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七十五章:狠扇唐伯昭!踩楊岩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岩老賊的臉上。 楊岩的面孔頓時變得無比的難看,望向陽頂天的目光幾乎掩蓋不住殺氣和怨毒。 「小賊,定要將你碎屍萬段1 三十個耳光后,唐伯昭的臉已經腫得不成人樣,連鼻子都被打歪了,...

「求主人救救我爹爹。」李瓏兒進來之後,直接俏生生跪在陽頂天的面前。

戰狼跟在身後,也面露期望地望著陽頂天,他畢竟還只是十七歲的少年。

「戰狼,雲霄城裡的人都說了些什麼?」陽頂天道。

戰狼面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露出一絲憤怒,但是很快搖頭道:「沒,沒說什麼。」

「怎麼?在我面前還要撒謊嗎?」。陽頂天道。

「是夫人和娘都不讓我說的。」戰狼道:「現在外面的人說話可難聽了,以前我走在雲霄城,所有的青年弟子都羨慕我,因為我是您的弟子。現在我走出去,所有人都在鄙夷我,都在我背後指指點點,搞得我現在都不想出門了。」

「還有呢?」陽頂天道。

「說您是懦夫,是膽小鬼,還有說得更難聽的,說,說您和我娘親有一腿,所以和日落山脈那些蠻族的關係也不乾不淨,還有說後悔支持了您,早知道還不如讓西門懼,或者楊錚做雲霄城主。」戰狼道:「反正比這還要難聽的都有。」

「很多人都這麼說嗎?」。陽頂天道。

「只有一小部分人這麼說,不過大多數的雲霄城弟子現在目光都盯著您,雖然他們什麼都沒有說,但是心裡肯定已經漸漸懷疑了。」戰狼道:「他們是雲霄城內最支持最擁護您的人,如果讓他們對您失去了信任,那,那就不好了。」

陽頂天點了點頭,朝李瓏兒道:「你起來吧,我會救你的爹爹。」

「真的?」李瓏兒驚喜顫聲道。

陽頂天微笑地點了點頭,然後朝外面走去。一邊朝戰狼道:「去通知所有長老會成員,還有穆連城總管,去雲霄大殿議事。」

「是1戰狼一陣振奮,歡喜道。

見到戰狼歡呼跳出去的背影,陽頂天輕輕一陣嘆息。

……

陽頂天在雲霄大典開會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雲霄城,所以陸陸續續地。許許多多的雲霄城弟子漸漸走到廣場上,開始在雲霄大殿面前凝聚。

陽頂天一路走去雲霄大殿的時候,無數的目光都盯著陽頂天,充滿了期待,也充滿了些許的不安和懷疑。這兩個月內,陽頂天剛剛收穫了他們的人心,卻還談不上絕對的信任,所以這次危機只要陽頂天不解決,那麼雲霄城青年弟子對陽頂天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崇拜和信任就會毀於一旦。

在場已經匯聚了幾千名雲霄城弟子。而且還在漸漸增加中。儘管沒有人出聲,但是這種沉默醞釀著強大的能量,隨時可能爆發出來。

頓時,陽頂天感覺到地球時代九一八中國失去東北,那群學生望向蔣光頭的目光了。

陽頂天沒有對他們說什麼,而是直接走進了雲霄大殿內。

「嘎吱……」一陣沉悶的聲響,然後雲霄大殿的門緩緩被關閉。

……

雲霄大殿內,陽頂天坐在城主金座上。下面十一個長老會成員,加上一個穆連城分坐兩排。

「日落山脈的蠻族入侵我雲霄城領地。該怎麼辦,大家議議吧1陽頂天道。

陽頂天話音落下,楊岩低頭沉默不語,沒有任何要開口的意思。

陽頂天目光望向西門懼,他也沒有任何要開口的意思。

目光望向西門烈。

西門烈朗聲道:「屬下願意帶領軍隊,掃除來犯敵人。」

蛇尾嬌起身道:「啟稟城主。屬下稍稍覺得有些奇怪。近幾十年來,日落山脈的蠻族部落雖然劫掠山下的人口,但是幾乎從未大舉進犯。這次,蠻族不落大規模侵犯我雲霄城領地,實在古怪。而且距離最近的風雲烈谷此時正在內亂之中。無力糾結這麼多的蠻族武士進犯我雲霄城領地。如果是日落山脈其他蠻族,又無法穿過風雲烈谷,所以屬下覺得這其中有詐。畢竟,幾十年來,日落山脈蠻族部落都不敢明目張進犯雲霄城。」

