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零一章:寧柔兒的情感!離開秦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柔兒姐,你準備一下,明天就和小寧寧隨我一同去雲霄城。」陽頂天道。 寧柔兒美眸望著陽頂天,然後輕輕搖了搖頭。 陽頂天皺眉道:「你不想去?」 「我想要和你去雲霄城,我...

??

!--go-- 「報答我?」陽頂天道:「那你老實告訴我,在秦城你過得好不好?」

「不算壞。」寧柔兒道。

陽頂天皺起眉頭,對這個答案非常不滿。

「姐姐沒有敷衍你。」寧柔兒道:「我來秦城之後,雖然和想象中不一樣,但是秦懷玉對我算很好。」

「和想象中不一樣?什麼意思?」陽頂天道。

「原先,他是準備娶焰焰妹妹的,後來焰焰嫁給了你。而我帶著女兒來找她的時候,他直接將我帶到秦萬仇的面前說從今以後,我就是他的妻子了。」寧柔兒道:「我儘管心緒非常複雜,對他的恨超過於愛。但是他畢竟是我第一個男人,也是小寧寧的親生父親。所以就打算這樣嫁給他過一輩子。」

「然後呢?」陽頂天道。

「但是後來發生的兩件事情,讓我們兩個人的關係陷入了冷戰。」寧柔諞患事情,他猜到我將玄火地圖交給了你,所以有了心結。第二件事,我知道秦城囚禁了我的師傅,並且廢掉了她的武功。第一件事情,他覺得我不可原諒。第二件事情,我覺得他不可原諒。所以我來到秦城之後,雖然所有重要場合我們兩個人一起出現,在外面所有人眼中我就是秦城少主的夫人,但其實我們已經沒有真正在一起過了。」

「那小寧寧呢?」陽頂天道。

「被秦懷玉接過去了。」寧柔兒道。

陽頂天頓時眉頭一豎,露出一絲怒意。

「因為我和秦懷玉不住在一起,所以小寧寧一半時間在他那邊,一半時間在我這邊。」寧柔兒道:「不過你放心,他很愛很愛小寧寧。不過他不是很擅長表達,所以對小寧寧要求很嚴格。搞得小寧寧很不喜歡他。不過我知道我實在太溺愛小寧寧了,這對她不好。所以很多時間都放在他那邊,現在小寧寧的修為進展得非常驚人。」

陽頂天頓時長長嘆息一聲,都說清官難斷家務事。眼前這個局面,陽頂天就沒有絲毫辦法。

現在陽頂天已經看得出來了,秦懷玉很在乎寧柔兒。但是這個人太驕傲了。當時寧柔兒選擇將玄火地圖交給陽頂天而不是交給他,對他的傷害是無比巨大的。所以,他選擇不碰寧柔兒一下來表示自己的憤怒。當然,或許他一直在等待寧柔兒給他說一聲對不起。

而寧柔兒因為師傅被囚禁的事情,也覺得秦懷玉不可原諒,所以兩個人僵持在那裡。

「那你愛他嗎?」陽頂天道。

「我不知道。」寧柔兒道:「我帶著小寧寧來找他之前,對他是充滿幻想的。但是真正見到了他之後,又忍不住內心失望。但是這段時間下來之後,我又覺得他很可憐。但是有一點是可能的。我不大想見他,不大想面對他。這個人太驕傲了,而且還帶著一絲虛偽,卻又不是徹底的虛偽,虛偽裡面還包裹著一顆脆弱而又真誠的心。」

「所以……」寧柔兒道:「我現在的想法是,讓他立刻找到一個門當戶對的女子成親,當然他依舊是小寧寧的父親。但是我要帶著小寧寧離開,因為我感覺到秦城實在太危險了。小天。天鳳閣姐姐是回不大去了,姐姐真的想要帶著小寧寧去投靠你。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幫你帶帶孩子……」

「可是在我和秦懷玉的約定中,大概十幾年後,就要讓你成為天鳳閣的新閣主的。」陽頂天道。

寧柔兒面色微微一變,接著面色複雜地望著陽頂天道:「小天,如果這樣能夠幫到你。姐姐願意去做。」

「不用了,姐姐不想做就不需要做了,段師叔至少還可以做這個位置幾十年。」陽頂天道:「姐姐,有一個問題我很奇怪。我治好段汝妍,並且釋放他。對秦城的利益明明有很大的損害,為何秦萬仇會同意?我真的百思不得其解。」

寧柔兒笑道:「這我倒是知道一些,因為早年時候,秦萬仇曾經追求過師傅好幾年,而且這大概也是他唯一愛過的女人。這次他們囚禁師傅,秦萬仇何嘗不是想要將師傅留在秦城之內。」

「礙…」陽頂天驚訝,卻沒有想到原來還有這麼一段故事。

「那段師叔,對秦萬仇感覺如何?這可是萬中無一的俊傑,我想女人應該很難阻擋這樣的男人吧,或許就單純對女人的吸引力,秦萬仇還要超過我的師傅東方涅滅。」陽頂天道。

寧柔兒搖頭笑道:「你和我師傅也接觸過,大概也了解她。她為人洒脫得很,不但有孩子一般的性格,而且從來都沒有把自己當成女人,到了現在對男女之情都沒有一點感覺的。秦萬仇大概是確定了這一點,覺得師傅永遠不可能留在他身邊。但是又不能真的殺掉師傅,也不能關她一輩子,所以只能將她釋放出來了。」

