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一十九章:救我,救冰凌!陽頂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釋放出無比魅惑又如同從九幽地獄發出來的聲音。 「從今天起,不再有隱宗虛無飄零,只有魔后亡姬1 隨著魔后之語,天空猛地撕裂,迸發出萬里閃電。 這恐怖的魔后之語,響徹千里!~...

!--go-- 「為什麼?為什麼是我?」陽頂天望著虛無飄零大聲道:「你不能放棄冰凌,她才是你的弟子,她才是新的隱宗之主,你應該救她。」

虛無飄零望著冰冷玉立的東方冰凌道:「她把你帶到這裡來,就已經是對這個世界最大的貢獻了,因為你已經是唯一的希望了,你已經是這個世界唯一的希望了。」

「不……」陽頂天斬釘截鐵道:「我承擔不起這個希望,我也沒有必要承擔這個希望。因為還有你,你比我強大一千倍,一萬倍,你是這個世界最強大的人。二百年前你能拯救這個世界,現在你依舊能夠。你才是隱宗之主,你才是救世主。」

聽到陽頂天激動的言語。

虛無飄零露出溫柔的笑容。

「虛無宗主,您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人,我不相信您救不了冰凌,您不能放棄她,我懇請您拯救她,哪怕付再大的代價。」陽頂天跪下,將額頭貼在水面之上。

此時,水面微微開始顫抖。

周圍的空氣漸漸寒冷起來,天上的雙日漸漸變得黯淡。

虛無飄零玉手輕輕撫摸著陽頂天的臉頰,伸手托住陽頂天的下巴,讓他抬起頭來,柔聲道:「傻孩子,我連自己都救不了了,談什麼去救冰凌呢?」

頓時,陽頂天身軀猛地一震,露出不敢置信的光芒道:「您,您這是什麼意思?」

「孩子,我跟你說過了。你是這個世界唯一的希望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隱宗之主了,你就是隱宗了,隱宗也只有你一個人了。」虛無飄零柔聲道。

頓時,整個世界變得更加寒冷。

整個陰陽鏡的凝固水顫抖得更加厲害。

「什麼?什麼意思?」陽頂天的聲音開始顫抖,他的身體開始顫慄。

「你看我的眼睛。」虛無飄零柔聲道,將絕美到讓人窒息的面孔湊到陽頂天的面前。

絕美的眸子,近在咫尺。

這是世界上最美麗的眸子,彷彿星辰,仿若大海。仿若美麗潔凈的天空。

但是。眸子深處,紫色的冰影開始蔓延,開始迅速地擴張。魔鬼的能量,邪靈的能量。再虛無飄零體內開始蔓延。開始吞噬!

與此同時。虛無飄零雪白的肌膚漸漸籠罩上一層寒冰。

頓時,陽頂天整個身體,徹底的冰涼!

整個腦袋。瞬間冰封!

哪怕東方冰凌魔化的時候,帶來的驚駭也不如此時的萬一。

虛無飄零,也魔化了!

「沒錯孩子,我也中了邪靈的能量,魔王萬問天二百年前親自為我種下的。但是他不想我成魔,所以留下了一顆眼淚結晶。不管相隔萬里,還是十萬里。只要有他的眼淚結晶,我體內的邪靈始終被封印祝但是,在十天前我體內的邪靈忽然蘇醒了,然後開始蔓延我的身體和靈魂,我拼盡所有的力量壓制住,只為了等到你,和你說幾句話1

陽頂天的雙眸,徹底木化!對虛無飄零的話失去了任何反應。

「孩子,我把隱宗交給你了。」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隱宗之主。從今以後,你就是隱宗本身。從今以後,你就是這個世界唯一的希望1

「按理說,你是我弟子,但是我已經什麼都不能給你了,這支水晶劍雖然什麼都不是,但卻是我唯一能給你的東西了。」

「拯救這個世界的關鍵,是第五卷殺豬劍法。但是,我也不知道它在哪裡。」

「我留了一些東西給你,包括隱宗的信物。你持有它,就可以號令天下。還有一些捲軸,以及其他東西。具體在哪個地方我不能說,因為此時我對邪魔道來說,已經沒有秘密。當時,你學習了殺豬劍法第四階后,你就會知道那些地方在哪裡。當你突破宗師的時候,你就可以去取這些東西1

虛無飄零一邊說話,眼眸深處紫紅色的寒冰迅速蔓延,飛快佔據她眼內的世界。

她如玉一般的肌膚,寒冰飛快地密布。

陰陽鏡幾萬里的凝固之水,開始真正的冰封。

周圍的空氣,瘋狂的下降。

天上的雙日,開始被黑暗遮掩。

天地開始咆哮!

