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九十四章:揍服秦嬌嬌!成親!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團。使得她原本漂亮艷麗的面孔,此時變得極其不協調。 但是在陽頂天威壓之下。侍女們依舊給她化妝,使得她這張面孔顯得有些怪異。 打扮完畢后,正好一炷香燒完。 頓時,在場幾十名侍女全...

金黃色劍光一閃,鮮血飆射。

在完全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秦嬌嬌劍侍女秋凝的美麗頭顱,直接被斬斷,直飛上天。

鮮血,噴泉一般從她的脖頸飆出,足足幾秒鐘后,她曼妙的身軀才筆直倒地。

陽頂天將寶劍插回到劍鞘中,一抖韁繩,朝秦嬌嬌的繡房沖了進去。

進去秦嬌嬌小樓的圍牆之內,頓時見到了幾十個驚駭的目光。

裡面,清一色全部是女人。有年輕的,有成熟的。

每一個女人臉上都帶著面具,有的面具畫著楊佩佩的面孔,有的面具畫著西門焰焰的面孔。

戴著楊佩佩面具的女子,著裝都極其暴露,不是完全透明的衣衫,就是低胸露乳。每一個人擺出的動作都很矜持,但要麼張開雙腿露出裙內風光,要麼扯下胸衣,露出大半胸乳,用來諷刺西門夫人表面矜持,內在放蕩。

而戴著西門焰焰面具的女人,衣衫裡面的胸部被墊得驚人的高,屁股也被墊得極其誇張。這用來諷刺焰焰身材豐滿誇張。不過真實的焰焰身材曲線,是無比的誘hu。而這些女人,正在對焰焰無限的醜化。