「以前是不敢,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換了一個新城主,他們當然就敢了,畢竟柿子還要挑軟的捏嗎。」唐伯昭陰陽怪氣道。

西門夫人一怒,嬌聲叱道:「唐伯昭,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埃」唐伯昭冷笑道:「要不然,怎麼之前西門城主在位的時候不進犯,甚至沒有城主的時候也不進犯,偏偏新城主還沒有即位兩個月,就進犯我雲霄城領地,這其中意思難道還不夠清楚嗎?」。

西門烈面孔一怒,起身道:「城主,唐伯昭陰陽怪氣,指桑罵槐,以下犯上,隱射城主,屬下請求嚴懲。」

唐伯昭大笑道:「怎麼?連說都說不得了嗎?真是好大的威風啊,當年西門城主已經是大宗師了,都沒有如此霸道埃果然是本事不強,架子不校」

西門烈大怒,直接猛地拔劍,要衝上前來。

「都住口,談正事。」陽頂天目光望向西門烈。

「是。」西門烈恭敬地退回原位。

唐伯昭露出得意冷笑。

「蛇尾夫人,你繼續說。」陽頂天道。

「是,城主。」蛇尾嬌躬身道:「儘管這次日落山脈蠻族進犯得非常詭異,但是那些畢竟是蠻族武士無疑,所以為了弄清楚裡面緣由,我可以作為使者前去和來犯的日落山脈蠻族進行談判。就算不能讓他們退兵,也能弄清楚他們究竟是誰,為何冒犯我雲霄城。」

這話一出,西門夫人和西門烈點頭贊同!

「嘿嘿……」唐伯昭冷笑道;「蛇尾嬌你本就是日落山脈蠻族之女,如果讓你去,究竟是談判,還是勾結,還說不定呢。說不定,那些蠻族知道我雲霄城此時已經虛弱到了極點。直接來進攻雲霄城了。」

這話一出,西門夫人和西門烈臉上大怒。蛇尾嬌美眸一皺,閃過一絲怒意后,沒有說任何話,直接恭敬地彎腰等候陽頂天的回復。

陽頂天深深嘆息一聲,道:「唐伯昭師叔。我早就說過了,談正事。蛇尾夫人現在和你同為雲霄城長老會成員,你如此污衊她,合適嗎?」。

聽到陽頂天口風如此之軟,唐伯昭冷笑道:「城主,我是不是污衊,還說不定呢。」

陽頂天從城主金座上下來,朝唐伯昭拱了拱手,道:「唐伯昭師叔。為了雲霄城的團結,請你向蛇尾嬌夫人道歉。」

「哈哈,抱歉,陽城主,恕難從命1唐伯昭笑道:「不過陽城主我倒要說一句,您和蛇尾嬌沒有認識多久吧,之前不顧所有人反對也要將她推上長老會。現在,又要讓我這個兩代長老去給她。我倒想問問,您和蛇尾嬌究竟是什麼關係?」

這話一出。西門夫人色變。

這唐伯昭是污衊陽頂天和蛇尾嬌通姦有染埃

「唐師叔這是說我和蛇尾嬌有不正常的男女關係?」陽頂天道。

「我沒有那麼說。」唐伯昭道:「不過,您年紀和她兒子差不多,卻要做她兒子的師傅,這確實有些奇怪埃」

陽頂天舉起手掌,道:「當著眾多長老的面,我發誓。我和蛇尾嬌夫人關係清白,絕對沒有任何男女之間的瓜葛。」

這話一出,西門烈和西門夫人眉頭微微一皺。不理解陽頂天為何要這樣說,作為城主僅僅因為別人的一句污衊,就當著眾人的面解釋發誓。這何等的示弱?何等的不智!

