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一十二章:治癒噬魂魔玄!共嫁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個人。但是,我們兩人都中了噬魂魔玄。」 「是嗎?」。獨孤鳳舞朝陽頂天望去,道:「陽頂天,那你準備給誰埃」 「給冰凌。」陽頂天道。 獨孤鳳舞嬌軀一顫,美麗的面孔湧上一絲潮紅,冷笑...

獨孤鳳舞抱著寶寶,上上下下望著東方冰凌。寶寶在媽媽的懷中看到了東方冰凌,轉過小臉蛋過來,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咿咿呀呀掙扎著要過來。

獨孤鳳舞在寶寶的屁股上拍了一計,道:「小沒良心的,媽媽白喂你了。」

這不打還好,寶寶被打了屁股之後,立刻哇哇大哭,張開雙臂沖著要東方冰凌抱。

獨孤鳳舞真的生氣了,拍打小屁股也稍稍用了一點力氣。

寶寶哭得更加厲害,雙手沖著冰凌揮舞,嘴裡喊著抱抱,抱抱……

獨孤鳳舞氣得發抖,將寶寶一把塞到冰凌懷中,道:「去吧,去吧……小壞蛋1

冰凌本能地接過寶寶,不由得有些手忙腳亂,抱著寶寶的模樣,比陽頂天還要不自然。

寶寶進入冰凌懷中之後,立刻就不哭了,還裂開小嘴一笑。

冰凌輕輕鬆一口氣,朝陽頂天露出一絲微微奇怪的笑容,然後試著輕輕拍打著寶寶。

寶寶咯咯笑出聲,冰凌臉上,也露出難得溫柔如水的笑容,湊下臉蛋試圖親親寶寶的小臉。

不過緊接著,冰凌就尷尬了。

因為寶寶非常熟練地掀開冰凌的衣衫,直接要吃奶*奶。

冰凌一呆,一下子不知道作何反應,求助的目光朝陽頂天望來。

陽頂天一下子也有些呆住了,就在這個時候,寶寶已經得逞了。

冰凌絕美無雙,欺霜賽雪,嬌艷美麗之極的酥胸頓時露在空氣中,寶寶小嘴含一個,小手抓一個。一邊吮吸,一邊嘴裡還發出得意的咯咯笑聲,肥肥的小腳在空中亂蹬。

冰凌嬌軀一顫,絕美如玉的臉蛋瞬間紅透,非常尷尬地望著陽頂天。

不過獨孤鳳舞看著可不舒服了,一把將寶寶搶過來。趁著寶寶哇哇大哭之前,直接掀開衣襟,將寶寶的至愛之物塞進他的小嘴裡面。

寶寶知道已經換人了,儘管有些不滿意,但總算願意接受,哼哼兩聲,就繼續吮吸,不再鬧了。

冰凌尷尬地用絲巾輕輕擦拭,然後將衣衫穿好。

……

「有話快說。不然我要趕人了。」獨孤鳳舞道。

陽頂天上前一步,正要說話。不了冰凌直接一攔,走到陽頂天的面前,望著陽頂天道:「師兄,我來說。」

然後,冰凌望著獨孤鳳舞道:「噬魂魔玄,可以解,陽頂天已經找到了解藥。」

「不可能。」獨孤鳳舞道:「噬魂魔玄無解。如果陽頂天能夠找到解藥,那他就不是人。就是神了。」

接著,獨孤鳳舞眯起眼睛道:「東方冰凌,雖然之前我一直把你當成最大的敵人,但是內心還是非常敬佩你的。可是現在,你真是讓我有些失望埃之前陽頂天口口聲聲說和你有了什麼關係,但還說他在吹牛。現在看來是真的了。在我心中你是何等驕傲,何等高高在上,怎麼連陽頂天都看得上,你還真讓我失望。」

「不要往你自己臉上貼金,你還不配做我的敵人。不管從哪一方面。」東方冰凌淡淡道:「還有,我說話的時候,不要打斷我的話。下面,我接著說。陽頂天找到了解藥,但是只有一份,只能救一個人。但是,我們兩人都中了噬魂魔玄。」

