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一十三章:鳳舞結局!秦七七未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再見1 然後,獨孤鳳舞將陽頂天一推! …… 陽頂天和東方冰凌,獨孤傲霜帶著寶寶離開的時候,獨孤逍再也沒有出現。 三個人帶著寶寶,騎上了魔靈鰩,朝雲霄城飛去。 ...

!--go-- 獨孤鳳舞從後面抱住了陽頂天。

「怎麼了?」陽頂天道。

「陽頂天,我之前說謊了。」獨孤鳳舞道:「我說不愛你,是假的。我說不殺你,是因為寶寶,也是假的。」

陽頂天心中一軟,道:「如果你願意的話,你隨時可以到雲霄城,繼續做寶寶的媽媽。」

「不,沒有機會了。」獨孤鳳舞轉過身,紅艷艷的嘴唇,吻上陽頂天的嘴唇。

一股火熱,一股香甜,一股苦澀,因為有淚水滑落。

獨孤鳳舞伸出舌頭,火熱地深吻。

足足幾分鐘后,獨孤鳳舞離開陽頂天的嘴唇。

「太晚了。」獨孤鳳舞哭泣道:「從今天起,我對你的愛已經徹底結束了,已經變成徹底的恨了。」

「陽頂天,你不該救我的,你不該去找噬魂魔玄的解藥的。如果你沒有救我的性命,而是在這裡陪我最後五天,然後讓我死在你的懷裡,那我這一輩子都是幸福的,都是甜蜜的。」獨孤鳳舞道:「但是,你帶著萬問天的眼淚結晶回來了,繼續了你無所不能的表現。本來你不打算救我,是因為用在東方冰凌身上沒有用了。所以才退而求其次,恩賜給了我。這是你對我的第一重羞辱和傷害。然後,你將寶寶從我身邊搶走,讓東方冰凌成為他的媽媽,這是對我的第二重傷害。我口口聲聲說不愛你,看不上去你。我時時刻刻都想表現得尤其驕傲,但是你卻帶了一個比我更加美麗,更加出色,更加驕傲的女人來到我的面前。你彷彿在嘲笑我,九天仙女東方冰凌都愛我。你一個獨孤鳳舞算得上什麼。這是對我的第三重羞辱和傷害。」

「從現在開始,我會用盡所有辦法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以血今日之恥!終有一日,我會上你雲霄城,親手奪回我的寶寶。」獨孤鳳舞最後吻上陽頂天的嘴唇。

頓時,陽頂天覺得嘴唇一熱。嘴裡一咸。卻是獨孤鳳舞咬破了自己的嘴唇,讓鮮血流入陽頂天的嘴裡。

「陽頂天,請你記住今日對我的傷害和羞辱。」

「再見1

然後,獨孤鳳舞將陽頂天一推!

……

陽頂天和東方冰凌,獨孤傲霜帶著寶寶離開的時候,獨孤逍再也沒有出現。

三個人帶著寶寶,騎上了魔靈鰩,朝雲霄城飛去。

獨孤傲霜抱著寶寶,強忍著不扭頭望向萬血宮。她痛恨這裡。但這裡畢竟是她的家,是她長大的地方。

「傲霜,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一定不會讓寶寶離開他的媽媽,也不會讓你離開家的。」陽頂天道:「萬滅神殿的少主已經現世了,距離滅世之戰,已經又近了一步。作為邪魔道中堅力量萬血宮,會受到第一波強大的衝擊。我不知道這種邪惡究竟會如此污染萬血宮。但是我不想我的孩子留在萬滅神殿的魔爪之下。」

獨孤傲霜點點頭,微微用力抱了抱懷中的寶寶。柔聲道:「能夠離開這裡,我很高興的。到雲霄城后,你給我找一個誰也不知道的角落,定時給我送來吃的,穿的,我就能好好地照顧寶寶。我也能生活得非常幸福。」

「不行。」陽頂天道:「如果這樣的話,那和在萬血宮又有什麼區別?我會安排你住在西門寧寧姐姐的山谷之內,那個地方有很多小動物,在雲霄城之內,風景很優美。一般人不會進去。但是焰焰,西門夫人等人,會經常去陪你玩的。」

