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一十八章:隱宗之主,虛無飄零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的溫暖。 最後,她的目光落在陽頂天的身上,緩緩地邁著玉足走了過來。 陽頂天幾乎無法呼吸,隨著她的接近,頓時從陽頂天心底,湧起一陣無比心曠神怡的異香,讓人彷彿忘記了所有的痛苦,所有的悲痛...

「宴蹁躚,你來做什麼,趕緊走,你來找死嗎……」陽頂天本能地對那個狼狽的身影喊道。

但是,還沒有喊完,陽頂天已經住口了,對方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個地方,是絕對不正常的。

「礙…」

冷青塵東方冰凌瞬間撞擊的時候,冷青塵的一劍完全可以直接刺穿冰凌的美麗的蛾首,瞬間取了她的性命。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望著冰凌絕美無雙的面孔,那熟悉的眼眸,冷青塵心中一軟,手中利劍狠狠一拍。

東方冰凌一聲低呼,整個嬌軀如同蝴蝶一般飛了出去,在空中噴出一口鮮血。

雖然因為邪靈的能量,她修為大大突破,但是在冷青塵這個大宗師面前,還是遠遠不敵。

魅魔冰涼落地后,一陣踉蹌,小嘴一張,又吐出一口鮮血。

然而,她紫色的眸子,依舊無比的倔強冰冷,面對大宗師級的冷青塵沒有絲毫畏懼。

輕輕擦拭嘴角鮮血,一聲嬌叱。手中利劍猛地一抖,瞬間都出一道道幻影。

每一道幻影,都和東方冰凌一模一樣,全部都是寒冰化成。

無數幻影,兇猛地朝冷青塵衝殺而去。

冷青塵高舉利劍,身上火焰猛地冒出。

「轟……」

火光猛地迸出。

擊向東方冰凌的無數幻影。

「轟……」光芒迸現。

魅魔冰凌的幻影一陣陣碎裂。

但是……

有一道幻影,瞬間凝固成真。

如同鬼魅一般,她手中的魂劍瞬間刺入冷青塵的胸膛。

冷青塵大驚,渾身玄氣能量猛地迸發。

「噗……」魅魔冰凌的嬌軀,彷彿被一個巨大炸彈炸中一般,直接飄飛了出去,在空中又噴出一口鮮血。

冷青塵低頭看了一眼胸口的傷痕,東方冰凌的利劍直接刺入自己胸膛足足兩寸,傷口之處已經成為可怕幽藍色。僅僅一劍,就已經是重創。

冷青塵有些不敢置信地望著東方冰凌,就算有邪靈的能量,魅魔冰凌也僅僅只是中等宗師級彆強者而已,自己可已經突破了大宗師了,卻依舊被這魅魔冰凌刺傷,這是何等的讓人驚駭。

此時化為魅魔的冰凌,戰鬥力是何等的驚人犀利。

落地之後的魅魔冰凌,又猛地吐出一口鮮血。

她已經重傷了,但是望向冷青塵的目光變得更加冰冷而又危險。無比美麗的眸子中,閃爍著嗜血殘忍的光芒,絕美的面孔無比堅忍。

儘管她知道自己不是冷青塵的對手,卻完全沒有退卻的意思,竟然是一定要想盡辦法殺掉冷青塵。

冷青塵望著魅魔冰凌妖艷而又可怕的目光,輕輕嘆息一聲,道:「師兄,對不起了。她已經不是冰凌了,所以我也不會在留情了。」

頓時,冷青塵的目光變得決絕!望向魅魔冰凌的目光,充滿了必殺的意志。

「小凌兒,我會去告訴陰陽宗的人,你死在萬滅神殿的手中,死得非常勇敢。」冷青塵緩緩說道。

然後,筆直利劍。

整個身體,輕飄飄朝魅魔冰凌飛去。

他的速度不快,他的劍招看上去也不犀利。但是,卻如同泰山壓頂一般。

他所過之處,天地一陣陣變色。

他所過之處,腳下的凝固之水,一寸寸燃燒。

他所過之處,空間一陣陣扭曲。

大體一陣轟隆隆的巨響。

天空的白雲,天空的空氣,瞬間化為熊熊燃燒的烈火。

這是冷青塵的絕招,大無量劍!

