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九十七章:秦嬌嬌的淪陷!萬血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換衣衫?」 秦嬌嬌扭過臉,冷哼一聲。 陽頂天上前掀開杯子,直接將赤條條的秦嬌嬌抓出來,丟給兩個侍女道:「侍候她洗澡,換衣衫。我在外面等,一刻鐘后一定要她出來。」 「是1兩個侍...

秦嬌嬌俏立在那裡,一動不動。

聽到陽頂天的*宵一刻值千金之後,她嬌軀輕輕一顫,然後如同要被狗咬一般,猛地一咬牙,直接扯掉自己身上的衣衫。

一開始還有點猶豫,等脫下嫁衣的時候,就好像過癮一般,直接將自己身上的衣衫脫得乾乾淨淨,露出傲人的胴體,朝陽頂天冷笑道:「來吧!我就當是被狗咬過一口。」

陽頂天上前,直接將秦嬌嬌橫抱在懷中,朝床上走去。

頓時,秦嬌嬌身軀一顫,整個嬌軀僵硬起來。

將秦嬌嬌放在床上,她的整個身體一片冰冷,眼眸中的淚水洶湧而出。

陽頂天從空間指環內掏出一顆冰涼的丹藥,捏碎之後,輕輕敷在秦嬌嬌的紅腫的臉蛋上。

然後輸入玄氣,讓藥力進入肌膚之中,接著輕輕地揉搓。

陽頂天的動作非常溫柔,秦嬌嬌先是微微一陣掙扎,接著直挺挺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任由陽頂天施為。

陽頂天用的丹藥非常好,大約一刻鐘后,秦嬌嬌的臉蛋便已經消腫了,不過還有一道清晰的指櫻

「還疼嗎?」陽頂天問道。

秦嬌嬌冷笑道:「收起你的虛偽吧,別假惺惺的了,陽頂天。」

陽頂天微微一笑,沒有說話,脫掉了衣衫,然後躺在秦嬌嬌的身邊。

「嬌嬌,曾經你夢想中的如意郎君,是什麼模樣的?」陽頂天問道。

「別浪費功夫了,陽頂天。」秦嬌嬌道:「別玩你那套要感化我的把戲了。」

陽頂天繼續問道:「可曾有過如意郎君嗎?」

秦嬌嬌冷笑道:「有啊,出身比你高貴,比你有氣質,比你英俊得多。」

「那個人是誰呢?」陽頂天道。

「天下會的少主1秦嬌嬌目光充滿諷刺道:「比你高貴一百倍,比你更強,比你更英浚難道,你敢去將他怎麼樣嗎?」

陽頂天道:「那麼,你們親熱過嗎?」

「有沒有親熱過,和你有什麼關係,就算我和他上過床,也和你沒有關係。」秦嬌嬌冷笑道。

「哦,沒有親熱過就好。」陽頂天點了點頭,然後脫掉了自己的衣衫,直接壓在秦嬌嬌的身上。

秦嬌嬌一驚!

剛才陽頂天表現出謙謙君子的樣子,她還以為陽頂天要虛偽得表現出風度,不會霸王硬上弓呢。

「你,你做什麼?」秦嬌嬌驚聲道。

「如果你和那個狗屁天下會少主親熱過,那我基本上要讓你守一輩子活寡了,或者將那個狗屁天下會少主宰掉之後,再睡你。」陽侗然,如果那個人很不錯的話,你們真的情投意合的話,我也有可能成全你們。不過現在既然你們沒親熱過,那就不用廢這個功夫了。」

