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八十四章:楊岩,楊錚,你們可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敢輕舉妄動。隊長遠遠地盯著,派我來報信。」 「你做得很好。」楊岩道:「來人。獎勵他十枚金幣。」 「多謝大長老恩賞。」那人道。 楊岩目光頓時朝陽頂天望來道:「城主,除惡必荊且不說...

註釋:燕別離是雲霄城執法閣長老,楊錚的假名叫燕別情,要區分開。

***

「怎麼,你們要造反嗎?」忽然,天道盟的觀察員起身,冷冷說道:「你們要麼將我們全部殺了,要麼等我回到天道盟總部后,立刻將雲霄城逐出天道盟,並且組建聯軍,全部剿滅1

頓時,場內一片靜寂。

原本如同洶湧岩漿的局勢,瞬間凝固。

整個混沌大陸所有的勢力,除非像西北秦城這樣野心勃勃的巨無霸,否則任何人都不敢違逆得罪天道盟的觀察員。

楊岩臉上肌肉一跳,猛地拔出利劍,厲聲吼道:「你們要造反,要以下犯上嗎?那麼,先把我殺了吧1

說罷,楊岩直接仗劍,走到陽頂天面前。

接著,西門夫人,蛇尾嬌,燕別離,楊錚,左伯寧,任斷滄等雲霄城長老會成員,全部仗劍,將陽頂天拱護在中間。看上去,完全是一派眾志成城,團結一致的模樣。

「還不放下武器?」楊岩厲聲喝道。

頓時,在場近百人,全部寶劍回鞘。

「還不跪下,向城主請罪?」楊岩大聲道。

但是,沒有一個人跪下,所有諸侯全部桀驁不馴地仰頭望天。

「嘿嘿……」忽然,鐵劍門的沙破天道:「大長老,還有天道盟的諸位大人們。犯上造反我們不敢,但是想要讓我們跪下擁護這個狗屁城主,我們也做不到。天道盟總不能因為我們不跪而砍掉我們的腦袋吧。」

沙破天儘管出言羞辱陽頂天,但是這種事情天道盟的觀察員確實就管不了了。誰讓你這個雲霄城主威信不足,震不足下面的人呢?如果這種事情天道盟都要為你出頭,那天道盟是不是還要給你餵奶換尿布啊?

頓時。天道盟的觀察員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閉上眼睛假寐。

「城主,這些人粗鄙無禮,您不要和他們一般見識。」楊岩朝陽頂天躬身道。

陽頂天微微一笑道:「我當然不會和他們一般見識,但是我剛才說了,所有參與劫掠和姦淫的人。全部都要處死。現在,只斬首了楊柱一人,是遠遠不夠的。剩下的人,全部去抓來,明正典刑,給雲霄城領地所有子民一個交代1

這話一出,眾人色變。

這陽頂天是瘋了嗎?剛才所有人都造反哄你下台了,幸好是天道盟的觀察員攔住了,你還不順坡下驢。竟然還想殺掉楊氏親軍的其他人,你是瘋了,還是傻了?

此時,執法閣的燕別離道:「城主,這不合適吧?剛剛打完仗,就把屠刀面向自己人?」

陽頂天道:「燕別離,你是我雲霄城的執法閣長老。當時西門焰焰沒有殺人,你都要讓她明正典刑。現在。楊氏親軍的部分人明明犯了劫掠,姦淫之罪。你卻要放過?你就是這樣做執法閣長老的嗎?」

這話一出,燕別離的老臉頓時一變,冷聲道:「哼!我是怎麼做執法閣長老的,還不用勞煩你來指點。你還在尿床的時候,我就已經是執法閣長老了。陽頂天,大家給你幾分面子。你才是雲霄城主,不給你面子,你什麼都不是。」

