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零二章:回雲霄城!冰凌受傷!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兵,一次一百人,用中等速度過橋,保證每次橋面上,最多不會超過二百人。 等所有部隊全部過橋后,陽頂天最後全速過橋。 到達另外一邊的橋頭后,西門懼率領深淵城堡軍官整齊跪下。 「卑職...

聽到陽頂天的話后,秦嬌嬌臉蛋一紅,被陽頂天吻上之後,直接推開陽兜,你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否則幹嘛這樣討好我。」

陽頂天真心有些欲哭無淚,這個女人好不容易對她溫柔一些,她又是另外一種態度。

「說,你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秦嬌嬌瞪著陽頂天道,然後如同狗鼻子以上往他身上嗅,道:「不對,你身上有女人的香味,你去哪裡鬼混了?」

陽頂天好不容易積攢起來的憐惜情緒被這個傻女人破壞得乾乾淨淨,直接從她身上爬了起來,道:「好了,趕緊準備,我們馬上就走。」

「不行,你必須告訴我,你做了哪些醜事?」秦嬌嬌扯著陽頂天道:「你不說的話,今天就和你沒完。」

「我去嫖你的二娘了。」陽頂天道。

秦嬌嬌面色一變,然後指甲亂揮朝陽頂天臉上抓來,一邊抓一邊罵道:「混蛋,你這個混蛋,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二娘都那麼可憐了,你還要去欺負她,我跟你拼了。」

陽頂天一把抓住她的手,將她按在地上,對著她豐滿圓翹的屁股里啪啦就是一頓打。

秦嬌嬌雖然是秦城嫡女,但就如同秦萬仇所說,出息有限。所以武功也相當有限,被陽頂天壓在床上打屁股,就算拚命掙扎也逃不開,只能拚命地叫罵。

而且,這個女人,一旦開始罵人,就最嘴不澤言,什麼話都罵得出來。

陽頂天真心無語,今天他真的好不容易想要好好憐惜哄慰一下秦嬌嬌,結果卻被這個笨女人鬧成這樣。一開始還只是假打,後來聽到她罵得實在過分,就索性真打了。

結果,把秦嬌嬌打得哇哇亂叫,哭出聲來。

「我去那個鬼地方,是你那個混蛋哥哥秦懷玉帶我去的,我連楊師師的一曲跳舞都沒有看完就回來了,還扇了秦懷玉一個耳光。」陽頂天道:「用你的笨腦子好好想一想,我會是那種色中狂魔嗎?」

秦嬌嬌被打得痛哭,哭叫道:「你難道不是嗎?否則,怎麼會傳你和楊佩佩的醜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陽頂天果斷扒掉她的褲子,對著她的雪臀狠狠地扇,不一會兒就又紅又腫。

然後,一把將秦嬌嬌扯起來,盯著她的眼睛,認真道:「嬌嬌,你給我聽好了。西門師叔對我恩重如山,我一直把他當成父親,西門夫人我一直當成母親。別人要褻瀆她,我一劍殺了他。而你是我的妻子,如果真的褻瀆了她,那我就會真的很不高興,會真的把你徹底隔絕在我的心外,明白嗎?」

秦嬌嬌一扭臉蛋,倔強地望向別處。

楊定談一把將她臉蛋扭正過來,望著她道:「你以後可以跟焰焰吵架,也可以跟她打架。但是,絕對不要冒犯西門夫人知道嗎?或者再說一句難聽的話,我就算把你母親日十遍,也不敢褻瀆西門夫人半根手指頭,明白嗎?」

這話一出,秦嬌嬌頓時生氣了,怒道:「我才**母親呢。」

陽頂天對她徹底無語,狠狠擰了擰她的小嘴,氣得好一陣喘息,然後拚命壓下火氣,柔聲道:「我們這就要回雲霄城了,像剛才那樣冒犯西門夫人的話,你一句話都不能說明白嗎?你要是說了,我絕對對你不客氣。」

