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七十六章:殺楊岩之計!讓妖嬈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陽頂天為何還要踏入陷阱! 「明明知道這是陷阱。為何我還要踩進去?」陽頂天道:「因為,我沒有時間了!我沒有功夫一點一點去清理雲霄城內的反叛勢力了。我們的進度已經很快了,兩個月內,我們已經差不多...

「別急啊,這空出來一個長老會成員,總要增補進去吧。」陽頂天笑道。

楊岩面孔猛地一抽,以他的城府,都忍不住現在立刻翻臉。不過,他還是生生將這口氣壓了下去,笑道:「那按照城主的看法,這個長老會成員應該給誰合適呢?」

陽頂天目光望向西門烈,道:「大哥,最近這兩個月,雲霄城的內務你可有管理過?」

西門烈道:「不曾管理,雲霄城的城防和軍事都讓我忙不過來,實在無法分心管理內務之事。」

陽頂天道:「那雲霄城秩序如何?」

「井井有條。」西門烈道。

陽頂天又朝西門懼望去,問道:「二哥,你也做過內務總管,你覺得最近雲霄城的秩序如何?」

西門懼燒焦的面孔猛地一抽,道:「很好。」

「比起你做總管是如何?」陽頂天問道。

楊岩就算心機再深,此時也忍不住了,道:「好了,城主就不用這樣旁敲側擊了。老朽推舉穆連城正位雲霄城內務總管,增補長老會成員。」

「哦,既然大長老都這樣說了,那就這樣吧。」陽頂天淡淡道:「穆叔叔,從今日起你便是雲霄城內務總管,兼長老會成員了,謝過楊岩大長老吧。」

穆連城上前,朝楊岩躬身行禮,道:「穆連城,拜謝大長老1

楊岩幾乎一口老血噴出,點了點頭,然後朝陽頂天道:「城主,就出兵救玫瑰山莊一事,城主如何說?」

陽頂天沉吟不語。

楊岩上前,直接推開雲霄殿的大門。

外面,密密麻麻都站滿了雲霄城弟子。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凝視陽頂天。

楊岩直接在陽頂天面前跪下,大聲道:「玫瑰山莊李中堅。是領地之內唯一表示過效忠的諸侯。若連他都不救,我雲霄城徹底淪喪人心,將再也無法挽回千里領地的離心離德。祖宗的幾百年基業,就要徹底毀於一旦。楊岩肯定城主,出兵玫瑰山莊1

緊接著,燕別離,楊錚。西門懼等所有人,全部跪下。

「懇請陽頂天城主,出兵救玫瑰山莊,擊退蠻賊。」眾人齊聲喝道。

與此同時,廣場之上,幾千武士和弟子整齊跪下。

「乞求城主出兵。相救玫瑰山莊1

幾千人的呼聲,整齊震動。

若陽頂天不應,只怕人心徹底喪失。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大聲道:「好,我正式下令,出兵玫瑰山莊,消滅蠻賊1

「城主英明1楊岩大呼。

外面。幾千名武士和雲霄城弟子大呼喊。

「城主不可。」西門烈和穆連城驚聲呼道。

「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陽頂天斬釘截鐵道。

楊岩繼續大聲道:「城主剛剛即位,千里領地諸侯多有不服。老朽懇請城主親自為帥,出兵玫瑰山莊,定會威福四方1

「好1陽頂天一聲大喝,道:「我陽頂天,親自為帥,消滅蠻賊1

「城主萬歲!城主萬歲1

頓時。廣場之上,一片沸騰,歡呼震天!

……

關上大門,繼續議事!

