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零七章:獨孤鳳舞,洞房花燭!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和獨孤鳳舞二人推進洞房之內。 …… 陽頂天和秦嬌嬌成親的時候,哪怕她不願意,陽頂天依舊毫無顧忌地將她推在床上,然後結束她的少女生涯。 但是對於獨孤鳳舞,陽頂天做不到。 ...

「陽頂天,我要將不凍水放掉了,到時候鳳舞就會醒過來。」獨孤逍道:「她醒來會做什麼事情我不保證,就算她一劍殺了你,我也不會阻攔的。」

然後,獨孤逍在冰床上輕輕一拍。

頓時冰床之下一空,上面的不凍水快速地流失。

獨孤鳳舞絕美的嬌軀也漸漸下沉,等到不凍水完全消失的后,她的嬌軀便躺在冰面之上。

她是艷陽之脈,所以天生帶著一種火熱的能量。不凍水乾乾褪去后,她絕美的臉蛋開始滲上一絲紅暈,不再是之前冰雪一般的白色。

然後,她身下的寒冰開始漸漸融化。

她的脈搏,呼吸聲都漸漸恢復正常。

彷彿從很深很深的夢境中醒來一般,獨孤鳳舞很用力地睜開美眸,一片迷離地四處張望。

陽頂天距離她最近,所以獨孤鳳舞睜開美眸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陽頂天的面孔。

先是一陣驚詫,然後她喃喃自語道:「我,我這是死了嗎?」

然後,她美眸四處轉動,尋找自己的心肝小寶貝。

寶寶也發現媽媽醒過來了,頓時連最親的爺爺也不要了,張開小胳膊拚命掙扎要撲騰過去,小嘴含糊喊著:「媽媽,媽媽……」

「寶寶……」獨孤鳳舞張開雙臂,一下子將陽頂天拋在一邊,從冰床上起來,將寶寶抱拉過來,貪婪地嗅著寶寶的味道,然後拚命親吻寶寶的臉蛋。

「我把陽頂天給你帶過來了,要殺要剮隨你便。」獨孤逍道:「如果不殺不砍的話,那一會兒就給你們補辦一個婚禮。」

說罷,獨孤逍和獨孤傲霜轉身走開。

整個洞府之內。只剩下陽頂天和獨孤鳳舞。

……

寶寶到了媽媽的懷中之後,直接露出滿足的嘎嘎笑聲。

然後非常嫻熟地去掀開媽媽的衣衫,張開小嘴叼住媽媽的奶奶,另外一隻肥嘟嘟的小手,更加嫻熟地抓住另外一個,然後貪婪地吮吸。

小寶寶很貪心。吃著一個,還要抓著一個。

獨孤鳳舞的酥胸,果然比之前豐碩了許多。只不過,依舊堅挺聳立,沉甸甸的一對。

寶寶一邊吸,一邊發出憨憨滿足的聲音。

「你,你中了噬魂魔玄,寶寶吃你的奶,是不是不好?」陽頂天忍不住說到。他也不像和獨孤鳳舞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但他實在是擔心。

「被你一劍刺穿了胸膛之後,我就沒有奶水了。」獨孤鳳舞冷冷道:「寶寶只是含著過癮的,平常都吃奶媽的。」

想起自己之前刺穿獨孤鳳舞的那一劍,當時還覺得解恨。現在,只有無盡的悔恨。起碼,剝奪了寶寶吃媽媽奶的權力。

「對不起,我很後悔刺你那一劍。」陽頂天道。

「沒什麼。」獨孤鳳舞道:「我要殺你。你要殺我,很正常的事情。」

獨孤鳳舞的態度非常冷淡。

頓時。兩個人陷入了尷尬。

「是我父親讓你過來的?」獨孤鳳舞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當然,就算他沒有讓我來。如果知道我們之間有了寶寶,或者知道你遇到了危險,我也會來的。」

「不,這個寶寶和你關係不大。」獨孤鳳舞道:「我父親並不理解我,她一直以為我對你刻骨銘心。他一直以為我愛你。但是我沒有……,或許之前還有一點點。尤其當時在秘境的時候,我把自己的身子給了你,然後殺掉你之後,你的影子在我心中有了深刻印象。但是絕對算不上刻骨銘心。但是自從生了寶寶之後,我所有的愛都有了寄託。原本你還讓我有些悸動,而此時只是淡淡的路人甲了。」