「是嗎?」。獨孤鳳舞朝陽頂天望去,道:「陽頂天,那你準備給誰埃」

「給冰凌。」陽頂天道。

獨孤鳳舞嬌軀一顫,美麗的面孔湧上一絲潮紅,冷笑道:「果然不出我的意料啊,但是既然來到我萬血宮,那一切就說不定了。」

陽頂天一愕,道:「難道,你還準備用武力?」

獨孤鳳舞道:「如果沒有所謂這個解藥,那我可以去死。但是竟然有,而且你還帶來了。那抱歉,我還有遠大的理想,我還不想死。所以,這個解藥,我還是要奪一奪的。」

「就憑你?」東方冰凌淡淡道。

「還有我的父親。」獨孤鳳舞道:「你東方冰凌固然厲害,因為勾引了陽頂天,而且走了狗屎運,所以吞噬了天地玄火,讓修為突飛猛進到達宗師。但是在我萬血宮,宗師什麼都不是。我們要殺你,不費吹灰之力。所以識相的話,讓陽頂天把那解藥交出來,我放你們離開。」

陽頂天睜開眼睛望向獨孤鳳舞,真的彷彿第一次認識她一般。

「看什麼看?」獨孤鳳舞道:「我一直都是這樣的,難道你還不清楚。在海船上,在秘境中,甚至在東離草原。我哪次對你留情過,只不過是你自己,在和我發生關係之後,對我產生了幻想,以為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你多慮了,我此時氣海盡裂,幾乎是手無縛雞之力了。」東方冰凌淡淡道。

「是嗎?那還真是一個好消息埃」獨孤鳳舞笑道。

「可是……你去看看,你萬血宮中,有誰敢對我動手的?」東方冰凌淡淡道:「去問問你的父親獨孤逍密,敢對我動手?敢殺掉我嗎?否則,你以為我會來萬血宮?」

獨孤逍,此時就在禁閉的門外,雖然看不見裡面的情景,卻可以聽見。聽到東方冰凌的話后,道:「東方小姐說笑了,你來我萬血宮,我只有以禮相待。」

獨孤鳳舞臉色頓時變得難看,冷聲問道:「為……為什麼?」

「要是我敢在這裡殺掉東方小姐,那萬血宮的毀滅,不會超過一個月。」獨孤逍道:「在外面,大家是敵人,什麼事情都可以做,但是在萬血宮不行。」

獨孤鳳舞頓時氣得發抖。

「我說過,讓你不要打斷我的話。」東方冰凌冷道:「原本,這顆解噬魂魔玄的結晶是輪不到你的。師兄他要給我,我自己也一定要。但是……,現在情況有了變化,我的氣海裂開。受損極重。所以,我會把這個結晶給你1

陽頂天正要開口阻止,卻被冰凌直接攔祝

接著,冰凌繼續道:「獨孤宮主,獨孤鳳舞,答應我兩個條件。我把這個結晶給獨孤鳳舞,讓獨孤鳳舞能夠活下去。」

「東方小姐請說。」獨孤逍道。

「第一個條件,從今晚后,我師兄和獨孤鳳舞沒有任何關係,我師兄徹底和你們邪魔道劃清界限。以後你們不管有任何事情,都不要找他,不管你們手中握有他任何把柄,全部毀掉。」東方冰凌道。

「這不需要你說。」獨孤鳳舞道:「我們本身和他就沒有什麼關係。」

「我還沒有說完。」東方冰凌道:「還有,這個寶寶。是陽頂天的兒子,從今以後和你獨孤鳳舞沒有任何關係,和萬血宮,邪魔道也沒有任何關係,我們要把他帶回雲霄城。以後,她的母親會是西門焰焰或者是我,而不是你獨孤鳳舞。」

