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二十二章:雌虎宋春華!寧族少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的名字就出現在第一個。天下人都清楚地知道,宋春華對兵器的極度熱愛和痴迷。 陽頂天沒有表露出任何錶情,反而秦懷玉眉頭微微一顫! 他終於要面對這個時刻了!宋春華啊,天下第一母老虎啊!...

註:今天上午6點到中午12點時間段,上一章段落中出現了一堆亂碼。現已經修改過來了,請那個時間段閱讀的讀者,重新在電腦端刷新閱讀。手機客戶端,可能無法刷新出來。給你們帶來的困擾,非常抱歉!

……

殺豬劍法對陽頂天的重要性,完全無以復加。

沒有了殺豬劍法,陽頂天的修鍊速度就會越來越慢,一直到停止。

但是殺豬劍法也僅僅只對陽頂天有用而已,對於其他任何人來說,殺豬劍法就是一卷廢紙而已。

那麼,為何會拿著所謂的殺豬劍法來到魔城商宮拍賣?

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針對陽頂天!

而且,他竟然在陽頂天的身後出現,是恰巧,還是早有預謀?

如果早有預謀的話,就意味著陽頂天已經被人認出來了?那他們的目的是什麼?這群人的背後,是不是萬滅神殿?

陽頂天身邊的秦懷玉也聽到了殺豬劍法四個字,他當然也知道殺豬劍法對陽頂天的意義,但是他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彷彿對殺豬劍法沒有絲毫關注和反應。

……

「您要拍賣什麼?」拍賣會的狐人侍女再次問那個中年男子道。

「殺豬劍法。」中年男子淡淡道。

陽頂天面露驚訝,轉過身朝後面那個中年人望去一眼。

普普通通的面孔,普普通通的身高,彷彿扔進人群之中,完全不會被發現一般。

這是陽頂天最應該有的反應,彷彿只是聽到殺豬劍法這個名詞而有所驚訝一般,但是反應絕不過度。

那個中年人見到陽頂天的目光望來。友好地點點頭,笑了笑。

陽頂天也點頭致意。

……

「您好,因為您說的是天下第一劍,所以我必須讓我們的鑒定師對您的寶劍進行鑒定,請問您允許嗎?」。那個狐人侍女柔聲問道。

「當然。」陽頂天笑道。

「請您跟我來。」狐女柔聲道,然後在前面引路。

此時,旁邊的狐人侍女朝後面那個中年男子道:「據我們所知,殺豬劍法需要的人非常少見,僅僅只有雲霄城的陽頂天城主而已。需要我們專門派人去雲霄城,促成二位的直接交易嗎?」。

這話一出。陽頂天也嚇了一大跳。

這個魔城商宮的人太了得了,連一個普通的女接待,都知道殺豬劍法只有陽頂天需要而已。

「不需要,我希望把它放在三日後的大拍賣會上進行。」中年男人道。

「非常抱歉,因為殺豬劍法無法鑒定真假。而且我們也不確定陽頂天城主會不會光臨,目前我們貴賓名單中並沒有陽頂天城主的名字。大拍賣會上的每一件東西名額都非常珍貴。我們很難將您的委託品放到大拍賣會中。非常抱歉……」這個狐女招待溫柔有禮,卻又不卑不亢道。

陽頂天跟著前面狐人侍女往前走,沒有做絲毫的停留,甚至目光還停留在她搖曳生姿的背臀曲線之上。

過了一扇門后,外面的聲音就被徹底屏蔽掉了。

……

狐人侍女帶著陽頂天和秦懷玉來到二樓的一個房間內。

「尤鐵先生,有一支寶劍。需要您的鑒定。」狐人侍女道。

「嗯1裡面,傳來一陣不耐煩的聲音,聲音洪亮之極,甚至有些震耳欲聾的感覺。

狐人侍女推開門。朝陽頂天道:「二位請進。」

陽頂天走進之後,頓時驚呆了。

裡面,密密麻麻都是各式各樣的兵器。

至少有幾百支劍,幾百把刀,還有各式各樣的杵,棒等等,各式各樣的兵器都有。

至於那個尤鐵先生,陽頂天完全沒有看到他的身影。

「我告訴你們,不要隨隨便便往我這裡領人送東西。我這裡還有一千多支兵器沒有鑒定。大拍賣會,兵器是最不值錢的。總共只有三個名額,神兵山莊十年磨一劍的作品都上不了,你們就不要浪費時間了。」尤鐵先生的聲音在房間裡面,更加刺耳洪亮。