中劍之人,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徹底灰飛煙滅,粉身碎骨,連一根頭髮絲都留不下來。

他要用最華麗的方式殺掉魅魔冰凌,徹底讓她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那個依舊鼻青臉腫的宴蹁躚,依舊渾身酸臭,衣衫破爛的宴蹁躚,瘸著雙腿,瘋一般衝進戰團,衝到冷青塵和冰凌之間。

「那後生,你不要命了1冷青塵厲聲吼道,聲音完全如同雷霆霹靂一般。

「誰也不能傷我的牡丹,誰也不能傷害我的至愛,誰要傷害我的牡丹,我就將他碎屍萬段……」宴蹁躚跌跌撞撞狼狽不堪摔倒魅魔命令的面前,張開雙臂,用身體擋在魅魔冰凌的面前。

「瘋子,你要死,我成全你。」冷青塵怒道。

大無量劍一旦施展,就完全停不下來!

瞬間,可怕的巨劍猛地朝宴蹁躚污濁的胸膛刺去。

宴蹁躚猛地伸出手,攔住冷青塵的大無量劍!

世界上有一種事情,就是螳臂擋車。而眼前宴蹁躚的行為,比螳臂擋車幼稚一萬倍,自不量力一萬倍。

唯一的結果,是他和魅魔冰凌一起粉身碎骨,灰飛煙滅。

「轟……」冷青塵的巨劍,猛地刺在宴蹁躚的掌心上。

然後……

所有的巨變停止。

天上漫天熊熊的烈火,瞬間熄滅。

地上凝固之水的火焰,瞬間熄滅。

天地之間的巨響,瞬間靜止。

彷彿,整個世界都被徹底凝固。

宴蹁躚兩指輕輕一夾,輕飄飄地將冷青塵的寶劍搶了過去。

「這就是你的寶劍,哇,好重……」宴蹁躚勉力地提著冷青塵的巨劍,彷彿提不大動的樣子,道:「足足一千斤,用了好幾百個血烏金吧。好劍,真是好劍礙…」

然後,他手指輕輕在劍刃上滑了滑。

「嘶……」手指劃過劍刃的時候,他手指顫了一下,倒吸一口涼氣,卻是手指被劃破了一個大血口,頓時血流如注。

「哇,好鋒利的劍。」宴蹁躚痛得咧嘴,將鮮血淋漓的手指含進嘴裡吮吸,然後將巨劍交給了魅魔冰凌。

魅魔冰凌冷冷望了宴蹁躚一眼,沒有理會。

宴蹁躚瘸著腿走到魅魔冰凌面前,無比迷戀愛慕地望著她,柔聲道:「牡丹,我說過的,我永遠都會保護你的,不管在任何時候,只要你遇到危險,我都會衝出來的。」

然後,他直接在魅魔冰凌面前跪了下來,親吻著冰凌的劍尖,然後又親吻她的鞋底。

然後,他就這樣匍匐在冰凌的腳下,柔聲道:「以前,我每次都弄丟了你,這次,我不會在弄丟你了。天下間,只要有任何人欺負你,我就將他碎屍萬段,我就殺他全家,我就誅他九族。」

魅魔冰凌淡淡望著他,沒有理會。

「你看,我現在就給你出氣。」宴蹁躚諂媚笑道,然後爬起身來,來到冷青塵面前,道:「說,你為什麼要殺我的牡丹兒?」

冷青塵淡淡道:「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誅之1

「哇!你們還講不講道理了?」宴蹁躚怒道:「沒錯,我的牡丹已經變成魅魔了。但也是這個世界上最高貴,最美麗的。且不說,她還沒有作惡,就算她作惡了。她那麼美麗,那麼高貴,怎麼可以受到懲罰?這麼一個絕世無雙的美人,殺了一個人,你就要殺她,這天下還有公里嗎?你跪下,你跪下……」

宴蹁躚手掌對著冷青塵猛地一壓。

「噗……」如同泰山壓頂的力量一般,冷青塵一口鮮血猛地噴出來。

然後,在冷青塵無比痛苦,雙目睜裂,咬牙近碎中,他的身體,完全不受控制地跪了下來。

讓冷青塵跪下之後。

宴蹁躚拖著瘸腿來到陽頂天的面前,躬身行禮道:「萬滅神殿,宴蹁躚1

「雲霄城,陽頂天。」陽頂天道。

此時,陽頂天整個身體都是麻木的,整個腦子,彷彿被雷霆劈了一萬遍一般。

甚至,整個人暫時失去了反應!