唐伯昭冷笑道:「有沒有男女瓜葛,誰知道埃發誓,誰都會埃」

陽頂天無奈地望著唐伯昭,哀聲道:「唐伯昭師叔,究竟要我做什麼,才能證明我和蛇尾嬌夫人的清白呢。」

唐伯昭見自己竟然將陽頂天逼到這個份上,頓時冷笑道:「想要讓人完全信任,那倒是簡單,直接閹掉就行了。」

蛇尾嬌頓時大怒,目光望向唐伯昭,充滿了痛苦。

「主辱臣死,我這就以死證明城主清白。」蛇尾嬌猛地拔出彎刀,要划向自己的玉頸。

「當……」西門夫人閃電一般出劍,直接將蛇尾嬌的彎刀擊飛出去,但是她的玉頸上還是被劃出一道血痕。

「哼哼,裝腔作勢,做賊心虛。」唐伯昭冷笑道。

陽頂天痛苦地皺眉,走到唐伯昭面前,道:「唐師叔,您的意思是,要讓我自閹,才能證明我的清白嗎?」。

「你要是這樣做,我也不會阻止。」唐伯昭道。

「知道了1陽頂天點了點頭。

然後,他猛地拔出金黃魂劍,猛地橫在唐伯昭脖子上,厲聲道:「來人,將唐伯昭拿下,拔掉舌頭,斬下腦袋1

陽頂天的聲音很大,如同雷霆霹靂一般,震驚在場眾人。

西門烈面色一變,然後眼睛大亮。

緊接著,西門烈,西門夫人,蛇尾嬌三人齊擁上來,直接要拿下唐伯昭。

楊岩面色一變,道:「城主,您這是何意。」

唐伯昭面色一變,厲聲吼道:「你們敢?」

說罷,唐伯昭拔出利劍,楊錚拔出利劍,燕別離拔出利劍。

「楊岩大長老,你們這是要造反嗎?」。陽頂天厲聲吼道。

「楊岩不敢。」楊岩躬身道:「我只是想要讓城主冷靜1

「冷靜,我怎麼冷靜?」陽頂天怒聲吼道:「楊岩,雲霄城的條例,你比我清楚。你來說說看,空口無憑,污衊同僚,該當何罪。」

楊岩躬身道:「該張嘴二十。」

「污衊城主,該當得罪?」陽頂天厲聲道。

楊岩躬身道:「該拔掉舌頭。」

「試圖閹割城主,謀害城主性命,該當何罪?」陽頂天厲聲吼道。

楊岩面色一變,道:「該,該處死1

陽頂天冷笑道:「那就很清楚了,唐伯昭三罪並罰,處死吧。」

唐伯昭面色劇變,厲聲道:「小賊,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在場眾人聽令,誅殺唐伯昭1陽頂天厲聲下令,然後目光閃電一般望向楊岩。冷道:「誰敢違令,便是造反1

唐伯昭猛地一抖長劍,朝楊岩道:「大長老,還等什麼,動手吧。」

楊岩目光頓時飛快朝西門懼望去。

發現西門懼彷彿睡著一般,一動不動。

然後。楊岩又朝楊錚望去。只見陽頂天目光充滿了憤怒和冷意。

西門懼一方不動手,楊岩一方四名武尊,陽頂天一方同樣是四名武尊,誰也奈何不了誰,真要廝殺,只怕要便宜西門懼。

楊岩是要殺陽頂天,並且為此再次和秦懷玉勾結,設下了滔天陷阱。所以絕對不想打草驚蛇,也絕對不想節外生枝。

緊接著。楊岩心中一動,浮起一個念頭。

剛才陽頂天完全是釣魚執法,故意引誘唐伯昭以下犯上,就是為了發作唐伯昭。難道目的就是為了躲避出兵玫瑰山莊,如果陽頂天不出兵去救玫瑰山莊,那就意味著他不跳進陷阱,就意味著謀殺陽頂天的計策泡湯了。

頓時,楊岩心中一寒。望向陽頂天的目光變得陰側,暗道:「難道這小賊如此狡猾。我絕對不能讓他成功轉移了今天的主題。」

「放肆,你們難道要造反嗎?退下1緊接著,楊岩一聲斷喝。

頓時,燕別離和楊錚紛紛劍刃回鞘,退後幾步。

緊接著,楊岩單膝跪下道:「唐伯昭以下犯上。罪該萬死,念在他是兩代長老,而且是無心之失,請城主饒他一次。」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陽頂天冷冷道:「念在大長老求情。就赦免唐伯昭的死罪,就此開革出長老會,張嘴三十,諸位可有異議?」