但是陽頂天依舊看不到他的身影。

「走吧,走吧,我沒有時間招呼你們,你們隨便定個價格賣掉吧,別想著上大拍賣會了。」尤鐵道:「一百個千年血烏金,一百個千年玄冰寒玉鍛造出的陰陽雙劍,都沒有資格上大拍賣會,更別說你們了。只有三天時間了,我還有一千多支兵器需要鑒定,沒有時間。」

說罷,尤鐵從一堆兵器中鑽了出來。

陽頂天低頭一看,難怪瞧不見人,原來是一個侏儒,差不多只有一米左右的身高。而且身體非常瘦弱,但是雙臂卻驚人的粗壯,使得整個人看上去非常奇怪。

真的很難想象,這麼巨大洪亮的聲音,竟然從那麼小的身軀裡面發出。

「還不走?」尤鐵不耐煩道:「那就把劍扔在這裡吧,一兩年後我會給你鑒定的,真是想發財想瘋了。」

狐人侍女抱歉地望著陽頂天,也想要讓陽頂天放棄。

陽頂天沒有說話,而是直接拔出了寶劍。

頓時,室內猛地一亮!

寶劍的劍刃,瞬間釋放出如同火焰一般的光芒。

劍刃透明,艷麗到了極致,甚至不像是火焰,而像是雙日的光芒。

「呃……」頓時,尤鐵完全驚呆了。

然後,他猛地跳了上來,一把搶過陽頂天手中的寶劍,手指摸著薄薄的劍刃。

這劍刃真的是透明的,隔著劍刃還能看到他粗糙的手指。

尤鐵渾身顫抖顫慄!

「不可能……不可能……」

然後,他握著寶劍飛快跑進內間。

寶劍的長度比他的身體還要高,所以他握著寶劍往裡面跑的姿勢顯得尤其怪異。

不過,等下他跑出來的時候,就更加怪異了。因為,他另外一隻手握著一支巨大的鎚子。

陽頂天一眼就看出來了。這是專門打造兵器的玄火魔錘。

這個尤鐵真是了得,竟然私人擁有玄火魔錘。要知道,只有神兵山莊才有玄火魔錘。

而且,尤鐵這個玄火魔錘比神兵山莊那隻彷彿還要大一些。

陽頂天知道這個尤鐵為何雙臂如此粗壯了,是因為揮動這隻玄火魔錘導致的。陽頂天目測一下,這隻玄火魔錘足足有幾千斤。

這個尤鐵不但是個鑒定大師,還是一個鍛造大師。

一手握著玄火魔錘,一手握著陽頂天的寶劍跑出來后,尤鐵接著做一件讓狐人侍女驚呼的事情。

他竟然揮動寶劍,斬向自己的玄火魔錘。

「礙…尤鐵大師。不可以礙…」

不但狐人侍女驚呼,就連陽頂天也忍不住嚇了一跳。

這寶劍可是客人的,如果毀掉了可是要賠的。

這尤鐵,竟然沒有任何招呼,直接用陽頂天的寶劍。斬向玄火魔錘這個幾乎可以稱為世界上最堅固的東西。

「嗖……」

火光迸現。

讓人驚恐的事情發生了,巨大的玄火魔錘。活生生被切成兩半。

這是何等震撼的事情。

尤鐵大師如同被雷劈了一般。獃獃望著自己被劈成兩半的玄火魔錘。

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的寶劍,薄如蟬翼的劍刃,不要說破損和卷刃,就連一點點的損害都沒有,完全絲毫無損。

