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章:救段汝妍!柔兒的報答?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望著繼續靜靜在手心燃燒的黑暗玄火,陽頂天感覺到,它彷彿比之前更加黑了。不知道是不是吞噬了黑暗結晶之霧的關係。 將黑暗玄火重新藏入靈魂指環內,陽頂天朝段汝妍道:「師叔,現在怎麼樣?」 ...

見到段汝妍的利爪刺來,陽頂天手中寶劍一豎,飛快擋在面前。

「當……」一聲脆響,火星四射,段汝妍的利爪直接抓在陽頂天的劍柄之上。

此時陽頂天發現,這個段汝妍儘管招數犀利嚇人,但是修為已經完全退化了,大約只剩下最強時候的幾十分之一了。

「段師叔,我是陽頂天,東方涅滅的弟子。」陽頂天大聲道。

然後陽頂天向後一擋,道:「秦師兄,您不用進來,我不要緊。」

秦懷玉頓時先停下來,站在門外,隨時戒備著衝進來。

聽到陽頂天的話后,段汝妍停止了攻擊,雙眸緊緊盯著陽頂天,冷聲道:「你果然是陽頂天?」

「這難道還有假?」陽頂天道。

「如果你是陽頂天,不是和秦城為敵的嗎?為何會出現在這裡?」段汝妍道。

「我已經和秦懷玉師兄結盟了,而且我迎娶秦嬌嬌做側夫人。」陽頂天道。

「哼1段汝妍冷聲道:「東方師兄怎麼會有你這麼沒有出息的弟子?」

陽頂天沒有解釋,只是曬然一笑。

「就算你是陽頂天,你來這裡做什麼?」段汝妍冷道。

「我來治好您,恢復您的修為,然後放您出去。」陽頂天道。

「你?」段汝妍望著陽頂天,冷笑道:「就憑你?第一個問題,你什麼身份?什麼分量,能夠讓秦萬仇放掉我?」

陽頂天道:「我現在是雲霄城主,就是為了保護雲霄城不被秦城吞併,所以選擇和秦懷玉合作。現在的天鳳閣主是冷艷眉,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她和您的關係應該非常敵對。此時的她,已經全面和秦七七合作,將天鳳閣幫上了秦城的戰車,此時已經幾乎席捲了整個西南大陸。」

「蠢貨!冷艷眉會害死整個天鳳閣的,天鳳閣的特殊性決定了,天鳳閣只能保守和孤僻,才能千古長存。」段汝妍冷聲道:「這和放我出去有什麼關係?」

「秦懷玉和秦七七正在爭奪秦城的繼承權,因為秦懷玉是男子所以佔據天然優勢,但是上一次在東離草原他的失敗,導致於他陷入被動。如果讓秦七七拿下完整的西南大陸,那他就會有失去繼承人位置的危險。所以為了不然秦七七順利奪取整個西南大陸,我們將你放出來,並且恢復您的修為,讓你重新回到天鳳閣做閣主。這樣天鳳閣就會立刻扭轉方向,就會繼續之前保守孤僻的政策,這樣秦七七就不能完整奪取整個西南大陸。」陽頂天道。

段汝妍沉默了片刻后,盯著陽垛明明違背了秦城的利益,為何秦萬仇會答應?」

「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他答應了。」陽頂天道:「不過還有一個條件,那就是段師叔您百年之後,要將閣主之位傳給寧柔兒師姐。」

「柔兒?不可能,她修為已經毀了,她被秦懷玉那個畜生玷污之後,修為就全部毀了。」段汝妍道,接著段汝妍厲聲道:「外面的畜生,你立刻給我滾得遠遠的,不要讓我聽到你的呼吸聲。」

外面的秦懷玉無聲無息地離開,一直到段汝妍感受不到氣息的地方。

「可是,我已經治好寧師姐了,她此時已經是八星武宗了,完全可以集成您的衣缽。」陽頂天道。

「不可能1段汝妍一把抓住陽頂天,道:「柔兒修為盡毀,是我一輩子的痛,我已經想盡辦法都沒法恢復,就憑藉你怎麼可能恢復她的修為。」

「她的修為有沒有恢復,您出去就可以看到了。」陽頂天道。

「不可能,天鳳閣女子不能破身,更不能懷孕,這是幾百年來的規矩。只要破身,修為就毀掉,這個原因幾百年來都沒有人能知道,你怎麼可能找出緣由並且治好?」段汝妍道。

「原因很簡單。」陽頂天道:「因為天鳳閣修鍊的功法是純陰之功法,在修鍊的過程中,玄脈和氣海都會變得純凈,漸漸都會修鍊成為純陰之脈。這對於修鍊者來說當然是好事,但是這樣純凈的玄脈也尤其受不了污染。所以寧柔兒師姐破身之後,氣海內壁受到男子陽性能量的污染,使得氣海內壁的滲透性受到了巨大的破壞。所以純凈的玄氣依舊可以進去,但是渾濁的戰鬥玄氣已經完全進不了氣海了。這也就是寧柔兒世界依舊可以正常修鍊,但是武功盡失的原因。」

