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零三章:冰凌情絲!心有千千結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決的法子。」 讀到這裡,陽頂天心尖微微一顫,頓時整個身體都有些酥麻,然後從內心深處不由自主湧起一陣甜蜜。 這是東方冰凌第一次。真正表露出自己的感情。之前,從未有過。 就如同西門...

!--go-- 距離焰焰小樓老遠,陽頂天就聽到一陣刀光劍影的聲音了。*文學 館Ww w.WxGUan.C oM*

乒乒乓乓,裡面兩個人正打得厲害。

而且,不時還有石塊飛濺,木頭被剁碎的聲音。

陽頂天衝進小院一看。

哪裡是東方冰凌,是秦嬌嬌這個女人。正握著一支拉風的紅色利劍,和焰焰在院子裡面滿世界打。

此時,整個院子已經完全一片狼藉了。

所有的花花草草,全部被砸爛了,許多樹也被砍斷了,假山也被砸了一角。

兩個女人倒是沒有受傷,只不過身上的裙子,被劍割破了許多道,雪白的肌膚不知道露出來多少。

焰焰此時剛剛突破了武玄級,還不如她六年前的修為。足足兩三個月了,她八品上等的玄脈天賦,僅僅從九星大玄武師突破到武玄,勉強算突破了一級。這種速度對於她的天賦,完全是慢得髮指啊,可見她懶到何等程度,一天到晚不練功,只想著生孩子,要不是陽頂天天天催促,她敷衍練幾次,只怕連武玄都突破不了。

而秦嬌嬌,也是個草包。比焰焰還要大兩歲,修為也沒有退步過,在秦城條件那麼好,有享用不盡的丹藥,而且還有了玄氣凝聚凈化大陣,到現在也只是三星武玄而已。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她這輩子最大的出息,就是突破武宗而已了。

由於秦嬌嬌比焰焰高出了三星,所以基本上佔據了優勢。可是,她天賦有過於草包,所以也僅僅只是佔據優勢而已,沒法徹底打贏焰焰。兩個人打得一片狼藉,氣喘吁吁。

嬌嬌天生嘴巴利。一邊打還一邊罵人。

「哼,這就是傳說中整個西北的第一天才少女嗎?武功完全爛到了極點,這個名頭也不知道是誰給吹出來的,真心不要臉。」秦嬌嬌一邊打,一邊冷笑道:「不過,我看你西北第一大奶還差不多。天天頂著什麼大的奶子,你也不怕走路往前栽跟頭。不過幸好你長了這麼一對,否則陽頂天那個色鬼怎麼會看上你?」

焰焰頓時氣得哇哇大叫,平時牙尖嘴利,一旦生氣,嘴巴就變得很笨。太惡毒的話,她也說不出來,不惡毒的話,又沒有殺傷力。所以氣得她怒火衝天,揮劍亂砍,頓時更加落於下風。

見到兩個人打得那麼熱鬧,陽頂天無奈一笑,走到屋下,見到秦蘇蘇正滿臉蒼白站在那裡,靜若寒蟬,見到陽頂天進來后。立刻便要跪下。

「不要跪下,你跟我說。她們怎麼回事?」陽頂天道:「你們什麼時候到雲霄城的,怎麼那麼快?」

秦蘇蘇道:「我和小姐乘坐飛騎來的,昨天就到了。到了雲霄城后,焰焰夫人說來到雲霄城后,讓小姐就要乖乖聽話,說她是老大。讓嬌嬌小姐給她奉茶。」

「然後呢?」陽頂天道。

「然後,嬌嬌小姐不幹了,說她才是明媒正娶的,不像您和焰焰小姐,完全是私下苟且的。不算。還說她堂堂秦城小姐,來小小的雲霄城,一定要做老大,讓焰焰夫人給她敬茶。」秦蘇蘇道:「結果兩人就打了起來。打了好幾次都沒有分出勝負,然後剛才因為拌嘴,又吵了起來,接著又打了起來,說一定要分出個勝負。」

