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九十一章:柔兒之柔!夢離之跪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以凈化你的氣海壁。」陽侗然,這僅僅只是我的一種想法,不一定能成功,也沒有支持他成功的相關理論。」 柔兒訝然道:「是什麼法子?」 然後,她偷偷地將手掌從下腹拿開,她當然知道陽頂天剛才是盯...

!--go-- 「全部脫光?」寧柔兒顫聲道。

「對。」陽頂天道:「首先,我不能確定你究竟是不是玄脈出現了問題?又或者是氣海出現了問題。等下萬一要重塑玄脈的時候,會非常痛苦,甚至非常危險,需要我每一寸的保護。」

「嗯1寧柔兒點了點頭,將身上的裙子脫下,只剩下薄薄的胸衣和絲綢褲管,抿了抿小嘴,又將胸衣和褲管也脫下,只剩下緊窄的肚兜和小內褲。

頓時,密室之內的女子香味更加濃郁。

寧柔兒嬌軀曲線雖然不像焰焰那麼誇張,但是窈窕中卻帶著豐滿,使得整個曲線尤其的動人。

而且她的身高大約在一百七十多公分左右,所以穿著裙子還不覺得,脫下了之後,不管是胸前豐滿,還是腰下美臀,尺寸都非常傲人。

儘管生過孩子,但是她修長筆直的美腿併攏在一起的時候,依舊是不露絲毫縫隙。

「柔兒姐,你在床上坐好。」陽頂天道:「我有幾個問題要問你。」

「好。」寧柔兒羞澀地來到床上盤坐,雪白如脂的嬌軀,頓時如同白玉雕像一般。

陽頂天來到寧柔兒的背後,手掌貼在他的後背上,輸入一股玄氣。

「小天,焰焰好嗎?」寧柔兒問道。

「她很好。」陽頂天道:「就是太懶,一天到晚都不想練功,只想著生孩子。她是沒有見過小寧寧,否則只怕要愛煞了。」

「不想練功只想生孩子,有什麼不好?」寧柔兒道:「對於女人來說,孩子比武功重要多了。」

陽頂天慢慢將玄氣流轉寧柔兒的全身玄脈,一邊笑道:「那柔兒姐姐你還天天都在練武,秦懷玉說你每天大部分時間都在修鍊。」

寧柔兒道:「我修鍊僅僅只是為了保護小寧寧不受傷害。」

陽頂天道:「西北秦城那麼強大。應該可以保護小寧寧的安全了。」

寧柔兒沉默了片刻,柔聲道:「小天,我只想靠自己,保護小寧寧的安全。」

陽頂天心中一動,寧柔兒這句話不太對勁啊,卻不知道在她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此時她自己不說。陽頂天是不方便問的。

「那我會儘力的,幫助你恢復功力。」陽頂天道:「對了,柔兒姐,在失去了所有的功力后,你依舊每日都在修鍊。那麼在修鍊的時候,偶爾時候,你可有覺得腦子一片空白,一陣迷茫嗎?」

寧柔兒點了點頭道:「有的,大概有好幾次了。」

「是不是就好像之前氣海突破的感覺?」陽頂天道。

「非常相似。」寧柔兒道。

「好。我知道了。」陽頂天道:「接下來,我會加大輸入你玄脈的玄氣能量,可能會有些痛苦。如果感覺到痛苦的時候,你不要忍著,要表現出來,讓我清楚地知道。」

「嗯,好。」柔兒道。

陽頂天開始加快玄氣流轉速度,並且加大玄氣能量。

一星武宗的玄氣能量。

二星武宗的玄氣能量。

三星武宗的玄氣能量。

……

五星武宗的玄氣能量。

六星武宗的玄氣能量。

七星武宗的玄氣能量。

「嗯……」寧柔兒嬌軀一顫。發出一陣呻吟。

「有些難受了嗎?」陽頂天道。

「嗯,很脹。」寧柔兒道。

「嗯。接下來我一點點的提升。」陽頂天道。

七星一層!

七星二層!

七星三層!

