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零八章:她,娜迦族?和冰凌去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等完美種族。或許,是海蛇,或許是其它蛟類種族,化身成人,尋找到了你的母親,進行交*配,生出了你和獨孤鳳舞。獨孤鳳舞,完全繼承了你父親的一切,所以擁有極高的武道天賦。而你,集成了你母親的一切。這代表著什...

??!--章節內容開始--

「對不起。」獨孤鳳舞道。

陽頂天一愕,轉過身來,望著獨孤鳳舞絕美的面孔道:「你說什麼?你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沒什麼,只是對我之前對你說過的話表示歉意。」獨孤鳳舞道:「只是,對我之前對你做過的事,表示歉意。」

然後,獨孤鳳舞湊上芳香迷人的小嘴,柔聲道:「今天是我們的洞房花燭之夜,你好好愛我吧。」

然後,獨孤鳳舞的嬌軀纏了上來。

「不,你給我說清楚,你究竟是什麼意思?」陽頂天冷道。

「夫君,你不要去找那個懲罰者了,沒有用的,你會死的。」獨孤鳳舞道:「幾天之後,我就會離開這個世界,寶寶就會沒有了媽媽,我不希望寶寶又沒了爸爸。」

然後,獨孤鳳舞壓在陽頂天身上,吻著他的嘴唇,用從來沒有過的聲音,柔聲道:「這最後一天,我們一家三口,每一天都在一起。我們夫妻,每一日都盡情歡愛,難道不好嗎?」

然後,獨孤鳳舞將柔軟的小舌頭伸進陽頂天嘴裡,用力地深吻吮吸。

另外兩隻玉手,飛快便要解開陽頂天的衣衫。俯下嬌軀,讓自己和陽頂天緊緊貼在一起。

獨孤鳳舞的美貌,幾乎不下於東方冰凌。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最誘人的女人。

頓時之間,陽頂天完全處於迷離之中,幾乎有些無法自拔。

猛地一咬牙,陽頂天將獨孤鳳舞推開,望著她的美眸,道:「獨孤鳳舞,之前你對我說的那些無情言語,我一直以為是假的。一直以為你只是想要一個人死去,不要讓我牽挂,不要讓我痛苦。所以故意裝著無情。現在我終於確認,你確實對我無情了。」

「這還重要嗎?」獨孤鳳舞道:「你是我唯一的男人。你是我孩子的父親,這難道還不足夠嗎?」

「或許,你覺得我因為受到你之前言語的刺激,所以要表現給你看,所以要讓你傾心,所以去找懲罰者拚命,豁出性命也要救你。是為了獲取你的感動,讓你真正愛上我之類的,對嗎?」陽頂天道。

「不管對不對,但實在沒有必要。」獨孤鳳舞道:「我只知道。我不想要你死,這就完全足夠了。」

「我,未必會死的。」陽頂天道。

然後,一把將獨孤鳳舞推開,整理衣衫走了出去。

獨孤鳳舞在身後道:「陽頂天。你這種無謂的英勇和衝動,改變不了任何東西,哪怕是在我心中的形象。」

陽頂天點點頭道:「我知道,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大概永遠是那個在船上。在秘境中,一次又一次救你的那個傻好人。」