幽藍色的雪花,開始從黑暗的天空飄落。

「孩子,不但冰凌要靠你拯救,我也要靠你拯救了。」

「事實上,我和你說這最後幾句話,已經耗盡了我所有的意志了1

「孩子,我們等你。等著你,將我們救出魔獄1

「刷……」虛無飄零的話說完,瞬間她的眼眸,徹底被紫紅色的冰影全部佔據。

她的全身,瞬間被幽藍色的寒冰完全籠罩。

她的整個身體,瞬間被冰封。

幾萬里的陰陽鏡,徹底冰封。

幾萬里陰陽鏡從溫暖如春,瞬間變成可怕酷寒,超過萬里冰川。

天上雙日,徹底被黑暗吞噬。

大地怒吼,咆哮。

天空,徹底變成黑暗血紅。

末日之景,在陰陽鏡開啟!

「嚓……」

忽然,虛無飄零身上的寒冰猛地碎裂。

她緩緩睜開雙眼。

無比恐怖冰冷的眼眸,猛地射出死亡冰冷的紫色光芒。

她的眼眸,已經無法看到。

射出來的紫色冷芒,彷彿燃燒的冰火,代替了她絕美的眸子。

她淡淡地望了一陽頂天,望了一宴蹁躚。

「呼……」

一道無比巨大的紫色光翅,猛地從她後背張開。十幾丈的翅膀,幾乎遮天蔽日。

魔化虛無飄零,猛地飛上半空。

她盤旋在空中。如同君臨天下的女魔王一般。

「嘶……」

紫色的鋒利指甲,猛地從她十指生長。

紫色的頭髮,猛地暴長,兇猛飄揚。

她雙手虛空抓住幾萬里的冰封陰陽鏡,猛地一撕!

「轟隆顱…」

瞬間,天搖地動,天地變色。

幾萬里冰封陰陽鏡,瞬間被猛地從中撕裂。

一道深不見底的裂縫,延綿幾萬里,。

「轟……」紫紅色的黑暗光芒。化成可怕的岩漿冰火。從裂縫中衝天而出。

「轟轟轟轟……」

幾萬里陰陽鏡,徹底崩塌,徹底撕裂。

仙境一般的陰陽鏡,徹底毀滅。徹底撕裂。徹底坍塌。

然後。虛無飄零張開嘴巴,頓時從嘴裡同樣釋放出可怕紫色的光芒,然後從她嘴裡。釋放出無比魅惑又如同從九幽地獄發出來的聲音。

「從今天起,不再有隱宗虛無飄零,只有魔后亡姬1

隨著魔后之語,天空猛地撕裂,迸發出萬里閃電。

這恐怖的魔后之語,響徹千里!~

萬滅神殿少主宴蹁躚顫抖著跪下,叩首道:「邪魔太子宴蹁躚,叩拜魔后1

魅魔冰凌,也跪倒在地,恭敬道:「弟子牡丹,拜見魔后1

魔后亡姬紫色的光哞射向魅魔冰凌,微微舉起手道:「牡丹,我賜你邪魔公主牡丹之名,將你視為我和魔王問天之女1

魔后亡姬的話音落下,頓時一對幽藍色的翅膀,從魅魔冰凌身後生長。

與此同時,魅魔冰凌的眸子,也緩緩射出幽藍色的光芒。瞬間,魅魔冰凌的修為,再次暴漲!

「呼……」魅魔冰凌閃動翅膀,飛上空中。

宴蹁躚望向空中的魅魔冰凌,身軀微微一顫,眸中露出苦痛!