頓時,段汝妍呆了。

陽頂天說的這個原理,實在太有說服性了,他剛說出來,段汝妍內心就已經相信了。

「那你是怎麼治好柔兒的?」段汝妍問道。

「將娜迦族無比強大的能量用玄火煉化,然後倒逼進柔兒世界的氣海壁內,強大的娜迦族能量,瞬間改造了柔兒世界的氣海,將上面的渾濁瞬間粉碎。」陽頂天道。

段汝妍頓時睜大美眸,道:「你有娜迦族的東西?」

陽頂天點了點頭。

「你有玄火?」段汝妍繼續驚詫問道。

陽頂天依舊點點頭。

「就算你有娜迦族的東西和玄火,也不可能做到,因為你根本無法把娜迦族的能量逼入另外一個人的氣海之內。」段汝妍道。

「我可以做到,因為我有陰陽化氣決,可以將任何玄氣,煉化成為絕對純凈的玄氣。」陽頂天道。

段汝妍不敢置信地睜大眼睛,她一下子就聽出了這個陰陽化氣決的逆天之處。擁有了這種逆天的功法,修鍊速度毫無疑問可以增加數倍。

「那,那你是怎麼將娜迦能量逼入氣海內壁的?這根本不可能靠人力可以做到,除非在修為突破的時候,這些純凈玄氣能量會進入內壁,成為氣海內壁的一部分。」段汝妍道。

「我的億靈妖火,擁有億萬個怨靈,我可以控制她們在人體中做有關於能量的一切事情。」陽頂天道。

頓時,段汝妍真的驚呆了。

足足好一會兒后,段汝妍深深吸一口氣,道:「你這樣的人,我見所未見,聞所未聞。日後,你的前途會遠遠超過你師傅的。」

「好了,段師叔,現在請您告訴我,秦七七在你身上動了什麼手腳,讓你修為只剩下幾十份之一?」陽頂天道。

段汝妍聲,道:「陽頂天,你是我見過最最傑出的天才。我沒有和東方冰凌接觸過,但是我相信你完全不亞於她,對於她囊磺猩撕Γ我相信有朝一日她終究會後悔的。」

聽段汝妍說到這些,陽頂天頓時有些不知道怎麼回應。

接著,段汝妍嘆息道:「不過就算如此,你也救不了我了,陽頂天。我修為盡毀,天下已經無人能救了。哪怕神仙,也沒有辦法了。我修為已經退化到每天用玄氣洗澡都很勉強了。我註定只能漸漸虛弱,最後徹底變成廢人。」

陽頂天道:「未必,我身上有一種聖水丹藥,是從密境中得到的,完全可以起死回生。」

「沒有用的。」段汝妍凄色道:「我中的是天下第一奇毒,是這個世界的最高能量。」

「黑暗結晶?能量黑洞?」陽頂天道。

頓時,段汝妍驚愕,道:「這,你也知道?」

「黑暗結晶,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能量形態,可以吞噬一切能量。是世界之門天上紅海幾萬斤的海水煉化而成。」陽頂天道。

段汝妍是真的驚訝了,道:「陽頂天,你的無所不知真的完全超乎我的想象。」

接著,段汝妍凄然道:「你既然知道這是黑暗結晶了,那你自然更加知道,這完全是無解的,就連神仙也未必能夠救得了我。」

陽頂天長長鬆了一口氣,道:「段師叔,您中的這黑暗結晶,我剛好能救。」

「怎麼可能?」段汝妍不敢置通道:「陽頂天,你不要安慰我,我已經認命了。」

「段師叔,我真的可以救。」陽頂天道:「事實上,我的妻子西門焰焰就是中了黑暗結晶,修為全毀。前幾個月,我已經完全治好了她,此時她修為已經恢復了許多了。她中毒時間足足六七年了,而您才不到兩年,完全恢復的可能性很大。」