……

陽頂天來到獨孤傲霜的房間裡面。

她此時正在唱歌,儘管寶寶已經睡著了,但她還是低聲地唱歌。

她依舊全身都籠罩在曼妙的裙子裡面,臉上也依舊帶著面紗。

見到陽頂天進來,獨孤傲霜微微一愕,然後冷淡道:「你此時不應該在這裡,你應該在我姐姐的洞房裡面。」

陽頂天上前,坐在獨孤傲霜的身邊,憐愛地望著小床上的寶寶。

「寶寶不喜歡太靜,尤其睡覺的時候,他喜歡有一點點聲音。如果一點聲音都沒有,她就會醒過來。」獨孤傲霜道。

陽頂天望著寶寶的小臉蛋,道:「傲霜,如果我將寶寶帶回雲霄城,會不會有些殘忍?」

獨孤傲霜微微一愕,然後道:「我不知道1

「你這個時候,應該在我姐姐的洞房裡面的。」獨孤傲霜又說了一遍。

「不,你姐姐並不喜歡我,所以就不要讓兩個人在床上彆扭了。」陽頂天道。

「她怎麼可能不喜歡你,她要是不喜歡你,為何會給你生孩子?」獨孤傲霜道。

「我之前一直都不明白,為何在秘境之中,她會把身子給我,哪怕事後立刻殺了我。」陽頂天道:「後來我明白了,她不想向宿命低頭。她的宿命,就是註定成為萬滅神殿少主的女人。她根本就沒有見過那個萬滅神殿的少主,她對男女之情無感,她討厭任何束縛。所以她把身子給我,然後殺掉了我。這樣一來,她覺得或許可以解脫這個宿命了。當然,她沒有想到,我竟然沒有死。」

「你不能這麼說她,她是有感情的,她非常愛寶寶。」獨孤傲霜道。

陽頂天微笑點了點頭,然後朝傲霜道:「對不起,之前答應過你,不管有沒有找到讓你恢復容貌的辦法我都會來見你,期限是兩年之內。儘管我沒有毀約,但是這次來,卻不是為你。」

獨孤傲霜凄然一笑道:「我習慣了!任何人都害怕我,無視我。只有現在的寶寶不會,當然寶寶長大之後,或許也會了。」

陽頂天並沒有去安慰獨孤傲霜,而是問道:「現在萬血宮的女主人,並不是你們的親生母親,對嗎?」

獨孤傲霜眼色稍稍一變,然後點了點頭。

「那你們的親生母親了?」陽頂天問道。

「我不知道,鳳舞更不知道,她甚至不知道現在這個女人不是我們的親生母親,除了練武之外,她對一切都沒什麼興趣的。」獨孤傲霜道:「對了,這件事情你千萬不要跟我父親提起。否則他真的會殺你的,我也是非常非常偶然才知道這件事情的。」

陽頂天上前,輕輕要掀開獨孤傲霜的面紗。

獨孤傲霜微微掙扎,道:「你不要這樣,我們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你是我的姐夫。」

陽頂天沒有理會她,而是直接掀開了她的面紗,露出了獨孤傲霜的真面孔。

臉上,依舊有細膩的鱗片。她的面孔,五官,幾乎都和獨孤傲霜一模一樣,美麗到了極點。完全是上天的傑作。但是上面覆蓋的鱗片,讓所有人望而卻步。

「如果我說,這是上天賜給你最珍貴的寶物。你會怎麼想?」陽頂天道。

「我會忍不住扇你一個耳光的。」獨孤傲霜道。

「但事實,或許確實如此。」陽頂天道:「傲霜。接下來我會觸碰你的身體,給你檢查一下全身玄脈和氣海,好嗎?」

「隨便,只要你摸上去,不要被嚇到。」獨孤傲霜閉上眼眸道。

接著,她又自嘲一笑道:「你表現得這麼彬彬有禮,會讓我覺得諷刺。你明明知道。我,我……」

獨孤傲霜沒有說完自己的話。

陽頂天掀開獨孤傲霜的裙子,將手伸到她的小腹氣海位置。

頓時,獨孤傲霜微微一陣顫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陽頂天,我警告你,你若不要我,就不要招惹我。」獨孤傲霜道:「我不像獨孤鳳舞那麼無情,我是一個極度自卑的女人。我的愛極度瘋狂,會焚燒一切的。」