接著,燕別離道:「還有陽頂天,你口口聲聲楊氏親軍犯了劫掠姦淫之罪。有誰看到了?你有證據嗎?在場諸位,你們有誰看到楊氏親軍劫掠姦淫了嗎?」

「沒有1在場眾人轟然笑道。

接著,有一陣猥瑣的聲音響起,道:「楊氏親軍姦淫劫掠我沒有看到,我反而看到陽頂天城主偷偷往玫瑰山莊李中堅小妾的雙腿摸了好幾把。」

這話一出,在場眾人更加轟然大笑,西門夫人和蛇尾嬌的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

「哦?」燕別離道:「是哪個人看到了?」

頓時,一片寂靜,倒沒有人敢出來。

「放心,陽頂天城主不會藉機打擊報復的。」燕別離道。

然後,一個瘦瘦的漢子走了出來。

「哦,是你啊?紅河谷的祝三寶。」燕別離道:「你確實看到了,你敢當眾作證嗎?」

紅河谷,雲霄城領地內最小的諸侯之一,不過三四里領地。這次隨軍出征,傾盡全力也只有百來人。而且,他並不是雲霄城的直接臣屬,它是鐵劍門的直接臣屬。

「我敢1祝三寶道:「我看得清清楚楚,當時人很多很亂。我看到陽頂天城主接著安慰的機會,將手伸到李中堅小妾的褲子裡面,很用力摳了幾把,那個小妾顯得很痛苦,後來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燕別離望著陽頂天道:「城主,王子犯法與民同罪。不過現在是戰後,希望回到雲霄城后,你來執法閣一趟,把事情講清楚。」

這群人完全是攪屎棍了,陽頂天要將楊氏親軍斬首。他們就把屎盆子潑在陽頂天頭上,倒沒有真想給陽頂天定什麼罪,只不過想要噁心他而已。

陽頂天目光望向楊岩,道:「大長老,楊氏親軍部分人犯了姦淫劫掠之罪,你認為應當如何處置?」

楊岩冷道:「城主,你私自殺死楊柱,就已經是犯了大忌,還想如何?」

頓時,兩人冷冷對峙,毫不退讓。

楊錚鼻子裡面冷哼一聲,發出一陣冷笑。

他是在嘲笑陽頂天,明明沒有一兵一卒,卻還要在這裡裝腔作勢。

就在此時,忽然一人直接沖了進來,大聲道:「報1

楊岩面色一松,他也不像在這裡和陽頂天空白的對峙,他要的是殺死陽頂天,而不是什麼掃面子。

「說。」楊岩道。

那人道:「已經找到天羅摩沙,還有他的兩名長老。」

楊岩一喜道:「在哪裡?」

「在三十裡外的一個山洞中。」那人道。

「只有天羅摩沙,還有他的兩名長老嗎?」楊岩道。

「還有李中堅莊主以及他的夫人和兩個兒子,全部被天羅摩沙抓為做了人質。」那人道:「我們的一支巡邏隊發現了他們,不敢輕舉妄動。隊長遠遠地盯著,派我來報信。」

「你做得很好。」楊岩道:「來人。獎勵他十枚金幣。」

「多謝大長老恩賞。」那人道。

楊岩目光頓時朝陽頂天望來道:「城主,除惡必荊且不說這天羅摩沙血債累累,如果跑了他,我們這次大戰就不能完美的結束,就是為了李中堅,我們也要救他出來。畢竟。李中堅是當眾唯一向您跪下效忠的諸侯。」

「大長老,您是什麼意見?」陽頂天道。

楊岩道:「天羅摩沙重傷,此時修為肯定大退,他的兩個長老,只是普通的武尊。我建議,您帶領我們在場所有雲霄城長老,去將天羅摩沙斬殺,並且救回李中堅極其家人。」

楊岩說這話的時候,目光死死盯著陽頂天。

而在場一百多諸侯。也緊緊盯著陽頂天。儘管他們不知道這裡面有什麼故事,但是他們本能感覺到一股殺意和危險。

陽頂天也緊緊盯著楊岩。

毫無疑問,他和楊岩之間真正的最後決戰來了。

陽頂天朝報信之人問道:「三十裡外的山洞,是普通山洞嗎?有什麼名字?」

「落日洞府1報信之人道。

落日!日就是陽!落日洞府,那豈不是陽頂天要死在哪裡?

就如同三國演義,鳳雛龐統死在落鳳坡中?

西門夫人拉了拉陽頂天的袖子,目光凝重。

毫無疑問,這次去所謂的落日洞府。陽頂天和楊岩,只能有一個人活著回來了。

而且。不管是誰死在那裡,都可以說是死在天羅摩沙手中,不會有任何責任。

「好。」陽頂天朝楊岩點了點頭,大聲道:「所有在場長老,隨我去落日洞府,殺天羅摩沙。救李中堅1

「是1在場眾人,一聲斷喝,如同雷鳴,充滿決絕!