「不……不要吧,我會嚇壞她們的。」獨孤傲霜道。

「怎麼可能,你太小看焰焰了。」陽頂天道。

……

魔靈鰩越飛越遠。

要到明日,陽頂天的魔靈鰩才飛到雲霄城上空,在寧寧的山谷降落。

這一路上,寶寶曾經哭了兩次,找媽媽要奶吃。傲霜是不敢解開衣衫給寶寶含的,因為她全身都有鱗片。看寶寶哭得傷心,冰凌猶豫了很久,將寶寶抱了過去。

結果,這個小寶寶哭聲頓止,熟練地解開冰凌的衣衫,小嘴叼住吮吸,一手抓住一個,得意地咯咯笑,沒過多久就睡著了。

但是在睡夢中,寶寶反而真的傷心地哭了幾次。一邊哭,一邊模糊地喊媽媽。

現實中的他,還不知道已經離開了媽媽。但是在睡夢中,卻更加清晰地映射出這種情況。

聽到寶寶在睡夢中哭喊媽媽,陽頂天心中一痛,頓時心中更加痛苦歉意。

甚至有一種衝動,飛回萬血宮,把寶寶還給鳳舞。

「師兄,把寶寶帶回雲霄城,也是獨孤宮主的意思。」東方冰凌忽然道:「如果他不同意的話,我們怎麼都帶不走寶寶的。整個天道盟中,獨孤宮主幾乎不畏懼任何人。他之所以答應讓我們帶走寶寶,是因為他心中也有這個念頭。他已經感覺到危險了,所以不想寶寶再留下。甚至我們剛離開,他也會把獨孤鳳舞趕走的,然後再給獨孤鳳舞立一個墓碑,告訴所有人,獨孤鳳舞已經自盡了。」

這話一出,陽頂天頓時愕然。

「還有傲霜,獨孤宮主儘管對她非常冷淡。但是傲霜的特殊性,獨孤宮主是完全知道的。我敢肯定,傲霜是一個非常重要,未來可能極度強大的人。但是獨孤宮主任由你帶走了她,只能證明,獨孤宮主心中早有了這個念頭。否則,天下沒有人能逼迫他答應任何事情。」東方冰凌道:「一直以來,他和其他邪魔道領袖,都很不一樣的。」

聽了東方冰凌的話,陽頂天忍不住轉身望向萬血宮。

整個萬血山都籠罩在一團血霧之中,此時陽頂天感覺到,這股血霧彷彿更濃了,已經漸漸由紅色變成了黑色。

……

萬血宮內!

「鳳舞,你掀開床上的被子。」獨孤逍道。

獨孤鳳舞上前,掀開床上的被子。然後驚呼一聲。

寒冰床上,躺著一個已經死去的女子。

這個女子的面孔,和獨孤鳳舞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當然,因為已經死了,所以表情凝固冰冷,沒有獨孤鳳舞特殊的韻味。個性和傲慢。

「這張面孔,是我親手雕琢出來的,當然因為是死人,才能雕琢得這麼像。想變醜容易,想要變美就難了,尤其你的面孔如此個性傲然,只能在死人臉上才雕琢得出來。」獨孤逍道:「三天後,這具屍體就會展現在所有人面前。然後我會向全天下公布,獨孤鳳舞已經死了。會為你巨型一個葬禮。然後將這具屍體焚燒,從今以後,你就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這個世界就再也沒有獨孤鳳舞這個人了,你知道嗎?」

獨孤鳳舞驚駭中,點了點頭。

「因為你已經中了噬魂魔玄了,天下無解。你要麼死,要麼成魅魔。如果讓萬滅神殿的人知道你的噬魂魔玄被解了。那麼不但你會死,陽頂天也會死。甚至寶寶也會……」獨孤逍道:「我不知道陽頂天怎麼得到眼淚結晶的,但一旦讓任何人知道眼淚結晶在他手中。那麼,天道盟會不問一句緣由,直接將他碎屍萬段,挫骨揚灰。萬滅神殿,就直接抓住他。將他沉淪十八層地獄。」

獨孤鳳舞點了點頭,道:「失去這個身份我不在意,只要留在您的身邊,哪怕就是一個在再不出色的身份,我也甘之若飴。」

「不。你不能留在萬血宮,你要走,再也不能回來。」獨孤逍冷道。

獨孤鳳舞驚駭,嘶聲道:「為什麼?」

「萬血宮,很快就會淪為地獄了。」獨孤逍道:「我是大魔頭,所以沒得眩生是邪魔道的人,死是邪魔道的鬼。但是你不一樣,寶寶更加不一樣。這次你中了噬魂魔玄,又被陽頂天解了,對你完全是天賜良機。讓你真正解脫的良機,你終於可以掙脫邪魔道這個枷鎖了。」

