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八十七章:陽頂天大開殺戒,五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交給你。但是你的心完全被蒙蔽了。」 「好了。」陽頂天嘆息一聲道:「要麼。告訴我一個愛你女人的名字。要麼,我現在就殺了你。」 楊錚望著陽頂天。淚水不斷從眼眶湧出,然後雙腿一軟,直接跪倒在...

?? 楊岩最後的跪拜,根本不是為了求饒,而只是想要讓陽頂天饒過楊錚一命而已。

此時,楊錚已經完全跪得癱倒在地,而燕別離臉上一陣陣抽搐,整張面孔沒有絲毫血色。渾濁的目光中充滿了顫抖和恐懼,他不知道自己是應該拿起武器廝殺,還是應該直接跪下來求饒。

陽頂天朝西門夫人,蛇尾嬌望去一眼,然後直接拔出金黃魂劍。

三個人整齊圍上前去。

燕別離面色巨變,趕緊舉起手中武器,目光朝楊錚望去。

但此時的楊錚依舊跪在地上大聲嚎哭,沒有任何反應。

「抱歉。」陽頂天朝燕別離道。

然後,三個人的劍,直接朝燕別離刺去。

執法閣長老燕別離,先是雙目猛地一睜,手中劍猛地要朝陽頂天斬來,但是到了中途,又完全放棄,就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噗刺……」陽頂天一劍,直接刺穿了燕別離的心臟。

一口鮮血從燕別離嘴裡湧出,然後他高大的身軀,轟然倒地。

燕別離死了,雲霄城執法閣二十年的長老,終於了結了。

他想要求饒,但是他的驕傲又不願意讓自己求饒。他想反抗,但是又知道反抗沒有任何意義。所以,他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任由陽頂天來殺。

殺完燕別離后,陽頂天來到楊錚面前,。

「楊錚,這些年你有過什麼女人嗎?有生了小孩嗎?」。陽頂天問道。

「要殺便殺,不用在這裡假惺惺的。」楊錚冷笑道。

「你想要讓楊氏絕後嗎?」。陽頂天冷道:「楊岩真是瞎了眼睛,竟然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你的身上。」

頓時,楊錚身軀一顫。

然後搖搖頭道:「我一生摯愛是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怎麼可能會有女人,怎麼可能會有孩子?」

「那麼,你立刻告訴我一個女人的名字,這個女人一定要非常非常喜歡你,我讓人把她帶過來,你們成婚。並且圓房,等她剩下一個孩子之後,不管男孩女孩,我都會殺了你,然後把你的孩子抱過來撫養,親自教他練武。長大以後,如果他足夠出息,雲霄城可以交給他。」陽頂天淡淡道。

頓時,楊錚完全呆了。

「你或許覺得我很無恥。竟然和秦懷玉苟合,竟然和秦萬仇聯姻,這幾乎不亞於認賊作父。」陽東這絕對不是為了我的權勢,我對雲霄城的權位沒有任何興趣,我只是想要保護我在乎的人而已。我之前就和你說過,如果你足夠清醒的話,我可以不做這個雲霄城主,我可以交給你。但是你的心完全被蒙蔽了。」

「好了。」陽頂天嘆息一聲道:「要麼。告訴我一個愛你女人的名字。要麼,我現在就殺了你。」

楊錚望著陽頂天。淚水不斷從眼眶湧出,然後雙腿一軟,直接跪倒在地,顫聲道:「多謝城主成全,混亂之地,雷音鎮。迷離堂,小桃紅。」

「是個妓女嗎?」。陽頂天道。

楊錚點了點頭,道:「是個妓女,曾經冒死救過我的命。我答應帶她走,但是騙了她。我有負於她。」

陽頂天皺眉道:「我對妓女沒有多少偏見,但是她的天賦可能不太好,日後生出來的孩子,估計武道天賦也不會太強。」

楊錚道:「我已經是不祥之人,怎能再禍害其他女子。」

「好,回到雲霄城后,我便派人去將她接過來。」陽頂天道。

「多謝城主。」楊錚跪下叩首。

接著,陽頂天從空間指環內掏出一顆火紅色的丹藥,然後用玄火焚燒。

「轟……」頓時這顆丹藥猛地炸開,化成一團紫紅色舞動的光影。

「這是西門寧寧配置的毒藥,名字叫鬼索!雖然比不上深海玄毒,更加比不上黑暗結晶,但是解藥卻是唯一的,也基本上沒有可救之法,你吃下去吧。」陽頂天道,然後將這團紫紅色光影猛地按入楊錚的胸口。