「那西門夫人呢?」陽頂天道。

「太夫人一開始還在,後來也走了,說兩個人只要別劃破對方臉和身子,隨便怎麼打。」秦蘇蘇道。

「哦。」陽頂天道:「那我先走了,等她們打結束了,你跟她們說一下,我來了。」

然後,陽頂天轉身出去找西門夫人,問關於東方冰凌的事情。

「哥哥……」忽然,焰焰嬌聲喊道,還是她厲害,就算打得不可開交,沒有看到陽頂天,也聞到了陽頂天的氣息。

「秦嬌嬌,今天不打了,我老公來了。」秦嬌嬌乾脆將手中的劍一扔,朝陽頂天撲了過來。

陽頂天張開雙臂,緊接著肉彈一般的嬌軀,直接撲進陽頂天懷裡,直接騎在陽頂天的腰上,撅起小嘴親上來,膩聲道:「夫君,想死我了。」

焰焰原本沒有那麼嬌嗔的,此時在秦嬌嬌面前,卻如同小女孩一般。

秦嬌嬌手握寶劍,望著陽頂天,美眸閃過許多複雜的目光,然後冷冷地說了一句:「姦夫陰婦,一對不要臉。」

陽頂天在焰焰小嘴上吻了一口,然後無奈地瞪了秦嬌嬌一眼。

他確實沒有想到,秦嬌嬌會自己做著飛騎先回雲霄城。這個女人,真是刀子嘴,豆腐心。輸人不輸陣,不留在秦城,也不跟陽頂天一起來。但是,儘管陽頂天不太願意承認,他心中對秦嬌嬌來雲霄城還是很高興的,心中頓時覺得她更加可愛幾分。

「嬌嬌,你過來。」陽頂天招手道。

「我不去過去,你們那樣子,噁心死人了。」秦嬌嬌道。

對於她的性格,陽頂天算是摸清楚了,軟硬不吃。她不過來,便也只能作罷。

接著,秦嬌嬌道:「西門大奶,你記住,你逃不掉的啊,我們明天接著打。一定要分出個輸贏,我跟你講,雲霄城的老大,我做定了。」

說罷,她朝秦蘇蘇道:「我們走!多看這混蛋一眼,我都覺得心煩。」

接著,帶著秦蘇蘇,頭也不回地走了。

陽頂天頓時無奈搖頭。

「哥哥,這個秦嬌嬌真是討厭死了。」焰焰嬌嗔道:「你聽到沒有她喊我什麼了,難聽死了。」

「她這是妒忌。」陽洱越喊,我也愛慘了你。」

「那你是愛我多一點,還是愛她多一點。」焰焰道。

「你不是說廢話嗎?肯定是你埃」陽頂天道。

焰焰頓時眉開眼角,然後又問道:「那你是愛我多一點,還是愛東方冰凌多一點。」

陽頂天心中一顫,但是嘴上好不耽擱,道:「廢話。當然是你埃」

焰焰頓時更加嬌艷如花,湊上小嘴,在陽頂天嘴上甜甜吻了一口。然後傲嬌傲嬌道:「我是看在自己做大姐的份上不和她一般見識,你都不知道,這個秦嬌嬌有多討厭。」

「嗯,沒錯。在秦城的時候,我就打了她三次屁股。」陽頂天道。

焰焰臉上頓時妒忌,難過道:「你打她屁股,跟之前打我屁股一樣打嗎?」

陽頂天心中大呼不妙,在焰焰看來,打屁股是她們之間最甜蜜的獨有回憶,不希望被別人沾染到的。

「不,那完全不一樣。我打你屁股的時候,越打越愛。所以打到後面,完全忍不住,就狂吻了你。我打她的時候,越打越氣,最後直接把她扔在床上不管了。」陽頂天道:「總之,我打你屁股,完全獨一無二的。以前沒有過,以後也不會有。甚至。就算我以後再打你屁股,也完全找不到當時的意境了。」

焰焰的大眼睛頓時被陽頂天哄得充滿了小星星。然後膩聲道:「夫君,你現在嘴巴怎麼那麼甜了,當時你剛到雲霄城,嘴巴又硬又臭,自尊心強得不得了,跟刺蝟一樣。一摸就扎人。」

當然是人窮志短了!當人沒落的時候,或許就真的只剩下尊嚴了,尤其當時陽頂天的尊嚴完全被東方冰凌踐踏了,所以尤其擁有強烈的自尊心。

而此時,被強大的實力包圍。被柔軟的愛意包圍,陽頂天已經柔軟寬容多了。

當然,陽頂天不能實話實說的,他認真地望著焰焰道:「因為,那個時候我還沒有愛上你埃甜言蜜語怎麼可以隨便亂放,最甜的話,要給最愛的人。所以抱歉,當時就算對你,也要一臉冷漠。現在,我的臉皮,我的尊嚴,被你踩在腳底玩都沒關係。」

