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九十章:觸電冰凌!秦懷玉戴綠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道:「你覺得,應該管這個世界的至尊叫什麼?」 「目前局面下,世界很難一統,混沌大陸實在太大了,會變成許多個國家。」陽頂天道:「 那個至尊,就是皇帝。」 「那好,那你想做這個皇帝...

陽頂天足足率領近千人的騎兵退伍,跟著秦懷玉一起去西北秦城迎娶秦嬌嬌。

不過,眾多嫡系高手,一個都沒有,僅僅只帶了唐伯昭。另外,還有李歸農作為媒人一同前往,穆漣漪作為貼身侍女,一路上照料陽頂天的生活。

從雲霄城到西北秦城足足有三四千里,不過很顯然沒有遇到任何麻煩。因為前面一千里,是雲霄城的領地,後面三千里,是西北秦城的領地。很顯然還沒有哪一方敢吃這個豹子膽,來找陽頂天和秦懷玉的麻煩。

這一路上,陽頂天大部分時間都和陽頂天在一起。要麼一起下棋,要麼一起練劍切磋。總之,兩個人不談過往,不談正事,竟然相處得非常愉快。或者說,秦懷玉竟然是陽頂天相處得最愉快的一個年輕人,不管是聊天還是下棋,完全讓人如沐春風一般。

這個世界上的事情還真是讓人難以預料。陽頂天和秦懷玉原本是最大的敵人,此時竟然整日地談笑風生,完全如同至交好友一般。

兩日後,陽頂天和秦懷玉的隊伍就要經過深淵城堡。

晚上,他們要在深淵城堡歇息一夜,明日一早便經過邊境浮橋。

「深淵城堡之主西門懼,拜見城主。」西門懼率領著所有深淵城堡軍官,在城堡門口跪下迎接。

陽頂天上前將他扶起,道:「西門二哥,不必如此多禮。」

「城主,秦少主,卑職已經在城堡中準備了酒宴,為城主洗塵。」西門懼道。

陽頂天個點了點頭,朝秦懷玉和李歸農道:「秦大哥,李師叔,請1

陽頂天,李歸農,秦懷玉等人進入深淵城堡,陽頂天率領的一千騎軍,輕鬆地安排在巨大的深淵城堡之中。

……

晚上的宴席,陽頂天坐在最中央的位置上,左邊是李歸農,右邊是秦懷玉。

宴中,秦懷玉非常善飲,屢屢和陽頂天乾杯飲盡,也屢屢向李歸農敬酒。

而唐伯昭,此時眼中竟然完全沒有秦懷玉,也沒有西門懼。把所有的殷勤都獻給了陽頂天,又是屢屢敬酒,又是為陽頂天拔劍而歌,又是為陽頂天舞劍。

這看上去,他唐伯昭完全是雲霄城忠誠第一人。

秦懷玉也不嘲笑,反而鼓掌喝彩。

這幾日接觸下來,陽頂天真的發現,這秦懷玉不設計害人的時候,還真的是一個超一流的朋友。

在陽頂天身邊服侍的穆漣漪看不過秦懷玉這等,忍不住諷刺道:「秦少主,李伯伯的木劍堡已經被你西北秦城的大軍霸佔了。我水紅勺姐姐沒有了家,整天都在哭,你大發慈悲饒過李伯伯一家吧。」

陽頂天皺眉,朝穆漣漪望去一眼。

「怎麼了?你和人家苟合了,現在我連說一下都不成了嗎?」穆漣漪惱怒道。

陽頂天道:「好了,這一路上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我不。」穆漣漪道:「秦少主,我想問問你,你究竟要怎麼樣,才願意把木劍堡還給李伯伯一家呢?」

陽頂天和秦懷玉聯合,共同對付秦七七,這已經有不少人心知肚明了。但是眼下除了陽頂天秦懷玉,李歸農和西門懼外,還有許多深淵城堡的軍官。這種事情,是不能捅破了說的。

頓時,陽頂天眉頭一皺道:「穆漣漪,你立刻給我回房間,否則,你就給我回雲霄城去,我不用你侍候了。」

「不侍候就不侍候,有什麼了不起的。」穆漣漪哭道,然後狠狠在陽頂天腳上踩了一下,抹著眼淚跑回到自己的房間去。

其實,自從陽頂天決定和西北秦城聯姻之後,其他人沒有說什麼,包括焰焰只是調笑了陽頂天幾句,甚至還覺得陽頂天受了巨大的委屈,所以好幾晚上都用最誇張的姿勢侍候了陽頂天。

