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九十三章:秦嬌嬌閨房!殺女人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第二關,第三關,竟敢如此羞辱,陽頂天怒不可赦! 「你必須回答我,要麼是佩佩,要麼是焰焰。」秋凝道:「這兩個女人,究竟哪個更讓你舒服?你不回答我,你就過不了關,你就接不到新娘1 陽頂天望...

此時,整個秦城所有的街道上,都布滿了擁擠的人群,無數人都等待一睹陽頂天這個新郎官的風采。

西北秦城的嫡女嫁給雲霄城主陽頂天做側夫人,此時早已經傳遍了天下。秦城之內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此時秦城的幾十萬人人口中,絕大部分都和秦家有大大小小的關係。秦嬌嬌也可以說是幾十萬秦城人的小主人,所以對即將成為秦嬌嬌男人的陽頂天,他們充滿了無限的好奇心,還有非常複雜的情緒。

首先,他們是慶幸,秦嬌嬌這個刁蠻無禮的千金大小姐終於離開了,不再禍害秦城了,而是去禍害雲霄城了。

但秦嬌嬌畢竟是他們的小主人,嫁給陽頂天做小妾,他們臉上也無光埃

所以難免中,所有人對陽頂天有帶著些許的敵意。

當然,更多更多的人是來打醬油了,是來搶喜錢的。

畢竟,陽頂天作為雲霄城主,也是天下頂尖權勢的人物,肯定極度的豪富,所以這一路上灑下的金幣肯定不會少。

所以,陽頂天騎馬離開府邸,來到大街的時候。

所有人都伸直了脖子盯著陽頂天,甚至有些人大聲喊道:「陽城主,灑喜錢啊1

陽頂天還真的是被嚇了一大跳,這人也太多了吧。

寬闊街道的兩邊,密密麻麻都是秦城的百姓。這還不算,還有兩排釘子一般的秦城士兵,維持著街道上的秩序,所以圍觀的百姓雖然很多,但是次序非常井然,完全沒有一個人敢鬧事,甚至連跑動都不敢。

