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零四章:冰凌的幽香!**內!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p> 當然,這也是因為東方冰凌體內的這股迷人幽香實在太特別了。 陽頂天緩緩地睜開眼睛,等下追逐這股奇異幽香應該就可以找到東方冰凌的蹤跡了。 「你,你不會殺人滅口吧。」此時。那人忽然顫...

東方冰凌可能遇到危險,於是陽頂天準備找妖嬈一同過去幫忙。

但是,此時妖嬈竟然不在秦城。昨日夜裡離開了秦城,和西門夫人說是為了尋找一種東西,說吃了之後,對肚子裡面的寶寶有好處。

前天,雲霄城剛好下了第一場雪,昨夜雪止。沒錯,整個西北大陸都是火性大陸,但是這並不妨礙有冬天,也不妨礙會下雪。只不過,下雪后很難在地面上堆積便是了。

有一種寶貝,叫玉尖兒。

是火系大陸特有的,遇到冰冷大雪,冰火能量夾擊后,催生出來的一種東西。吃下去,對肚子裡面的寶寶尤其好。所以在第一場大學初停之後,就會有很多人去尋找這種珍貴的玉尖兒。

當然,妖嬈肚子裡面懷的是超級寶寶,這種玉尖兒給她吃下去後用處不大,但是這也不妨礙妖嬈的母性大發。

妖嬈這一找,至少要尋遍方圓千里之內。而且跟西門夫人說過,要到明日來會回來。

所以,陽頂天也不能帶上妖嬈了。而且,妖嬈留在雲霄城,也非常重要。

那個神秘的敵人為了得到陽頂天的陰陽輪迴晶,很有可能上雲霄城劫走幾個人質,逼迫陽頂天交出陰陽輪迴晶。如果有妖嬈在,除非大宗師級高手來犯雲霄城,否則一般宗師強者都不是妖嬈對手。

「岳娘,趕緊傳訊給妖嬈,讓她用最快的時間回雲霄城。」

……

終究,陽頂天還是沒有滿足焰焰的需要,只是回到她的小樓,擁抱著溫存一陣,吻了一口。便離開。

然後,陽頂天來到秦嬌嬌的房間。

「你來幹什麼?我來雲霄城,你很得意是不是?我告訴你,不是我要來的,是我的爹逼我來的。」秦嬌嬌道。

「不管是你自己要來,還是你爹讓你來的。我都很高興。」陽頂天道:「我要離開雲霄城一陣,或許一兩個月時間,或許更久一些。」

「礙…」秦嬌嬌微微一陣低呼。

「這段時間內,你要是無聊,就是找焰焰吵吵架,打打架。但是記住,不要弄傷自己,也不要弄傷焰焰,明白嗎?」。陽頂天道。

這話一出。秦嬌嬌頓時一愕。

她還這麼沒見過這樣的丈夫,勸自己兩個妻子沒事打架玩的。

「雲霄城的人和秦城不一樣,過一段時間你就會很快活的。」陽頂天接著認真嚴肅道:「記住,在這裡你可以耍你的小孩子脾氣,可以在蛇尾嬌,焰焰,甚至西門夫人面前耍。沒事欺負穆漣漪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記祝不要對雲霄城的弟子,不要對雲霄城的底層武士耍威風知道嗎?否則我會生氣的。」