人群中,還有幾個女人,帶著陽頂天的面具,穿著他經常穿的衣衫。

原本,只要陽頂天一進來,這些人就會假扮陽頂天,西門焰焰和楊佩佩,做出各種不堪的動作畫面。來諷刺陽頂天和西門夫人苟且。

但是在門口,陽頂天一劍斬下秦嬌嬌劍侍秋凝的頭顱后。裡面頓時死一般的寂靜。

見到陽頂天進來,這幾十個女人目中露出驚恐的目光。兩股戰戰,不斷發抖。哪裡還敢表現不堪的畫面來噁心陽頂天。

陽頂天停下戰馬,緩緩拔出了金黃魂劍。

頓時,在場幾十個女人身軀猛地顫抖,一半女子褲襠一濕,直接嚇尿了出來。

「陽城主饒命,饒命1然後,幾十個女人整齊地跪了下來。不斷地磕頭。

陽頂天將劍上的鮮血甩去,重新插回到劍鞘之中,冷冷道:「下回,再見到有人羞辱我的妻子,我的岳母。不管是受誰指使,受誰逼迫,我都會將她碎屍萬段。明白嗎?」

「哼哼……」此時,從樓裡面傳來一道冷笑聲,秦嬌嬌走了出來,鄙夷道:「好大的威風,可惜這裡不是你的雲霄城,而是我的西北秦城。」

然後。秦嬌嬌目光嚴厲盯著跪在地上的眾多女子寒聲道:「你們跪著做什麼,還不給我起來,給我好好演戲,讓所有人看看,陽頂天和楊佩佩苟且的醜態?」

但是。跪在地上的眾多侍女沒有一個人敢站起來。

陽頂天目光望向秦嬌嬌,她今天是新娘。但是卻不穿紅裝,反而一身白裝,頭髮上還戴著一朵白花。

這意思就更加惡毒了,這是為男人戴孝的裝扮,是死了丈夫的裝扮。

這秦嬌嬌還沒有嫁給陽頂天,就已經詛咒陽頂天死了。

陽頂天目光一縮,冷冷道:「你,進去換上衣衫,跟我去秦宮成親?」

「成親?」秦嬌嬌冷笑道:「憑你?也配?」

接著,秦嬌嬌冷笑道:「想要我過去成親也行,我就穿這一身寡f裝去,我覺得好看得很。」

陽頂天上前一步,冷道:「去換衣衫,立刻1

「滾,離我遠一點。」秦嬌嬌冷道。

「啪……」陽頂天狠狠一個耳光扇過去。

頓時,秦嬌嬌直接被扇飛出去十幾米,狠狠撞在牆上摔了下來。

「我不打女人,但是我打老婆。」陽頂天冷冷道:「焰焰就被我揍過,我打她屁股,越打越愛,越打越心疼。我揍你,就是打你的臉,越打越厭惡,越打越反感1

從地上爬起來的秦嬌嬌,半邊臉蛋立刻紅腫起來,嘴角鮮血流出。完全不敢置信望著陽頂天,嘶聲道:「賤種,你,你竟敢打我?」

「要不是因為你會成為我的妻子,我早就一劍殺了你。」陽頂天冷道。

然後,陽頂天手掌猛地一吸,將圍牆之外秋凝的斷頭洗到手掌,然後狠狠朝秦嬌嬌胸口砸過去。

「侮辱我無所謂,但是侮辱我妻子,就該死1陽頂天冷笑道:「你這劍侍秋賤人,嘴賤心毒,被我一劍殺了。」

秦嬌嬌見到秋凝的斷頭,美眸瞬間睜到最大,完全驚呆了。

這可是她的劍侍,而且是秋水劍派掌門的親侄女,竟然就這樣被陽頂天一劍殺了,而且是在西北秦城。

秦嬌嬌不敢置信望著陽頂天,陽頂天將秋凝腦袋扔過來,直接撞在她的胸口上,將她砸得摔倒在地。

足足半分鐘后,她朝著陽頂天尖叫道:「陽頂天,你竟然殺我的劍侍,我讓你不能活著離開,我讓父親將你碎屍萬段。我讓人立刻去滅了你的雲霄城,我讓人去將你的妻子,你的岳母,先奸……」

秦嬌嬌還沒有罵完,陽頂天長劍猛地一甩,狠狠扇在秦嬌嬌的嬌嫩的臉頰上。

扇得極狠,直接將秦嬌嬌扇飛幾米之高,然後狠狠摔下來。

「秦嬌嬌,我警告你,你再敢羞辱焰焰一句,我將你牙齒全部砸下來,將你舌頭割下切成碎片,然後逼著你自己全部吃下去,我說到做到。」陽頂天冷道。

秦嬌嬌半邊面孔,已經全部腫透,爬起身軀,目中望向陽頂天充滿了無比的仇恨,冷聲道:「陽頂天,我一定會讓你死在秦城,我一定會將你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願你有這個本事。」陽頂天冷道:「但是現在,你立刻去給我換衣衫。換上紅色喜裙。」

