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一十五章:師兄,這裡是我們的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卻坐在髒亂的地上,和粗野的男人划拳,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見到陽頂天驚愕的目光。冰凌道:「從現在開始,你叫我冷牡丹1 「礙…」陽頂天驚愕道:「你,你就是冷牡丹?」 東方冰凌點...

!--go-- 最後十天,兩個人要形影不離。◎ WWw.◎冰凌要帶陽頂天,去一個最隱秘的地方,度過她這輩子最後的時光。

兩個人乘坐著魔靈鰩,一路往北。

飛了三千多里,便已經到了西北大陸的盡頭,這裡往北就是茫茫大海,海的盡頭,就是北地。

北地和西北大陸之間,大約間隔著不到兩千里的海域,是算近的。但是整片海域受到銷魂江水的污染,完全是生命的禁區,所以也沒有任何船隻通航。

當然比起天上魔城的海域,這裡受到的污染就輕得多了。所以,有少許高等騎乘能夠飛過這片海域。大部分人,想要去北地,就必須在西邊繞路三千里,沿著大陸橋往上,從陸地到達北地,或者再往西兩千多里,乘船繞行到北地的西側。

總之,雖然西北大陸和北地看起來近在咫尺,但哪怕最近的距離,也差不多有近萬里。

……

陽頂天和東方冰凌都做了一定的易容,陽頂天易容成一個面孔蒼白,斯文卻有些孤僻的青年男子。

而東方冰凌,戴上了一張陽頂天從來都沒有見過的面具。

冰凌帶上這張面具的時候,陽頂天還稍稍驚愕了一下。

這張面孔非常艷麗,甚至有些豪野。

嬌艷欲滴的紅嘴唇,高高的鼻樑,大大的眼睛充滿了挑逗,眼角都是斜著往上的。

怎麼形容這種面孔?火辣的牡丹?滴血的玫瑰?

這種女人,看似放蕩,但要是男人稍稍觸碰一下,就會被扎得滿手的鮮血。

這種女人,是在極度美艷的面孔之下,藏著一顆類似男兒一般的心。

她可以穿著最華麗的裙裝。帶著價值連城的首飾,擁有一張艷絕人寰的面孔,卻坐在髒亂的地上,和粗野的男人划拳,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見到陽頂天驚愕的目光。冰凌道:「從現在開始,你叫我冷牡丹1

「礙…」陽頂天驚愕道:「你,你就是冷牡丹?」

東方冰凌點了點頭。

冷牡丹是誰?她和公孫三娘其名!整個世界,都傳著她的艷名!

東方冰凌讓人高不可攀,所以全天下所有男人的夢中情人中,頭兩名就是公孫三娘和冷牡丹。

公孫三娘,是劍舞和嫵媚著稱。

而冷牡丹,則是艷麗和豪邁!她的美麗賽過任何女人,但是豪邁超過任何男人。

當然。冷牡丹還有更大的特點,就是殺人無數!

這個女人,完全嫉惡如仇。幾乎走到哪裡,就殺到哪裡。武功之高,讓人聞風喪膽。

當然,她殺的大部分都是惡人。但其中,也不乏好人。

她長得如此艷絕人寰,有擁有魔鬼一般的傲人身材。走到那裡。都如同最嬌艷的花朵一般,吸引狂蜂浪蝶而來。她一般是不大理會的。依舊我行我素。喝酒的時候,酒打濕了胸前的衣衫,使得衣衫變得半透明了,許多男人垂涎的目光他都視若不見。

她對生活品質講究到了極致,用最好的香精,吃最好的食物。和最好的水和酒,吃最好的肉。

但是,她不講究任何淑女儀態。完全可以在無數男人的目光中,一手抓肉,一手抓酒。大口吃,大口喝。

任何男人對她指指點點,哪怕是在背後對她意淫,她都當作沒有聽見一般。

但是,如果有人敢直接來到她面前調戲。基本上只有一個結果,就是活生生被劈成兩半。

所以,在這個世界上,她彷彿看上去沒有公孫三娘那麼受歡迎,因為公孫三娘更好相處。

但是,論對男人的吸引力,冷牡丹比起公孫三娘還要甚之!

