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八十五章:震服秦懷玉!楊岩諸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竟然真的將她放出來了,你是怎麼做到的,我完全無法想象,就連我父親也無法釋放她埃」 然後,秦懷玉嘆息一聲道:「儘管我想著你怎麼都不可能將他釋放出來,但是我這個人,算無遺策,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做...

「你們,安心地去死吧,我會告訴所有人,你們死在天羅摩沙手中,你們死得很勇敢,和天羅摩沙同歸於荊」陽頂天繼續說道。

頓時,楊岩一陣踉蹌,後退了兩步,完全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望著妖嬈。

「不可能,這不可能1楊岩不住顫抖道。

「好了,你們可以上路了。」陽頂天道。

就在這個時候,秦懷玉忽然咳嗽一聲,道:「陽頂天,這位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就是玄尾妖狐妖嬈吧,她被陣法囚禁在雲霄城的地牢之中有十幾年了。」

秦懷玉這話一出,不僅僅是陽頂天,就連西門夫人也面色劇變。

「用不著這種表情。」秦懷玉道:「當年追捕這隻千年狐狸,我父親也在場的。我謀雲霄城的時候,我父親也多次提醒過我,要小心地牢深處的這隻千年妖狐。當然,他說的注意並不是說妖嬈會如何興風作浪之類的,而是我掌控了雲霄城之後,也不要因為任何好奇去見這隻千年妖狐,要當作完全不知道他的存在一般。因為這隻妖狐的身份太特殊了,完全是天下公敵,我如果招惹了,後果不堪設想。」

接著,秦懷玉道:「不過我父親非常斬釘截鐵地說過,妖嬈被陣法所困,這個世界上完全沒有人可以解開。我真的沒有想到,你竟然真的將她放出來了,你是怎麼做到的,我完全無法想象,就連我父親也無法釋放她埃」

然後,秦懷玉嘆息一聲道:「儘管我想著你怎麼都不可能將他釋放出來,但是我這個人,算無遺策,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做了相關準備的。不醒師叔,該你出來了。」

頓時。一個衣衫襤褸,慵懶的中年男子緩緩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打著哈欠,雙眼迷離,一臉頹廢,彷彿永遠都睡不夠一般。

秦不醒,雲霄城的秘密高手之一。雖然醒秦。但是和秦萬仇沒有什麼血緣關係,只是被賜姓秦而已,此人只好兩件事物,一是武道,而是美酒。

不過,這個世界上大多只是隱隱知道秦不醒這個人。還有他大概是宗師級強者了,但是他具體什麼修為,基本上就沒什麼人知道了。畢竟,西北秦城需要宗師級強者出手的機會實在不多。

宗師級強者,幾乎是這個世界的頂尖強者。所以任何一個勢力,都不會有太多的宗師級強者,包括西北秦城。

整個西北秦城。明面上的宗師級強者,也僅僅只有五人而已。

這次,秦七七席捲西南大陸,帶走了兩個。

西北秦城偌大的領地,有兩個宗師鎮守。

剩下來這個秦不醒,便被秦懷玉帶了過來。可見,為了這次順利除掉陽頂天,秦懷玉幾乎是嘔心瀝血埃

秦懷玉望向妖嬈道:「這隻妖狐在人形的時候。應該僅僅只有三星宗師吧。不醒師叔是五星宗師,雖然殺不了她,因為不能殺了她,但是壓制已經足夠了。剩下天羅摩沙,殺你陽頂天應該綽綽有餘了。當然,擒住楊佩佩去獻給我的父親,也綽綽有餘了。」

陽頂天沒有理會秦懷玉近乎侮辱的語言。指著身邊的妖嬈,頓時哈哈一笑道:「你覺得她妖嬈?你還真有想象力埃首先,你覺得憑藉我,能夠驅使千年妖狐嗎?其二。妖嬈是玄尾妖狐,一年時間內只有極其短暫的日子可以化為人形,這個時間基本上不會超過一整天,你覺得我有能力把她固定在人形上嗎?還有,你都說過連你父親都無法釋放妖嬈,更何況是我?難道你覺得我比你父親還要強嗎?」

此時,秦懷玉也閃過一絲狐疑。

確實如同陽頂天所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驅使千年妖狐。其二,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讓妖狐固定在人形。

