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一十章:救冰凌鳳舞之法!解脫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寧潸的身份,擔起守護南海寧族的重任。」陽頂天道:「如果違背此誓,讓我……」 「用你的師傅發誓,用西門無涯發誓。」寧潸道。 陽頂天憤怒瞪他一眼,冷聲道:「如果違背此誓,讓師傅和西門師叔在...

??

!--go-- 陽頂天臉上的這張幻形面具,是非常有來歷的。 Www.同時,也是世界上最珍貴的面具。因為這完全是一張真的臉,也是一張活的臉。任何人,哪怕是在親密的人,都不能看出這張臉是假的,因為它真到連眼睛和瞳孔都一模一樣,完全是活的。

它的製作,也極度的偶然和困難。

首先,需要一隻幻形獸。

幻形獸,幾乎也算是這個世界上最稀有的妖獸之一了。它的戰鬥天賦不算厲害,但是它有一件近乎逆天的本領,那就是幻化成型。它幾乎可以變化任何它想要變成的模樣,甚至是人!

沒過,光這一點,就讓人有些毛骨悚然。因為說不定,有一日躺在你床上心愛的女人,其實早已經不是那個女人了,而是幻形獸變化出來的。當然咯,這種情況一般都不會發生,因為幻形獸首先是不會說話的,其次它幻化的時間也比較短。

要製作一張幻形面具,就需要抓到一隻幻形獸,然後將它的麵皮剝下來。播下它的麵皮之後,然後要找到一個將死之人,將麵皮敷在他的臉上。

為什麼是將死之人呢?因為幻形獸的麵皮一旦貼在臉上之後,它就會長進這個人的面孔裡面,和這個人的臉融為一體。如果這個人長時間活著,那這張麵皮就徹底消失在此人身體之內了。而這個人在短時間內死去的話,那麼這張幻形獸麵皮就會主動從這個人的面孔離開,尋找新的宿主。甚至,將幻形獸麵皮敷上到這個人的死去,都有嚴格的時間要求,時間長了不行。時間短了也不行。

所以,想要滿足這兩個條件,都是非常艱難的。

就單純幻形獸,根本就沒法抓到。首先,它的速度完全快到了極點。其次,你就算遇到它也不知道它是幻形獸。因為它可以隨意幻化成任何模樣,不止是妖獸,還有石頭,泥土等等。

而西門寧寧得到這張幻形面具也純屬偶然。

當時,西門寧寧遇到了飄靈鰩,這是非常稀有的美麗坐騎,寧寧就想要馴服它。於是,追著她足足跑了幾千近萬里,來到了珈藍山脈的深處。在那裡她遇到了一個垂死的男子,就是這張面孔的主人,他的面前還有一隻已經死去的幻形獸。

這個男人告訴寧寧,他叫寧潸,是南海寧族的少主。因為他已經命不久矣,但是現實需要他一定要活著,所以他想要以另外一種方式活下去。所以,他就要製作出一張和自己面孔一模一樣的幻形面具。然後把這張面具戴在另外一個男人的臉上,讓那個男人代替他活下去。去完成應該完成的事業,去照顧應該照顧的人。

寧潸足足花了三年時間,才找到了一隻幻形獸,並且追了幾萬里,追到了這珈藍山脈。等抓住這隻幻形獸的時候,他也接近油盡燈枯。命不久矣。

西門寧寧花費了很大的功夫,都沒能將他救活。

寧潸要求西門寧寧,在他死了之後,將他臉上的幻形面具剝下來,然後交給一個叫沙無名的人。

當然。寧寧找了很久,也沒有聽說一個叫沙無名的人。甚至專門到南海寧族打聽過,也沒有聽說過這個人。所以,寧寧就把面具戴在了身邊,後來陽頂天需要的時候,她就將面具暫時借給了陽頂天。

沒有想到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陽頂天的許多東西,都來不及還給寧寧了。其中,就包括這張幻形面具。