然後,直接分開秦嬌嬌的雙腿。

秦嬌嬌一下子還沒有反應過來。

頓時一陣劇痛,陽頂天就直接強橫地進入了她的身體,奪取了他的貞C。

「礙…」秦嬌嬌一聲大叫。

然後,陽頂天更加如同猛獸一般,瘋狂地征伐,如同潮水一般,瘋狂席捲秦嬌嬌的整個身心。

……

次日,陽頂天醒過來的時候,秦嬌嬌還在呼呼大睡。

沒有辦法,秦嬌嬌先是又哭又喊,又抓又打,都沒有任何用處。完全如同被獅子撕扯的綿羊一般,最後失去了所有的力氣,所有的聲音,甚至連抵抗的意志都消失了。

陽頂天,完全如同猛獸一般,瘋狂地征伐,做遍了所有能做的事情。

最後,秦嬌嬌實在承受不住,在痛楚和異樣的感覺中,昏睡過去。

陽頂天拍了一下秦嬌嬌的屁股,道:「好了,該起來了。」

秦嬌嬌睏倦之極,卻被吵醒了。

充滿床氣地嚶了一聲,然後不高興地揉揉眼睛,待見到床上的人是陽頂天。

「礙…」頓時,她幾乎尖叫出聲。

這個男人怎麼會出現在自己床上,這個男人怎麼會和自己赤裸地睡在一個被窩裡面。

緊接著,所有的記憶全部湧進她的腦海。

頓時,無盡的憤怒,無盡的仇恨,還有一股非常異樣的感覺湧上心頭。

所有的女人對和她發生過親密關係的男人,尤其是第一個男人都有異樣的感覺,秦嬌嬌當然也不例外。尤其,她對陽頂天是如此的痛恨。

「快起來,去給冷青塵師伯敬茶,我今天還很忙,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明天就回雲霄城。」陽頂天道。