「邪魔道怎麼了?邪魔道怎麼了?」獨孤鳳舞頓時大哭道:「天道盟算什麼,東方冰凌算什麼,陽頂天算什麼?我是邪魔道,我還驕傲呢,我還了不起呢。」

「傻瓜……」獨孤逍無奈搖頭道:「你還小,對於這個世界的真相完全不了解。在這個世界上,最悲慘的無異是邪魔道中人。註定要徹底沉淪在地獄之中,二百年的安靜期還好,還能苟且偷生。二百年安靜期一過,滅世之戰一來,那就徹底變成了魔鬼……」

「那又怎麼了?一切只是成王敗寇而已,天道盟之所以光明正大,還不是因為幾次擊敗了邪魔道的滅世大軍而已。這次我們邪魔道爭氣,徹底消滅天道盟,徹底將東方冰凌,將陽頂天踩在腳下。從此以後,光明正大,高高在上的是我們。」獨孤鳳舞道:「什麼雲霄城,什麼陰陽宗,全部讓他們變成邪魔道。」

「真是孩子話。」獨孤逍道:「你恨陽頂天嗎?」

「恨,恨之入骨,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今日的恥辱。」獨孤鳳舞道。

「好,那就記住今日的仇恨,想盡辦法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讓你自己再次高高在上,再次將陽頂天踩在腳下。」獨孤逍道。

頓時,獨孤鳳舞被說得熱血沸騰,恨不得現在就瘋狂練武。

「將陽頂天踩在腳下之後,雪了今日之辱1獨孤逍道。

「沒錯,一定要雪恥……」獨孤鳳舞道。

「然後呢,你就騎在他的脖子上說,陽頂天你給我聽清楚,從今以後,這個家我說了算,老娘叫你往東你就往東,老娘叫你往西,你就往西,老娘叫你抓雞,你就不能攆狗,聽到了沒有?」獨孤逍認真道。

獨孤鳳舞本來正熱血沸騰間,聽到獨孤逍的話后,頓時所有氣勢完全卸掉,惱怒地瞪著獨孤逍道:「爹爹,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我從此和陽頂天勢不兩立,你不要說這樣的話,我很不喜歡。」

「小兩口吵架,床頭打床尾合,有什麼了不起的仇恨?」獨孤逍道:「我看陽頂天這個女婿就不錯,除了花心一點。幼稚一點,還可以的。」

「你不要在說了,從今往後,我和他只有仇恨,沒有其他。」獨孤鳳舞斬釘截鐵道。

「好,好。只有仇恨。」獨孤逍道:「你準備準備,今天晚上,就離開吧。」

然後,獨孤逍掏出一張面具道:「這是一張幻形面具,和真的面孔一模一樣,沒人認得出來的。從今以後,你就是這個人了,而不是獨孤鳳舞。」

「不……我不走,我要永遠和爹爹在一起。」獨孤鳳舞大聲道。然後瞪大眼睛望著獨孤逍。

「你當然要走,而且永遠也不能回來了。現在,連你媽媽都以為你已經死了。這個世界上知道獨孤鳳舞還活著的,只有四個人,我,東方冰凌,陽頂天和獨孤傲霜。」獨孤逍道:「連你自己,都不知道你還活著。等下。我會用精神術,徹底洗去你的記憶。然後給你戴上面具。日後,連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獨孤鳳舞的。」

頓時,獨孤鳳舞美眸露出驚駭的表情,直接跪在地上哀求道:「不要爹爹,求求你不要。我已經失去了寶寶,我不能再失去爹爹了。」

「不。你沒有失去寶寶,寶寶在雲霄城會很快活。你也沒有失去我,因為不管你變成誰,我都會愛你。」獨孤逍笑道,然後將手掌籠罩在獨孤鳳舞的頭頂。

獨孤鳳舞的淚水洶湧而出。美麗的面孔蒼白無色,驚駭地望著獨孤逍,拚命地哭泣,拚命地哀求。

「爹爹不要,不要……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在一起,求求你不要……」

「傻孩子。」獨孤逍笑道:「每一個壞蛋父親,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變成好人的。」

然後,一道光芒猛地從獨孤逍手掌射出,籠罩在獨孤鳳舞的頭頂。

頓時,獨孤鳳舞美眸一片迷離,最後一顆眼淚滑落。

「不要,爹爹……」

獨孤逍眼睛微微一顫,眼角微微濕潤。

然後,雙目猛地爆射出強烈的光芒,直接刺入獨孤鳳舞的雙眸之中。

無數的精神力,猛地灌入獨孤鳳舞的腦子之內。

……

兩個時辰后,一隻寒玉棺材從萬血山底下漂了出來,在銷魂江底,朝著下游而去。

這裡面,躺著一個完全陌生的女子。

緊接著,萬血宮內所有人得知一個驚天動地的消息。

獨孤鳳舞自盡而亡!