……

那個美婦罵完那個萬滅神殿的懲罰者后,直接在陽頂天面前跪下,親吻著陽頂天的腳尖道:「奴婢寧碧,拜見少主。」

然後,這個美婦頓時完全泣不成聲。

而那個呼喊陽頂天寧郎的女子,投進陽頂天的懷抱之後,慟哭到發不出聲音,緊緊抱著陽頂天,竟然直接昏厥過去。

毫無疑問,這背後絕對有一個悲傷的故事。

而那個萬滅神殿的懲罰者,望著陽頂天的面孔,整個身軀開始激烈地顫抖。

美婦寧碧哭完之後,指著懲罰者道:「你這賤奴,口口聲聲說少主已經死了,然後潛伏到雪衣姑娘身邊,你到底是何居心?說1

說罷,這美婦直接從袖中抽出一支能量凝聚的藍色利劍,冷聲道:「今日,我就誅殺了你。」

然後,這美婦直接便朝這懲罰者衝殺而去。

陽頂天一眼就看出這個美婦的修為,大約在武尊級,完全不是這懲罰者的對手。

但實際情況,這個懲罰者左右閃避,顯得非常狼狽,轉眼間就被刺中了幾劍。

陽頂天頓時驚愕,難道自己想錯了,這個南海寧族的陰陽人,並不是那個萬滅神殿的懲罰者。

就在這片刻之間,這陰陽人又被刺中幾劍,完全已經是危在旦夕了。

陽頂天趕緊道:「住手,我……」

這話一出,沒有想到那個陰陽人直接朝陽頂天衝過來,厲聲道:「少主,我有話說1

這陰陽人,彷彿不願意陽頂天將剩下的話說出來。

「寧碧,你扶著雪衣先出去,我有些話,要和他說。」陽頂天道。

那個寧碧,顯然對少主寧潸是絕對的服從。

頓時,微微屈身跪下后,她抱著那個雪衣離開了。

頓時,地下幾百米的密室之內,只有陽頂天,東方冰凌,和南海寧族陰陽人三人。

……

「陽頂天?」南海寧族陰陽人道。

陽頂天頓時猛地一愕,沒有想到對方竟然直接叫破了他的身份。

點了點頭,陽頂天嘗試著問道:「沙無名?」

當時,寧潸是讓西門寧寧將幻形面具交給沙無名這個人。

沙無名,其實不是一個真正的名字。南海那邊,有許許多多的人都叫沙無名,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身份。那就是私生子。所以這個名字,完全是低賤的代名詞。

「不是。」那陰陽人搖頭道:「你是來找萬滅神殿懲罰者的?」

陽頂天點了點頭。

「我就是懲罰者。」那陰陽人道。

頓時,陽頂天汗毛一豎,瞬間準備戰鬥。

「你遠遠不是我的對手。」陰陽人道:「東方冰凌很強,我還稍遜她一籌,但是她中了我的噬魂魔玄。已經註定被我所制。所以真要打起來,你們無法奈何我,反而你陽頂天會死在這裡。」

陽頂天道:「我是來談判的,在西北秦城,你願意花如此大的代價,也要得到這陰陽輪迴晶。現在,我願意將這個陰陽輪迴晶無償給你。」

「那你想要得到什麼?」懲罰者道。

「我要解噬魂魔玄的法子。」陽頂天道。

「不可能。」懲罰者道:「噬魂魔玄,無解。這是萬滅神殿之主萬問天二百年前在噬魂玄氣上改造來的至尊邪法,絕對無解。」

「你真的沒有任何辦法?」陽頂天道。

「絕對沒有。」懲罰者道。

「那好。你沒有辦法,那你來聽聽我的法子。」陽頂天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只需要將中了噬魂魔玄者體內的邪靈能量逼出,就能解。」