……

到了七星九層的時候。

寧柔兒的嬌軀已經一陣陣顫慄,雪白的身體一片通紅,香汗從身體深處,整個身體都有些濕漉。

「小天,姐姐受不住了,身體好像要炸開一樣。」寧柔兒痛苦顫聲道。

「嗯。」陽頂天中斷了玄氣輸入。

去過一條絲帕。遞給寧柔兒道:「柔兒姐,你先擦拭一下身體。」

寧柔兒接過之後,仔細地擦拭過全身。

「柔兒姐姐,你的玄脈完全沒有問題。依舊充滿活力,而且也沒有受損。」陽頂天道:「接下來。我要測試你的氣海。」

「師傅也這麼說過,說我的玄脈完全沒有問題,讓我堅持修鍊,說不定有一日會有驚喜。」柔是她無法測試我的氣海。」

想要測試一個人的氣海,一定要完全純凈的玄氣能量,不帶任何屬性才能被氣海所容納。對於別人來說,這完全無法做到,但是對於陽頂天來說,卻輕而易舉。

「等下我不知道會不會痛苦,但是你要做好思想準備。」陽頂天道:「而且,我的手會放在你的下腹,會有所冒犯……」

「小天,你不用和我說這個。」寧柔兒道:「儘管你和我接觸的時間很短暫,但是我把你看成是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之一。換成其他人,我寧願一輩子手無縛雞之力,都不會讓他碰我一下,你明白嗎?」

「嗯。」陽頂天來到寧柔兒背後坐下,伸手放在寧柔兒的下腹,按壓上去。

滑膩柔軟,卻又充滿了彈性。

寧柔兒嬌軀一顫,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陽頂天按下之後,不由得又將手上移了些許,因為他的手指間好像觸碰到柔軟的絲毛了。

輸入一股玄氣到掌心,然後用玄火焚燒,接著用陰陽化氣決進行煉化純凈,然後隔著小腹,輸入寧柔兒的氣海之內。

玄氣源源不斷地輸入。

然後,被氣海完全地接收過去。不過,氣海之內一片混沌,單憑玄氣的輸入,是完全看不清楚的。

「呼……」陽頂天指間冒出一團火焰,糅合了無數的怨靈。

「柔兒姐,這會兒會有點痛。」陽頂天道。

然後,玄火凝聚成無比尖的光芒。對準她的小腹,猛地刺入。

「礙…」寧柔兒嬌軀一顫,低聲尖呼一聲。

頓時,無數玄火怨靈融入純凈玄氣,鑽入寧柔兒的氣海之內。

然後陽頂天閉上眼睛,透過無數的怨靈。看到了寧柔兒的氣海。

陽頂天透過無數怨靈,進入了茫茫無邊的氣海之內。

一個人的氣海,就彷彿是另外一個空間一般。在人體裡面,氣海所佔的體積完全微乎其微。但是進入氣海之內,卻非常的廣大。

寧柔兒的氣海體積,大約只有陽頂天的八分之一左右。

陽頂天透過無數的怨靈,檢查過寧柔兒氣海之內的每一寸。

足足十幾分鐘后,陽頂天已經檢查過寧柔兒氣海的每一處地方。但是,完全沒有發現有任何問題。寧柔兒的氣海也完全是正常的。

長長地吸了一口氣,陽頂天將手掌離開寧柔兒的小腹,閉上眼睛,冥思苦想。

之前,他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以為寧柔兒只是氣海受傷,或者是玄脈受損,要麼是氣海之內有了什麼東西。但不管怎麼樣。自己治好寧柔兒絕對是輕而易舉的,畢竟焰焰的身體裡面有能量黑洞都被自己治好了。

所以。他以為自己只要用上聖水,最多再加一點點娜迦玄脈就可以讓寧柔兒恢復修為了。但是現在看來,遠遠沒有那麼簡單埃

寧柔兒的氣海是完好的,她的玄脈也是完好的。

但是,就是沒有一點點修為,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師傅。天鳳閣您清楚嗎?」陽頂天在腦子裡面問東方涅滅。

「嗯,清楚。」東方涅滅道。

「天鳳閣的女子不能破身,也不能懷孕,否則就會修為全失。」陽頂天道:「我今天檢查一個天鳳閣弟子的身體,她破身懷孕了。修為全失。但是,她的玄脈完好,氣海也完好,就是沒有一點點修為了,您覺得這是怎麼回事?」