「陽城主,灑錢啊,灑錢礙…」

此時,陽頂天後面兩千騎兵,穿著整齊的鎧甲,還有紅色的喜慶披風。每一個人的馬上,都有一口箱子,裡面滿滿當當都是錢。

「灑喜錢……」隨著穆漣漪一聲令下。

「嘩啦啦……」頓時街道上空,彷彿下了一場金雨。

是名副其實的金雨啊,兩千個武士一起灑錢。沒有一個銀幣,清一色全部是金幣。

頓時之間,整個擊倒的上空,完全是一團金色耀眼的光華。

無數的金幣,如同雨點一般灑向街道兩邊的人群。

秦城的百姓完全驚呆了。

竟然真的灑金幣啊?他們經歷了許多場婚禮,灑喜錢的時候,儘管有灑金幣的,但那全部是混雜在銀幣和其他錢幣之中的,一百枚中頂多有一枚金幣而已。

現在,陽頂天灑出來的竟然全部是金幣。

秦城百姓們不由得狂喜,大聲歡呼道:「陽頂天城主萬歲……」

然後,街道兩邊的百姓全部跪下,摘下頭頂的帽子反轉過來,接陽頂天身後武士灑下來的金幣。

這是有很大規矩的,灑喜錢的時候,絕對不能哄搶,否則街道兩邊的士兵絕對不是吃素的,只要有一個人哄搶,立刻就去抓起來。所有人,只能舉著帽子接,能夠接多少是多少。

所以遇到摳門的新郎,很可能連一個銀幣都接不到。

但是瞧陽頂天這個新郎官的架勢,金幣完全是灑瘋了。

兩千名騎兵,瘋狂朝街道兩邊狂灑。幾乎每一個人都能聽到自己帽子上金幣碰撞的聲音,頓時間完全是欣喜若狂。

雖然秦城百姓的收入比起其他地方已經高了很多,但是絕大多數人一輩子雖然見過金幣,但卻未必真正摸過金幣。

現在,陽頂天竟然如同雨點一般灑金幣。

一時間,無數人拚命狂呼,喝彩如潮。

因為要一路灑金幣,所以陽頂天的隊伍沒法太快,二十里路足足走了一個小時。

這二十里路,足足灑出去幾百萬個金幣。相當於一個幾百里領地,幾年的賦稅。

……

陽頂天來到秦氏城堡之外。

儘管秦萬仇建了一個巨大的秦宮,但是秦氏一族,大部分還是住在秦氏城堡之內。而這個秦氏城堡,也被人稱為了老堡。

秦堡在秦城之外,是一個完全獨立的城堡群。

整個秦堡佔地足足萬畝左右,密密麻麻全部是高大堅固的建築群。護城河,足足有百米之寬,深不見底。

城門,足足有二十幾米高,無比高大的城牆,如同高山一樣巍峨。

如此巨大的城堡,讓人看一眼,就望之生畏。

此時,整個秦堡被裝點一新,到處都是紅色的綢緞,到處都是鮮艷的花朵。甚至城牆上的士兵,也全部穿著粉紅色的鎧甲,武士所持的盾牌,還有刀劍,也全部是惹眼的紅色。

一條二百米長,十米寬的石橋,橫跨過護城河,一直延伸到城門之下。

此時,橋面兩邊密密麻麻都是著裝鮮艷華貴的武士,橋面之上,鋪著報喜火鳥羽毛織成的特殊地毯。

這條地毯,會一直鋪到秦嬌嬌的繡房之內。也就是說陽頂天從現在開始,每一步都會踩在這種火烈鳥地毯之上。

這種十米寬的地毯,每一米大概需要二百隻巨大的報喜火鳥。

而此時這塊地毯一直延伸到秦嬌嬌的閨房,至少有上千米。

也就是說,為了這條特殊的喜慶地毯,秦城需要殺光一千里內的報喜火鳥,甚至還不夠。

中國古代的皇帝,也沒有這麼大的手筆。

而這條地毯,基本上幾年也用不到一次。

儘管陽頂天內心很不舒服,但還是縱馬直接踏在地毯上,朝城堡賓士而去。

從現在開始,進入城堡的只能由他一個人。

按照混沌大陸的規矩,去新娘家接新娘,只能有新郎一人獨立完成。

……

陽頂天飛快衝到城堡的門下。

從現在開始,陽頂天幾乎就需要過五關斬六將,才可以接到新娘了。

從進門到接新娘,新郎至少要經過三道大關卡。

這種關卡有大有小,全看新娘家的意思。如果真的要往大的鬧,見血傷人,是絕對常有的事情。甚至死人,也絕對不少見。當然,死的不是新郎。

昨天秦嬌嬌說過,要讓陽頂天好看,要讓陽頂天痛不欲生。所以,她肯定布下了刀山火海。

眼前就是城門,那麼刀山火海,馬上就要開始了。

扁了扁嘴巴,陽頂天縱馬,衝進城門之內。

城門內,是長長的甬道,足足有幾十米長。

陽頂天剛剛進入城門,忽然頭頂上一陣風動,一隻巨物猛地從頭頂上砸落。

抬頭一看,是一塊無比巨大的鐵板。

足足十米寬,幾十米長,一尺之厚的鐵板。只怕足足有幾百萬斤。

這東西叫滅天刺!平時懸挂在城門甬道之上,被無數的鐵柱橫撐。一旦城門被敵人攻破,就放下這幾百萬斤的滅天刺,足夠將衝進來的所有敵人壓成肉泥,所以這東西幾乎是一個城堡最後的防守重器。

也就是說,這東西是極度重要的,除非城堡主人下令,否則誰也無法將它釋放下來。

幾百萬斤東西砸下,瞬間擠壓空氣,發出可怕的呼嘯聲。

陽頂天儘管修為驚人,但要是被這百萬斤的東西砸中,只怕也會丟了性命。

秦嬌嬌這個女人,給陽頂天的第一道下馬威,竟然就如此驚人。

陽頂天胯下戰馬,已經完全徹底被嚇住,渾身顫慄直接就要跪在地上。

此時,陽頂天剛剛進入城門三四米,距離前面甬道的盡頭還有三十幾米。也就是說,看上去他唯一的路子,只能是立刻轉身逃跑,逃到城堡之外。不過這樣一來,他就徹底接不到新娘了,就會淪為天下人的笑柄。

但是,陽頂天沒有逃跑,他甚至沒有洞。

而是抬起頭,冷笑望著幾百萬斤中的尖刺鐵板猛地砸落。

在可怕的呼嘯聲中,瞬間就砸到了陽頂天的頭頂。

「當……」一陣可怕的巨響。

這幾百萬斤的尖刺鐵板,直接停在陽頂天頭頂一寸之處,不斷地震蕩,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

它沒有真正砸下來,上面被幾百條粗大的鐵鏈牽扯祝

下馬威,當然僅僅只是下馬威。在陽頂天和秦懷玉的全面合作之下,大概還沒有人直接敢要陽頂天的性命。

而且陽頂天還看到,在城門的兩頭,還有幾十雙眼睛,正幸災樂禍地偷偷盯著陽頂天。很顯然,是想要看他出醜。

不過,很顯然讓他們失望了。

面對幾百萬斤的滅天刺砸下來,陽頂天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一群傻*……」陽頂天淡淡道。