然後,陽頂天帶頭。西門夫人,蛇尾嬌,楊岩,楊錚,燕別離,左伯寧,任斷滄緊隨其後。

離開大廳,直接翻身上馬。

一行人,飛快朝三十裡外落日洞府,飛馳而去。

此時天道盟為首觀察員忽然睜開眼睛,嘆息一聲,朝身邊那個觀察員道:「陽頂天死定了。」

旁邊那個觀察員道:「他自己要找死,誰也拉不祝我們又不是他什麼人,盡到本分就是了。西北秦城,不是那麼好得罪的,陰陽宗畢竟太遠。」

為首的那個觀察員無奈地點點頭,然後繼續閉上了眼睛!

……

三十里距離很短,陽頂天等人很快就趕到了。

也見到了這支發現天羅摩沙的巡邏騎兵。

「你們立刻離開這裡。」楊岩下令道。

「是0那支巡邏騎兵首領帶著人,飛快地遠去。

陽頂天等人繼續賓士,來到一座大山之下。

所謂的落日洞府,就是幾百米之上的山中。

……

「陽頂天,這一刻終於到來了,上去吧1楊岩道。

「好,上去吧1陽頂天道。

然後,從西門夫人身上接過妖嬈背在身上。

「嗖嗖嗖嗖嗖……」

眾人騰空而起,張開玄氣翅膀,飛到幾百米高空。

頓時,清晰地見到,洞口處,天羅摩沙,還有兩名長老,整齊盤坐在那裡。

李中堅,還有他的夫人,兩個兒子,都躺在洞中,生死未卜。

「嗖嗖嗖嗖嗖……」

陽頂天等人,飛進洞中,在天羅摩沙面前落地。

天羅摩沙緩緩睜開眼睛,朝陽頂天望來道:「你們來了?」

此時,天羅摩沙彷彿完全換了一個人一般。儘管面孔依舊醜陋,但已經絲毫沒有之前的猙獰野獸了,反而顯得凝重而又安靜。

此時的天羅摩沙,不似一個蠻族野獸,而像是一個武道高人了。之前的狂野暴戾,此時完全消失不見。

陽頂天朝他點了點頭。

天羅摩沙望向蛇尾嬌,道:「你也來了?」

原本。天羅摩沙對蛇尾嬌是充滿了shu欲的。但此時,目光卻安靜如水。

「來了,我們來殺你了。」蛇尾嬌冷冷道。

天羅摩沙淡淡一笑,然後躬身道:「主人,陽頂天他們來了。」

然後,天羅摩沙恭敬起身。然後跪在一邊。

一個白衣勝雪的青年公子緩緩走出。

他,就是秦懷玉!他的身後,是面孔猙獰醜陋,全身都籠罩在黑暗之中的西門懼。

沒錯,是西門懼,他根本沒有死!

秦懷玉上前,朝陽頂天道:「陽師弟,你來了?來,進去坐。」

「好。」陽頂天道。

然後。他跟著秦懷玉進入洞府之內,來到一個石桌面前坐下。

此時,桌面上拜訪了豐盛的酒宴,還是熱的。

「倉促之間置辦的,不太豐盛,請你見諒。」秦懷玉給陽頂天倒了一杯酒,道:「這應該是你最後一頓飯了,你我雖然是敵人。但是對你我非常敬佩。所以,在送你走之前。我無論如何都要款待你的。」

然後,秦懷玉一飲而下。

陽頂天端過酒,細看了一會兒,也一飲而下。

秦懷玉朝楊岩道:「大長老,測出來了嗎?陽頂天能殺嗎?」

楊岩上前躬身道:「能殺!我們先殺掉沙震,還有其他三人。取得他暫時的信任。但是擔心他不跟著我去暗殺天羅摩沙,所以我們有假裝殺掉了西門懼,換取他更大的信任。他果然跟著我們去殺天羅摩沙。在天羅摩沙如此巨大的殺傷力之下,他背上的這個陽紅衣如果真是什麼高手,肯定也出手了。當時情形非常危機。天羅摩沙那一掌的威力非常驚人。陽紅衣沒有出手,便證明她不是什麼神秘高手。」