頓時,陽頂天沉默無聲。

「你或許要問,為何在東離草原,我終究沒有下手殺你,對嗎?」獨孤鳳舞道:「那是因為,生了寶寶后,我修為實在退步得厲害。而且,當時我對你並沒有留情,把你殺得很慘。當然,秦懷玉設下滔天陷阱要害死你的時候,我偷偷離開了萬血宮,關於這件事情我父親應該跟你說過了。」

陽頂天點了點頭。

「沒錯,我就是去找你的。」獨孤鳳舞道:「我不想你被殺掉,我想去救你。但是你知道原因嗎?」

陽頂天搖頭。

「不知道是誰教的,或許是傲霜。」獨孤鳳舞道:「那天晚上,寶寶忽然喊了一句爸爸。我也不知道他是無意中喊出來的,還是有人教的。總之,他喊了一句爸爸。我心中一痛,別人的寶寶都要爸爸媽媽,我不希望我的寶寶沒有爸爸。所以,我就離開萬血宮去救你。當然,僅僅只是救你的性命。我會讓秦懷玉饒過你的性命,毀掉你的玄脈和氣海,讓你變得手無縛雞之力。然後將你帶到萬血宮,或者在其他地方找一個地方讓你住下。日後,寶寶萬一要爸爸的時候,我就帶著他去看你。」

獨孤鳳舞的聲音很平淡,卻也很絕情。

「我父親不懂女人的心思,所以讓你來萬血宮,想要讓我過最後幾天所謂幸福的生活。」獨孤鳳舞抬頭笑道:「他是個大魔頭,難得有這樣的心思,所以我們就不戳破他了。他要讓我們成婚,那我們就成婚吧。」

陽頂天沒有回答。

「五天後,我會自我了斷。然後,你就離開萬血宮吧。」獨孤鳳舞道:「寶寶就留在萬血宮,傲霜會很疼她的。以後你想寶寶了,你可以來看他,畢竟你是他的親生父親。」

「嗯。」陽頂天道,然後坐在冰床之上,道:「有幾個問題,我能問你一下嗎?」

「嗯,你說。」獨孤鳳舞道。

「給你種下噬魂魔玄的那個人,長什麼模樣?」陽頂天問道。

「他的臉是假的,所以不知道什麼模樣。」獨孤鳳舞道:「不過大概不會超過三十歲,宗師級修為。我絲毫沒有抵擋之力。不過他的聲音很乖,不男不女,而且彷彿有一根針在划落喉嚨一樣,所以聲音很怪異。」

陽頂天閉上眼睛,深深吸一口氣。

沒錯,是那個人。此人就是那個神秘之敵。也就是他給東方冰凌種下了噬魂魔玄。

東方冰凌說過,噬魂魔玄,完全是用生命凝聚的。此人在短時間內釋放了兩次噬魂魔玄,也就是說付出了四十年的壽命。

他是萬滅神殿派出來的懲罰者,或許那個萬滅神殿的少主,也從來沒有將這些懲罰者的性命放在眼中,哪怕他已經是宗師級的年輕高手。

「死沒有什麼,可惜不能和東方冰凌一決高下了。」獨孤鳳舞嘆息道:「一年多以前,她是八星武尊。我是七星武尊,我們相差不垣是到了東離草原之後,她吞噬了玄火,突破了宗師級。而我,因為生了寶寶,反而修為大大減弱,和她差距更大了,真是不甘心。不過假如我不被中上這噬魂魔玄。讓我也吞噬一株玄火,我相信幾年之後。我依舊能夠和她一戰。」