這話一出,獨孤鳳舞頓時面色巨變。道:「做夢,我殺了你們。你這個賤女人。」

「如果這一條不答應,那接下來不用談了,獨孤鳳舞你要麼成為魅魔,要麼去死吧。」東方冰凌淡淡道。

頓時,場內一片寂靜。

外面,傳來獨孤逍急促粗重的呼吸聲。很顯然他也在艱難地抉擇中。

「那麼,第二個條件呢?」獨孤逍問道。

「這個條件不答應,下面的條件也不用問了。」東方冰凌斬釘截鐵道:「我數到三,不答應的話,我們立刻就走。」

「一1

「二1

「三1

幾乎不給對方任何猶豫和思考的時間。東方冰凌用最快的速度數完三個數字。

數完后,東方冰凌拉著陽頂天的手,直接往外走,就要離開。

「慢著……」獨孤逍大聲阻止了東方冰凌,然後聲音變得無比苦澀道:「好,好,我答應1

「不……」獨孤鳳舞嘶聲道:「這是我的孩子,我的寶寶,誰要搶走他,我就殺了他,不管那個人是誰。」

獨孤逍淡淡道:「寶寶去了雲霄城,只是去跟了他的爸爸,人家不願意和我們邪魔道扯上。我們沒有失去寶寶,寶寶依舊會幸福。而你死了,萬血宮就徹底失去了你。」

「不……」獨孤鳳舞頓時大哭,頹倒在地。

「那麼第二個條件呢?」獨孤逍問道。

「第二個條件,是我夫君陽頂天的意見。」東方冰凌道:「寶寶需要一個最疼愛他的人照顧著,而這段時間,大部分時間照顧他的是獨孤傲霜小姐。所以,我夫君要將獨孤傲霜帶回雲霄城,從今以後,獨孤傲霜就是雲霄城的人,和你們邪魔道,和你們萬血宮沒有任何關係。」

這個條件,讓獨孤逍微微一愕,然後沒有等到東方冰凌倒數,很快點了點頭,道:「好,我答應1

東方冰凌道:「那麼,立誓吧,最高的那一種。」

獨孤逍稍稍停頓了片刻,道:「我立誓,若陽頂天解掉獨孤鳳舞體內噬魂魔玄。那麼,陽頂天便將他的兒子帶回雲霄城。從此這個孩子,和獨孤鳳舞沒有任何關係,和邪魔道,和萬血宮沒有任何關係。並且,獨孤傲霜也隨同陽頂天一起前往雲霄城,和我,和萬血宮,和邪魔道徹底劃清界限,沒有任何關係。如果違背此誓,讓萬滅神殿的神火,徹底熄滅,讓邪魔道徹底亡族滅種。讓萬問天的靈魂,徹底淪為地獄豬犬,讓萬血宮列祖列宗轉身後,永遠為奴為妓,世世代代,不得超生。」

聽到這個誓言,陽頂天也忍不住一顫。這可謂是最惡毒的誓言了。

「獨孤傲霜,進來。」東方冰凌道。

片刻之後,石門打開,身材曼妙傲人的獨孤傲霜,怯怯地走了進來。

東方冰凌上前,將寶寶抱過來,遞給獨孤傲霜道:「傲霜妹妹,從此我們就是姐妹,共侍一夫。從此以後,這個寶寶,是我的兒子,也是你的兒子。和萬血宮無關,和邪魔道無關。」

獨孤傲霜嬌軀顫抖。本能地望向獨孤鳳舞。

獨孤鳳舞,此時已經癱倒在地,彷彿沒有任何生氣,淚水泉涌而出。

「是,東方仙子。」傲霜怯怯道。

「喊姐姐。」東方冰凌道。

「是,姐姐。」傲霜的聲音。多了幾分堅決。

「好,那我們走吧。等我們夫君治好了獨孤鳳舞之後,我們立刻就走。」東方冰凌道,然後牽著獨孤傲霜的走直接離開。

「賤人,不要搶走我的寶寶。」獨孤鳳舞頓時撲了上來,但是衝上來幾步后,聲音又變得凄切道:「讓我再抱一下,最後再抱一次。」

「不用了。」東方冰凌冷冷道:「從剛才開始,他已經是我的孩子。和你無關了。」

然後,冰凌直接拉著獨孤傲霜離開!

