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八十一章:蛇尾嬌獻身!誘殺陽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這,這不可能,風雲烈谷的火融摩沙廢掉之後,現在應該處於嚴重的內亂,絕對沒有能力來侵犯我雲霄城。」 楊岩道:「確實,風雲烈谷的幾名長老為了爭奪谷主之位,不斷地廝殺,處於嚴重的內亂之中。但是在一個...

「你敢殺我?我將你的卵都捏爆……」鐵浮屠一聲大吼,猛地衝上來,手中的鬼殺棒就要狠狠砸過來。

陽頂天大怒,厲聲道:「大膽鐵浮屠,膽敢以下犯上,立刻給我殺了1

「是1西門夫人和蛇尾嬌猛地拔出利劍,直接朝鐵浮屠胸口撕去。

楊岩一驚,他一直覺得只要陽頂天進入陷阱后,就一切大功告成了,剩下來就是如何光明正大地將他殺掉,畢竟這裡是眾目睽睽,而且還有幾十個天道盟的觀察員。不過反過來,陽頂天進入陷阱之後,只要豁出去一切,只要在他還沒有死之前,楊岩竟然完全不能翻臉。

所以,楊岩沒有想到陽頂天進入必死之地后,反而一直喊打喊殺。

「慢著,城主1楊岩大喝一聲,直接閃到鐵浮屠面前,擋住了蛇尾嬌和西門夫人的劍。

「大長老,你這是什麼意思?」陽頂天冷冷道:「我的臣屬如此放肆羞辱於我卻受不到懲罰,我還怎麼指揮這支軍隊,這場仗你們自己打把,我走了1

說罷,陽頂天帶著西門夫人和蛇尾嬌便往外走。

楊岩大驚,當然不能任由陽頂天就這樣離開。總不能這樣眾目睽睽之下犯上作亂殺掉他陽頂天吧,這樣一來雲霄城鐵定會被驅逐出天道盟的,他要殺陽頂天,但是對於雲霄城卻是無比熱愛的。

頓時,他目光轉動,猶豫著是不是要犧牲這個鐵浮屠。

陽頂天冷聲道:「大長老,要殺斬鐵浮屠,要麼我走1

楊岩面色猛地扭曲,望向鐵浮屠的目光也充滿了猙獰。

鐵浮屠出身蠻族,毫無疑問是非常野蠻無禮的,這次楊岩為了拉攏他,受盡了氣。而且他的火狼堡,屢次犯上作亂,一直是雲霄城的一根刺。但是,如果殺掉鐵浮屠,只怕領地內其他諸侯的人心都要散了。

「城主,這鐵浮屠粗野無禮,以下犯上,本當處死。但是現在是用人之際,就讓他戴罪立功,如何?」楊岩躬身求道。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陽頂天冷冷道「斷他一臂1

楊岩面孔一陣抽搐,然後躬身道:「是1

「來人,鐵浮屠以下犯上,本應處死。但大戰在即,用人之際,就斷他一臂,以示懲戒。」楊岩大聲吼道。

鐵浮屠頓時如同野獸一般大吼道:「你們敢,我將你們殺乾淨1

然後,他揮舞著鬼殺棒,便要衝殺出去。

左伯寧面色一寒,目中爆出一道妖異的光芒。

這是精神術,一股強大的精神力量直接在鐵浮屠腦中爆開,使得他整個身體猛地一震,幾乎仰天倒下。

西門懼上前,利劍鬼魅一般劃過。

血光飆現,鐵浮屠的右臂,直接被切斷。

「礙…」鐵浮屠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嚎。

「來人,帶他回去治傷。」楊岩下令道。

然後,兩者武者上前,將渾身鮮血的鐵浮屠帶了出去。

……

「弄清楚了嗎?究竟是日落山脈的哪一個蠻族侵犯我雲霄城領地?」陽頂天問道。

楊岩望了一眼蛇尾嬌道:「是,是風雲烈谷的蠻族。」

陽頂天頓時一驚。

蛇尾嬌驚道:「這,這不可能,風雲烈谷的火融摩沙廢掉之後,現在應該處於嚴重的內亂,絕對沒有能力來侵犯我雲霄城。」

楊岩道:「確實,風雲烈谷的幾名長老為了爭奪谷主之位,不斷地廝殺,處於嚴重的內亂之中。但是在一個月前,風雲烈谷的內亂已經結束,他們推舉出了新的谷主。就是這位新谷主,率領風雲烈谷幾千蠻騎,殺入雲霄城領地。」

