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零五章:陽師兄,我們拜堂成親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除了師傅的任何人。」 「你的未來,會是隱宗之主?」陽頂天又問道。 「我不知道。」東方冰凌道:「事實上,歷史上摧毀邪魔道的祭品,未必都是隱宗之主。」 陽頂天緩緩嘆息一聲道:「師妹...

「師兄1傲世絕美的東方冰凌轉過嬌軀,朝陽頂天微微一笑。

東方冰凌這一輩子,幾乎都從來都沒有笑過。這一笑的美麗,彷彿萬里冰川解凍,春暖花開。

陽頂天走了進來,將門關上道:「師妹,你哪裡受傷了?」

冰凌輕輕解開衣衫,露出雪白玉潤的香肩,那曲線彷彿在白玉上雕琢出來的一般。

在她的肩膀上,有一道傷痕,花瓣形狀的傷痕。是美麗的幽藍色,所以這道傷痕非但沒有破壞她香肩的美麗,反而多了一分驚艷。

陽頂天忍不住上前,伸手輕輕撫摸她香肩上的這道藍色花瓣。

一摸之下,陽頂天身體猛地一顫,感覺到一股刺骨幽寒的氣息。

頓時,陽頂天後背毛骨悚然,顫聲道:「師妹,這,這是什麼傷?」

「師兄,我被噬魂魔玄傷到了。」東方冰凌柔聲道。

陽頂天一陣踉蹌,幾乎要跌倒在地。

「和西門師叔中的噬魂玄氣有什麼關係?」陽頂天顫抖道。

「差不多。」東方冰凌柔聲道:「只不過,都是萬滅神殿的至尊邪功。噬魂玄氣,是八百年前的功夫,二百年前,萬滅神殿又在噬魂玄氣上,改造出了噬魂魔玄。」

陽頂天此時渾身冰涼,已經感覺不到任何一點點溫度。甚至,已經有些說不出話來,牙齒都在打顫。

「那,它們有什麼區別?」陽頂天問道。

「噬魂玄氣,畢竟粗暴,會直接改造一個武者的玄氣和血脈,在很短的時間內,把他改造成為一個嗜血狂魔。只懂得殺戮。」東方冰凌道:「而噬魂魔玄不一樣,它改造人體的時間要慢一些,但是也要徹底得多。大概一個月時間,就會讓一個人徹底變成魅魔1

「什麼是魅魔?」陽頂天道。

「極度美麗,極度強大,擁有狼。卻不能擁有意志。」東方冰凌笑道:「應該是那種,最痛苦的美麗傀儡。能夠有自己的思想,但是卻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可能,會眼睜睜看著自己殺掉最心愛的人。」

陽頂天拚命咬緊牙關,拚命地喘氣,道:「是誰?是誰?」

「萬滅神殿的人出現了。」東方冰凌柔聲道。

「那個要搶我陰陽輪迴晶的神秘之敵?」陽頂天問道。

「嗯1東方冰凌點頭道:「前天,我發現了他,殺了他的一個同夥,卻也被他刺傷了。」

然後。東方冰凌掀開衣衫,露出了晶瑩剔透的小腹。在腰側位置,有一道明顯的紅印,從前面刺入,從後面穿出。

那個神秘的敵人,直接刺穿了冰凌的腰側。

陽頂天蹲下身,撫摸著上面的傷痕,柔聲道:「有刺傷到裡面嗎?」。

東方冰凌搖頭道:「沒有。這一劍傷得不重的,你給了我聖水丹藥。服下之後,便沒有大礙了。我在雲霄城調息了一夜后,幾乎完全痊癒了。後來,我又感覺到他詭異的氣息,就立刻追殺過去。」

「你,不應去的。」陽頂天道。

東方冰凌道:「我嫉惡如仇。忍不下的。於是,我一路追殺他,足足追殺了幾百里。他非常厲害,在同齡人中,他是我見過最強大的。但是。他終究不是我的對手……」

此時,東方冰凌美眸中露出一絲傲意。

「他就要被我殺掉的時候,忽然猛地迸出一支藍色的暗器。」東方冰凌道:「我完全沒有放在眼裡,便要用魂劍直接擊碎這支暗器。但是,這支暗器,竟然直接穿透過我的魂劍。我知道厲害,想要拚命是,我躲不開……」

