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二十四章:雌虎宋春華,跪下效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晶劍。其他沒有任何東西,我沒有跟她學過一刻鐘的武道,也沒有念過隱宗一本書,甚至隱宗的隱秘天地,我都沒有涉足過一步。」 接著,陽頂天苦笑道:「你問我作為一個小蝦米,為何操心如此大的事情。為何試圖...

「是我鑄造的1陽頂天道。

「你鑄造的這支價值連城的寶劍,送給我,就是為了給秦懷玉求親?」宋春華問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

「為什麼?」宋春華道。

「因為我需要西北秦城和天下會的幫助。」陽頂天道。

「你需要天下會的幫助,為何你自己不像我求親,而是替秦懷玉向去求親?」宋春華咄咄逼人道。

「我已經有正妻了。」陽頂天道。

「你有正妻了,可是你依舊娶了秦嬌嬌,這不是理由。」宋春華道:「當然,我這模樣和姿態也不是理由,相信到了這個級別的聯姻,女人的模樣已經不重要了,甚至是不是女人都不重要了。」

陽頂天頓時感覺到,為何天下會主的其他子女幾乎沒有出色的了。因為宋春華實在是太咄咄逼人了,任何人在她面前都有莫大的精神壓力。

「陽城主請坐。」宋春華道:「我可以這麼跟你說,對於陽城主我非常敬佩,心中神交已久,把你視為英雄相惜,有任何話,請你直截了當說出來。如果信任我的為人,請不要有任何的隱瞞。或許,這是最好的方式。」

陽頂天坐回到位置上,深深吸一口氣。

「宋小姐,我固然需要天下會的幫助,但目前最需要天下會幫助的是秦懷玉。」陽爾的地位,甚至生命都已經危在旦夕。所以和天下會的聯姻,對秦懷玉至關重要,甚至是救命之舉。」

「為何?」宋春華道:「我知道最近秦城主非常器重秦七七,可我覺得那是為了磨練秦懷玉少主。畢竟這十幾年來,天下人都認為秦城少主是秦懷玉。雖然我對秦少主沒有太多好感,但不可否認秦少主比我的那些弟弟們要出色許多。未來他執掌西北秦城雖然未必如同秦城主那樣氣吞萬里,但是繼續壯大是沒有問題的,我沒有看出秦城主有另立秦七七的任何可能性。」

「所以陽頂天城主,您說的話是不是有些言過其實了?」宋春華眼睛盯著陽頂天道。

「不!事實上。秦懷玉的處境比我說的還要危險。」陽頂天道。

「請說。」宋春華道:「最好,您給我一個非常值得信任的理由,否則我對您的觀感會變差很多的。」

「因為,秦七七代表邪魔道,秦萬仇代表天道盟。」陽頂天道:「秦七七未婚夫,是南海寧族少主寧無鳴,此人是萬滅神殿少主厲冥的手下忠犬。秦懷玉,因為和我偶然的勾結,非常無奈地被劃在天道盟這邊。目前,秦萬仇城主對天道盟已經非常不看好。所以心中天平已經漸漸轉到邪魔道一方。一旦他正式選擇了邪魔道站邊。那秦懷玉的人頭會被作為投名狀遞上去的。」

聽了陽頂天的話后。宋春華猛地站起。一股強大的戰意,本能地衝天而起。望向秦懷玉道:「陽城主的話,是真的?」

秦懷玉此時在邊上苦笑道:「我在東離草原的失敗,加上謀划雲霄城的失敗。更讓父親對我失望。我此時在秦城的地位,已經不如秦七七了,更別說掌握的力量。說實在話,我也和邪魔道勾結過,我不想站在陽頂天這邊,但是我實在沒得選1

「我問的是秦七七代表邪魔道,南海寧族是萬滅神殿爪牙一事,是真的嗎?」宋春華道。

「這你應該問陽頂天。」秦懷玉道:「他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知情者,我是第二個。你大概是第三個。」

宋春華猛地望向陽頂天道:「陽城主,你說的話是真?萬滅神殿,真的再次出現了?」

陽頂天點點頭。

宋春華呼吸頓時變得粗重起來,目中的火焰熊熊燃燒,道:「你用什麼來證明。你話的真假?」

「沒得證明。」陽頂天道。

「就算你說的話是真,就算萬滅神殿再次現世,你又有什麼資格來操作天下會和秦城的聯姻?」宋春華繼續咄咄逼人道:「你只是一個雲霄城主,勢力不及我天下會或者西北秦城的十分之一。西北秦城和天下會的事情哪裡輪得到你來操心?」