原來如此,陽頂天心中頓時恍然大悟。

「姐姐,明天我就要回雲霄城了,你有什麼打算?」陽頂天道。

「我的打算?」寧柔兒道:「我想讓秦懷玉趕緊找一個女子成親,然後我去雲霄城投靠你,小寧寧也跟我去。然後我一輩子再也不嫁人了,就這樣過一輩子。你跟那些妹妹生許許多多的孩子,然後都交給我和西門夫人來帶,那種日子一定很幸福。」

陽頂天頓時大為頭疼。

寧柔兒對秦懷玉充滿了芥蒂,不想讓他碰,卻未必沒有情義。

寧柔兒對自己毫不設防,甚至願意把一切交給自己,但是卻更多把自己當成親人。

如果可以的話,陽頂天當然希望寧柔兒和秦懷玉好好地在一起。但目前看來,除非事情出現巨大的變化,否則寧柔兒跟秦懷玉也基本上得不到幸福了。

「當然,我是女人,或許有一天也會需要。甚至,我還想給小寧寧添一個弟弟或者妹妹。那個時候。我肯定希望孩子爹爹是你的。」寧柔兒大大方方道。

陽頂天頓時頭痛如麻。

……

離開了寧柔兒那裡后,陽頂天直接去找秦懷玉。

「秦師兄,我明天就要走了,今天晚上我請你喝酒。」陽頂天直截了當道:「而且,不醉不歸。」

秦懷玉微微一愕,然後點了點頭。

然後。兩個人上馬,信步在街道上漫步。

離開寢宮十幾里后,陽頂天隨手指了一家精巧內斂的酒樓道:「就這家。」

「這家?」秦懷玉露出微微怪異的表情,然後點了點頭道:「好,就這家。」

進入酒樓之後,陽頂天明白秦懷玉為表情怪異了。因為,這彷彿是一家妓院,只不過比較高端和隱蔽而已。

找了最好一個包間,要了酒菜。

兩個沒有說話。只是一杯接著一杯喝酒了。

大概半個多小時后,兩個人足足喝了十幾杯,兩個人都刻意沒有用玄氣,所以很快醉意就上來了。

喝到後面,秦懷玉越喝越多,越喝越勤。

「秦懷玉,你老實告訴我,你對柔兒姐是怎麼打算的?」陽頂天道。

秦懷玉道:「你想我怎麼安排?」

「那我就直截了當地說吧。」陽頂天道:「沒錯。柔兒姐是將玄火地圖給了我。而且幾日之前我給她恢復修為的時候,她全身上下都沒有穿衣服。所以難免有肌膚之親。她對我完全不設防,但是內心對我卻沒有多少男女之情,而是將我當成親人。她對你充滿戒備,甚至是冷漠,但卻也有男女之情,儘管這種感情非常複雜。」

秦懷玉聽到陽頂天的話后。臉色沒有明顯的變化,而是繼續飲酒道:「然後呢?」

「你要麼毫無芥蒂地包容她,用時間去感化她,真正娶她。你要是做不到毫無芥蒂,那你就讓我把她帶走。我帶她去雲霄城。」陽頂天道:「我保證不會碰她,或許有朝一日,你徹底淪落一無所有的時候,我就會將她還給你。」

秦懷玉沉默了片刻,然後一杯接著一杯喝,足足喝了十幾杯后,道:「陽頂天,你知道嗎?我其實一直等著你來要走她。」

這話一出,陽頂天頓時一震。

「我愛過她,但是我強暴了她,然後又將她拋在天鳳閣不聞不問,一直到孩子大了,因為天鳳閣有了變化,我才將她接過來。」秦懷玉笑道:「在這個時候,我就已經不配得到她的心了知道嗎?你可知道,在她面前,我永遠都覺得自己很矮校如果她全身心地愛我,我或許不會像現在那麼愛她,但是我會毫無保留地將自己交給她。可是,她並不算愛我,甚至內心還有一絲可憐我。她把玄火地圖交給你,她和你有肌膚之親,對我的打擊真的是致命的,我真的永遠無法釋懷。所以我拚命要殺掉你,儘管我知道這錯不在你們。但是現在殺不了了,那我只能選擇面對現實。」

「你要問我怎麼辦?」秦懷玉道:「那麼很簡單,你把她帶走,做你的女人。你可以把小寧寧也帶走,她一點都不喜歡我。但是,請讓我經常可以見到她,或許長大以後,她會知道我有多愛她。」