陽董成為他們的新谷主?是大長老嗎?」

楊岩搖頭道:「不是,新谷主叫天羅.摩沙。」

「啊?是他?」蛇尾嬌發出驚詫的聲音,道:「他,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陽頂天目光望向蛇尾嬌道:「你知道這個人?他是誰?火融摩沙的兄弟?」

蛇尾嬌點了點頭道:「沒錯,他是火融.摩沙的弟弟。火融摩沙還山下文明的一些影響,所以還不完全是野蠻之人。這個天羅摩沙完全如同野獸一般,沒有人倫,殘暴之極。當時在風雲烈谷,他就好食人肉,而且喜歡到山下抓文明世界的女人,說她們的肉更加細嫩。」

「後來他發生了什麼事情?」陽頂天道。

蛇尾嬌臉蛋微微一紅道:「這個人,比起火融摩沙更加荒陰好色。有一日,他吃了許多肉,喝了許多酒,就衝進我的房子裡面,要強暴於我。火融摩沙佔有慾極度強烈,頓時怒火衝天。他連同四位長老一起,抓住了天羅摩沙,打斷他的手腳,然後綁在天際峰上承受天裂之刑。」

「什麼是天裂之刑?」陽頂天問道。

「天際峰上,一年到頭都有可怕的閃電。任何人不管武功有多強,只要被劈中,就會直接化為一團焦炭。」蛇尾嬌道:「我當時還不放心,所以次日我便趕去天際峰,明明看到天羅摩沙已經化成一團焦炭了,面目全非了。我當時以為他死了,沒有想到……」

陽頂天皺眉道:「天羅摩沙和火融摩沙兄弟兩人的感情如何?」

蛇尾嬌道:「很好,儘管天天廝打吵架,但是關係很好。尤其天羅摩沙,儘管對別人無比殘暴,但是對他兄長,卻比較服從。當時,他是火融摩沙的手下第一大將。整個風雲烈谷,很多人怕天羅摩沙超過火融摩沙。如果不是天羅摩沙試圖非禮我,不管他犯再多的錯,火融摩沙都不會殺他的。」

說這話的時候,蛇尾嬌望向陽頂天的目光稍稍有些古怪。

陽頂天立刻明白了,所謂天羅摩沙試圖強暴蛇尾嬌,很顯然只是她的一個計策而已。目的就是為了離間這對兄弟,為了讓火融摩沙親手除掉天羅摩沙。

那麼,天羅摩沙之所以活了下來,應該是火融摩沙偷偷將他釋放了。當時在激怒之下,火融摩沙打斷自己弟弟的四肢,然後綁在天際峰準備處死。但是腦子冷靜下來之後,肯定又有所不舍。但是又不願意把這個隨時可能染指自己妻子的弟弟放在身邊,所以將他趕出了風雲烈谷。