東方涅滅陷入了沉思,良久后道:「孩子,天鳳閣修鍊的功法,無一不是純陰之法。所以在修鍊的過程中,也是凈化玄脈和氣海的過程。所以天鳳閣的弟子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早期修鍊速度非常快。哪怕是天賦不算非常出色的人,修鍊速度也很快。但是到了三十幾歲之後,修鍊速度就會漸漸減慢下來,到了近五十歲后,修為幾乎難以寸進。所以三十歲之前的天鳳閣弟子在整個天下都非常傑出,但是五十歲之後,天鳳閣就幾乎沒有非常絕頂的高手。」

啊?陽頂天驚訝,沒有想到天鳳閣竟然還有這一回事。

「這裡面,肯定是有原因的。」東方涅滅道:「你要從這個方面去思考。」

「嗯。」陽頂天點了點頭。

此時,陽頂天太陽穴一陣柔軟,卻是寧柔兒的雙手正在按壓。

「小天,是不是很難,沒法恢復?」寧柔庖膊灰緊的,大不了以後我把小寧寧託付給你這個舅舅好了。」

陽頂天道:「柔兒姐,對你來說有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你的修為沒有消失,反而這些年你修為一直在突破提升,你此時已經是八星級武宗的修為了。」

「什麼?」寧柔兒發出不可思議的低呼,道:「可是我在破身之前,修為僅僅只有二星武宗埃這才過去六七年,竟然突破了六級?這怎麼可能?我突破武宗之後,至少需要兩年才能有一級埃豈不是說,我修為失去之後,修鍊速度還更加快了?」

「儘管我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你此時氣海的修為,確實是八星武宗。」陽頂天道。

「那壞消息呢?」寧柔兒道。

「壞消息是,你的玄脈完好,氣海也完好,所以我根本找不到你武功消失的原因。」陽頂天道。

寧柔兒沒有說話,依舊輕輕地給陽頂天按摩,接著柔聲道:「既然找不到原因,就不要想了,我們兩人就在這裡說話吧,姐姐已經很久沒有和人說過話了。」

「小天,你現在和秦懷玉合作,你相信他嗎?」寧柔兒道。

「至少在我突破宗師之前,在打敗秦七七之前。他是值得信任的。」陽頂天道。

「你知道嗎?你在秦城已經非常出名了,夢離姑姑莊園裡面,專門為你做了幾百個雕像。」寧柔兒道。

陽頂天一愕,道:「她這是做什麼?」

「她每天都要用刀砍殺一個你的雕像,然後用五馬分屍一個,然後用火燒一個。」寧柔兒道:「甚至我聽說。連她的埋成了你的模樣。而且莊園裡面的每一個箭靶,都是你的面孔,你每天都要被無數次射中。」

陽頂天頓時身軀一顫,這該是何等的恨意埃

上次秦夢離出現在雲霄城中,剛剛出聲諷刺,就被陽頂天含糊了過去。本來還想和她說幾句話,結果後來獨孤鳳舞出現了,接下來又事情無數,就再也沒有見過秦夢離了。

「她恨你到了極點。也就是愛你到了極點,更何況你扮成沈浪的模樣和她成婚本身就是巨大的欺騙,現在你又要迎娶秦嬌嬌,只怕她更要將你恨之入骨了。」寧柔兒道。

陽頂天頓時更加頭皮發麻。

「小天,你迎娶了秦嬌嬌之後,會怎麼對待她?」柔兒問道。

「她儘管很不討人喜歡,但我依舊喜歡她成為一個開心的妻子,我會將她和西北秦家區分開來。焰焰也會對她很好的,雖然她們兩個人肯定會吵架。說不定還會打架。」陽頂天道。

「小天,如果你沒有背負這麼大的責任,就好了。」柔兒忽然嘆息一聲道:「那姐姐就帶著小寧寧去投靠你,把你當成親弟弟一樣。日後你和焰焰有孩子了,她肯定不怎麼懂得帶,我一起幫忙帶你們的寶寶。我也根本不用想著恢復武功。」

陽頂天轉身。道:「柔兒姐,你現在也可以去投靠我。」

「現在怎麼可能,尤其你要仰息秦城。」寧柔兒道。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總有一日,秦城會對我無可奈何的。」