陽頂天道:「我親自出征已經定了,接下來就議議,派多少軍隊?在場長老會成員,多少人隨我一同出征?」

「老朽願意追隨城主出征1楊岩大聲道。

「屬下。也願意隨同城主出征。」

……

頓時,燕別離,楊錚,西門懼等所有人。全部出列,願意追隨陽頂天出兵玫瑰山莊。

「好1陽頂天大笑道:「我下令,穆連城,西門烈鎮守雲霄城。其餘所有長老,隨我出征1

這話一出,所有人色變。

西門烈直接跪下,大聲道:「請求城主,讓我隨同出征。」

楊岩和西門懼也大驚,陽頂天竟然只帶蛇尾嬌和西門夫人一同出征。這就等於他身邊只有兩個武尊級強者保護,而且沒有西門烈在,他身邊幾乎沒有一個知兵之人。

這陽頂天是找死嗎?竟然把西門懼和楊岩兩派人馬,七八個武尊全部帶去。到時候不需要秦懷玉的高手動手,單憑這七八個武尊,就可以殺掉陽頂天了。

陽頂天繼續道:「至於出兵!我帶一千名雲霄城守軍,西門懼帶領兩千黑血城堡軍隊,楊岩大長老,請你用最快速度,聯繫雲霄城領地內所有諸侯聯合出兵,這些諸侯出兵不得少於五千。楊錚,你率領深淵騎軍兩千人。我們一萬大軍分兵四路,出兵玫瑰山莊,無比全殲蠻賊1

「遵命1楊岩眾人大聲喝道,目中光芒大亮!

這陽頂天,真是唯恐自己死得太慢了,竟然只帶一千軍隊前去,而剩下九千軍隊都是居心叵測的敵人。找死,都沒有陽頂天這種找法的。

「好了,既然定下了,那就都是辦事吧。」陽頂天道:「大長老,你立刻用最快的速度著急領地內諸侯勢力的軍隊。西門懼,你立刻去整頓黑血城堡的軍隊,整頓完畢后,你作為先軍,提前開赴玫瑰山莊。楊錚,你乘坐飛騎去深淵城堡,率領兩千深淵騎軍,從西邊開赴玫瑰山莊!九日之後,我們在玫瑰山莊會師,合圍蠻賊1

「是1眾人齊聲喝道。

然後,一眾人直接離開雲霄大殿,直接離開雲霄城,分別前往雲霄城領地勢力,黑血城堡和深淵城堡!

……

在無數人的歡呼聲中,陽頂天帶領西門烈,西門夫人和穆連城,蛇尾嬌回到了小樓之中。

「小天,你瘋了嗎?」西門夫人終於忍不住了,大聲道:「誰都能看得出來,讓你帶兵出征玫瑰山莊是一個陷阱,你不但去了,而且還只帶了一千軍隊,而且把最能打仗的西門烈留在了雲霄城。到時候,你身邊的九千軍隊,全部是你的敵人。到時候。你身邊只有玫瑰山莊的兩三千人,怎麼可能擋住對方的一萬多人,你會死在那裡的。」

陽頂天朝外面道:「焰焰,瓏兒呢?」

「哦,她正在衣帽閣親手為夫君製作戰袍。」焰焰道。

陽頂天望向眾人道:「不,到時候,我身邊只有一千人。甚至,連一千人都沒有。玫瑰山莊的那三千人,絕對不會是盟友,只會是敵人1

在場眾人一聲驚呼。

玫瑰山莊是敵人?怎麼了能?李中堅可是唯一跪下效忠陽頂天的諸侯勢力之一。

「沒錯,李中堅是唯一向我跪下效忠的人,但那是因為什麼原因?」陽頂天問道。

西門烈道:「不是因為西門城主曾經救過李中堅的性命嗎?」

「沒錯。西門城主是救過他的性命。但是西門城主實在他陷入絕境的時候,救過他的性命,而且讓他丟了近大半的領地,讓他的領地活生生分裂成三個。使得他從第一大勢力,變成了第三大。」陽頂天道:「而且他之所以會是唯一一個向我跪下效忠的,不是因為西門師叔救過他的性命,而是因為他距離日落山脈最近而已。」

「既然這樣。您應該帶更多的軍隊,更多的高手。」西門烈道。

「不,我非但不會帶更多的軍隊,就連這一千軍隊,我也會帶著非嫡系的軍隊,雲霄城內不是還有一支忠於楊氏族人的舊軍嗎,我就帶他們去」陽頂天道。

「不可1西門烈驚呼道:「那樣,您就更加成為孤家寡人了。到時候真的就凶多吉少了。」

「沒錯,我這次去是踏進一個最大的陷阱,整個雲霄城內所有反對我的勢力,全部會凝聚在玫瑰山莊,包括西北秦城在雲霄城內所有的隱藏勢力,都會在玫瑰山莊匯聚,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假借日落山脈的蠻族,殺掉我。」陽頂天道。

眾人面色一變,既然如此,陽頂天為何還要踏入陷阱!

