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零九章:冰凌的初吻!萬滅神殿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儘管東方冰凌男扮女裝,但是閱人無數的車夫還是一眼就看了出來。因為,東方冰凌這身段實在太曼妙動人了。 陽頂天和東方冰凌上了馬車。 馬車之類富麗堂皇,雖然有些艷俗,但不管是地毯還...

!--go-- 天空魔城,七八千里混亂之地最大的一個城市。*文學 館Ww w.WxGUan.C oM*

之所以被稱為是天空魔城,因為整個城市的海拔非常高,是典型的高原城市。

當然,這個世界上並沒有海拔的說話。但是根據陽頂天的估算,這座城市大概在海拔八千米以上。

天空魔城,儘管單純從地圖上,並沒有萬血宮那麼北邊,但實際上它已經是整個西北大陸中間的最北端,再往北就是茫茫的大海,大海的盡頭,就是北地。那裡,就是天下會的地盤。

也就是說,其實北方大陸距離天空魔城,僅僅隔著三千多里的海域。但實際上,完全如同天塹一般,無法穿過。

因為西北大陸北邊的海域,受到了銷魂江水的污染,海中非但沒有任何人物。而且因為海水中的某些東西和銷魂江水混合,顫聲一種非常可怕的霧氣,一直迷茫到天空幾千米。所以整個三千海域之內,沒有任何生命的蹤跡,別說船隻,就連飛騎都無法渡過。所以,天下會的人要到西北大陸,要繞路八千多里,經過西邊的大陸橋,轉回西北大陸。

所以,這個天空魔城事實上,就已經是西北世界的盡頭。儘管和天下會的直線距離最近,但實際上天下會之人要到達這裡,足足有一萬多里。所以天下會強大無比,也無法滲透到這裡。

……

都說混亂之地是這個世界上最亂的地方,沒有任何法律,沒有任何秩序。每天不知道要死多少人,隨便一條路上,都會有人喪命,路上看到有人被亂刀剁死。路人連眼睛都不眨一眼。

但是和天空魔城比起來,混亂之地就什麼都不是了。

至少,修為強大的人,在混亂之地可以橫著走。因為,在混亂之地廝混全部都是一些品寄流浪武士。所以獨孤鳳舞還是武尊級,就可以騎著蝙蝠在混亂之地招搖過市。可以屠戮一個城鎮。

但是到了天空魔城,任你再強大,你都要把尾巴夾起來,除非你是宇內巔峰,大宗師級強者。

因為,邪魔道或者天道盟的高手,想要互相勾結交易,唯一的地點就是天空魔城。

只有在這裡,邪魔道和天道盟的人互相接觸才不會被追究。其他任何地方,天道盟的人如果和邪魔道做任何交易,都會被天道盟立刻逐出,並且全世界追殺,沒有絲毫的立足之地。

所以,這裡毫無疑問是這個世界上最危險,最可怕,也最繁華的城市。哪怕是西北秦城的少主秦懷玉在這裡被殺了。秦萬仇也無法追究任何人,更別說陽頂天一個區區雲霄城主。要是被殺死在這裡,只能白白冤死。

……

陽頂天進入天空魔城后,首先的感覺是大,這個城市實在大到了極點,比起陽頂天以往見過的所有城市都要大,比東方雲州大。比西州城大。沒有人統計過天空魔城有多少人,但是應該不會少於三百萬人。

第二個感覺,就是亂。

這裡,既有鮮衣怒馬,華麗著裝的很豪貴之人。也有遍體等死窮困之極的乞丐。

第三個感覺,就是繁華,極度的繁華,甚至有些畸形的繁華。

這裡,到處都是酒樓,到處都是賭場,到處都是拍賣所,到處都是妓院。

再誇張一些說,在其他地方見到萬中無一的美人,只是驚鴻一瞥,便讓你回味無限。而在這裡,萬中無一的美人,說不定正穿得極度暴露,站在街道邊上拉客。

因為,每年都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從天空魔城出發,前往混沌世界的每一個城市,每一個鄉村,收集相貌美麗的女子。不管用多麼邪惡的手段,都會將她們弄到天空魔城來,做最原始最低賤的皮肉生意。