然後,陽頂天赤條條從床上起來,伸出手道:「過來,給我清洗身體,然後給我穿衣衫。」

秦嬌嬌本能地上前,要去端水,走到一半,她才記起來,眼前這人可是自己的仇敵。頓時冷哼一聲,道:「做夢1

陽頂天瞪了她一眼,然後自己去擦拭了身體,然後自己換上了衣衫。

接著,兩個嬌俏的侍女進來,送上了洗漱的水和玉鹽。

秦嬌嬌用被子裹住自己豐滿的嬌軀,目光狠狠地盯著陽頂天,那目光彷彿要將他碎屍萬段一般。

現在,她全身每一處都在疼。尤其那個地方,火燒火燎,彷彿被火燒一樣。

昨天晚上被蹂躪的時候還不覺得,今天覺得尤其的疼。

陽頂天穿好衣衫之後,見到秦嬌嬌還在床上,頓時皺眉道:「你還在床上做什麼?還不起來洗身子,換衣衫?」

秦嬌嬌扭過臉,冷哼一聲。

陽頂天上前掀開杯子,直接將赤條條的秦嬌嬌抓出來,丟給兩個侍女道:「侍候她洗澡,換衣衫。我在外面等,一刻鐘后一定要她出來。」

「是1兩個侍女顫聲道。

秦嬌嬌被站在地上,一陣踉蹌,痛得眉頭揪起,朝著陽頂天大聲道:「陽頂天,你這個王八蛋。」

陽頂天直接走了出去。

一刻鐘后,兩個侍女扶著俏臉蒼白的秦嬌嬌出來了。

陽頂天上前抓住秦嬌嬌的手,朝外面走。

秦嬌嬌被陽頂天一扯腳步頓時邁得大了一些,頓時一陣痛呼,狠狠甩陽頂天的手道:「陽頂天,你不要碰我。」

陽頂天沒有理她,直接拉著她快步往前走。

秦嬌嬌幾乎要哭出來,被拉著踉蹌向前,淚水都涌了出來,大聲喊道:「陽頂天,你這個王八蛋,你這個王八蛋……」

陽頂天扯著秦嬌嬌往前走,秦嬌嬌已經沒力在罵,被陽頂天拉著往前走。

新婚夫婦第二天一早,就要去向長輩獻茶的,陽頂天怕冷青塵早早走了,所以急著去給他獻茶。

所以一路上,秦嬌嬌被陽頂天拉著狼狽往前走,路邊上的人不由得指指點點,言語之中很明顯不太好聽。

來到一個走廊處,一個嬌俏的女孩攔在面前。

「喲,這不是嬌嬌姐姐嗎?」女孩冷笑道。

這個女孩長得比秦嬌嬌美,年紀也要小一些,眼睛轉動間顯得非常狡黠。

秦嬌嬌一直被拉著狼狽踉蹌走出,此時見到這個女孩,面色頓時變得難看。

這是她的妹妹,叫秦蘇蘇,是秦萬仇的庶女,之前大概一直受到秦嬌嬌的欺負。

「蘇蘇,你在這裡做什麼?」秦嬌嬌擺著嫡女千金的架勢問道。

「來看嬌嬌姐姐埃」秦蘇蘇道:「昨天,聽說姐姐半邊臉都被打腫了,我一夜都睡不著啊,今天一早就在這裡等了。」

頓時,秦嬌嬌面色一變。

「之前,我天天被嬌嬌姐姐扇耳光,今天終於輪到你自己了,真是報應啊,不是嗎?」秦蘇蘇笑道:「我聽說,這還是你的夫君親手打的。而且父親昨天還讓你把蓋頭掀掉,讓所有人都看到你被打腫的臉。這是怎麼回事啊,父親不是最疼你的嗎?難道,他老人家已經放棄你了嗎?」

這話一出,秦嬌嬌頓時大怒,瞬間便要發飆。伸手,直接就要朝秦蘇蘇臉上扇過去。

「你敢?」秦蘇蘇冷笑道:「嬌嬌姐姐,你已經被父親放棄了,誰都知道這個陽頂天以後肯定會和秦城做對的,所以你被犧牲了。對了,我還忘記告訴姐姐了,我已經被母親收為嫡女,並且和天下會聯姻了,讓我嫁給天下會少主哦。真是對不起,我搶了你的位置了。」

陽頂天望著這個秦蘇蘇,道:「秦嬌嬌或許以前是欺負過你,但是她畢竟是你姐姐,你這樣羞辱她,有意思嗎?」

「不關你的事。」秦蘇蘇冷冷盯著陽頂天道:「你算什麼身份,要不要我叫你一聲姐夫啊?你的雲霄城已經朝不保夕了,我奉勸你一句,不該要的東西別要,乖乖把那寶貝轉讓給我夫君,否則天大之禍,立刻就到眼前。」

