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二十三章:求婚宋春華!是你,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四個價錢最最讓他心動的,無疑就是殺豬劍法第四階。但是,更加毫無疑問,那是一個巨大的陷阱,跳下去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條。 利令智昏,是最要不得的。 陽頂天睜開雙眼。 頓時,宋春華無...

陽頂天用一千多斤萬年血烏金灰燼,配合玄火,甚至娜迦金色玄氣,鍛造出了十支絕頂的寶劍。

其中三支,是專門為蛇尾嬌,西門烈和楊佩佩鍛造的。

還剩下來七支,作為其他用途。而為天下會長女宋春華打造的這一支,幾乎是十支寶劍中排名第二,為的吸引宋春華這隻母老虎能夠和秦懷玉聯姻。

他確實沒有想到,魔城商宮為他準備的這場小型私密拍賣會中,竟然會來四個人。

更加沒有想到,寧族少夫人,寧潸的妻子,那個註定未來會和自己發生糾葛的女人也會出現在這裡。

至於這個神秘的中年人,就更加撲朔迷離了。現在他又第一個出價,而且出的價錢是殺豬劍法第四階,陽頂天最最需要的東西。

「我的出價是殺豬劍法第四階。」那個中年男子再次重複道。

此時,陽頂天真的有一股強烈的衝動說成交,就是為了驗證這神秘中年手中的殺豬劍法第四階是真是假。

不過,只要他這樣做,就完全是相當於承認自己是陽頂天,絕對會把自己陷入危局之中。

此時,尤鐵大師笑道:「先別急著開價,還沒有看過寶劍,是否究竟你們花費這筆天文數字的代價。蕭先生,請出示寶劍。」

此時,陽頂天假冒的身份名字叫蕭劍岳,同樣是真實存在,但已經被秘密殺死許多年的人。可以這麼說。寧寧的所有人皮面具,都是有真人可循的。

陽頂天拿出寶劍,猛地出鞘!

頓時,在場四人,猛地睜大雙眸。

這個中年男子,原本是有點漠不關心的,此時臉色一震,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手中的寶劍。

而那個擁有小家碧玉面孔同時。卻擁有魔鬼身材的神秘女子,嬌軀直接站起,頓時更顯前凸后翹,熱火之極。她的眸子,幾乎是瞬間爆出亮芒,充滿了志在必得的**。

沒錯,這個神秘女子對這支劍,是真心想要的。

而陽頂天最關心的南海寧族少夫人武莫織,眼眸一亮。然後便沒有多餘的反應。

至於宋春華,就完全不掩飾,呼吸一促。雙手竟然直接捏碎了椅子的把手。整個人。如同出鞘的利劍一般,釋放出強烈的戰意。當然,她不是要和誰戰鬥,而是要傾盡全力,進入這場寶劍爭奪戰。

陽頂天的這支寶劍,毫無疑問在第一眼就能奪人心魄。

透明的。擁有火焰和烈日的顏色。

艷麗之極,霸道之極,也華貴之極。

不管男人還是女人,都完全無法拒絕它的樣子。

「下面,我們測試一下這支寶劍的鋒利程度。你們四位可以拿出任何東西讓它削砍。」尤鐵道。

宋春華第一個出列。

猛地拔出自己腰間的重劍,拔劍出鞘。

頓時。滿屋的殺氣凝重。

這支寶劍,名叫混沌尺!是天下會集合了三百個血烏金,配上天魔隕鐵,還有獵獸金魂。耗費了巨大代價,讓尤鐵大師帶領十幾個鍛造師,耗費一年時間鍛造出來的。

可以說,這支混沌重劍是尤鐵大師最得意的作品,絕對可以位列天下名器。

這支劍,之前也算是宋春華的最愛。而且最誇張的是,這支劍足足有一千三百多斤。

她來到陽頂天面前,揮舞著一千多斤的混沌重劍,狠狠朝陽頂天的劍上劈下。

頓時,陽頂天真的覺得一座山壓下來一般,那種撕裂空氣,泰山壓頂的呼嘯聲,讓他在一瞬間幾乎無法呼吸。

這個宋春華很強,比巔峰時候的獨孤鳳舞,比秦懷玉都要強上不少。

所有人目光都凝聚在宋春華劈下的混沌重劍上,比起陽頂天手中的寶劍,這支混沌重劍實在是太巨大了。所有人,都有種強烈的感覺,那就是陽頂天手中這支劍會直接粉身碎骨。

「當……」一聲尖銳的巨響,幾乎瞬間刺破人的耳膜。

火光猛地爆亮!