「我才捨不得,我願意一輩子都依偎在你的懷裡,被你包圍在你的羽翼之下。」焰焰柔聲道,然後美眸一盪,道:「還有,一輩子都跪在你的胯*下侍候你。哥哥,你走那麼久,我想要了……」

最後的聲音,焰焰完全是從鼻子裡面發出來的,說完后,將小臉完全藏在陽頂天的脖子裡面。

「我更加想要,這幾天,我每時每刻都想著你的小嘴,你的那裡,你的屁*屁……」陽頂天道:「離開之前,我一定好好滿足我的寶貝。」

「嗯。」焰焰慵懶道,聲音已經帶著喘息,嬌軀已經開始發燙了。

「不過寶貝,秦嬌嬌這個女人蠻橫難管,一點都沒有你可愛乖巧,夫君我又不想多管她,你要替我好好管管埃」陽頂天道。

「嗯,我會的。」焰焰點頭道:「但是,她嘴巴毒得很,我實在說不過她埃」

「那你至少要打得過她呀,你天賦那麼高,卻被她佔了上風怎麼可以?按照你的天賦,至少稍稍認真一點點,最多兩個月,你就可以打敗她,一年後,你一隻手能打敗她,三年後,你一根手指頭都能打敗她了。」陽兒以,為了管教她,你從今以後也要好好練武埃」

「嗯1焰焰咬牙切齒,美眸轉動著,想象自己一根手指頭就將秦嬌嬌打敗時候的情景,頓時爽得滿臉通紅,痛下決心,以後一定要好好練武,爭取早日一根手指頭打敗秦嬌嬌,幻想著她趴在自己面前求饒的樣子,想想都覺得過癮埃

「對了,寶貝,東方冰凌來我們家做什麼?」陽頂天道。

「來找你埃」焰焰白了她一眼,道:「這個女人越來越不要臉了,之前明明跟你悔婚了,現在又三天兩頭送上門來,我若不是有教養,早就罵她了。要是換成秦嬌嬌,不知道罵得多麼難聽。」

「對啊,你是大姐,你胸懷大,肯定不會和她們一般見識的。」陽頂天道。

「你討厭,你也笑話我這裡大。」焰焰膩聲道,然後用豪碩的酥胸蹭陽頂天的胸膛,然後膩聲道:「東方冰凌等不及你,已經走了。今天早上天不亮就走了,她覺得我是小孩子,什麼事情都不和我說的。可能跟娘說了一些。不過應該有很重要的事情,你去找娘吧。」

「嗯,那我去找岳娘了,你乖乖在這裡等我,在走之前,我一定好好陪你。哪怕只有一刻鐘。」陽頂天道。

「嗯。」焰焰乖巧地點頭,離開了陽頂天的懷抱,膩聲道:「我真希望我們天天在一起,一刻也不要分開,我恨不得長在哥哥身上。」

「還是我長在你身上吧,不,還是長在你身體裡面,那個地方裡面。」陽獨。

「你,你下流。不要臉……但是,我就是愛你這樣子。」焰焰美眸一盪,大眼睛媚得幾乎要流出水來。

……

「岳娘1陽頂天恭敬地雙膝跪下,道:「我回來了。」

西門夫人笑著將陽頂天扶起來,柔聲道:「去見過焰焰了?」

「嗯。」陽頂天道:「去的時候,正看到她和秦嬌嬌打架。」

西門夫人道:「秦嬌嬌之前名聲很差,我原本還有些擔心的。沒有想到見過之後,她卻很可愛。也很愛你。這樣我就放心了,別看她和焰焰吵得厲害。天天打架,其實下手很有分寸,打了幾個時辰,連皮都沒破一點,以後打著打著,肯定會成為好朋友的。兩個女孩都是沒心沒肺的。」