陽頂天沒有理會她,閉上眼睛,輸入一股玄氣,還有億靈妖火中萬千個怨靈。

瞬間。陽頂天的玄氣流轉獨孤傲霜身體玄脈的每一個角落。

最後,猛地沖入她的氣海之內。

陽頂天加大玄氣,猛烈衝擊她的玄脈,她的氣海。

「疼嗎?」陽頂天問道。

「不疼。」獨孤傲霜道。

陽頂天繼續加大玄氣,到達武宗級,猛烈轟擊獨孤傲霜的玄脈和玄氣。

「疼嗎?」陽頂天問道。

「不疼。」獨孤傲霜道。

陽頂天將玄氣加到武尊級,轟擊她的玄脈和氣海。

「疼嗎?」陽頂天問道。

「有一點點感覺,但不疼。」獨孤傲霜道。

陽頂天頓時將玄氣運轉到極致,再加上玄火的能量,猛烈轟擊她的玄脈和氣海。

「疼嗎?」陽頂天問道。

「不疼。」獨孤鳳舞呼吸急促道:「但是你再按的話,小心我動情,露出了醜態。」

陽頂天才清晰感覺到,自己手心忽然覺得發麻,因為獨孤鳳舞小腹的鱗片,竟然微微豎起了。

陽頂天的手離開獨孤傲霜的小腹,道:「有一個好消息,還有一個壞消息要告訴你,你要聽哪個?」

「壞消息。」獨孤傲霜道。

「壞消息是,你身上的鱗片,我完全沒有辦法,或許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有辦法。」陽頂天道。

獨孤傲霜頓時凄然一笑。

「你不想知道好消息嗎?」陽頂天道。

「有了這個壞消息,好消息對我完全沒有意義了。」獨孤傲霜道。

「好消息就是,你,你或許是這個世界最最強大的種族,最最完美的種族,你會比獨孤鳳舞,強大得多。」陽頂天道。

獨孤傲霜嬌軀一顫,露出驚訝目光,然後問道:「那我能恢復容貌,身上的鱗片會消失嗎?」

陽頂天搖頭道:「我,我不知道。但是,你或許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人。」

獨孤傲霜凄涼道:「那又有什麼意義?所有人看到你還是會害怕,還是會嫌棄你。我又不像鳳舞,我對力量沒有追求。」

陽頂天道:「難道,你不想知道,你為什麼會長鱗片嗎?」

「如果能夠治好,那我想知道。如果這身鱗片去不掉,那知不知道長鱗片的原因,就沒有意義了。」獨孤傲霜道。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傲霜,接下來我說的每一句話,你能夠保密嗎?不要對任何人說,包括你的父親,包括獨孤鳳舞。」

「那你不要說好了。」獨孤傲霜道。

陽頂天頓時陷入沉默。

「好,你要我保密,我就保密,我不會對任何人說。」獨孤傲霜道:「我是一個自卑的女人,也是一個專一的女人。」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組織著措辭,足足好一會兒后,才道:「你的玄脈,和人類的玄脈完全不一樣,反而和妖獸玄脈類似。比人類的玄脈強大得多,比妖獸的玄脈完美得多。你的氣海,我從未見過。儘管那裡面沒有一絲玄氣,但是天生就有如此巨大的氣海。我完全無法想象。傲霜,你知道娜迦族嗎?」

獨孤傲霜此時,真的驚詫了。本能地點點頭道:「知道,上古最強大的種族。近乎半神的種族。」

「當然,我並不是說你一定就是娜迦族。」陽垛個世界上,存在著一種極度黑暗墮落的能量生物,它們能變幻各種形態,引誘這個世界上的許多種族。許多許多年前,海底的海蛇,就受到了這種誘惑。和這種墮落能量變形后的龍進行交*配。衍生出了此等娜迦族。這種次等娜迦族,無比的強大,卻有致命的缺陷。於是,它們上了陸地。尋找所有種族中最平庸,同時也是最平衡的人類交*配,終於衍生出有史以來最強大,最完美的半神種族,娜迦1

「然後呢?」獨孤傲霜道。

「大涅滅之後。上古文明完全毀滅。這個新世界,在上古武道文明的廢墟中成長起來,於是這種墮落能量再次引誘各個種族,再次衍生出次等完美種族。而這些種族,再次來人類世界中與人交*配。試圖繁衍出最完美強大的種族。」陽頂天望著獨孤傲霜道:「所以,你根本不知道你的親生母親是誰,因為她是從另一個世界來的次等完美種族。或許,是海蛇,或許是其它蛟類種族,化身成人,尋找到了你的母親,進行交*配,生出了你和獨孤鳳舞。獨孤鳳舞,完全繼承了你父親的一切,所以擁有極高的武道天賦。而你,集成了你母親的一切。這代表著什麼意義,我不清楚。但或許……你在這個世界上是獨一無二的1