然後,兩個多月前,天羅摩沙肯定知道了風雲烈谷的事情,也知道自己的兄長已經被害了。所以就只身前往風雲烈谷,奪取了谷主之位。

奪得谷主之位后,他就迫不及待帶領幾千蠻騎殺入雲霄城領地,為兄長報仇了。

這前因後果,完全天衣無縫。如果陽頂天死在這裡,可以說秦懷玉和楊岩幾乎沒有任何嫌疑。

「這天羅摩沙的修為如何?」陽頂天道。

「他是個武痴,修為半點不弱於火融摩沙,所以當時為了擒住他,火融摩沙還需要四個長老幫忙。」蛇尾嬌道。

比火融摩沙要強,那至少也是九星級武尊了,陽頂天沒有頓時皺起。

他深深吸一口氣,然後望向楊岩道:「玫瑰山莊,已經破了幾日了?」

楊岩道:「事實上,玫瑰山莊來雲霄城求救的第三日,就被攻破了。現在全庄幾千人,都落入天羅摩沙手中。等到他的軍隊吃完了一路上擄掠的人,就要開始吃玫瑰山莊的人了。」

「你們的大軍已經到了幾日,並且將玫瑰山莊團團圍住,為何不攻打?」陽頂天道。

楊岩道:「其一,這場大戰的最高指揮權在城主手中,城主不到,我們不敢動兵。其二,玫瑰山莊幾千人質,還有一路上抓的上萬人質,都在天羅摩沙手中。我們一攻城,他們就大開殺戒,我們不敢輕舉妄動1

陽頂天緩緩閉上了眼睛。

之前,他以為這些所謂的蠻族軍隊,只是秦懷玉雇來的雇傭軍而已。所以,玫瑰山莊的李中堅也肯定是奸賊,試圖謀害陽頂天。

現在看來,李中堅真的是無辜的,玫瑰山莊也確實是無辜的。他們確實因為忠誠於陽頂天,而受到了滅頂之災。

天羅摩沙率領幾千人殺入雲霄城領地,為了給兄長復仇,應該也是真的,秦懷玉頂多只是推波助瀾。

難怪,天道盟派來了足足幾十個觀察員。而且有許多觀察員所屬勢力,和西北秦城處得並不愉快。

看來,就算沒有秦懷玉的陰謀。天魔羅莎的蠻騎軍隊,也絕對是雲霄城的心腹大患,必須全部剿滅。否則雲霄城的千里領地,真的要毀於一旦了。

這些蠻族完全是禽shu,出兵不帶任何糧食,就地搶劫,就地食人肉。

也難怪,陽頂天讓楊岩去雲霄城領地召集兵馬,原本以為最多不會超過五千,誰知來了一萬多,雲霄城領地內的所有精銳,幾乎傾巢而出。

看來,這群人不完全是來害陽頂天的。也確實是想要將這些蠻族禽shu全部消滅,否則他們自己的領地也要遭殃了。

深深吸一口氣,陽頂天道:「其他人出去,大長老留下。」

在場所有人目光朝楊岩望去。

竟然讓楊岩一人留下,那他豈不是就危險了嗎?

「沒有聽到城主的命令嗎?出去1楊岩冷聲道。

頓時,其他人全部出去,大帳之內只有陽頂天,妖嬈,蛇尾嬌,西門夫人,楊岩幾人。

……

「大長老,我知道,你這次讓我來這裡,是為了殺我。」陽頂天望著楊岩,直截了當道。

楊岩微微一笑,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道:「城主將所有的嫡系都留在雲霄城,反而讓黑血城堡,深淵城堡,千里領地內的所有精銳傾巢而出。目的當然也是將所有反對你的力量集合在這裡,用自己做誘餌,試圖將我們一網打荊」

陽頂天點了點頭。

關於這一點,雙方都不難看出。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殺入雲霄城領地是風雲烈谷的天羅摩沙?」陽頂天道。

楊岩道:「到了這裡之後才知道,原本我以為,他們只是名義上的蠻族軍隊而已。」

「大長老,我極度狡詐,極度陰險,我欲除你而後快。但是有一點,我不懷疑,那就是你對雲霄城的感情。」陽頂天道:「為了給楊錚鋪路,你甚至不惜犧牲你的親外甥秦少白,甚至坐視自己的親外孫女被秦少白姦殺,這一切你都是為了雲霄城。」

楊岩點點頭,道:「陽頂天,雲霄城是我楊氏的基業,我一定要奪回,你是最大的障礙,所以我一定要除掉你,不管花費再大的代價也要除掉。但是你的人品,你對雲霄城的熱愛,我也無比堅信。儘管我到處造謠,說你和楊佩佩有姦情,說西門炎炎讓你母女雙收,拚命地抹黑你,玷污你。但是我內心,卻對你非常敬佩。」