「怎麼不客氣?難道殺了我嗎?」秦嬌嬌道。

「我TM的把你賣到日落山脈,讓你給一群野人做老婆去。」陽頂天道。

「那未必比給你這個混蛋做老婆差。」秦嬌嬌嘴硬道。

陽頂天頓時又氣得一陣眼睛發白,真有種要背過氣的感覺。

「你真他媽氣死我了。」陽頂天一把將她按在床上,又扒下褲子。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打完之後,陽頂天直接轉身走出,再留在這裡,非要被這個蠢女人氣死不可。

而秦嬌嬌趴在床上不斷的哭。

在陽頂天離開房間的時候,床上的秦嬌嬌邊哭邊道:「陽頂天,你給我記祝去雲霄城后,西門夫人我不去惹她,但是其他人我絕對不會受氣,誰要是敢惹我,我絕對不會饒了她。你那個西門焰焰狐狸精要是敢惹我,我保證把她臉抓花掉。」

「就你那麼笨,那麼差的武功,在雲霄城那麼凶,不被焰焰抓花臉都算不錯了。」陽頂天道,自己這個新婚妻子,真是死鴨子,只剩下嘴硬。

「滾,你給我滾……」秦嬌嬌頓時大叫。

陽頂天轉過身來,將她的褲子拉上,然後輕輕抱她坐在腿上,柔聲道:「好了,秦城我真是一刻鐘都不想呆了,你要是有什麼捨不得的東西,趕緊去收拾,我們要趕緊走了,知道嗎?你要乖……」

說罷,陽頂天輕輕在她嘴上吻了一口。卻發現她原來漂亮的小嘴,真的被自己擰腫了。

「我昨天晚上被你禍害,今天又被你打,走不動路了,怎麼收拾?」秦嬌嬌憤憤道:「你在秦城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所以要趕緊跑路了?」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一把將她扔在床上,憤聲道:「我真他娘的要被你氣死……」

……

離開秦嬌嬌的房間后,陽頂天立刻下令,開始收拾一切,準備連夜離開西北秦城。

下面的人儘管有所不解,但是聽到陽頂天的命令后,立刻開始行動,用最快的速度進行收拾。

大約半個時辰后,秦夢離焦急地跑了進來。

「夫君,怎麼了,你怎麼連夜就要離開?」秦夢離提著裙子跑進來,一邊跑一邊喊道。

聽到她喊夫君,周圍忙忙碌碌的人頓時被使了定身法一般,直接定在原地。

穆漣漪面色一寒,道:「停什麼停,繼續做事。」

然後,所有人裝著什麼都沒有聽見,什麼都沒有看見一般,繼續忙碌。

穆漣漪大眼睛狠狠剮了陽頂天一眼,冷笑道:「現在的女人真不要臉,都什麼年紀了,還喊得出夫君。」

穆漣漪望著穆漣漪,噗刺一笑道:「妹妹?想要男人光刷脾氣是沒有用的,還要有爬上男人床的勇氣。要不要姐姐幫你,哪一天姐姐給你一點葯,保證什麼事情都辦了。不過你家男人太凶,只怕你這黃花閨女承受不祝」

「呸,都以為像你那樣不要臉。」穆漣漪頓時落荒而逃。

挑逗完穆漣漪后,秦夢離充滿憂色地望向陽頂天道:「夫君,發生什麼事情了?你該不會又和我哥哥鬧翻了吧?」

「沒有,只是被你們秦城噁心到了。」陽頂天道:「把自己老婆送去做ji女,我一輩子都沒有聽說過。」

秦夢離臉蛋一顫,道:「你,你終於知道啦。」

然後,夢離挽著陽頂天的手臂,柔聲哀怨道:「但就算這樣,也不用急著走埃秦城雖然都是瘋子,但是秦城還有我啊,難道你連我都噁心了嘛?」

陽頂天嘆息一聲,道:「阿離,我的那個陰陽輪迴晶被獨孤逍拿走了,他讓我五天之內趕到萬血宮,否則就毀掉這個東西,並且還威脅要殺我全家。我原本明天一早離開,但是今天遇到的事情,確實讓我半夜就想走。」

