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一十七章:隱宗之主,萬滅神殿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變成了極度可怕的魅魔。 邪靈統治了她的全身。她受損的修為,瞬間全部恢復,她的修為,瞬間上升幾個等級。 變成魅魔的一刻,她的修為,直接從初等宗師,直接變成中等宗師。 她從仙女,變...

陽頂天捧著冰凌絕美的臉蛋,小心翼翼地掀掉她臉上的面具,露出她真正的面孔。

絕美無匹,但已經不復之前的冰冷,而是如同喝醉了酒一般,充滿了淡淡的紅暈。

她冷若冰霜的時候美,但是艷如桃花的時候更美。

陽頂天視若珍寶一般,輕輕吻著她的美貌,眼睛,鼻尖,最後重新覆蓋在她柔軟嬌嫩的嘴唇上,輕輕地吮吸,輕輕地噬咬。

冰凌從來都沒有和男人有過如此親密的接觸,頓時整個嬌軀一陣陣顫抖,一陣陣顫慄。

輕輕捏開冰凌的小嘴,尋找到她的小香舌,輕輕地吮吸。

「嗯……」頓時,冰凌完全承受不住,全身的骨頭都彷彿化了。

美妙修長的雙腿,僅僅纏在陽頂天的腰上。

「夫君,脫掉我的衣衫。」冰凌顫抖著聲音道。

陽頂天渾身都滾燙著,顫抖著雙手,將冰凌全身的衣衫全部脫離下來。

一時間,這個世界上最美麗,最動人,最誘惑的天體,出現在陽頂天的面前。

這具身體,陽頂天非常熟悉,但此時依舊讓他顫慄,依舊充滿了神秘,依舊如同一副沒有張開的畫卷一般。

冰凌的身體曲線,完全是最符合東方女子的審美。

苗條,曼妙,又傲人起伏。

整個身體的每一處,幾乎沒有任何瑕疵,完全是上天用最美最細膩的白玉雕琢出來的一般。

望著這具最美的身體,陽頂天近乎無法呼吸。

冰凌雙眸如水,渾身散發著玫瑰般的酡紅色,全身上下都迷茫著無比誘人的香味。

「夫君,在你有過的女人中,我的相貌排名第一,那我的身體呢?」冰凌柔聲道。

「第一……」陽頂天顫飧鍪瀾縞希沒有一個人可以比你更美。」

「西門焰焰也沒有嗎?」冰凌伸手輕輕解開陽頂天的衣衫,顫聲問道。

「焰焰是我的心肝寶貝,她是真實的。而你是夢幻的,你是不真實的,你的面孔,你的身體,我每一次看到,都彷彿一個全新的人一樣。熟悉而又陌生,彷彿是在某個刻骨銘心的夢境中驚鴻一瞥。」陽頂天顫抖道。

冰凌雙手顫抖到幾乎無法控制,但依舊將陽頂天的衣衫全部脫下。

望著陽頂天滿身的傷痕,冰凌玉手輕輕地撫摸,然後伸出小香舌,輕輕舔舐每一個傷口。

「疼嗎?」冰凌柔聲道。

「當時很疼。」陽頂天道:「我只是遺憾,這些傷痕並沒有一處,是因為你而留下的。或者,是你給我留下的。」

「今夜過後,或許我在你心中,會留下一個難以磨滅的傷痕。」冰凌道:「儘管我不該怎麼想,但我還是想要在你心中留下一個深刻入魂的傷口。這樣我就算死了,也不會太過於寂寞。」