「姐姐等著那一天。」寧柔兒道。

陽頂天忽然坐直身體,朝寧柔兒問道:「柔兒姐。你除了正常修鍊外,可有過吞玄吐納,吸收戰鬥玄氣進入氣海嗎?」

寧柔兒點了點頭。

「能夠正常吞噬戰鬥玄氣嗎?」陽頂天道。

寧柔兒點頭道:「一開始可以,後來吞噬戰鬥玄氣的能力越來越弱越來越弱,很快就完全無法吞噬戰鬥玄氣了,所以我也就失去了所有的武功。」

「有這回事?」陽頂天腦子頓時一亮。

然後,直接將手掌貼在寧柔兒的小腹上,輸入玄氣,糅合著無數的怨靈。

進入寧柔兒的氣海之後,陽頂天不在檢查氣海之內,而是檢查氣海壁。

找到問題所在了。

尋常人的氣海壁,完全是晶瑩剔透的,彷彿是無色的,又彷彿是白色的。

但是寧柔兒的氣海壁仔細一看,卻隱隱有些灰色。

眾所周知,氣海是一個虛擬的空間,每個人只有一個氣海。

但是氣海之內,卻有兩個完全獨立的空間。這兩個空間,都佔有整個氣海體積,可是又互相完全不干擾,完全不影響。就好像處於同一個空間卻又完全不是一個時空一般。

也就是說,儘管戰鬥玄氣和純凈玄氣同處於氣海之中,但是互相之間沒有任何關係,彷彿處於完全獨立的空間之內。

而寧柔兒因為修鍊的是純陰的功法,所以比起其他人來說,氣海的陰性屬性更加純粹,幾乎純粹到了極點,不能受到一點點的污染。

尋常人的氣海壁,多多少少受到外界的影響才,純凈度或許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而天鳳閣的女子,長期修鍊純陰功法,所以氣海壁純潔度比尋常人高了許多個等級。

所以,在寧柔兒破身的時候,受到了陽性氣息的衝擊。所以,氣海壁直接受到了污染。

氣海壁受到污染的後果是,整個氣海壁上無數細小的小孔被堵住了。純凈的玄氣依舊可以進入,所以她還可以正常修鍊,正常突破。但是戰鬥玄氣,因為更加渾濁,無法通過被污染的氣海壁,所以漸漸進不了氣海。

沒有了戰鬥玄氣。就無法進攻,那寧柔兒的武功,自然也完全消失了。

「柔兒姐,我找到你失去武功的原因了。」陽頂天道。

「真的?」柔兒驚喜道。

「嗯。」陽頂天道:「因為你當時被秦懷玉強暴,所以體內的能量受到了污染,直接表現在氣海壁上。你的氣海壁被污染了之後。就無法保持之前的純凈,所以氣海壁的滲透性就大大減弱。而戰鬥玄氣又是渾濁的,所以無法穿透氣海壁進入氣海,所以你就無法吞噬戰鬥玄氣,自然也就無法釋放戰鬥玄氣,然後你就失去了所有的武功。」

寧柔兒美眸一亮,道:「對,肯定是這樣。小天,你真厲害。這個問題。天鳳閣幾百年都沒有弄清楚原因,所有人只知道,天鳳閣的女子絕對不能破身。只有你一個人,弄清楚了裡面的原因。」

接著,寧柔兒問道:「既然這樣的話,那,那你能夠讓我的氣海壁重新變得純凈,讓我恢復武功嗎?」

陽頂天想了好一會兒后。搖頭道:「應該做不到,儘管我有起死回生的聖水。但你這不是受傷,也不是生玻當然,從理論上我可以用玄火焚燒你的氣海壁,將那些渾濁雜質徹底焚燒。但是在那之前,你的純凈氣海壁就會被我燒穿,引發氣海的爆炸。因為那股雜質,大概在二星武宗時候修為,已經處於你氣海壁的中間夾層內。」

寧柔兒柔聲道:「沒有辦法就算了,你能找出來原因,姐姐就已經很高興了。」

接著。寧柔兒披上一層外裙道:「你發明的五子棋,我很喜歡玩。現在秦懷玉在招待宴會,我們也不要去,你就在這裡陪姐姐下一盤棋吧。」

「嗯。」陽頂天點頭。

然後,兩個人就在地上畫棋盤,用ooxx代表不同的兩種棋子,直接畫著棋盤上下五子棋。

就這樣,兩個人坐在地上下圍棋。忽然,柔兒從床上取了一隻枕頭墊在臀下,這地板太硬太涼了。

下到中午,忽然陽頂天目光獃獃望向一處。

寧柔兒伸手在陽頂天眼前一揮,道:「小天,該你了。」

陽頂天目光置若罔聞,目光依舊望向一處。

寧柔兒朝著陽頂天的目光望去,只見到陽頂天目光彷彿在自己的雙腿之間。此時她雖然穿上了長裙,但是僅僅一層裙子是很透的,所以雙腿之間的風景隱約可見,一線艷紅,一團烏黑。

