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九十八章:俘獲嬌嬌心!獨孤鳳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p> 「好。」秦懷玉道。 陽頂天走進內間,裝著翻箱倒櫃,實際上卻是從空間指環內拿出一隻箱子出來。 捧著箱子走了出來,當著秦懷玉的面,陽頂天笑道:「我打開這箱子后,可千萬不要是一張紙條...

望著空空如也的箱子,陽頂天第一時間想到就是秦城在搞鬼,他們不願意交出陰陽輪迴晶。

但是想想又不可能,因為自己的電系玄符,還有無名的人皮面具,還有隱宗的那支寶劍都沒有交出,更別說教那套假冒的婆娑渡劫劍法了。

而且見到箱子空了之後,秦懷玉脖子上的汗毛瞬間完全豎起,猛地一陣吸氣,然後一股玄氣猛地從體內炸開。

兩個人都不是凡夫俗子,沒有大叫,也沒有互相指責。

足足幾分鐘后,兩個人互相對視一眼。

「這個密室,是秦城最重要的密室吧?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大概是在地下幾十丈。從地上到現在,足足好幾里路,完全如同迷宮一般,不知道有多少岔路,如果不是你帶路,我根本就找不到對的路。」陽頂天道。

秦懷玉點了點頭。

「還有,這一路上至少有上百個機關,恐怕就連宗師級強者都擋不住這些機關。」陽頂天道。

秦懷玉再次點了點頭。

「而且,這個密室時時刻刻都有一個宗師級強者在守護。」陽頂天道。

秦懷玉還是點點頭。

「而且裝陰陽輪迴晶的箱子,總共有九層,每一層都是黑金剛鍍上血烏金,除非我手中的這支寶劍,否則這箱子完全是刀槍不入的。而且,這箱子完全是鑄入地下好幾尺。」陽頂天道。

秦懷玉依舊點了點頭。

「可是,現在那個看守的宗師級強者依舊在,完全沒有發現異樣。而且這些箱子,絲毫沒有被破壞,但是裡面陰陽輪迴晶卻被人拿走了。」陽頂天道。

秦懷玉還是點點頭。

然後,他舔了舔舌頭,道:「我立刻去稟告父親。」

然後,秦懷玉帶著陽頂天離開,用最快的速度去稟告秦萬仇。

……

秦萬仇面無表情地聽秦懷玉說完一切后,臉上肌肉猛地一陣抽搐。

「父親,應該怎麼辦?要不要立刻全城戒嚴?」秦懷玉道。

「戒嚴?你想做什麼?就算現在獨孤逍站在你面前,你又能怎麼樣?」秦萬仇道:「什麼都不要做,也不要告訴任何人,就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那,那就這樣算了?他就白白將我們的陰陽輪迴晶盜走?」秦懷玉道。

「錯,不是盜走,是搶走。」秦萬仇道:「盜這個詞,不要用在獨孤逍身上。」

「那,那我們秦城也未免太軟弱了。」秦懷玉道。

「放心,他會給我交代的。」秦萬仇道:「而且,這也是你們闖下的禍。當時在東離草原,你們就這樣將獨孤鳳舞拋下自己跑了,所以他就算搶走陰陽輪迴晶,也是對秦城略顯懲戒1

「唉……」接著秦萬仇嘆息一聲道:「陽頂天,你的電系玄符,還有隱宗寶劍,還有那套劍法可以不用給了。等陰陽輪迴晶到了你手中之後,再把東西給我吧。」

陽頂天搖搖頭道:「不需要,我現在就將東西給秦師兄。」

「秦師兄,你跟我來取東西。」陽頂天道。

秦懷玉微微一愕,道:「賢弟,你不必如此的。」

「獨孤逍拿走陰陽輪迴晶,是因為我的緣故,和你們關係不大。」陽頂天道:「我這也是希望向你們表示,我現在和秦城聯姻,不管內心愿不願意,但一定會遵守某些約定的。就算日後要和你們翻臉,我也會告訴你們的。」