「你躲不開?」陽頂天顫抖道。

「對,我躲不開1冰凌道:「它的速度,到了極致,而且完全如同有生命一般。它直接刺入我的肩膀,然後就消失在裡面,只留下這道藍色的花瓣印記。我才知道,這是噬魂魔玄。是萬滅神殿高手最後的保命之術,用自己的生命,靈魂,玄氣糅合在一起,發射出來的噬魂魔玄。萬滅神殿的高手發射完一次噬魂魔玄后,透支二十年性命。」

頓時,陽頂天清晰感覺到一股毛骨悚然的害怕。

萬滅神殿這種用生命凝聚的致命一擊,幾乎完全無法阻擋。

「發射了噬魂魔玄之後,他就逃跑了,但是逃跑之前,他說了一句話。」東方冰凌道。

「什麼話?」陽頂天道。

「他說,這是替他們少主教訓我的不守婦道。」冰凌道。

「什麼意思?」陽頂天寒聲道:「他,把你看成他少主的女人?」

冰凌點了點頭。

「這個少主,是萬滅神殿的少主?」陽爾說你不守婦道,是因為你和我有了情意?」

東方冰凌點了點頭。

頓時,陽頂天氣得渾身發抖,寒聲道:「憑什麼?憑什麼?你我,本就是未婚夫妻。他憑什麼這麼說?」

東方冰凌沒有正面回答陽頂天的話,而是道:「師兄,我在信中也和你說過,冷青塵師叔曾經找過我,和我聊了很多。他說,你的天賦不亞於我。而且以我的性格,不太適合做陰陽宗主。所以希望我退到後面去,讓你做陰陽宗主。」

陽頂天點頭道:「這些事情,冷青塵師叔已經告訴過我了。我也在秦城拜見過他老人家了,他對我很好。」

東方冰凌繼續道:「所以,冷師叔說三年後的比武依舊進行。如果我贏了,我就做陰陽宗主。如果你贏了,你做陰陽宗主,然後我嫁給你,專心做你的妻子,專心於武道。」

陽頂天道:「師妹,你是什麼意見?」

「我不知道。」東方冰凌道:「師兄,你知道我一直有兩個理想。第一個,就是將隱宗徹底拉下來。第二個,就是徹底消滅邪魔道。如果完成這兩個理想后。我還有一個最高的理想,那就是尋找這個世界的真相,尋找上古世界毀滅的真相,尋找救世之法。」

陽頂天內心頓時感嘆,東方冰凌這理想何等的崇高偉岸,哪怕是第一個理想。說出去也足夠嚇到整個世界的人。

「你的第三個理想,也曾經是師傅的理想。」陽頂天道。

「我知道,但是他太急了,沒有突破武聖便去探尋這個世界的最高機密,所以才會失敗涅滅。」東方冰凌道:「所以,只有突破武聖之後,才可以啟動這個理想。」

接著,東方冰凌道:「我很小的時候,就發誓要超脫這個世界所有人。絕對不會被凡夫俗子的情感所困擾。甚至包括人倫之情。所以你也看到了,我對父親,對母親,都比較冷淡。」

「或許,你只是裝著很冷淡,當時師娘阻止你殺我,你就忍了下來。」陽頂天道。

「總之,男女之情在我心中是很可笑庸俗的。」東方冰凌道:「所以我從小就立誓。絕對不會嫁人,也不會涉及任何男女之情。但是……在東離草原。我們之間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在回西北大陸的時候,我心中已經暗生情愫了。我終究不是真正的仙人,我終究只是俗世之人,也會有男女之情。」