眼前這個人,瘸著雙腿,鼻青臉腫,衣衫破爛,渾身酸臭。

哪怕比起最狼狽的流浪武士,宴蹁躚都顯得很慘!

但他卻是萬滅神殿的少主,邪魔道的至尊,即將要毀滅整個世界的元兇。哪怕是一代魔頭萬血宮主獨孤逍,也要匍匐在他的腳下。

「陽頂天,在北地的時候!你和我的牡丹在前面跑,我騎著馬在後面追,結果你輕輕地甩了一下手,我就從馬上摔下來,跌了一個狗吃屎。在那個時候,你覺得我像什麼?是不是如同小丑一樣,如同螻蟻一樣,一個微不足道,連正眼都不願意瞧一眼的小角色一樣?」宴蹁躚問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

「沒錯,那也是我對你的感覺。」宴蹁躚淡淡道,然後收起笑臉,昂起下巴,轉過身不理陽頂天,高傲如同九天之上的魔王一般。

「牡丹,這個冷青塵剛才傷了你,你就給我殺了他吧。」宴蹁躚道。

魅魔冰凌點了點頭,美眸冰冷來到冷青塵面前,舉起手中利劍,緩緩便要刺入冷青塵的頭顱之內。

陽頂天猛地暴起,落在冷青塵的面前,緩緩拔出金黃魂劍,望著魅魔冰凌道:「我之前沒有殺你,我沒有後悔。我不知道你究竟變成了什麼,但這是你的師叔,你要殺他,先殺我吧1

「不用費事,兩個人一起殺1東方冰凌淡淡道。

然後,她的利劍沒有絲毫停留,直接朝陽頂天頭顱刺來。

陽頂天拼盡所有玄氣抵擋,但他只是二星武尊而已。魅魔冰凌,是中等宗師!

陽頂天的抵抗,如同被烈日暴晒的薄冰一般,瞬間消融得無影無蹤。

只能看著魅魔冰凌的利劍,殘酷而又冰冷地刺來。

劍尖,瞬間刺入陽頂天額頭。

劍刃冰寒,陽頂天半個頭顱,瞬間被冰凍,連鮮血都流不下來。

陽頂天從未如同現在一般,清晰感覺到死神的降臨。

就在此時,忽然身後傳來一股無比巨大的能量。

彷彿核彈爆炸之前的顫慄!

凝固水組成的陰陽鏡,開始猛烈的顫抖!

冷青塵要引爆氣海!

冷青塵要和宴蹁躚,和魅魔冰凌同歸於荊

大宗師級強者,一旦引爆氣海!

方圓數百米內所有的生命,全部會粉身碎骨,哪怕同樣是大宗師級強者。

「哦,想要引爆氣海,想要同歸於盡?」宴蹁躚淡淡笑道,然後手掌輕輕往下一壓。

「噗……」冷青塵,一口鮮血猛地噴出,狠狠拍打在他陽頂天的後背上,這無比巨大的力量,直接讓陽頂天體內震動,一口鮮血也跟著噴出。

然後,冷青塵的自爆,活生生被壓制下去。

引爆氣海,竟然被消弭得無影無蹤。

一個大宗師級高手,要引爆氣海,竟然被凌空徹底壓製得無影無蹤。

這個所謂的萬滅神殿少主宴蹁躚多有強?

如同萬丈深淵一般,完全看不清楚!

魅魔冰凌絕美的面孔,依舊一片冰冷決絕!

她的紫色美眸,依舊殘忍而又冷酷!

她就盯著陽頂天的眼睛,利劍緩緩刺入陽頂天的頭顱。

但是,一顆晶瑩的淚珠從她的眼角緩緩滑落,和她冷酷殘忍的面孔,成為絕對的反比。

陽頂天緩緩地閉上眼睛,等待死亡的到來!

……

就在此時,天空忽然猛地大亮!