「不是妖嬈,那又會是誰?」秦懷玉笑道。

「以你的聰明才智,應該可以想到。」陽頂天道:「兩個多月前,我剛從哪裡回來?」

「幽冥海?」秦懷玉道。

「沒錯,幽冥海。」陽頂天道:「在那裡,我做了兩件事情。第一件,我打敗了宋玉。第二件,我救了幽冥海最傑出的女弟子。我有一種幾乎可以起死回生的東西,你應該有所耳聞。所以作為報酬,我得到了這位幽冥海最傑出女弟子三年時間。這三年,她都要追隨在我的身邊,供我驅使。並且,這是得到幽冥海之主無逅的認可?」

聽到無逅這兩個字,秦懷玉面色微微一顫,道:「你得到了無逅的認可?」

「不?事實上無逅宗主恨不得將我一指頭碾死,只不過他的弟子輸了,他作為大人物不會不忍,所以只能認可這件事情。」陽頂天道:「或許三年時間過後,不用無逅宗主動手,這位陽紅衣就直接斬掉我的腦袋了。」

「咯咯……」妖嬈嬌聲一笑道:「不會的,我頂多只是閹了你。」

秦懷玉面色頓時陰晴不定,然後冷冷道:「你以為我會信?她就是妖嬈,她可以掩飾她的相貌,卻無法掩飾她勾魂攝魄的眼眸,你還試圖用幽冥海來嚇退我,做夢1

接著,秦懷玉冷道:「妖嬈這隻千年妖狐,是天下公敵。你竟然敢私自放走她,你這是和整個天道盟為敵。我不管你是怎麼讓妖嬈固定在人形的,但這是你們自己找死,我將她弄殘,只怕東方冰凌都會感謝我。」

最後,秦懷玉朝秦不醒道:「師叔,您動手吧,不必留情,不必憐香惜玉。這個妖狐是三星宗師,遠不是您的對手。」

秦不醒睜開懶洋洋的雙眼,然後拔出一支鐵鏽斑斑的劍,望向妖嬈道:「你口口聲聲說不是妖狐,那麼劍下見真章吧。妖嬈是三星宗師,你不會恰巧也是吧。如果是的話,那就算被我弄殘,也活該你倒霉了。」

陽頂天心中頓時一涼。

沒錯,妖嬈的大致修為,確實在三星宗師左右。如此一來。只怕真的危險了。甚至更嚴重的後果是,若是讓人知道陽頂天釋放了妖嬈,那後果完全是不堪設想。

「好礙…」妖嬈嬌聲道,然後抽出了一支如同秋水一般的寶劍。

秦不醒舉著跡斑斑的劍,望向妖嬈道:「你很動人,天下任何男人都會對你動情的。但很可惜,我不會動情。因為我很小就被閹割了。所以,我肯定不會留情的,到時候要麼毀了你的面孔,要麼剖開你的肚子,可千萬別怪1