然後,讓所有人驚詫的事情發生了!

陽頂天手中的寶劍安然無恙,絲毫未損。而宋春華的混沌重劍,直接斷裂,上半部分直接飛了出去,直接刺穿了厚厚的牆壁,飛出了數百米。

宋春華完全驚呆了!

這支混沌重劍她使用了幾年了,硬對硬的時候,這支寶劍沒有遇到過任何對手,完全是無堅不摧的代名詞。

現在,面臨陽頂天手中這支漂亮之極的寶劍,劈向它薄如紙的劍刃,堅不可摧的混沌重劍竟然直接斷裂飛了出去。

而那支漂亮得嚇人的寶劍,竟然安然無恙。

「這支劍,我要了。」宋春華斬釘截鐵道:「不管花費多大代價,這支劍我都要了。」

「不著急。」尤鐵大師道:「一支寶劍最最重要的是玄氣加成,請諸位都試一下這支寶劍的玄氣加成,就由宋少主開始吧1

宋春華雖然是女人,而且也未必就一定是天下會少主。但幾乎所有人,都稱她為宋少主。

宋春華目光熾熱,手掌顫抖地接過陽頂天手中的劍。

陽頂天發現,她的雙手都帶著手套。這是一種非常特殊的手套,玄氣戰套,不但非常柔軟堅固,關鍵還可以疏導玄氣。戴著這種手套戰鬥,完全不會影響戰鬥力。

宋春華握緊寶劍,輸入玄氣。

「砰……」一聲巨響,整個屋子猛地一震。

火紅色的烈焰,幾乎猛地從劍刃上爆出,直接衝上屋頂。

陽頂天頓時被嚇了一大跳,秦懷玉握劍輸入玄氣的時候,寶劍反應可沒有那麼兇猛。

這宋春華果然是痴愛兵器之人。和寶劍的反應完全契合到了極點。

宋春華目光爆出刺人的亮芒,死死盯著手中的寶劍,讓人清晰感覺到,這個時候不管誰都不能把這支寶劍奪走。

她當然會震撼,因為她那支耗費天大代價的混沌重劍,也僅僅只是五成半的玄氣加成而已。而且就算是五成半,已經是他所見寶劍之最了。當然,世界上有幾支劍的玄氣加成甚至超過七成。比如秦萬仇的佩劍。但那是秦萬仇長期養起來的,一開始擁有那支劍的時候,玄氣加成也僅僅只是五成而已。

而此時美麗之極的寶劍,僅僅剛上手,玄氣加成就已經是七八成左右,完全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蕭先生,這支劍你不要賣了。」宋春華望著陽頂天,斬釘截鐵道:「不管別人出什麼價錢。我一定會比他更高。而且只要你將這支寶劍賣給我,我天下會是你永遠的朋友。說,你要什麼價錢。只要你開口。我一定給。」

說罷,宋春華雙眸充滿戰意望著在場眾人,那意思非常明顯,誰也別和他搶這支寶劍。

尤鐵大師上前,朝宋春華道:「宋少主,這種神器命中注定有主。所以。是您的,終究都是您的。所以,我們還是按照規矩來。」

說罷,尤鐵大師朝著她伸出雙手。

宋春華深深吸一口氣,儘管千萬般不願。依舊乾脆地將寶劍放在尤鐵大師的手上。

「好了,所有人都看到了。這支寶劍,外形天下無雙。鋒利天下無雙,堅固天下無雙,玄氣加成也天下無雙。」尤鐵大師道:「那麼,各自開始出價吧。注意,每個人只出價一次。然後,由劍的主人蕭劍岳先生決定接受誰的報價。」