秦懷玉朝他父親望去一眼,然後用力點了點頭,道:「我知道。」

然後,秦懷玉便跟著陽頂天要去拿東西。

此時,秦萬仇忽然道:「陽頂天,儘管你如此坦蕩。但是日後秦七七回到西北大陸對你動手,我還是不會阻攔的,你要清楚這一點。不過我可以保證,我自己不會出手。」

「我明白。」陽頂天道:「我既然支撐秦師兄,自然就會和秦七七為敵。」

……

離開秦萬仇的房間后,秦懷玉什麼都沒有。

來到陽府後,將秦懷玉帶到客廳,道:「師兄,你在這裡等候片刻,我進去拿東西。」

「好。」秦懷玉道。

陽頂天走進內間,裝著翻箱倒櫃,實際上卻是從空間指環內拿出一隻箱子出來。

捧著箱子走了出來,當著秦懷玉的面,陽頂天笑道:「我打開這箱子后,可千萬不要是一張紙條埃」

秦懷玉笑道:「那賢弟就不要開了,我直接把箱子帶走。」

秦懷玉的意思非常明白,就算這是一隻空箱子,秦懷玉也當裡面有電系玄符和寶劍。

「那可不行。」陽頂天道。

然後,他打開了箱子。

裡面東西還在,這東西他一直放在空間指環內,連神仙都拿不走。

「這支隱宗的那支古劍。」陽頂天道,然後將寶劍遞過去。

然後,拿出一個小盒子打開,裡面是一個透明帶著藍色的玉符,隱然間還有電流閃動。

見到這個玉符,秦懷玉也不由得呼吸粗重起來。

這可真是極度稀罕的東西啊,秦城就算富甲天下,也沒有這東西埃

「這是電系玄符。」陽頂天重新將玉符裝進盒子,遞過去。

「這是無名的人皮面具。」

「這一卷,是關於假冒婆娑渡劫劍的心得,大概有一兩萬字,把怎麼做出隱宗劍法的特效都寫得清清楚楚。不過,這都是樣子貨啊,千萬不要用來打架,既浪費玄氣,又沒有殺傷力。只能用來裝樣子嚇人的。」陽頂天笑道,然後將小冊子遞過去。

東西全部交接完畢。

秦懷玉接過東西之後,深深拜下,道:「賢弟,大恩不言謝。日後,我會讓你看清楚,如若真的交心,我秦懷玉不會讓你失望的。」

接著,秦懷玉道:「這東西太珍貴,我要立刻拿到寶庫之內藏好,愚兄先告辭了。段汝妍的事情,愚兄下次再來找你。」

「下午見。」陽頂天道。

然後,秦懷玉轉身離開。

……

陽頂天坐在椅子上,閉上眼睛,想著獨孤逍的那張紙條。

他說的那個巨大驚喜?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獨孤傲霜臉上的鱗片治好了?

不應該是這個啊,這個對於陽頂天來說,完全不算是巨大驚喜啊?

不過想要拿回這個陰陽輪迴晶,只怕真的是要去一趟萬血宮的。而且,自己原本也是要朝那個方向去的,因為師傅說的那個玄脈精,在極北之地,是要經過萬血宮方向的。

東方冰凌之所以會約自己一起去,也是因為要經過邪魔道的腹心之地,實在太危險了。

不過,獨孤逍要殺自己的話,早就殺了。這次去,大概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吧。而且獨孤消就算要殺陽頂天,在哪裡都可以殺,也完全用不著去萬血宮。