「不說其他,就單純從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來說,我都不能坐視西北秦城落入邪魔道一方,這樣會導致整個西北大陸的劇變,天下會勢孤之下,也會選擇落入邪魔道一方。西北大陸一淪陷,那距離整個世界的淪陷也不遠了。」陽爾個西方有兩大支柱,西北秦城和天下會。我不能坐視西北,北地幾萬里大陸徹底變色1

「陽城主,你很出色。」宋春華道:「可是我覺得魚蝦來操縱蛟龍的命運是非常可笑的,我沒有冒犯的意思,但不管是從你個人還是雲霄城來說,在天下會和西北秦城面前都是魚蝦。操作這件事情的應該是隱宗之主,再不濟也是陰陽宗東方涅滅,或者玄天宗祝青主。最最不濟,也應該是冷青塵大師,或者東方冰凌仙子!這些人,目前才是天道盟的中流砥柱1

陽頂天頓時陷入了沉默。宋春華嘴裡的這些人,可以說是天道盟的希望,整個世界的希望。但此時,已經全部淪陷了,全部涅滅了。

這個秘密,沒有一個人知道,除了陽頂天之外。

「所以,請恕我直言,你已經讓我非常失望,我已經打算趕人了,請你們帶著這支寶劍離開。」宋春華道:「我就想問,你陽頂天城主有何資格,操縱我天下會和西北秦城的命運?」

頓時,秦懷玉的臉色變得稍稍有些難堪。

陽頂天再次沉默下來。

「秦師兄,你先出去一下,有些話我要和宋小姐單獨說。」陽頂天道。

秦懷玉一愕,然後點了點頭,離開了房間。

……

室內,只整下陽頂天和宋春華二人,兩個人陷入短暫的寂靜!

「宋小姐,你忠誠於天道盟嗎?」陽頂天道。

「我忠誠於正義。」宋春華凜然道:「天道盟很多事情,也讓我噁心。」

「如果,只有邪魔道和天道盟讓你眩你選擇哪一方?」陽頂天道。

「天道盟。」宋春華冷道:「我和邪魔道不死不休,決不妥協。而且,天道盟是隱宗的天道盟,不是某些野心者的天道盟,我永遠相信隱宗代表著天下正義!我永遠相信隱宗的高尚和純潔1

「有朝一日,整個天下都淪陷了,所有人都判出天道盟,投降邪魔道,你會怎麼做?」陽頂天道。

「飛蛾撲火,死而後已!人心中若無正義。若我信仰。就如同行屍走肉。」宋春華道:「就算整個天下會。我的父親,我的親人全部投降,我也不會豌天下人都投降,我也不會降!這個世界青年一輩。我武力不是第一,天賦不是第一,但是論忠誠,我一定第一1

陽頂天又陷入沉默,良久后淡淡道:「有些事情,不是說說那麼簡單的。」

見到陽頂天的態度,宋春華頓時大怒,一劍劃過手掌,頓時血霧噴出。

「轟……」

身體上的火焰猛地熊熊燃燒。宋春華一字一句立誓:「天上雙月雙日在上,混沌大神在下。我天下會宋春華,永遠忠誠於正義,永遠忠誠於隱宗。永遠不向邪魔道妥協,和邪魔道戰鬥到底。哪怕戰自我最後一人。如違背此誓,讓雙日焚燒我的靈魂,讓混沌之神埋葬我的軀體,讓我永生永世不得超生1

然後,宋春華目光灼灼盯著陽頂天,冷冷道:「陽城主,你可以質疑我的一切。但是誰要是敢質疑我對邪魔道的戰鬥之心,那不管他是誰,我手中的劍一定會為我討回屬於我的榮譽。」

頓時,宋春華望著陽頂天的雙目,充滿了熊熊火焰。只要一言不合,她的劍就會立刻斬下。

陽頂天點頭,道:「宋小姐剛才說,為何我這個魚蝦來操縱天下會和西北秦城這兩隻蛟龍的前途。我這隻魚蝦來運作西北大陸,北地的命運。這是因為,除了我之外,已經沒有其他人了。」