「你要有那個本事,我不會怪你的。」妖嬈笑道:「請吧1

「紅衣1陽頂天頓時朝妖嬈望去一眼。對於妖嬈的修為。他也清楚,始終沒有突破四星宗師,而這秦不醒竟然是五星宗師。

到了宗師這個級別,相差一級幾乎便是天壤之別,更何況相差了兩級。

真要動手,妖嬈就真的危險了,妖嬈肚子的孩子。也危險了。

「不要婆婆媽媽的,我心裡有數。」妖嬈道,然後朝秦不醒道:「好了,無屌者,你動手吧。」

秦不醒面孔肌肉一陣抽搐,手中劍輕輕一劃。

招式極度惡毒,直接朝著妖嬈的下腹劃去。

自從他從小被人閹割之後,他就喜歡對人的那個部位動手。不管對手是男是女。

他的劍招,完全平淡無奇,沒有天地變色,沒有刀光劍影,只是輕輕地一劃。

然而,就只是這輕輕一劃。

讓幾里之外的一顆松樹,都輕輕一顫。然後上面的樹葉,瞬間全部掉落。

妖嬈望著划向自己小腹的劍,冷冷一笑。

手中的秋水寶劍,也輕輕一劃。在空中攔住秦不醒的劍。

「當……」兩劍相撞,輕輕一陣脆響,甚至連火星都沒有濺射出來。

「嗖……」秦不醒手中鐵劍猛地黑影一揚,劍上的鐵鏽瞬間迸射而出,散飛得乾乾淨淨,露出火紅的劍身,這是一支寶劍,而且是來自上古的寶劍。

只不過,秦不醒裝腔作勢,弄成鐵鏽斑斑的模樣。

鐵鏽飛盡之後,秦不醒的身軀猛地一震,飛出了十幾米。

那散落的鐵鏽,在空中猛地燃燒,化成一團煙火。

煙火所過之處,一切毀滅,一切灰飛煙滅。

兩劍輕輕震蕩的撞擊聲散了出去。

「噗……」

在場所有武尊級強者,全部噴出一口鮮血。

二里之外,一群鷹隼從天而降,朝著地上一群野羊撲去。忽然間,彷彿被一團看不見的東西擊中。

「噗……」這群幾裡外的鷹隼,瞬間粉身碎骨,化成一團血肉,飛濺空中。

妖嬈輕輕甩了甩手中的劍,朝秦懷玉道:「我告訴你,我不是什麼玄尾妖狐妖嬈,明白嗎?」

秦懷玉面色輕顫,點頭道:「明白1

陽頂天,此時也一片驚駭。妖嬈明明是不到四星宗師的修為,為何竟然能打贏五星宗師?這完全是不可能的,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秦懷玉很快就冷靜了下來,望向陽頂天道:「你果然有殺手?那麼,現在你想如何?我必須告訴你,你殺不了我的。你身邊的陽紅衣儘管比不醒師叔要強一些,但也只是一點點。跟更別說,我身邊還有一個接近宗師的天羅摩沙。真戰起來,你占不了便宜,基本上你,還有西門夫人,還有蛇尾嬌,都是必死無疑的。」

陽頂天點點頭道:「我知道,秦不醒可以纏住陽紅衣。然後,我和岳娘,和蛇尾嬌三人對戰天羅摩沙都勉強,更別說還有楊岩,楊錚等人在。所以勉強來說,這一戰會勢均力敵,兩敗俱傷吧。」

「你知道就好。」秦懷玉道:「那麼,你冒著生命的危險來這裡見我,想要得到什麼?」

陽頂天道:「和你談判,勸你放棄雲霄城,並且把滲透的力量,全部退出去。把楊岩,楊錚,燕別離全部交給我處死。把左伯寧,任斷滄,西門懼帶回你西北秦城。」

陽頂天說完后,秦懷玉頓時一陣錯愕。然後噗刺一笑。

「陽頂天,你是瘋了,還是傻了?」秦懷玉大笑道:「今日,你有一個五星高等宗師在身邊。和你打是兩敗俱傷,那我們不打好了,我全身而退總可以吧。我回西北秦城,再帶一個宗師過來。總能夠輕而易舉滅掉你吧。沒錯,我是不想平白無故得罪幽冥海,但是如果是幽冥海的人來主動招惹我西北秦城,那我也不會客氣的。我不去它的南海找事,她也休想在我的西北搗亂。就算我讓人殺了這個陽紅衣,無逅也無話可說。幽冥海對你雲霄城來說是龐然大物。斷然不敢得罪。但是對於西北秦城來說,也就那回事。」

秦懷玉笑著回到桌位上,給自己倒了一杯酒道:「秦七七取西南,我取西北。西北有兩個釘子,一個是雲霄城,一個是白雲城。為了雲霄城,我付出了多少心血。我往你雲霄城領地滲透了多少人,收買了多少人?你覺得我會放棄,為你區區一句話會放棄?做夢吧,今天和你們打占不了便宜,我們走了,幾天後帶著兩個宗師過來滅你。」

說罷,秦懷玉和秦不醒,還有其他人。就要離去。

「慢著1陽頂天道:「我們再談談吧。」

「不,這件事情沒得談。」秦懷玉笑道:「而且,我也不和蠢貨談,也不和傻逼談,更加不和沒有自知之明的人談。」

陽頂天笑道:「這樣如何?我讓秦七七取不了西南,至少短時間內,取不了西南如何?你和秦七七爭奪西北秦城之主。我全面支持你,如何?我掌控了雲霄城后,去你西北秦城稱臣納貢,如何?」

這話一出。整個洞穴內頓時一片靜寂。

所有人,不敢置信望著陽頂天。

尤其是楊岩,楊錚,甚至西門夫人,都驚詫地望著陽頂天。他們沒有想到,陽頂天竟然會開出這樣的條件。

秦懷玉一驚之後,頓時哈哈大笑,然後面色一冷,道:「對不起,我不和沒有自知之明的人談。你和我談這些?你當我是傻子嗎?你覺得你能做到嗎?」

「我當然可以做到。」陽頂天斬釘截鐵道。

「好。」秦懷玉冷笑道:「就第一件事情,你如何阻止秦七七奪西南。我可以告訴你,他已經奪了八成了,完全勢如破竹,席捲整個西南,我問你如何阻止?」

「很簡單1陽頂天道:「西南的關鍵,在於天鳳閣。秦七七之所以席捲西南,完全是因為天鳳閣的效忠。我很清楚可以看得出來,天鳳閣主是支持秦七七的,對你冷淡甚至反感。」

「沒錯,瞎子都看得出來。」秦懷玉道。

「只要讓天鳳閣背叛秦七七,那麼她就取不了西南,就算拿下了,也控制不了。」陽頂天道:「天風閣,宗師級強者,就不下三個。除非你父親親自出馬,否則單憑秦七七,是搞不定的。」