頓時,楊錚的臉上,出現一道妖異的紅斑。

「紅衣,鎖住他全身所有的玄脈,堵住他的氣海。」陽頂天道。

頓時,妖嬈上前,飛快鎖住楊錚全身所有的玄脈。

只見到楊錚身軀一顫,然後面孔猛地一白,瞬間失去了所有的修為。

……

「秦大哥,你請進來吧。」陽頂天做好事情后,朝外面喊道。

秦懷玉走了進來,望著楊岩和燕別離的屍體,道:「已經做完了?好,以後可以輕鬆上陣了。」

接著,他見到彎腰縮背的楊錚,頓時朝陽頂天道:「賢弟,這本是你的家事,我不好多嘴。但是對於敵人一定不能心慈手軟啊,一定要斬草除根。別看他們現在可憐,未來很有可能就毀在他們手中。他們與你的關係,和你我之間不一樣。我們之間沒有死仇,但是你們之間可是絕對的死仇埃」

陽頂天一愕,沒有想到秦懷玉竟然勸陽頂天殺楊錚。

「殺還是要殺的,但是過一段時間再殺。」陽頂天道。

「那也可以。」秦懷玉道:「沒有我西北秦城,這楊錚也掀不起什麼風浪。」

接著,秦懷玉又道:「還有賢弟,我做事一貫來很徹底乾脆的。這個任斷滄是我西北秦城長期潛伏在你們那的底,還有這個左伯寧也是我們派過去的,他們兩個就不給你添亂了,我帶回秦城去。還有黑血城堡,還有滲透在你雲霄城領地的幾千軍隊,我都會帶回去。西門懼,我也會帶回去。回到雲霄城后,我就讓西門懼去和你交接。」

陽頂天道:「西門懼,就不需要回秦城了吧。他是雲霄城長老,明明好好活著卻離開雲霄城,彷彿不大合適。這樣吧,讓他去深淵城堡。雲霄城和秦城既然已成為一家。那邊境就沒有必要如臨大敵一般了,讓西門懼去鎮守深淵城堡正好合適。」

秦懷玉點了點頭,笑道:「好,就依賢弟。」

接著,他朝西門懼道:「姐夫,還不拜見你的城主。從今往後。你就要忠誠於你的城主了。」

西門懼上前跪下,恭敬道:「西門懼,拜見城主。」

陽頂天伸手將西門懼扶起道:「好了,大營那邊還有一些事務沒有處理,西門懼你隨我一同去處理好。」

「遵命。」西門懼道。

然後,陽頂天朝秦懷玉拱手道:「秦大哥,那我就去處理事務了,等雲霄城一切瑣事處理后,我立刻隨你去西北秦城。」

「好。賢弟請便。」秦懷玉道。

「告辭。」陽頂天道。

「告辭1秦懷玉道。

然後,陽頂天背著楊岩和燕別離的屍體飛躍下山,西門夫人,蛇尾嬌,妖嬈直接飛下山去。西門懼背起楊錚,也飛了下去。

幾個人上馬,朝著幾十裡外的大營賓士而去。

跑出幾里后,蛇尾嬌道:「城主。我們這樣回去,沒法向雲霄城領地的那些諸侯交代埃」

是埃沒法交代。李中堅沒有救出,天羅摩沙沒有殺掉。

陽頂天擺了擺手道:「放心,他聰明之極,我們想到的事情他早就想到了。」

果然,沒過一會兒,從後面響起一陣聲音。

「陽頂天城主稍候。」後面。傳來秦不醒的聲音。

然後,只見秦不醒,天羅摩沙,還有李中堅,李中堅妻子。兒女,幾人幾騎追了上來。

李中堅率領妻子兒子上前跪下,道:「李中堅,拜謝城主救命之恩。」

來到陽頂天面前,秦不醒送上一個大包袱道:「陽頂天城主,這是少主給你的禮物。」

陽頂天接過來,稍稍打開,頓時一股血腥氣撲面而來。

裡面,是五顆人頭。

左伯寧,任斷滄兩顆人頭。這兩個人,都是西北秦城打入雲霄城的底,此時被秦懷玉毫不留情地殺掉,割下人頭送給陽頂天做禮物。

陽頂天並沒有主動提出,但是他說了一句。西門懼明明好好活著,卻要離開雲霄城,這會讓雲霄城的弟子們說閑話。言外之意就是,那左伯寧和任斷滄,就這麼消失在雲霄城,好像也沒有足夠的理由埃