寧柔兒剛才全身赤裸也沒覺得有什麼,此時穿上裙子被看,反而覺得不自然,本能地夾緊雙腿,然後用手掌擋住下腹處。

陽頂天目光一顫,然後清醒過來,記起來剛才一直盯著寧柔兒的下腹看,不由得臉紅過耳。

「柔兒姐,或許有一個辦法,可以凈化你的氣海壁。」陽侗然,這僅僅只是我的一種想法,不一定能成功,也沒有支持他成功的相關理論。」

柔兒訝然道:「是什麼法子?」

然後,她偷偷地將手掌從下腹拿開,她當然知道陽頂天剛才是盯著自己的氣海,在想辦法,絕對不是盯著自己羞處看。

陽頂天道:「我的氣海,曾經被娜迦王族的玄氣能量改造過。那是一種非常強大的金黃色玄氣,這種玄氣超脫了陰陽,所以此時我的氣海壁,也是金黃色的。被改造過後的氣海壁,非常堅韌強大,我戰鬥的時候,已經多次焚燒氣海壁化為玄氣戰鬥,氣海都安然無恙。」

「礙…」寧柔兒一聲驚呼道:「焚燒氣海壁?那可是會氣海爆炸,粉身碎骨的。」

「尋常人的氣海,是會這樣的,但是我的金黃氣海壁,卻完好無損。」陽兒以,這種金黃玄氣能量,應該極其強大。」

「就算如此,以後也不要這樣做了。」柔兒道。

「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這樣做。」陽頂天道:「我現在說的辦法,就是把我金黃色的玄氣能量給你,進入你的氣海內。當你突破的時候,這種娜迦王族的金黃能量進會進入你的氣海壁。這種極度霸道的能量,因為會徹底改造你的氣海壁,將裡面的雜質徹底粉碎驅逐得乾乾淨淨,這樣你的氣海就會恢復通常。戰鬥玄氣也可以正常進入氣海,你就可以正常戰鬥。」

接著,陽頂天道:「不過,這種辦法是否成功,需要等你下次氣海再突破的時候,才能知道。我剛才探過你的氣海。距離突破八星武宗大概還有五分之一級。按照你的修鍊速度,此時大概還需要四個月左右。所以也就是說,需要四個月以後,才能看到是否成功。」

「四年都可以。」寧柔兒顫聲道。

接著,寧柔兒道:「小天,你是不是又要焚燒氣海壁?」

陽垛次,僅僅只是一點點。完全不會損害我的修為,只需要一點點金黃色娜迦王族能量,應該就可以徹底改造你的氣海壁。」

寧柔兒美眸一紅。對著陽頂天深深拜下,柔聲道:「小天,大恩不言謝。你只要記住,姐姐永遠是你最親的人,姐姐永遠站在你這一邊。」

陽頂天微微一笑,要說到大恩,寧柔兒把價值連城的玄火地圖交給自己,這又該怎麼說?