但是穆漣漪始終表現得非常氣惱,這幾天一直都沒有給過陽頂天好臉色。

這次去秦城,陽頂天原本沒有要帶穆漣漪,是焰焰安排的。

秦懷玉嘆息一聲,朝李歸農敬酒道:「李師叔,關於木劍堡,我一定會想辦法給您一個交代的。」

李歸農微微一笑,將酒飲下。

……

晚上,陽頂天回到房間休息。

穆漣漪正彎腰給陽頂天整理床鋪,原本就健美豐滿的她,此時的背臀曲線顯得更加圓滾肥滿。

「漣漪,如果是為了我自己,我肯定不會妥協,不會苟合於秦城。」陽東是為了秦城,為了此時還比較弱小的秦城,我卻願意這麼做。我以為,你應該可以理解的。」

「我只是一個卑賤的侍女而已,您何必跟我解釋呢?」穆漣漪道。

「好了,你要責怪,你要罵我的話,當著我你怎麼罵都可以,但是去了秦城之後就不要說了,會給你帶來危險的。」陽頂天道。

「不用,明天天亮,我就回雲霄城。」穆漣漪冷淡道。

「好,那樣也好。」陽頂天道。

穆漣漪上前,為陽頂天脫下衣衫,換上柔軟的睡衣。

陽頂天上床之後,穆漣漪就在外間的床上躺下,從頭到尾都沒有給陽頂天一個好臉色。

……

陽頂天閉目修鍊,就當作是睡覺。

半夜時,忽然陽頂天感覺到一股冰冷幽香的氣息。頓時,身上的汗毛猛地一炸,猛地睜開眼睛。

頓時見到床前,站著一個絕美曼妙的身影。

是東方冰凌,她竟然出現在這裡。

「師妹。」陽頂天下床,道:「你怎麼來了?」

東方冰凌美眸盯著陽頂天道:「你是要去和西北秦城聯姻?」

陽頂天點了點頭。

「一定要去嗎?」東方冰凌道。

「是的,師妹。」陽頂天道:「秦城的勢力太大了,我現在還不夠強大,只能通過這種方式保護雲霄城。」

「西北秦城和邪魔道有勾結,以後你洗不幹凈的。」東方冰凌道。

「師妹,以後的局面是怎麼樣的,現在還很難說。」陽頂天道:「不過你放心,我肯定站在正義的一方的。」

接著,陽頂天笑道:「你半夜前來,就是為了向我興師問罪的嗎?」

東方冰凌搖搖頭,道:「我是來問你,你大概什麼時候要去才陽性玄脈精?」

「大概,快一個月後吧。」陽頂天道。

「那好,我在混亂之地的沼澤地等你。」東方冰凌道。

陽頂天微微一愕,然後道:「謝謝師妹。」

陽頂天知道即將成熟的玄脈精,在極北之地的陰陽境。要到那個地方,要穿過幾千里的邪魔道領地。陽頂天儘管已經是武尊級,但一個人穿過幾千里邪魔道領地,還是太危險了。而東方冰凌是宗師級強者,和她一起去,安全上就有了幾分保障。

「嗯,那我走了。」東方冰凌道。

然後,她嬌軀輕輕一飄,就要飛走。

「師妹且慢。」陽頂天道。

然後,從空間指環內掏出幾顆聖水丹藥,遞過去道:「師妹雖然很強大,但以防萬一,這幾顆丹藥你還是放在身上吧。」

東方冰凌道:「我不需要。」

然後,她就要離開。

「讓你拿著,就拿著。」陽頂天上前直接抓過她的小手,將丹藥放在她的手心。

東方冰凌的小手冰涼滑嫩,如玉柔軟,觸碰之下,真的有種觸電的感覺。

陽頂天身體微微一顫,然後放開了她的手。

東方冰凌的嬌軀,也隱約微微一顫。

然後,一道靚影一閃,東方冰凌直接消失在眼前。

空氣中,只留下迷人沉醉的幽香。

要說真是奇怪,東方冰凌身體上的每一寸,哪怕是最私密的地方,陽頂天都看了無數遍,甚至也觸碰過無數遍,再清楚不過了,甚至比焰焰的身軀還要清楚。

但東方冰凌此時在陽頂天心中,依舊是無比的神秘。

雖然不知道多少次,為她洗過身體。但此時,僅僅只是觸碰一下手,也會如同觸電一般。

……

次日,陽頂天和秦懷玉帶領千人,穿過了已經被封鎖凈橋的邊境,進入了西北秦城的領地。

經過七天的長途跋涉后,陽頂天再次到達了秦城。

不過,陽頂天和秦懷玉沒有進城,而是在城外的一個莊園先住了下來。

「陽頂天,在進城之前,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在一個水池邊上的亭子上,兩人正在下棋,秦懷玉一邊落子一邊道。