「你做夢1秦嬌嬌冷聲道。

陽頂天上前,一把將秦嬌嬌如同小雞一般抓起來。

「你要做什麼?」秦嬌嬌驚駭道。

陽頂天抓住她的衣衫。幾下一撕,頓時將她全身的衣衫撕成碎片,露出完全chiluo的胴體。

然後,朝地上跪著的眾多侍女道:「你們,立刻進去將她的紅色喜袍給我拿出來,給秦嬌嬌換上衣衫,梳妝打扮。一炷香時間,沒有打扮好。就將你們雙手全部斬了。」

「是1地上幾十名侍女整齊跪應。

然後,用最快的速度衝進樓,拿各種工具,還有秦嬌嬌的衣衫。

秦嬌嬌頓時便要破口大罵,罵出惡毒之語。

陽頂天抓住她的下巴,猛地一扯,直接將她下巴卸下來。

頓時。秦嬌嬌一句話都罵不出來,只能用無比仇恨的眼睛望著陽頂天,熊熊的火焰,幾乎要將她徹底燒焦。

接下來,被鎖住玄脈的秦嬌嬌,如同木偶一般。任由幾十名侍女給她沐裕

就當著陽頂天的面,渾身chiluo地沐浴,甚至修剪毛髮。

然後,一件一件地穿上紅色喜慶的吉服。

最後,開始給她的臉蛋化妝。

不過。此時她的右邊臉蛋已經紅腫一團。使得她原本漂亮艷麗的面孔,此時變得極其不協調。

但是在陽頂天威壓之下。侍女們依舊給她化妝,使得她這張面孔顯得有些怪異。

打扮完畢后,正好一炷香燒完。

頓時,在場幾十名侍女全部虛脫倒地。

此時,陽頂天就可以帶著秦嬌嬌離開,去秦宮大殿參加婚禮了。

陽頂天望了一眼被卸掉下班,打腫了半邊面孔的秦嬌嬌,道:「去拿一塊大絲綢來。」

「是。」一個侍女趕緊飛快地跑進樓,然後又飛快地拿出來,遞給陽頂天。

陽頂天將這塊大紅絲綢直接蓋在秦嬌嬌的頭上,遮住了她有些不堪的面孔。

混沌大陸成婚,倒是沒有什麼遮蓋頭的習俗,這下正好和地球時代婚禮吻合了。

然後,陽頂天一把抓起秦嬌嬌,坐在自己的身前,縱馬離開了她的小院。

……

一路衝出了秦堡,再也沒有受到任何阻攔。

一路馳騁,總算沒有耽誤了吉時。

在兩千名喜慶騎兵的拱護下,在道路兩邊百姓的歡呼聲中,陽頂天一行浩浩蕩蕩,抱著新娘,進入了秦宮。

此時,整個秦宮已經徹底燈火通明。

每一個武士,每一個侍女,都穿著紅色的鎧甲和裙裝,慶祝秦嬌嬌的婚禮。

進入秦宮之後,入目之處,每一處都是宮燈,地上清一色全部都是大紅的鮮花。

廣場上,密密麻麻都是觀禮的人群。這些人,都是沒有資格進殿的,全部是來自秦城領地的傑出武士。今天晚上,他們沒有酒喝,沒有肉吃,也沒有席坐。但是他們依舊無比的興奮,覺得無比的榮耀。

因為他們幾千人,是從秦城臣屬幾十萬名武士中挑選出來的佼佼者,才有資格參加今日的觀禮。

進入廣場后,陽頂天下馬,直接將秦嬌嬌橫抱在胸前。

頓時,廣場上幾千名觀禮武士,望向陽頂天的目光充滿了熱烈和羨慕。

對於他們而言,秦嬌嬌完全是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現在,陽頂天竟然將這等高貴美麗的女子抱在懷中,徹底擁有。