「宴蹁躚1魔后亡姬緩緩喚道。

「是,弟子在。」宴蹁躚道。

「滅世,正式開啟!動用一切力量,復活魔王問天1魔后亡姬道。

「弟子謹遵法旨1宴蹁躚叩首道。

「牡丹我兒,走,讓整個世界感受到我們毀滅的力量1魔后亡姬,厲聲道。

「是1魅魔冰凌殘忍而又興奮道,然後閃動翅膀,跟著魔后亡姬就要飛走。

「你還有事情沒有解決。」魔后亡姬淡淡道。

「是1魅魔冰凌道。

然後,她閃動著巨大的藍色翅膀,在空中圍繞著陽頂天和冷青塵盤旋。

「這個世界,將是邪靈的世界,將是邪魔的世界!順我者昌,逆我者亡1

「螻蟻陽頂天,三年後,我在陰陽宗等你!我在陰陽宗殺你1

「嘶……」邪魔冰凌猛地一劍,刺入冷青塵的頭顱。

冷青塵!這個世界上,最疼愛她的長輩。

當冰凌被整個世界恥笑,當冰凌被整個世界拋棄的時候,當冰凌最需要父親的時候。

在她身邊保護她的,不是父親東方涅滅,而是師叔冷青塵!

這十幾年,師叔冷青塵,一直扮演著父親的角色。

魅魔冰凌,在空中盤旋,咆哮。

然後,猛地一劍,瞬間刺穿冷青塵的頭顱,刺穿她視之為父的頭顱。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邪靈之火,將徹底焚燒整個世界1

「陽頂天,三年後,我在隱宗等你,殺你1

「轟……」

無盡的邪靈之火,無盡的黑暗之火,猛地從萬里陰陽鏡中,徹底燃燒!

邪魔冰凌,閃動著巨大的翅膀,追隨著魔后亡姬,飛行遠去。

消失在黑暗的天際,消失在血紅的天際,消失在近乎末日的天際。

陽頂天木然地望天!

望著毀滅的陰陽鏡,望著四處熊熊燃燒的末日之火。

望著充滿死亡和邪惡的天空。

望著徹底被吞噬的雙日。

望著被刺穿腦袋的冷青塵。

整顆心臟!漸漸死亡,漸漸死寂!

整個眼眸,漸漸散開。

……

忽然,陽頂天額頭上一熱。

一滴血淚,滴落在陽頂天的臉上。

這是冰凌的血淚!

冰凌的眼淚。冰凌的血,一直以來都是冰冷的。

唯有這一滴,是滾燙火熱的。

陽頂天輕輕一抹,血淚在他手心,漸漸凝固,化成一顆美輪美奐的血淚玉珠。

「師兄,救我1冰凌深情的凄呼,彷彿在耳邊響起,在心中響起。

一道雪白霧氣,凝聚出虛無飄零的身影。光明而又聖潔。

「孩子。隱宗交給你了,這個世界交給你了。」

「孩子,冰凌等著你來救,我等著你來救1

彷彿是幻覺。陽頂天微微一搖頭。頓時白霧凝聚的虛無飄零漸漸淡去。

……

片刻之後。陽頂天面前多了一個身影。

他用力睜開眼睛,才看清楚,是萬滅神殿的宴蹁躚。

「謝謝你埃陽頂天!如果沒有你用掉了邪王之淚,虛無飄零也不會變成我最敬愛的魔后。」

「復活魔后這個計劃,是我定的。」宴蹁躚道:「儘管我覺得你會很幼稚,會使用這個價值連城的邪王之淚去復活一個女人。但事情真正發生的時候,我還是感覺到一陣不可思議。你可知道,邪王之淚是邪魔道的最高信物。誰掌握了它,就可以掌控整個邪魔道。我只是試試看,讓獨孤鳳舞和……和公主殿下中了邪靈。我沒想著你會用掉眼淚結晶的,但沒有想到你真用了。這裡我必須說一句,謝謝礙…」

「你這一用,真是改變了世界啊,直接復甦了我邪魔道最強的力量,也毀掉了整個混沌世界。」宴蹁躚笑道:「你或許不知道,只要魔后降世,那距離魔王的復活也不遠了。」

「邪魔道毀滅世界的唯一阻礙是什麼?就是隱宗,就是隱宗之主虛無飄零。是你將混沌世界的唯一救世主虛無飄零,變成了我們至高無上的魔后亡姬!也等於是你,間接復活了我們的魔王問天,謝謝啊1