「柔兒姐。你還要脫掉衣衫,然後坐好。」陽頂天道。

寧柔兒脫下裙子。渾身盡裸,直接坐在地上。

陽頂天坐在她的背後,閉上雙眸,引發氣海之內的億靈妖火,開始焚燒氣海壁。

「砰……」僅僅只是一點點氣海壁,被玄火焚燒后。瞬間變成無比濃郁的金黃色玄氣。

陽頂天立刻將這些金黃色玄氣逼出氣海,然後立刻停止焚燒氣海。

金黃色的玄氣,飛快在陽頂天玄脈流轉。

「柔兒姐,為了防止金黃玄氣的浪費,你立刻閉住全身的穴道。所有的毛孔。閉上眼睛,堵住鼻子,耳朵,還有全身任何有洞孔的地方。」陽頂天道。

「嗯。」寧柔兒立刻閉上眼睛,收縮全身所有的毛孔,用手捂住口鼻,另外一手按住右耳朵,左側緊緊貼在陽頂天胸口處,堵住自己的左邊耳朵。

陽頂天正要將金黃色玄氣瞬間注入柔兒的氣海,忽然想到還有兩個洞孔。

「冒犯了。」陽頂天另外一手直接按在柔兒的下面私密處,緊緊按壓。

「進……」然後陽頂天右掌,猛地按在寧柔兒的下腹。

金黃色的純凈玄氣,在最短的距離,直接猛地注入寧柔兒的氣海之內。

頓時,柔兒嬌軀猛地一顫。一股無比強大的能量,直接就要從氣海迸發而出,從身體散發出來。

幸好,此時寧柔兒全身毛孔,洞孔全部堵祝所以,無比珍貴的金黃色娜迦王族能量緊緊溢出了一點點,剩下大部分,重新又被陽頂天逼回到氣海之內。

緊接著,陽頂天忽然又想到,或許不需要等四個月突破。現在,就可以改造氣海。

「柔兒姐,可以放鬆了。」陽頂天道。

柔兒頓時釋放全身的毛孔,嚶嚀一聲,幾乎直接昏厥過去。

毛孔封閉,是極其痛苦的。

陽頂天的手掌,離開了柔兒最私密的地方。

「柔兒姐,或許我現在就可以改造你的氣海壁。」陽頂天道。

然後,陽頂天雙掌合併,掌心頓時冒出一團美麗的火焰。

接著,他忽然發現自己左手掌心濕漉漉的,不由得一愕,很快就想到這是什麼東西了。立刻想要拿條絲帕擦拭掉,但猶豫后還是裝著什麼都沒有見到,繼續燃燒玄火,

然後,控制玄火變淡,變淡,最後完全沒有絲毫的攻擊屬性。

接著,將無數怨靈糅合在玄火之中,然後雙掌按在寧柔兒的小腹處,飛快地揉搓。

頓時,無數的怨靈,滲透在純凈玄氣之中,直接鑽入寧柔兒的氣海之內。

然後,陽頂天控制這無數的怨靈,推動這些金黃色的娜迦王族能量進入氣海壁。就這樣,無數怨靈,擠壓著金黃色的玄氣能量,活生生逼著它們進入氣海。

在無數怨靈的擠壓下,氣海之內金黃色的玄氣漸漸凝聚,凝聚。

最後,被凝聚成一支金黃色的利劍。

「刺1陽頂天猛地用力。

頓時,無數怨靈猛地推著這支金黃色的能量利劍,刺入寧柔兒的氣海壁。

寧柔兒嬌軀猛地一顫。

這凝聚的金黃色娜迦能量,完全進入氣海壁內。

然後。透過無數怨靈,陽頂天清晰地看到,寧柔兒的氣海壁有一處和其他地方顏色都不一樣,是金黃色的。

金黃色的娜迦王族能量果然滲入了氣海壁內。

接下來,就看這股王者能量能夠改造氣海壁了。

果然可以,這金黃色的娜迦王族能量進入氣海壁之後。就開始霸道地攻佔地盤,開始漸漸滲透。

頓時,寧柔兒的氣海壁越來越多的面積變成了金黃色,儘管這股金黃色已經越來越淡,越來越淡。

一刻鐘。

半個小時。

一個小時。

兩個小時!

終於,寧柔兒的整個氣海壁,全部滲透上的金黃之色,儘管此時金黃色已經非常非常淡化了。

但是氣海壁上的那種渾濁雜質,此時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陽頂天長長鬆一口氣。然後手掌離開了寧柔兒的小腹,道:「柔兒姐,你試試吞噬戰鬥玄氣,看功力是否恢復了?」