接著,秦蘇蘇望著秦嬌嬌道:「好姐姐,你之前打過我每一次,我都牢記在心,一筆一筆都記在賬本上,以後我也會一筆一筆還的。」

說罷,秦蘇蘇轉身,款款而去。

「唉,不但被爹爹拋棄,還嫁給一個出身卑賤的夫君,還要天天挨打,這個日子可怎麼過哦?要是我的話,我早就上吊自殺了。」秦蘇蘇一邊走,一邊唉聲嘆氣道。

秦嬌嬌身軀一顫,幾乎要昏厥過去。

之前對她百般巴結的庶妹,如今竟然踩在她的頭頂上踐踏,她想要發飆,卻絲毫沒有了底氣。頓時玉齒咬著嘴唇,鮮血從嘴角流了出來。

「你做人還真失敗,連你的妹妹都這麼恨你。」陽頂天笑道。

秦嬌嬌臉蛋猛地煞白,朝著陽頂天露出無比仇恨的目光。

陽頂天一笑,又拉著秦嬌嬌朝前走。

這次,秦嬌嬌彷彿忘記了疼痛,也沒有了謾罵,如同行屍走肉一般被陽頂天拉著走。

……

秦嬌嬌木然地跪下,給冷青塵敬茶,目光沒有任何焦距。

然後,又給秦萬仇和秋若涵敬茶,目光也幾乎沒有焦距。

冷青塵接過茶,朝陽頂天笑道:「小天,對於有些人要用猛葯我知道,但可不要過火了,過火就真的徹底傷到了。」

「是,師伯。」陽頂天躬身道。

「好了,你這杯茶我也喝到了,我走了。」冷青塵道。

「這麼快?」陽頂天道。

「怎麼,不捨得我?那你趕緊強大起來打敗冰凌,做了陰陽宗主,我就成為你的屬下了。」冷青塵笑道。

陽頂天頓時不好意思笑笑。

冷青塵拍了拍陽頂天的肩膀。

「嗖……」瞬間,他的身影消失得無影無蹤。

頓時,秦萬仇長長鬆了一口氣,道:「終於走了,你這個師伯實在太難纏了。」

接著,秦萬仇起身,朝陽頂天擺了擺手道:「好了,你去找秦懷玉吧,我被你這師伯弄得頭疼,要去好好睡一覺。」

說罷,秦萬仇就這麼離開了。

秋若涵冷冷盯著陽頂天,接著又朝秦嬌嬌望去,淡淡道:「嬌嬌,從今以後,你好自為之吧。」

說罷,秋若涵也直接離去。

……

陽頂天找到秦懷玉。

「我的陰陽輪迴晶呢?」陽頂天道。

「放心,跑不了你的。」秦懷玉笑道,接著朝目無表情,滿臉蒼白的秦嬌嬌望去一眼,稍稍猶豫片刻后,朝陽頂天道:「賢弟,儘管我不該多嘴,但我還是想要說一句,嬌嬌畢竟是我妹妹。」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我知道的。」

「走,我帶你去拿陰陽輪迴晶。」秦懷玉道。

「前天鳳閣主段汝妍呢,我想今天就把事情解決掉,明天便會雲霄城。」陽頂天道。

「有那麼急嗎?」秦懷玉道:「那好吧,等把陰陽輪迴晶給你,我就帶你去見她。」

然後,秦懷玉帶著陽頂天朝秦城最秘密的內庫走去。

經過一個偏僻花園的時候,忽然陽頂天聽到一陣凄厲的慘叫聲。

只見到花叢中,一個漂亮的女孩正在用鞭子狂抽一個奴僕的斷腿。

這個女孩,正是之前見到的那個秦蘇蘇。

而她正在毆打的那個也是陽頂天的熟人。

當時陽頂天剛上陰陽宗的時候,在馬車上遇到一個衣著華麗的遊俠,號稱自己是秦淮玉,是西北秦家的子弟。結果後來被揭露,只是秦家奴僕的一個兒子而已。

之前,陽頂天就覺得這個人可憐。沒有想到,此時他已經一片狼藉,渾身傷痕,雙腿被打斷,整個人彷彿老了十歲。

秦蘇蘇一邊抽打他,一邊冷冷道:「你以後給我記清楚了,我是秦家的嫡女,你敢再叫我一聲妹妹,我把你雙手也打斷。」

秦懷玉和陽頂天沒有理會他們,徑自走了過去,沒有驚動她們。

「這個秦蘇蘇,怎麼回事?」陽頂天道。

秦懷玉道:「天下會要和我們聯姻,但是父親所有的嫡女,庶女都嫁出去了,除了秦七七之外。所以,只能從私生女挑一個,收為嫡女,和天下會聯姻。」

原來,這個秦蘇蘇連庶女都不是,只是個私生女。

「那這秦淮玉呢?」陽頂天道。

「他?自稱叫秦淮玉,其實沒有名字的。是秦蘇蘇同母異父的哥哥,因為假冒秦城嫡系子弟,被打斷了雙腿。」秦懷玉道。

陽頂天笑道:「那能不能賣我一個人情,把這個自稱秦淮玉的送給我做奴僕。順便,把這個秦蘇蘇也送給我吧,剛好給嬌嬌做侍女,至於和天下會聯姻,你們再找一個私生女吧。」

這話一出,秦嬌嬌身軀一顫,美眸望向陽頂天,彷彿有了活力。

秦懷玉微微一愕,然後點了點頭,道:「好啊,這不算什麼事情。」

兩個人輕描淡寫,就直接改變了兩個人的命運。

那個自稱秦淮玉的,從地獄到了天堂。那個秦蘇蘇,從天堂到了地獄。

……

經過幾道周轉,秦懷玉帶著陽頂天來到了地下密室。

一層一層,大概無比巨大的血五金箱子。

陰陽輪迴晶,就放在裡面。

但是打開之後,裡面什麼都沒有。

只有一張紙條。

「陽頂天,想要陰陽輪迴晶嗎?來萬血宮,有巨大的驚喜等你。」

落款是獨孤逍!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