然後,繼續縱馬朝前賓士。當然,剛才幸好是陽頂天用玄氣護住了戰馬的雙耳和頭顱,否則此時早就被嚇死,震死了。

就在滅天刺下面一寸處,陽頂天風輕雲淡地穿過了幾十米的城門甬道,衝進了秦堡之內。

然後,他見到了幾十雙充滿敵意和冷笑的眼睛。這些人,要麼是秦城的貴族子弟,要麼是秦城附屬勢力的子弟們,對於陽頂天他們充滿了絕對的敵意。

陽頂天騎在馬上,望向這群人道:「好心告訴你們一聲,最好離城門遠一點。」

頓時,一個錦衣青年冷笑道:「你算什麼東西,貧賤出身,也敢教我們做事?我們是秦城的主人,想要距離城門多近都可以。」

說罷,他懶洋洋地背靠在城門邊的厚牆上。其他貴族子弟,也紛紛學他,靠在厚牆上。

「砰1一道驚天動地的巨響,整個城牆,整個地面猛地震動。

懸挂在城門甬道上的那塊幾百萬斤的鐵板,忽然直接從中間裂開,然後狠狠拍打向甬道的兩邊。

幾百萬斤的力量,狠狠地拍打在甬道內壁上,力量是何等的巨大。

頓時,那幾十個後背貼在厚牆上的貴族子弟,直接被震飛了出去,口中鮮血狂噴,狠狠摔在地上,慘嚎一片,在地上攤成一團爛泥。

「我讓你們別貼在城牆上的,不停我的話,後悔了吧,你們這些年輕人礙…」陽頂天搖頭無奈笑道,然後繼續騎馬朝前衝去。

這百萬斤的鐵板是怎麼從中間裂開的?當然是被陽頂天用玄火燒裂的。

……

穿過寬闊的廣場,前面是一整排高大的房子,足足幾百米長,將去路全部擋祝

這排房子,足足有幾十扇門,幾十扇窗戶。

每一扇門有十幾米高,每個窗戶有三五米高。

但是,只有最中間的一扇門打開,其他門窗,全部禁閉。

唯一打開的那扇門上面寫著三個字,第二關!

想要成功接到新娘,一共有三關難題,這就是第二關。

陽頂天縱馬上台階,來到中間唯一打開的那扇門前,然後直接沖了進去。

剛剛進入,身後的大門緊緊關閉。

裡面,瞬間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陽頂天的修為很高,所以已經沒有絕了,但此時是真正的黑暗,完全徹底的黑暗。

大約幾秒鐘后,殿內忽然亮起一道光芒,中間的一盞燭火被點燃,不過僅僅只能照亮周圍幾米。

燭火之下,是一塊白玉石台。

石台之下,躺著一個渾身赤lu的女人,成熟飽滿,凹凸有致。

這女人,大約三十幾歲年紀,處於最神秘最誘hu的年齡,也處於最最成熟動人的年齡。

她擁有一張異域的面孔,更加充滿了別樣的火辣和誘hu。

這個女人,側躺在石台之上,嬌軀如同山峰一般高低起伏。充滿魅惑的眼眸盯著陽頂天,道:「你便是陽頂天?」

「我就是。」

「我叫妃娘,是秦嬌嬌小姐的乳母,也是她的嬤嬤,即將要隨她嫁到你雲霄城,我也會成為你房內的女人。」這個女人道。

陽頂天道:「你就是第二關?」

「沒錯,我就是第二關。」妃娘道:「第二關,考驗的是姑爺床上的能力。男人銀樣蠟槍頭多了,為了小姐以後的幸福,我作為乳母要先替她把關。所以,陽城主想要過我這關,很簡單,那就是在一炷香內能夠不泄身,就算是過關了。」

接著,妃娘玉手一指。

她旁邊的幾十米處的燭火亮起,那裡也有一個石台,上面也躺著一個渾身雪白的女子。長相和妃娘幾乎一模一樣,但是要年輕十幾歲,沒有那麼豐滿成熟,卻更加妖嬈雪嫩。

「這是我的女兒妍娘,我是本事驚人,她是天賦異稟,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男人在我們面前,都支撐不了一炷香便會一泄如注。」妃娘道:「你可以隨便挑選我們母女任何一人服侍你,只要堅持一炷香,就算過關。到時候不但秦嬌嬌小姐嫁給你,我們母女也一同被你收入房中。」

然後,這兩個女人開始在燭火之下,扭動嬌軀,發出妖嬈勾魂的聲音。

接著,動作越來越激烈,越來越熱火。

如同兩條大白蛇一般扭動著,頓時空氣中彷彿都變得火熱起來。

兩個女人,開始跳起妖艷誘hu的舞蹈,簡直要讓男人火焰焚身,血脈奮裂!