寧柔兒沒有回應,寂靜無聲。

「柔兒姐?」

陽頂天將她嬌軀翻轉過來,頓時見到寧柔兒淚流滿面,然後漸漸抽泣,香肩不斷地聳動。

「難道。還是失敗了?」陽頂天驚愕道。

寧柔兒直接撲進陽頂天懷中,緊緊抱著他。大聲地哭泣。

足足哭了一刻鐘后,寧柔兒才漸漸收下哭泣聲,道:「小天,我們成功了,我已經恢復功力了,而且比起幾年前。要強大得多。」

「真的?」儘管心中已經有底,但陽頂天內心還是無比激動。

「真的。」寧柔兒道:「你之前救了姐姐的性命,這次你又賜給姐姐新的生命,你說我應該怎麼感謝你?」

陽頂天道:「你過得幸福快樂,就可以了。」

寧柔兒拿過絲帕。輕輕擦拭自己小腹上的濕漉漉的痕,然後端過來一盤水,輕輕擦拭清洗自己的身體,然後將自己的衣衫一件件穿好。

「好了,小天,宴會都快要結束了,你這個主人應該露面了。」柔兒道:「我一會兒,就過去。」

「好1陽頂天道,然後就要離開密室。

忽然,寧柔兒在後面叫住了陽頂天。

「小天,謝謝你,終有一日你會見到,姐姐對你的感激。」

***

陽頂天回到宴會大廳,此時宴會已經進入了尾聲,換算成地球的時間,現在差不多已經快十一點鐘了,之所以宴會還沒有徹底散,是因為陽頂天這個主人還沒有出現。

陽頂天出現的時候,眾多賓客紛紛上前招呼。

本來已經進入尾聲的宴會,再度掀起了小小的高潮。

陽頂天再次見到了秦夢離,事實上想要看不見也不行。首先秦夢離太過於美麗誘人,其次她的位置就在陽頂天位置的下首,在李歸農的對面。

不過稍稍有些刺眼的是,她的身邊還有一個青年男子。

這名男子長得可比陽頂天俊美得多了,完全是面如冠玉,挺拔如山。既顯得英俊,卻又充滿男子氣概。身軀雄壯,卻有修長挺拔。

不管從身材還是長相,他都比陽頂天帥氣多了,完全屬於那種一千里地面才能出一個的那種美男子。

見到陽頂天目光望來,這名男子驕傲地抬起下巴,殷勤親密地為秦夢離倒了一杯酒,然後起身拱手道:「秋水劍派,秋晴川,見過陽城主。」

秋水劍派?是西北大陸西邊一個島嶼門派,這個島嶼換算成地球的面積,大概有不到一萬平方公里,上面有十幾萬人。秋水劍派,是這個島嶼的主人。

這個秋水劍派雖然不在三宗九門二十七派中,但卻是天道盟成員。不過最重要的,它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西北秦城的絕對追隨者,雖然有一定的獨立性,但基本上所有的大事上,完全遵循西北秦城的意志。而且目前西北秦城正在大力運作,要將一個門派從二十七派中拉下馬,然後將秋水劍派遞補進去。

當然,這個秋水島還是西北秦城最大的一個晶石基地,貴重金屬產地。所以儘管這個秋水劍派勢力不如雲霄城。但是論富裕程度遠超雲霄城。

秦夢離那個世界上最大的拍賣行,其中就有秋水劍派的股份。

不知道這個秋晴川少主是怎麼和秦夢離勾搭上的,但此時這人望向陽頂天的目光充滿了敵意,望向秦夢離的目光也充滿了佔有慾。

陽頂天舉杯,稍稍朝他致意,然後轉過頭和秦懷玉說話。

「哼1秋晴川頓時一聲冷哼。氣鼓鼓地坐回到秦夢離的身邊。

……

「賢弟,情況如何?」秦懷玉低聲問道。

「大獲成功,結果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好。」陽頂天道:「此時嫂子已經接近八星武宗了。」

「什麼?」秦懷玉頓時喜出望外,接著隨意問道:「她為何會修為盡失,賢弟可清楚嗎?」

陽頂天道:「天鳳閣女子修鍊功法,不同一般的陰性功法,是純陰之法。所以,越修鍊玄脈和氣海就越純凈。破身懷孕之後,這種純凈被破壞。使得她的氣海壁被雜質堵塞,所以純凈的玄氣可以進入,但是渾濁的戰鬥玄氣無法進入,所以也就無法戰鬥,所以大家都以為她失去了武功。實際上,她修為完全沒有受到損害。」

秦懷玉不敢置通道:「竟是如此?賢弟真是天人,將幾百年來沒有人明白的事情給弄清楚了。那你是怎麼讓她恢復了功力的?」

陽頂天道:「只要找對了原因,就不難解決了。我先將洗髓伐脈用的材料用玄火焚燒。最後釀製成一杯藥水。然後,用玄火融化半寸娜迦玄脈。最後混合一顆九品妖核的能量結晶。最後用玄火徹底焚燒,讓這三樣東西不分彼此,凝成一顆丹藥,然後讓嫂子服下。天可憐見,我們終於成功了。」