「師兄,你知道我其中一個理想是什麼嗎?」進入天空魔城這個極度繁華的城市后,東方冰凌道。

「什麼?」陽頂天道。

「毀滅這個城市,拆掉所有的妓院,毀掉所有的賭場,將這裡的幾十萬人殺得乾乾淨淨,那麼混沌大陸至少可以少掉一小半的罪惡。」東方冰凌道:「這個理想,我是完成不了了。如果有那麼一天,師兄請你幫我完成。」

陽頂天望著街角一個極其美麗的女孩,臉上幾乎不著脂粉卻已經是驚人的美麗。但是身上,穿得極其暴露,下面甚至連毛髮都探了出來。她正露出極度虛假艷魅的笑容,勾引著路上的客人。陽頂天已經看見,她隱秘之處已經有隱隱不正常的斑點了,她已經得上臟病了,她已經命不久矣了。

「我會的。」陽頂天點頭道:「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將天空魔城武玄級以上的武者全部殺掉,也最多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是冤枉的。」

「寧可錯殺十個,不可放過一個,一定要將這個罪惡之城,連根拔起。」東方冰凌道。

「師妹,我們雲霄城勢力弱,所以在天空魔城中幾乎什麼力量都沒有,陰陽宗有嗎?」陽頂天道。

「沒有。」東方冰凌道:「陰陽宗不大沾染世俗勢力。」

「那天道盟呢,在天空魔城中,有勢力嗎?」陽頂天問道。

「師兄,天空魔城是一個非常鬆散的組織,只是強者乒弱者的牌子了。」東方冰凌道:「所以像西北秦城,在天空魔城會有不小的勢力。甚至秦城每年在天空魔城都有數量驚人的黑暗交易。但那是他們的勢力,不是天空魔城的勢力。」

陽頂天點點頭,那就是意味著,在天空魔城,他和東方冰凌只能靠自己,不能依賴其他任何勢力了。

……

「去天上人間。」陽頂天攔了一輛馬車道。

頓時,車夫眼睛一亮,態度頓時變得無比的殷勤。能夠去天上人間的,可都是豪客埃

「二位請上車,我的車保證又快又穩。當然,您二位要在車內做什麼事情。也敬請吩咐,我保證在停車的時候才停車。」車夫顏色曖昧地望著陽頂天和東方冰凌二人。

儘管東方冰凌男扮女裝,但是閱人無數的車夫還是一眼就看了出來。因為,東方冰凌這身段實在太曼妙動人了。

陽頂天和東方冰凌上了馬車。

馬車之類富麗堂皇,雖然有些艷俗,但不管是地毯還是座位的用料。都是上上之選了。根據陽頂天的估算,整輛馬車的造價不會低於一百個金幣。這對於普通人來說,完全是天文數字了。

儘管如此,東方冰凌登上馬車后,黛眉輕輕一皺,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好像找不到一個角落可以坐下。