陽頂天道:「如果僅僅只是這個不甘心的話,那是不必了。因為,東方冰凌也很難度過這個月了。」

「怎麼?」獨孤鳳舞睜大美眸問道。

「她也中了噬魂魔玄。」陽頂天淡淡道:「給她種下噬魂魔玄的懲罰者,和你是同一個人。」

頓時,獨孤鳳舞絕美的臉上充滿了不敢置信,道:「怎麼可能?為什麼?我是因為把身體交給了你。算是背叛了少主。她是為什麼?」

「她,即將扮演的是二百年前虛無飄零的角色,是萬滅神殿之主註定要征服的最終女子。」陽兒以,萬滅神殿的那個雜種,視東方冰凌為背叛。」

「東方冰凌和你?有了感情?」獨孤鳳舞不敢置通道。

陽頂天沒有回答。而是垂下頭去。

「怎麼可能?東方冰凌何其驕傲,何其出色,比我更加目中無人,怎麼可能會看上你?」獨孤鳳舞道。

陽頂天微微一陣苦笑,沒有回答。

「少主應該殺的是你,為何要對東方冰凌下手?」獨孤鳳舞道。

「或許,他還覺得我級別不夠,不配他下手吧。」陽度我成長到一定程度,然後再毀掉我吧。」

獨孤鳳舞輕輕嘆息一聲,道:「東方冰凌可惜了,她幾乎是這個世界上,我唯一敬佩的人了。陽頂天,你不配得到她的愛,她也不應該為了你而涅滅的。」

陽頂天無奈一笑,沒有回答。

此時,寶寶含著媽媽的乳*房甜甜睡著了。那漂亮之極的小臉蛋,那長長的睫毛,那雪白粉玉的小臉,陽頂天真是愛煞了。

「你想抱?」獨孤鳳舞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

獨孤鳳舞輕輕地將咪咪從寶寶小嘴裡面拔出,然後小心翼翼地遞給陽頂天。

陽頂天充滿愛憐地抱過來,寶寶非常警覺地睜開眼睛,扁了扁小嘴立刻便要大哭。

「哦,哦,媽媽在這裡,媽媽在這裡……」獨孤鳳舞立刻上前,輕輕拍著寶寶,嘴唇輕輕吻著寶寶的小耳朵。

頓時,寶寶又懶洋洋地閉上眼睛,放心地甜甜睡去。

「你和傲霜成親過,我死之後,寶寶就交給傲霜照顧了,她就是寶寶的媽媽。」獨孤鳳舞道:「所以,為了讓寶寶有一個好媽媽,傲霜身上的東西,你要想辦法治好。這隻能靠你了,我父親對傲霜不理不睬的。」

「我會的1陽頂天道。

「那我們之間的婚禮,還進行嗎?」獨孤鳳舞問道。

「我,隨便你的。」陽頂天道。

「那就不要進行了吧。」獨孤鳳舞道:「你去跟我父親說,說我們不在意這個形式。」

「好的。」陽頂天道。

頓時,兩個人陷入了沉默。

忽然,獨孤鳳舞道:「陽頂天,我和東方冰凌兩人,都中了噬魂魔玄。假如,你能夠救其中一個。也只能救其中一個,你救誰?」

陽頂天頓時陷入深深的沉默。

「我,不知道。」陽頂天道。

……

陽頂天來見獨孤逍。

「你過來做什麼?婚禮的布置,很快就好,到時候你們再過來拜堂,就可以了。」獨孤逍道。

「我們覺得。不需要舉辦婚禮了。」陽頂天道。

「為何?」獨孤逍道。

「因為,鳳舞並不愛我。」陽頂天道:「您不了解您的女兒。」

「那你理解她嗎?」獨孤逍冷道:「她只是為了五天後,一個人單獨去死,不想讓你痛苦,不想讓你挂念,才會如此。」

「不,您真的不了解您的女兒,她比您想象中洒脫得多。」陽頂天道:「而且,我也沒有時間留在這裡了。我要立刻離開萬血宮。」

「你敢?」獨孤逍冷道:「你真當我不會殺你?」

「我要去見那個萬滅神殿的懲罰者,我要從他身上得到救噬魂魔玄之法,假如有的話。」陽頂天道:「我來萬血宮,本來是想要問你如何救噬魂魔玄。但是你斬釘截鐵說不可能,可是我依舊不會放棄,哪怕沒有希望,我也要去尋找。」