「原理沒錯,但是你用什麼逼出邪靈能量?」懲罰者冷笑道。

「你給獨孤鳳舞和東方冰凌體內都種了噬魂魔玄,你體內有一股邪靈寄生。只要殺了你,這股邪靈就失去了宿主。那東方冰凌和獨孤鳳舞體內的噬魂魔玄能量本身就虛弱下來,然後用能量黑洞將它吸出。應該便能治癒。」陽頂天道。

「你有能量黑洞?」懲罰者驚道。

「沒錯。」陽頂天道:「你覺得,我的法子。可有道理嗎?」

「絕對是天才的構思,不過前提是殺掉我,對嗎?」懲罰者道。

「沒錯。」陽頂天道。

「可惜,你們兩個人加起來,都殺不了我,反而你會死在我手中。」懲罰者道。

「那就試試看。」陽頂天道。然後緩緩拔出金黃魂劍,接著朝外面大聲吼道:「來人,給我殺了這個惡奴1

這話一出,頓時幾道身影飛快從外面衝進來。

不但有美婦寧碧,還有那個叫雪衣的少女。還有三名武尊級老者。

這些人進來后,齊聲喝道:「是,少主1

懲罰者面色大變,望著陽頂天冷聲道:「你卑鄙。」

「抱歉了1陽頂天道:「上,殺了他1

頓時,南海寧族的幾個高手,閃電一般朝這懲罰者撲去。

幾乎是瞬間,這個懲罰者完全落入了下風,彷彿投鼠忌器一般,尤其面對那個女孩雪衣的時候,他完全是小心翼翼,唯恐傷到她一點點。

緊接著,陽頂天仗劍沖入。

東方冰凌眉頭一皺,她真的不想這個時候加入。她東方冰凌一貫來是單打獨鬥的,此時與人合毆一個人,實在違背她的驕傲。

稍稍無奈地望了陽頂天一口,東方冰凌也持劍,沖入了戰團。

東方冰凌進入戰團之後,瞬間局面完全改變。

原先,南海寧族高手對戰這個懲罰者雖然佔盡上風,但實際沒有任何戰果的。只是懲罰者,好像一點點都不願意傷到他們,所以打得縮手縮腳。

東方冰凌一進入之後,劍如閃電,又如幽魂。

幾乎頃刻之間,這懲罰者立刻危在旦夕。

這懲罰者面色一變,道:「得罪了。」

然後,他的雙眸猛地變色,手掌猛地一張。

「刷……」頓時,空氣猛地凝固,被一股可怕邪異的能量困祝

南海寧族的四名高手,瞬間全部被定身,完全無法動彈。

陽頂天面露驚駭,這是什麼招數,竟然如此強大,竟然活生生將四個高手完全定祝

然後,他望著東方冰凌道:「原先我比差一些,但是中了噬魂魔玄后,你對戰我註定非常被動的。你難道不知。中了噬魂魔玄后,哪怕是大宗師級強者,都會變成傀儡,被施法者掌控於鼓掌之中嗎?」

然後,懲罰者面孔猛地露出一股可怕的幽藍詭異之色,一股黑暗的氣息。猛地從他身體兇猛冒出。

瞬間,如同一隻惡魔一般猛地從他身體裡面衝出,朝東方冰凌衝去,猛地鑽入冰凌的腦中。

「嗯……」瞬間,冰凌腳步一滯。

然後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她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手,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本來刺向懲罰者的劍,竟然直接朝陽頂天刺來。

她的速度太快了。宗師級強者的修為,陽頂天完全無法抵擋。

「師兄,你快跑……」冰凌驚呼道。

然而,她的利劍,依舊完全不受控制,猛地朝陽頂天胸口刺來。

「嘶……」瞬間,一股無比強大的能量,瞬間擊中陽頂天的胸膛。

「噗……」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然後。一股冰寒可怕的能量,瞬間撕裂陽頂天所有的防禦。鑽進他的玄脈,鑽進他的氣海,瞬間直接要將他的氣海撕得粉身碎骨。