「為了斬斷這種情絲,我提前就離開了你,不告而別。我以為。只要遠離了,或許心思就會冷淡下來。」東方冰凌道:「但是沒有想到遠離之後,這種情愫越來越濃,幾乎讓我夜不能寐,修鍊速度也近乎停止。我完全不知所措……」

「師妹,你是什麼時候,知道所謂的沈浪,就是陽頂天的。」陽頂天忍不住問道。

「很早,比你想象中的要早得多。」東方冰凌道:「具體我也不清楚,但是在我昏迷時候,你無微不至照顧我的時候,在你給我清洗尿濕的裙子時候,你說的那些話,其實我是隱隱聽到的,就彷彿在夢境中聽到一般。那段日子,就彷彿在我的夢境中一樣,無比真實,細膩,又遙遠隱秘。」

陽頂天道:「如果不是發生了那些特殊的事情,或許師妹你永遠也不會看上我的。」

「那不重要。」東方冰凌道:「總之,我不甘心落後於任何人,包括你。我不想放棄自己的理想,我不想嫁人,但是我又無法壓抑自己的情感。思來想去,最後我做了一個決定。等著你回來之後,我立刻當面告訴你。」

「什麼決定?」陽頂天道。

「我要徹底斬斷情絲,我準備用一種激烈的手段,徹底洗去自己的這段記憶。」東方冰凌道。

頓時,陽頂天臉上一顫。

東方冰凌繼續道:「但是,我會把陰陽宗主讓給你。」

陽頂天忍不住道:「可是師妹你知道,我對這個位置沒有什麼興趣。」

「我知道。」東方冰凌道:「所以,我會問你,你可愛我?如果你說愛,那我會找一個地方,我們兩人拜堂成親,然後洞房,我們同床共枕,但是我不能把身體交給你,因為那樣的話你會死。次日醒來之後,我就徹底洗去自己的這段記憶。然後,重新回到之前冷漠的東方冰凌。」

陽頂天顫抖道:「你這樣做,很自私。」

「是啊,我一直都顯得很自私。」東方冰凌道:「不過,現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因為我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了。」

「不……」陽頂天嘶聲吼道:「不管走到天涯海角,我都會救你的。」

東方冰凌搖頭道:「師兄,你給我帶來的驚艷表現,完全超乎我的想象之外。比如,你救治了西門焰焰的玄脈,能量黑洞你都能摧毀,完全超乎我的想象之外。但是萬滅神殿的最高邪術,你破不了的。如果能破的話,那你也不會任由西門無涯無聲無息封在冰窖之中不見天日了。」

是啊,如果陽頂天能救,早就用盡一切手段救西門無涯了。

「師兄,你可知道,為何那個神秘的敵人誰說我不守婦道,把我看成他少主的女人嗎?」。東方冰凌道。

陽頂天搖頭。

「師兄你也知道,我從小就自負,所以選擇了陰陽宗最高等級的武技秘籍。這卷九品上等武技。陰陽宗幾百年都沒有人修鍊過了。我儘管天賦絕頂,但是修習這套功法的前幾年,幾乎毫無寸進,當時我成為整個陰陽宗,甚至整個天下的笑柄。」東方冰凌道:「所以在十三歲那邊,我離開陰陽宗。遊歷天下,尋找突破之法。然後,不知道是偶然,還是必然,我發現了一個密境,從此以後,我的修為突飛猛進。」

「我聽說過師妹的境遇。」陽頂天道。

「其實,我進入的不是一個所謂的秘境,至少不是單純的秘境。」東方冰凌道:「事實上。我遇到了一個人。那是一個完全神秘的世界,彷彿不存在於混沌大陸中。碩大的世界中,只有一個人在裡面,那就是我的師傅。當她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已經奄奄一息了。她問我,願不願意強大起來,願不願意成為驚絕天下的決定之才?我說,我願意。她說。那樣代價會非常非常大。我當時為了強大起來,什麼代價都願意付出。所以我就答應了和她的約定,成為她的弟子,然後迅速強大起來。」

「什麼約定?為了你的強大,你要付出什麼代價?」陽頂天道。

「她問我,願不願意為消滅邪魔道付出一切,我說我的願意。她說付出的不僅僅是生命。還有自己的情感,還有自己的肉體。」東方冰凌道:「她說,我以後可能不僅僅是一個領袖,也不僅僅是一個英雄,還是一個祭品。一副毒藥。摧毀惡魔的極品,和惡魔同歸於盡的毒藥。」

陽頂天頓時呼吸一滯。

「師兄也想到那個人了是嗎?」。東方冰凌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

她想起了二百年前的天下第一美人,天下第一高手,隱宗宗主,虛無飄零!