宋春華沒有開口,因為這個時候誰最先開口,就最不利。

「殺豬劍法第四階。」中年男子再次開價,淡淡說道。

尤鐵大師目光頓時望向那個面如小家碧玉,身材卻魔鬼火辣的女子。

那個神秘女子輕輕搖搖頭,很顯然她也志在必得,所以也不願意先出價。

尤鐵大師的目光頓時落在寧族少夫人武莫織臉上。

「九品玄技秘籍一卷。」武莫織淡淡道。

這話一出,在場眾人呼吸一粗。

九品玄技秘籍!寧潸曾經為了陰陽輪迴晶出價過,不過他說的是九品上等玄技捲軸。

而武莫織說的只是九品玄技捲軸。

如果是九品上等玄技捲軸,那全天下已經有許多年沒有見過了,那是真正的價值連城。

而九品玄技捲軸,雖然已經極度稀有,但天下會,西北秦城,或許都還有一兩卷左右。

不過就算如此,武莫織的出價已經驚天的高了。因為在很多人眼中,九品玄技捲軸價值超過一支非魂劍的寶劍。儘管寶劍對一個人的武力加成很直接,但畢竟是有限的。而九品玄技捲軸對一個人的戰鬥力的提升,完全是驚人的,而且有巨大發展空間。

所以,在混沌大陸,對於高等武者來說,兵器的價值是比不上玄技秘籍的。

武莫織出價后,尤鐵大師將目光落在神秘女子和宋春華臉上。

這兩個人都對寶劍志在必得,所以兩個人都不先出價。

兩個人堅持了半刻鐘,尤鐵大師道:「兩位,時間寶貴,終究是要出價的。」

那個神秘女子猛地一咬玉齒,道:「我的出價,是一處玄火的地圖。這處玄火,二十三天後就會綻放,這是一出地級九品玄火。」

這話一出,如同風暴一般徹底刮過。

滿室皆驚!

玄火地圖?如果是真的話,那價值上完全秒殺這支寶劍了。

這個女人如此瘋狂,竟然將玄火地圖作為價錢。

尤鐵大師的面孔猛地一顫,朝陽頂天道:「蕭先生,在這裡我們是無法幫您判斷所謂玄火地圖真假的,所以要完全靠你自己判斷。」

陽頂天點了點頭,不由得朝這個神秘女子望去。

陽頂天和秦懷玉此時的目的地,也是**江極北的魔域!那裡正好有一處玄火,而且也是即將綻放。

那麼毫無疑問。這個女子說的玄火地圖,就是魔域的這朵玄火了。

只不過,陽頂天對這朵玄火的了解很少,僅僅只是知道它在魔域,但是魔域有幾千里,具體在哪裡陽頂天是不知道的。所以,他和秦懷玉必須找遍幾千里。

可這個女人竟然說她有具體的地圖,而且連玄火的品級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她說的話是真是假?

今天晚上。真的是詭異莫測了。殺豬劍法第四階,不知道是真是假。所謂的玄火地圖,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此時宋春華道:「你如何證明,這份玄火地圖的真假?」

「沒法保證。」神秘女子道:「我唯一能夠保證的,就是將這份地圖給劍的主人,不再給第二個人。」

頓時,陽頂天忍不住和秦懷玉對視一眼。

尤鐵大師望向宋春華,道:「宋少主,您必須出價了。」

宋春華陷入劇烈的鬥爭中。她緩緩閉上的眼睛。

足足幾分鐘后,宋春華睜開眼睛道:「蕭先生,我給你一座城池。我天下會最南邊的翡翠城。領地二百里。人口十五萬!只要你答應,翡翠城就是你的。」

宋春華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完全驚呆了!

她,她這是瘋了嗎?

