前也是瞧祝紅雪不順眼,覺得他不是好人。既然他不是好人。那我殺他搶東西,也算做好事。」

如此強詞奪理,而且看上去邏輯好像也說得過去。

「我靈鷲恩怨分明,你救了我。那麼你毀約之事,我就不和你計較了。」靈鷲小公主道。

陽頂天無語,自己的救命大恩,就這麼被她輕輕抹煞了。不過,陽頂天也沒有要趁機訛詐她的意思,道:「接下來的路途很危險,你要和我們一塊走嗎?」

小公主後退幾步,睜大眼睛望著陽頂天充滿了戒備,道:「你想做什麼,你不要再想打我什麼主意,我們分開走。」

「那你要是在遇到危險,我們說不定可救不上你了。」陽頂天道。

「呸你烏鴉嘴。」小公主道:「也就是祝紅雪這個沒長眼睛的男人瞧不見我的花容月貌,才會動手殺我,其他人可不會。況且你也看到了,祝紅雪雖然厲害,但是也未必殺得了我,我也很厲害的。而且我年紀小,等我跟他一樣大的時候,我殺他如同宰雞殺狗一樣。」

陽頂天徹底無語!

不過,她後半句話倒是說對了。剛才她雖然危險,但是祝紅雪要殺她也不易。這個女孩子太神秘厲害了,看她大概不會超過十八歲,就如此逆天了得。等到了祝紅雪這個年紀,還真不知道有多厲害,真不愧是天靈師這樣逆天的職業。

「好了,我先走了,你們呆在原地不許動。」小公主道。

然後她輕輕一彈腳,背著巨大的棺材,飛快地飛走,片刻便消失在陽頂天視野中。

天靈師駕馭風系能量,真是不費吹灰之力埃

這個小公主的飛行速度,遠遠超過了陽頂天的全速,而且她還不費吹灰之力。而陽頂天權力飛行,兩個時辰就能將玄氣耗荊

真是讓人妒忌到吐血。

「走吧,繼續趕路去魔域,不要落下那個小丫頭太多了,否則玄火真的被她搶了。」陽頂天道。

然後,三人飛到半空中,落在三隻飛行坐騎上,朝著東北的方向,繼續飛翔!

……

很快,三個人就飛過了千里沼澤,進入了荒無人煙的千里廢墟,然後飛越了萬血宮的千里領地。

三百里銷魂江,就在眼前。

從這裡往西北,就是萬血宮的方向。沿著銷魂江往東北逆流而上,幾千裡外銷魂江的盡頭,就是魔域,生命的禁區,三人一行的目的地。

三個人停了下來,等待陽頂天的決定。

「陽頂天,要不要去萬血宮看看?」秦懷玉問道。

陽頂天遠眺西北方向,三百裡外就是萬血宮,大約半個多時辰就能到達了。

「算了,不去看了,也沒什麼看的,或許還會橫生枝節。」陽頂天道:「沿著銷魂江,逆流而上,前往魔域1

頓時,三人控制飛行坐騎,沿著東北方向,沿著萬里銷魂江,逆流而上!

五千裡外,銷魂江的盡頭,就是魔域,同樣也是銷魂江的源頭,生命的禁區!

……

在天空魔城時,銷魂江入海之處的天空,全部是地獄的氣息,所有生命不能靠近。

但這裡銷魂江的上空,倒是沒有可怕的劇毒。

銷魂江很怪,越是下游,越是可怕。

三個人,全速飛行,逆流而上。

途中幾千里,始終沒有見到小公主靈鷲的身影,她飛行的速度果然驚人之極。

足足五千里,下面肉眼所能看到,全部是廣闊無垠的銷魂江。滔滔江水,血紅翻湧。彷彿,無邊無際流動的,都是鮮血。

一個小時。

兩個小時。

三個小時。

四個小時。

……

距離銷魂江的源頭,距離魔域已經越來越近了。

天空的顏色,已經開始變化了。

漸漸地,雙月雙日消失了。

藍天白雲消失了。

甚至,白天黑夜也消失了。

漸漸地,天上永遠都只有一個顏色,那就是暗紅色的,如同鮮血凝固后的顏色。

天空的顏色,比銷魂江的血紅色更加壓抑驚人。

彷彿整個天空,都潑滿了鮮血,然後凝固起來,變得又暗又紅,又腥又臭!

陽頂天曾經幻想過末日的天空是什麼樣子的,那麼毫無疑問,此時的天空,就是末日的天空!

傳說,萬里魔域原本也是冰雪覆蓋的樂土。有無數種動物,有人群居住,有無數種樹木。上古大涅滅之後,這一塊萬里土地,淪為了生命禁區,淪為了地獄。

「陽頂天,魔域到了1秦懷玉道。

陽頂天抬頭一望,魔域果然到了!

銷魂江的盡頭,銷魂江的源頭,生命禁區,地獄所在!!--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