不過,那個所謂的巨大驚喜,陽頂天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來。

接著,陽頂天想到,自己去見秦萬仇的時候,就打發人把秦嬌嬌送到自己的陽府了,因為從今以後她就是陽家的人,不好在住在秦宮之內了。

怎麼進入秦府之後,都沒有見到秦嬌嬌。

就在這時,他彷彿聽到了秦嬌嬌的聲音。

她極度恐懼,顫抖的聲音。

頓時,陽頂天猛地睜開雙眼。

他果然見到了秦嬌嬌,正處於極度恐懼之中的秦嬌嬌。

除了秦嬌嬌,還有一個人,一個丰姿絕然,瀟洒不羈的中年美男子。

萬血宮的大魔頭,邪魔道的領袖之一,天下僅存的大宗師之一,獨孤逍。

他正坐在陽頂天的對面,秦嬌嬌站在她的面前不斷發抖,甚至有種要嚇尿出來的感覺。整張臉蛋,完全是蒼白無色。

此時,獨孤逍手中正在把玩一件東西。

是一個圓球,裡面一半黑色,一半白色。兩股能量,正在不斷流轉。

這東西,大約只有拳頭大小,顯得無比神秘,就彷彿是一個小小的星球一般,裡面風景不斷變幻著。這個東西一出現,陽頂天清洗感覺到,周圍的玄氣彷彿都純凈了許多。

這就是天地花費萬年時間在凝結而成的天地至寶,陰陽輪迴晶。

就是把雲霄城賣掉十遍,也買不起的陰陽輪迴晶。

就是地裂城花費一千五百里領地,幾百艘船,幾十億金幣,和幾千飛行騎兵也要得到手陰陽輪迴晶。

陽頂天上前,深深拜下,道:「陽頂天,拜見獨孤前輩。」

「嗯……」獨孤逍道:「你看到我留下的紙條了?」

「是的。」陽頂天道。

「其實我來秦城拿走這東西的時候,秦萬仇感覺到了。」獨孤逍道:「只不過他沒有來阻止,你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知道。」陽頂天道:「大宗師之間,除非到你死我活,否則絕不當面為敵翻臉。」

「嗯,你懂得這一點,也差不多擁有一個高手的格局了。」獨孤逍道;「我拿走了這陰陽輪迴晶后,就來到你家裡了,昨夜還在你家睡了一夜。」

接著,獨孤逍目光落在秦嬌嬌身上道:「不過剛才或許你這新婚妻子把我當成你什麼人了,指著我罵老不死的,我說一句你這樣子大概以後還要挨陽頂天的打。結果她一個耳光就朝我扇了過來,如果不是我躲得快,只怕還真的被打了一計。我這一輩子,都還沒有被人扇過耳光埃」

這話一出,秦嬌嬌幾乎嚇得要癱倒在地了。陽頂天也嚇了一大跳,這秦嬌嬌什麼人啊,連獨孤逍這種超級大魔頭也敢動手去扇?

「在東離草原,秦懷玉在危機關頭將鳳舞拋下,差點讓鳳舞死在那裡,我這次來秦城,本就是來算賬的,現在秦萬仇的女兒又來招惹了我,你說我該怎麼辦?」獨孤逍道。

陽頂天道:「秦嬌嬌年紀小不懂事,您乃天下宗師,萬萬不可和她一般計較。」

「不,我這人心眼小得狠。」獨孤逍道:「所以,我打算將這個女人活活剝皮,以解我心頭之恨。」

「礙…」秦嬌嬌驚呼一聲,便要昏厥過去。

接著,獨孤逍道:「陽頂天,現在我的左手是陰陽輪迴晶,右手是秦嬌嬌。你做個選擇吧,要陰陽輪迴晶,還是要秦嬌嬌。你要輪迴晶,我現在就給你,然後當場將秦嬌嬌扒皮了。如果你要秦嬌嬌,那這輪迴晶我便帶走了。」

說罷,獨孤消將手掌放在秦嬌嬌的頭頂上,指甲輕輕劃過她的頭頂,懶洋洋道:「將指甲插入頭皮,猛地一撕,就可以將她的皮完整剝下來了,甚至她整個人還是活的,血淋淋的還會瘋狂亂跳亂叫。」