「你要去萬血宮?」秦夢離道。

「嗯。」陽頂天道:「不得不去了。」

秦夢離美眸複雜地望著陽頂天,柔聲道:「我知道我勸不住你,反正假如你死了,我要能守寡就守,守不住寡也沒辦法。或者實在過得沒意思了,就一把葯吃下去死了去陪你。」

陽頂天忍不住一笑,這秦夢離倒是不可以,一下子把三種可能性都說出來了。自己若是死了,她要麼守寡,要麼找不守寡找其他人,要麼跟著一起死。

「阿離,你要隨我一同去嗎?反正你的名聲也很差了,跟我私奔去雲霄城,估計對你的名聲也造不成什麼傷害了。」陽頂天道。

「呸……」秦夢離啐了一口,道:「我在西州城呆得好好的,做我的地下女王多威風,幹嘛要去雲霄城給你做小妾,我才不做,你不要高估你的魅力埃」

陽頂天輕輕擰了一下她的臉蛋。

「夫君,你那麼早就走,我還有很多東西沒有準備好埃」秦夢離正色道。

「什麼東西?」陽頂天道。

「錢,陰陽磁力晶石,妖核等等。」秦夢離道:「還有一些秘籍,丹藥,血烏金什麼的。」

「很多?」陽頂天道,其中陰陽磁力晶,確實是他非常需要的,玄氣凝聚凈化大陣,必須要用到這東西。

「錢,大概是八十多億金幣,磁力晶石大概是三萬多片,九品妖核,大概是三十多顆。八品左右的秘籍,應該有十來卷,不過大部分都是武技捲軸埃七品以上丹藥,大概是九百多枚,血烏金是一萬八千多斤。」秦夢離道:「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加起來大概有幾百車。」

陽頂天徹底驚呆了。

他知道秦夢離是天下第一富婆,但是也沒有想到會富成這個樣子埃

這些東西加起來,大概是雲霄城總資產的幾十倍以上了。

建設一個玄氣凝聚凈化大陣,需要一萬枚磁力晶石。當然,儘管這是最基礎的材料。而陽頂天玄氣大陣原理是不一樣的,完全大大簡化了。所以,他才說建得起來,但是磁力晶石這種基礎材料完全是不可或缺的。

說實在話,這一萬枚磁力晶石,陽頂天都有些不知道應該怎麼弄到。就算他把雲霄城所有的錢都拿出來,也買不了一萬片。

現在,秦夢離一給,就是足足三萬片。

見到陽頂天呆在那裡,夢離柔聲道:「夫君,我知道你自尊心很強,我知道這樣會傷害你的尊嚴,我知道你不想依靠女人,但是這些東西放在阿離這裡是沒有用處的,只有給你,才會發揮出真正的功效。」

陽頂天望著秦夢離,認真道:「不,我想要說的是,這些東西在哪?趕緊給我運過去吧,你給我這麼多東西,別說尊嚴,我什麼都賣給你。有這種軟飯吃,哪個男人不跪舔。」

這話一出,秦夢離白了她一眼,輕輕捶了他胸口一下,道:「你就會胡說八道,你就光剩一張嘴巴甜。」

接著,秦夢離嬌軀輕輕靠在陽頂天懷中,柔聲道:「混蛋,你走要走了,還不好好補償我?這次,說不定又要好長時間嘗不到肉味了。我警告你啊,你要是超過一年不和我上床,小心我給你戴綠帽子埃」