九陽玄脈,天地級玄火,遇到東方冰凌如此強大的能量面前,幾乎完全無法抵擋。

瞬間。陽頂天的氣海就要徹底撕裂,整個人瞬間粉身碎骨。

東方冰凌只一劍,就直接讓陽頂天粉身碎骨。

「不……」東方冰凌泣血一般慘呼。

「不……」東方冰凌嬌軀猛烈顫抖,瞬間咬牙出血,美眸猛地凝聚出可怕的意志。

然後。她的嬌軀猛地一震,一股無比強大的藍色力量,瞬間從她體內震蕩而出。

「轟……」地面猛地顫抖。

從地下幾百米出,大地開始撕裂,一層一層往上裂。

瞬間,地上面所有的樹木,樓閣,瞬間粉碎,

東方冰凌的意志竟然如此驚人!

剛才,她已經被噬魂魔玄的邪靈能量控制了身體,要殺掉陽頂天。

為了救陽頂天,為了阻止這一悲劇的發生,她竟然用她可怕的意志,瞬間衝擊邪靈能量。

而且,她竟然成功了。

但是後果是,她氣海的衝撞和撕裂,整個身體能量的衝撞和撕裂。

這種撕裂,讓她成功阻止了殺陽頂天。但後果是,自我摧毀。

就彷彿,一顆核彈,在她體內氣海之中爆炸。

懲罰者距離東方冰凌很近,就是他利用邪靈,控制東方冰凌的意志。卻沒有想到,冰凌的意志如此驚人,猛烈反抗邪靈的控制。

這股強大的衝撞,直接對他進行反噬。

一口鮮血猛地噴出,懲罰者的身軀直接飛了出去,狠狠撞在牆上摔下來。

而南海寧族的高手們,全部人事不省,生死未卜。

「師兄,走……」東方冰凌望著陽頂天,捂住自己的小腹,直接癱倒在地。

陽頂天體內,依舊是東方冰凌可怕的能量衝撞,幾乎將他身體一寸寸撕裂,鮮血從耳鼻口中噴出。

見到東方冰凌倒下,陽頂天幾乎驚駭欲絕,瘋狂地衝過去,將她扶起,瘋狂地往她嘴裡面灌入聖水丹藥。

只見到東方冰凌捂著小腹,鮮血不斷地從她指縫之中溢出。

懲罰者從地上起來,輕輕抹去嘴角的鮮血,不敢置信地望著東方冰凌,道:「對抗邪靈的能量成功,幾百年來,你是第一個。我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但是……」懲罰者繼續道:「現在,你的氣海裂了。而且,邪靈能量會更加瘋狂吞噬你的靈魂,原來你能支撐一個月,現在不會超過十天了。十天之後,你就徹底變成魅魔了。可惜,你氣海傷了,或許成不了一個強大的魅魔。不過你如此美麗,就算無法成為強大的魅魔,少主也會非常寵愛你的。」

懲罰者來到陽頂天面前,拿過陽頂天的金黃魂劍拔出,橫在陽頂天的脖子上,道:「真是一支絕世好劍,如果世界上有帝品魂劍,那這支就是了。如果我把它獻給少主的話,那不知道會得到何等的獎賞。」

金黃魂劍的劍刃,輕輕劃開了陽頂天的脖子,鮮血頓時流出。

「真是一支絕世好劍。能夠死在它的刃下,絕對值了。」懲罰者淡淡笑道。

說罷,他的力道越來越重,陽頂天的血肉,一毫米一毫米地被割開。但是他絲毫不理會,瘋狂地往東方冰凌輸入玄氣。試圖控制住她體內橫衝直撞的可怕力量、

「噗刺1

懲罰者猛地用力,金黃利劍猛地刺入身體,鮮血飆射。

頓時,陽頂天猛地一愕。

因為,利劍沒有刺入自己的身體,而是刺入懲罰者自己的胸膛。

頓時,陽頂天完全驚呆了。這個懲罰者在佔盡優勢的時候,竟然刺穿了自己的心臟自裁。

這是為什麼?他是瘋了嗎?