不但尤鐵,連陽頂天和秦懷玉也被嚇壞了。

陽頂天知道自己的寶劍鋒利。卻不知道鋒利到這個程度。

這可是玄火魔錘啊,這個世界上最堅固的東西埃

竟然直接不費吹灰之力切掉了一半。

秦懷玉目中甚至露出貪婪的目光,雖然他也鍛造了自己的劍魂雛劍,但是對於劍魂。秦懷玉並不執著。秦萬仇天下絕頂強者,同樣沒有修鍊劍魂。

秦懷玉需要玄火,更大程度是為了讓自己強大起來。

所以,這樣一支絕頂之劍,也是秦懷玉夢寐以求的。

尤鐵大師呆了一會兒后,又隨手拿過一支降魔杵,朝陽頂天的寶劍上一撞。

頓時,降魔杵斷了。

接著,又拿出一支地獄棒,朝劍刃一刮。

頓時,地獄棒被活生生削去了一層。

他又拿過一隻巨大的雷錘,要往劍刃上扔。

此時,狐人侍女驚呼道:「尤鐵大師不可以,這都是客人的兵器,損毀了要賠的1

這下,尤鐵大師才清醒過來。

然後,看著地上被切成兩半的玄火魔錘,頓時驚嚎道:「天哪,我的魔錘,我的吃飯傢伙礙…」

這下子,他才記起來,玄火魔錘是自己的吃飯傢伙,心痛到面孔扭曲。

……

「這支劍,你哪裡來的?」尤鐵大師問道。

「挖來的。」陽頂天道。

「難怪,難怪……「尤鐵大師又是惋惜,又是慶幸。

惋惜是因為,如果是有人鍛造出來的話,那他真的很想見見這個鍛造宗師。

慶幸是因為,他覺得天下間如果真的有這樣的鍛造宗師,那他作為天下最強的鍛造大師,會絕望的。

當然,陽頂天之所以鍛造出這樣的寶劍,和他的鍛造技藝已經沒什麼關係了。

之所以能夠出這樣的寶劍,只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海量的萬年血烏金。

第二個原因,天地級玄火。

「你有這樣的寶劍,不作為傳家寶,還拿出來拍賣?」尤鐵大師痛心疾首地望著陽頂天道:「我奉勸你,自己留著,一代一代傳下去。」

「我無力保護,只能惹禍。」陽頂天道。

「也對。」尤鐵大師道:「你這支劍,我可以直接定下來,作為三支兵器之一,參加三日之後的大拍賣會。甚至,可以做兵器壓軸。不過,我還有一個建議,你要聽嗎?」。

「請說。」陽頂天道。

「不要上拍賣會。直接找最需要這種兵器的貴賓,然後進行一場非常小型隱秘的拍賣。」尤鐵大師道:「兵器,在這種級別的拍賣會上是非常小眾的。願意花天文數字代價的貴賓,僅僅只是少數,我們已經登記在冊了。如果需要的話,我們可以立即為你們聯繫。」

陽頂天頓時喜出望外,這樣自然更好。

「那當然好,謝謝尤鐵大師。」陽頂天道。

……

陽頂天和秦懷玉帶著寶劍,回到一處奢華的酒樓住下。

尤鐵大師說,如果不出意外。今天晚上就會為陽頂天的寶劍進行一場小型的拍賣會,因為對劍有專門需求的貴賓,此時就在天空魔城之內。

秦懷玉探測過周圍都沒有人了之後,朝陽頂天道:「對於那個要參加拍賣的殺豬劍法,你怎麼看?你覺得是真。是假?」

「或許,是一個陷阱。」陽東是不管真假。我們都不關注。不分心。成功和宋春華聯姻之後,我們就立刻去銷魂江極北的魔域。」

「可是,萬一是真的呢?」秦懷玉道:「錯過了這一次,或許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陽頂天道:「是我的,終歸是我的。殺豬劍法,天下只對我一人有用。不管以任何方式。終究也會落入我的手中。但此時,應該是一個陷阱,我絕對不會額外生枝1

