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八十章:陽頂天的屠刀!欲殺萬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的光芒,蛇尾嬌和陽紅衣,隨便拿出一個都是無數男人夢寐以求的絕色尤物。現在,陽頂天一個人竟然佔了倆。而且,竟然這樣卑賤地侍候他。 這個時候,西門夫人上前,摘下一顆葡萄,直接塞進陽頂天的嘴裡。

楊氏一族掌控雲霄城足足幾百年,所以儘管經過了西門無涯的大肆清洗,使得在雲霄城上層只留下老奸巨猾楊岩一系,剩下的楊氏族人被清洗一空。但是在基層武士的楊系力量,就很難徹底清洗掉了。

此時,雲霄城內就有這麼一支力量,大約一千多人。這些人大部分姓楊,儘管他們和楊岩的血脈已經隔得很遠了,僅僅只是幾百年前是一家。所以若說楊錚是雲霄城最嫡系的楊氏傳人,那麼這些楊氏武士和楊錚的血脈已經隔得很遠很遠的。

但是,有一點無法改變,那就是他們姓楊。所以從根子上,從骨子裡面,這群人只會忠誠於楊氏,只會忠誠於楊錚。

此時雲霄城內幾乎所有的基層武士,青年弟子都從內心擁護陽頂天,唯獨這一千多人,基本上從內心深處反對陽頂天,仇恨陽頂天。

這群人,基本上完全是楊岩的嫡系。楊岩等人幾乎是每一天都對他們進行將陽頂天惡魔化的教育。

楊岩,楊錚,西門懼等所有人離開了雲霄城后,這一千多人就是最後反對陽頂天的力量了。

現在,陽頂天帶著這一千多人,前往玫瑰山莊。

所以陽頂天這一路上,就休想得到這一千多人什麼好眼色了,哪怕陽頂天是雲霄城主。

……

雲霄城外三十里處。

「好了,你們回去吧。」陽頂天朝前來送行的焰焰,西門烈和穆連城道。

西門烈整張面孔幾乎凝成了鋼鐵,他無比地希望陽頂天能夠帶著他去玫瑰山莊。但是對於陽頂天留守的命令,他只能絕對服從。

「大哥,看好家。」陽頂天道:「做好一切準備,只等著我回來。便衣雷霆之勢,消滅一切。」

「是,城主1西門烈跪下道。

陽頂天走到穆連城面前,道:「穆叔,保重身體,不要過於操勞。」

「是。城主。」穆連城跪下道。

陽頂天走到李歸農面前,道:「李師叔,雲霄城裡面,要仰仗師叔了。」

李歸農眉頭緊鎖道:「賢侄,真的不需要我與你一同前往嗎?」

陽頂天道:「雲霄城中更加需要師叔鼎力相助。」

「好。」李歸農道:「你放心,我竭盡全力。」

陽頂天走到焰焰面前,柔聲道:「寶貝,等我回來。」

焰焰強忍著淚水,點了點頭。

陽頂天的手掌輕輕拂過焰焰的臉頰。然後翻身上馬,朝著南方,大聲喝道:「出發1

西門夫人和蛇尾嬌上馬。

妖嬈易容成的侍女上馬。

然後,在陽頂天的帶領下,一千多楊氏騎兵,如同燃燒的烈焰,朝著西南邊的玫瑰山莊飛馳而去。

……

平常時候,楊岩對陽頂天最大的妖魔化。就是他的荒淫好色。製造他和西門夫人的謠言,完全到了最最無恥的地步。

所以在這一千多楊氏騎兵眼中。陽頂天絕對是個無恥淫人。此次,陽頂天帶出來的三個人,都是大美人,彷彿更加印證了這一點。

陽頂天不僅僅帶出了國色天香的西門夫人,還帶出了妖嬈火辣的蛇尾嬌。這兩個人都是長老會成員,而且是武尊級強者。帶出來還有理由。但是他身邊的那個狐狸精一般的侍女,幾乎手無縛雞之力,完全只有一個用途,那就是暖床。

出外征戰,竟然還帶著陪睡的女人。這不是荒淫好色是什麼?