獨孤逍頓時目光一縮,道:「你應該知道。那個懲罰者,一根手指頭就可以碾死你。而且。你絕對是萬滅神殿最重要的敵人。你這等於自投羅網,你知道嗎?」

「萬滅神殿的那個雜種少主,或許現在還不想殺我,他大概覺得我還不夠格。」陽頂天道。

「那你可知道,萬滅神殿的懲罰者,在哪裡嗎?」獨孤逍問道。

「我不知道。」陽頂天道。

「我也不知道。」獨孤逍道:「而且你也不能指望我會幫你。我寧願鳳舞死,也不會背叛萬滅神殿。」

陽頂天點頭道:「我知道,但是有幾個問題,我希望獨孤前輩回答我。」

「你說。」獨孤逍道。

「第一個問題,噬魂魔玄。是不是二百年前萬滅神殿之主萬問天在噬魂玄氣的基礎上改的?」

陽頂天道。

「是的。」獨孤逍點頭道。

「噬魂魔玄的源頭,是不是來自上古時代一種的邪惡靈魂?有混沌大陸,天地萬物之邪之惡凝聚而成的能量生命?」陽頂天道。

獨孤逍一顫,雙目一睜開道:「你為何知道這些?」

陽頂天沒有回答獨孤逍的話,繼續問道:「噬魂魔玄的源頭,我假如稱它為萬惡邪靈,是不是掌控在每一代的邪魔道領袖,萬滅神殿之主手中。而要學習噬魂功法的人,身體裡面是不是就寄養著這種可怕的萬惡邪靈。」

獨孤逍頓時面露驚駭!

這是萬滅神殿的最高機密,為何陽頂天會知道?

陽頂天為什麼知道?當然不是師傅東方涅滅說的,這機密連師傅都不知道。

這是東方冰凌說的,她雖然沒有學過噬魂功法。但是她的師傅,對噬魂功法的一切都非常清楚。當然她沒有對東方冰凌細說過,是東方冰凌大致推測出來一些,然後告訴給了陽頂天。

陽頂天在腦子裡面推測之後,在獨孤逍面前進行驗證。

現在,他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陽頂天望著獨孤逍的眼睛,道:「曾經天下人說,能量黑洞無解。但是,我解了。現在,天下人又說,噬魂魔玄是萬滅神殿至尊邪法,遠在邪魂訣之上,是邪魔道至高無上的功法,絕對無解。但是我不甘心這樣看著我兒子的母親這樣離去,哪怕沒有希望,我也要去試一試。」

「我要去找萬滅神殿懲罰者,哪怕將他碎屍萬段,也要找到破解噬魂魔玄之法。」陽頂天道。

獨孤逍冷冷望著陽頂天道:「你會死的,你會粉身碎骨的。」

「不見得。」陽頂天道。

「你要找死,我不攔你,但是先和鳳舞拜堂成親,今天晚上洞房花燭之後,你在走吧。」獨孤逍冷冷道:「這兩個條件,你不可拒絕。我要給我女兒,一個完整的婚禮。」

「一言為定1陽頂天道。

……

一個時辰后,陽頂天和獨孤鳳舞拜堂成親。

這次參加的人不多,僅僅只有獨孤逍和他的夫人,還有寶寶,還有獨孤傲霜。

陽頂天再次穿著紅色吉服,獨孤鳳舞穿上紅色的嫁衣。

在一個盲人老者的指揮下。

兩個人拜了天上雙月雙日,拜了混沌大陸,最後拜了獨孤逍和他的夫人。

拜堂結束之後,獨孤傲霜將甜睡的寶寶抱走。

然後,獨孤逍將陽頂天和獨孤鳳舞二人推進洞房之內。

……

陽頂天和秦嬌嬌成親的時候,哪怕她不願意,陽頂天依舊毫無顧忌地將她推在床上,然後結束她的少女生涯。

但是對於獨孤鳳舞,陽頂天做不到。

進入喜慶溫暖,富貴紅色的洞房。

洞房之內,一片幽香。身邊的美人,艷絕人寰。

陽頂天手掌一掃,頓時將燭火熄滅。

然後,躺在床上,閉目沉靜。

躺上一個時辰后,他就準備離開萬血宮,去尋找那個懲罰者。

……

一刻鐘后。

忽然,被窩裡面一道迷人的體香。

獨孤鳳舞鑽進了被窩。

緊接著,傳來窸窸窣窣脫衣衫的聲音。

然後,一具滑嫩香膩,豐滿起伏的**貼了上來。

獨孤鳳舞,從後面抱住了陽頂天,滾燙的玉手鑽進陽頂天的衣衫之內,開始解掉陽頂天的袍服。

「你不是說,對我完全無愛的嗎?」陽頂天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