「哼……」秦嬌嬌扭過臉蛋。表示不屑,但是美眸微微紅起。

她原本想著這下來到雲霄城了,可以和陽頂天一直在一起,雙宿雙飛,成天慪氣。卻沒有想到,陽頂天剛回雲霄城。就立刻要走。

「好了,總之你要乖一些,也要……開心一些……」陽頂天最後道。

然後,過去將她抱在懷中。

秦嬌嬌眼圈通紅,終於忍不住眼淚落了下來。

輕輕擦拭過她的眼淚。然後在她嘴唇上吻了一口,柔聲道:「嬌嬌,你能回雲霄城,我很高興,我以後會好好疼你的。」

然後,陽頂天轉身離開。

……

陽頂天獨自一人,騎著一隻暴烈獅鷲,朝著混亂之地飛去。

一般來說,飛行坐騎是不能飛出自己的領地的,更加不能飛到混亂之地去,但此時陽頂天已經管不了這麼許多了。

在幾百米的高空中,陽頂天不斷搜索地面上的情形,尋找東方冰凌的身影。

飛行近兩個時辰后,陽頂天幾乎將雲霄城東邊的幾百里完全轉了一遍后,完全沒有見到東方冰凌的身影,也沒有見到激烈打鬥的痕。

兩個宗師級強者之間的戰鬥,造成的破壞是極其打的,就算在幾百米高空,也可以清晰地發現。

最後看了一眼,雲霄城領地範圍后,陽頂天直接飛了出去。

穿過了一段模糊地帶后,陽頂天進入了混亂之地。這個世界上最亂,每天流血最多的土地。

……

剛剛進入混亂之地后,飛在天上的陽頂天立刻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

混亂之地魚龍混雜,為了一個銀幣,都可以暴起殺人,為了一個金幣,簡直可以讓一個團伙追殺你幾十里了。

而陽頂天乘著極度昂貴的火爆獅鷲,在地上這群亡命之徒眼中,完全是一塊無比巨大的飛行金幣,是一個巨大的巨大的肥魚,等著他們捕殺。

別說其他,就光憑陽頂天的這隻火爆獅鷲坐騎,就足足值十萬個金幣。足夠地下亡命之徒一百個人分之後,還能吃香喝辣一輩子。

所以,陽頂天已經清晰地看到,地上許多亡命之徒正在串聯,望著天空上的陽頂天,飛快追逐,不斷地發出訊號。

陽頂天沒有理會他們,依舊在地面上搜尋激烈打鬥的痕。但不知道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始終沒有見到宗師級的戰鬥痕。

陽頂天一路飛行,一路搜尋。

幾個小時后,便已經飛出了三百多里。在天上完全沒有發現東方冰凌的蹤跡,也沒有見到宗師級強者的戰鬥痕。

此時,天已經完全黑了。

在空中幾百米,陽頂天當然可以運轉功力看地面的情形,但是已經非常費勁了。

此時地面上,是一個非常大的集鎮。

集鎮的廣場上,已經密密麻麻都是人,抬頭望著天上的陽頂天。

還有許多勢力,許多騎士,正從四面八方朝陽頂天而來。

看來,整個混亂之地是發布了召集令。號召方圓幾百里內的勢力,全部來宰陽頂天這隻大肥羊。

甚至,陽頂天還看到遠處黑暗的空中,已經有七八隻飛行坐騎,朝著自己包圍而來。

當然,這些飛行坐騎都非常校而且只是勉強能飛而已。儘管如此,這也大概是混亂之地的黑道勢力能夠湊出來最豪華的陣容了。

此時,地面廣場的幾大勢力正在分佈戰鬥任務,並且進行分賬商議。

陽頂天猛地控制火爆獅鷲進行下降,直接朝廣場上的人群中心飛去。

「轟……」渾身通紅的火爆獅鷲狠狠降落在地上,直接將地面震開一個大裂縫。

廣場上的人群被陽頂天嚇了一大跳,中間部位的人,紛紛四下散開。

為首勢力,是一個光頭紋身的壯漢。見到陽頂天這等年輕模樣,而且還非常俊秀,還衣著華貴,卻沒有任何勢力的標識。頓時,這個光頭紋身壯漢喜笑顏開,望著陽頂天咧開大嘴,道:「正愁著沒辦法將你從天上揪下來。沒想到你倒是自己下來了。」

陽頂天從獅鷲上下來,拱手道:「這位兄台貴姓。」

「鐵砂幫幫主。裘天魔1光頭壯漢猛聲道:「小少爺,你真是好大的派頭埃在天上飛來飛去,讓我們地上上千個弟兄追著你團團亂跑。怎麼,跟我去鐵砂幫做客吧。」

所謂做客,當然是扣為人質,並且試探虛實。如果只是豪富家庭。勢力不大,便會趁機敲詐一筆巨大的錢財。

「抱歉,我還有事要忙,就在這裡多謝幫主的好客了。」陽頂天道。

「喲?裝糊塗是吧。敬酒不吃吃罰酒,我看你長得挺俊秀的。我們這裡上千人,足足有上百人好男風,別逼著我們一百個人活活輪了你……」裘天魔冷聲道:「乖巧的就隨我去鐵砂幫,然後讓你家裡人拿出十萬金幣來贖人。」