此時,獨孤傲霜也完全驚呆了,顫聲道:「那,那為何我手無縛雞之力?」

陽頂天搖頭道:「我不知道。」

獨孤傲霜伸出自己的雙手,不敢置信望著自己的手掌,然後捂住臉道:「我寧願不要這一切,我只要美麗的面孔,正常的肌膚,我只想要別人不嫌棄我,害怕我。」

陽頂天伸手撫摸獨孤傲霜的面孔,道:「我不知道你的鱗片什麼時候會消失,但是我敢肯定,當它們消失的那一天,你或許會震驚天下。但是假如真到了那一日,我只希望,你不要憎恨人類。」

「可是……我真的憎恨所有人。」獨孤傲霜道。

陽頂天後背汗毛頓時微微聳立,道:「所有人嗎?」

「我愛寶寶。」獨孤傲霜道:「也愛過一個男人,但是他無視我。當然,他現在不要試圖說愛我,親熱我,否則只會引起我更多的憎恨。因為,那是*裸的欺騙。就如同,你拒絕獨孤鳳舞的憐憫,把她推開,不與她上床一樣。」

陽頂天頓時獃獃望著獨孤傲霜,這個未來可能成為最強大種族的女人。

「要不然你殺掉我吧,我保證不恨你。」獨孤傲霜道:「你要是裝著親熱我,我恨你。你若殺我,我絕不恨你,還甘之若飴。」

陽頂天望著她,認真道:「傲霜,在這個世界上,我愛兩個半女人。一個是東方冰凌,一個是西門焰焰。」

「另外半個,是獨孤鳳舞嗎?」傲霜道。

「不是她1陽頂天道:「是另外一個女人,和你一樣神秘,甚至比你更加神秘。」

「那你跟我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獨孤傲霜道。

「從*上,我會憐惜熱愛其他女人。但是從內心和情感上,我大概不會再愛上其他女人了。」陽東是,你說讓我殺了你,這何等荒謬。因為,像你這種極度強大而又危險的種族不僅僅是你一個人,至少還有一個。」