然後,冰凌又拉著陽頂天躺下,覆在自己的雪玉嬌軀上,柔軟修長的美腿輕輕纏在陽頂天的腰間,柔聲道:「夫君你來吧,來愛我吧,來拿走我吧。」

陽頂天渾身都在顫慄。

整個人,彷彿處於最甜美的夢境之中。往前一步,就是得償所願,就是最美妙迷醉的一刻。但是又彷彿搖搖欲墜的夢,彷彿隨時都會清醒過來。

清醒過來之後,彷彿會是徹底的冰冷和凄涼。

陽頂天繼續顫抖著,喘息著。

望著身下的美人,美麗到彷彿不是真的,彷彿一朵嬌艷到幾乎滴血的花朵。

顫抖迷離的眼眸如水,挺拔秀氣的瑤鼻如玉,嬌艷絕美的嘴唇如花瓣。

呼出的氣息,彷彿冰冷,彷彿火燙,卻絕對的芳香迷離。

微微滲出的香汗,彷彿最醇的美酒,只要輕輕聞一下,就會徹底迷醉。

這是一朵魔一般的罌粟花,充滿了致命的誘惑。

只要陽頂天往前一衝,就能摘下這朵天下最美麗的花朵。

陽頂天全身猛地繃緊,就要用盡最大的力量,採摘這朵天下第一美人,採摘這朵凌空絕頂的九天仙女。

忽然,陽頂天失去了所有的力氣,無力地壓在冰凌粉嫩柔軟的嬌軀上。

「對不起,我做不到。」陽頂天顫聲道。

「為什麼?是你覺得我不夠愛你嗎?」冰凌柔聲道:「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焰焰那麼愛你,但我的愛絕對是純粹的,是濃烈的。我這樣的女子,從來沒有愛過人,也不懂得愛人。一旦開啟摺扇惡魔之門,會比誰都濃烈的。」

冰凌一邊說,一邊輕輕抹去陽頂天眼角的淚水,伸出舌頭,輕輕舔舐陽頂天的每一處淚水。

「不是,我只是不甘心,我只是不認命。」陽頂天道:「我不願意這樣,我不願意在你臨死之前要你,我不願意只擁有你一夜。我要時時刻刻擁有你,我要一生一世擁有你。」

「可是,你已經擁有我了。」冰凌道:「我現在不就在你的懷中嗎?我全身的每一寸,現在都屬於你。」

「不,太不真實了。」陽頂天道:「在這個陰陽鏡,在這個神秘的房間,在這個詭異的夜晚。太不真實了,我不願意這樣。我想要在雲霄城的普通房間裡面,我想要在陰陽宗你的閨房中,甚至在陰陽宗的樹林間,荒野間,甚至是屋頂,或者是廣場,哪裡都可以,只要不是這裡……」

冰凌抱著陽頂天的頭放在自己的胸前,柔聲道:「不要急,你慢慢來,慢慢來……距離天亮還早,我們還有好幾個時辰。」

頓時,陽頂天含住最美妙的一顆蓓蕾,嬌嫩之極,彷彿入口即化一般。他和自己的寶寶一般,輕輕吮吸著,甚至和寶寶一樣,另外一手還抓著一個,輕輕地揉捏。

他努力想要讓自己安靜下來。

陽頂天漸漸安靜了下來。

冰凌輕輕撫摸著陽頂天後頸,柔聲道:「夫君,好了嗎?」

陽頂天抬起頭,道:「好了。」

「那我們繼續吧1冰凌柔聲道:「洞房花燭,半途而廢總是不好的。」

陽頂天用力搖頭道:「不,我們就這樣抱著,躺著!我不願意這樣就屈服,我不願意這樣就認輸。如果我現在要了你,那我就認輸了。就意味著我心中以為我們沒有未來了,我要把你留著,我要留著希望,我要在三年,或者其他時候,在雲霄城,在陰陽宗再吃你。」

冰凌柔聲道:「你說,會有奇?」

陽頂天點點頭道:「我不相信混沌大神會對我們如此殘忍,所以我要等1

「好,既然你要等著,那我們就等吧。」冰凌柔聲道,然後微微側身躺著,絕美的嬌軀輕輕彎曲起來。

雪白如玉的天體,彎曲成一道最美妙的曲線。

陽頂天輕輕擁抱著她,緊緊地貼在她的背臀上,一手從她的粉頸探下,一手從腰間探上,兩手在她雪嫩堅挺的酥胸交匯,輕柔而又用力地將她抱在懷中。

然後,兩個人就這樣靜靜無息,渾身赤果擁抱著,交頸而眠。

兩個人沒有說話,閉著眼睛,靜靜地享受這靜匿甜美的時刻。

陽頂天甚至微微貪婪呼吸著,從冰凌身上傳來的迷人幽香。

……

時間一秒一秒的流失。

時間又彷彿徹底的精緻。

陰陽鏡的一切,都是絕對靜止的。

天空的景色,是完全不變的,雪白安靜的雙月,始終靜靜懸挂高空。

陰陽鏡是生命的禁區,沒有任何動物,也沒有封。

凝固的水,徹底靜止。

安靜到了極致,彷彿時間也徹底凝固了。

但時間終究一分一秒地流失。

因為,陽頂天和冰凌的呼吸聲,二人的心跳聲音,記錄著時間的跳動。

一刻鐘過去了。

一個時辰過去了。

兩個時辰過去了。

三個時辰過去了。

四個時辰過去了!