頓時,宋春華猛地一顫。

「什麼意思?」宋春華身體猛地一顫。

「東方冰凌,不在了,是我眼睜睜看著她消失的。」

「冷青塵師伯,不在的,是我眼睜睜看著被殺的。」

「東方涅滅,我的師傅,不在了,是在北地冰川,我眼睜睜看著涅滅的。」

「祝青主,也不在了。他很早,就已經淪落為邪魔道了。西門無涯師叔,就滅在他的噬魂玄氣上1

隨著陽頂天的一字一句,宋春華面孔一陣陣蒼白,身軀一陣陣顫抖,步伐一陣陣後退!

這些人,毫無疑問是天道盟的中流砥柱!但是,這些人都不在了?

那,那天道盟的命運?

西北秦城的秦萬仇是個大梟雄,但是他是指望不住的,他會為自己的雄心拚命,卻不會為天道盟的正義拚命。

天下會的宋逍,宋春華的父親,也是指望不住的,他和秦萬仇是一類人,甚至還不如秦萬仇這樣雄心壯志。

雲天閣主,地裂城主!

這些人,統統都是靠不住的。

信仰堅定,絕對正義的,可以作為天下正義擎天玉柱的,僅僅只有三個半人。

隱宗之主,陰陽宗之主,前雲霄城之主西門無涯!

冷青塵算半個,現在的東方冰凌算半個!

「不,你在撒謊,你在撒謊1

「我們還有隱宗,至高無上的隱宗,絕對強大絕對正義的隱宗。」宋春華道:「只要隱宗在,天道盟就亡不了,天下正義就忘不了,邪魔道就無法毀滅世界1

陽頂天道:「隱宗曾經有兩個人,虛無飄零宗主,還有……東方冰凌1

「東方冰凌是虛無宗主的傳人?」宋春華道。

陽頂天點頭。

「她不在了?」宋春華顫聲道。

「不在了。」陽頂天道。

「那我們還有虛無宗主,在二百年前她就是救世主,現在她依舊是,她才是擎天玉柱。」宋春華厲聲道。

「虛無宗主,也不在了,我眼睜睜看著她消失的1陽頂天道。

「噗……」頓時,宋春華一口鮮血噴出,直接昏厥倒地!

「不,你在撒謊1昏厥之前,宋春華大聲喊道。

……

虛無飄零。或者準確說是虛無縹緲的隱宗。是宋春華的信仰,是為之終身奮鬥的精神領袖!

對正義的堅持,是宋春華的精神支柱。

天下間,最執著,最忠誠的,無出宋春華,這個女中豪傑!

現在,她所有的支柱,全部倒塌了。

所以,她近乎直接崩潰倒地!

陽頂天扶起她。往她嘴裡送進一口丹藥。輸入玄氣。

片刻后。宋春華睜開雙眸,望向陽頂天道:「不,你在撒謊1

陽頂天從懷中掏出回影石,雖然那上面只有短暫的一個畫面。

虛無飄零變成了魔后亡姬。東方冰凌變成了邪魔公主牡丹,瞬間刺死冷青塵。然後,兩人展開邪惡可怕的翅膀,飛到天邊消失。

但,這個短暫的瞬間畫面,已經足夠證明一切了!

宋春華,完全陷入了木然!

良久之後,她的眼眸輕輕一轉,道:「那。那隱宗其他人呢?」

「沒有了,每一代隱宗只有一人,之前是虛無飄零,之後是東方冰凌。兩個人都不在了,隱宗幾乎沒人了。」陽頂天道。

「一個都沒有了。哪怕只有一個,哪怕是掃地的?」宋春華顫聲道:「不對,不是還有隱宗傳人無名嗎?」

「無名是假的1陽頂天道。

「你胡說。」宋春華厲聲道:「他會電系玄技,會隱宗獨有的劍法,怎麼可能是假的,陽頂天你不要污衊他。」

「因為,無名……是我假冒的1陽頂天道。

「不可能……,你敢騙我,我殺了你1宋春華頓時猛地拔劍,渾身迸發衝天的戰意,頓時滿屋的瓷器,猛地粉身碎骨。

陽頂天手指輕輕一彈。

一道閃電,直接劈出。

電系玄技,魔天裂!