陽頂天不敢置信地望著秦懷玉,冷冷道:「你真他媽有病,自己給自己戴綠帽子。」

秦懷玉凄涼一笑:「其實,這種自己傷害自己的感覺,也很不錯。畢竟,我們大多數時間太無恥了,作惡太多。這種被傷害的感覺,還能提醒自己,我還有一絲人性。」

接著,秦懷玉道:「陽頂天,就這樣干喝酒多無聊,叫個女人來吧。」

然後,秦懷玉拍了拍掌道:「來,把你們院子裡面最紅的素心叫來,侍候我們。」

「是1外面的人恭敬道。

「你想嫖妓,你就留著吧,我要走了。」陽頂天道。

「別急,這個女人很不一樣的。」秦懷玉拉住了陽頂天道:「你起碼見一見。」

……

沒過多久,外面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

「進來1秦懷玉道。

門被推開,一道香風吹進來。

然後,一個窈窕佳人款款而入。

陽頂天不耐煩地望一眼,然後就要起身離開。

但是一見到進來的女人。瞬間完全驚呆了。

這當然是一個絕色美人,一個完全不亞於西門夫人的絕色美人。

豐滿傲人的嬌軀,在粉紅微微透明的裙子下,顯得尤其嫵媚動人。

絕美艷麗的面孔,欺霜賽雪,艷如桃李。

這是一個成熟高貴的女子。一舉一動,都充滿了端莊和誘惑。她完全不像是一個歌妓,而像是一個高貴的貴婦。

當然,這不是讓陽頂天驚呆的原因。

讓他驚呆的,是這個女人的身份。

她,竟然是楊師師,秦少白的母親,秦萬仇的側婦人。

秦少白出事之後,陽頂天再也沒有聽過她們母子的消息。這次來秦城也完全沒有見過。陽頂天本以為,楊師師或許是被打入冷宮的。

他真的沒有想到,楊師師竟然會在妓院。

秦萬仇是瘋了嗎?把自己的妻子弄進妓院,就因為她和自己兒子苟且,就因為她背叛過自己。

楊師師進妓院,當然是秦萬仇安排的,否則誰有那個膽子。

秦萬仇這樣做,固然是對楊師師的徹底傷害和懲罰。但是對他自己的傷害只怕更大吧。

「素心,來。跳個舞吧1秦懷玉道。

「是1楊師師柔聲道。

然後在音樂中跳舞。

她的舞蹈非常妖媚,非常動人。

完全將她豐滿起伏的嬌軀曲線綻放到了極點,足以奪走任何一個男人的心神。

她彷彿是魔女和仙女的結合體。

任何男人都想要憐惜她,又想瘋狂地蹂躪她。

「怎麼樣?她美麗吧,你可以讓她侍寢的。」秦懷玉道。

「瘋子,變態。你們父子倆個都是瘋子。」陽頂天忍不住上前,狠狠扇了秦懷玉一個耳光。

挨了陽頂天一個耳光,秦懷玉完全不在意,望著陽頂天道:「沒錯,我們都是瘋子。所以你把柔兒帶走吧。順便,把這個素心也帶走吧。」

陽頂天頓時一愕。

「好了,別跳了。」陽頂天道。

楊師師停了下來。

「焰焰叫你阿姨,我就叫你師師阿姨。」陽頂天道:「秦少白呢?」

楊師師搖搖頭道,迷茫而又天真道:「秦少白?他是誰?我不知道啊!我不叫師師,我叫素心埃」

陽頂天心中頓時湧起一絲悲涼。

這個楊師師不但成為了歌妓,而且還失去了所有的記憶。

秦萬仇,這個瘋子!

***

寧柔兒的房間內。

「柔兒姐,你準備一下,明天就和小寧寧隨我一同去雲霄城。」陽頂天道。

寧柔兒美眸望著陽頂天,然後輕輕搖了搖頭。

陽頂天皺眉道:「你不想去?」

「我想要和你去雲霄城,我也一定會跟你去雲霄城。」寧柔是,我要等到秦懷玉成親之後再走。」

「那他要是永遠不成親呢?」陽頂天道。

「他一定會成親的。」寧柔終究是現實,而且虛偽的人。」

陽頂天道:「那隨便你,但是我要告訴你,秦氏父子都是瘋子。」

然後陽頂天扭身離開。

「小天……」寧柔兒追了上來,拉著陽頂天的手道:「你生我的氣了?」

「沒有。」陽頂天道。

「你別生我的氣,如果連你都生我的氣,那我就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了。」寧柔兒道:「就當是我這輩子欠了他秦懷玉的,好嗎?」

「嗯。」陽頂天道,然後繼續往外走。

「小天……」寧柔兒又喊住了陽頂天,道:「來,你讓姐姐吻一口,好嗎?」

「什麼意思?」陽頂天皺眉道。

「沒什麼,就是想要吻吻你。」寧柔兒道,然後輕輕環住陽頂天的脖子,噴香柔美的嘴唇印在陽頂天的嘴唇之上,輕輕地吻。

如同地球果凍一般柔軟,如同蜜一般甜。

但是陽頂天卻滿嘴的苦澀。

……

回到家中。

秦嬌嬌坐在床上還沒有睡,望著陽頂天進來,頓時冷冷道:「都半夜了,你去哪裡鬼混了?」

陽頂天上前,直接將她壓在床上,吻上她的小嘴道:「嬌嬌,你真可愛!我們走吧,現在就走,現在就回雲霄城1!--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