陽頂天頓時裝出可憐兮兮道:「求不要給戴綠帽子。」

秦夢離玉臂纏上陽頂天的脖子,嬌滴滴道:「你那麼壞,誰捨得給你戴綠帽呀。」

陽頂天一把將秦夢離橫抱起來,朝內屋走去。

頓時,只見到一雙眼淚汪汪,充滿不敢置信和憤怒的目光。

是秦嬌嬌,她站在房間側門上,緊緊咬住嘴唇,血跡從嘴角溢出。

「陽頂天,我真想不到你是這種人,你,你真讓我感到噁心。」秦嬌嬌哭聲道。

陽頂天繼續抱著秦夢離往裡面走,一邊走一邊道:「你姑姑跟我,比你在前。你可以跟著我們一起進來,你也可以走,留在秦城。」

「走就走,跟你在一起多一會兒,我都覺得噁心。」秦嬌嬌踉蹌地跑了出去。

「小天,你快去攔住她,這個傻女孩很容易哄的。」秦夢離道。

「她要留便留,要走便走,隨她去。」陽頂天道,繼續抱著秦夢離往房間走。

一個時辰,足夠陽頂天和秦夢離瘋狂好幾回了。

儘管秦夢離全身一點點力氣都沒有,酸軟到了極點,但依舊堅持起來,為陽頂天和自己洗乾淨了身體,然後為陽頂天換上了袍服。

然後,她站在房間裡面,柔聲道:「夫君,我就不送你了,我還要睡一會兒。那些東西,我會陸陸續續通過各種秘密渠道運到雲霄城的。」

「嗯。」陽頂天輕輕抱住她,在她的小嘴上吻了一口,道:「我走了,你,開心一點。」

「你沒事,我就能開開心心的。」秦夢離道:「當然,別離開我太久,我也是如狼似虎的年紀了,你偶爾也要來睡我一次呀。」

「是。」陽頂天笑道,然後掀開她的裙子,在她的屁股上吻了一口。

最後依依不捨地摸了摸她的臉頰,陽頂天直接轉身走開。

……

陽頂天走出陽府的大門,外面的近兩千人,已經排得整整齊齊,東西也完全準備妥當,隨時可以離開。

陽頂天正要下令,立即開拔。

此時,一匹戰馬飛快賓士而來,距離陽頂天還有十幾米的時候,馬上的人就飛快地跳下。

「你走得那麼急?不走還留著做什麼。」秦懷玉道。

「成功被你噁心到了。」陽頂天道。

「柔兒,不願意跟你走?」秦懷玉道。

「嗯。」陽頂天道:「你要是真想她跟我走,你就趕緊另外娶妻吧。你要麼真娶她,要麼就放掉他。」

「我會努力的。」秦懷玉道:「你怎麼跟著大部隊走?獨孤逍不是逼迫你五日之內趕到萬血宮嗎?你要是跟著大部隊走,就算日夜兼程,也至少需要三天才能趕到雲霄城吧。那麼,這樣你去萬血宮的時間,實在太緊迫了。」

「不然,能怎麼辦?」陽頂天道。

「乘坐飛騎,你單獨先回雲霄城。剩下的兩千人,自己回雲霄城,你總不會擔心我們會對你的人下黑手吧。」秦懷玉道。

「未必。」陽頂天毫不客氣道:「讓我丟下兩千人穿越四五千里路,我做不到。」

「要不然,你單獨走,由我親自護送你的這兩千人回去怎麼樣?」秦懷玉道。

「不用了。」陽頂天道:「要不這樣,我把所有東西都留下,你派人將這些東西送到雲霄城。」

「可是,萬血宮那邊,時間真的很緊迫。」秦懷玉道。

「那是我的事情了。」陽頂天道。

秦懷玉無奈道:「既然你那麼倔強,我也由得你了。這樣,我每隔二百里,就給你們準備兩千多匹戰馬,並且給你們準備所有的食物和水,這樣你們就可以毫不耽擱,日夜兼程趕回雲霄城了。」

「你們有那麼多戰馬?你們現在可是有十萬大軍,在西南作戰。」陽頂天道。

「再多幾倍的戰馬都有。」秦懷玉滿不在乎道。

「那多謝了。」陽頂天道。

然後,跨上戰蠻有人,拋下所有重物,所有車輛,全速返回雲霄城。」

「是1二千人齊聲喝道。

「這是一次最強程度的急行軍,可能幾日幾夜都要用在趕路上,吃喝拉撒,睡覺,都在馬上。每天加起來下馬休息的時間,不會超過一個時辰。」陽頂天道:「我們要一口氣,趕路近五千里。」