頓時,宋春華呆了,望著劈在她劍上的閃電,滿目的絕望,所有的戰意消失得乾乾淨淨。

「隱宗,真的一個人都沒有了嗎?」宋春華泣聲道。

「還有一個1陽頂天道。

「誰?」宋春華道。

「我1陽頂天道。

「你?你是假的,你自己說的。」宋春華道。

「是啊,我是假冒過。」陽東是虛無飄零宗主在劇變之前,把隱宗之主傳給了我。當然,僅僅只是一個名頭,還有一支水晶劍。其他沒有任何東西,我沒有跟她學過一刻鐘的武道,也沒有念過隱宗一本書,甚至隱宗的隱秘天地,我都沒有涉足過一步。」

接著,陽頂天苦笑道:「你問我作為一個小蝦米,為何操心如此大的事情。為何試圖決定天下會和秦城的命運,為何試圖掌控西北大陸和北地。那是因為,天道盟的話事人,或許只剩下我這顆小蝦米了,我也沒得選了1

「只剩下你了?」宋春華顫聲道:「那,那邪魔道,現在有誰?」

「很多1陽頂天道:「萬滅神殿少主厲冥,大宗師級!魔化的虛無飄零宗主,現在是魔后亡姬,踏入聖級!邪魔道公主牡丹,曾經的東方冰凌,近大宗師級!玄天宗祝青主,大宗師級!萬血宮主獨孤逍,大宗師級!歡樂宮主孤獨咆哮,大宗師級1

陽頂天每說出一個名字,宋春華就一顫,臉色變白一次。

「當然,這些只是已經確定的,還有不確定的,已經即將要淪落的,可能有西北秦城之主秦萬仇,大宗師級,幽冥海之主無逅,近半聖級。你的父親宋逍,近乎大宗師級!玄天閣主,地裂城主,還有幾人,都是不確定的,隨時可能淪陷。」陽頂天道:「滿打滿算,真正完全站在天道盟一方的大宗師,已經全部不在了,或許只剩下陰陽宗的太長老,可是他或許已經命不久矣,而且他只是堪堪大宗師而已。」

聽到陽頂天的話,宋春華顫方如此懸殊,那……那滅世之戰,都不用打了,邪魔道直接統治世界了。」

陽頂天點點頭道:「現在真正站在我這邊的。大概只有我雲霄城的三個武尊,還有木劍堡主李歸農,也是武尊。還有一個無奈被站隊的秦懷玉,還是武尊。我們所謂的正義一方,大概只有一個宗師妖嬈,但就算是她也大概心懷詭秘。」

然後,陽頂天曬然一笑道:「現在邪魔道的背後,大概有七八個以上大宗師級,近兩個半聖級!我這邊,大概有三五個武尊級!大概她們隨便派出來一人。就可以將我們全部碾死。混沌大陸加上上古時代幾萬年歷史。大概沒有一次的滅世之戰是這麼懸殊的勢力對比。」

「那他們。為什麼不碾死你?」宋春華道。

「貓戲老鼠,玩夠了才咬死吃掉吧。再有,就是邪魔道公主牡丹,曾經的東方冰凌。要在三年後的比武殺掉我。」陽頂天道。

接著,陽頂天望著宋春華,笑道:「你要我對於直言不諱,我把如此殘酷殘忍的真相告訴你。那麼現在我問你,你還要加入我這邊嗎?加入我這支螞蟻隊伍嗎?」

宋春華目光灼灼,望著陽頂天道:「加入你這邊,怎麼看都是被人一腳踩死的結局埃」

「不,可能是被一指碾死1陽頂天笑道。

「好,那就一起被碾死吧1宋春華笑道。

然後。她直接單膝跪在陽頂天面前,親吻他的劍鞘,正色道:「我宋春華,願意永遠忠誠於正義,忠誠於天道盟。忠誠於隱宗!我將永遠和邪魔道戰鬥到底,哪怕付出我的生命1

陽頂天一愕!

他只是請求宋春華和秦懷玉的聯姻而已,卻沒有想到宋春華竟然跪下效忠?

秦懷玉和自己如此性命攸關,他都沒有任何要效忠的意思,他只是和陽頂天做盟友,互相利益。

這宋春華,竟然選擇跪下效忠!?