陽頂天不由得朝西門懼望去一眼。

難怪,楊岩等人要追出十幾米,在一個拐角處殺西門懼。原來是假裝殺死,怕露出破綻。

而所謂去暗殺天羅摩沙,也只是為了測出陽紅衣是不是真的高手。他們覺得,在天羅摩沙的死亡威脅下,如果陽紅衣真的是什麼高手,那個時候肯定會出手的。結果,陽紅衣非但沒有出手,反而被天羅摩沙掌風刮中,生死未卜。

「老朽不知道這個陽紅衣是從哪裡來的,但是她不會有什麼威脅,我才敢帶著陽頂天來這裡見您。」楊岩道。

「嗯。」秦懷玉點了點頭,朝陽頂天道:「陽師弟,你不要怪我怕死。實在是你背後這個女人實在是來歷不明啊,我真怕你有什麼殺手埃沒有的話,那就最好了。雲霄城我是一定要的,你我也是一定要殺的,那抱歉了。」

秦懷玉又敬了陽頂天一杯酒道:「臨死前,你還有什麼話要交代的嗎?」

陽頂天一指天羅摩沙,道:「他,是你的人?」

秦懷玉點了點頭道:「沒錯,當時他被放逐出日落山脈的時候,流浪到我的領地,被我擒住了。折磨了一陣,後來就成為我的貼身武衛了,此人是個武痴。之前被許多**牽絆住了,所謂修為不快,現在我閹割掉他了,所以他的修為完全是突飛猛進。都說陽性玄脈的人,需要陽氣足,我看也不見得嗎?氣海和玄脈,和陽根沒有太大關係。」

天羅摩沙竟然被閹割了,難怪見到蛇尾嬌已經沒有多大反應了。那陽頂天去暗殺他的時候,他搞女人搞得熱火朝天很明顯也是假的了。

陽頂天道:「為了殺我一人,秦懷玉你竟然引日落山脈的蠻族進入雲霄城領地,讓我二百里領地生靈塗炭,死傷數萬,有點過分了吧。」

秦懷玉撇了撇嘴道:「他們,螻蟻而已。我內心敬佩你陽師弟,當然要找幾萬人與你陪葬,你畢竟是大人物嘛1

秦懷玉又喝了一杯酒,然後道:「好了,閑話扯完了,送陽頂天上路吧。」

「是1天羅摩沙起身,來到陽頂天面前,高舉黑杖。

「稍等。」陽頂天道:「我想知道,你怎麼安排楊岩和楊錚呢?」

秦懷玉笑道:「黑血城堡交給西門懼,楊錚做城主。但是要明告天下,雲霄城從今晚后徹底臣服我西北秦城,楊錚日後和西門炎炎的兒子,要送到我西北秦城做人質。」

陽頂天望著楊岩,道:「你所謂愛雲霄城之心,也不過如此。」

楊岩目光一顫,道:「識時務者為俊傑1

秦懷玉起身,將杯子扔在桌面上,道:「好了,好了,不要耽誤時間了。天羅,送陽頂天上路1

天羅摩沙雙目猛地一凝,瞬間徹底血紅。

全身玄氣,猛地凝聚。

瞬間,一股血紅黑氣從他巨大身體冒出。

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瞬間籠罩整個洞府。從天羅摩沙身體冒出的能量壓力,完全如同泰山壓頂一般。

楊岩望著陽頂天,冷冷道:「我回去之後會告訴雲霄城所有人,你是死在蠻族首領天羅摩沙手中,你死得非常勇敢,我會號召所有雲霄城弟子,向你學習。」

陽頂天起身,淡淡道:「不用了。」

然後,他拍了拍背後的妖嬈,道:「好了,不用演戲了,我們可以大開殺戒了。蠻族真是一個好借口,不管殺什麼人,都可以往裡面塞。「

「咯咯……」妖嬈發出一陣嬌媚的聲音,然後從陽頂天的後背滑落。

然後,一股無比強大的能量瞬間蔓延而出,瞬間將天羅摩沙的氣場能量全部壓制。

秦懷玉面色巨變。

楊岩面色巨變。

楊錚面色巨變。

「宗師?宗師級強者?」楊岩指著妖嬈,不敢置信顫抖道。

「沒錯1陽頂天點了點頭道:「楊岩,楊錚,你們可以死了1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