……

「師兄,時間快到了,我已經感覺到邪靈的能量要侵入我的靈魂了。」忽然,冰凌淡淡道。

「嗯1陽頂天道。

「沒有奇的,夫君。」冰凌道。

「嗯1陽頂天道。

「動手吧,殺我吧1冰凌道。

「不行。」

「沒有奇的,夫君。」冰凌柔聲道:「在師傅來之前,我就會變成魅魔了。而且就算師傅來了,也無濟於事的。動手吧,殺我吧。」

「我做不到。」陽頂天道。

「愛我,就殺了我。」冰凌轉過嬌軀,認真地望著陽頂天,柔聲道:「你知道魅魔是世界上最痛苦的生物,擁有原來的理智和情感,永遠原來的思想。但是卻控制不住的身體,控制不了自己的意志。會殺掉自己心愛的人,會去做自己最可怕的事情,這完全是被地獄詛咒的生物。你願意我變成那樣嗎?你願意我變成萬滅神殿那個畜生的行屍走肉嗎?」

「我不願意,但是讓我殺了你,我做不到。」陽頂天道。

忽然,冰凌的嬌軀猛地一顫。

瞬間,雪玉嬌軀表面的酡紅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她絕美的嬌軀,瞬間恢復之前如同冰霜一般的雪白。

然後,她氣海細微的裂痕,以肉眼能夠看得見的身體恢復。

她無比強大的能量,無比強大的修為,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進行恢復。

她絕美的眸子,開始變色。

「夫君,快,快殺我!我馬上就要變成魅魔了,快……快……邪靈已經要控制我的身體了,快,快……」冰凌聲音顫抖著,哭泣著,哀求著。

然後,她絕美的眸子開始變色。

原來烏黑的瞳孔,開始變色,變成驚艷冰冷的藍色,又變成紫色。

她的嬌軀表面,彷彿一層層寒冰,漸漸地籠罩。

「快……殺我,愛我就殺我……」冰凌嘶聲喊道。

然後,她飛快抓起陽頂天的金黃魂劍,猛地拔出,雪白的嬌軀狠狠朝魂劍撞去,要讓寶劍刺穿自己的心臟。

陽頂天閉著眼睛,猛地抱住她的嬌軀,讓她完全無法動彈。

「你瘋了,陽頂天你瘋了……你會毀掉我的,你會毀掉我的驕傲,你會毀掉我的一切,難道你真的眼睜睜看著我變成那個畜生的魅魔嗎?」冰凌瘋狂地掙扎,大聲尖叫道。

「沒錯,我瘋了……我寧願你變成他的魅魔,我也不願意看著你死去。至少你變成魅魔,我還能看見你,還能有機會解救你,哪怕我臨死之前都沒有辦法解救你,但至少我抱有這個希望……」陽頂天朝著冰凌大聲吼道。

「不……」冰凌發出一聲悲戚的慘叫。

「轟……」然後,一股無比強大的能量猛地爆出。

冰凌的美眸徹底變色。

「呼……」冰凌烏黑的頭髮,瞬間變得幽藍,飛快地生長,直接拖拽到腰。

「砰……」然後,陽頂天如同稻草一般被扔了出去。

渾身赤果的冰涼,漂浮在空中。

無比的絕美,無比的艷麗!一半是仙女,一半是魔女。

無比的驚艷,無比的艷麗,無比的妖媚,無比的驕傲,無比的聖潔,同時出現在此時冰凌的身體上。

幽藍色的長發,一直到腿彎處,在空中飄舞。

紫色的眼眸,釋放出妖異而又驚艷的光芒。

東方冰凌,正式變化,正式成魔,變成了極度可怕的魅魔。

邪靈統治了她的全身。她受損的修為,瞬間全部恢復,她的修為,瞬間上升幾個等級。

變成魅魔的一刻,她的修為,直接從初等宗師,直接變成中等宗師。

她從仙女,變成了妖女,變成魔女。

她從天下第一美人,變得更加美麗,更加妖艷。

她此時的美,如同魔一般,她的絕美,如同黑洞一般,吞噬一切男人的靈魂。

魅魔東方冰凌輕輕從地上撿起火紅色的衣衫,輕輕穿在自己的身上,讓自己絕美的胴體隱藏起來。

然後,為陽頂天一件一件穿上衣服。

「讓你殺,你不殺,接下來死的,就是天道盟的所有人了,包括陰陽宗,包括雲霄城1魅魔東方冰凌掐住陽頂天的脖頸,冷冷道:「等我殺掉你所有的親人,你或許才會後悔是嗎?愚蠢的陽頂天1

東方冰凌的聲音已經完全改變!冷酷而又充滿了魅魔!