「嗯1陽頂天點頭道:「你我之間的矛盾,是完全不可調和的。這一次,絕對是你死我活的爭鬥,我們雙方註定只能有一方可以活著回雲霄城。」

「沒錯。」楊岩道:「這一次,絕對的你死我活1

「那麼,在我們雙方的決戰之前,先團結起來,把天羅摩沙和他幾千禽shu先滅掉如何,否則雲霄城的千里領地就徹底完了,幾十年都無法恢復。這群人是禽shu,所過之處,完全是殺光,燒光,奸光1陽頂天道。

「你所說,正是我所想。」楊岩道。

陽頂天伸出手。

楊岩也伸出手。

兩人擊了一掌,然後手掌相握,定下一個短暫的契約。

在你死我活的鬥爭之前,進行短暫的合作,先將天羅摩沙這個魔鬼親手滅掉。

接著,陽頂天道:「大長老,這次我們之間,只能有一個活著回雲霄城。但不管是我回去,還是你回去,都希望收穫一個完整的雲霄城。雲霄城領地內的某些勢力已經完全投靠了西北秦城,對雲霄城來說完全是禍害,比如鐵劍門的沙震,完全是天生反骨,不如趁著這次機會,我們兩人聯手,在戰場上,將他殺了,如何?」

「好。」楊岩道:「不過沙震的修為,足足是六星武尊,只怕殺之不易埃」

「幾人聯手,就能殺之。」陽垛樣,今天晚上,我們幾個武尊級強者偷偷潛入玫瑰山莊,明面上是殺天羅摩沙,實際上將沙震引到一處地方,我們合夥宰了他。」

「好。」楊岩道。

接著,楊岩目光望向蛇尾嬌,道:「陽頂天,有件事情我要告訴你。」

「說1陽頂天道。

楊岩道:「天羅摩沙曾經偷偷派過使者過來,說他這次來,只為給兄長報仇。所以只要您交出蛇尾嬌一人,他便帶人完全退出玫瑰山莊。」

頓時,蛇尾嬌嬌軀一顫。

陽頂天目光一縮,道:「是真是假?」

楊岩道:「應該是真,他也感覺到一股危險了,他也感覺到他殺入玫瑰山莊,是某些勢力的陰謀。現在我們兩萬多人包圍他,他也想要全身而退,不願意被秦懷玉利用,並且犧牲。」

陽頂天道:「如果我將蛇尾嬌交出去,會有什麼結果?」

楊岩道:「第一個結果,天羅摩沙帶領所有蠻騎,離開雲霄城領地,並且和雲霄城簽下永不侵犯的約定。第二個結果,天羅摩沙被秦懷玉所殺。」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明白了,不過蛇尾嬌我是不會交出去的。我不會犧牲任何追隨我的人。」