這還不算,懲罰者拉動劍刃。活生生將自己的胸膛割開一個巨大的口子。

陽頂天看到了,他的心臟是可怕的幽藍色,散發著詭異的光芒,此時直接被一劍刺穿。

「東方冰凌,其實你不用如此決絕的,我根本不會讓你殺掉陽頂天,我只是想要表演邪靈的可怕而已。」懲罰者無奈一笑道:「陽頂天,其實噬魂魔玄是有解法的。你想知道的話。那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

「你說。」陽頂天顫聲道。

「繼續假扮寧潸,當你足夠強大的時候。去南海寧族拯救我的妻子,拯救南海寧族,殺掉沙無名1懲罰者道。

陽頂天驚道:「為什麼?」

懲罰者扯下自己的面孔,那是一張薄薄的面具,頓時他露出了自己的真面孔。

這是一張俊美而又詭異的面孔。

說俊美,是因為這張面孔的五官是幾乎完美的。說詭異。因為這張面孔的肌肉完全是透明的,一種幽藍色詭異的透明,連裡面的血管和骨骼都看得清清楚楚,完全如同厲鬼一般。

但是讓陽頂天驚駭的不完全是這張臉如同厲鬼一般,而是因為這張臉和此時自己這張面具長得一模一樣。

「你是寧潸。你不是死了嗎?」陽頂天驚聲道。

懲罰者點點頭道:「沒錯,我已經死了。我死之前,拜託西門寧寧把面具交給沙無名。所以你一出現,我就知道你是陽頂天,因為西門寧寧只會把面具交給你。我當時已經死了,後來又用另一種方式活了過來,你知道什麼原因嗎?」

「邪靈1陽頂天道。

「沒錯,邪靈。」懲罰者寧潸道:「你看我的心臟,是透明的,多麼噁心詭異。本來它已經停止跳動了,但是邪靈又讓它恢復了跳動,並且讓我修鍊突飛猛進,讓我不到三十歲就突破了宗師。否則按照原來詭計,我至少四十幾歲才會突破宗師的。」

陽頂天後背汗毛頓時完全豎起。

這邪靈的能量,能夠讓人死而復生,能夠讓人修為突飛猛進,是何等的恐怖。

而這股能量,已經掌握在萬滅神殿手中。

懲罰者寧潸道:「但是這種活下來,比死了還要痛苦。我根本就不是一個活人,而是一個活死人。如果讓我選擇,我寧願就此死去,而不願意用這種方式復活。但是我沒得選擇,當我死去再醒過來,我已經成為了活死人,成為了行屍走肉。」

懲罰者寧潸話沒有說完,便一陣咳嗽,鮮血不斷地湧出。

「我釋放了兩次噬魂魔玄,已經完全透支了生命,完全命不久矣了。死對我來說,完全不可怕,反而是一種解脫。我唯獨放心不下的,是南海寧族,是我的妻子,是我的愛人。」寧潸道:「沙無名是父親的私生子,是我親自將他從貧民窟中救出來的。當時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想把南海寧族一切交給他繼承,唯恐他私生子的身份見不得人,所以製造幻形面具,讓他替代我掌控寧族。但是我不知道的是,他謙恭有愛的面孔下面,藏著一顆蛇蠍一般的心。他賣身於惡魔,淫辱親嫂,魚肉族人。讓整個南海寧族,置於深淵之中。他不死,我南海寧族只會墜入十八層地獄。」