「這這麼可能?」段汝妍顫聲道:「會不會西門焰焰中的並不是黑暗結晶啊,這東西極度珍稀,怎麼會用在她一個小女孩身上?」

「原本是打算用在西門無涯師叔上的,只不過讓焰焰誤中了。」陽頂天道:「至於我能不能治好您,很快就可以看到了。」

然後,陽頂天來到段汝妍的身後道:「段師叔,您將頭髮散開,我需要將手掌按在您的氣海部位。」

段汝妍微微一陣猶豫,咬了咬牙,然後鬆掉了裹住自己嬌軀的雪白長發。

頓時,豐滿傲然的嬌軀又完全赤裸在陽頂天面前。

陽頂天盤坐在段汝妍的身後,將手掌按在她的下腹之上。

段汝妍嬌軀一顫,她一身守潔,冰清玉潔的身軀從來沒有被男人碰過一根手指頭。

陽頂天索性也不做解釋,否則更加顯得尷尬。

輕輕釋放出一點玄火,用陰陽化氣決煉化成純凈的能量,然後夾雜著無數的怨靈,鑽入段汝妍的體內。

沿著短短距離的玄脈,陽頂天的能量很快就進入了段汝妍的氣海。

很快,陽頂天就睜開眼睛,道:「段師叔,您中的不完全是黑暗結晶。」

「怎麼?還有其他?」段汝妍道:「不過你治不好也不要緊,你能夠有這個心,師叔已經敢感激了。」

「不,沒有其他毒。」陽頂天道:「您中的毒,是一種氣體,還沒有凝聚成黑暗結晶。它同樣是天上紅海的海水煉化而成的,但還沒有凝聚到黑暗結晶的地步。所以,威力大概僅僅只是黑暗結晶的幾十分之一。所以,解起來很容易。」

「既然不是黑暗結晶,為何如此厲害?」段汝妍道。

「因為,這段黑暗結晶之霧並不在您的氣海之內,而是籠罩在您的氣海外表面,堵住了您所有的玄脈和氣海的連接處。如此以來,不管是進入的玄氣,還是出來的玄氣,大部分被這種黑暗結晶之霧吞噬,所以使得您的修為大弱。我就說,這黑暗結晶極度珍貴,怎麼可能會有幾份。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您身上中的黑暗結晶之霧,應該是謀害西門無涯師叔那顆黑暗結晶煉化之後的雜質。」陽頂天道。