「十萬金幣是吧。」陽頂天點點頭,從懷中直接掏出一疊紫晶華幣。

普通紫晶幣,一個頂100個金幣。通紅的紫晶華幣,一個頂一百個普通紫晶幣。

當然,就算普通的紫晶幣,也已經非常罕見了。紫晶華幣,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沒有見過。

「我問你們一個問題,有誰回答了,這顆紫晶華幣,就是他的了。」陽頂天道。

這話一出,在場千人頓時轟然,直接要瘋了。

一個紫晶華幣,足夠他們豪富地過三輩子了。

「當然,如果有人說謊的我,我一定會斬下他的腦袋,放心,有沒有說謊,我一定知道的。」陽囤一個問題。」

「我們為什麼要回答你,直接殺了你,並且搶走你身上所有一切,就可以了。」裘天魔道,他醜陋的雙眼也頓時露出無比貪婪和嗜血的目光。

陽頂天手掌隨便一劃。

這個裘天魔的聲音嘎然而止,然後腦袋無聲無息地斷裂,高大的身軀轟然便要倒地。

陽頂天手掌一甩。

「砰1頓時,裘天魔的屍體瞬間灰飛煙滅嗎,化成一團火焰后,徹底消失。

「礙…」在場眾人一聲驚呼,徹底驚呆了,不敢置信望著眼前的一切。

本以為是個大肥羊,卻沒有想到是一個大魔頭。

強大到這個地步,只怕在場上千人,都不夠他一根手指頭殺的。

「我現在問第一個問題。」陽頂天道:「你們有誰見過一個,極度冰冷,極度美女,完全是九天仙女一般的女子經過?」

「我……」頓時,有幾個人趕緊大聲喊道:「我見過,我見過……」

「啪……」陽頂天猛地一個耳光扇過去。

頓時,幾十個人直接被扇飛出去幾百米,在空中粉身碎骨。

「你們說話時候,我完全可以鎖定你們的精神,所以只要撒謊,我就知道。」陽頂天道:「接下來人回答問題的時候先考慮清楚,是要錢,還是要命。」

頓時之間,在場千人靜若寒蟬。錢雖然好,可是沒有命花,那就什麼都不是了。

「有誰要回答這個問題嗎?」。陽頂天道。

「我……我知道……」忽然。有一雙手怯怯地舉起來。

「你說。」陽頂天道。

「可是我要說出來,你給我錢之後,不會超過半刻鐘,我就會被撕成粉碎。」那人道。

「不要緊,只要你說出來,我給你錢。然後帶著你飛幾百里將你放下,到時候你就可以遠走高飛了。」陽頂天道。

那人頓時面色一震道:「我其實沒有見過,但是我聞到了,我感受到了。就看到一個藍色的影子瞬間就過去了,然後就是我一輩子都沒有聞過的香味。儘管我什麼都沒有看見,但是那種感覺我一輩子都忘記不了。我沒有見過她,但是我敢肯定那就是一個極度冰冷的九天仙女。」

「什麼時候?」陽頂天道。

「上午,太陽升起大概一個多時辰。」那人道。

「什麼地方?」陽頂天道。

前面一百多里的,一處山谷。

「好。你帶我去。」陽頂天直接將這隻紫晶華幣交給他,在他完全顫抖驚呆中,一把將他提到獅鷲背上,展翅高飛。

……

半個小時后,在那人的指點下,陽頂天降落在一處山谷之下。

「就是這裡,我當時就在這裡挖東西,就感覺到一股冰冷的清香飛快過去。等我見到,就彷彿一個仙女裙角的影子閃過一樣。」那人來到一個地方道。他的腳下,還有被挖掘過的痕。

陽頂天閉上眼睛,輕輕一嗅。

儘管非常清淡,但是確實聞到了東方冰凌的幽香味道。

這要幸虧陽頂天修鍊過精神術,而且他和東方冰凌呆過很長的時間,實在非常熟悉。否則東方冰凌過去了那麼久,任何人都聞不到這股特殊的迷人幽香。

當然,這也是因為東方冰凌體內的這股迷人幽香實在太特別了。

陽頂天緩緩地睜開眼睛,等下追逐這股奇異幽香應該就可以找到東方冰凌的蹤跡了。

「你,你不會殺人滅口吧。」此時。那人忽然顫抖道。

「不會。」陽頂天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這隻獅鷲我不需要了,你騎著他回雲霄城。回到雲霄城后,你可以在雲霄城裡面找個事情做,也可以在雲霄城領地之內過富翁日子。」