「那你為何不殺他,你如此強大。」陽頂天道。

寧潸凄然一笑道:「他賣身投靠的那個人,是我的主子,在魔鬼的面前,他的地位比我高。我只是行屍走肉,而他是爪牙,我修為全部來自於邪靈,我殺不了他的。」

「答應我,陽頂天1寧潸抓著陽頂天的手,用儘力氣道:「答應我。在你強大的時候,去殺了沙無名這個畜生,解救我寧族。繼續冒充我,不要讓寧族毀掉。」

陽頂天道:「可是,我有自己的使命,難道讓我一直擔負這個責任嗎?」

「和我妻子生一個孩子,然後全力培養他成為寧族繼承人,你的責任就算完畢了。」寧潸道:「你答應,我否則我絕對不降解噬魂魔玄的辦法告訴你。」

「解開噬魂魔玄的辦法。剛才我已經說了,關鍵就是殺掉你,只要你一死,邪靈就會虛弱,我就能夠用能量黑洞將它從冰凌體內逼出。」陽頂天道。

「沒用的,陽頂天。」懲罰者寧潸道:「這邪靈,是這天地間的最強能量。你可知道能量黑洞的由來?」

「當然知道。」陽頂天道:「是天上紅海的水凝聚而成的。」

「那你可知道,天上紅海是怎麼來的嗎?」懲罰者寧潸道:「天上紅海的水。原本是正常的水。但是有一日,世界迸裂。空間溢出。邪靈能量,滲入海水之中。頓時,這片天上的海,變成了天上紅海。能量黑洞,是邪靈能量污染而生的。你說,二者的能量級別。到底是誰更高?」

頓時,陽頂天完全驚呆了。

能量黑洞,竟然是邪靈能量污染后的產物?

那這個世界,還有什麼能量可以抵抗邪靈?

「所以,怎麼解噬魂魔玄的辦法。只有我一個人知道。你只要答應我的條件,我便告訴你。」寧潸道。

「好,我答應你。」陽頂天道。

「你發誓。」寧潸道。

「我發誓,如果寧潸將解噬魂魔玄的辦法告訴我,我便在三年之內,去殺掉沙無名,解救南海寧族,並且假扮寧潸的身份,擔起守護南海寧族的重任。」陽頂天道:「如果違背此誓,讓我……」

「用你的師傅發誓,用西門無涯發誓。」寧潸道。

陽頂天憤怒瞪他一眼,冷聲道:「如果違背此誓,讓師傅和西門師叔在地下,永遠不得安寧。」

然後,陽頂天冷冷盯著寧潸道:「現在,可以說了吧。」

寧潸點了點頭道:「陽頂天,我已經觀察了你很久很久了。我曾經想過,把你面具搶過來,然後交給另外一個值得託付的人。但是觀察你那麼久之後,我確定你才是最值得託付的人。現在你已經發誓了,那不管出現什麼情況,你都必須履行諾言了。」

陽頂天驚聲道:「什麼意思,是不是你沒有解噬魂魔玄之法?」

寧潸道:「萬問天殿主以身飼魔,創造出噬魂魔玄。但是為了他心愛的女人,他留下了一個破綻。只有得到這個破綻,才能解噬魂魔玄。當然,至於這個破綻在哪裡,天下無人能知,你陽頂天也絕對無法找到。所以,我把這個法子告訴你,你也救不了東方冰凌和獨孤鳳舞了。」

「你在陰我?」陽頂天冷冷道。

「我已經把方法告訴你了,我沒有食言,而且你已經發誓過了。」寧潸道:「你不會和一個將死之人計較吧。」

「萬問天留下的那個破綻是什麼?」陽頂天道。

「沒有用的,你得不到的,天地之間幾十萬里,你都找不到的。」寧潸道:「你死了這條心吧。」

「到底是什麼?」陽頂天道。

「一滴眼淚,萬滅神殿之主的眼淚,凝聚成晶。」寧潸道:「這是邪魔道的至高信物,你怎麼會有?」

眼淚?陽頂天頓時完全驚呆了?響起掛在脖子上的那顆眼淚掛飾,寧寧給的眼淚掛飾。

PS:七千字大章,拜求月票!!--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