……

在魔靈鰩的背上,陽頂天望著前面火一般美妙艷麗的背影,還是覺得一陣陣恍惚,有些不敢置信。

東方冰凌是絕對的冰冷驕傲,而眼前的冷牡丹,依舊是冷。但是,又如同熊熊燃燒的火焰一般,完全是冰火兩重天一般。

「師妹,你,你為什麼想打扮成這個模樣?」陽頂天道。

東方冰凌轉過頭道:「這樣,不好嗎?」

「好……,但是和你真實的樣子,差距好大埃」陽頂天道。

東方冰凌道:「這是真實靈魂的我,做東方冰凌太累了,要承擔太大的責任。我的夢想是行走天下,嫉惡如仇,斬盡天下惡人,快意恩仇,想殺就殺,想吃就吃,想睡就睡。絕對的自由,不要被任何東西束縛。」

陽頂天望著東方冰凌,道:「原來的九天仙女,已經高高在上,讓人遙不可及了。而此時的冷牡丹,就如同天上最亮的星辰,彷彿舉手可觸,但卻隔著億萬里的星辰,讓人覺得更加遙遠,不可觸摸1

「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在這最後的時光內,我卻想要以這個面目一直到死。」東方冰凌道:「師兄,那你愛上的,是哪一個人?是東方冰凌,還是我現在這個冷牡丹?」

陽頂天沉默片刻后,道:「我愛上的,只是一個印象。不管是東方冰凌,還是冷牡丹,都是一個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的美麗印象。所以,就算你在我懷中,我也依舊覺得不真實,不像焰焰那樣,喜怒哀樂,一嗔一喜,都無比真實細膩。」

……

很快,魔靈鰩降落在北地。

陽頂天還是第一次踏在北地的土地上。

這裡是一片充滿矛盾的土地。

大地依舊是傷痕纍纍,依舊是通紅如血的。

但是,這裡的天氣卻非常冷。

天上,飄著鵝毛大雪,一團一團砸下來。

大雪堆在屋頂上,樹枝上。到處,都是白雪皚皚。

但是,陸地上卻沒有一點點積雪,哪怕一點點都沒有。

零下幾十度的環境內。幾天幾夜的鵝毛大雪,卻沒有在地上留下任何痕。

雪只要剛剛落地,就立刻融化掉。

所以,這裡同樣是冰火兩重天的世界。

來到北地之後,陽頂天和獨孤鳳舞就不能在騎魔靈鰩了。因為,這裡已經是天下會的領地了。除了天下會,其他任何人都不能飛在空中,否則會遭到天下會的直接攻擊。

陽頂天和冰凌買了兩匹最昂貴,最神駿的狼騎。

然後,冰凌在前面帶路,一直往北!

陽頂天不知道冰凌要帶著他去哪裡,他也沒有問,就一直跟著走。

儘管北地地廣人稀,但是冷牡丹的身影。還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頓時,跟在身後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無數男人,都用痴迷的目光遠遠望著東方冰凌火辣艷麗的背影,卻幾乎沒有一個人敢上前搭訕。

因為,這支冷牡丹實在太暴力嗜血了。一個不耐煩,直接一劍刺死。雖然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可是僅僅只是上來說一句話。就被殺死也太冤枉了。

走到第三天的時候,陽頂天後面已經跟了幾百人了。

東方冰凌完全置之不理。陽頂天雖然皺眉,卻也沒有出言。

不過,這三天陽頂天因為跟在冰凌的身後,幾乎被幾百個男人妒恨和驚詫的目光碎屍萬段的。不過總算沒有一個男人跑出來和陽頂天決鬥。

就在陽頂天覺得慶幸不會招惹太多麻煩的時候。

一個男子騎馬沖了出來,朝著東方冰凌大聲喊道:「牡丹,牡丹……我終於找到你了。我終於找到你了,這次你休想再從我的世界消失1

陽頂天望向那個男子。

長相非常俊美,但是此時樣貌完全不敢讓人恭維了,實在狼狽到了極點。

俊美的面孔,被人揍得鼻青臉腫。眉毛被人燒掉了一般,身上的衣衫又破又舊,一邊衝過來一邊還抹鼻血。

從陽頂天身邊經過的時候,陽頂天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因為他身上有一股酸臭之味,也不知道多久沒有洗澡了。