「嗯。我也很意外,她和秦城的人一點都不一樣。」陽頂天道:「不過,以後千萬不要惹您生氣了,她那個嘴巴,完全沒有把門的。又要嘴硬。」

「我怎麼會生她小姑娘的氣。」西門夫人抿嘴笑道:「你是來問東方冰凌的事情的?」

「是的。」陽頂天道。

「她是昨天下午來的,表面上看沒什麼,但實際上應該傷得不輕,身上有血跡,嘴角也有血跡。」西門夫人道:「而且,事情應該非常緊迫,非常重要。我問她什麼事情,她也不說,只說等你回來。你也知道,她這個女孩傲得很,全天下除了你之外,只怕任何人都沒有讓她放在眼裡。」

陽頂天頓時不好意思笑笑,心中焦急問道:「是誰打傷了她,都沒有說?」

西門夫人搖頭道:「沒有。她來之後,只說了三句話。第一句,陽頂天回來了嗎?第二句,她什麼時候回來?第三句:哦1

陽頂天頓時無語。甚至,他可以想象東方冰凌說這三句話的樣子。

「三句話說完后,她就坐下閉目調息,沒有理過誰了。」西門夫人道:「今天早上,她說了一句,我先走了。然後,給了一張紙條我,讓我轉交給你。」

接著,西門夫人從袖子裡面拿出一張粉紅色的紙箋。

陽頂天接過之後,沒有急著打開,而是微微一愕。

之前,東方冰凌從來不會用粉紅這種顏色。甚至,不會用紅色。她只愛兩種顏色,白色,藍色。這兩種顏色,高傲而又清冷。

粉紅色,就太溫暖曖昧了。

所以,之前東方冰凌不止是衣服,還有用的紙,全部是白色的。現在,她竟然用了粉紅色的信箋。

西門夫人柔聲道:「像東方冰凌這樣的高傲冰冷的女孩子一旦動情,會比所有女孩子都要激烈的。」

頓時,陽頂天面孔忍不住一紅,眼前畢竟是自己的岳母,她的女兒是自己的妻子,現在卻在談論另外一個女孩子,實在有點不好意思。

「我原先還擔心,東方冰凌內心激烈,一旦動情之後,會容不下焰焰,現在看來倒是還好,雖然她不看焰焰一眼,也不和她說一句話,但終究沒有排斥她。」西門夫人笑道。

頓時,陽頂天更加不好意思。

「好了,你看信吧,為娘出去練一會兒劍。」西門夫人道。

……

陽頂天打開信,頓時東方冰凌秀氣風骨的字跡,撲面而來。就如同她的人一樣,美麗絕倫,又冰傲絕立!

「師兄,我原本準備去混亂之地的沼澤等候你。但是幾日之前,卻遇到了冷青塵師叔,他和我說了許多,關於你和我之間的事情。我心亂如麻,不知所措,所以急著想要和你談清楚。」

看到這裡,陽頂天頓時心中一跳。他當然知道冷青塵和冰凌說的什麼。是關於三年之後的比武。如果陽頂天贏,那就讓陽頂天做陰陽宗主,東方冰凌嫁給陽頂天,從此好好做一個妻子輔佐陽頂天。

正是這件事情,讓東方冰凌心亂如麻。當然,這件事情也讓陽頂天心亂如麻。

陽頂天接著看信。

「而且自從離開東離草原之後。我的修為進度大大減慢,因為實在無法掙脫情思困擾。所以,我沒有去混亂之地沼澤,而是在你的歸途上等你,我們把事情說清楚,尋找一個徹底解決的法子。」

讀到這裡,陽頂天心尖微微一顫,頓時整個身體都有些酥麻,然後從內心深處不由自主湧起一陣甜蜜。

這是東方冰凌第一次。真正表露出自己的感情。之前,從未有過。

就如同西門夫人所說,冰凌這樣的女孩,不動情則以,一旦動情,無比猛烈,自己完全無法掙脫。所以導致於這幾個月她的修鍊,幾乎難以寸進。

只不過陽頂天不知道。冰凌信中徹底解決的兩人之間的法子究竟是什麼?是斬斷情絲,還是其他什麼?

深深吸一口氣。陽頂天接著往下看信。

「正在我在歸途等你之時,無意中聽到二人言談。他們竟然是要埋伏在途中謀害於你,要奪走你的陰陽輪迴晶。」

看到這裡,陽頂天心中猛地一跳?

會是誰?這陰陽輪迴晶,可算是冷青塵轉交給自己的,竟然還有人敢劫殺自己。誰有這麼大的膽子。北地天下會?南海寧族?地裂城?雲天閣?