秦懷玉望著陽頂天,點頭道:「好。你說了算1

……

晚上,華燈初上。

天空魔城,彷彿被徹底激活了一般,進入了最繁華最迷離的時刻。整個城市,頓時變得無比的妖艷迷離。

這就是天空魔城,擁有天下最多的美人,最多的財富,最大的危險,最深的罪惡。

秦懷玉和陽頂天乘坐魔城商宮的馬車上,秦懷玉忍不住感嘆道:「不管從哪個地方來的人,進入魔城之後,都會覺得自己來自鄉下。」

陽頂天不置以否笑笑,這種繁華完全是畸形的,幾乎完全是無數的罪惡堆積起來的。

……

沒多久,陽頂天和秦懷玉就再次來到了魔城商宮之內。

這次小型拍賣會,在一個非常偏僻隱秘的小院之內進行。

這是一間非常古樸的房間。

主持今天晚上拍賣會的,竟然是尤鐵大師。

「原本,參加寶劍拍賣會的僅僅只有三人登記在冊,但是中途又多進來一人,所以總共有四個人參加今天晚上的拍賣會。」尤鐵大師道:「其中,兩個願意表露身份,兩個匿名1

陽頂天點點頭,道:「請問,兩個原因表露身份的,是何許人?」

尤鐵大師道:「一個是天下會的大小姐,宋春華1

果然沒有任何意外,宋春華的名字就出現在第一個。天下人都清楚地知道,宋春華對兵器的極度熱愛和痴迷。

陽頂天沒有表露出任何錶情,反而秦懷玉眉頭微微一顫!

他終於要面對這個時刻了!宋春華啊,天下第一母老虎啊!

陽頂天問道:「那第二個,願意表露身份的人呢?」

「南海寧族少夫人,武莫織1尤鐵大師道。

此時,陽頂天真的差點驚呼出聲!

武莫織,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她就是寧潸的妻子,那個被寧無鳴霸佔的女人。寧潸臨死之前,請求陽頂天拯救的女人。

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陽頂天心神一震,立刻恢復神情。

尤鐵大師道:「你作為寶劍的主人,是否要露面,和四個競拍者相見?」

陽頂天點了點頭。

「那好,請跟我來。」尤鐵大師帶著陽頂天和秦懷玉,來到外面的客廳。

前面,攔著一個屏風,隱約可以看到有四個人,坐在廳堂之中。

「撤去屏風。」尤鐵大師道。

頓時,兩個狐人族少女上前,撤去了屏風!

陽頂天,頓時看到了堂上坐的四個人。

頓時,又嚇了一跳。

因為,那個號稱要拍賣殺豬劍法的那個中年人,此時也坐在裡面。

看來,今天晚上的局面實在是複雜了,完全是波詭莫測埃

陽頂天第一道目光,落在宋春華的臉上。

果然,完全像是男人啊!

威猛的鎧甲,坐在那裡如同一支利劍一般。

目光如炬,面目英俊而又硬朗,少有的短髮。

陽頂天經過地球時代的熏陶,所以對宋春華還是有一定聯想度的。總覺得她肯定是被妖魔化了,頂多也只是像東方不敗那樣雌雄莫辨,又擁有異樣魅力。放在地球上,肯定也是一個美女。

但是,毫無疑問,他錯了。

哪怕放在地球上,宋春華也依舊像是一個男人,而且還是一個非常英俊的男人。

至於身材?抱歉,宋春華近一米九,而且全身都包裹在鎧甲裡面,看不出任何曲線。

頓時,陽頂天還真的有些忍不住要替秦懷玉默哀了。

接著,陽頂天目光落在第二個人臉上。

這也是一個女人!

面孔不算很美,卻很秀氣,完全是小家碧玉。

但是身材,又極其傲人起伏,魔鞏極,完全可以算是陽頂天見過身材最妖嬈的女人,甚至超過了秦夢離。

這樣秀氣乾淨的臉蛋,配上這樣魔鬼妖嬈的身材,反差還真是激烈,以至於陽頂天感覺到了視野一陣衝撞。

不過,今天晚上她對陽頂天而言,幾乎算是一個路人甲了。

第三個人,就是寧族的少夫人,註定要和陽頂天有糾葛的女人。

不過可惜,她臉上帶著面紗,看不見面孔。

至於身材,她穿著非常繁複的衣衫,也完全看不見身材曲線。

最後一個,便是那個神秘莫測的中間人,號稱要拍賣殺豬劍法的中年人。

尤鐵大師來到中間,沒有任何寒暄,直截了當道:「好了,今天晚上對這支絕世之劍進行拍賣,需要者直接喊價。當然,誰都清楚,對於這樣的寶物,金錢已經沒有意義的。請拿出自己最珍貴的寶物交換,誰出的東西讓劍的主人心動,這支寶劍就歸誰了。好,拍賣正式開始1

中年男子面無表情,淡淡道:「我出的價錢是,殺豬劍法第四階1

陽頂天,心中一顫!

沒錯,今天晚上的局面,會非常非常複雜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