他直接衝到東方冰凌的身邊,目光貪婪地望著冰凌艷麗的面孔,深深吸一口氣道:「我終於再次聞到讓我夢牽魂繞的味道了,牡丹,你之前為何如此狠心,無聲無息地離開了我。」

冰冷望向他,冷厲狠辣的目光中,竟然露出一絲無奈的神情,道:「滾1

「我好不容易再次找到你,你休想我遠離你一步,要麼殺掉我,要麼讓我跟著你。」這個痞賴男子道。

陽頂天皺了皺眉,上前問冰凌道:「怎麼回事?」

那個痞賴男子朝陽頂天瞟來一眼,道:「喂,你怎麼回事?我和牡丹說話,你來湊什麼熱鬧?」

「宴蹁躚,他是我的夫君。」冰凌淡淡道。

那痞賴男子如同被雷擊一般,驚聲道:「不可能!你愛的是我,這個世界上,除了我之外,還有誰能夠配得上你?」

「神經玻」冰凌冷道。

「你就是愛我,否則你殺人不眨眼,為何我每次糾纏你,我調戲你,你都不殺我?還有,為何我遇到危險的時候,你還出手救我。為何我要死的時候,你用丹藥救了我?為何我受傷垂死的時候,你在旁邊照顧我半個月?」那痞賴男子大聲道。

陽頂天心臟微微一顫。

冰凌以冷牡丹面目出現的時候,確實和這個痞賴男子有過一定的交集。確實,冰凌不管以哪一種面目出現,對男人都沒有一點點耐心,稍稍一點不耐煩,拔劍就殺的。

冰凌望向陽頂天道:「夫君,此人叫宴蹁躚。武功很爛,正義心泛濫,非常愛多管閑事。當時我第一次行走在混亂之地的時候,有一個勢力的頭目試圖來非禮我,我正打算將他們殺得乾乾淨淨。這個宴蹁躚直接衝出來打抱不平,但是武功又很爛,立刻被人打到在地,被打得半死。我不耐煩地直接離開了,後來他叫得越來越慘,眼看要被人打死了,我就過去救了他,把那群人全部殺了。不過,他的一條腿被人打斷了。我隨便將他扔到一家醫館裡面,然後就離開了。過了兩年後,偶然間又遇到了他。他又在正義心泛濫,多管閑事,被人打得半死,我又救了他。這個時候,他的第二條腿,也被人打斷了。我又將他丟在醫館裡面,後來他就纏上了我,我殺又不能殺,煩不勝煩。」

陽頂天不由得望向這個宴蹁躚。

天下間,還有這樣的極品。武功那麼爛,正義心這麼泛濫,又那麼愛多管閑事,能夠活到現在正是一個奇埃

此時,這個宴蹁躚望著陽頂天,道:「兄弟,你配不上牡丹的,你也不夠我那麼愛他,我認真地告訴你,你放棄吧,她跟著你,不會幸福的。」

陽頂天望著他嚴肅的面孔,忍不住想笑,道:「那麼,她跟著你,就會幸福嗎?」

「當然。」宴蹁躚道:「我是這個世界上唯一配得上她的男人。」

「你這麼多管閑事,小名隨時都會丟掉,談什麼給女人幸福?」陽頂天笑道,然後望了他狼狽不堪鼻青臉腫的俊臉。

宴蹁躚頓時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我這不是多管閑事弄的,我這是沒錢吃飯,吃霸王餐才被打的。這二者之間,有分別好不好?」

頓時,陽頂天更加無語。

「夫君,不要理他,我們走。」冰凌道。

然後,二人加快速度。

那個宴蹁躚死命地追上來。

「師兄……」冰凌皺眉道。

頓時,陽頂天手指一彈,一陣玄氣直接擊中了宴蹁躚的馬腿。

那馬一陣踉蹌,直接就要跪下來。

「哎喲……」馬背上的宴蹁躚,直接飛了出去,摔了一個狗吃屎。

狼狽不堪地爬起來,抹了抹滿嘴的鼻血,對著陽頂天破口大罵,然後撒開兩腿又追了上來。

陽頂天發現,他的兩條腿,確實是瘸的。

陽頂天和冰凌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一下子將宴蹁躚遠遠甩到後面。

這個奇葩男子,竟然拖著兩條瘸腿,依舊緊追不捨。

……

一天。

兩天!

……

足足五天過去了。

此時,已經走到了北地的盡頭。

前面,已經是茫茫的水面。

沒錯,不是大海,而是水面,絕對靜止的水面。

這裡,是整個混沌大陸最北邊的盡頭,陰陽鏡,這個世界最最隱秘的地方,最最神秘的地方。

冰凌下馬,朝陽頂天道:「師兄,我們就要到了。改變我命運的地方,這個世界上最神秘的地方,就在前面不遠處。今天晚上,我們就在那裡洞房吧1!--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