「明明知道這是陷阱。為何我還要踩進去?」陽頂天道:「因為,我沒有時間了!我沒有功夫一點一點去清理雲霄城內的反叛勢力了。我們的進度已經很快了,兩個月內,我們已經差不多控制了整個雲霄城。但是還不夠,遠遠不夠。黑血城堡呢?深淵城堡呢?還有雲霄城的千里領地呢,按照這樣的速度下去,接下來幾年我都不要干別的,把所有的心血和精力全部用在清理雲霄城都不夠。但是,我們沒有幾年時間了。秦七七在西南大陸勢如破竹,幾個月之後,他的十萬大軍就會以毀天滅地之勢,席捲我雲霄城。到時候,我雲霄城絕對會粉身碎骨1

「所以,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徹底清洗雲霄城。把楊岩,西門懼,楊錚,燕別離,唐伯昭,左伯寧等等所有反叛勢力,全部殺荊把雲霄城千里領地之內所有的叛逆,全部掃荊在最短的時間內,一統雲霄城千里領地,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徹底清洗雲霄城千里領地。」陽頂天大聲道。

頓時,在場所有人完全驚呆了!

楊岩等人設下一個巨大的圈套,為了要殺掉陽頂天一人。

而陽頂天毅然決然踏入陷阱,以自己為誘餌,把所有的反叛勢力全部吸引出來,竟然反過去要去消滅所有的敵人。

難怪,陽頂天下令西門懼帶出所有的黑血城堡軍隊,下令楊岩去召喚雲霄城領地諸侯內的所有精銳部隊。下令楊錚去調集深淵城堡大部分軍隊。

「這,這怎麼可能?」西門夫人道:「小天,為娘一貫來都相信你。但是這件事情,並不是修鍊武學,會發生不可思議的奇。你這次只帶我和蛇尾嬌前往,憑藉我們三人,想要擊敗幾十個武尊,上萬軍隊。想要消滅所有的叛逆,這完全是不可能的。」

西門烈道:「如果城主想要一戰而決,那我們將所有嫡系軍隊全部帶去。您的嫡系軍隊四千人,雲霄城內擁護您的雲霄城弟子五千人,雲霄城的守軍兩千人,還有周圍四個城堡加起來三千人,一共也有一萬多人。我們就在玫瑰山莊,來一場決戰1

「不1陽頂天道:「我為何要把黑血城堡軍隊全部調出去?為何要把深淵城堡所有軍隊調出去,為何要把領地內諸侯的軍隊全部調出去?就是為了清空黑血城堡和深淵城堡,而後讓我們的軍隊。用最快的速度,攻下黑血城堡。否則正常作戰的話,想要奪下這兩個城堡,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

「可是,您的力量太弱了,想要贏是不可能的。」西門烈直截了當道。

「沒錯。」陽兒以我不能是一個人,我需要一個無比巨大的盟友。可以將這些叛逆掃除得乾乾淨淨。」

「那個盟友是誰?」西門夫人道:「難道是東方冰凌?」

「當然不是。」陽垛種事情,是絕對不可能讓她幫忙,她也不會出手的。那個巨大的盟友,另有其人,我現在還不方便說。」

「但是,我覺得您還是太冒險了。」西門烈道:「你身系整個雲霄城。不能如此冒險。」

「但是我沒有時間了,我必須將雲霄城的局勢徹底穩定下來,然後出外修鍊。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仍舊是修鍊和強大,千百年難得一遇的玄脈精,馬上就要成熟了,我不能錯過。所以我要在最短時間內,解決雲霄城危機。」陽頂天道。

西門夫人望著陽頂天道:「那麼,你有幾分勝算?」

「現在的話,一成勝算都沒有。」陽東是我要去見一個人,如果成功說服她的話,那我就有八成勝算,一舉清洗雲霄城所有的叛逆。」

「那個人是誰?」西門夫人道。

……

陽頂天和焰焰,來到了雲霄城的地牢。他要見的人,是一個無比強大的妖獸,九尾玄狐妖嬈!