「哼哼,不知道死活。」楊氏親軍統領陽柱冷眼朝前方的陽頂天望去一眼,不過又忍不住朝陽頂天身邊的那個侍女望去一眼。

陽頂天這個侍女叫陽紅衣,之前甚少見過。她露面的時候,真是活生生鎮住了無數人。這個女人完全擁有天使一般純潔精緻的面孔,但是卻擁有魔鬼一般的身段曲線。

前凸后翹,高低起伏的曲線,完全如同蛇一般,帶著魔一般的誘惑。哪怕比起蛇尾嬌,比起西門夫人,都要熱火勾人三分。

她的妖嬈身段,和她純潔精緻的面孔,完全形成了強烈的矛盾。但就是這種極度天真純潔和極度妖嬈的結合的致命誘惑,讓人一望之下,就幾乎勾魂攝魄,無法忘記。

所以陽頂天身後的三個女人中,哪怕有西門夫人這樣的絕色,但是絕大多數男人的目光還是忍不住朝陽紅衣望去。

這個陽紅衣當然就是妖嬈了,陽頂天讓她易容,她說不用,說可以改變自己的長相。陽頂天讓她改變成為一個俏麗,但是不是太奪目的女人,誰知這個女人竟然變成了這個模樣。

對於這個狐狸精,大部分上陽頂天還真的是無可奈何。

……

玫瑰山莊距離雲霄城大概五百多里,這個速度的話,按照最強的急行軍,大約一天就能趕到。

不過,這個玫瑰山莊在深山之中,路況非常不好。所以一直走到天黑之後,陽頂天率領軍隊也僅僅只走完了一半距離。

當然,陽頂天一點都不急,距離大會師還有足足一天的時間。

所以天色將黑的時候,陽頂天就下令紮營休息。

「城主命令,在水邊紮營休息。」蛇尾嬌快速賓士軍中各處,發布陽頂天的命令。

但是,這一千多楊氏親軍依舊朝前行軍,對陽頂天的軍令置若罔聞一般。

陽頂天縱馬來到統領楊柱面前,道:「楊統領,天黑了,立刻下令紮營。」

楊柱道:「啟稟城主,卑職認為應該繼續行軍,一直到和大部隊會師,再做歇息。玫瑰山莊軍情如火,早一日到達,玫瑰山莊幾千人就多一分生機。往城主以大局為重,少睡一夜也沒什麼?」

說罷,楊柱目光朝陽頂天身邊妖嬈望去一眼,目光非常放肆甚至帶著一絲色意。

「不。就地紮營。」陽頂天冷道:「這不是徵求你的意見,而是命令1

楊柱冷道:「抱歉,大長老給我的軍令,是用最快速度趕到玫瑰山莊,和大部隊進行匯合。所以請恕卑職不能從命。」

西門夫人冷道:「放肆!你是該聽城主之命,還是大長老之命?」

楊柱望了一眼陽頂天道:「如果城主想要歇息。那麼傳信給大長老,讓他改了軍令,我自然命令大軍歇息。」

陽頂天目光冷冷望著眼前的楊柱,嘆息一聲道:「你,真的要違抗我的命令嗎?」

他說的,當然不僅僅是楊氏親軍此時違抗陽頂天的命令。而是指,楊氏親軍真的要徹底和陽頂天對抗到底嗎?

這次陽頂天的大清洗,這支楊氏親軍也在清洗的範圍之內。但畢竟這群人數量太多,陽頂天想要給他們最後一次機會。

楊柱目光露出一道諷刺。便要出口傷人。

「等等,你想好了再說。」陽頂天望著楊柱道:「我做雲霄城主不好嗎?不是理所應當嗎?你們服從我的命令,我器重你們,這樣不好嗎?我知道,有人說我荒淫無恥,說我只要是美色從不放過,你從心裡相信這些話嗎?或者再直接一點說,你真的相信我和岳娘有所苟且嗎?」

陽頂天說這句話的時候。西門夫人面色沒有任何異樣,只是堅貞地盯著楊柱。

楊柱微微一笑道:「有沒有苟且。只有你們自己心裡清楚。而且就算你們沒有苟且,想要我們擁護你,除非山川迸裂,江海倒流。我不是有些女人,大腿一張,被男人插得連祖宗都忘記了。楊氏男子皆英豪。不似楊氏的女子,都是些水性楊花,腿軟腰饞的貨色,被西門搞完之後,又被姓陽的搞。丟盡了我楊氏的名聲。」

這話一出,西門夫人絕美的臉蛋猛地一顫,瞬間變得煞白。

「還知道廉恥,真是不易埃」楊柱冷笑道:「我還以為,下面被白漿灌滿,什麼都忘記了呢?」:

這楊柱長久和下面人在一起,說出來的話,當真是露骨淫邪之極。

而且,這句話他說得非常大聲,唯恐周圍的楊氏親軍聽不到。

聽到如此葷話,周圍楊氏親軍望向西門夫人的目光也變得**而又放肆,火辣辣地落在她的胸臀部位,沒有一絲敬意。

「小天,我知道你的苦心,不用理會我的想法了。」西門夫人朝陽頂天道:「記住,為娘姓西門,而不是楊1

「你幹嘛不直接姓陽啊?陽頂天的陽。」楊柱笑道。

「哈哈哈哈……」楊氏親軍的大笑,響徹整個山野。

「知道了,岳娘1陽頂天淡淡道,目光朝這一千多楊氏親軍望去。

剛才,是最後一次給他們機會了。卻遭受到了最惡毒的回應,那麼就算了。

陽頂天朝楊柱微微一笑道:「那好,就依楊統領的意思,繼續行軍。」

「嗯……」楊柱淡淡應道。

然後,一千多楊氏親軍繼續行軍,沿著山路,朝玫瑰山莊進發。

……

半夜,陽頂天在山巔之上行軍。

頭頂的雙月,尤其的亮,尤其的圓。

忽然,陽頂天覺得稍稍有些奇怪,因為雙月總是被一個奇怪的影子遮擋祝不管陽頂天走到哪裡,那個黑影始終遮住了雪白的雙月。

「呼……」陽頂天頓時猛地飛上空中。

閃動著翅膀,陽頂天越飛越高。

在千米的上空,見到了一隻巨翅魔蛾,就是它始終飛在陽頂天的頭頂,所以從陽頂天的方向望去,它始終擋著雪白的雙月。

陽頂天伸手,便要去擒住這隻魔蛾。

忽然,一道火焰冒出,這隻巨翅魔蛾忽然熊熊燃燒。

然後,火焰飛快組成了幾個字。

「勿去玫瑰山莊,有天羅地網等你。我知道你有所仗持,但此去,必死無疑1

這段字很快,就消失在陽頂天的視野中。

然後,這隻巨翅魔蛾徹底化為灰燼。

陽頂天內心一陣驚愕?

竟然有人示警?這個人會是誰呢?他不但知道楊岩西門懼等人要設下陷阱害陽頂天,而且還知道陽頂天做了相關準備,打算將所有叛逆一網打荊

最最重要的是那一句,我知道你有所仗持。但此去,必死無疑!