「明白1楊岩道。

「那好,那你去安排吧。」陽頂天道:「今天晚上,我們就潛入玫瑰山莊,表面上殺天羅摩沙,實際上除掉沙震還有其他雲霄城的反骨諸侯。」

「好1楊岩道:「那,我告辭了1

……

楊岩離開之後,蛇尾嬌的情緒忽然變得有些激動起來。

「夫人,還有這位妹妹,我有幾句話,想要單獨和城主說。」蛇尾嬌忽然道。

西門夫人朝陽頂天望來一眼,然後朝拉著妖嬈的手,離開了帳篷。

頓時,帳篷之內,就只有陽頂天和蛇尾嬌兩人。

蛇尾嬌俏立在陽頂天的面前,眼淚開始湧出,嬌軀開始顫抖。

然後,她玉手輕輕一扯,將自己的紫色裙子脫下,又將自己的砍】閫嚴隆

頓時,活色生香,性感無倫的嬌軀,完全**。

然後,蛇尾嬌直接跪下,揚起妖媚的面孔,眼淚汪汪道:「主上,請讓我做你的女人。」

陽頂天眉頭微微一皺道:「你不用這樣,我說過不會犧牲你,不會交出你,就一定不會這樣做。」

「我不是因為這個,而要做您的女人。」蛇尾嬌道:「我請求您,如果允許的話,請您讓我親手斬下天羅摩沙的腦袋,為我的父母報仇。」

蛇尾嬌的父親,是上上任的風雲烈穀穀主。

「令尊,不是被火融摩沙所害嗎?」陽頂天道。

「沒錯,但卻是生生被天羅摩沙砸死的,整個腦袋直接被砸成粉碎。」蛇尾嬌大聲哭泣道:「還有我的母親,我的姐姐,全部死在天羅摩沙那個畜生的手中,而且是最恥辱地死去。」

陽兒以,你當時就以自己為誘餌,勾yn天羅摩沙去非禮你,就是為了讓火融摩沙殺掉他?」

「沒錯。」蛇尾嬌道:「這天羅摩沙儘管極度荒陰好色,但是對他兄長還是非常敬重的。我成為火融摩沙的女人後,儘管他對我非常垂涎,但始終沒有真正冒犯。是我在他的酒中下了春藥,並且勾yn他到我的房子去,我就是為了讓他死在火融摩沙的手裡,我卻沒有想到,火融摩沙最終還是沒有殺他。」

「天羅摩沙,我一定要殺,但是你卻不用獻身我。」陽頂天道。

「我當時就曾經發誓,誰要是能夠殺掉天羅摩沙,我就給他為奴為婢一輩子。」蛇尾嬌輕輕纏上陽頂天,沙啞道:「主上,請收下我的供奉1

然後,蛇尾嬌伸手進入陽頂天的褲子裡面,直接要進行最露骨的侍奉。

陽頂天將她的手拉開,道:「我的岳母就在外面,我們處在狼窩之中,你覺得這樣做合適嗎?」

然後,陽頂天轉過身道:「你穿上衣服吧,我們要為今天晚上的殺戮準備了。」

……

楊岩的秘帳之內。

楊錚,燕別離,西門懼,沙震,還有三名雲霄城領地之內的諸侯,都在帳中!

「諸位,我們今天晚上就動手,除掉陽頂天。」楊岩道。

楊錚道:「大長老,是不是先聯手消滅天羅摩沙和他的蠻族軍隊,否則我們雲霄城領地內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陽頂天才是我們的心腹大患。」楊岩道:「天羅摩沙已經被圍住了,他最多對玫瑰山莊的人大開殺戒。反正李中堅那個蠢貨忠誠於陽頂天,被天羅摩沙活生生吃掉再好不過。殺掉陽頂天,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否則只怕夜長夢多。」

楊錚眉頭微微一顫,然後點了點頭。

「今天晚上的機會很好。」楊岩道:「陽頂天沒有準備,我剛才和他擊掌合作了,表示願意先團結起來消滅天羅摩沙。並且我們還商量,借用這次機會,除掉沙震,還有幾位諸侯。我和他商議好了,今天晚上潛入玫瑰山莊,表面上是偷襲天羅摩沙,實際上是聯手除掉沙震幾人。」

「哈哈……」沙震頓時大笑道:「小龜孫,連**毛都沒有長齊,和人學著玩陰謀。今天晚上,我們就滅了他。對了大長老,對於楊佩佩我垂涎已久,這個女人歸我了,如何?」

楊錚眉頭微微一皺道:「這不合適,陽頂天死了之後,她就是我的岳母。」

沙震道:「那至少今天晚上,她歸我,如何?日後她都歸你,讓你和陽頂天一樣,母女雙收。」

楊錚臉上露出厭惡的光芒。

「好了,先殺掉陽頂天,再說其他。」楊岩道:「記住,今天晚上,以我的嘆息為信號。我唉的一聲后,所有人立刻動手,殺掉陽頂天1

「是1眾人齊聲喝道!

……

天徹底黑了!

包圍玫瑰山莊的兩萬多軍隊,除了巡邏和放哨,大部分都已經進入夢鄉!

陽頂天,西門夫人,蛇尾嬌,妖嬈。

楊岩,西門懼,楊錚,沙震,燕別離,還有三名武尊級諸侯,在黑暗中匯合。

陽頂天和楊岩互相對視一眼,然後道:「走,偷襲玫瑰山莊1

然後,雙方總共十二人,飛快地消失在黑暗中,朝玫瑰山莊潛行而去。

濃濃黑夜,一片殺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