「是誰?」獨孤傲霜道。

「我另一個還沒有出世的寶寶,還在媽媽的肚子裡面,我甚至不知道會是男孩,還是女孩。」陽頂天道:「甚至,我不敢確定,這個寶寶生出來后,屁股後會不會有一條狐狸尾巴。」

「那你會愛他/她嗎?」獨孤傲霜道。

「毫不保留。」陽頂天道。

「如果,他/她對人類產生了巨大的威脅,你會殺他/她嗎?」獨孤傲霜道。

「我做不到。」陽頂天道:「我博愛世人,但是,我更愛家人,親人。」

「我明白了。」獨孤傲霜道。

「傲霜,答應我一個要求。」陽頂天道:「我這次去找萬滅神殿懲罰者。想救獨孤鳳舞。如果我能回來,我希望你跟我走,回雲霄城。好嗎?」

獨孤傲霜美眸一亮,用力點頭。

……

輕輕吻別了寶寶。陽頂天轉身離開,左拐右繞,來到萬血宮的巨大平台上。

此時,魔靈鰩在這裡等著陽頂天。

騎上魔靈鰩,陽頂天輕輕地拍了拍她道:「飛吧,我們去找你的女主人。」

頓時,魔靈鰩無聲無息。飛上高空。

此時,獨孤逍飛上半空,望著陽頂天道:「你沒有和獨孤鳳舞洞房?」

「沒有必要了,獨孤前輩。」陽頂天道。

獨孤逍從懷中掏出陰陽輪迴晶。遞給陽垛是你的東西,現在物歸原主。」

陽頂天接過,然後點頭道:「告辭。」

然後,魔靈鰩用最快速度,朝混亂之地飛去。

……

十個小時后。魔靈鰩飛行了近八千里,在鮮血旅館上空停下。

此時,是大白天中午。

鮮血旅館一片寂靜,彷彿什麼人都沒有一般。這裡是妓院,晚上才是最熱鬧的時候。此時所有的女人都在睡覺。

東方冰凌之所以會住在這裡,沒有其他任何意思,只是因為這裡是陰陽宗的一個據點而已。

這裡,有五個武尊級強者,還有十幾個武宗級強者。

陽頂天推開東方冰凌的房門,本以為東方冰凌又會背對著她站在窗口下。

進去之後,微微一愕。

東方冰凌正側躺在床上,海棠春睡。甚至,身上的衣衫也穿得單薄,是舒適的絲綢睡衣,有些透明,所以她曼妙絕美的軀體,也隱約可見。

陽頂天走上前,輕輕推動她的香肩。

東方冰凌睜開美眸,翻轉過來,美眸稍稍有些迷離地望著陽頂天,道:「你回來啦。」

「嗯。」陽頂天道:「獨孤逍,沒有解噬魂魔玄的辦法。」

「嗯。」東方冰凌點了點頭,勉力支起嬌軀起床。

「獨孤鳳舞也中了噬魂魔玄。」陽頂天道。

東方冰凌一愕,道:「為什麼?」

「因為……因為她把處子之身給了我。」陽頂天道:「萬滅神殿少主,視為背叛。」

東方冰凌一愕,道:「她不像是這樣的人埃」

陽頂天一下子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東方冰凌起床,伸了一個懶腰,道:「師兄等我一會兒,我洗個澡,換上衣衫。然後我們去北地,採集玄脈精。」

「不,師妹,我們先不去採集玄脈精。」陽頂天道。

東方冰凌疑惑道:「為什麼?不是說好的嘛,最後一個月,我們形影不離,一直在一起。去採集玄脈精,去找玄火,我陪著你修鍊嗎。」

「我不甘心。」陽頂天道:「我們去找萬滅神殿那個懲罰者,逼著他交出噬魂魔玄的解法。」

東方冰凌此時正拿出一個晶瑩剔透的寒冰玉盒,打開玉盒,裡面是晶瑩剔透,乾淨到了極點的水。這玉盒,竟然是采自海底的玄冰寒玉。天下至潔至寒之寶。

東方冰凌,掏出一隻玉瓶,往水中滴出一滴蔚藍色的液體。

頓時,清幽香氣瀰漫整個屋內。

「哦,師兄。這是北地北川雪蓮花的露晶,我很喜歡的。」東方冰凌道:「您已經去找過獨孤逍了,他都不知道怎麼解噬魂魔玄,那個懲罰者更不知道。事實上,就根本沒有解法的。我都已經釋懷了,師兄為何還如此執著呢。」

然後,東方冰凌用這極度珍稀純凈的水洗漱凈面。

洗漱完畢之後,她用冰寒玄氣,將用過的水瞬間凝固,然後取出放在一邊。然後用冰系玄技和風系玄技,徹底清洗玄冰寒玉的盒子。

這東方冰凌,完全是潔凈到了極點,全身幾乎從裡到外,都是極度冰清玉潔的。陽頂天忍不住道:「師妹,你昏迷的那段時間內,還真是委屈你了。」

「你不要笑我。」東方冰凌道:「師兄既然不甘心,想去找那個懲罰者,那我們就去吧。可是,你根本不知道他在哪裡,他是誰埃」

陽頂天從空間指環內掏出一張面具戴上。

頓時,這張面具彷彿活的一般,漸漸蠕動,最後完全長在陽頂天的臉上。就彷彿和真的面孔,一模一樣。

「幻形面具?」東方冰凌道。

「對,這張面孔的主人,曾經是南海寧族的少主。」陽頂天道:「師妹,南海寧族在混亂之地,可有據點嗎?」

「有!天上*人間1東方冰凌道:「碰巧,也是一個妓院,而且是整個混亂之地,最大最豪華的一個妓院。」

「距離這裡遠嗎?」陽頂天道。

「一千三百里。」東方冰凌道:「在混亂之地最大的城市,天空魔城!那裡,才是混亂之地最亂最危險的地方。哪怕天道盟的勢力,在那邊都無法保護一個人。」

「那好,我們就去天上*人間。」陽頂天道:「只要我這張面孔在那裡一出現,萬滅神殿的懲罰者,就會出現在我們面前。」

「為何?」東方冰凌問道。

「因為,萬滅神殿的懲罰者,曾經以南海寧族人的面孔出現過,是一個陰陽人。」陽頂天道。

「好,那師兄稍等我片刻,我換一身衣衫。」東方冰凌脫下衣衫,道:「對了,師兄,在天空魔城,我們的力量非常有限,甚至無法保護到我們。」

……

三個小時后。

陽頂天帶著南海寧族少主的面孔,和同樣改變容貌的東方冰凌,進入了這座傳說中的天空魔城,尋找萬滅神殿懲罰者。!--章節內容結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