所以,秦懷玉在陽頂天走了之後,立刻砍下了這兩人的腦袋。

剩下的三顆腦袋,其中兩顆是風雲烈谷剩下的兩個長老,最後一顆是假天羅摩沙的頭顱。

「少主讓我向你道歉,他確實離不開天羅摩沙,所以只能用假的腦袋代替,不過應該可以以假亂真了。」秦不醒道。

當然可以以假亂真,如果不是天羅摩沙好好站在面前,陽頂天還真以為他的腦袋被秦懷玉砍了下來。

陽頂天躬身行禮道:「多謝秦大哥的深情厚誼,期待來日再會,告辭1

然後,陽頂天提著巨大的包裹,翻身上馬,朝大營賓士而去。

……

此時,玫瑰山莊的寶煙閣中,雲霄城領地的諸侯們,正在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紙包不住火,這些人都不是傻子。

陽頂天隨著楊岩等人離開的時候,以前不知道的現在肯定也都知道,楊岩等人的企圖了,那就是借天羅摩沙之手,殺掉陽頂天。

楊岩一方,足足有七名武尊級強者。而陽頂天一方,僅僅才有三人。

所以,所有人都覺得陽頂天這次肯定有去無回了。

「陽頂天這次死定了1

「沒錯,或許這是有史以來最短命的城主了,從頭到尾沒有超過三個月1

「陽頂天死了之後,真不知道西門焰焰這個絕世嬌娃會便宜了誰啊?」

「廢話,當然是新城主楊錚。」

「未必,未必,也有可能是別人,一個更大的人物哦1

諸侯們,一邊喝酒,一邊調笑。

忽然,有一個人開口道:「其實,陽頂天做城主也不錯,他這個人挺好的……」

這話一出。大廳內頓時一片寂靜。

「嘿嘿……」沙破天冷笑道:「讓這麼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騎在我們脖子上拉屎撒尿,你們願意,我可不幹。」

「對,我們不幹。」紅河谷祝三寶道:「我們這些人就是要找靠山,也要找最強的。他陽頂天算什麼東西?不就是一個姦淫岳母,母女雙收的色中惡魔嗎?只是走了狗屎運而已。讓他在我們頭頂上作威作福,老子死也不服。更何況,他現在早已經死了。」

「對了,說不定屍體都拿去餵了狗。」沙破天笑道:「楊錚少主可是恨他入骨,西門焰焰大好的處子之身就是毀在陽頂天手裡的,害的他楊錚大城主只能喝第二道湯。」

祝三寶垂涎三尺,道:「西門焰焰那種絕色尤物,讓我嘗第一百道湯我也願意埃」

「可不是嗎?陽頂天真是艷福不淺,幹了白玉琢成一般的絕色嬌娃西門焰焰。又睡了成熟艷麗的楊佩佩。換成老子,就算立刻死了也願意礙…」

頓時間,大廳內的聲音變得下流起來。當然,也有大部分人紛紛皺起了眉頭。

踩陽頂天,他們不介意。但是對於西門無涯,他們還是充滿敬意的。聽到祝三寶和沙破天這樣做賤西門夫人,他們確實內心不爽。

「祝三寶,你客氣一點。西門夫人畢竟是西門城主的遺孀。」有人看不過眼道。

「呸……」祝三寶冷笑道:「她能和陽頂天通姦,能夠和女兒一起在床上服侍自己的女婿。還不允許別人說埃現在她女婿已經死了,說不定又要爬到新女婿楊錚的床上了,這下更亂了,楊錚可是喊她姑姑的……」

其實在場沒有人知道祝三寶為何這麼痛恨西門夫人。就是當時他上雲霄城上供的時候,被西門夫人的美貌所震,竟然試圖買通西門夫人侍女。偷取西門夫人的貼身內衣。結果被西門夫人知道,她心地善良沒有告訴西門無涯。而是單獨去懲罰祝三寶,斷了她一指。

撿了一條性命的祝三寶沒有絲毫的感激,反而對西門夫人更加恨之入骨。西門無涯不在之後,這祝三寶更是對西門夫人極盡言語玷污。

「甚至不止爬上楊錚的床。楊佩佩說不定連秦懷玉的床也要爬礙…」

在祝三寶猥瑣下流的大笑聲音中。

一串馬蹄聲如同奔雷一般靠近,然後陽頂天帶領眾人,如同風一般衝進大廳之中。

頓時,所有人猛地一驚!

陽頂天竟然回來了?他竟然沒有死?他竟然回來了?