「現在,我問問你埃這個世界的毀滅,還有多久?還有誰能救這個世界?靠你嗎?」

「天下三宗,隱宗已經沒了。玄天宗祝青主,早已經是我邪靈中人。陰陽宗,這不用我說吧,很快就會落入公主殿下掌中了。天道盟最強大,最至高無上的三宗,已經全部淪落入我邪魔道手中!你們,還有誰能阻擋滅世?」

「天下九門之中,勢力最大的西北秦城!秦萬仇,一直在左右搖擺。他為何會重用秦七七,因為他的天平已經漸漸偏向邪魔道了。」

「天道盟大宗師級強者,還剩下幾個?四個?五個?天下會主?雲天閣主?地裂城主?他們的淪陷也不遠了。」

「哪怕是方外勢力的幽冥海,無逅宗主,也一直在搖擺了。」

「魔后降世,會徹底擊垮他們所有的心防!宇內所有強者,都會跪在我邪魔道腳下的。天道盟還能靠誰?還能靠誰?靠你這個水貨?」

「哇,陽頂天你的頭銜真是不少埃陰陽宗主繼承人,雲霄城主,隱宗之主!可惜,還是一個水貨啊!三個月後,秦七七的十萬大軍,就會進攻你雲霄城。你雲霄城的覆滅,已經成為定局了。你這個天下第一大名頭,連雲霄城都保不住,你怎麼抱住天道盟?怎麼保住世界?」

「真是可惜,我不能殺你。因為,你要留給我心愛的牡丹去殺。我不能殺你,但是我可以踐踏你,我可以將你心愛的人,將你的親人,一個個毀滅,將你的雲霄城,將你的力量,一個個摧毀!甚至,不需要我自己動手。我稍稍一根手指,就可以催動幾十萬大軍,就可以催動一大堆的宗師級強者,將你雲霄城斬盡殺絕,將你的親人,一個個碎屍萬段1

「我愛冰凌,我愛牡丹!她永遠都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在正道,她是九天仙女。在魔道,她是九天魔女!我愛她,我仰慕她。等到她殺掉你的那一日,我會誅滅所有天道盟的反抗勢力。我會將整個天下,整個天道盟,做為聘禮,跪在她的面前求婚。我會將這個天下,作為禮物,送到魔王魔后的面前,拜求她們將邪魔公主牡丹嫁給我1

「到時候,我會踩著你的頭顱。迎娶冰凌。我會用你的顱骨,作為酒杯,作為我們洞房之夜的酒杯,共飲交杯酒1

「我會用你的骨架,鑄造進王座之內。我會踩著你的屍骸,君臨天下1

「那麼,告辭了!三個月後,我送你雲霄城三萬屍骸,包括你的妻子。」

「最後,由衷地說一聲。謝謝啊1

然後。宴蹁躚後背猛地生出黑色的巨大翅膀,

所有的瘸腿,所有的狼狽,瞬間消失得乾乾淨淨。

無盡的幽寒。無盡的黑暗。無盡的能量。猛地從他體內迸發而出。

他望向陽頂天的眼眸漸漸消失,漸漸變成一團黑色的光芒,黑色的光霧。從眼窩之中迷茫而出。

他鼻青眼腫的面孔瞬間變化,如同玉石雕鑄,俊絕天下,冰冷冠絕。

這就是萬滅神殿少主,邪魔道太子宴蹁躚的真面目。

無邊的黑暗能量,無比的強大,如同黑暗之王,君臨天下!

「最後告訴你,我的真實名字是邪魔太子厲冥!至於我原來的身份,你猜0

「哈哈哈哈哈……」

說罷,邪魔太子厲冥猖獗大笑。

一陣陣天搖地動,電閃雷鳴。

邪魔太子,閃動翅膀,遁入黑暗!

……

邪魔太子離開已經很久了。

整個陰陽鏡,不,現在已經變成魔境了!

到處都是鮮血一般的魔水,到處都是可怕的邪靈之火。

天空血紅黑暗,一道道詭異的閃電。

天上的雙日,已經被徹底吞噬。

萬里陰陽鏡,到處都是撕裂和如血的魔水。

美輪美奐的仙境,徹底毀滅!

魔境,無邊無盡!

整個魔境之內,只有陽頂天,還有跪在地上冷青塵的屍體!