這一道雪白的亮芒,瞬間照耀整個陰陽鏡。

這道雪白的光芒,幾乎完全壓過了天上的雙日。

這道雪白的光芒,彷彿無盡黑夜中的光明,彷彿可怕寒冬中的暖日。

充滿了救贖,充滿了溫暖!

這道雪白的光芒緩緩從天而降。

漸漸,白光漸漸淡去。

這是一個女子!白衣勝雪的女子,赤著玉足!

這完全不是凡間的女子,這是一個仙女!

如果說,這個世界還有一個比東方冰凌更加美麗的,那就是眼前這個女子。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比東方冰凌更加像是神仙中人的,那就是眼前這個女子!

儘管沒有見過,但是陽頂天還是第一眼就認出,眼前這個女子,就是二百年前的救世主,隱宗宗主,天下第一美人,天下第一高手,虛無飄零!

陽頂天沒有見過她的真人,但是卻見過她無數的畫像!

天道盟的每一處地方,的畫像!

這個世界的每一個地方,的畫像!

她是救世主,是這個世界的神,是整個天道盟無上的信仰,是整個混沌大陸的聖女!

二百年前,如果沒有她的出現,整個天下已經毀滅,天道盟也已經毀滅。什麼陰陽宗,玄天宗,都已經全部毀滅。

她,果然是東方冰凌的師傅!

東方冰凌的師傅,果然是隱宗之主,虛無飄零!

二百年的歲月,彷彿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她依舊如此的美麗,美麗到讓人自賤慚俗!美麗到足夠洗去任何人心中的污濁!

頓時,陽頂天淚流滿面。

冷青塵身上所有的能量禁錮,瞬間消失!

「陰陽宗冷青塵,跪拜隱宗之主虛無仙子1冷青塵,用最謙卑,最恭敬,最仰慕的口氣道,將額頭緊緊貼在凝固水面上,完全就這樣跪伏著,不敢抬頭!

陽頂天也跪下,將額頭貼在水面之上,恭聲道:「陰陽宗弟子,雲霄城主陽頂天,拜見隱宗之主虛無仙子1

然後,魅魔冰凌也收回利劍,跪倒在地。

最後,萬滅神殿少主宴蹁躚也無比恭敬地跪下,道:「萬滅神殿宴蹁躚,拜見師娘1

聽到這個稱呼,陽頂天和冷青塵不由得微微一顫。不過想想也恍然了,因為虛無飄零是萬問天殿主唯一的愛侶!

儘管虛無飄零殺了萬問天,但她依舊是萬問天唯一的愛人,所以宴蹁躚稱呼為師娘,並沒有錯!

虛無飄零緩緩落地,美眸淡淡望過眾人!

她的目光,就如同太陽的光芒一般,儘管離得你很遠,但是卻可以直接照耀在你身上,讓你感覺到無比的溫暖。

最後,她的目光落在陽頂天的身上,緩緩地邁著玉足走了過來。

陽頂天幾乎無法呼吸,隨著她的接近,頓時從陽頂天心底,湧起一陣無比心曠神怡的異香,讓人彷彿忘記了所有的痛苦,所有的悲痛,只感覺身上充滿了昂揚的力量,充滿溫暖的安靜!

整個人,就彷彿置身於仙境一般!

這就是仙子,這就是仙女。她走到哪裡,哪裡就變成仙境!

「你就是陽頂天?」隱宗之主虛無飄零道,每一個字,都如同從檀口飄出的仙音一般。

「是,弟子就是陽頂天。」陽頂天跪伏在地上道。

「你站起來。」虛無飄零溫柔道,她的聲音很遠,彷彿遠在天邊,但是又很近,彷彿在心中響起一般,

「弟子不敢。」陽頂天道。

虛無漂零微微一笑,然後來到陽頂天面前,微微蹲了下來。

頓時,陽頂天一陣迷離。面對著近乎讓人窒息的美麗,內心一陣迷離。面對仙境一般的異香,陽頂天內心一陣陣飄蕩!

