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零六章:婚禮!萬血宮!陽頂天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了那一天,希望我能夠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讓我的一切變得完整。」東方冰凌道。 「我會的。」陽頂天道。 東方冰凌,輕輕依偎進陽頂天的懷中。 這還是她,第一個依靠在男人的懷中。...

對於東方冰凌的身體,陽頂天可以說比自己的身體還要熟悉了。但是,東方冰凌的身體對於自己來說,又是無比神秘的。

這一切,都是因為感情!

當然,也因為東方冰凌高高在上的身份!

天下第一美人!天下第一個天才!天下唯一能夠突破武聖的強者。

未來天道盟的第一領袖!

陽頂天無法真正的超凡脫俗,女人的美貌和身份,對男人都是致命的吸引力。

但歸根結底,還是情感,還是感情!

東方冰凌曾經讓陽頂天無比的痛恨。任何世界,愛和恨,都只有一線之隔。恨到了極點,也就愛到了極點。

這個世界,陽頂天最愛的兩個女人,一個是西門焰焰。一個是東方冰凌。

東方冰凌曾經踐踏過陽頂天的至尊,而且傷害了西門無涯,間接導致了他的涅滅。這一點,幾乎無可原諒。

所以,如果要和東方冰凌成親的話,陽頂天無法做到理直氣壯,甚至他無法做到。

但是在焰焰和東方冰凌之間,要挑選一個他最愛的人的話,只能這麼說。

如果東方冰凌和西門焰焰處於險境,他只能救一個人的話,那麼他會毫不猶豫地救焰焰。

但是如果讓陽頂天選擇一個人,和她一起死的話,那麼他會挑選東方冰凌。

……

望著東方冰凌幽香雪玉的嬌軀,如此修長,如此曼妙,如此完美,如此傲人。

隨便一個角落,都幾乎是美學的極致,都足以讓陽頂天沉醉。

陽頂天蹲了下來,在東方冰凌的腰上傷口吻了一口,然後輕輕環抱她的小蠻腰,貪婪地嗅著她迷人的幽香。

「師妹,我要去萬血宮。」陽頂天緩緩道:「獨孤逍,是邪魔道的領袖。不管什麼代價,我都會找到救你的辦法。」

「師兄,如果有解,那就不是噬魂魔玄了,就不是邪魔道的至尊邪法了。」東方冰凌淡淡道「你知道嗎?其實我也會類似的功法,同樣需要我透支性命來完成,一旦釋放,連大宗師級強者都無法逃脫。雖然師傅給它取了另外一個名字,但是它其實和噬魂魔玄,是差不多的。」

陽頂天頓時再次震驚,不敢置信。

「我還是要去萬血宮的。」陽頂天道:「成不成,先試試吧。如果真的救不了你,那這個月,我們就一直在一起,我們一起去採集玄火,一起去採集玄脈精。真到了你要變成魅魔的那一天,我親手殺了你,好嗎?」

東方冰凌點點頭。

然後,陽頂天拿過衣衫,輕輕替陽頂天穿上。

「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希望我能夠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讓我的一切變得完整。」東方冰凌道。