「孩子……」忽然,陽頂天耳邊傳來冷青塵無比遙遠的聲音。

陽頂天微微一顫。

用盡全力從地上爬起來。

冷青塵依舊跪在地上,整個頭顱被徹底刺穿,流出來的鮮血已經變成幽藍色,凝固在面孔上。

他的雙眼,已經被徹底冰封凝固。

他的嘴巴,沒有任何動靜。

「孩子……」

這確實是冷青塵的聲音。

「孩子,我是用微弱的靈魂在和你說話。所以我的聲音,在你心中響起1

陽頂天猛地一顫。

然後,開始在空間指環內尋找聖水丹藥,要救冷青塵的性命。

「不,聖水不能真的起死回生。它當然更救不了我的生命。」

陽頂天動作停止。

「孩子,你要認輸嗎?不說救世這麼遙遠的事情,你的孩子,你的愛人,難道也不救了嗎?」

「沒錯,他們強大到了極點。她們已經有了踏入聖界的魔后亡姬,有了即將復活的魔王問天。還有魔犬祝青主,可能秦萬仇,也會淪陷。他們,還有八千萬毛利蠻族改造成的邪魔軍團。還有幾千萬半人族改造的邪魔軍團。但是我們還擁有你1

「記住,你是雲霄城主,陰陽宗之主,隱宗之主1

「你是天道盟的領袖,人類的領袖。如果連你都放棄了,那這個世界就徹底毀滅。」

「只要你沒有放棄,希望就還在。只要你放棄了,這個世界就再次宣告毀滅。邪靈將通知所有的生命,混沌大陸再次涅滅。」

陽頂天的心境漸漸復甦。

沒錯,我是雲霄城主,我是陰陽宗主,我是隱宗之主!

如果我放棄了,我的愛人,我的孩子,我的親人,怎麼辦?

我還有玄狐族妖嬈,我還要娜迦余脈獨孤傲霜,我還有一個即將出生的半神族兒子。

我不應該放棄!

沒錯!邪魔道如此強大!強大到讓人窒息,讓人絕望!

但是,魔王問天,畢竟還沒有復活。

魔后亡姬,也可以變成是虛無飄零。

邪魔公主牡丹,也可以變成東方冰凌!

甚至萬血宮的獨孤逍,也心存善念!

只要我心不死,這些人以後都可能變成我的戰友!

「孩子,你現在要做的是,強大,強大,強大……」

「你現在最近的威脅,是三個月後的秦七七的十萬大軍,還有許多宗師級強者的進犯1

「你現在最緊迫的,是要毀滅秦七七的大軍。只要毀掉秦七七的進攻,不但可以挽救雲霄城,還可以徹底讓秦萬仇回心轉意,站到你的身邊1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師叔,我做不到!我無法消滅她的十萬大軍,我無法擊敗她旗下的許多宗師級強者。」

「你能做到。」冷青塵淡淡道。

「怎麼做到?」陽頂天道。

「為了強大,不擇手段!只要心中光明,哪怕身體徹底浸入地獄。哪怕在魔怪校也可以仰望光明。」冷青塵道:「你師傅之所以會涅滅,是因為他太正直,太幼稚了,你不能跟他學1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目光猛地一縮。

「現在,你要開啟不折手段強大的第一步!用你的邪魂訣,吞噬掉我最後的靈魂,把我煉成傀儡戰魂。我見過獨孤逍,你會邪魂訣我知道。」

「然後,在兩個月內,吞噬足夠多的強者靈魂。用煉屍訣,將我們所有的靈魂糅合在一起,煉成強大的傀儡王魂!找到魔靈之心,最後用我的屍體,煉出一個絕頂強大的傀儡戰魔1

「我這個傀儡戰魔,足夠摧毀秦七七旗下,所有的高手1

「當然,你要做的遠遠不止如此……」

……

半個時辰后。

陽頂天拿出靈魂指環。

望著冷青塵的頭顱,

忽然,他的雙眸猛地黑暗,雙手虛空握住冷青塵的頭顱。

嘴裡,念出魔鬼地獄一般的咒語。

頓時,彷彿無數的厲鬼在啼哭。

「嗖……」

一道雪白的靈魂,猛地被拽出。

啼哭著,嚎叫著!

陽頂天身上,徹底被黑暗的光芒籠罩!

PS:六千多字大章,拜求月票!!--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