一支寶劍而已啊,竟然用領地來交換。

領地這東西,完全是混沌世界的根本。除非是玄氣凝聚凈化大陣這種戰略級別的東西才值得用領地去交易。僅僅一支寶劍,竟然用二百里領地交換,這個女人實在是太瘋狂了。

所以宋春華出價后,在場所有人完全不敢置信地望著她。

出價后,宋春華長長鬆了一口氣。道:「我出過的價錢,絕對不會後悔。」

四個人。全部出價完畢。

尤鐵大師望向陽頂天道:「蕭劍岳先生,現在必須由您來做決定了,需要我給您獨立的時間和空間嗎?」

陽頂天緩緩閉上眼睛。

當然,四個價錢最最讓他心動的,無疑就是殺豬劍法第四階。但是,更加毫無疑問,那是一個巨大的陷阱,跳下去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條。

利令智昏,是最要不得的。

陽頂天睜開雙眼。

頓時,宋春華無比熾熱的目光望著陽頂天。

秦懷玉也忍不住緊張起來,儘管他知道答案,但是面臨自己的終身大事,還是忍不住有些忐忑。

「我已經做好決定了。」陽頂天道,然後他捧著寶劍朝前面人走去。

經過了那個神秘的中年人,對方依舊望著陽頂天友好笑笑,沒有其他任何反應。

又經過了寧族少夫人武莫織。

此時,陽頂天才隱隱看到面紗之後的眸子!僅僅只是驚鴻一瞥,面紗背後的眸子如同刀子一般,銘刻在陽頂天的心中。

陽頂天本能地腳步一滯!

這個武莫織的眼睛,非常非常美。但這不是讓陽頂天失態的原因。

陽頂天心神一失的是,這個女人的眸子,竟然隱隱有些熟悉,甚至有些刻骨,卻又完全記不起來究竟是誰。

而且,這個女人瞥來的這一眼,非常之異樣。充滿妖異的誘惑中,又隱隱藏著無比複雜的內涵。

但是細究之下,又完全無法找尋。

這一瞬間,陽頂天幾乎忘記了接下來的事情。

心神一定,今天最重要的是宋春華,楊頂天直接將武莫織的這驚鴻一瞥放在腦後。

直接從武莫織身邊經過,陽頂天來到宋春華和神秘女子面前。

陽頂天已經清晰感覺到宋春華急促的呼吸,甚至有些顫抖的雙手。

陽頂天捧著寶劍,遞給那個神秘女子道:「這支寶劍是您的了,請把玄火地圖給我。」

「為什麼?」宋春華激烈出聲道:「難道,我的出價不比她高出許多嗎?」

那個神秘女子呼吸一促,然後稍稍意外地接過寶劍。

接著,她從懷中掏出一卷羊皮紙遞給陽頂天。

「多謝1這個神秘女子將寶劍抱在懷中,直接離去,來到窗外,玉足輕輕一點。

她魔鬼火辣的嬌軀。如同蝴蝶一般,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此時,秦懷玉也驚呆了!

這支寶劍明明是給宋春華的,為何現在又給了那個神秘女子,而且換來一張真假未知的玄火地圖。

陽頂天究竟是想要做什麼?

不過,秦懷玉很快平靜下來,裝著彷彿沒有任何意外一般。

緊接著,陽頂天朝著眾人一拱手。朝秦懷玉道:「走吧。」

接著,只是稍稍點頭告辭,陽頂天和秦懷玉二人也飛快消失在黑夜中。

……

陽頂天和秦懷玉沒有做任何停留,直接改頭換面,來到一處隱秘的院落之內。

進入院子后,秦懷玉立刻冷聲道:「陽頂天,你究竟想要做什麼?你這是在耍我玩嗎?」

「怎麼,現在又迫不及待想娶宋春華了?」陽頂天笑道。

「放屁……」秦懷玉道:「我不想被人耍,你把事情說清楚。」

陽頂天卸下臉上的面具。又從玉盒裡面掏出另外一張戴上,頓時又變成另外一人。

「走,我們光明正大去拜訪宋春華。為你求婚。」陽頂天道。

秦懷玉道:「還求個屁。你的寶劍不是已經給了其他人了嗎?」

陽頂天又取出一支劍,拔出來。

頓時,劍刃又幾乎亮瞎了秦懷玉的眼睛,輕輕抹去劍刃上的紅色印記,頓時露出五個字。

吾愛宋春華!