當時的萬滅神殿之主,幾乎摧毀整個世界的魔頭,幾千萬邪魔道大軍至高無上的領袖。就是死在虛無漂零的手中,這兩人不僅僅是最致命的敵人,還是最相愛的情人。

這個虛無飄零,就是那個為了摧毀邪魔道的祭品,就是那副毒藥。

如果沒有虛無飄零,那當時整個天下,沒有一人是萬滅神殿之主的對手。也無人能夠阻止萬滅神殿摧毀天道盟,摧毀整個世界。

是虛無漂零拯救了整個世界,她殺死了自己最心愛的男人,用最實際的行動表現了自己獻身於天道盟的誓言。

現在,有人找到了東方冰凌!這個不管是美貌,還是意志,又或者是天賦,都不亞於虛無飄零的女人。

讓她去做新的毒藥,摧毀邪魔道的祭品。

「你的師傅,來自隱宗?」陽頂天道。

「我不知道。」東方冰凌搖頭道:「我從未見過除了師傅的任何人。」

「你的未來,會是隱宗之主?」陽頂天又問道。

「我不知道。」東方冰凌道:「事實上,歷史上摧毀邪魔道的祭品,未必都是隱宗之主。」

陽頂天緩緩嘆息一聲道:「師妹,我原本不知道這一次的滅世之戰何時展開?但是我現在,知道了,天下浩劫會在何時到來。」

東方冰凌道:「在我即將要踏入武聖境界的時候,邪魔道幾千萬大軍,就會席捲世界。」

陽頂天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就是十幾年內的事情了。」

「所以師兄,在當時的誓言中,也包括我不允許愛上任何人,也不允許把身體交給任何男人。」東方冰凌道:「所以師兄,你應該明白我之前做出那個決定的原因了。如果我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話,只能害了你。儘管你天賦絕頂,但是此時假如我們真的發生了什麼,那麼天下之大都沒有你的容僧處了。」

陽頂天目光一縮,冷冷道:「師妹,我討厭天下的一切。我仇恨邪魔道,我仇恨天道盟。終有一日,我會將這一切砸爛,讓他們不能再掌控我們的命運。」

東方冰凌道:「師兄,你看我們這個房間像什麼?」

陽頂天一看,房間內到處都是紅色,還有鮮花,點燃火紅的蠟燭。

一切,都是喜慶的模樣。

「這像是一個洞房。」陽頂天道。

「沒錯,這就是洞房。」東方冰凌道:「原本我決定,今天晚上在這裡拜堂成親,然後同床共枕一夜。明天,就徹底洗去我的記憶。但是現在,已經不需要這樣了……」

東方冰凌去點燃了紅燭,然後找來了紅色的裙子,一邊脫下自己的裙子,露出了絕美無雙的傲人天體。

「我已經中了噬魂魔玄了,我不會讓自己變成魅魔的,所以一個月後,我就會自殺。」東方冰凌柔聲道:「師兄,這樣的結果也不錯。我也不需要壓抑自己的情感了,我們有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我們今天晚上就拜堂成親。然後,我把自己徹底交給你。我們可以恩愛在一起整整一個月,然後我就把我的理想,徹底交給你,請你去幫我完成。這樣我也可以沒有遺憾地離開這個世界。」

說罷,東方冰凌扯下自己的肚兜,柔聲道:「師兄,你幫我穿上嫁衣,然後我們拜堂成親,洞房花燭吧。」未完待續……

PS:拜求月票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