「怎麼了?師妹?」陽頂天道。

「這裡很臟,到處都被人亂過。」東方冰凌道。

陽頂天仔細一嗅,確實聞到一股情慾的味道。確實如同東方冰凌所說。有很多男女在這馬車上亂搞,所以整輛車子上到處荒陰的味道。

東方冰凌有極度的潔癖,所以找不到一個角落可以下坐。

陽頂天是無所謂的,找了最舒服的一個位置上坐了下來,

然後,陽頂天微微調笑道:「師妹,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可以坐在我的腿上。」

說完之後。陽頂天就後悔了。東方冰凌冷若冰霜,九天仙女。豈是可以調戲的。

但是緊接著,東方冰凌的舉動還真的嚇壞了陽頂天。

她望著陽頂天的雙腿一眼,然後竟然真走過來,直接坐在陽頂天的腿上了。

那豐盈柔軟的香臀坐在陽頂天大腿上的感覺,實在無法用言語來形容,那種柔軟滑膩。那種冰涼彈力,實在美妙到了極點。

陽頂天微微一呆,鼻端已經儘是東方冰凌嬌軀那種特有冰涼幽香的感覺。

「我,其實是開玩笑的。」陽頂天道。

「我是認真的。」東方冰凌柔聲道。

陽頂天和東方冰凌更加親密的舉動都有過,在東方冰凌昏迷的時候。但此時。陽頂天還是如同被電擊了一般,呆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師兄,我這輩子,從來沒有碰過任何男人,哪怕身上的每一寸,都沒有被男人碰過,也沒有碰過男人。」東方冰凌忽然道:「你成為唯一的那個人,我很驕傲。」

「驕傲?」陽頂天驚訝道:「為什麼會驕傲?」

「因為,我是最純潔的女人。」東方冰凌道:「本不像被男人沾染哪怕一點,但是被沾染了,也只被唯一的男人觸碰。」

陽頂天本來伸手要環抱在東方冰凌的腰上,聽到東方冰凌的話后,卻顯得有些壓力,懸浮在半空,不知道該如何繼續。

「我說過了,在這最後一個月的時間內,你想做什麼都可以,我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給你。」

東方冰凌道。

陽頂天雙手一緊,輕輕環抱住東方冰凌的腰。

柔軟,清涼,細嫩,柔若無物。

陽頂天貪婪地嗅了一口,問道:「真的做什麼都可以嗎?」

東方冰凌認真望著陽頂天,點頭道:「可以,但是最好不要讓我觸碰到馬車內的任何東西,好噁心。」

說完后,東方冰凌睜大美眸望著陽頂天,等待著他做任何事情。

「我,就想親親你。」陽頂天道。

「好,你來吧。」東方冰凌道:「要我閉上眼睛嗎?」

「隨便你,或許不用。」陽頂天道,然後湊上嘴唇,緩緩地朝東方冰凌影美好無限的靠近。

東方冰凌依舊望著陽頂天,美麗的眼眸竟然浮上一絲緊張,嬌軀也微微地顫抖。

因為,這對於她來說,也是第一次。

在距離東方冰凌嬌艷小嘴僅僅只有一寸的時候,陽頂天彷彿前面有無比強大的阻力一般,怎麼都無法靠近下去。

彷彿這一親吻下去,就破壞了什麼東西,或者意味著什麼東西一般。

陽頂天嘴唇一滑,便要朝東方冰凌的小臉吻去。

但是東方冰凌一靠近,嬌艷絕美的嘴唇,直接印上陽頂天的嘴唇。

陽頂天身體猛地一顫,彷彿一串串電流打過一般。

整個身體。全部都麻痹了。然後從內心深處蕩漾出無比的酥麻,無比的甜意。

陽頂天聽很多文章說過,男女之間親吻,會如同觸電一般酥麻甜美。但是陽頂天親吻過很多次,都沒有這種感覺,所以他認為這種描述絕對是騙人的。

但是今天。他感受到了。彷彿夢境中親吻的那種酥麻和甜美,那種觸電的感覺。

不過,東方冰凌彷彿更加不堪。從未有過任何接觸的她,自然也從未親吻過。和陽頂天的親吻之下,幾乎是一瞬間,她的嬌軀猛地一顫,然後瞬間柔軟下來。

從冰冷堅硬的寒冰,瞬間變成柔軟的水。

整個嬌軀,瞬間都柔軟下來。貼在陽頂天的懷中。

兩個人,就這樣嘴唇觸碰著,忘記了下一步,應該伸出舌頭的深吻。

足足幾分鐘后,陽頂天忍不住,輕輕啄了一口東方冰凌柔軟甜美的嘴唇。

東方冰凌美眸一顫,離開了陽頂天的嘴唇,柔聲道:「師兄。對不起。」

「怎麼了?是你感覺到不舒服,不想在繼續了嗎?」陽頂天道。

「不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想到了,是我害死了西門無涯,內心忽然覺得愧疚,我之前從來不會愧疚的,哪怕將一個不該殺的人千刀萬剮。」東方冰凌柔聲道:「愛很真的很玄妙。但是也真的很危險。」