陽頂天當然撒謊了,他終不能說我將你老婆衣服剝乾淨了。然後在她下腹用力揉吧。

聽了陽頂天的話后,秦懷玉目光頓時露出一絲激動,內心也長長鬆了一口氣,道:「真是多虧了賢弟了。」

「應該的。」陽頂天笑道。

此時,秦夢離朝陽頂天道:「陽城主。究竟去私會哪個美人了,自己作為主人,竟然不見了蹤影,將所有客人扔在一邊?」

「當然是有重要之事。」陽頂天笑道。

此時,外面忽然一陣風動。

然後一道火紅色的影子騎馬沖了進來。

是嬌艷如火的秦嬌嬌,她穿著火紅色的緊身勁裝,騎在馬上更加顯得曲線魔鬼,凹凸有致。

她的身後,跟著一群英俊青年,全部目侖望著陽頂天。

在馬背上,秦嬌嬌高高在上地瞟著陽頂天道:「你就是那個叫什麼陽頂天的?」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我就是。」

說來,這還真是秦嬌嬌和陽頂天真正的第一次見面。

「要長相沒長相,要氣度沒氣度,又出身低賤,竟然想要娶我?真是做夢。」秦嬌嬌冷笑道:「陽頂天,三天後的婚禮,如果你敢出現的話,後果自負,明白嗎?」

陽頂天微笑道:「三日後婚禮,我一定領教秦小姐的手段。」

「哼哼,希望你到時候不要後悔,我會讓你痛不欲生的。」秦嬌嬌冷笑道,然後調轉碼頭,直接從大廳上沖了出去。

臨衝出去的時候,還一劍將陽頂天的大門給劈了。

從頭到尾,秦懷玉都沒有阻止,而是笑吟吟地看著,在他看來,如果出言阻止才是對陽頂天的羞辱。一個女人,本該就由她的男人自己去征服。

不過在場賓客之所以留到現在,本來就是為了看這一場戲。此時,好戲終於演完了,大家當然興盡離去。

秦嬌嬌離開后,剩下的賓客紛紛告辭。

接著,就連李歸農也去休息了,在場只剩下秦懷玉,秦夢離和秋晴川。

「秋小郎,我們也走吧,大好的晚上,可不要荒廢了。」秦夢離將玉手搭在秋晴川的手腕上,慵懶地站起嬌軀。

秋晴川目光一熱,整個身軀都激動地顫抖起來,然後示威地望了陽頂天一眼,然後挽著秦夢離轉身離去。

「秦夫人,你就這麼離去了嗎?」陽頂天道。

秦夢離冷冷一笑道:「你我有沒什麼交情,你想留我,不覺得太荒謬嗎?」

陽頂天走上前,先朝秦懷玉道:「秦大哥,你先去忙吧。」

接著,又朝秋晴川道:「秋少主,你也找個地方睡覺,我就不送了。」

最後,陽頂天直接上前,一把將秦夢離扛在肩膀上,狠狠朝她豐滿的屁股上扇了幾個巴掌道:「你還敢用手去碰其他男人,小心我將你皮子扒下來!今天晚上,不好好管教你,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說完,陽頂天又在她屁股上狠狠擰了一計!

頓時,俊美的秋晴川面色巨變!猛地拔出利劍,朝陽頂天厲聲吼道:「陽頂天,你放肆,我殺了你1

秦懷玉上前,摟著秋晴川的肩膀,道:「好了,好了,晴川走吧,別來湊這個熱鬧呢。我姑姑純粹是拉你來氣她男人的,你沒見她挽著你的手腕,隔著一層衣衫都小心翼翼的吧。你要真碰了她一根手指頭,只怕她晚上要跪一夜。」

然後,秦懷玉將氣得渾身發抖的秋晴川直接拉了出去。

陽頂天扛著秦夢離豐滿如蛇的魔鬼嬌軀,直接走到房間,然後用力將她扔在床上。

秦夢離美麗面孔變幻了好幾次顏色,然後從床上爬下來,可憐兮兮地跪了下來,道:「好了,我知道錯了,我只是確定一下你還要不要我,你要是想為你妻子報仇,等下就打輕一點。至少讓我明天還能走得動路,而且最好不要流血,也不要留下疤痕。」

PS:昨天晚上後台卡,結果更新的時候,已經過了零點。

為了保住全勤,今天更新萬字。

對於現在的我,五百塊的全勤都至關重要。

淚奔!!!--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