陽頂天接著看信。

「於是,所以我拔劍要殺掉二人。」

這裡東方冰凌寫得極其簡單,只有於是兩個字。但從中可以看出,冰凌性子之烈,還有對陽頂天的關切。

如果換成其他人。別說是埋伏途中於謀害,就算當眾殺人奪寶,只怕東方冰凌也不會管。

但是,她聽到有人在途中要劫殺自己,奪走陰陽輪迴晶,所以就直接出手要殺掉二人。

那麼,冰凌肯定就是在這裡受了傷的,頓時陽頂天心中一痛,她仙子一般的人物,竟然為自己而受了傷。

「我殺掉了其中一人,但是另外一人,極其厲害,修為和我不相上下。他戴著假面,但是我可以看出,他年紀與我們相差不遠。」

看到這裡,陽頂天頓時一陣驚駭。

冰凌說,要劫殺陽頂天之人,和東方冰凌陽頂天年紀相差不遠。也就是說,此人也才二十幾歲。

二十幾歲,和東方冰凌一般的修為,也到了宗師級?

這完全是驚天動地的消息啊!

整個天下,東方冰凌只有一個。她以驚世駭俗之才,僅僅二十歲就突破了宗師級強者。

陽頂天也天賦驚人,但至少目前僅僅只是武尊。

而這個神秘之人,竟然也只有二十幾歲,竟然也突破了宗師。而且,是敵非友,身份神秘。

這是何等的驚駭?

從冰凌的字跡中,陽頂天也看出了東方冰凌的心中的震驚,在這裡她的字印入紙箋尤其的深。

這個世間,原本出了一個東方冰凌,就已經是幾百年不遇。而陽頂天,完全是從其他世界穿越來的,是一個BUG。

現在,這樣的逆天之人,又出現了一個。

這個世界上,又出了一個二十幾歲的宗師強者,而且對陽頂天居心叵測。

這絕對是禍非福。

陽頂天接著看信。

「這神秘之人刺傷了我,然後冷冷一笑,就此離去1

冰凌的這段話寫得很簡潔,但是意思卻很豐富。

此人刺傷了冰凌,證明修為不在冰凌之下。但是,也未必比冰凌強。因為之前冰凌是以一敵二,並且殺掉了其中一人。如果,此人修為比冰凌強,那麼他也用不著離去了,直接在這裡殺掉,或者制服東方冰凌便是。

要知道,天下間不對冰凌垂涎仰慕的年輕男子,幾乎還沒有出現。

「我一路追逐,恐怕他上雲霄城劫持人質威脅於你,所以我便也上了雲霄城,誰知他朝混亂之地而去。」

看到這裡,陽頂天心中又一柔。原來,東方冰凌上雲霄城不是為了養傷,而是為了保護焰焰等人。

「我原準備,就在這裡等你而來,順便灑下網路,追逐他的蹤跡。誰知,今日清晨,他又出現在雲霄城周圍。我擔心他去劫殺於你,所以便下雲霄城追殺他。」

看到這裡,陽頂天心臟又猛地一跳。

那神秘之人何等危險,東方冰凌受傷未愈,竟然孤身前去追殺他,這是何等的危險?

而且,這也同樣是為了自己。

頓時,陽頂天內心無比憤怒!原本覺得自己修為已經算不錯了,但此時他又開始憤怒自己的弱小,使得東方冰凌為了保護自己,一而再地陷入險境。

而且,此時說不定冰凌已經遇到危險了。她心中這個人,實在太神秘,太危險了。

「我追殺他,應該是朝著混亂之地方向而去。師兄見信之後,便來混亂之地的鮮血旅館等我。若我無事,便會來這裡與你相會。」

然後,信就結束了。

剩下的落款是,師妹:冰!

不是東方冰凌,也不是冰凌,而是冰一個字!

這個女孩,真是心有千千結,僅僅一個字,那種甜甜的親昵,就躍然紙上。

陽頂天心急如焚,將信箋貼在自己的心臟部位。

不能讓冰凌陷入危險,要立刻去幫她,立刻去見她!

頓時,陽頂天將信放進貼心的懷中,手握金黃魂劍,衝出屋去!

PS:今天一更,六千五百字,超過兩更字數!

拜求月票,拜求支持啊!!--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