這是兩個無比誘hu的女人,而且面孔長得一模一樣,竟然還是母女。

如果這是第二關,也未免太艷麗,太勾人了吧,完全是天大沒事埃

陽頂天目光落在兩個女人身上,彷彿正在挑選目標。

半分鐘后,陽頂天朝母親妃娘走去。

頓時,妃娘嘴角露出誘hu勾人的笑容。

陽頂天上前,妃娘的舞蹈跳得更加熱烈狂放,完全充滿了魔一般的誘hu,完全要讓男人徹底癲狂!

「陽城主,你選擇我嗎?我可不好對付我,我床上的本事,可是非常了得的,保證榨**身上的每一滴精華。」妃娘沙啞道。

「沒錯,我就選擇你了。」陽頂天笑道,然後猛地拔出金黃魂劍,閃電一般斬下!

「噗……」

鮮血飆射!

一聲凄厲的慘叫。

妃娘雪白勾人的身軀,直接被陽頂天斬成兩截。

被斬斷的身軀,依舊在顫慄,在顫抖。

最後,雪白動人的女人身軀,變成了一條冰冷雪白的蛇屍,一條被斬斷成兩截的大白蛇。

沒錯,這個所謂美麗妖嬈的妃娘,活生生變成了一條大白蛇。她其實是一條蛇!

一切,都是幻覺!

然後,周圍的空間,猛地亮起!

這是一個大殿,周圍從低到高有幾百個座位,上面密密麻麻坐滿了人,此時完全驚愕地望著這一切。

這是秦堡的議事大堂。

而另外一個石台上,原本應該是女兒妍娘躺在那裡,但此時也同樣是一條白蛇,只不過稍稍小一些。這條白蛇,依舊在瘋狂地如同,正在瘋狂地發qing。

沒錯,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覺。陽頂天進入大殿之後,立刻就進入了一個精神大師的虛幻陷阱。

他讓陽頂天產生幻覺,把兩條發qing的母蛇,當成兩個絕色大美人,而且是母女花。

而所謂妃娘和他的說話,也完全是這個精神師對陽頂天的精神灌輸。

如果陽頂天真的選擇一個女人進行交合,試圖堅持一炷香過關,那他就會淪為天下最大的笑柄。因為真實中,他是和一條蛇在交尾。

而且,在場有幾百個人在觀看。

但是陽頂天修鍊過精神術,擁有超高的精神天賦,更別說他腦子裡面還有東方涅滅的神識在,所以區區精神陷阱,怎麼能讓他上當。

斬殺了那條母蛇后,陽頂天直接來到另一條白蛇面前,一劍斬下,頓時又將那條小一些的白蛇站成兩截。

然後,陽頂天躍上戰馬,直接衝出大殿。

賓士了數百米后,前面是一個湖泊,湖泊中央,矗立一幢樓。

這就是秦嬌嬌的閨房所在,新娘秦嬌嬌,就在這繡房之中!

來到繡房之外,一個美麗的女子攔住了陽頂天的戰馬,道:「陽頂天城主,想要進入繡房,先過我這一關。」

她,就是第三關了!

「我是小姐的劍侍,我叫秋凝,來自秋水劍派。」這個少女道。

頓時,陽頂天目光一凝。

秋水劍派,秋晴川的秋水劍派,那眼前這少女應該就是她的妹妹了。

「我這一關很簡單,只要回答我一個問題。」美麗少女秋凝道:「剛才第二關,那對母女一個叫妃娘,一個叫妍娘。她們的全名一個叫佩佩,一個叫焰焰。我的問題是,你睡了她們兩個,你覺得哪一個女人睡起來更舒服?是佩佩,還是焰焰?」

瞬間,陽頂天背後汗毛猛地炸起!

這是徹底的羞辱!

妃,讀音和佩相近。妍,和焰相近。

秦嬌嬌她們,竟然用兩條發qing的母女蛇,來侮辱焰焰母女,來污衊陽頂天和西門夫人之間有姦情。

第一關,如此兇險,陽頂天還能原諒。

但是第二關,第三關,竟敢如此羞辱,陽頂天怒不可赦!

「你必須回答我,要麼是佩佩,要麼是焰焰。」秋凝道:「這兩個女人,究竟哪個更讓你舒服?你不回答我,你就過不了關,你就接不到新娘1

陽頂天望著這個美麗的少女,道:「秋小姐,這件事情和你無關,你退開吧1

「不,這件事情和我有關,第二關第三關,還是我想出來的。」秋凝笑道:「你回答我吧,是佩佩讓你睡得舒服,還是焰焰讓你睡得舒服,還是一起睡得舒服?」

陽頂天嘆息一聲,道:「我是個君子,我不打女人……」

頓時,秋凝臉上露出諷刺的冷笑。

「但是,我殺女人1陽頂天淡淡道,而後猛地拔劍,對準秋凝的腦袋,一劍斬下!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