當然,陽頂天的身份對於他們來說,同樣是高不可攀的。

婚禮,在秦宮的第二大殿舉行,而不是秦萬仇壽宴用的中央大殿。

第二大殿,是寢宮中央的第一座大殿,此時就在眼前。

大殿矗立在九十九級台階之上,每一級台階三十幾厘米。巨大的宮殿,矗立在三十幾米高的台階基座之上,顯得無比的巍峨宏偉。

此時,九十九級台階上,完全鋪滿了鮮花,只留下中間一道三米的通道,鋪著金黃色的地毯。

陽頂天抱著秦嬌嬌,拾階而上。

此時大殿之中,已經擺上了幾百桌筵席,數百名身份貴重的賓客。都已經等候就緒。

一步一步,陽頂天抱著秦嬌嬌。走完了九十九級台階。

踏上最後一級台階的時候。

頓時,炮聲轟鳴,鼓瑟齊奏。

幾百名女子,齊聲歌唱。

幾千隻美麗的凰鳥,被放飛上空。

「新郎新娘到1司儀一聲大喊。

頓時,大殿裡面的賓客,全部起身迎接。

陽頂天將秦嬌嬌放下來,因為接下來兩人要手牽著手。走進大殿進行儀式。

不過,此時賓客眾多,只怕秦嬌嬌是要當場鬧事的。

「你要鬧事的話,我立刻將你蓋頭掀掉,讓所有人看到你此時的醜樣。」陽頂天道。

然後,拉著她的手,往裡面走。

秦嬌嬌的身軀先是一僵。接著跟著陽頂天往裡面走。不知道是陽頂天的威脅起了作用,還是她另有心思。

在場眾多賓客見到秦嬌嬌頭上還戴著一個蓋頭,不由得微微一愕。然後,卻覺得意境更加美妙,不由得心中讚歎,秦城果然是秦城。就連婚禮也如此的超凡脫俗。

陽頂天走到了大殿的盡頭,最高處擺放著四張座位。

這四張座位,分別是新郎新娘的父母所坐的。此時,全部空著。

因為,陽頂天的父母在地球。原本師傅師娘是可以坐的。但是師傅東方涅滅已經不在了,師娘又遠在幾萬里之外。

「新郎新娘。跪請長者。」媒人李歸農大聲道。

陽頂天拉著秦嬌嬌,朝右邊偏殿走去,秦萬仇和妻子秋水涵便在側殿中,等待陽頂天和秦嬌嬌去請出。

如果對女婿不滿意,那麼丈人和岳母就會久請不出,這樣新郎就會大大失去面子,日後在岳丈家也會抬不起頭來。

來到偏殿門口,陽頂天推開殿門,拉著秦嬌嬌走了進去。

偏殿之中的軟塌上,威武高大的秦萬仇坐在左邊,不怒而威。

冷若冰霜,高傲美麗的秋水涵,臉上沒有一絲笑容,望向陽頂天的目光充滿了冰冷。

一人去將側殿的門關上。

這秋若涵雖是秦嬌嬌的母親,但長得卻比秦嬌嬌還要美一些。沒有西門夫人那麼豐滿,尖尖的瓜子臉,曲線窈窕修長。雖然已經四十多歲,但看上去至多不超過三十幾許。

不過,此女雖然眉似柳葉,嘴若桃李,是嬌柔美麗的模樣。但是鼻子卻筆直高挺,使得整個人就顯得冷漠而又高傲,尤為高高在上,不好相處。

此時,秋若涵目光挑剔而又冰冷地盯著陽頂天,冷聲道:「嬌嬌,戴著蓋頭做什麼?難道去秦城的女子,相貌還見不得人嗎?摘下來。」

秦嬌嬌摘下蓋頭。

露出了被打得紅腫,還有被卸掉下巴的面孔。

陽頂天上前,重新將她下巴合上。

幾乎是天下最大的勢力,西北秦城將嫡女嫁給陽頂天做側夫人,現在這個千金大小姐竟然被打腫了臉,下巴還被卸掉了。

瞬間,偏殿之內一股寒風吹過,周圍的空氣,瞬間冷下十幾度。

一股冷酷殺氣,瞬間密布。

秦萬仇和秋若涵的目光,閃電一般盯著陽頂天。

秦嬌嬌不哭也不鬧,直接跪下,道:「爹娘,陽頂天闖進秦堡,毀掉了城門上的百萬斤滅天刺。打傷了秦城幾十名貴族子弟,殺了我的劍侍,娘的親侄女秋凝,毆打羞辱女兒,當眾將女兒衣衫扒光,扇我兩計耳光,卸掉我的下巴,威脅要割掉我的舌頭切碎,然後吃到肚子裡面。」

秦嬌嬌的話剛說完,偏殿之內所有的瓷器,瞬間碎裂。

無邊的殺氣,瞬間刮過陽頂天的脖頸。

「請爹娘為女兒做主。」秦嬌嬌磕頭,充滿了無盡的恨意道:「請爹娘將陽頂天碎屍萬段,扒皮拆骨,挫骨揚灰1

然後,秦嬌嬌將額頭貼在地面上,再也沒有起來。

秋若涵目光如刺,盯著陽頂天,冷冷道:「陽頂天,我女兒說的是事實嗎?你毀掉了我秦堡的百萬滅天刺?」

「是,夫人。」陽頂天道。

「你傷了我秦城幾十名貴族子弟?」秋若涵又問道,她每問一句,萬鈞之中的冰冷殺氣,就壓重一分。

「是的,夫人。」陽頂天道。

「你殺掉了我的親侄女,我女兒唯一的劍侍,秋凝?」秋若涵問道,她的言語,已經如同冰刃一般鋒利可怕。

「是的,夫人。」陽頂天道。

頓時,秋若涵生出玉手,一道鋒利可怕的冰刃從指間生出,美眸冰冷望著陽頂天,冷道:「欺我秦城之女,那就死吧1

然後,她站起嬌軀,手中的冰刃越來越長,上面的藍色越來越深幽恐怖。

此時,秦萬仇站了起來,望著陽頂天道:「陽頂天,我女兒恨你入骨,恨不得將你碎屍萬段,你準備如何待她?」

「拳頭加枕頭。」陽頂天道。

「說得再直接一些。」秦萬仇道。

「揍她,日她1陽頂天道:「揍到乖,日到服1

頓時,秋若涵怒火衝天,一團藍色火焰猛地從身後冒起,閃電一般疾射而出,手中冰刃直刺陽頂天而來。

秦嬌嬌的臉上,頓時充滿了快意,咬牙切齒等著陽頂天被自己的母親碎屍萬段。

就在這時,另外一道身影更快。

秦萬仇直接閃現到妻子面前,擋住秋若涵的冰刃,牽著她的手放下。

然後,他來到陽頂天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原來挺瞧不上你的,不過現在我挺喜歡你了。對女人就是要這樣,日她到福,揍她到乖,不過打老婆最好不要打臉。你老婆的臉,也是你的臉。」

「成親之後,就打看不見,肉多的地方。」陽頂天道。

「哈哈哈哈……」秦萬仇大笑,道:「說實在話,你現在討厭秦嬌嬌嗎?」

「討厭她。」陽頂天道。

「那等下洞房,你睡她嗎?」秦萬仇道。

「睡,當然睡。」陽頂天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