頓時,秦嬌嬌直接絕望倒地,美眸一白,癱倒在地。

在她看來,自己肯定是死定了,陽頂天肯定會選擇陰陽輪迴晶的。而且就算秦嬌嬌死在獨孤逍手中,秦萬仇也不會為她復仇的。

陽頂天頓時無語一笑,道:「我選秦嬌嬌。」

他甚至沒有弄什麼懸念,獨孤逍的話一落下之後,陽頂天就一指秦嬌嬌。

頓時,已經近乎昏厥的秦嬌嬌,眼睛一睜,不可思議地望著陽頂天。

「你真的選秦嬌嬌?」獨孤逍道:「那我可將這塊陰陽輪迴晶捏碎了1

「啊?1陽頂天頓時一聲驚呼,道:「前輩,您不是說,讓我去萬血宮一趟才能拿回輪迴晶嗎?您沒說要毀掉輪迴晶啊?」

「我改變主意了,不可以嗎?我看著你假仁假義的樣子不爽,不可以嗎?」獨孤逍道:「我現在再次給你選擇的機會,是要輪迴晶,還是要秦嬌嬌?」

說罷,他一手捏著輪迴晶,一手抓住秦嬌嬌的頭頂。

這下,陽頂天真心真心難辦了。

這可是輪迴晶啊,他花費了無比的代價才得到的。就算他自己不建玄氣凝聚凈化大陣,轉讓給南海寧族,或者交給地裂城和雲天閣,都可以換來無數的好處埃

而這個秦嬌嬌,自己完全是無奈之下才娶的,真心不喜歡,反而很討厭埃

用力皺了皺眉頭,陽頂天咬牙道:「我,還是選擇秦嬌嬌吧。」

頓時,秦嬌嬌猛地一顫,彷彿忘記了恐懼,完全不敢置信朝陽頂天望來。

她真的沒有想到,陽頂天真的會選擇她!現在可不是演戲,眼前這個大魔頭可真的會一把將陰陽輪迴晶捏碎的。

「好,這是你自己選擇的。」獨孤逍冷笑道,然後左手猛地一捏。

「噗刺……」頓時,他手中的陰陽輪迴晶徹底碎裂,無數的碎片粉末四處飛濺。

「不……」陽頂天心痛得一聲慘叫,直接跌坐回位置上。

望著化成一堆粉末的陰陽輪迴晶,他真的有些欲哭無淚。這東西,對於他重振雲霄城實在有著不可估量的作用埃而且這個被捏碎了,下一個陰陽輪迴晶被挖掘出來,可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後了。

「你看,後悔了吧。」獨孤逍道:「這就是假仁假義的後果埃你們天道盟的人真是太虛偽了,像我們邪魔道多真實爽快,想殺就殺,想滅就滅,絕不虛偽,何等的不羈?」

陽頂天無奈一笑道:「我心痛得要命,但是卻不會後悔,人的思想如果沒有一絲牽絆禁錮,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那和禽獸又有什麼區別?」

獨孤逍一道冷笑,表示不屑。

接著,陽頂天朝獨孤逍望去,道:「就算前輩你,又何嘗不是被很多東西牽絆,哪能真正的不羈?否則,你今天也不會出現在這裡了。否則,當日在萬血宮,你早就一掌將我拍死了。」

獨孤逍頓時沉默了下來,盯著陽頂天冷冷道:「我現在還真是後悔,當時為什麼沒有一掌拍死你,否則今天也不至於如此被動。」

接著,他從袖子裡面掏出一隻玉球,和剛才那個看上去一模一樣,只不過更加神秘靈動。

很顯然,剛才獨孤逍捏碎的那個是假的,這隻才是真的陰陽輪迴晶。

當然,他不會在短時間內專門做一個假的輪迴晶給陽頂天演戲,這個假的他早就做好了,原本是準備替換掉秦城寶庫裡面那個真的。只不過後來他索性直接拿走輪迴晶,也懶得調換了,還留下了一張紙條。

「記住,五日之內趕到萬血宮,否則我就立刻捏碎這隻陰陽輪迴晶,這次絕對不會和你做戲了。五日不到的話,我不但捏碎這東西,我還會到雲霄城,將你所有的親人殺得乾乾淨淨,我說到做到。」獨孤逍冷冷說道:「陽頂天,你可不要逼我殺你quan家。」

然後如同移形換影一般,飛快地消失。

陽頂天追上前去,大聲道:「前輩,你總要告訴我去萬血宮到底什麼事情啊?」

「獨孤鳳舞要死了,等著你去救命1獨孤逍冷道,言語中充滿了憤怒。

然後,獨孤逍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什麼?獨孤鳳舞要死了?怎麼會?不可能吧。」陽頂天頓時呆了。

不過,這獨孤逍可不是什麼君子,說出來的言語,也真未必是真。

此時,地上的秦嬌嬌忽然冷冷道:「陽頂天,你如此假仁假義,休想我會被你騙到,休想我會對你改變看法。」

陽頂天朝癱倒在地的秦嬌嬌望去一眼,目光落在她的腿間濕漉漉的裙子,道:「笨女人,你嚇尿了!1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