沖入大廳之後,陽頂天直接躍下戰馬,坐到大廳最高位置上。

大廳之內,所有諸侯都忘記了喝酒,獃獃地望著上面的陽頂天,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陽頂天將一個包袱猛地扔了出來。

頓時,滾出來三個猙獰的人頭。

一個是假的天羅摩沙,還有兩個是蠻族長老。

「除惡必盡,蠻族首領天羅摩沙,還有兩個爪牙,已經伏誅。」陽頂天道:「自此,所有入侵雲霄城領地蠻族全部被斬盡殺絕,這次大戰,圓滿結束。:」

所有人,獃獃望著地上的三顆人頭,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接著,陽頂天又拿出了幾顆人頭,但是卻態度恭敬地擺在桌面上。

任斷滄的人頭,左伯寧的人頭。

頓時,在場所有人一聲驚呼。

接下來,是燕別離的人頭,最後是楊岩的人頭。

「礙…」在場眾人,終於忍不住震驚出聲。

楊岩死了,燕別離也死了,任斷滄也死了,左伯寧也死了。

雲霄城的長老,竟然一下子死了四個。而且,作為反對陽頂天的領袖楊岩,花大價錢拉攏諸侯,甚至可以說是這些諸侯的最大靠山楊岩,竟然死了。

怎麼回事,不是楊岩設下陷阱要弄死陽頂天嗎?怎麼陽頂天沒事,楊岩反而死了?

陽頂天望著桌面上的四顆人頭,悲聲道:「天羅摩沙,窮凶極惡,臨死反撲。我雲霄城楊岩大長老,燕別離長老,任斷滄長老,左伯寧長老,全部被害1

在場近百人,又是一聲震動,不敢置信地望著這四顆人頭,一下子不知道作何反應。

「他們生得偉大,死得光榮,我雲霄城不會忘記他們,雲霄城千里領地的每一個子民,都不會忘記他們,他們永遠不朽,他們永遠是我雲霄城的楷模,榜樣。」陽頂天大聲嘶吼道:「可是,就在我們浴血奮戰,甚至四名長老都英勇就義的時候。竟然有人犯下姦淫劫掠之罪,竟然有人策動造反,竟然有人出言玷污城主,還有先城主夫人?你們拍拍自己的良心,對得起楊岩大長老的在天之靈嗎?」。

接著,陽頂天目光朝西門懼和楊錚望去,道:「楊錚,西門懼,你們說,想祝三寶,沙破天這樣的狼心狗肺之輩,應該作何處置?」

西門懼上前躬身道:「啟稟城主,祝三寶應該拔舌閹割,然後活活焚燒而死。沙破天,應該毀去玄脈,五馬分屍1

陽頂天目光一縮,冷道:「諸人聽令,祝三寶造謠生事,攻訐城主,玷污先城主夫人。受拔舌閹割之刑,然後焚燒至死。沙破天,策動造反,判五馬分屍之刑。楊氏親軍所有參與劫掠姦淫者,全部斬首示眾1

陽頂天命令一下。

沙破天祝三寶面色一變,厲聲道:「陽頂天,你敢?」

沙破天振臂一呼道:「兄弟們,大家跟他們拼了。我們上百人,足夠將陽頂天碎屍萬段。我們將楊佩佩,蛇尾嬌,全部先奸后殺1

這話一出,在場頓時一陣震動。

「嗖嗖嗖……」沙破天的話音還沒有落下,頓時一聲慘呼。

西門懼鬼魅一般閃到他的身後,出劍如電,直接削斷沙破天四肢筋脈。然後利劍猛地刺入他的氣海處,猛地一攪。

「礙…」沙破天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嚎,氣海被徹底毀滅。

然後,楊錚大聲喝道:「來人,祝三寶以下犯上,造謠生事,玷辱先城主夫人。將他拉出去,拔舌閹割,火刑焚燒而死。沙破天,策動造反,勾結外敵,根據城主之令,判五馬分屍1

頓時,在場眾人完全驚呆了!

這西門懼和楊錚,不都是陽堵穡吭趺聰衷諍脫舳ヌ駒諞黃鵒耍而且還對陽頂天畢恭畢敬,馬首是瞻。

祝三寶面色驚絕,嘶聲吼道:「大家和他們拼了,我們人多,我們和他們拼了。」

但是,儘管有人蠢蠢欲動,但始終沒有一個人真正站出來。

在場所有諸侯都在驚懼,為何忽然之間,西門懼和楊錚都站在了陽頂天一邊。而且,楊岩等人又已經身首異處。此時,他們再跳出來,那完全是找死了。

然後,再祝三寶驚天動地的慘叫聲中,李中堅親自上前,如同拖死狗一般,將祝三寶拖了出去。

兩名武士進來,抓住沙破天的雙手,活生生拖了出去,地上一道長長的血跡。未完待續……

PS:雙倍月票最後一天,拜求月票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