這才是要送給宋春華的劍!剛才用來拍賣的,只是其他支寶劍而已。

秦懷玉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道:「你。你究竟有幾支劍啊?」

「兩支,你信嗎?」陽頂天道。

秦懷玉盯著他,道:「你這個瘋子,這樣的寶劍你究竟是哪裡來的?」

……

在富麗堂皇的一個樓閣內,陽頂天和秦懷玉正式求見了宋春華。

在寶劍拍賣之前。宋春華的行跡很隱秘。但是今天晚上的競拍失敗后,她就完全沒有掩飾自己的行蹤了。所以陽頂天很輕而易舉地再次見到了她。

陽頂天見到她的時候,她正在練字。

這是她一個非常有名的習慣,當她無比憤怒生氣的時候,就會練字,否則她害怕自己會狂暴。

「說罷,你知道那支寶劍的蹤跡在哪裡?你們要小心,我今天心情很糟糕,如果撒謊的話,我會直接拆掉你們骨頭的。」宋春華冷冷道。

陽頂天確認周圍沒有任何人後,頓時躬身行禮道:「雲霄城主陽頂天,拜見宋小姐。」

「西北秦城秦懷玉,拜見宋小姐1秦懷玉躬身行禮。

宋春華一驚,手中一緊,頓時手中的筆瞬間粉身碎骨。

她真的不敢相信,陽頂天和秦懷玉會在這裡見她。

驚訝過後,宋春華放下筆,朝著陽頂天深深彎腰拜下,道:「天下會宋春華,拜見雲霄城主1

對於秦懷玉,宋春華只是拱手行禮,不像對陽頂天那麼恭敬。

當然,這並不是她對秦懷玉有什麼意見。而是因為陽頂天是雲霄城主,算來地位和天下會之主相當。而秦懷玉至多只是少主而已。

「陽城主,請上坐1宋春華讓陽頂天上座,然後自己在下首相陪。

陽頂天坐下后,道:「宋小姐今晚心情不好?」

宋春華點了點頭,道:「我看中一支寶劍,可以稱為是天下第一劍,但是卻被別人搶了1

宋春華果然比男人還要光明磊落,這種事情都大大方方說出來。

頓時,陽頂天從位置上起來,對著宋春華再深深拜下,道:「有件事情,我需要請宋小姐原諒,然後才能說話。」

宋春華微微皺眉,道:「陽城主但說無妨1

陽頂天道:「哪個賣劍之人蕭劍岳,便是陽某1

宋春華一驚,猛地站起,道:「竟然是你?陽城主,我雖然從未見過你,但是神交已久,對於內心敬佩,你怎麼做出如此藏頭露尾之事?」

神情間,宋春華對陽頂天真是充滿了失望。

「慚愧1陽頂天道,然後拿出專門鍛造的寶劍,遞給宋春華道:「這支寶劍,是我們千里迢迢送給宋小姐的。剛才那支,只是替代品而已1

宋春華神情一震,接過寶劍,猛地拔出。

頓時,光芒四射!

不比不知道,毫無疑問這支寶劍比在小型拍賣的那支更加出色,更加威猛霸道。

最後,宋春華不由得將目光落在劍刃上的五個字。

吾愛宋春華!

頓時,她眸中一顫,然後飛快變得冰冷凌厲,望著陽頂天道:「陽城主,這五個字是什麼意思?你雖是天下絕頂之才,十年之後或許便天下無敵。但是今日我要殺你,易如反掌!你若解釋不清楚,就休要怪我手下無情1

陽垛是一支定親之劍!在此,西北秦城少主秦懷玉特向天下會宋小姐求親,拜求秦晉之好1

求親之語一出,秦懷玉身軀一顫。

室內味道頓時變得怪異起來,這天下會雌虎如此了得,只怕此時陽頂天和秦懷玉加在一起,也未必是對手。

若真娶了她,那可是真正的河東獅吼,天下第一母老虎!

宋春華眼睛冷冷盯著陽頂天,道:「陽城主,我只問你一句,這劍是你鑄的,還是秦懷玉鑄的?」

頓時,陽頂天愕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