「是1

「出發1隨著陽頂天一聲令下。

頓時兩千多騎,潮水一般朝秦城外賓士而去。

秦懷玉和陽頂天並騎,朝城外而去,道:「嬌嬌剛到跑回家了。」

「我知道。」陽頂天道:「怎麼,她現在還在秦宮裡面嗎?」

「嗯,我母親已經決定了,不讓她去雲霄城了。她說反正聯姻個名義就夠了。」秦懷玉道:「你是什麼態度?」

「我隨嬌嬌自己。」陽洱先留在秦城也可以,日後她要是想回雲霄城,麻煩你派人送一下。」

秦懷玉嘆息一聲,沒有說話。良久之後,他開口道:「其實,你應該去秦宮接她的。她就是小孩子脾氣,一哄就好了。她和你,不像我和柔兒。」

「我不想進秦宮。」陽頂天道:「你就送到這裡吧。」

然後,陽頂天加快速度,全速前進。

……

出秦城的時候,城門已經大開。

陽頂天等人沒有被絲毫的阻攔,飛快出了秦城。

而城門口,依舊沒有見到秦嬌嬌,陽頂天不由得輕輕嘆息一聲。

忽然,邊上的穆漣漪道:「主人,要不要我去秦宮,把她接過來?」

「不用。」陽頂天道。

……

陽頂天帶領兩千人,完全沒有吝嗇馬力,全速賓士。

當然,這個世界的戰馬要比地球時代的戰馬強悍很多,全速前進的話,二百里路,僅僅三個小時左右就已經到了。

不過,此時戰馬的耐力,差不多已經到了極限,速度已經開始下降不少了。

距離秦城二百里處,果然密密麻麻黑壓壓的一堆。

足足兩千多匹戰馬,還有上百個武士等候在這裡。

陽頂天剛剛靠近,便有一個軍官跪下,道:「屬下拜見陽城主。少主已經命我們備好了戰馬,食物和清水。」

「多謝。」陽頂天道:「我們這兩千匹戰馬,麻煩你們了。」

「是。」那名軍官道。

然後,陽頂天讓兩千名武士列隊。

「換馬,取食物,取清水。」

隨著陽頂天一聲令下,兩千多人整齊下馬,整齊取食物和清水,然後整齊上馬。

整個過程,前後不到十分鐘。

然後,兩千多人又開始全速賓士。

這次,僅僅兩個小時四十分鐘,就跑完了第二個二百里。

前面,又有幾百個人在等候,又是兩千匹精銳的,鬥志昂揚的戰馬。

陽頂天再次集體換馬,再次全速前進。

……

就這樣,從秦城到深淵邊境三千多里,陽頂天和兩千人,僅僅只用了四十九個小時。

當然,這兩千名騎士完全疲倦到了極點,也痛苦到了極點。

整整兩天兩夜,在馬上吃飯,在馬上睡覺。每天下馬休息的時間,規定是不能超過兩個小時,實際上連一個小時都沒有。

所有人骨頭都要散架了,完全是憑藉著一股意志在支撐。

不過就算如此,依舊有一百名左右的騎兵掉隊了。陽頂天讓他們在秦城領地上修養,稍稍恢復后,就立刻趕回雲霄城。

來到深淵邊境,前面唯一通行的浮橋,此時已經完全封閉。

這頭是秦城邊境的領主,秦政堂。橋的對面,是西門懼。

見到陽頂天大隊人馬過來,秦政堂大聲命令道:「開關,迎陽城主過橋。」

頓時,一堆騎兵朝兩邊散開,解開了弔橋的封鎖。

陽頂天下馬,朝秦政堂躬身行禮道:「多謝秦堡主。」

「不敢,不敢。」秦政堂單膝拜下道:「秦城邊境領主秦政堂,拜見姑爺。」

「請起。」陽頂天將他扶起道:「秦師叔有空的時候,歡迎來雲霄城做客。」

「是,多謝姑爺。」秦政堂道。

陽頂天上馬,大聲喝道:「過橋。」

然後,兩千騎兵,一次一百人,用中等速度過橋,保證每次橋面上,最多不會超過二百人。

等所有部隊全部過橋后,陽頂天最後全速過橋。

到達另外一邊的橋頭后,西門懼率領深淵城堡軍官整齊跪下。

「卑職參見城主。」西門懼恭敬道。

陽頂天沒有下馬,朝西門懼招了招手道:「請起。」

「多謝城主。」西門懼道:「屬下已經備好了全新的戰馬,還有食物和水,請城主暫時到堡中歇息、卑職已經準備好酒水,為城主洗塵。」

「不用了。」陽頂天道。

「是1

到深淵城堡,陽頂天再次集體換馬。

基本上,這也是最後一次換馬了。接下來八百里路,就要全靠這次的戰馬跑完了。

因為,雲霄城可不像秦城那麼豪闊,弄三萬多匹戰馬跟玩似得的。

而且雲霄城這些領主們,一個個跟陽頂天同床異夢,像他們徵集兩千匹戰馬,完全是不可能的。