……

東方冰凌並沒有跟著陽頂天回雲霄城,而是在距離雲霄城幾裡外山頂的一座小屋住了下來。

陽頂天帶著獨孤傲霜和寶寶,降落在雲霄城的寧寧山谷之內。

不過,第一個跑出來迎接陽頂天的不是焰焰,也不是其他人。而是飄靈鰩,寧寧那隻美麗的漂亮鰩。

陽頂天騎的魔靈鰩剛剛降落,漂亮鰩便直接沖了出來。陽頂天本以為它們是要親熱,誰知道等到陽頂天,獨孤傲霜和寶寶下來之後,漂亮鰩直接就撲上來撕咬。

哇,沒看出來,之前漂亮鰩一直都是調皮乖巧的,現在怎麼那麼凶埃

陽頂天嚇了一跳,趕緊過來阻止。要知道,魔靈鰩體形足足是漂亮鰩瑤瑤的兩倍多,而且能量級別也高出了許多。論打架,魔靈鰩一爪就能將漂亮鰩瑤瑤撕成碎片。

這瑤瑤可是寧寧的心愛坐騎,若是死在魔靈鰩爪下,陽頂天罪過就大了。

陽頂天趕緊撲過去阻止。

但是讓他驚訝的事情發生了,漂亮鰩瑤瑤撲上去撕咬,那體形巨大,兇狠厲害的魔靈鰩卻乖乖站在那裡任由瑤瑤撕咬,低頭低腦的,別說還手,連抵抗都沒有。

這魔靈鰩可是很兇的,一路上對陽頂天都沒有好臉色。

現在,竟然那麼窩囊了。

不過很快,陽頂天算是看清楚了,這魔靈鰩一邊挨打,眼睛一邊討好而又諂媚地望著飄靈鰩瑤瑤。

瑤瑤是一隻雌鰩,魔靈鰩是雄鰩。這隻魔靈鰩,對瑤瑤一見鍾情,所以任由廝打也不反抗了。

飄靈鰩瑤瑤將對方撕下了一堆毛,然後將魔靈鰩的臉抓破了好幾道,這才解氣,不滿意朝陽頂天哼了一聲,趾高氣揚地飛走了。

原來。她生氣陽頂天竟然喜新厭舊,換了一個坐騎了。

飄靈鰩飛走,魔靈鰩立刻愣頭愣腦地追上去。

飄靈鰩轉頭一瞪,那魔靈鰩在空中立刻定住身形,扇動的翅膀直接靜止,然後直挺挺從空中掉下來。

飄靈鰩頓時笑出聲來。更加得意洋洋飛走了。

陽頂天頓時嘆為觀止,這魔靈鰩,真心是泡妞高手埃

第一招任由打罵不還手。第二招裝愣賣傻裝迷魂。

……

「哥哥……」焰焰一聽到山谷有動靜,用最快的速度跑來了,然後直接投進陽頂天的懷抱。

不過跑到中途,見到了獨孤傲霜。

見到傲霜如此傲人起伏的嬌軀曲線,焰焰如同小孔雀一般,全身的毛都紮起,挺胸提臀。讓自己的曲線也變得凹凸有致如同魔鬼一般。

然後走到陽頂天面前,挽著他的胳膊,柔聲道:「夫君,這是誰啊?」

言語中,自然而然地充滿了敵意和委屈。

我西門炎炎是溫柔賢惠沒錯,東方冰凌早有婚約,我認了。秦嬌嬌那個傻妞,是因為聯姻我也理解。

可是。夫君你不要太過分埃竟然又帶回來一個女人,身材還好到了極點。一看就是差點要壓過我風頭的那種。

緊接著,焰焰見到了那女子懷中的寶寶。

頓時,她嬌軀一陣僵硬,微微有些顫抖,怯怯道:「夫君,這個寶寶。是……是誰的?」

陽頂天道:「是我和獨孤鳳舞的。」

「獨孤鳳舞?那個幾次要殺你的妖女?」焰焰道:「那,那她就是獨孤鳳舞?」

「她叫獨孤傲霜,是獨孤鳳舞的孿生妹妹。」陽頂天道:「我去萬血宮,將寶寶從獨孤鳳舞那裡……抱回來了。」

「是……是搶回來嗎?」焰焰頓時心中一軟,儘管她沒有做過母親。但是天下間沒有比她更想做媽媽的女孩了。所以一下子就感覺到,寶寶被人搶走的那種痛苦。

「嗯,差不多算是吧。」陽頂天點點頭道:「但是,萬血宮的劫難要來了。我無法讓獨孤鳳舞離開萬血宮,所以我將寶寶搶來了。傲霜,以後就來帶寶寶。」

「我,我來帶,不好嗎?」焰焰低聲道。