要知道,她此時比陽頂天強大得多,手中掌握的勢力,也遠比陽頂天強大。

此人,遠比傳說中更加正義,更加高尚!

哪怕陽頂天只是一個空殼子隱宗之主,她也選擇效忠,甚至陽頂天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證明自己是隱宗之主。

頓時,陽頂天忍不住道:「你就不怕,我是假冒隱宗之主嗎?」

「我只說自己效忠於隱宗,效忠於正義。」宋春華道:「如果有朝一日我發現你不是,我自然會宰了你。況且,在這個時候冒充隱宗之主,或許是嫌自己死得不夠快吧。」

是啊!在邪魔道勢力滔天的現在,誰冒充隱宗之主,大概就是在自己頭頂上戴一個毀滅光環吧,而且是毀滅自己的那種。

「那麼,和秦懷玉聯姻一事,你怎麼想?」陽頂天道。

「我終身不嫁。」宋春華斬釘截鐵道:「但是,但是我可以找一個貌美如花的妹妹,我父親的嫡女嫁給秦懷玉,同樣可以讓天下會和西北秦城聯姻。」

陽頂天頓時微微皺眉。

這樣一來,效果比宋春華嫁給秦懷玉效果要差很多埃

「您不要逼我,我寧死不嫁的。」宋春華道:「我可以效忠隱宗,哪怕付出生命。但絕對不能踐踏我的尊嚴和驕傲1

陽頂天點點頭,道:「我尊重您的任何選擇!另外,有一件事情可能需要你幫忙。」

「您請說。」宋春華道:「天下會,我能做主一半1

「大概八十天後,秦七七的十萬大軍就會從西南大陸返回,進攻我雲霄城,她帶來的宗師級強者我不知道會有幾個,但肯定很多。」陽垛大概是我們天道盟的第一戰,如果這一戰輸掉,以後什麼救世就不用扯談了。我希望,到時候你能來幫忙1

宋春華點點頭道:「我儘力,但是我不保證能帶多少人來。就如同你所說,我的父親遊離不定,而且也未必會將你這個雲霄城主放在眼裡。」

「你能來,我就無比感激了。」陽頂天道。

宋春華稍稍猶豫一陣,道:「陽城主,恕我直言。八十天後面對秦七七這一戰,您有多少把握?我看上去,雙方的勢力實在懸殊到了極點,我好像看不到一點贏的希望。」

陽頂天想了一陣,道:「我大概有六成把握!如果,讓我得到一些東西,我有八成把握。全部誅殺秦七七的十萬大軍,徹底打痛秦萬仇,逼迫他放棄秦七七,選擇站在秦懷玉一方,站在我們這一方。所以這一戰,至關重要,只能贏,不能輸1

「六成?」宋春華眼睛一亮道:「有三成把握,就值得拚命了。需要什麼東西,你說?」

「魔靈之心1陽頂天道。

宋春華一顫道:「這,這可是製造傀儡戰魔用的。」

「沒錯1陽頂天道:「對於秦七七的十萬大軍,我有秘密武器,可以他們粉身碎骨。對於秦七七帶來的宗師強者,這個傀儡戰魔,就是我的秘密武器。」

「可是……可是,傀儡戰魔是邪惡的。」宋春華道。

「只要心中光明,哪怕深處地獄,那也是光明和正義的。」陽頂天道。

「可是,我們沒有一個大宗師級的肉身屍體。」宋春華道。

「我們有1陽頂天道。

「誰?」

「冷青塵師伯。」陽頂天道:「我眼睜睜看著他死在我的面前,是他讓我將他製成傀儡戰魔作為決勝的秘密武器1

宋春華頓時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良久之後,她喃喃自語道:「魔靈之心!天下間任何稀有至寶,不管邪惡還是正義。如果在魔城商宮中無法買到,那其他地方肯定買不到。三日後,魔城的大拍賣會,或許是我們唯一的希望。如果真的有,我一定傾盡全力,幫助您拿下這顆魔靈之心。」

「多謝1陽頂天道。

「可是……那個殺豬劍法第四階呢?是您最重要的東西。」宋春華道。

「不管它,那應該是一個陷阱1陽頂天道:「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魔靈之心1

ps:

近七千字大章,拜求月票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