「嗯,你說。」陽頂天道。

「你的理想是什麼?」秦懷玉道。

「是有多高,就說多高的那種理想嗎?」陽頂天問道。

秦懷玉點頭道:「就是這種理想,不管能不能做到,但是內心深處的終極目標就是這個。」

「尋找上古世界毀滅的真相。」陽兌到拯救這個世界的辦法,並且徹底改變這個世界的局面,將武道勢力國家化,壓制武道,鼓勵生產,促進這個世界所有人儘可能的平等。」

「後面一半,你曾經和我父親說過。」秦懷玉道。

「是的。」陽頂天道。

「那麼,如果消滅了天道盟,也消滅了邪魔道,將整個世界一統,將武道徹底壓制,所有武裝勢力國家化以後,你想做這個世界的最高至尊嗎?」秦懷玉道:「你覺得,應該管這個世界的至尊叫什麼?」

「目前局面下,世界很難一統,混沌大陸實在太大了,會變成許多個國家。」陽頂天道:「

那個至尊,就是皇帝。」

「那好,那你想做這個皇帝嗎?」秦懷玉道。

陽頂天搖頭道:「首先,在我們有生之年,或許都見不到武道被徹底壓制。其次,或許我不知道我究竟想要做什麼,但肯定不是想要做皇帝。用最不要臉的話說,我想要的是,受到所有人的敬仰,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都是至高無上的權力。但是,我自己又從來不行駛這種權力。我只需知道,我改變了這些世界許多東西,有很多人膜拜我,就完全夠了。」

接著陽頂天不好意思笑笑道:「你不許嘲笑,我說過,理想就是按照最高最終極的目標去做,所以也按照最不要臉的說。」

秦懷玉頓時哈哈一笑道:「沒錯,你這個目標實在太遠大了,比我,比我父親的目標還要遠大。」

……

次日,陽頂天進入西北秦城。

此時,秦城之內已經有了許多賓客。不過這次顯然和秦萬仇的生日不一樣,秦萬仇壽宴那次,整個混沌大陸所有的勢力全部到場慶賀。而這次,秦嬌嬌的婚禮,來的全部是西北大陸的勢力。

在內城,陽頂天非常正式地在大殿上,拜見了秦萬仇。

用的敬語是:「小婿陽頂天,拜見岳父大人1

對方很明顯知道陽頂天就是沈浪,而且沈浪也曾經陰過秦萬仇,當然實際上是被秦萬仇陰了。但是秦萬仇言語間,就彷彿不知道他陽頂天是沈浪一般,沒有提到過半句沈浪之事。

而且,秦萬仇對陽頂天的態度不好也不壞,不冷也不熱。不過終究是有些冷淡,和對沈浪的態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對於陽頂天和秦懷玉勾結對付秦七七,秦萬仇當然知道得一清二楚。他不贊成,也不反對,只是坐視。