陽頂天頓時沒有了聲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沒錯,西門無涯是毀滅在祝青主手中。但是間接地,卻也是毀在東方冰凌的手中。

一下子,陽頂天心亂如麻。

「對不起。師兄。」東方冰凌柔聲道:「我死了之後,在地下,會跟他說一句對不起的。我從來沒有說過對不起,但我會說的。」

陽頂天雙臂用力一緊,將東方冰凌柔軟的嬌軀抱在懷中。

是啊,如果在萬滅神殿懲罰者手中找不到救治的辦法,那東方冰凌的結局或許只有一個,那就是徹底的涅滅。如果是這個結局,那還要追究她的過錯嗎?

如果真的只有一個月,那麼珍惜眼前一個月,才是最重要的。

「師兄,你愛我嗎?」東方冰凌柔聲問道。

「愛1陽頂天道。

「從什麼時候開始?」東方冰凌問道。

「從師傅把你許配給我那一刻,從我聽到你是天下第一美人,九天仙女那一刻,抱歉,我非常庸俗。」陽頂天道:「從我真正見到你的那一刻,從……你對我不屑一顧,將我打下山崖的那一刻,我真的是一個賤骨頭……」

東方冰凌嘴唇輕輕吻了一口陽頂天胸膛的衣衫,道:「如果在陰陽宗,我接受父命,答應成為你的未婚妻,把你留在陰陽宗,那該有多好。」

「是啊,那該有多好。」陽頂天嘆息道:「可是,那樣的你就不是東方冰凌了。我這種賤骨頭也就不會那麼愛你入骨,恨你入骨了。當然,更可惜的是,我就無法和焰焰在一起,就不能保護她了。對不起,我不該說這個話,但這是我的心裡話,焰焰是我的心肝寶貝,我想要付出一切保護她。你是我高高在上的仙女,我將你摘下來……」

「師兄,你說得不錯,你真是一個普通庸俗的男人。」東方冰凌柔聲道:「但是,這種有人危我才喜歡,我……太沒有人味了1

「師妹,我,我想再吻你一次……」陽頂天道。

東方冰凌微微閉上眼眸,微微張開紅潤的小嘴,呼出噴香迷人的氣息,柔聲道:「這一個月,我什麼都是你的,你想做什麼都可以。」

陽頂天望著她微微顫抖的艷紅小嘴,嬌艷欲滴,美不勝收。他呼出火熱滾燙的氣息,深深地吻了上去。

……

到了天上人間的門前,一直到下了馬車,陽頂天依舊僅僅只是嘴唇吻了東方冰凌,其他什麼事情都沒有做,連舌頭都沒有伸進東方冰凌冰清玉潔芳香迷人的檀口之內,更別說有什麼其他舉動了。