「礙…」忽然,冰凌又變回之前的聲音,發出一聲驚呼,朝著陽頂天哭聲道:「快跑夫君,快跑……」

她一邊讓陽頂天快跑,一手抓過自己的魂劍,對準陽頂天的大腿,猛地刺入。

瞬間,陽頂天的大腿被直接刺穿,鮮血飆射而出。

「不……不……夫君,求你快跑……我控制不了自己……」

「哈哈……看著你心愛的女人變成這個樣子,如此冷酷地折磨你,是不是很爽礙…哈哈……」

不同的聲音,不斷地變幻。

一會兒是魅魔冰凌的聲音,一會兒是真實冰凌的聲音。

這就是邪靈的力量,這就是魅魔。

你擁有自己的思想和情感,但是卻失去自己的意志,失去自己身體的控制權。

你可以悲傷無比,憐愛無比地望著一個人,彷彿愛到了極點,彷彿不忍心傷害他一點點。但實際上,你的劍會好不容易斬下他的頭顱。

「哈哈……跑啊,跑礙…」魅魔冰凌冷笑道。

陽頂天抓過金黃魂劍,望著東方冰凌道:「我不後悔你變成這樣,至少這樣留給我希望。」

然後,陽頂天飛快朝拿出水面衝出。

「呼……」他猛地飛出水面,在空中展開空靈玄翅,運轉所有的玄氣,朝著南邊的方向,瘋狂地飛。

陽頂天瘋狂地飛,瘋狂地逃。

「嗖……」一道絕美幽藍的身影,猛地衝上天空。

然後,如同魔女一般,飄飄欲仙,彷彿無需任何借力,魅魔東方冰凌直接飛過來。

「嗖嗖嗖……」

魅魔東方冰凌隨手幾劍凌空刺出。

「噗噗噗噗……」恐怖的玄氣寒劍,瘋狂切割陽頂天的身體。

鮮血飆射。

頓時,陽頂天的空靈玄翅,直接被切割成粉碎。

陽頂天鮮血狂噴,狠狠摔落在地。

魅魔東方冰凌輕飄飄降落陽頂天的身邊,一半充滿無限的痛苦和愛意,一半充滿絕對的冰冷和殘忍。

「陽頂天,你不是號稱第一天才嗎?如果我將你四肢斬斷,將你玄脈全部斬斷,將你氣海徹底撕裂,你覺得會怎麼樣呢?對,我將你四肢完全斬斷,只留下身體和腦袋,然後將你送到雲霄城,將你送到西門焰焰的面前,你覺得會怎麼樣呢?」

「夫君,快跑……快跑……」

「嘶……」冰凌一劍一劍,飛快刺在陽頂天的腿上。

頓時鮮血亂飆,直接濺射在冰凌如玉的臉蛋上,使得她絕美的面孔更加妖異,更加動人。

「夫君,我一生一世,只愛你一人1

一聲凄呼,冰凌猛地舉起寶劍,對著陽頂天的大腿,狠狠斬落。

「呼……」

就在陽頂天的雙腿要被徹底斬斷的時候,忽然一陣風過,將陽頂天從魅魔冰凌的劍下救出,然後閃電一般地爆退。

「你這個傻孩子,你這個傻孩子……」是冷青塵的聲音。

冷青塵漂浮在空中,望著面前的東方冰凌,面孔變得無比痛苦。

「我緊趕慢趕,沒想到還是晚了,悲劇還是發生了。」冷青塵緩緩拔出利劍,柔聲道:「冰凌,對不起。你是我最疼愛的侄女,但是你此時已經不是她了,為了不讓你手上添滿罪惡,我只能殺你了。」

說罷,冷青塵如同閃電一般,手握利劍,朝魅魔東方冰凌刺去。

冷青塵是大宗師!

魅魔冰凌只是中等宗師,她幾乎必死無疑!

此時,遠處傳來一道大呼小叫。

「別傷我的牡丹,別傷我的牡丹啊!牡丹,牡丹,放心,我來了,我來救你了,就和之前一樣,我來救你了1然後遠處,一個狼狽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衝過來。

此時,魅魔冰凌,冷青塵的身影。

如同彗星撞地球一般,閃電一般撞擊在一起!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