很顯然,秦懷玉和秦七七之間的競爭只要不過線,他都是樂意看到的。

非常公式化地見過秦萬仇后,陽頂天便回到自己的府邸中安歇。

沒錯,陽頂天在秦城已經有府邸了。因為他即將娶秦嬌嬌,成為秦萬仇的嫡女婿,所以在秦城也算半個主人,所以也有一座很大的府郟

整個府邸,也足足有上百畝,足足幾百間房子。

而且難能可貴的是,整個府邸此時完全是空的,秦城沒有安排一個人。陽頂天和手下千年進駐之後,連半個眼線都沒有。從廚師到守衛,全部都是陽頂天的人。

下午,陽頂天廣撒請帖,邀請秦城之內所有的權貴晚上來陽府赴宴。

……

晚上,陽頂天的宴會正式開始。

秦懷玉帶著妻子寧柔兒,第一個趕到,不過小寧寧沒有來,卻不知道為什麼。

見到陽頂天,寧柔兒微微一愕,然後柔聲道:「又見面了,小弟。」

寧柔兒的態度非常自然,依舊是溫柔如水。

秦懷玉憐愛地望著寧柔兒,笑道:「現在我們可是親上加親了,你這個弟弟喊得一點都沒錯,妹夫可不就是弟弟嗎。」

「大哥,嫂子,裡面請。」陽頂天道,帶領著秦懷玉和寧柔兒進去。

「賢弟,你可邀請了夢離姑姑和嬌嬌了嗎?」秦懷玉問道。

陽頂天道:「我邀請了秦夢離姑姑,沒有邀請嬌嬌。」

「那就好,那就好。」秦懷玉笑道,接著他湊到陽頂天耳邊道:「賢弟,你跟我過來。」

陽頂天頓時跟了過去。

秦懷玉一臉嚴肅道:「賢弟,父親今日對我表示了極大的不滿,我現在情形有些不妙。」

陽頂天道:「怎麼回事?」

秦懷玉道:「他對你支持我沒有意見,對你娶嬌嬌也沒有意見,甚至我們聯手對秦七七那個妖女也沒有意見。但是這不能損害秦城的利益,他認為我們阻止秦七七掌控西南大陸,已經越過了底線,已經損害了秦城的利益。」

對於這一點,陽頂天並不意外,他問道:「那麼秦宗主具體是反對哪一點?」

秦懷玉道:「他認為天鳳閣的前閣主太桀驁不馴了,難以控制。如果救了她,讓她重掌天鳳閣,那秦城就無法掌控天鳳閣,進而無法真正得到西南大陸。」

陽頂天道:「可是,我們已經善良過的。段汝妍重掌天鳳閣只是暫時的,到時候天鳳閣主會是嫂子寧柔兒。」

「你嫂子今年二十九歲,他的修為在幾年前已經完全消失了。但儘管他是西南大陸第一天才,但是在修為消失之前,她也只是武宗級而已,想要成為天鳳閣主,何其困難?」秦懷玉道。

陽頂天道:「那嫂子這幾年,是否還有修鍊?」

秦懷玉道:「雖然失去了所有的修為,但是也修鍊得比我還要刻苦。」

陽頂天道:「那如果在一兩年內,嫂子可以突破武尊的話,能否成為天鳳閣主?比如,她已經不是處子之身,她曾經生過孩子這一點,會不會成為致命的障礙?」

「那倒是不會。」秦懷玉道:「其實,天鳳閣並沒有真正不能破身,不能生子的明面規矩。只不過她們修鍊的武功,只要一破身,一懷孕,全身的功力就會散荊所以,不破身,不懷孕彷彿成為了她們的天條。」

接著,秦懷玉道:「如果一兩年內,柔兒能夠突破武尊的話。那麼十年之內,就能突破宗師。她就會成為天風閣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宗師。成為天鳳閣主,幾乎是水到渠成。」

陽頂天道:「那好,那我心中有底了。我和嬌嬌的婚禮之後,立刻給嫂子恢復功力。」

秦懷玉道:「來不及了,最好今天就能恢復,明日便讓父親看到效果。否則,他不願意讓我們救段汝妍。」

「可是,那需要不短的時間,今天晚上我要招待客人。」陽頂天道。

「我來幫你招待客人,你現在去為你嫂子恢復功力。」秦懷玉道:「這是最重要的事情。」

陽頂天道:「還有一件事情,我為嫂子恢復功力的時候,難免會有些冒犯……」

「別說這個,我難道是如此迂腐之人嗎?」秦懷玉擺了擺手,然後朝寧柔兒道:「柔兒,你隨陽頂天去,讓他幫你恢復功力,他不管讓你做什麼,你都照辦,知道嗎?」

寧柔兒點頭柔聲道:「是,夫君1

此時,外面的迎賓大聲喊道:「秦夢離夫人到1

秦懷玉道:「賢弟,你趕緊帶著嫂子去,否則就不能脫身了。」

陽頂天朝秦懷玉拱了拱手,然後帶著寧柔兒去秘密的地下室內。

……

這間秘密的地下室,建在水池之下。西北秦城好像所有的密室都喜歡建在水下面。

密室之內,只有陽頂天和寧柔兒兩人。

整個密室之內,頓時瀰漫著寧柔兒特殊的體香。她依舊如此絕美曼妙,豐滿溫柔。

「寧姐,等下我為您恢復功力的時候,或許會有肌膚之親,甚至會觸碰你比較**的部位。」陽頂天道。

寧柔兒臉蛋微微一紅道:「我當你是親弟弟,我怎麼會在意。」

陽頂天又道:「小寧寧好嗎?」

「她好得很,但是很想你,對她親爹爹很不親。」寧柔兒道:「天天嚷著要你。」

接著,寧柔兒笑道:「好了,弟弟,不要閑扯了,開始吧。」

陽頂天臉一紅道:「那好,寧姐姐,請你脫下衣衫吧?」

「全部脫光?」寧柔兒羞澀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