車夫叫陽頂天下馬車的時候,陽頂天還感覺到微微的詫異,這時間也太快了吧。覺得剛剛才上馬車埃

下了馬車后,陽頂天這才發現,原來天已經徹底黑了,到處都是燈火通明。

車夫望了一陽頂天無奈道:「這位爺,不是我壞您好事,實在是我已經繞著魔城轉了三個時辰了。」

陽頂天頓時不好意思笑笑。然後直接從懷中掏出一袋金幣扔了過去。

那車夫接過金幣之後,打開一看,頓時完全驚呆了。

天哪?平常會遇到豪客,但是最逆天的,也是給一個金幣。而且這種好事,十年都難得遇上那麼一回。現在,竟然直接給一代金幣。

車夫欣喜若狂,幾乎要直接跪在地上磕頭,道:「爺。爺,您也別下車了,我帶著您一直轉,哪怕轉到幾天幾夜,我也侍候您。」

「不用了。」陽頂天笑道:「不耽誤你其他生意了。」

然後,陽頂天牽著東方冰凌的手下了馬車,走進了天上人間。

……

天上人間,真是好大的秦樓埃完全就是一個莊園。

和別的妓院一點都不一樣,這裡的門口完全沒有著裝暴露的美女在拉客。僅僅只有兩個壯漢守門。

陽頂天和冰凌進入之後,那兩個僕人只是微微點頭。

一直走入大門之後,來到走廊時,前面整整有一排的美人,每一個人手中都提著一隻燈籠。

見到陽頂天兩人後,最前面的一個女子提著燈籠走上前來。道:「這位先生,要去哪裡?」

「去蜃樓1陽頂天道。

蜃樓,是天上人間最高等級的院落,實際上天下人極少知道的。實際上,這是天上人間第一美人所在的院落。用來招待南海寧族最最高貴的客人。當然,關於這個秘密,陽頂天是不知道的,還是東方涅滅告訴陽頂天的。

陽頂天不得不揣測,是不是師傅也曾經來過這個地方。不過東方涅滅直接告訴他,他來過,但是沒能進入蜃樓。

那個為首的提燈籠女子微微一愕道:「抱歉先生,我們這裡沒有蜃樓。」

「那就奇怪了。」陽頂天笑道:「不如,你去稟報一聲。」

「是。」那個女子道,然後朝莊園裡面走去。

大約一刻鐘后,那個女子回來了,後面還跟著一個大約三十幾歲的女子。

這女子徐娘半老,儀態萬千。原本這些燈籠女子已經誘人之極,但是在這美婦面前,瞬間暗淡無色。

這美婦見到陽頂天第一眼,瞬間猛地一顫,美眸猛地睜大,身軀一顫,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

因為,陽頂天此時帶著幻形面具,這張面孔的主人,是南海寧族曾經的少主。

驚詫過後,那個美婦躬身道:「貴客,請跟我來。」

然後,她就在前面帶路,一直深入,深入。走的都是完全沒有人煙的道路,一邊走,這位美婦一邊抽泣,走到後面,她已經完全控制不住,大聲地哭泣,卻什麼都不說。

來到一個樓閣之後。

這個女子,在牆壁上,做出各種奇怪的手勢。然後,劃出一道道奇怪的符號。

「轟隆顱…」頓時,整個房間開始飛快地下墜。

瞬間,陽頂天的手和東方冰凌緊緊相握。

房間一直下墜,下墜!就彷彿最快的電梯一般。

足足好一會兒,這種下墜方才停止。陽頂天經過大概的估算,此時大概已經是地下幾百米了。

終於,這種下墜停止了。

美婦上前開門,躬身道:「請1

石門打開后,前面是一個美輪美奐的院子。

院子裡面,有花,有樹,有水,有蝴蝶。甚至,還有太陽。

沒錯,這地下幾百米的地方,怎麼可能會有太陽。而且,此時明明是晚上。

花園的中間,是一個無比精巧的樓閣。

這裡,就是蜃樓。

美婦帶著陽頂天,來到樓閣門口,婦人輕輕地敲門。

「姑娘,有客人來了。」婦人道。

「我不見客人。」裡面,傳來無比柔軟迷人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陽頂天和東方冰凌齊齊色變,從未聽過如此動人美妙的聲音。

「姑娘,是您要等的那個人來了。」婦人道,然後她推開門。

裡面,一個女子正在彈琴,見到戴著面具的陽頂天後,她如同被雷擊一般震撼在地,琴弦斷裂。

接著下一刻,她如同蝴蝶一般朝陽頂天撲來。

「寧郎!我等得你好苦。」

接著陽頂天發現,房間裡面還有另外一個人,面孔英俊而又木然,不男不女。正式在秦城婚宴上見到的那個南海寧族之人。

他,就是萬滅神殿的懲罰者。

此時,美婦指著這個懲罰者,冷聲道:「寧虛,你口口聲聲說少主死了,你究竟是何居心?」

PS:六千字大章,拜求月票。!--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