「我會的。」陽頂天道。

東方冰凌,輕輕依偎進陽頂天的懷中。

這還是她,第一個依靠在男人的懷中。

良久后,陽頂天道:「你在這裡等我,不管成功不成功,我都會回來。」

東方冰凌點了點頭,然後拿出一張木牌放在陽頂天手中,道:「如果有人要殺你,你拿出它,就沒有人敢殺你了。」

「這是你師傅的?」陽頂天道,這是一個普通的木牌,上面是一個普通卻有沒有任何意義的條紋。

東方冰凌點了點頭。

幾個時辰后。

陽頂天乘坐著一隻魔靈鰩,朝著萬血宮的方向飛去。

魔靈鰩,這個世界上最快的飛行坐騎之一,這個世界上飛得最高的飛行坐騎之一。當然,也是最最昂貴的飛行坐騎,以至於整個雲霄城都沒有一隻魔靈鰩。

足足八百里每個小時的飛行速度。

四個多小時后,陽頂天就飛離了混亂之地。

又過了兩個小時左右,飛離了整個沼澤。

過了幽冥沼澤之後,便是邪魔道的地盤。

足足近兩千里的廢墟,當時的滅世大戰,邪魔道戰敗之後,天道盟的反攻,使得這兩千里的邪魔道領地,完全變成一團廢墟。

又飛過了一千里,這裡是萬血宮的直屬領地、

一千里過後,便是三百里銷魂江。

陽頂天剛剛靠近,頓時從四面八方飛來十幾隻黑血蝙蝠,每一個上面都有強大的黑暗武士。

這些黑暗武士,無聲無息將陽頂天包圍在中間,再也沒有其他舉動,只是伴飛。

三百里銷魂江,僅僅半個小時,就已經結束了。

前面無比巨大的萬血石山,矗立在茫茫無垠的血色銷魂江上,萬米至高。

無數的樓閣,無數的洞府,便在這萬米巨山之中。

這就是萬血宮!

陽頂天所見過最奇的建築,鬼斧神工,幾乎非人力所能為。

降落在萬血宮的平台上。

陽頂天從魔靈鰩上下來。

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色斗篷的人過來,聲音不男不女,問道:「可是陽頂天城主?」

「正是在下。」陽頂天道。

「請跟我來,宮主已經等你很久了。」那人道。

……

陽頂天跟著此人進入洞府。

九轉千繞,陽頂天跟著前面的這個神秘人,足足走了半個小時,足足走了十幾里。

終於,來到一個洞府面前。

「主人,陽頂天來了。」這個神秘人嘶聲道。

「轟隆顱…」巨大的石門打開。

裡面,是一個洞府。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石頭所制。

穿著黃金長袍的獨孤逍,背對陽頂天站在中間。他的前面,一片白霧瀰漫,不可視物。

「你來了。」獨孤逍淡淡道:「幸虧你按時到了,否則你的親人,真的要被我殺得乾乾淨淨了。」

「我來了1陽頂天道:「獨孤宮主,有何吩咐?」

「獨孤鳳舞要死了。」獨孤逍淡淡道。

陽頂天身體猛地一顫。

這句話,獨孤逍曾經說過。但是陽頂天沒有在意,獨孤逍放蕩不羈,所以說的話未必能夠全信的。

說罷,獨孤逍輕輕一揮手。

他的前面的白霧,漸漸淡去。

前面,是一張雪白的冰床!所有的白霧,都來自於這張冰床。

陽頂天清晰感覺到,這洞府之內顯得非常冰涼。大概有零下幾十度,只不過陽頂天的九陽玄脈感覺不出寒冷來,所以也沒有注意。

冰床的中央是晶瑩剔透的水,一個絕色美麗的玉人,正躺在水中。

這水,毫無疑問就是不凍水,這個世界上最冷的東西。

躺在不凍水中的人,如同冰雪雕琢,美麗到了極點,英氣逼人。

她正是獨孤鳳舞!

不過,此時的獨孤鳳舞已經雙眸禁閉,了無生息。甚至,整張面孔雪白得沒有一絲血色。真的如同一個冰雪美人一般,一動不動!