頓時,陽頂天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雪白的月光,也頓時變得冰冷肅殺。

陽頂天降落在戰馬之上。

西門夫人趕緊上前,問道:「小天,怎麼了?」

陽頂天搖頭道:「沒什麼。岳娘1

……

次日,夕陽西下。

陽頂天終於趕到了玫瑰山莊的山谷之外。

此時,山谷之外,旌旗招展!處處都是軍營。

和陽頂天的想象稍有出入,這裡來的軍隊不止一萬人,足足有近兩萬。

西門懼從黑血城堡還有其他地方,足足帶來了四千多人。

楊錚從深淵城堡,還有其他地方,帶來了三千多人。

而楊岩從各大領地召集的兵馬。足足有一萬多人。

雲霄城千里領地之內所有諸侯,幾乎是精銳盡出。

不僅如此,還有一支天道盟西北飛會的軍隊,儘管僅僅只有一千人。

但是天道盟西北分會,足足派出了幾十人的觀察員。

陽頂天帶領數十名楊氏親軍的軍官,直接進入了中軍大營。

楊岩帶領著西門懼,楊錚,燕別離。左伯寧等人,還有幾十名雲霄城領地諸侯。整齊跪下,齊聲喝道:「屬下楊岩,攜雲霄城所有臣屬,參加城主0

這群雲霄城領地之內的諸侯,原本根本不會跪陽頂天的,此時所有人竟然都跪了下來。

毫無疑問。這是因為他們完全是當成跪死人一般的。

甚至鐵劍門的掌門,望向陽頂天的目光也完全變得**裸,就真的如同看死人一般。

因為在很多人看來,陽頂天孤身入陷阱,已經必死無疑了。關鍵是究竟怎麼死法。

因為,此時陽頂天身邊就只有三個人。而他們,足足兩三萬人,武尊級強者,便足足幾十個。

甚至,許多人望向陽頂天身邊妖嬈的目光也變得**裸,彷彿已經成為戰利品一般。

……

陽頂天騎在馬上,望著跪在地上的楊岩等人,笑道:「起來吧,大長老。」

然後,陽頂天一騎當先,直接朝中間的營帳走去,從頭到尾,他都沒有下馬。西門夫人,蛇尾嬌妖嬈也都沒有下馬,直接跟著陽頂天進入帳內。

雖然是野外,但是中軍大帳依舊無比舒適。

柔軟的地毯,無數的瓜果,成堆的美酒,焚燒的香料。

陽頂天走進大帳之內,當仁不讓地做到中央的帥位之上,半躺著坐下,顯得放肆而又舒適。

妖嬈打扮的絕色侍女紅衣上前,將陽頂天的靴子脫下,然後將他的腿抬起來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輕輕地敲打。

蛇尾嬌上前,為陽頂天倒上美酒,然後站在他的身後,輕輕地揉捏他的太陽穴,甚至陽頂天的後腦直接枕在蛇尾嬌堅挺的酥胸之上。

陽頂天舒服地眯上了眼睛,彷彿非常享受美人的服侍。

楊岩帶領眾人走進大帳,見到這個情景。無數男人目中射出火一般的光芒,蛇尾嬌和陽紅衣,隨便拿出一個都是無數男人夢寐以求的絕色尤物。現在,陽頂天一個人竟然佔了倆。而且,竟然這樣卑賤地侍候他。

這個時候,西門夫人上前,摘下一顆葡萄,直接塞進陽頂天的嘴裡。

眾人眼睛幾乎掉出來。

這還得了,雖然都傳聞西門夫人和陽頂天有染,但大部分人都知道,這只是謠言而已。西門夫人畢竟是陽頂天的岳母,現在竟然也這樣侍候著他。

難道陽頂天已經志得圓滿到此了嗎?那是真真的不知死活了。

「楊岩,玫瑰山莊戰況如何?」陽頂天道。

「啟稟城主,蠻族已經攻破山莊,此時已經佔據了整個玫瑰山莊。」楊岩道:「並且,玫瑰山莊上下幾百口人,此時都已經成為蠻族的人質。」

「混賬1陽頂天將手中的酒杯狠狠砸了出去,摔在楊岩的臉上,厲聲道:「你們是怎麼做事的?明明幾天之前都已經趕到了這裡,竟然還讓蠻族攻破了玫瑰山莊?誰是第一個趕到這裡的軍隊?」

楊岩的臉直接被砸了一臉的酒,臉上的肌肉猛地一陣抽搐,躬身道:「是火狼堡的鐵浮屠1

火狼堡,帶有蠻族血統,百年前就從日落山脈出來,和雲霄城幾經激戰後,成為了雲霄城的領地諸侯。雖然勢力僅僅只進入前十,但是帶領的軍隊卻非常野蠻犀利,很少人敢惹。總的來說,是雲霄城最最刺頭的勢力。

「火狼堡的鐵浮屠,出來?」陽頂天斷聲喝道。

頓時,一個滿臉刺青,頭上長角的猙獰武者走了出來,桀驁不馴,如同野獸一般盯著陽頂天。

「你當時帶來多少人?」陽頂天道。

「你把身邊的女人讓給我,我告訴你。」鐵浮屠道,目光火辣辣地盯著西門夫人。

「放肆,就實回話。」楊岩斷聲喝道。

鐵浮屠張開大嘴,道:「我帶來一千五百人,我來的時候,正好看到玫瑰山莊被攻破。」

陽頂天厲聲道:「你當時為何不攻打蠻族軍隊,為何不救玫瑰山莊?」

「嘿嘿1鐵浮屠冷笑道:「你又沒有把身邊的美人給我,我為何要救?」

陽頂天起身,望著鐵浮屠,冷聲道:「你也出身日落山脈蠻族,你見死不救,很顯然是因為你和蠻族軍隊苟且,利通外合。來人,把鐵浮屠拖出去斬了!楊氏親軍何在,隨我前去攻打玫瑰山莊,殺盡蠻族軍隊1

這話一出,眾人頓時大驚!

所有人沒有想到,陽頂天一到,就要斬殺領地中最瘋狂的諸侯鐵浮屠,並且直接要帶領一千多楊氏親軍攻打玫瑰山莊。

毫無疑問,陽頂天是要把玫瑰山莊作為絞殺場,先把這一千多楊氏親軍,殺得乾乾淨淨!未完待續。。

ps: 拜求月票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