這話一出,在場眾人面色劇變。

原來,陽頂天的包袱在這裡。竟然是要將唐伯昭趕出長老會,目的當然是為了換上穆連城。

讓穆連城進入長老會是陽頂天早就計劃好的事情,這次陽頂天不惜以自己為餌釣魚執法,要將唐伯昭趕出長老會。

唐伯昭面色一怒,厲聲道:「小賊,你敢?你有什麼資格逐我出長老會?」

此時,就連西門懼也面色一變。

陽頂天不理唐伯昭,而是將目光盯著楊岩,冷笑道:「大長老,唐伯昭的事情不解決,今天就不用議其他事情了。」

陽頂天的意思非常清楚,想要接著議出兵玫瑰山莊的事情,想要讓陽頂天帶兵出城,就想要犧牲掉唐伯昭。

楊岩目光冰冷憤怒,面色幾陣變幻。

唐伯昭是他最嫡系的人,他當然不願意唐伯昭被逐出長老會。但是,現在沒有比殺掉陽頂天更加重要的事情了。只要能夠殺掉陽頂天,今日唐伯昭被逐出長老會一事就變得無關緊要了。今日怎麼逐出,他日就怎麼回到長老會。

為了讓陽頂天踏入圈套,為了殺掉陽頂天,此時什麼事情都能忍下來。

「老朽謹遵城主之命,將唐伯昭逐出長老會。」楊岩躬身拜下,目光充滿了絕對的殺氣。

「大長老1唐伯昭不敢置信驚聲道。

「你敢抗命?」楊岩冷冷的目光狠狠朝唐伯昭射去。

對於楊岩,唐伯昭完全畏之如虎,趕緊躲開他的目光,低下頭去,目中充滿了衝天的恨意。

「還不出去。」楊岩冷冷道,內心對唐伯昭充滿了憤怒,這個不爭氣的東西,在這緊要關頭,被陽頂天這個小賊設計,害得他楊岩如此被動。

唐伯昭怨毒地望著陽頂天,冷哼一聲,然後轉身離開。

「慢著1陽頂天冷道:「還有張嘴三十,忘了嗎?」。

唐伯昭厲聲道:「陽頂天,你不要欺人太甚。」

陽頂天緩緩閉上了眼睛,不理會唐伯昭。

楊岩猛一咬牙,為了謀殺陽頂天,他連之前大虧都忍下來了,現在張嘴三十又算得了什麼。

「放肆,還不就罰?」楊岩冷聲道,然後目光冷冷盯著唐伯昭。

唐伯昭身軀一顫,便站在原地,眼睛死死盯著陽頂天,那惡毒的目光完全要將陽頂天碎屍萬段一般。

「西門烈,上前執刑1陽頂天道。

「是1西門烈大聲應道。

然後,他走到唐伯昭面前,張開碩大的巴掌,狠狠一個耳光扇過去。

「啪……」一聲巨響,幾乎直接將唐伯昭扇飛出去。

西門夫人和蛇尾嬌二人上前,直接擒住唐伯昭的手臂,讓他無法動彈。

然後,西門烈傾盡全力,一個接著一個耳光。

「啪……」

「啪……」

「啪……」

每一計耳光,都響徹大殿。表面是打在唐伯昭的臉上,實際上每一計都扇在楊岩老賊的臉上。

楊岩的面孔頓時變得無比的難看,望向陽頂天的目光幾乎掩蓋不住殺氣和怨毒。

「小賊,定要將你碎屍萬段1

三十個耳光后,唐伯昭的臉已經腫得不成人樣,連鼻子都被打歪了,半邊牙齒都被扇了出來,嘴巴,鼻子,耳朵,全部往外流血,整個腦袋血肉模糊。

「扔出去。」陽頂天冷聲道。

西門烈提著唐伯昭的脖子,直接走到大殿門口,打開大門,狠狠將唐伯昭扔了出去。

頓時,外面一陣轟然。

……

楊岩面色鐵青,冷道:「陽頂天城主,唐伯昭也懲罰完了,現在該談正事了。日落山脈蠻族禍害我雲霄城子民,此時玫瑰山莊已經危在旦夕,老朽請求城主帶兵出擊,營救玫瑰山莊。」

「屬下也請求城主帶兵出擊,營救玫瑰山莊。」西門懼出列,躬身行禮。

然後,剩下除了蛇尾嬌和西門烈,西門夫人外所有的長老會成員,全部出列,請求陽頂天出兵。

西門懼和楊岩聯手逼宮了,要將陽頂天推向致命陷阱,置他於死地!未完待續……

PS:拜求月票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