「是因為我的那一劍嗎?」陽頂天道。

「不是。」獨孤逍道:「她的致命傷,在她的左邊肩膀,你去掀開來看看。」

陽頂天走過去,將手伸入不凍水中,掀開左肩上的衣衫。

雪玉的香肩中,如同刀削斧砍一般美妙。

陽頂天一看之下,如同雷擊一般。

因為,在香肩的中央,有一道藍色的花瓣傷痕。

又是一道藍色花瓣傷痕,和東方冰凌肩膀上的一模一樣。

頓時,陽頂天一陣踉蹌,幾乎要跌倒在地。

「你知道這傷痕?」獨孤逍問道。

「我知道。」陽頂天嘶啞道:「噬魂魔玄,為什麼?獨孤鳳舞明明是邪魔道的人,為何也會中噬魂魔玄?」

「因為,她不守婦道,把處子之身給了你。」獨孤逍道。

「僅僅如此?」陽頂天道。

「還因為,有人讓她殺你證明自己內心的清白,但是她終究沒有殺你,她終究下不了手。」獨孤逍道。

「誰?」陽頂天問道。

「少主!萬滅神殿的少主。」獨孤逍道:「邪魔道的少主,也是我的少主。你在東離草原,應該聽說過。」

「聽過,不止一遍。」陽爾,幾乎已經是東離草原的主宰了。」

「獨孤鳳舞是少主看中的女人,她只能成為少主的女人,但是她卻把身體交給了你,所以罪不可赦。」獨孤逍道:「所以少主派來懲罰者,種下了噬魂魔玄。」

「憑,憑什麼?」陽頂天顫抖憤怒道:「憑什麼,他看中了東方冰凌,所以給她種下了噬魂魔玄。憑什麼,他看中了獨孤鳳舞,也給她種了噬魂魔玄。」

「哦,原來東方冰凌就是那個人,那個祭品。那個少主註定要征服的那個人。」獨孤逍道:「其實,獨孤鳳舞一直都有機會挽回的。如果,她痛下決心殺了你,她就可以挽回。或者,她殺死自己的孩子,那也可以挽回。」

「孩子?1陽頂天驚聲說道,聲音高亢到了極點,激烈到了極點。

「對,孩子。」獨孤逍道:「霜兒,抱出來給陽頂天看看,已經快八個月了。」

陽頂天如同雷擊了一般,完全無法動彈。

然後,旁邊的石門打開。一個渾身籠罩在長裙中的曼妙身子款款走了進來,懷中抱著一個粉妝玉琢的嬰兒。

寶寶正在心無旁騖地吃手指,吧唧吧唧吃得正過癮。

真的是粉妝玉琢的嬰兒,眼睛大大的,小臉嫩嫩肥肥的,小胳膊白白胖胖,如同藕節一般。

進來后,大眼睛骨碌碌地亂轉。

見到獨孤逍后,頓時將小手從小嘴裡面拿出來,濕漉漉地朝獨孤逍揮舞,嘴裡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小腿亂蹬,要撲到獨孤逍的懷裡去。

「哦,哦……」頓時,獨孤逍彷彿完全變了一個人一般。

面孔從極度的冷酷高傲,變成極度的溫柔慈愛。

「哦,哦……爺爺抱,爺爺抱……」獨孤逍將寶寶抱過來,他的抱姿非常嫻熟,但是又非常小心翼翼。

這個絕頂高手,天下大宗師,邪魔道領袖,天下魔頭。

正小心翼翼抱著寶寶,嘴裡發出沒有意義的哦哦聲,討好哄著寶寶。

「在東離草原,鳳舞跑去殺你之前,剛給寶寶餵飽了奶,還給他準備了一瓶剛擠出來的奶放在他的小嘴上。你一劍刺穿了她的胸膛,我帶著她找到寶寶的時候,他正餓得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小臉都青了。鳳舞害怕有人害她的寶寶,沒有告訴任何人,也不敢把寶寶交給任何人。她殺了你,不僅僅是為了自己能夠活下來,也為了寶寶能夠活下來。」獨孤逍冷冷道:「因為你,寶寶餓了快三天。你這個做父親的,差點害了自己的孩子。」