「你,曾經假冒過我隱宗的弟子,還取名無名?」虛無飄零柔聲道。

「弟子罪該萬死1陽頂天恭敬道。

「對於我隱宗,你知道多少?」虛無飄零道。

「弟子所知甚少,但是在之前,內心曾經對隱宗有過刻薄的想法,覺得隱宗裝腔作勢,躲在幕後掌控世界。」陽東是見到仙子以後……」

「見到我之後,怎樣呢?」虛無飄零道。

「見到仙子之後,這一切刻薄陰暗的想法,如同被陽光照射的殘雪,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對於隱宗,對於仙子,只有無限的仰慕,恨不得為您粉身碎骨之1陽頂天道。

「謝謝你的讚美。」虛無飄零淡淡笑道:「我這就來跟你說說隱宗1

虛無飄零輕輕跪坐在陽頂天的對面,凝固之水浸透了她雪白的裙子,露出她如雪賽玉的肌膚,但是陽頂天完全不敢看上一眼。

「你很奇怪,我隱宗為何只有在滅世之戰的時候才出現?為何,每次只出來一人,彷彿在裝神弄鬼,故弄玄虛,對嗎?」虛無飄零微笑道。

「是的,我但覺得這肯定有您的原因。」陽頂天道。

「沒錯,原因就是,這個世界上其實是沒有隱宗的。」虛無飄零道。

頓時,陽頂天猛地一震,彷彿世界崩塌了一般,顫聲道:「不可能!每次,隱宗都出來救世。」

「孩子,這個世界是沒有隱宗這個勢力的。只不過,每次滅世之戰到來的時候,都會有一個人出來救世,這個人通常又姓虛無。天下人覺得,我們背後肯定會有一個無比巨大的勢力。久而久之,世人就把我們稱為隱宗,所以這個世界也就有了隱宗,並且被稱為天下第一宗,宇內的第一領袖。」虛無飄零道:「所以,隱宗究竟在哪裡,也成為天下第一謎題!現在我告訴你,天下根本就沒有隱宗!之所以每次滅世之戰,都會有一個人來救世。是因為在上古涅滅之前,我的祖上就為了救世而行走世間,他的名字叫虛無飄炎1

頓時,陽頂天內心如同一個炸彈一般,猛地炸開!

他當然知道虛無飄炎,殺豬劍法裡面的那個老人,將後半生全部用來尋找救世的老人。

「他終究沒能阻擋滅世的到來,但是他留下了後代。然後,我們就一代代傳承下來,我們的唯一使命,就是救世。所以,每次滅世之戰,我們虛無一族,都會出現。」虛無飄零道:「當然,從血緣上,我們和虛無飄炎已經沒有關係了。我也是被師傅挑中,然後收為傳人改名虛無飄零的。至於原來的名字,我也已經忘記了。之所以每次隱宗真正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人,那是因為每一代所謂的隱宗,只有一個人1

陽頂天頓時猛地一顫,原來這就是隱宗的真相!

「我師傅收我做弟子,她死去之後,我就成為了所謂的隱宗宗主。後來,我挑中了東方冰凌,等我死了之後,冰凌就是隱宗之主。」虛無飄零美眸望向東方冰凌,柔聲道:「冰凌是我見過天賦最高,意志最堅的女子,所以我收她為弟子,讓她集成隱宗的衣缽。可是……」

虛無飄零輕輕嘆息一聲。

陽頂天趕緊道:「仙子,您無所不能,您肯定能救冰凌,是嗎?」

虛無飄零輕輕搖了搖頭道:「不,我救不了她,這是她的劫難。」

頓時,陽頂天徹底絕望!

「隱宗,是天下整道的領袖,是天下的希望1虛無飄零淡淡道:「我師傅把隱宗之主傳給了我,我勉力支持,終於救了世界。我把隱宗之主傳給冰凌,她卻中了邪靈,所以隱宗一脈,或許就要斷了,世界上或許就再無隱宗的……」

「不,這個世界上還有您,只要仙子在,隱宗就在,世界就還有希望1陽頂天道:「只要您在,就一定能夠拯救這個世界。」

虛無飄零的玉手輕輕放在陽頂天的頭頂撫摸,柔聲道:「陽頂天,你曾經假冒過隱宗傳人無名!現在,你不用冒充了。我正式把隱宗之主傳承給你,從今天開始,你就是虛無名,新的隱宗之主1

頓時,陽頂天徹底驚絕!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