「我不要解藥了,你把寶寶還給我。」獨孤鳳舞大哭道。

東方冰凌斬釘截鐵搖頭道:「其實,你想重新做寶寶的媽媽,是有辦法的,那個辦法你知道,但是你願意嗎?」。

說罷,東方冰凌和傲霜走了出去。石門。轟隆隆關上。

石屋之內,頓時只剩下陽頂天和獨孤鳳舞二人。

……

「東方冰凌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意思?」獨孤鳳舞問道。

「你還有一個身份,七秀坊的公孫三娘。」陽頂天道:「如果你以這個身份進入雲霄城,徹底和萬血宮劃清界限,徹底成為天道盟的一員。那麼,你不但可以活下來,還可以重新成為寶寶的媽媽。」

「你做夢……」獨孤鳳舞冷聲斥道。然後口水直接啐在陽頂天臉上。

「陽頂天,做你的春秋大夢。」獨孤鳳舞冷笑道:「想讓我離開萬血宮,做夢!想讓我真的嫁給你,做夢1

陽頂天輕輕擦拭臉上的口水。

「來吧,解掉我的噬魂魔玄。」獨孤鳳舞望著陽頂天冷冷道:「我告訴你。從現在開始,我會不擇手段讓自己變得強大。目的只有一個,憑藉我自己一個人的力量,踏平雲霄城,光明正大奪回我的孩子。」

「陽頂天,你記住,你給我記祝」獨孤鳳舞一步一步靠近陽頂天道:「放心,到時候我一定不會殺你。我會廢掉你的武功,讓你徹底變成一個廢人,因為寶寶需要一個爸爸。你的雲霄城,我會徹底踏平,你雲霄城內的所有人,我會殺得乾乾淨淨,以雪今日奪子之辱1

「廢物,廢物,陽頂天你就是一個廢物1獨孤鳳舞指著陽頂天的鼻子,冷道:「東方冰凌怎麼說,你就怎麼做,窩囊廢。你這樣的廢物男人,還想讓我用公孫三娘的身份嫁給你,做夢!我一輩子都看不上你。」

陽頂天望著獨孤鳳舞絕美的面孔,道:「曾經,你強行和我發生關係。你一而再,再而三殺我。我呢,也曾經一劍刺穿你的胸膛,也曾經扇過你的耳光。今日,更是將寶寶從你手中奪走,徹底地羞辱了你!在這裡,我深深給你道歉。」

陽頂天彎腰鞠躬。

「我曾經鄙夷天道盟,曾經對邪魔道也沒什麼敵意。覺得只是黨同伐異,邪魔道未必就是邪以,對萬血宮,對邪魔道也沒什麼偏見。但是現在,我改變想法了。天道盟或許是個垃圾嗎,但邪魔道絕對是邪惡的,可殺的,可滅的。我也會以消滅萬血宮,消滅邪魔道為終身的目標。孩子是我的骨血,我絕對不允許有朝一日,我會和我兒子刀劍相對。為了避免這個悲劇,為了避免我的孩子隨著萬血宮一起毀滅。所以,我必須將他帶走。」陽頂天道。

「呸……」獨孤鳳舞又吐了陽頂天一口口水,寒聲道:「你天道盟又是什麼好東西?要毀滅的,要亡族滅種的是你雲霄城,而不是我萬血宮。你天道盟,算是什麼東西?」

「至少我頭頂上,沒有主子。」陽頂天盯著獨孤鳳舞冷冷道:「你父親,何等囂張,是舉世聞名的大魔頭,何等不羈強大。但是他敢反抗萬滅神殿少主嗎?你毀在那個畜生手中的時候,他敢反抗嗎?敢去找那個畜生,為你討回公道嗎?」。

頓時,獨孤鳳舞啞口無聲。

「我敢……」陽頂天嘶吼道:「我敢在這裡說,終有一天,我會將萬滅神殿少主徹底碎屍萬段。我會將萬滅神殿徹底毀滅。能夠壓住我的,只有道義,責任,和情感。我頭頂上沒有任何主子,哪怕是隱宗宗主傷害了我的親人,我也會一劍斬下他的頭顱。」