頓時,那人完全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

完全不敢相信,像陽頂天這種高高在上的人物,竟然會有這種好心腸。

陽頂天不理會他的發獃,直接將他提到獅鷲上面。

頓時,獅鷲非常不屑,直接要將那流浪武士甩下來。它身份何等高貴,竟然要駝這樣的卑賤之人。

陽頂天摸了摸獅鷲的脖子道:「你要不帶他回雲霄城,他必死無疑了,你乖乖回去。」

頓時,那火爆獅鷲不情願地點點頭,從鼻子裡面哼了一聲,然後展翅飛起,飛到最高處,朝著雲霄城的方向飛去。

「陽頂天城主,從今天起,小的這條賤命,就賣給您了。」

忽然,獅鷲背上的那個流浪武士大聲喊道,然後將那枚紫晶華幣扔了下來,這可是足足一萬枚金幣,他竟然不要。

陽頂天接住這枚紫晶華幣,頓時微微一愕。

「我要你賣命做什麼?」陽頂天無奈笑笑,不過這個流浪武士憑藉這麼少的信息就能夠判斷出他就是雲霄城主陽頂天,還真是一個機靈的人。

追逐東方冰凌的奇異香味,陽頂天展開空靈玄翅,低空超前飛行。

……

幸好,東方冰凌一路上行走,都是荒山野嶺,而且陽頂天飛行速度很快,又是在晚上,沒有多少人發現陽頂天低空飛行的痕。

就這樣,陽頂天一路飛行,追隨著冰凌身體的香味飛行。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

足足飛了八百里,這種香味依舊沒有斷掉,而且也沒有發現任何打鬥的痕,陽頂天不由得稍稍鬆了一口氣。

陽頂天繼續朝前飛行。

眼前,已經不再是荒山野嶺了,而是一個巨大的市鎮。

雖然已經是半夜,但依舊來來往往許多人。

這甚至是一個城池了,還有城牆包圍,裡面城鎮大約有近七八里。雖然是半夜,裡面依舊燈紅酒綠。

陽頂天從空中降落,走路追隨這股香味而去。

來到城門口,此時城門已經關閉,剛剛靠近,便有四個黑暗的影子露出眸子,冷聲道:「陀羅城半夜不開,明日再來。」

陽頂天從懷中掏出一袋金幣,丟了過去。

沒有過多久,城門緩緩打開。

陽頂天追逐這股香味,一直往裡面走。

終於,走了三里路,香味停止。

或者說,是不是東方冰凌的香味停止了,而是被一堆香味打亂了。

陽頂天抬頭一看。

「鮮血旅館1

這就是鮮血旅館,東方冰凌和她約定相會的鮮血旅館?

此時半夜,鮮血旅館裡面依舊非常熱鬧,傳來女子的嬌嗔聲,男人荒誕的笑聲,還有杯盞撞擊的聲音,甚至還有男女辦事時的吟唱撞擊聲。

這不僅僅是一個旅館,還是一個妓院,甚至是這個城市裡面最繁華的妓院。因為,整個城鎮裡面,就屬這裡最為喧嘩。

陽頂天進入之後,立刻便有幾個妖嬈女子圍了上來,扭糖一般在陽頂天身上磨蹭。

陽頂天無視她們,面目冰冷,拚命在一堆胭脂俗粉的香味中,尋找冰凌獨有的香味。

很快,這種香味變得濃郁起來。

前面,是一間精巧的房門,裡面的屬於東方冰凌特有的冰冷幽香,顯得尤其濃烈。

陽頂天推開門。

頓時,一具無比曼妙,無比高傲,無比冰冷的背影,俏麗在窗前,如同九天玄女一般。

「師妹1陽頂天動情喊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