……

所以這剩下的不到八百里,陽頂天足足花了二十個小時才跑完。

在距離雲霄城還有二百里的時候,陽頂天長松下氣來。

因為這裡,才真正算是進入了雲霄城絕對的勢力範圍。這裡,才是雲霄城真正完全掌控的。

「唉……」陽頂天本能覺得一陣悲哀,自己堂堂的雲霄城,真正完全掌握的,僅僅只有二百里。

而秦城,直接掌控的,超過三千多里。間接掌控的,更是超過萬里。

自己想要兵不血刃奪走所有諸侯的權力,將一千里領地完全掌控在雲霄城手中,重中之重就是玄氣凝聚凈化大陣。

自己,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這個大陣建立起來。

而且,建立起這個大陣,甚至可以用來阻擋秦七七十萬大軍的進攻。當然,並不是說這個大陣有那麼厲害,可以擋住十萬大軍。

而是說,只要建起這個大陣,那麼在天道盟中就有巨大的話語權,可以作為一個巨大的籌碼,拉攏天道盟中的許多勢力。到時候,只怕秦七七的十萬大軍,就沒有那麼容易進去雲霄城領地了。

在距離雲霄城還有一百多里地的時候,陽頂天見到了前來迎接的西門烈,他只帶了十幾騎。

剛剛見到陽頂天,他直接從馬上滾下,跪在地上道:「黑血城堡統領西門烈,拜見城主。」

陽頂天面色一變,迎了上去道:「大哥,是雲霄城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

要不然,西門烈作為黑血城堡之主,是不會離開城堡,來到一百多裡外迎接自己的。

「是東方冰凌小姐來了。」西門烈道:「她有非常緊急的事情,要見城主。」

「冰凌?她在雲霄城?」陽頂天道。

「嗯,是昨日來的。」西門烈道:「而且,還帶著傷。」

「帶傷?什麼人能夠傷到她,嚴重嗎?」陽頂天道。

「看上去,倒不是很嚴重。」西門烈道:「昨日,便在雲霄城一邊養傷,一邊等您回來,說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我昨日便離開,來到這裡接您。」

陽頂天心中大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有人傷了東方冰凌?是誰那麼厲害?是誰有那麼大的膽子?

「大哥,你將這兩千人帶回雲霄城,我先走一步。」陽頂天道。

「是1西門烈道。

這剩下一百多里,是雲霄城的絕對領域,所以不用擔心安全了。

然後,陽頂天直接運起玄氣,喚出空靈玄翅,朝雲霄城飛去。

之前,東方冰凌和他約定好了,在混亂之地的沼澤地相會。而且她一點都不喜歡來雲霄城,甚至就算受傷了,也不會上雲霄城養傷。所以除非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她才會再上雲霄城。

頓時間,陽頂天心急如焚。

……

一百多里距離,對於陽頂天的飛行速度來說,僅僅二十分鐘就飛到了。

陽頂天直接降落在城門口。

「拜見城主。」頓時,城頭上所有的武士,全部整齊跪下。

陽頂天不由得微微疑惑,按說焰焰肯定天天都會在城門口等著自己的,自從將她從幽冥海接回來之後,兩人還沒有分開這麼長時間,而焰焰又是那麼痴纏。

此時,只見到城門內,蛇尾嬌一臉驚喜地跑了出來。

「城主,您回來了。」接著蛇尾嬌急切道:「快,您快跟我來。」

「出什麼事情了?」陽頂天道。

「兩位夫人正在打架,這已經是第五次了,誰都拉不開,正拿著劍在互相砍殺呢。」蛇尾嬌道。

陽頂天大愕,兩位夫人?另外一人是誰,東方冰凌嗎?

她和焰焰打架?拿劍亂砍,不會吧?不可能吧!

但除了東方冰凌之外,蛇尾嬌還會把誰說成是陽頂天的夫人?

不過,東方冰凌怎麼可能會和人打架?她武功那麼高,就算受傷了焰焰也打不過她一根手指頭吧。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