話沒有說完,陽頂天淚水洶湧而出。

此時,他真的痛恨自己到了極點。他流淚過,但是從來沒有哭出聲音過。

此時,他哭得嘶聲力竭。但是喉嚨底下,又完全發不出聲音。

淚水,磅而出,瞬間濕了整張面孔。

武尊的修為,此時彷彿消失得乾乾淨淨。

全身上下,徹底的麻木,徹底的顫慄。

「噗……」一口鮮血,洶湧而出。

這一口鮮血還沒有來得及噴出,又一口湧出。

……

吐了血后,陽頂天輕輕擦乾臉上的淚水,伸出手道:「讓我抱抱,好嗎?」

獨孤逍輕輕嘆息一聲,將寶寶小心翼翼交給陽頂天。

陽頂天的雙臂,彷彿僵硬了一般。

寶寶才八個月不到,二十斤左右。對於陽頂天來說應該很輕很輕的,但是陽頂天抱在懷中,真的彷彿萬斤之重一般,陽頂天彷彿要用盡全身的力氣,害怕他受到一點點的傷害。

抱進懷中的瞬間,陽頂天身體本能地一顫,彷彿一陣陣電流穿過一般。

這是自己的兒子,絕對是自己的兒子。

沒錯,他大部分長得像媽媽,所以可以想象,未來絕對是一個絕頂的美男子,何況獨孤鳳舞在絕美之中,還英姿勃勃。

寶寶長得比爸爸好得太多太多了,未來幾乎會是這個世界上最帥,最漂亮的男孩。

但是他的耳朵,還有他眉宇和陽頂天是非常像的,幾乎一模一樣。

眉宇,不像媽媽獨孤鳳舞那麼傲氣凌人。

寶寶在爺爺懷中本來正津津有味吃小手,然後玩自己的小腳。再一抬頭,發現自己竟然被一個陌生人抱在懷中了。

寶寶大先是一嚇,然後大眼睛拚命尋找爺爺的身影,最後哇哇大哭。

小手小腳,拚命亂蹬!

寶寶很強壯,小身子亂蹬的力氣很大,陽頂天幾乎抱不祝

獨孤逍趕緊上前將寶寶抱了回去,然後不滿地瞪著陽頂天。

回到爺爺懷中后,寶寶的哭聲秒停,然後充滿戒備,又充滿好奇朝陽頂天望來,大眼睛骨碌碌轉,接著咧開小嘴,朝陽頂天露出口水水的笑。

剎那間,陽頂天的心都要化了!他獃獃地望著寶寶,如同看這個世界上最美妙的東西一般,想抱,又不敢抱。

「哼1此時,邊上獨孤傲霜的冷哼聲傳來。

陽頂天依依不捨將目光離開寶寶的小臉蛋,望向如同睡美人一般的獨孤鳳舞,道:「前輩,獨孤鳳舞中噬魂魔玄,多久了?」

「二十五天前,距離她變成魅魔,還有五天。」獨孤逍冷冷道。

「您如此強大,怎麼還會讓她中了懲罰者的噬魂魔玄?」陽頂天道。

「拜你所賜,在聽到你回雲霄城參加大決武時候,她又忍不住跑出了萬血宮,去雲霄城找你,被你打了一個耳光回來了。」獨孤逍道:「後來,知道秦懷玉設下了滔天陷阱要殺你,她有忍不住跑出去了。但是這次跑出去后,我再找到她的時候,她已經生死未卜,已經被萬滅神殿的懲罰者,種下了噬魂魔玄了。」

陽頂天頭腦又一陣昏眩。

那天晚上,獨孤鳳舞對著陽頂天放了一堆狠話,陽頂天狠狠一個耳光扇了過去。

獨孤鳳舞哭著離開了。

後來,秦懷玉設下陷阱要殺陽頂天。獨孤鳳舞為何要跑出來萬血宮,當然不是來親手殺掉陽頂天,也不是來落井下石的,而是要來救他。

「您,您這樣用不凍水冰封她,有用嗎?」陽頂天顫聲問道。

「當然沒用。」獨孤逍道:「五天後,她會準時發作,變成萬滅神殿的魅魔。一個有思想的傀儡,一個失去意志,失去控制自己身體能力的絕美傀儡。」

陽頂天的牙齒髮出一陣陣聲響。

萬滅神殿的少主,就是要用這種方式懲罰獨孤鳳舞,懲罰東方冰凌。

「您,真的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救鳳舞嗎?任何辦法,哪怕讓我付出任何代價。」陽頂天道。

「沒有。」獨孤逍斬釘截鐵道:「如果可以不救,那它還是萬滅神殿的至尊邪法嗎?」

頓時,陽頂天一陣昏眩,幾乎要跌倒在地。

他抱著巨大希望來萬血宮,希望獨孤逍這個邪魔道的領袖有救東方冰凌的辦法。

但誰知救東方冰凌的法子沒有得到,反而獨孤鳳舞同樣陷入了地獄之中。

「我之所以讓你五天之內趕到萬血宮,是因為鳳舞的時間不多。」獨孤逍道:「她說過的,她絕對不會變成傀儡魅魔。所以等到變化的那一天,她會自我了結。我問她有什麼心愿,她說沒有。但是我知道,她當然會有心愿。」

獨孤逍淚水滑落,淡淡道:「所以,我讓你來萬血宮。陪伴她最後的時光,我給你們補個婚禮,你們一家三口,幸福地過完這五天,然後就送她離開這個世界。」

頓時,陽頂天的淚水再次洶湧而出。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