當年,西門無涯聯手東方涅滅,還有幾大高手才擒住這隻近千年妖狐,並且用陣法囚禁住她。

「轟隆顱…」一聲巨響,兩扇足足有一米多厚的石門緩緩打開。一股熱氣頓時舔出,幾乎要將汗毛都燒焦一般。

眼前一個無比巨大的洞穴,一塊石條從洞壁探出,構成一個十幾米長。三米寬的凌空平台。平台下面,是深不見底的深淵,深淵下是火紅火紅的岩漿,是不是一團火星迸射而上。

整個平台是唯一可以立足之地,掉下去絕對粉身碎骨。

平台前面幾十米處,一個兩米見方的鐵籠中懸浮在半空中,上不著天下不著地。鐵籠內,絕世尤物妖嬈,被囚禁在這裡。

「妖嬈,我又來看你了。」焰焰道。

妖嬈抬起頭,露出了艷絕人寰的面孔,那雙眼睛只是隨便一睜,就要勾走了所有人的魂魄。

儘管陽頂天已經見過妖嬈了,但還是忍不住一呆,心神一陣搖曳。

狹長的眸子,碧綠的瞳孔射出勾魂攝摸的光芒。整張臉很長,很尖,鼻子很高,同樣又長又尖。血紅欲滴的嘴唇,飽滿誘惑。

這不是一張典型美女的面孔,反而像是狐狸的面孔,但是組合在一起,卻構成了無以倫比的誘惑和衝擊力,絕對的禍國殃民,傾國傾城。

這個妖嬈,不虧是近千年的妖狐所化,不管是美貌還是mei惑力,都超過了秦夢離,甚至超過了獨孤鳳舞裝扮的公孫三娘。

「小丫頭,你終於捨得來看我了。」妖嬈嬌聲道:「我知道雲霄城發生了許多事情,但是我在這下面,竟然也沒有人來打擾我。對了,你身邊的那個小男人,就是兩年前那個見習武者都不是的小笨蛋嗎?現在是什麼修為了?」

妖嬈美眸一陣凝聚,盯著陽頂天。

「礙…」緊接著,妖嬈一聲驚呼道:「天哪,你竟然突破武尊了?僅僅兩年不到,你就從啟蒙者突破武尊了?你還究竟是不是人啊,我瞧你該不會是某種妖獸化身吧?或許只有娜迦族附身,才有這樣的奇吧1

妖嬈美眸睜大到極致,美眸露出完全不可思議的光芒,嬌聲道:「就算你把焰焰和她母親都睡了,用陰陽噬玄**吞噬她們的玄氣,也沒法到武尊埃」

「你胡說什麼?妖嬈,我要生氣了埃」焰焰道:「我夫君非但沒有吞噬我的玄氣,反而治好我身上的玄脈。」

「不可能1妖嬈道:「你的玄脈,天下無人能治1

「不過能量黑洞而已,是可以治的。」陽頂天道。

「你也知道能量黑洞,你去過天上紅海?」妖嬈驚道。

「當然1陽頂天道。

妖嬈倒吸一口涼氣,望著陽頂天道:「我可以看到,一個比西門無涯更加逆天的雲霄城主出現了。或許,一個雲霄城已經無法留住你了。」

接著,妖嬈道:「好了,說吧,找我什麼事?」

陽頂天道:「請問妖嬈夫人,您化為人形的時候,修為若何?」

「中等宗師。」妖嬈道:「不足妖獸形態的十分之一。」

「足夠了。」陽頂天道:「我想放掉您,讓您跟著我去一趟玫瑰山莊,殺一些人1

「好礙…」妖嬈嬌聲道:「不過你先要做到兩件事情,而且這兩件事情你都做不到。」

「什麼事情?」陽頂天道。

「第一件事情,解開這個困住我陣法。」妖嬈道:「這個陣法,是幾個大宗師級強者設下的,憑藉你武尊修為,無法打開。」

「那第二件事情呢?」陽頂天道。

「第二件事情,讓我懷孕,讓我穩固人形,否則陣法一旦解開,我立刻會化為妖獸,徹底失去神智,到時候整個雲霄城都會毀於一旦。」妖嬈說道。

頓時,陽頂天驚詫!

ps:拜求月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