「寶寶一直都是傲霜帶的,而且傲霜離開萬血宮比較好。」陽頂天道:「焰焰,你以後要多多照顧傲霜。」

焰焰眸中含淚,點頭道:「我會的,我會把她當成親姐妹的,和嬌嬌一樣1

說罷,焰焰還是很委屈地瞪了陽頂天一眼。

「傲霜和你不一樣的。」陽頂天嘆息道:「她或許會陪寶寶一段時間,但是我感覺到,她在我們雲霄城呆不了多久的。有朝一日,她會是徹底震驚整個世界的那種人,我這樣說,你清楚嗎?」

「我不會離開這裡的。」傲霜柔聲道:「還有焰焰夫人,我和陽頂天什麼關係都沒有的,我只是來帶寶寶的。」

接著,傲霜猶豫了一下,解開臉上的面紗,露出了充滿鱗片的面孔,凄聲道:「就我這模樣,哪個男人敢要?」

見到獨孤傲霜長滿鱗片的臉,焰焰先是一呆,然後掙脫陽頂天的手,衝到傲霜面前,伸手摸向傲霜的臉,驚訝道:「姐姐,這是長出來的嗎?」

傲霜害怕地躲了躲,然後不安地點點頭。

「哇,好酷埃」焰焰道:「我從小就做夢,自己其實是娜迦族遺留在這個世界上的最後種族。有朝一日,我身上會浮現出娜迦族的鱗片,然後我震驚天下,讓整個世界都膜拜1

「呃……」傲霜無語,然後被焰焰摸上了臉上的鱗片。

「姐姐,全身都有嗎?」焰焰道。

傲霜本能地點頭。

「哇,那肯定很炫,姐姐,你讓我看看,好不好?」焰焰道。

「好,好吧……」傲霜怯聲道,那種害怕和不安,在焰焰無比的自來熟和奇葩的世界觀中,直接消失了。

接著,傲霜柔聲道:「焰焰婦人,你,你要不要抱一下寶寶?」

焰焰美眸頓時有些情怯,望著寶寶骨碌碌的大眼睛,粉妝玉琢的小胖臉蛋,雙手竟然有些發軟。

扭過頭來,朝陽頂天道:「夫君,我天天都說要生寶寶,我天天都說多愛寶寶。可是……寶寶在我面前,我竟然有點害怕,那我說愛寶寶,是不是會假?」

陽頂天搖頭道:「正是因為愛,才會怕的。」

焰焰小心翼翼抱過寶寶,小心翼翼地嗅著寶寶的味道,美眸中的愛意和溫柔越來越泛濫。

「夫君,我決定了,在寶寶三歲之前,我不生新的寶寶了,我就只愛這個,只帶這個。」焰焰望著陽頂天道:「從現在開始,他就是我親生的。」

接著,她又補充道:「當然,有一天獨孤鳳舞來了之後,我不和她搶的。」

陽頂天笑著撫摸了一下她的臉,道:「你跟傲霜在這裡說話,我去拜見一下岳娘。」

「好。」焰焰道。

等到陽頂天走出后,焰焰道:「對了,夫君,這個寶寶,你,你是怎麼和獨孤鳳舞生的?」

陽頂天猶豫了片刻后,道:「她為了心安理得殺掉我,所以……把我推倒了,然後就有了寶寶。」

「哇……她好厲害。」焰焰道。

接著,她又問道:「東方冰凌呢?怎麼沒見她來,她沒事吧。」

「她,她還好,我一會兒告訴你。」陽頂天道:「還有什麼事情嗎?」

焰焰道:「哦,對了。有一個人,自稱是秦七七的未婚夫,自稱是南海寧族的主人,來找你。」

沙無名?

陽頂天身上汗毛猛地一炸!

間接毀了東方冰凌氣海,殺死寧碧和雪衣兩個無辜女子,淫辱親嫂,霸佔親妹的畜生沙無名?

自己恨不得碎屍萬段的沙無名,竟然成了秦七七的未婚夫?竟然上雲霄城來找自己?

頓時,陽頂天飛一般朝雲霄城內衝去。

PS:六千五百字大章,兄弟們,拜求保底月票啊!!--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