「你……獨孤鳳舞。什麼都不懂1陽頂天一指獨孤鳳舞,冷冷道:「這也是,我將兒子帶走的原因1

頓時,獨孤鳳舞面色蒼白,嬌軀一顫!然後,微微散亂的目光再次凝聚恨意,道:「我不管這些,我只會記住,今日你搶走了我的孩子。今日你徹底羞辱了我,我一定百倍奉還。」

「隨便你1陽頂天冷笑道。

然後,陽頂天從空間指環內拿出眼淚結晶,美輪美奐,神秘憂傷的眼淚結晶。

沒有打招呼,陽頂天直接上前,一把扯掉獨孤鳳舞身上的衣衫,直接撕扯個粉碎。

頓時。獨孤鳳舞豐腴凹凸,如同山川起伏的傲人天地。赤果在陽頂天面前。

「運轉玄氣。」陽頂天道。

獨孤鳳舞運轉玄氣。

頓時,一道道美麗而又詭異的幽藍色光芒,漸漸密布獨孤鳳舞的嬌軀。

如同最美麗的紋身一般,神秘而又艷麗。

美麗藍紋,漸漸蔓延,從腳底一直往上。

彷彿最神秘的符文。又彷彿最驚艷圖案,緩緩地長在獨孤鳳舞的身體上。

從腳底到大腿,到腰間,到胸口,一直到脖頸!

剩下沒有被藍色紋路密布的。只有頭顱了。

這些藍色的光芒紋路,就是噬魂魔玄中的邪靈能量。一旦等邪靈能量徹底佔據了頭顱,那獨孤鳳舞靈魂和意志就被徹底掌控,她就徹底淪為魅魔。擁有自己思想,卻完全失去意志,失去身體控制權的魅魔。

召喚出玄火,焚燒眼淚結晶!

瞬間,眼淚結晶在空氣中消散,一毫一毫地消失,一毫一毫地華為霧氣。

最終,整顆眼淚結晶,徹底消失,一團雪白的霧氣在空中環繞,漸漸凝聚成一張面孔。

一張充滿魔力,極度英俊,極度溫柔男子的面孔。

毫無疑問,他就是萬滅神殿之主,二百年前幾乎毀掉整個世界的邪王,萬問天。

只不過這雪白霧氣組成的萬問天,完全不像是邪道中人,反而雪白光明,如同神仙中人一般。

見到萬問天的面孔,獨孤鳳舞也猛地一愕,美眸露出完全不敢置信的目光。

此時,獨孤鳳舞身上的邪靈能量感應到了這雪白憂傷的能量,瞬間變得無比驚恐。

瞬間,整個室內猛地一暗。

空氣中,傳來極度恐怖詭異的啼哭,尖嘶,這聲音,就如同從幽冥地獄傳來的一般,完全讓人不寒而慄。

周圍的空氣,瞬間變得陰冷。

邪靈的能量,瞬間籠罩整個石洞。無比的猙獰,無比的強橫。

就在此時,白色霧氣組成萬問天的面孔,臉上露出一絲悲傷。

「嗖……」一道白色的能量,脫離萬問天的面孔,朝猙獰狂舞的邪靈能量飛去。

「嘎吱……」一聲恐怖的尖叫。

一道白芒一閃。

雪白,憂傷的能量,瞬間飛進邪靈能量之中,白光微微一閃,這股憂傷雪白的能量,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而邪靈能量,也隨之灰飛煙滅。

緊接著,萬問天的面孔又飛出一道白色光芒,沖入邪靈能量之中。

白芒又一閃,又一聲尖嘶。

邪靈圖案的一角,又灰飛煙滅。

與此同時,萬問天憂傷的雪白面孔,也逐漸地暗淡。

陽頂天終於知道,這眼淚結晶是怎麼解開噬魂魔玄的了。

它就是自我毀滅,和邪靈能量同歸於盡的方式。

一次一次地衝過去,一次次同歸於盡,一次次將邪靈能量消融。

……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失。

獨孤鳳舞身上的幽藍色條紋,越來越小,越來越淡。

那股可怕之極的能量,也越來越淡。

而白色光芒組成萬問天的面孔,也越來越淡,越來越淡。

「嗖……」

最後一次撞擊。

最後一次同歸於盡,最後一次消融。

獨孤鳳舞腳底的邪靈條紋,消失得無影無蹤。

而雪白光芒組成的邪王面孔,已經變得極度微弱,然後猛烈一陣搖晃,徹底在空氣中消散。

在消散的那一刻,陽頂天清晰地看見,那張原本悲傷溫柔的面孔,在消散的那一刻,瞬間露出一絲微笑。

那種解脫的微笑。

……

「你的噬魂魔玄,已經解了。」陽頂天道:「我,這就告辭了。從今以後,你我再無瓜葛。」

然後,陽頂天轉身走出。

忽然,後面一陣香風。

獨孤鳳舞從後面抱住了陽頂天!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