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三百九十四章:揍服秦嬌嬌!成親!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05-15 01:18  |  字數:5999字

金黃色劍光一閃,鮮血飆射。

在完全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秦嬌嬌劍侍女秋凝的美麗頭顱,直接被斬斷,直飛上天。

鮮血,噴泉一般從她的脖頸飆出,足足幾秒鐘後,她曼妙的身軀才筆直倒地。

陽頂天將寶劍插回到劍鞘中,一抖韁繩,朝秦嬌嬌的繡房沖了進去。

進去秦嬌嬌小樓的圍牆之內,頓時見到了幾十個驚駭的目光。

裡面,清一色全部是女人。有年輕的,有成熟的。

每一個女人臉上都帶著面具,有的面具畫著楊佩佩的面孔,有的面具畫著西門焰焰的面孔。

戴著楊佩佩面具的女子,著裝都極其暴露,不是完全透明的衣衫,就是低胸露乳。每一個人擺出的動作都很矜持,但要麼張開雙腿露出裙內風光,要麼扯下胸衣,露出大半胸乳,用來諷刺西門夫人表面矜持,內在放蕩。

而戴著西門焰焰面具的女人,衣衫裡面的胸部被墊得驚人的高,屁股也被墊得極其誇張。這用來諷刺焰焰身材豐滿誇張。不過真實的焰焰身材曲線,是無比的誘huò。而這些女人,正在對焰焰無限的醜化。

人群中,還有幾個女人,帶著陽頂天的面具,穿著他經常穿的衣衫。

原本,只要陽頂天一進來,這些人就會假扮陽頂天,西門焰焰和楊佩佩,做出各種不堪的動作畫面。來諷刺陽頂天和西門夫人苟且。

但是在門口,陽頂天一劍斬下秦嬌嬌劍侍秋凝的頭顱後。裡面頓時死一般的寂靜。

見到陽頂天進來,這幾十個女人目中露出驚恐的目光。兩股戰戰,不斷發抖。哪裡還敢表現不堪的畫面來噁心陽頂天。

陽頂天停下戰馬,緩緩拔出了金黃魂劍。

頓時,在場幾十個女人身軀猛地顫抖,一半女子褲襠一濕,直接嚇尿了出來。

「陽城主饒命,饒命!」然後,幾十個女人整齊地跪了下來。不斷地磕頭。

陽頂天將劍上的鮮血甩去,重新插回到劍鞘之中,冷冷道:「下回,再見到有人羞辱我的妻子,我的岳母。不管是受誰指使,受誰逼迫,我都會將她碎屍萬段。明白嗎?」

「哼哼……」此時,從綉樓裡面傳來一道冷笑聲,秦嬌嬌走了出來,鄙夷道:「好大的威風,可惜這裡不是你的雲霄城,而是我的西北秦城。」

然後。秦嬌嬌目光嚴厲盯著跪在地上的眾多女子寒聲道:「你們跪著做什麼,還不給我起來,給我好好演戲,讓所有人看看,陽頂天和楊佩佩苟且的醜態?」

但是。跪在地上的眾多侍女沒有一個人敢站起來。

陽頂天目光望向秦嬌嬌,她今天是新娘。但是卻不穿紅裝,反而一身白裝,頭髮上還戴著一朵白花。

這意思就更加惡毒了,這是為男人戴孝的裝扮,是死了丈夫的裝扮。

這秦嬌嬌還沒有嫁給陽頂天,就已經詛咒陽頂天死了。

陽頂天目光一縮,冷冷道:「你,進去換上衣衫,跟我去秦宮成親?」

「成親?」秦嬌嬌冷笑道:「憑你?也配?」

接著,秦嬌嬌冷笑道:「想要我過去成親也行,我就穿這一身寡fù裝去,我覺得好看得很。」

陽頂天上前一步,冷道:「去換衣衫,立刻!」

「滾,離我遠一點。」秦嬌嬌冷道。

「啪……」陽頂天狠狠一個耳光扇過去。

頓時,秦嬌嬌直接被扇飛出去十幾米,狠狠撞在牆上摔了下來。

「我不打女人,但是我打老婆。」陽頂天冷冷道:「焰焰就被我揍過,我打她屁股,越打越愛,越打越心疼。我揍你,就是打你的臉,越打越厭惡,越打越反感!」

從地上爬起來的秦嬌嬌,半邊臉蛋立刻紅腫起來,嘴角鮮血流出。完全不敢置信望著陽頂天,嘶聲道:「賤種,你,你竟敢打我?」

「要不是因為你會成為我的妻子,我早就一劍殺了你。」陽頂天冷道。

然後,陽頂天手掌猛地一吸,將圍牆之外秋凝的斷頭洗到手掌,然後狠狠朝秦嬌嬌胸口砸過去。

「侮辱我無所謂,但是侮辱我妻子,就該死!」陽頂天冷笑道:「你這劍侍秋賤人,嘴賤心毒,被我一劍殺了。」

秦嬌嬌見到秋凝的斷頭,美眸瞬間睜到最大,完全驚呆了。

這可是她的劍侍,而且是秋水劍派掌門的親侄女,竟然就這樣被陽頂天一劍殺了,而且是在西北秦城。

秦嬌嬌不敢置信望著陽頂天,陽頂天將秋凝腦袋扔過來,直接撞在她的胸口上,將她砸得摔倒在地。

足足半分鐘後,她朝著陽頂天尖叫道:「陽頂天,你竟然殺我的劍侍,我讓你不能活著離開,我讓父親將你碎屍萬段。我讓人立刻去滅了你的雲霄城,我讓人去將你的妻子,你的岳母,先奸……」

秦嬌嬌還沒有罵完,陽頂天長劍猛地一甩,狠狠扇在秦嬌嬌的嬌嫩的臉頰上。

扇得極狠,直接將秦嬌嬌扇飛幾米之高,然後狠狠摔下來。

「秦嬌嬌,我警告你,你再敢羞辱焰焰一句,我將你牙齒全部砸下來,將你舌頭割下切成碎片,然後逼著你自己全部吃下去,我說到做到。」陽頂天冷道。

秦嬌嬌半邊面孔,已經全部腫透,爬起身軀,目中望向陽頂天充滿了無比的仇恨,冷聲道:「陽頂天,我一定會讓你死在秦城,我一定會將你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願你有這個本事。」陽頂天冷道:「但是現在,你立刻去給我換衣衫。換上紅色喜裙。」

「你做夢!」秦嬌嬌冷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