「哼1段汝妍一道冷哼,彷彿在為自己不能中真正的黑暗結晶而生氣,感覺到自己的身份受到了羞辱,她堂堂天鳳閣主,竟然中的是黑暗結晶的煉化雜質。

陽頂天感覺到段汝妍一代宗師的內心中也藏著一顆小孩一般的性情,忍不住偷偷一笑。

「好了,段師叔,我要將堵在您氣海和玄脈連接處的那些黑暗結晶之霧全部逼出來了。」陽頂天道。

「怎麼逼?我自己可以逼出來嗎?」段汝妍道。

「不能的。」陽頂天道:「黑暗結晶是能量的最高等級,您不管做任何事情,唯一的結果是能量被它吞噬。只能拿出一種比它能量等級更高東西,才可以將它逼出來。」

然後,陽頂天從靈魂指環中召喚出了黑暗玄火。

這朵黑暗玄火,立刻就吸引了段汝妍的目光。她畢竟是一代宗師,一下子就看出了這朵黑色火焰的恐怖強大之處。

「這是什麼?」段汝妍低聲道。

「這是億靈妖火和黑暗結晶結合之後,生成的一朵全新的玄火,我叫它黑暗玄火。」陽頂天道。

段汝妍望著這朵玄火幾乎無法呼吸,良久之後她道:「記住,最後不要讓任何一個活著的敵人,見到你這朵黑暗玄火。」

「嗯。」陽頂天道。

然後,陽頂天將黑暗玄火托在手心,靠近段汝妍的小腹。

「師叔,我要進去了。」陽頂天道:「可能會有點難受。」

「嗯。」段汝妍道。

「嗖……」陽頂天手掌一拍,直接將黑暗玄火逼入段汝妍的玄脈之內。

「嗖……」段汝妍嬌軀一顫,發出一陣低吟,面孔瞬間蒼白。

因為就這一瞬間,她清晰地感覺到,自己渾身的玄氣能量,如同泥沉大海大海一般,瘋狂地被這朵黑暗玄火吞噬。

然後,眼前猛地一暗,整個身體一片冰涼,周圍的世界,彷彿瞬間墜入地獄。

不過,整個過程飛快地結束了。

無比強大的黑暗玄火進入段汝妍的體內之後,瞬間吞噬所有的能量,當然也包括堵在她氣海之外的那些黑暗結晶之霧。

幾乎是瞬間,籠罩在段汝妍氣海之外的那些黑暗之霧瞬間消失得乾乾淨淨。

與此同時,陽頂天飛快將黑暗玄火抽離段汝妍的體內。

望著繼續靜靜在手心燃燒的黑暗玄火,陽頂天感覺到,它彷彿比之前更加黑了。不知道是不是吞噬了黑暗結晶之霧的關係。

將黑暗玄火重新藏入靈魂指環內,陽頂天朝段汝妍道:「師叔,現在怎麼樣?」

段汝妍手掌虛空一握。

頓時,整個空間所有的玄氣都在她手掌凝聚,彷彿整個空間都被她扭曲。

「嚓……」緊接著,地牢厚厚的石壁上,瞬間裂開一個巨大裂口,然後一塊千斤重的巨石猛地被段汝妍吸過來。

「啪……」那巨石飛到半空中的時候,瞬間粉身碎骨。

「轟……」段汝妍玉掌一陣合擊。

瞬間,粉碎的巨石熊熊燃燒。

落地之後,這塊巨石已經徹底灰飛煙滅。

這,就是段汝妍的實力。

段汝妍望著自己的手,曾經強大的能量,終於回來了。

這種感覺太好了。

距離她修為被毀,距離她被囚禁,已經足足兩年了。

就在她幾乎忘記了強大能量的滋味時,這種感覺又回來了。

高等宗師的強大感覺,又回來了。

頓時,段汝妍對著陽頂天深深拜下,道:「師侄,你師傅曾經救過我的性命。現在,你又救了我。這段恩情,我永遠不會忘懷。你要記住,不管你在哪裡,我天鳳閣都是你永遠的朋友。有任何需要,只需一紙書信,就算千里萬里,就算刀山火海,我也會趕來。」

「謝謝師叔。」陽頂天恭敬拜下道:「我們這就出去吧。」

接著,陽頂天望著段汝妍赤裸的身體,道:「哦,我先出去,給您找衣衫。」

段汝妍臉微微一紅,道:「不用,我有衣服。」

接著,她在石床的角落上,拿出一套衣衫穿上。

這是一套紫色的錦緞長裙,穿在段汝妍身上顯得尤為驚艷,既顯得艷麗逼人,又高貴不可褻瀆。

「你師叔我不喜歡拘束,所以沒人的時候,都不愛穿衣衫的。」段汝妍解釋道。

陽頂天胡亂地點點頭,這話題他怎麼回應都不合適。

「好了,我們出去吧。」段汝妍道:「小天,你去讓秦懷玉那個畜生走,否則我擔心我管不住自己,一掌劈死他。你和我去見柔兒一面后,我立刻回天鳳閣。」

陽頂天無奈一笑,趕緊出門,在地牢的盡頭見到秦懷玉。

「段前輩是不是讓我立刻滾,否則一掌將我劈死?」秦懷玉道。

陽頂天不好意思點了點頭。

「那好,我滾了,接下來的事情交給賢弟你了。」秦懷玉道。

接著,他真的立刻走得無影無蹤了。

陽頂天返回地牢中,和段汝妍離開地牢。

來到這層地牢盡頭的時候,陽頂天發現,原來這還不是地牢的最深層,下面竟然還有一層。

這一層地牢管著宗師級強者,那下面一層關著何等級別?難道是大宗師級?

陽頂天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小天,不要多看,這西北秦城的可怕遠超過你的想象之外。」段汝妍道,然後拉著陽頂天的手,離開地牢。

到了地上后,兩個人騎馬,飛快朝秦城賓士而去。

……

「師傅1

見到段汝妍的時候,寧柔兒絕美的臉蛋先是露出完全不敢置信,接著變成狂喜,然後整個嬌軀不斷顫抖,最後她張開雙臂,猛地朝段汝妍撲了過來,在她懷中大聲痛哭。

段汝妍也緊緊抱住寧柔兒,甚至有些貪婪地嗅著寧柔兒身上的氣息。

這二人名為師徒,實際上完全如同母女一般。

陽頂天轉身走出,讓這師徒兩人單獨在一起。

這段時間內,秦懷玉也沒有出現。

陽頂天注意到,寧柔兒住的地方非常簡樸,也不大,只有一個院子,而且沒有見到一個僕人。甚至,連小寧寧都沒有見到,不知道去了哪裡。

足足半個時辰后,寧柔兒走了出來,朝陽頂天招手道:「小弟,你進來。」

陽頂天進入之後,卻不見了段汝妍。

「段師叔呢?」陽頂天道。

「師傅她走了,說不想專門和你告別,這樣顯得傷感。」柔兒道。

「令師的個性,真是洒脫。」陽頂天道。

「嗯,師傅她的心性,我一輩子都學不來的。」寧柔兒道,接著她美眸落在陽頂天的臉上,柔聲道:「小天,你不但救了我,還救了我師傅,你要讓姐姐怎麼報答你呢?」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