「沒錯。」秦懷玉道:「但是,你想讓天鳳閣那個老女人背叛秦七七,那純粹是做夢。我可以這麼告訴你,這個老女人之所以可以做得上閣主,完全是拜秦七七所賜。」

「我當然沒有能力讓現在這個閣主冷艷眉背叛秦七七,但是我們可以將她趕下天鳳閣主之位。」陽頂天道。

「怎麼趕?」秦懷玉道:「要是能趕她下台,我早就做了。」

「我知道,原來的天鳳閣主,也是你妻子寧柔兒的師傅段汝妍並沒有死,而僅僅只是被廢了,並且囚禁在某個地方而已,是嗎?」

「嗯1秦懷玉隨意哼了一聲。

「很簡單,治好她,讓她恢復修為。」陽垛樣,她就可以名正言順,奪回天鳳閣主之位,並且可以將支持秦七七的冷艷眉定為叛逆,進行誅滅。這樣一來,天鳳閣就會支持你,而不是秦七七的。」

秦懷玉搖頭道:「不要做夢了,段汝妍已經徹底成為廢人了,連坐起來都不能,更別說恢復修為了。」

陽頂天道:「我的妻子焰焰,身中奇毒,修為盡毀,你應該清楚。」

秦懷玉道:「我當然知道,天下第一奇毒,黑暗結晶。原本是給西門無涯準備的,卻進了西門焰焰的腹中。她一身修為全毀,玄脈氣海徹底萎靡,就算幽冥海,也無計可施。」

「但是,焰焰已經好了。」陽頂天道:「我治好的。」

「不可能1秦懷玉驚聲道,臉上是從未有過的驚詫,然後目光朝西門懼望去。

西門懼點了點頭。

秦懷玉不敢置信望著陽頂天,道:「不可能?你是怎麼做到的?這不可能?」

「幽冥海做不到的事情,我做到的。」陽頂天指著身邊的妖嬈道:「這位幽冥海最傑出的女弟子陽紅衣,情形應該和原天鳳閣主段汝妍一模一樣。全身玄脈全毀,氣海碎裂,應該她誤進了另外一個世界之門。幽冥海無計可施,但是我治好了她。否則以她的身份,怎麼會成為一個侍女,在我身邊三年?」

秦懷玉頓時朝陽紅衣望去。

妖嬈點了點頭。

秦懷玉深深吸一口氣,道:「陽師弟,就算你救了段汝妍也沒有用的。這個女人又硬又臭,不會屈服的,就算你救了她,她也不會歸順於我的。」

「不要緊,先讓她趕冷艷眉下台便足夠了,那時秦七七就掌控不了西南了。」陽頂天道:「接下來,如果段汝妍再不聽話,我可以幫你毀了她。因為我救她的時候,可以在她體內留下一個種子,所以也可以隨時毀了她。到時候,讓你的妻子寧柔兒做天鳳閣主。」

「柔兒?她不可能。」秦懷玉道:「她是因為破了處子之身,所以修為減退,後來生了孩子后,修為就幾乎徹底消靡了。」

「我可以幫她重塑玄脈,用娜迦玄脈結晶,總可以了吧。」陽頂天道。

秦懷玉頓時一陣錯愕。

他細想了一下,真的可以做到。

先救段汝妍,趕現任閣主冷艷眉下台,這樣天風閣就不能支持秦七七了,這樣秦七七就掌握不了西南了。這樣,秦七七和秦懷玉爭奪西北秦城之主,就先輸掉一成。

然後,可以先讓段汝妍做一段時間的閣主,等到寧柔兒足夠強大的時候,再毀掉段汝妍,推寧柔兒做上閣主之位。儘管不太容易,但相信段汝妍一定願意這樣做。

當然,秦懷玉自然不知道,陽頂天幫寧柔兒重塑玄脈,會是chiluo相呈,會是極度親密的。否則,他大概死都不會同意。

「好,第一件就算你能夠完成。」秦懷玉道:「那麼第二件呢?你號稱在和秦七七爭奪西北秦城之主全力支持我,不是我瞧不起你?憑藉你,還支持不了我什麼。我很想知道,你怎麼支持我?」

「我可以讓你變得強大,我可以把另外一朵陽性玄火在哪裡告訴你。」陽東是在我說出之前,我要楊岩他們,死1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